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天街尘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

            时间:2018/7/11 9:45:12  点击:80 次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说风烈雾浓,行走此处仿若驭龙驾雾直上青天一般。就是晴日里,也是华山有名的险处,更不要说这种天气。然而两人却不敢稍有停留,只觉得再凶险处,也要比身后那个阴森的宅院安全。好在平日里溜出来玩耍得多了,对这里山路熟悉之极,哪里有石窝可落脚,几乎不消摸索就能知道。

              咯!似乎是一颗石子碎了,坠入万丈深渊,旋而传来靴子在石头上打滑的声音。两个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闪过一个念头,还是被发现了。

              怎么办?煌英片刻后似乎有了主意,拉着小坨悄无声息地溜到一方凹壁处这原是小坨躲藏着吓唬过她的地方,因此记得深刻。这凹壁虽然能遮住从上面下来时的视线,只是经过时却几乎是贴身而掠,定然会被发觉。虽然能施偷袭,可听足音,来的并非一人,又如何能偷袭成功?小坨带着疑问看她,却见她咬着唇,双眸晶亮,显然是有了主意。

              那追袭的人渐渐近了,打先一人的胸口刚露出崖壁时,煌英就无声无息地出手,手指上跳跃起一小簇闪动的光。小坨起先以为自己眼花,然而打先一人撞在这光上,没有任何闪避的余地,当即坠下崖去,就连最后一声骇叫,都被翻腾的云吞噬了。

              啊!后一人见她出手即是杀招,不由得先往后退了三步。路儿猱身而上,那人退得更疾,在此绝险之地,却依然显得轻功高妙,远非这两个孩子能及。退出三步,那人刚觉得安全,可原不过只四五寸来长的一柄剑,突然暴涨了两尺有余,竟还似余势绵绵无有穷尽。那人盯着自己胸膛上跳跃不定的一线,手中的火折子晃得厉害,照得他面目更是可怖。他挥手掷出自己的兵刃,煌英不防,那剑便穿入了她的小腿。

              啊!她痛叫一声,摔在了地上。

              几乎是同时,那人与火折子一起跌下了山谷。

              我,煌英的声音被风吹得战栗,我受伤了我杀人了!

              小坨蹲下身为她拔剑裹伤,别傻了,你不杀他,他会把你捉了回去,刺了你的血,来害你和少夫人。到时侯,你们谁也活不了我背着你走吧!

              其实大总管就是不想取我的血,我也会走的。煌英伏在他背上,气息吐在他耳畔道,陈家,从来都不是我的家呀!

              雪积没踝,他背着人,足迹更深,在身后宛然可辨。没多久便听到犬声狺狺,炽焰燎天,雾雪风霰中,不知有多少人在山头峪下搜寻着他们。妈妈呢,她为什么不来?她四顾,面孔忽明忽暗,怅惘茫然。

              你躲在这里!小坨将她放到一个小山洞中,把包袱压在她膝上道,食水都在这里。

              你呢?她抓紧他的手臂不放。

              我去引开他们!小坨叮嘱她,等你能行走了,风头也过了,再出来!他抓了许多茅草,堆住洞口。

              小坨背过身奔去的瞬间,心让这切肤穿膛的风,吹得冻结起来。

              这一转身便是山高水远,本以为今生再难相见。然而此时,他又一步步地向她走去。

              陈默不能正视路儿的眼神,垂下了眼睫。陈勇的足尖越来越近,在雨水中划出极细微的声息;路儿走得跌跌撞撞,水花在她足下哗哗,哗啦啦无节奏地乱响着;还有其余各种细微的动静,一切均被这嘈嘈切切的雨声掩了去。

              相距十步,陈默骤然抬眼,陈勇也急刹住了步伐,陈默高举起手中的油纸包,一言不发,那暗中正绷紧的弦和颤动的刃,便不得不收敛了回去。

              我把东西放在地上,陈默闷声道,你把她放过来。

              十步是陈勇的剑气倾力一击的极限,也是陈默的暗器所能施展的最短距离。陈勇点了下头,便松开手,将路儿往前略推了一推。路儿吸着气,一长一短一长一短,她步子走得越发凌乱,才走出五步之后,便骤然间毫无预兆地扑倒在地。飞溅而起的纷乱水花,顷刻间扰乱了所有人的眼神。

              啊!秦家妈在后面惊叫起来。

              此时仿佛又是扯过一道剧闪,陈默眼前一亮,一道光柱瞬间照亮了他的前胸,那是大明光印!而陈勇横劈过来的剑,和被剑气割碎的雨,更是迫在眉睫!

              陈默将油纸包往怀中一塞,发力狂奔,足尖离地之时,气血的运转加速了十倍百倍,几至于沸腾,那个在心中藏了多年的法门终于在此刻开启,从内腑至外肤,所有的肌骨都在瞬间炽热后化为坚冰。

              当!剑锋被弹开了!还发出金铁之声,陈勇的面孔肌肉一瞬间扭曲得失了常位,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在九奴中只擅长暗器的陈默,竟然能以肉身经住他以十成功力的一击。这也是他留在世间最后的表情,陈默的手指钻入他咽喉肌肤时,比雨更冷。陈勇倒下去时,他左手上急弹而出一道魅影,噬向陈默的胸口。濒死的一击虽然力弱,可名门的锋锐却依然莫可抵御。陈默急扑在地,头发已经去了一块。路儿挣扎着,往前够了够,牙齿一紧,从陈勇指上咬下了名门来。大明光印笼下来,将三具身躯一并罩住。

              噗!这一道光柱之下,倾盆的暴雨也似被蒸干了,天地仿佛在一小方位置上晴了一晴。陈默背上的衣衫和散乱下来的发,瞬间化为乌有,似乎还有焦黑的皮肤,被雨冲刷了下来。

              明处的,暗处的,陈家的,来风堂的,所有眼见这一刻的人都发出敬畏的叹息。大明光印的一品圣境,多少年未重现人间了?

              然而强光压迫下的陈默却忽地转过身,他双手作莲花状,迅捷无伦地在胸前划了个圈。一团蒙眬水汽随着他的手指浮现出来,在通天的光华中,这水汽便如一团照不透的迷雾大明光印一入水汽,便似被雾滴散射消融,不知去向。

              无人不极度愕然,直到陈默抓起路儿飞纵而起时。众人才发觉这两人虽然发焦衣烂,形状狼狈,却似乎并无大碍。

              灵魄逆髓功?大总管克制不住地咆哮起来。陈默的武功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可显然他对陈默身负这样的绝技却一无所知。听到的人几乎也都是一片茫然,他们并不知道灵魄逆髓功是个什么东西。大总管的身影比咆哮声更快,疾追陈默而去,秦掌柜厉喝一声:开!自己一个跨步越过陈默和路儿,向大总管迎去。

              他那开字一出口,四下里不知从什么地方,射来多少劲箭毒矢,蠢动的陈家诸奴和长虹门人,被这攻势给压得不敢轻动。唯有大总管毫不在意,任这些物什落在自己身上便似雨水一般,尚不及身便被蒸干。

              秦掌柜避无可避,硬接了大总管一掌。秦家妈本是向路儿奔去的,值此时再度惊呼,路儿在陈默的臂弯下勉力探出头来。

              冬儿也从屋里奔出来,陈默分出一手去抓住他,便几乎制不住路儿的挣扎。爹!姐弟两个齐声尖叫,震得陈默耳朵发麻。灵魄逆髓功的效力正一点一滴从他身上逝去,他勉力提神,对自己道:不行,再撑一会儿,现在不行。

              大明光印再亮了一亮,便又是裂天动地之威,秦掌柜就像被投入铁炉炼化一般,瞬间萎化。他似乎想回头再看一眼妻儿,只是不及转身,双眼的光泽便化为乌有,被这沉沉无解的长夜吞噬迨尽。

              陈默不自由主地抽搐了下眼角,不能相信自己刚才竟然在那种威力下活了下来。他看了下路儿,路儿牙间本来紧咬着名门,方才狂呼时,却张大了嘴,任那稀世宝刃坠落。淋漓的水迹,一刷一刷地冲下来,将她面孔上的希望刷成了绝望,惊骇刷成了哀痛。

              快走!快走呀!陈默在一怔之后回过神来,提着路儿和冬冬往店里狂奔而去,一边奔一边冲秦家妈大吼。然而秦家妈却从他身边掠过,俯身拾起名门,向陈默掷去。陈默张嘴咬住,却还用眼神拼命示意。

              秦家妈只是摇头,把他推了进去,路儿攀住她的臂:妈,妈!

              好孩子!照顾好冬儿!秦家妈说话温婉平常,如同偶尔出门一般,却坚决地挣开路儿抓来的手,门便在她反手间阖上了。

              他们托付给你了!快走!

              我男人死了,我又怎能独活!

              门缝中,她用眼神留给他们最后的话,便转过去,追随那给她一生至深幸福的人。冬冬的哭声追着她,一直到她的惨叫声传来,在所有人心上干净利落地扎了一刀,这男孩儿便傻掉了,一动不动。

              给我松绑!路儿在陈默耳畔叫道。

              陈默挥动名门,去了路儿身上的束缚。他本来怕路儿会追出门去,因此握得她胳膊极紧,然而她却只是一个劲地摇着冬冬,道:告诉姐姐,你们刚才是打哪儿出来的?

              陈默想起自己怀中尚有地图,只是这时也不及去看。头上似乎有异样的啸声,他抬眼看到梭状的赤影横天而过,疾叫道:下来!

              路儿闻声后纵而伏,假山随即崩塌,大大小小的石砾横飞竖砸下来,将她罩在当中。陈默冲过去拉起她,见她有些出血,但无大碍,倒是冬冬被她压得太厉害,脸色憋得乌青。

              摧山弩!陈默嚅动着嘴唇。他并不知道这次大总管还让诸奴带了这个来,想必早就防备着自己。

              两人惊惶着对视一眼,分明听到大总管又在怒吼,将这屋子给全轰塌了!

              只是诸奴应诺之声,却被一声暴喝打断。

              四弟!

              孟家小儿!大总管狂笑着怒叫道,笑声和叫声都甚是可怖。从半毁的墙头上看去,那两道黑影正追逐成一团,碰撞间不时发出爆裂之声。

              孟式鹏来了!绝处逢生,陈默声音中不由带了喜气,路儿却摇头道:他带着伤,挡不了大总管的。

              她急切地思索着,忽然想起来:厢房里还有个夹道,我们先出去,再看图找地道离城!

              寻到夹道而入时,路儿突然问:你方才挡了大总管的那一招,是不是她传你的?

              陈默迟疑了片刻,答道:是!

              真了不起。她郁郁地说。

              陈默不知她是在说他,还是在说少夫人,更不知她是在赞还是在怨。

              那夜他把煌英藏在洞里,只身引了追兵往长空栈道上去。没跑多久,就被前后夹堵,无处可逃。面前是管家娘子阴郁的面孔,身后是众家仆的叫骂,他强撑着站在那里时,战战发抖。

              他本也没打算逃掉,想着被抓到时,只认是私逃回家见父的赵小三可以帮着作证只是当管家娘子那恶毒的面容贴得近了,鸡爪般的爪子挠过来时,他却依然忍不住害怕,使了一招捕霓分光手,在那只腕子上一粘一格,便听到咔一声脆响,那腕子显然折了。管家娘子没想到这不起眼的小厮,竟然还会这一手功夫,她面孔抽搐,嘶声叫道:好呀,贱人果然生的小贱人,这么点儿年纪就知道偷汉子!便换了左掌用上十成功力,劈头盖脸地扇下来。

              小坨眼前一黑,脸颊上顷刻间炸开了一般,身子旋了旋,双足踏雾般浑不受力。他惊惶着两手胡乱抓出去,竟不知哪根指头一紧,便将两只手都疾探过去,终于挂在了一角凸岩上。

              管家娘子和家奴们的面孔,连同狗吐长的舌头,都越逼越近。

              说!那小贱人跑到哪里去了?

              小坨不点头,也不摇头,指尖一点点滑落,他想他的目光一定十分刻毒,才引得管家娘子的神色愈加恼怒。

              只是一瞬间,似乎风骤然间大了十倍。小坨觉得头晕得厉害,眼前影子错落,却根本没看清任何事物。只似乎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融化了他指下的雪。他半晌后看了出来,那是血!刚从人身上流出来的鲜血。

              四下里便再度寂静无声,小坨喘着气,过了片刻,少夫人赫然出现在他眼前。

              少夫人蹲下身,两根手指捏住了他的手腕。你的灵魄逆髓功,已经到了第三层了?她仿佛是自言自语,并没有想小坨回答。这才半年,进益实在快了点。

              我小坨还想说什么,却只是牙关颤了一颤。

              你想活吗?

              想艰难地,他终于吐出这个字来。

              捏住他手腕的冰冷手指往上提了一提,他身子在风中晃得更为厉害。

              你现在向我发誓!这灵魄逆髓功,你将用来护卫煌英,今生今世,永不许人伤害她!她的声音格外凌厉起来。

              不,我向你发什么誓?小坨骤然间不顾一切地挣扎着,我已经用性命护卫过她了,又何需立什么誓?一阵天旋地转,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躺到栈道上时,却又禁不住后怕起来,挣了半天,也无力坐起。

              她不懂,你也不懂么?少夫人一字字道,声音中若有憾恨,又若有讥诮。你父亲此时生命垂危,你不要说救他,就是拼了命,也未必能见他一面。拿命来护卫?哼

              我已在你身上加了禁制,你能继续练下去,这股真气却会蓄积于气海,不能有一丝一毫泄于经络之中。在需要的时侯我传你一句灵诀便能解开禁制,此招一出,你数年积蓄的真气会喷薄而出,可与任何一流高手相抗。然而那之后,这功法便算废掉了,得从头练起。她的眸光越来越亮,那句灵诀似乎不是从口出吐出来的,而是被这亮光直接贯入脑中。混沌间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小坨才能重新看到她眸子之外的山岳天宇,雪似乎下得更大了。他还自彷徨,问道:我现在怎么办?

              现在么你可以继续下山去见你的父亲了

              两天后,他被当做逃奴,从华阴乡下的家里抓了回来,一番暴打下,他承认是跟同煌英一起下的山,只是到半山中,煌英便弃他而去。

              他奄奄一息时,被扔在一间小柴棚许多天。也许是体内小有所成的真气护住他的灵智不灭,最后他竟然活了下来,被当做稀奇事报给了大总管。大总管发觉他会捕霓分光手,却不曾发觉他气海内潜藏着的灵魄逆髓功,然而已是大为诧异。一百个习武的人里面,未必能挑出来三五个能习捕霓分光手的,而天下间茫茫亿万人,只怕更无第二个能与煌英如此亲密。

              于是他从柴棚被抬入里屋,有人奉汤敷药,一个多月后他伤势痊愈,便奉召到大总管的堂上,跪下领剑,被赐名为陈默。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