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偷天弓 >> 第二章 二字天书

            第二章 二字天书

            时间:2018/7/10 11:36:42  点击:73 次
              明将军带人下了伏藏山,一路上不发一言,众人眼见巧拙为天雷所击,化得一点踪迹也没有,心中都是有些隐隐的惶惑,偷眼看到明将军凝重的神色,更是大气也不敢出。

              刚刚到了山脚下,明将军转头望向季全山与齐追城,巧拙九年来处心积虑,其所图决不可轻视,许漠洋此子经巧拙神功点化,只怕已非常理所能度之,我恐毒来无恙孤身去追会有失,请季堡主与齐大侠一并前去接应。

              季全山拱手领令,与齐追城一同去了。

              千难眼望季、齐二人离去,正容道,冬归城已破,塞外谁敢不服膺将军神兵,许漠洋武功并不足虑,最多熟悉塞外环境而已,我军攻城三年,方才大获全胜,正值用人之际,此时让季、齐二人离开,是否

              将军轻轻一叹,九年了,没有人比我更知道巧拙师叔坚毅的心志,若非有重大图谋,他怎会这般蹊跷的身神俱散,万劫不复。

              千难回想刚才巧拙的神情态度与那诡异莫名的雷击,心中也是暗凛。

              将军又道,我昊空门最讲究心神交汇,虽然我不明白巧拙是何用意,却隐隐已觉出巧拙实已有了他一整套的计划。天命宝典既为本门不世出的二大神功之一,实有通天彻地之能,决不能掉以轻心。加之冬归余孽不除,于此塞外纠结叛党,日后必成祸患,所以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麻烦大师出马。

              千难肃容躬身,不知将军对贫僧有何吩咐?

              明将军从怀里掏出一件物事,交给千难。

              千难一眼看去,心中大震,脱口而出:天女散花!

              那是一只样式独特的烟花,精巧细致,内行人一眼即可认出那是京师流星堂精制的烟花,烟花本身并不出奇,只是上面刻着一个字八。

              字迹潦草却是极有神韵,尤其是八字的最后一捺,像是要从烟花外壁中直欲划空而出

              明将军淡淡道,机关王与牢狱王正在此地东北方五十里外的幽冥谷查案,泼墨王与北雪在长白山纠缠五个月之久,现在也应该正往我处赶来,只要会齐了这三人,巧拙任何阴谋亦都不用放在心上了。我要你这便去幽冥谷负责接应。

              听到这几个威慑京师的名字,千难深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下心中的震惊,一时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双手合什,将那支烟花郑重放入怀中,领命而去。

              许漠洋在荒野中狂奔时,心神尚被刚才巧拙给予他的种种如真如幻的景象紧紧攫住。

              适才他从伏藏山顶飘然落下,入地轻巧,竟是毫发无伤,而身上的旧伤似也好了大半,显是巧拙大师的武功已臻化境。可既便如此,他也自承敌不过明将军,那么明将军的武功岂不更是惊世骇俗?!

              许漠洋回头望望伏藏山顶,明将军的旌旗已然往山下退去。

              他不知道巧拙如今是凶是吉,这个老道虽然与自己非亲非故,却又好似比任何一个人都亲近,刚才的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直到此时方才有机会在心中细细品味

              当时产生在脑中的种种景象再次一幕幕地闪现眼前,在那短短的一刻间,元神就像是在恍然间飘忽游走,却分明又清历地感觉到自己无疑就是巧拙的化身,这样的经历真是闻所未闻。

              巧拙曾传授过许漠洋不少术理神算。记得巧拙曾谈及西藏活佛转世重生的情形,与自己此时的境遇好象有些大同小异,然而不同的是活佛转世是原有的肉身已死,却将一生的智慧、领悟与经验传于转世灵童,才得以生命在某种意义上的延续与永生,而此时他身体的一切并无异样,只是多了一种巧拙的记忆,与原本的自己交汇而成,却又并不冲突,虽然自己还是许漠洋,心神中却绝对多出了一种什么东西。理性告诉自己一切或许只是幻觉,可是这样的变化又实实在在地发生在自己身上,一一追想起来,百思难解

              他急速奔驰的身形蓦然站定,愣了半晌,一滴虎泪终于夺眶而出。

              这一刹,他突就已知道巧拙已然离开尘世了。这明悟来得毫无道理却又清清楚楚,就像有人在他心里不容置疑地告诉了他,心间泛起了一种精莹通透的灵智从此之后,他既是许漠洋,亦是巧拙。

              他一点也不清楚巧拙为何要这样做,就算当时明将军众兵虎视,拼死一博也未必不能同时杀出重围,巧拙为何要舍已而救他,而且是用这样匪夷所思的方式?但他明白巧拙这样做必有深意,遥想巧拙那恍若洞悉天机的深深一眼,再望着手中紧紧握住的那柄拂尘,心中似有所觉,却又是一团乱麻,找不出一点头绪

              远方隐隐又传来人马嘶叫声,许漠洋知道,要想不辜负巧拙别有深意的牺牲与安排,自己首先就是要顽强地活下去。

              许漠洋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从现在起,他要不顾一切地躲开将军的追杀,而再不是去和敌人拼命。虽然他对巧拙的意图一无所知,但心中却仿佛隐隐有种念头在提醒着自己,他已是巧拙对付一代枭雄明将军的一枚重要的棋子,将军必然视已为其心腹大患,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抓住自己。当下朝着伏藏山的方向重重叩了三个响头,辨清方向,展开身形,住东北方掠去。

              许漠洋重伤之余,凭着坚强的毅力一口气奔出三十余里,伏藏山地势广阔,眼见便出了山口,前面一片宽阔,竟全然是莽莽黄沙,原来已到了大沙漠的边缘。

              冬归城地处塞外贫寒之地,往东北方去已是一片荒漠。许漠洋虽是自小生活在冬归城,却从未来过此地。

              东北方笑望山庄找兵甲传人!许漠洋想到巧拙大师临别言语,忽然惊觉自己驰骋塞外这多年来,为何从未听过笑望山庄之名?眼见已踏入了沙漠中,虽是隐有道路的痕迹,一眼望去却尽是一片漫漫黄沙,仿佛连天空亦染上了这凡世的尘嚣。

              残阳如血,喷吐着令人难以忍受的热浪。

              在此沙漠深处,怎么还会有人能生存?许漠洋不由对巧拙的话有了一丝的怀疑

              随即反手重重打了自己一记,巧拙可以说是为自己而死,就算是刀山火海亦要毫不犹豫地闯进去,何况不过是一片茫茫黄沙!当下振奋精神,强忍饥渴,顶着残阳,往前行去。

              走了数里,再也支撑不住,停下身来大口喘息。身上的数处伤口都已迸裂,小腹那中了毒来无恙一毒镖处更是发痒发麻。

              他尚不知道,若不是巧拙那神秘莫测的一眼化去了毒镖的死气,只怕他现在早已倒毙在地了。

              一阵清风拂来,带着一丝湿气。许漠洋不由精神一振,但凡沙漠中有此清风,附近必有绿洲,极目望去,果然前方不远处似有人烟。当下强自振作,认清方向,一步步朝前奔去。

              走不多久,首先映入眼睑的却是一面小旗,原来那竟然是一家旅店。许漠洋大喜,心想不妨先休息一夜,明早再赶往笑望山庄,料想追兵在此不辨东西的沙漠中也必不敢连夜追来。

              行得近了,晚风撕扯起小旗,但见上书一个大字烧!

              许漠洋稍稍犹豫了一下,在此沙漠腹地之中,店名又是如此不俗,不知是何人所开,当下把那柄拂尘反插在背上,手扶剑柄,踏了进去。

              请问这位大侠是要住店还是小憩。那店主人听声音甚是年青,看起来却是一五十余岁的老汉,虽是一脸不合声音的老态,却是满面虬髯、顾盼沉雄。眼见许漠洋一身血污,却是毫无异色。

              许漠洋强自镇定,装做过路的样子,奇道,天已将晚,前后俱是黄沙一片,莫非还有人小憩吗?当然是住店了。

              那店主人道,大侠如是不忙着赶路,但便请放宽心,小老儿这就给你准备些酒食。

              许漠洋听其谈吐不俗,心想在此荒漠中开店的必是有些来历的,当下试探着问道,不知老人家怎么称呼,听你口音并不像是本地人氏

              店主人淡淡道,小姓杜,为了一个故人旧约,来此处已有六年了。

              许漠洋见其言词闪烁,分明别有隐情,却也不好再问,不知杜老可熟悉这一带的道路吗?

              那杜老汉轻咳数声,闭目想了想,往前三十里便是幽冥谷,再往前行十余里便是渡劫谷,不知大侠要往何处去?

              许漠洋心念幽冥谷与渡劫谷这两个从未听说的名字,脱口问道,你可知如何去笑望山庄吗?

              杜老汉微一错愕,眼光瞟上许漠洋背后所负的那柄拂尘,随即移开目光,口中却是喃喃地答非所问:看来还是要赶路的。点起一盏油灯,转身入了后房。

              许漠洋坐在屋边一角,看此小店虽是简陋,却也干净清爽,大异门外黄沙漫天的燥烦,刚才杜老汉盯向他背后拂尘的眼光明显有异,虽是一闪即逝,却没有瞒过许漠洋的锐目。心想此店主必非寻常人士,暗暗戒备。

              那店主先是打来一盆清水让许漠洋洗去脸上的血污,不多时又端来二碟小菜,切了半斤牛肉,虽是粗糙,倒也可口。许漠洋本是无酒不欢,但在此身负旧伤前路未卜的情况下如何敢畅怀,见杜老汉并不拿出酒,也不勉强,一面吃饭一边默默沉思。

              杜老汉蹲坐在柜台边的一张小板凳上,手腕轻抖,竟是抽出一把小刀,拿起屋角边的一根树枝,心不在焉地雕了起来。

              许漠洋注意到当刀锋触及树枝时,那杜老汉的眼中似有一丝光亮划过,那一刻他的身体仿佛蓦然膨胀、高大了许多,然而就如流星一瞬,刹那即逝,再望时他仍只是一个百无聊赖中雕着树枝的老人。

              许漠洋暗暗心惊,但料想杜老汉应该不是明将军的人,因为明将军绝不可能如此预知自己的行踪,何况杜老汉所作一切并不避嫌自己,显然并未另有图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下收回眼光。

              就在此时气氛微妙之际,店门一响,一个人像阵风般冲了进来,店家,快拿一坛好酒来解乏。

              许漠洋抬眼看看来人,但见其身材高颀修长,骨肉匀亭,浅眉淡目,一袭白袍已被风吹得黄了,一脸风尘仆仆,口气虽大,却只是一个弱冠少年。

              杜老汉好似并不在乎送上门来的生意,仍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不知小兄弟是住店还是小憩?

              那少年先看到一身血污的许漠洋,略吃了一惊,转眼看到杜老汉手中正在雕刻的物事,眉目间神情闪烁,煞是俏皮,先不管那么多,拿酒来再说。

              杜老汉却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仍是那副万事不萦于胸的模样,请问小兄弟是住店还是

              少年大不耐烦,打断杜老汉的话,这有什么区别吗?又不是不给你银子。

              杜老汉头也不抬,用手一指门外的酒旗。

              哈哈,烧!那少年像是发现了什么特别的宝贝一样抚掌大笑,这店名字起得好,这个鬼沙漠简直热得不像话,我看再过几年你这店名就要改名为烤了

              许漠洋听他答得有趣,不禁莞尔,这少年分明是一个女子,却不知来此渺无人烟的大沙漠中做什么。

              杜老汉道,若是住店就有酒,若是赶路最好不要喝。

              为什么?那少年问道,这下连许漠洋也忍不住有些好奇了。

              杜老汉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很简单,此酒名为烧,后劲绵长,一醉难醒,若是几杯喝将下去就是想赶路的人也只好先休息一晚了。

              啪啪啪,掌声从门外传来,一个人却已然鬼魅般出现在店中,端坐在酒店的一张桌前,一边抚掌一边大笑,好好好,在下不急着赶路,就先品一品杜老头子几蒸几酿后精制出来的烧。

              那人出现的绝无预兆,却偏偏又理所当然地坐在那里,既像是早早坐在那里,又如是一阵掌声将其送到了酒店中般。

              那少年吓了一跳,拍拍胸口,女子情态尽露无遗,却仍要装出男人样子,呔,你这个人怎么说来就来,吓我一跳。对了,我们说好比赛脚程,我竟比你还早到一刻钟呢。

              原来那人与那佯装少年的女子竟是一路.但见他微微一笑,眼睛却一直望着杜老汉手中雕刻用的小刀,这么多年了,你这老头子还扔不下这些小伎俩。

              那少年更吃了一惊,原来林叔叔你是认得这个店主人的!

              许漠洋眼见姓林那人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浓眉亮目,额宽鼻挺,薄唇削颊,线条分明,颚下无须,仅有一缕束发垂于颈端。他端然坐在椅中,看不出身材高矮,一双莹白如玉的手随随便便地放于桌上,煞是引人注目。其人面容虽是儒雅,浑身上下却似充盈着一种随时欲爆发的力量,就像是一头猎豹,每一寸肌肉都满是弹性,再加上一头黑得发亮的头发,配着完美的体型与古铜色的皮肤,气势摄人。

              许漠洋暗吸一口长气,心中一惊:在这荒远的大漠中竟然能遇见如此人物!

              杜老汉长长叹了一口气,似是诉说又似在怀念,几百年以来,我的族人就有种将任何物体按照自己的意愿雕刻的渴望!语音铿然,语意萧索,令人闻之动容。

              那青衣人似是毫不在意地撇了一眼许漠洋,双眼就只望住杜老汉没有一丝颤抖的手,杜老头子,除了你的这些家传绝学,这些年你可还记得我?

              杜老汉面容变换不定,阴恻恻地道,是呀,你小子竟然还没有死。

              姓林那青衣人深深吸了一口气,挺胸收腹,站起身来朝着杜老汉笔直走去。那少年吃了一惊,飘然退到许漠洋的身边,一脸按捺不住的兴奋,林叔叔好象要动手了。她的话充满着对那个林姓青衣人的信心,一付看好戏的样子,就连许漠洋也止不住为杜老汉担心。

              青衣人走到杜老汉的身边,杜老汉目光炯炯地盯着他,毫不退却。

              青衣人哈哈大笑,却是一把抱住了杜老汉,他身形本就高大,这一抱竟然让杜老汉双脚都离了地,杜老汉急道,你小子快放下我,让你侄女看着成何体统?

              青衣人哈哈大笑,放下杜老汉,忆起当年并肩抗敌的那些时日,真怕以后没机会这样抱住你了。

              杜老汉亦一脸唏嘘,那时你还是个小毛孩子,休想拔动我的千斤坠

              两人四目互望片刻,再同时击掌而笑。

              那少年忍不住掩唇轻笑,随即又正容看着杜老汉,咦,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转头问许漠洋,你看我是男是女?

              许漠洋眼见那青衣人与杜老汉久别重逢真情流露,忆起自己在战场上牺牲的诸多战友,不禁大是惆怅,豪情上涌,正要一拍桌子大喝一声拿酒来!偏偏此时却给这个顽皮的少女一打岔,不由哭笑不得,一张手停在半空,落也不是拍也不是,尴尬非常。

              那青衣人哈哈大笑,霜儿不许顽皮。

              杜老汉也是一脸笑意,衬着满面皱纹,慈祥了许多,这就是杨云清的那个宝贝女儿?

              青衣人微笑点头,眼光若有若无地飘过许漠洋,沉吟不语。

              许漠洋虽是从小生在塞外,但自幼行武,加上巧拙大师的几年调教,对中原武林却也相当熟悉。听到杨云清的名字,不由微微一震。青衣人看在眼里,却不说破。

              江湖传言:将军毒,公子盾,无双针,落花雨。其中那无双的针指的就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关中无双城城主杨云清,凭一手自创的补天绣地针法啸傲武林。原来这个杨霜儿竟然就是他的女儿。那个青衣人看来武功深不可测,杜老汉亦是大有来头的人物,却不知道这些人来此地是为何,心中却又隐隐有种说不出来的直觉,觉得这一切似乎都与自己有关

              杜老汉先是拎出一个大酒坛,一开封酒香四溢,衬着满室的昏黄油灯光,更是令人如痴如醉。杨霜儿首先大声叫了起来,好酒好酒,刚才老人家还不让我喝呢!

              杜老汉给各人满了酒,许漠洋不便推却,亦只好受之。

              杜老汉盯着青衣人,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青衣人哂道,我又不是神仙,这些年来你踪迹全无,要不是我陪着这个侄女来此地走一趟,如何能碰得到你。

              杨霜儿一口酒下肚,脸都红了起来,抢先解释道,那是我爹说一定要派个人在四月之前赶到此地的笑望山庄,我呆在家里好闷,于是就抢着来了

              许漠洋乍闻笑望山庄之名,神色大变,连忙借着一口酒来掩饰,却已分明被那青衣人看在眼里。事实上从那个青衣人一进来,眼角的余光就一直没有离开许漠洋。

              杜老汉也是神色稍变,口中喃喃念着笑望山庄四个字,再无言语。

              这位兄弟怎么称呼?那青衣人终于开口询问许漠洋,不待许漠洋答话,凝神一听,淡淡道,有人来了。

              咣当,店门就在刹那间被人撞得粉碎,二人长笑而入,一人朗声道,此人乃是朝庭重犯冬归叛党之余孽许漠洋,不想生事的都躲在一边。

              终于来了!许漠洋奋然起身,拨剑指着二人,眼中闪着怒火,一字一句地问,巧拙大师可是已仙逝了?

              来得正是季全山与齐追城二人,季全山身为塞外飞鹰堡堡主,对地形较熟,是以比毒来无恙先一步追上了许漠洋。当下阴笑一声,那老道冥顽不化,怎么敌得住将军的神功。

              呸!你很霸道很了不起吗?杨霜儿跳将出来,我才不管你什么将军不将军,先赔我杜大伯的店门再说!

              齐追城眼望杨霜儿纤腰隆胸,哪还看不出其是女子所扮,狞笑道,这小妞倒是不错,呆会大爷才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霸道。言罢与季全山对视一眼,哈哈淫笑,分明是不把这里的人放在眼里。

              杨霜儿一声怒叱,身形一展,已然冲了上去与齐追城动上了手。齐追城久经战阵,虽是变起不测,却也能及时抽出炙雷剑,与杨霜儿战在一起。

              许漠洋在冬归城破后的混战中与这二人均交过手,知道二人实有非常武功,就是自己身上无伤,一对一时恐怕也是败面居多,而此时杨霜儿与齐追城以快打快,几个照面下来居然丝毫不落下风,这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无双城这样一个女孩子也有如此武功,推想名动江湖的毒来无恙以致公认为武林第一高手的明将军只怕更是难望其项背,自己怕是再无报仇之望

              季全山也不急着出手,一边观战一边啧啧有声的调笑,这女娃子功夫不赖,齐兄可要专心点采花了,哈哈!他二人均知晓许漠洋的武功,虽是对杨霜儿出奇的武功有点吃惊,却仍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许漠洋心想以那青衣人的形体相貌,分明是个难得一见的高手,季全山为何还如此有恃无恐?不由回头看去,这才发现那个青衣人已然无踪,此人消失的让人毫无知觉,便如平白无故在空气中蒸发了一般,实是不可小觑,却不知是何方人物。

              那杜老汉却是呆望着屋中一角,对身边的打斗浑若不觉,手中犹握着小刀,那截雕了一半的树枝却已掉落在地,口中念念有词,竟如呆住了一般。

              齐追城与杨霜儿几十个回合下来,杨霜儿已渐渐支撑不住。齐追城的炙雷剑大开大阖,威势十足,对敌经验更远非从小娇生惯养的杨霜儿可比,若不是一意要生擒对方,只怕杨霜儿早已伤在其剑下。

              杨霜儿身处下风却也不甚惊慌,一声轻叱下,手中突然多了两根银光闪闪半尺余长的银针,针势绵密,隐隐发出破空之声,针针不离齐追城的要穴,齐追城从未见过这般小巧的兵器,给杨霜儿欺入近身,以短攻长,一时也不免闹了个手忙脚乱,那正是无双城的绝学补天绣地针法。

              季全山脸色一变,原来是无双城的人。心中却想到若是放了活口让无双城主找上门来可不是闹着玩的,当下踏前一步,已决意速战速决,以免夜长梦多。

              许漠洋眼见齐追城凭借对敌时的经验已渐渐扳回均势,季全山虎视眈眈,伺机出手夹击杨霜儿,此二人实是因己前来寻畔,自已虽是周身伤势不轻,却又如何能袖手旁观,何况料想那青衣人必隐在左右,胆气立壮,当下拔出长剑,待要接下季全山的穿金掌。

              季全山成名已久,一眼即看出许漠洋旧伤难愈,杨霜儿业已是强弩之末,那个酒店主人虽是面相粗犷不俗,却看似呆头呆脑不知在想些什么,亦不足虑。当下一招穿金裂石,左掌护胸,右掌运起九成的功力,对着许漠洋一掌劈来,拟在一举立威。

              许漠洋明知此时不能力敌,正要变换身形避敌锋芒,然而在小腹的旧伤牵扯下影响了行动的速度,略一迟滞间已被季全山的穿金掌罩住,当下一咬牙,运起全身的功力,左手握拳力拼对方这一威势狂猛的一掌,右手剑攻向季全山的咽喉必救之处。

              二人拳掌相接,许漠洋但觉对方劲力如潮水般涌来,虽非情愿却也不得不退开一步,右手剑招已然无力继续,刚要再鼓余勇变招出击,对方的第二重掌力又再度袭来,再退几步,心神失守,旧伤发作,几乎连剑也掌持不住。季全山大笑声中,右掌击向许漠洋前胸,右手化掌为爪,抓向许漠洋背后的那柄拂尘

              与此同时,那边杨霜儿毕竟功力尚浅,对敌经验也不足,加上齐追城的炙雷剑每一剑都带起一股热浪,在此炎热的大沙漠中更是令人无法忍受,不禁喘息连连。齐追城眼见对方针法散乱,招式更紧,杨霜儿一边勉强挡下漫天剑招,一边忍不住大喊起来,林叔叔你还不出手吗?

              那青衣人却是声迹皆无,便似已凭空消失了一般。

              齐追城眼见杨霜儿垂手可擒,哈哈奸笑一声,那有什么叔叔,不若待会你来求我出手吧手腕轻抖挽起几个剑花,炙雷剑变幻出漫天剑影,杨霜儿左右支绌,却发现周身剑影尽是虚招,真正的一剑已袭向自己的小腹。杨霜儿匆忙中挺针相迎,针剑相交,一声清响,针已被剑撞飞,那剑尖竟然喷吐出一束火光,在杨霜儿的惊呼声中,堪堪便要沾上她的白袍

              这正是齐追城的成名绝技炙雷一击。

              原来齐追城的炙雷剑剑身中空,内藏火药硫磺等物,与人对敌时于酣战中猝不及防的使出来,少有人不中招,此刻杨霜儿本就落在下风,齐追城一意生擒对方,已使出压箱解数

              形势已紧,刻不容缓。

              而就在此危急之时,所有人忽就听到了一声叹息

              一时小店里满布的剑气掌风、季全山齐追城的长笑、杨霜儿的惊呼、许漠洋的嘶吼全都低沉了下来,只有那一声仿佛来自千古遥远的某个角落、带着深深凄伤的一声叹息回荡在小店的每个角落

              杜老汉

              那个看似已万念俱灰的老人

              那个原本在小店一角发呆的老人

              就在穿金掌将要击中许漠洋的胸膛时

              就在炙雷剑发出的毒火将要沾上杨霜儿的腰腹时

              终,于,出,手,了

              季全山但觉一股沛然无匹的大力袭来,原本已袭到许漠洋胸前的右掌顾不得发力,急忙变向拒敌。杜老汉的掌力忽放忽收,威猛的刚力蓦然间就已化为绕指的阴柔,季全山全力出击的一掌竟然迎了一个空;而季全山的左爪仿佛已抓住许漠洋背后的那柄拂尘,却是忽然碰到了一把冰冷的锋刃,赫然便是杜老汉雕刻用的那柄小刀。

              季全山大惊之下慌忙收招,对方掌力却又在这一刻全然吐出,饶是季全山纵横塞外,这相当于自己与那老人的二人合力一击又如何敢接?

              然而最令季全山惊恐的莫过于对方居然能预知他的掌劲变化,就在自己收力回撤的一刹那突施反击,一时心中已涌起不能匹敌的念头,大叫一声借着对方的劲力向后疾退,轰然一声撞破墙壁倒飞而出,劲力倒卷下,一口鲜血忍了又忍还是耐不住喷为一团血雨

              齐追城的炙雷剑堪要刺中杨霜儿,齐追城意在生擒对方,凝力不发,只求封住对方穴道。而就在此电光火石的一刻,杜老汉的手已然沾上炙雷剑

              诡异的事就在此时发生了,炙雷剑碰上了杜老汉的手,就像一只小孩子的玩具般开始解体,先是剑尖再是剑脊最后整个剑身都开始分离崩析,炙雷剑中暗藏的硫磺弹砰砰碰碰落了一地,一眨眼间齐追城手中竟然只剩下了短短的剑柄。

              齐追城不可置信地望着手上的剑,张口结舌完全呆住了!

              杜老汉又恢复了那懒洋洋的样子,仍是呆呆站在原地,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做过,盯着齐追城,一字一句地问道,巧拙真的死了吗?

              齐追城正为刚才杜老汉不可思议的武功所慑,惟恐对方进击,退后一步,眼见对方再无出手之意,方才稍稍安心,恭恭敬敬地垂手答道,巧拙将许漠洋掷下伏藏山,然后为天雷所击,尸骨全无,将军从头至尾根本就没有出手。

              杜老汉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哀伤,一转手已从许漠洋背上摘下巧拙的那柄拂尘。

              那拂尘到了杜老汉的手上,就像一件玩具到了极其熟悉其性能的主人手上,但见他手指如弹琴般在拂尘上挥弹轻扫,不几下只听到喀嚓一声轻响,拂尘顶端弹开,一卷纸帛飞了出来。

              天命齐追城下意识吐出半句,哑然收声。

              杜老汉冷冷地看了齐追城一眼,你也知道天命宝典?一手拿起那纸帛,扬手迎风一展

              啊?!

              许漠洋忍不住惊呼出声,那纸帛他虽从未见过,但上面的一切竟然是如此熟悉

              那一把样式奇特的弓,就像是高高悬挂在东天的弦月;画布上方正中的题案上只有两个大字偷天!

              一种气势从画卷中扑面而出,那把帛上的弓虽是静物,却似带着不可抗拒的一股杀气,就连方才从惊魂中清醒过来的杨霜儿也看得呆了

              杜老汉看了良久,睹物思人,仰天长叹一声,今天才见了两个故人,跟大师却已是人鬼殊途,天命啊,天命啊!

              一时杜老汉像是在缅怀于往事中,其他所有人尚还惊叹于刚才杜老汉神鬼莫测的武功,整个酒店鸦然无声。

              齐追城眼见无人注意自己,慢慢向店门口挪去,却发现杜老汉一眼望来,满脸杀气,心中一悸,呆在原地再也不敢动。

              良久后,杜老汉的身体佝偻起来,两行热泪潸然而下,再长长叹了一声,对齐追城缓缓道,你走吧,今天的我不想杀人!

              齐追城倒也颇有胆气,请问前辈高姓大名,刚才破我炙雷剑不知是什么武功?在下也好回去向将军复命。

              杜老汉蓦然挺直了腰,好似刹那间高大了许多,一脸傲色,流马河杜四,兵甲派第十六代传人!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