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唐诗三百首 >> 第七章 如柔舞之轻歌、如弦断之杀机

            第七章 如柔舞之轻歌、如弦断之杀机

            时间:2018/6/23 17:30:36  点击:67 次
            这是最后一篇
              水知寒目射异光,盯住余收言,你应该知道花溅泪的来历!

              余收言夷然不惧,我只是隐隐猜到了一点,却不能肯定。再长叹一声,听到总管如此说,我自是肯定无疑了。

              水知寒仰首望天,沉吟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我马上离开,这里一切由余神捕负责。鲁大人可重扮回自己的身份,再眼望屏风后,我有个感觉,敌人的出手时机就是在明日的宁公主之约,先生自然知道应该如何做。

              屏风后半晌无声,然后才传来那阴寒幽冷的声音,总管敬请放心,纵使不能对敌人一网打尽,也必护得鲁大人安全。

              余收言绝没有想到水知寒竟然如此信任自己,心下百感交集,水知寒虽是黑道枭雄,却是身怀灵动不群,卓然大成的气度与风范。暗自一叹,拱手道,水总管意欲何往?

              我必须追杀花溅泪,若是让其回到翩跹楼引出花嗅香,再引出四大家族的人物,只怕将军也会头疼。

              众人大惊,这才知道花溅泪竟然是阁楼乡冢中翩跹楼的人,翩跹楼是四大家族中最为隐秘的一族,代代单传,每出江湖必有艳色相伴,上一代传人嗅香公子自命花中嗅香,风流天下,想到花溅泪的倜傥挥洒,不由纷纷暗自点头。

              四大家族互有恩怨,却也是一致对外,而此刻水知寒身负内伤,花溅泪想必也负伤不轻,若是等其回到翩跹楼禀告其父嗅香公子,搞不好便是四大家族联决而来,纵然将军手下人材众多,但面对江湖上谈之色变的四大家族联手一击,只怕也是凶多吉少难以对付。所以水知寒才宁可放下此地,一意追杀花溅泪。

              余收言知道水知寒以官衔相称自己,一是不容拒绝,二来也是让鲁秋道刘魁等人不容抗命,当下收起心中诸多念头,余收言一日为官,只知朝庭不知江湖,总管也请放心。

              鲁秋道刘魁虽心有不服,见余收言拿出朝庭这个大盾牌,也是无话可说。

              水知寒知道余收言如此说已是放下与花溅泪的交情,心中满意,再不迟疑,转身出门,刹那间已在数丈之外,声音却犹如在耳,少则五日,多则半月,我必归来与诸位同去将军府领功。

              余收言听水知寒中气十足,知道虽是受了内伤却没有大碍,心中暗叹。大家早些休息,明日也顾不得临云小姐的四人之约,大家一并去吧!

              众人散去,余收言却在想着那屏风后的神秘人物:他会用什么身份去赴约呢?

              凝神细察,屏风后却已是无人。

              心中知道这人其实才是水知寒留下的最后一枚棋子,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

              宁公主楼上,又是笙歌四起。

              余收言与鲁秋道刘魁雷惊天葛冲一行五人踏入宁公主。

              水知寒本来体貌都似鲁秋道,只是差了三缕长髯,此时鲁秋道粘上长髯,扮回自己,虽是少了水知寒的气度,却也神似。

              宁诗舞迎出门外,余收言朗朗大笑,左先生偶染风寒,刘知府雷葛二兄长一意要来再听临云小姐的仙音,只好做个不速之客,还望宁姑娘给小姐说明。

              宁诗舞俏目在余收言脸上游走,娇声笑道,各位大人平时请还请不来呢,我一定给临姑娘解释,各位大人请进。

              入了厅,各人分头座定,鲁秋道仍是上席,余收言刘魁分坐鲁秋道身边,葛冲雷惊天陪在左右。

              宁诗舞告声罪,下去请临云。

              余收言心智中略微感应到一丝寒意,四下却毫无动静,那种翩若惊鸿的感觉,使他心中一阵迷失。

              他知道那个神秘人物已隐在一处,心中震讶,此人来无影去无踪,而且心志坚定,为求保护鲁秋道的目的宁可在如此明月良宵独处一隅,委实可怖。

              只听得宁诗舞在走廊外低声对什么人说着话,门帘一挑,临云手持古琴,面蒙轻纱,只露出如水双瞳,仍是一身蓝服,丝绒贴身,更衬得体态婀娜

              临云翩然走入,冷哼一声,坐在下席,正是鲁秋道的对面,却不见小婢清儿。

              余收言大笑,今日清儿可是不来掷骷了吗?

              临云头也不抬,低头调音,清儿小恙在身,不能前来。反正诸位各位大人失信于我,我也不需陪席,奏一曲便可复命。

              鲁秋道明知不应该多说话,却还是忍不住开口,只要能闻临云小姐的仙音,便是刀山火海我也是不会失信的。

              刘魁怕别人听出鲁秋道嗓音有变,连忙插言道,临姑娘息怒,老夫这几日翻了不少曲书乐谱,自觉已是大有长进了,所以才敢冒然再来,哈哈。

              余收言冷眼旁观,耳边忽传来那神秘人的声音,小心宁诗舞,此人身怀媚术,而且像是浸淫毒物之人。

              余收言面色不变,心中却是有了计较。

              宁诗舞飘然而至堂中,临云小姐明日即归,各位大人如何肯听罢一曲便早早散宴,不若奴家先来献舞一曲。

              余收言鼓掌大笑,宁姑娘为何不早说有此绝艺,只可惜左先生已是无此眼缘。

              宁诗舞轻轻一笑,奴家只是怕临姑娘一曲即出,诸位大人已是闭目细听了。

              余收言再豪然一笑,不观宁公主之舞,未聆临姑娘之曲,真是有违视听。

              乐班一声响,宁诗舞身随曲动,风荡柳枝,荷摆窈窕

              各人却是听了那神秘人的传音,无不暗自戒备,只恐宁诗舞突施杀手,大厅之上虽是风情万种,却是杀机四伏

              只见宁诗舞越舞越快,忽然在厅中急停,长裙如花瓣般洒开,细腰像是从中折断了一般匍然在地,头与四肢尽在一线

              哧的一声,宁公主手中一柱线香蓦然点燃,清烟袅袅,呈一线直上,乐音方始散去

              她竟然并没有伺机出手?!

              大家都暗地闭住呼吸,武功高明者余收言雷惊天只细细小心吸了一口烟尘,却是毫无异状,这才向大家点点头,均放下了心,一时掌声雷动。

              余收言放声吟道,渔翁夜傍西山宿,晓汲清湘燃楚竹。宁姑娘情动於中而见诸外,小子已是情难自禁。

              宁诗舞咯咯娇笑,手抚在余收言的肩上,公子果是识情识趣的人,诗舞敬你一杯。

              余收言笑道,这几日常常在想诗如何可以与舞同名,见了宁姑娘之天成妙姿,如知其名符实。

              刘魁也举杯笑道,我在迁州府这么久,却还是第一次见宁公主献舞,果是如诗如画,来来来,大家一起敬公主一杯。

              众人皆饮了,却都是眼视今日的主角临云,看她如何说。

              临云淡淡道,我不饮酒,却也以茶代酒敬姐姐一杯。

              宁诗舞道,奴家正好备有上好龙井,且拿来为大家助兴。

              有小厮上来斟上了茶,茶香四溢,果是如茶,众人正待畅杯,余收言却听到二个字传入耳中,轻歌!

              余收言恍然大悟,举手道,且慢!

              宁诗舞脸色微变,再露笑容,余公子有什么话?

              余收言看着宁诗舞的神色,已知端倪,心中却在想着这个神秘人物。

              此人见闻广博,察人入微,加上传音之术,寒凉杀意,其身份已是呼之欲出。

              余收言眼望宁诗舞,目闪异彩,长长叹了一声,琴中聆韵果然高明,只可惜你不知道我对虫大师有多么的熟悉

              诸人大惊,眼望脸上尚挂着盈盈笑意的宁诗舞,均是半信半疑。此人就是秦聆韵吗?余收言如何能对虫大师了如指掌?

              宁诗舞脸色不变,公子说什么我不懂!

              以雀凝之沉香加上俏寒之沸水,这便是虫大师的轻歌!

              宁诗舞终于神态大变,眼光余角瞥见葛冲雷惊天已堵在其身后,断了退路。目光却是一刻不敢稍离余收言握剑柄的手,余公子却是从何得知?言下之意竟然是承认了自己便是秦聆韵。

              刘魁起身大骂,好你个宁公主,竟然瞒我这么久。

              鲁秋道眼见危机已过,心头大定,刘知府不必自责,这个宁公主必然是假冒的。

              余收言朗然笑道,我身为御封神捕一职,却只有三个负责追捕的任务,而这第一号的通辑犯便是虫大师,我怎么能不对其知之甚详。

              宁诗舞与临云这才知道余收言的真正身份,宁诗舞面色苍白,临云却是低头若有所思。

              余收言再道,虫大师浸淫茶道,对各种药物的理解更是独步天下,雀凝沉香和俏寒水本身均无毒,合起来却可以让身怀内功之人功力三个时辰内尽散,因毒性轻缓,不知不觉中散气于丹田,是名轻歌。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想起适才化名宁诗舞的秦聆韵不动声色燃起雀凝沉香,顺势以俏寒水冲茶,若不是余收言发现的早,谁能料想到这样匪夷所思的下毒。

              余收言轻噫一声,不过虫大师却从不用毒,此轻歌只是其用来练功之用,要知功力尽散之时反而更可激发人体本身的潜力,正若人在危急时往往可以发挥出更多的急智与力量,所以轻歌虽是毒物,却少现江湖

              鲁秋道眼见己方占了上风,秦聆韵已不足为患,心头大快,秦聆韵你还有何话说?枉你苦心找来临云姑娘妄想转移我们的注意,唉,卿本佳人,奈何作贼!言罢大笑,心中却想着如何可以待擒下秦聆韵后找机会凌辱一番。

              临云抬起头来,缓缓注视厅中各人,众人只觉得她眼光清洌,眼神凄迷,不由杀意稍敛,怜意大起,只听临云轻轻道,好歹宁姐姐请我来此,方见到各位大人,我不喜刀枪,一曲弹罢转身便走,从此再不问此地的是非

              余收言笑道,临姑娘说得不错,何况押送上京的路上我亦只认得宁诗舞不认得秦聆韵。言下虽有惜花之意,却已是将秦聆韵当做囊中之物。

              秦聆韵竟然席地而坐,也好,听一遍临姑娘的琴也不枉我的名字。缓缓揭下脸上一层薄薄的人皮面具,俨然一位二十余岁的少女,眉目如画,肤若凝霜,一脸英气,孤傲清冷,虽比不上临云的国色天姿,却也是别样冷若冰雪的美丽。

              众人见余收言如此说,也不便再有其它意见,葛冲与雷惊天仍守在秦聆韵身后,防她逃走,只有余收言知道,在自己和鬼失惊二人虎视之下,秦聆韵已是插翅难逃!

              临云忽然眼望余收言,小女子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公子,公子不论给我什么答案,临云都将抚琴以贺!

              余收言盯紧临云的眼睛,心中泛起一阵熟悉的感觉,轻轻笑道,姑娘请问!不过我却不敢保证知无不言。目中蕴含的神光乍现,因为前天晚上姑娘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众人大奇,都不知前天余收言问过临云什么问题?

              临云身子一震,凝视余收言火一般炙然的眼光,半晌后低头,幽幽道,公子不必答了,临云这便以曲相赠。

              诸人再奇,余收言却是大笑,因为姑娘已经心中问了,我已经在心中答了,却不知姑娘是不是满意。

              临云眼中笑意渐露,加上吐气时面纱轻扬,更增妩媚,不管满意不满意,要弹的琴总是要弹,要做的事总还是要做!

              余收言心中感慨大起,吟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临云口中续吟,营营役役,至死方休。

              众人已不及品味其中含意,临云正襟危坐,眼望琴台,一种来自天然的魔力通过她端严的宝相仿佛直透人的胸臆,纵是百炼之钢亦化绕指之柔

              只见临云雪白如葱纤长的指尖在七条琴弦上一按一捺,再反手一拨,便如几只蝴蝶在琴弦上飞舞,一股清爽的音符破空而起,她神态中仿佛有一种对周遭一切事物漠然不理的毫不在乎,但又似沉浸于琴中什么事物以致对一切都不再感兴趣

              此曲名为《清夜吟》,正隐含一人独行寒夜,对人世清澈澄明,堪解红尘,和着临云深深投入的感情,透着一种对命运的无奈和落漠

              一串琴音如流水不断,节奏忽急忽缓,忽快忽慢,每个音律都有着意犹未尽的余韵,让人心痒难止,恨不能举手狂歌,以舒胸臆

              琴音忽暗,若有若无,高尖处轻巧,低哑处婉转,教人不得不全心全意去期待,去品尝,却体会那音符后的空山鸟语,澶澶水声

              琴声再急,恍若惊涛裂岸,浪起百丈,天地间风起云涌,雾霭彼岸,隐含风雷,浑若万千潮水扑面袭来,永无止歇

              琴意再缓,气氛柔雅,好象夜空中忽又放晴,风卷残云,星辰迁变,散尽无痕,点点星月在逐渐漆黑的广阔夜空中姗姗而至

              琴音再拨高,忽然间万籁俱寂

              众人心神皆醉,仿佛还在等着那一道逝去的琴声再回人间

              铮然一声,尾弦断裂,映着灯光,反射着万千绚阑色彩,像是一颗流星在天空画过一道灿烂的光弧

              人静。

              心乱。

              音停。

              弦断。

              杀机忽再起!

              一阵微风拂起临云的面纱,抚琴之人竟然不是江南三妓之临云,而是清儿!

              断弦笔直如箭,射向呆呆聆曲的鲁秋道。

              与此同时,一支宽大黝黑的手掌突然从鲁秋道身后冒了出来,戟指如钩,直指那根疾若流星的断弦。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