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唐诗三百首 >> 第五章 半支曲、一幅画、二天约

            第五章 半支曲、一幅画、二天约

            时间:2018/6/23 17:24:56  点击:65 次
            这是最后一篇
              众人举杯,气氛渐缓。

              铮然一声,琴声悠然响起。

              初时如珠玉跳跃,鸣泉飞溅

              转折间履险若夷,举重若轻

              音境如朝露暗润,晓风低拂

              琴意若泣若诉,令人思绪纷扬,冥想飘荡。

              众人正听得血脉贲张,蓦然间琴音半曲骤止,余音袅袅,挥之不散,有若凭栏美景眺目远望,迷雾中似远似近,间关错落

              良久无声。

              在座诸人全被这天籁般的琴声所动,不敢轻发一言。

              花溅泪目中蕴采,大喝一声,拿笔墨来!

              早有小厮连忙送上早已备好的笔墨,也不见花溅泪动作,一身白衫曳然从中裂开,露出内身青彩绸缎,端得是玉树临风,诸人无不暗自喝采。

              花溅泪脱衫置于桌几上,抬头闭目半晌,伏案挥毫,再抬头凝望临云,下笔更疾。蓦然一声长笑,手执衫角,神功运处,柔软的衣衫笔直无纹,面朝临云,姑娘一曲清韵,溅泪怅有所思,唯有以此为报!

              适才临云所奏正是古曲中的《有所思》。

              众人望去,无不动容。

              但见白衫上笔势纵横、墨迹森森,一女子抚案拨琴,面容淡雅若烟,神态浅笑微嗔,超然处风姿幻化,柔媚处淋漓尽致

              正是江南三妓之临云抚琴图!

              临云目望花溅泪,施然一福。

              好!余收言抚掌大叫,只有花兄这等人物方配得起临云姑娘的一阕清韵!

              花溅泪含笑为礼,余兄过誉,雕虫小技何足挂齿,若没有临姑娘的仙籁琴音,那有我手痒献技之举!

              水知寒亦笑道,半曲之流转,一墨之纵横。此画确是已深得临云姑娘的神韵。

              花溅泪淡淡叹道,兴之所致,随意挥毫,安能得临云姑娘神韵之万一

              左清忍不住低声冷哼一声,以画对琴,犹如以茶待酒!

              宁诗舞连忙过来打圆场,曲是好曲,画是好画,宁公主的酒也是好酒,各位大人敬请给贱妾一点薄面,我先干为敬了!

              余收言大笑,宁姑娘这一杯我是非干不可,花兄对临云姑娘一往情深,我却是对宁姑娘适才的惊艳念念不忘。

              宁诗舞眼波流转,余公子说笑了,下次再来此地再也不用怕欠账了。

              余收言心怀舒畅,璨然大笑,举杯而饮。

              水知寒亦是哈哈大笑,群卉争艳方得花团锦簇,好曲好诗如何才只喝一杯,最少也是三杯!心中却知余收言一来向花溅泪表明态度支持,二来又赢得宁公主的好感。此人年纪虽小,做法却是如此老成,不禁暗暗留意,更是戒备。

              左清等人不敢再言,大家皆饮了三杯。

              清儿盈盈笑道,花公子以画对曲,果然绝妙。鲁大人文采风流,天下不做二人想,却不知对姑娘的琴声有何评解?

              水知寒心中暗凛,清儿此人虽是小婢,却是大不简单,此语明捧自己,暗里却分明欲挑起花溅泪与自己的矛盾,难道是出于临云的授意。心中念头百转,却仍是不露声色,我倒想先听听众人的高见!

              刘魁尴尬一笑,我不懂音律,只觉得此曲动听,要说评解却是说不上了葛冲与雷惊天亦苦笑点头,那两名小城的商贾那见过如此大场面,也是噤然不发一语。

              刘魁眼见化名左清的鲁秋道以目示之,连忙道,左先生是我府上的音律高手,常常有惊人之言,不妨先听听他的见解。

              鲁秋道洋洋自得,怡然道:临姑娘一曲《有所思》,花语虫唧跃然曲意中,想是忆起红颜薄命,韶华终老,枯灯只影不若郎情妾意,叹花样青春,何堪独守风尘言罢目视临云,做不胜唏嘘状,自觉此语当能挑逗美人芳心。

              临云不语,眼望花溅泪。

              花溅泪怅然一叹,我听出的却是曲意中的悲天悯人,花无常开,事无俱全,世间之美好大多短暂,花好月圆,奈何瞬间流逝言至此竟然喃喃自语,恨不能识遍天下之美丽,纵与姑娘相逢,却是流水落花。

              临云低头不语,细品花溅泪的款款柔情。

              水知寒心中认定临云必与秦聆韵有关,然而眼见余收言不知是友是敌,花溅泪一意维护,以花溅泪适才惊人内功,虽是以他邪道宗师的身份,却也不敢轻谈胜负,蓦然发难。唯有以言语试探,当下朗声道,我却是从曲意中听出了杀伐之意,浑若雄兵百万对峙疆场,虽是引兵不动,却是一触即发。为刚才曲意所动,言到此处水知寒竟然也不胜叹唉,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成不世之功业,又有却谁能懂得其中的寂寞

              花溅泪讶然盯着水知寒,二人目光相碰,宛若激起一道火光。

              水知寒避开目光,心中已知晓花溅泪已怀疑自己的身份,不免略微有些懊悔。临云一曲《有所思》已是触动了他的心中雄志,言语间不免有失镇静。

              余收言喟然一叹,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我只感出了生命的珍贵,命运的坎坷,王候将相皆是寻常人物,荣华富贵贫贱忧患全是过眼云烟,亦皆全是拜生命的赐予咳,你们为何都如此眼神看着我!

              要知各人从小接受的思想中,君王贵族全是天上星宿下凡,那听过什么王候将相皆是寻常人物之类的话,此语实是有些大逆不道,但却又让人费劲猜想不定,一时大家全都望向余收言

              眼见气氛又凝,宁诗舞笑道,诸位果是各抒见解,只是临云姑娘只奏半曲,不知是何用意?

              大家一想果然有此疑窦,一时忘了刚才余收言的话,静听临云的回答。

              临云坐案长叹,我来一地,从不抚琴二曲,二日后我当离开此地。眼见鲁大人雍贵含雅,余少侠气度从容,更得花公子以衣作画相赠,实不忍就此相别,是以抚琴半曲,以待二日之后再续此缘。起身再翩然一福,二日之后,临云仍在此恭临鲁大人花公子余公子与左先生的大驾。

              众人这才恍然。刘魁听得临云只与四人有约,分明是不放自己这个知府在眼里,惊怒参半,却也是不知如何怪罪,谁让适才对临云的琴音发表不出什么高见。只得眼望水知寒,等他示意。

              余收言左手轻扬,一道黑光落在水知寒的桌上,鲁大人见此信物,当知我来历。众人凝目看去,那黑光乃是一小小铁牌,将如此轻巧之物一掷数尺,落桌时却平稳不发一声,对余收言的武功均是心下暗惊。

              水知寒看着铁牌,沉思,大笑,自古曲意高自然和者寡,临姑娘之请,鲁某与左先生必不践约。

              花溅泪眼望余收言,心中惊疑不定,大感此人高深莫测。

              临云轻咳一声,清儿扶起她,小姐偶染风寒,先告退了。不理众人的挽留与慰问,竟先回房了。

              众人亦觉无趣,再喝了几杯酒,就此散宴。

              出了宁公主,花溅泪独身飘然离去。

              水知寒故意与余收言落到最后,先将那面铁牌交还给余收言,余少侠深藏不露,我亦差点看走眼了。

              余收言笑道,水总管的气势纵是再敛锋芒,也是袋中之利锥!

              水知寒也不惊讶余收言认出了自己,叹道,我扮做鲁大人只能瞒过一时,只料想虫大师的杀手一击即走,那知会如何正面相对!

              水总管可是不再怀疑我身份了吗?

              修罗牌一共四面,只有刑部最出色的执事方有,我信你。

              余收言大笑,水总管用人不疑果然令人佩服,刑部洪大人让卑职代问水总管鲁大人好!

              原来余收言掷给水知寒的铁牌正是刑部号令天下捕快的修罗牌,他的真正身份正是刑部堂下的一名捕头。

              明将军权倾天下,刑部亦只是他借朝庭之名为其办事的地方,刑部总管洪修罗专职天下刑捕之事,却也是对明将军忠心不二,往往将军拿住了什么人也总是送到刑部逼供,更是把几位投靠将军的历轻笙的弟子派往刑部供事,以壮刑部之威。

              水知寒起初虽然对余收言仍有疑心,但见他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却仍是轻语笑谈面不改色,更何况修罗牌如果落到外人手上,他更是应该早就知道。所以刚才对余收言的身份不再怀疑,正是有此良助,方才一口应承临云的二天四人之约。

              余收言终于没有再露出他招牌式的笑容,正色道,总管说我们已与虫大师的杀手正面相对,不知可看出什么名目?

              余少侠有什么看法?

              临云或许并非秦聆韵,因为我看得出她身体娇弱,绝非习武之人

              虫大师学究天人,委实难料!不过那个江湖从未谋名的花溅泪到让我想起一个人。

              哦!余收言细细想了一下,墨留白?

              不错!如此武功,如此画艺,如此狂放,正是琴棋书画中画中留白的一惯做态,只是其武功未免太高了,简直可以直追虫大师,我也未必有胜算。

              余收言想起花溅泪那一口聚而不散的内气,也是心中暗惊,此人年纪不大,武功却是如此惊人

              水知寒哈哈一笑,余少侠不必过谦,你这样的年龄有如此修为也是不易,不知师承何人?

              收言的武功是家传的,家父正是余吟歌。

              水知寒这才吃了一惊,余吟歌乃是上一代武林中的一方异士,为人亦正亦邪,不喜名利,只凭剑行走江湖,扬言只凭一已之力替天行道。后来结识四大家族中点晴阁的女子景玉致,方才同隐江湖。

              四大家族便是为阁楼乡冢,分别是点晴阁、翩跹楼、温柔乡和英雄冢,乃是江湖上最为神秘的四个世家,互有恩怨。武道上更是有惊人的突破,所派出的传人皆有不世的武功,虽然少现江湖,但每一次出现均会引起轩然大波。

              水知寒心中诸念纷来,余吟歌一代枭雄,做事一意孤行,全凭喜好,却也是侠面居多。其妻景玉致出身的点晴阁也隐为白道中不出头的领袖家族,却料不到其子竟然会投靠朝庭的刑部,莫非是另有玄虚?但余收言既然直承其事,却是让水知寒想不透。

              余收言知水知寒疑心未去,哈哈一笑,家父管教太严,实不相瞒,我是从家中偷偷逃出来的,我的身份目前也只有水总管一人知道

              水知寒疑心稍减,令尊的人品武功我一直很佩服,何况余小兄身兼令尊与点晴阁武功之长,既然有意功名,凭你的武功才智必是一方人杰,将来前途应不在令尊之下。至于你的身份我自当不对人说,不然有负你的信任。

              余收言苦笑,我只求在刑部做一名捕快,惩凶捕恶,用另一种方式告诉家父,其实在朝在野都一样可以替天行道

              水知寒大笑,不错,侠魔之道正是变幻之数,焉不知许多大魔头正是自以为是卫道之士,正如江湖上一向认定我与将军沦为邪道,但只看过程,却是忘了结果,若有日成就功业,后世盛赞,却是无人谈起魔与道的区别了!心想有此强援,虫大师悬名三月之期马上就到,已方应是稳操胜卷了。

              眼见将到了县知府,余收言对水知寒一揖,收言另还有刑部要务,明日便搬来知府,再聆总管教诲!

              水知寒也不勉强,察颜观色下心知肚明,呵呵一笑,那个宁诗舞恐怕也非简单人物,我亦要让刘魁查查她来历,余小弟好自为之。

              余收言脸上微红,讪讪作别水知寒,却仍是径直向宁公主的方向走去。

              水知寒让刘魁等人先回府,一人站在县府外,眼望余收言消失在街角,突然轻轻问道,这一次我很容易地感觉到你的出现,而且你的心如潮乱,可是伤得重么?

              长夜的县府外,一片寂静,水知寒在问谁???

              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哑然的长叹,量天尺的肩头外伤到还罢了,六语大师的苦口婆心却破了我几十年心境的修为,实在厉害!

              水知寒似乎早知此人的存在,全无半分惊讶之色,淡然道,不破不立,你以住便是太过执迷隐匿之道,以至少了一份对敌时的强悍与忘我,这一喝也未必是坏事!

              黑暗中的人沉吟不语,似在想着水知寒的话。

              水知寒再问,虫大师五味崖悬名之期尚有半月即到,迁州府突然多出这许多人物,你怎么看?

              那个声音再度传来,语音破裂,便像是在话语中夹了一片刀锋,有你在明,有我在暗,就算虫大师再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过此劫!

              水知寒面罩寒霜,只怕虫大师便是这世上唯一和你交过手还活着的人,你应该知道他的实力,还敢如此低估他?

              黑暗中桀桀怪笑,我又何尝不是唯一一个与他交手还活下来的人,他也不至于低估将军的实力,只怕要知难而退了。

              舒寻玉死在我手上,秦聆韵奉命报仇,齐生劫与墨留白又焉能袖手,何况水知寒长长吸了一口气,他的的影子到底是什么?

              影以窃魂为名。然而我却也想不透如何可以伤人?在我想来也许这个影子不是武器而就只是一个影子。

              你是说影子其实就是一个人?

              不错!也许在我们都只留意秦聆韵和墨留白的时候,影子方才出手。

              水知寒目视余收言离去的方向,余吟歌自命替天行道,做事稳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而其子却如此跳脱不羁,你看此人可像吗?

              他太招摇,锋芒毕露,至少不像个影子。何况我知道他的确是洪修罗手上的一招暗棋。

              哦,你可在刑部见过此人?

              是的,一年前余收言投靠刑部,三个月内暗中破了几个大案,却不居功,很有些他父亲余吟歌求道不求名的风范。洪修罗对他也是很看重,其名虽不扬,却已是刑部有数的六大捕头之一。

              即是如此,我便放心了,如果此人是敌非友,再与花溅泪等联手,委实可怖!

              有你有我,他们能成什么气候?

              水知寒道,舒寻玉的出现,死了卫仲华伤了葛冲,表面上我不向将军求援,却暗中请你过来,便是要引出虫大师的余党,好一网打尽。如今小小迁州府已成虫大师与我们的一个擂台,更隐然是白道势力与将军的一次火拼,我们实在是输不得!

              沉默!

              水知寒沉呤良久,开口时语意冰冷,我要先杀了花溅泪,不管他是不是墨留白。此人武功太高,不除此子实难安寝。

              总管何必亲自出手,我去就行了。

              你未见过此人武功,实在让人心惊,竟然可以一口内气遥控五尺外的骷子,我也未必能稳胜于他!水知寒再叹,如果那日行刺的是他而不是舒寻玉,实在不知结果又会是如何?

              哦!江湖上从未听其人之名,竟然有如此厉害?

              虫大师虚实难测,也许花溅泪就是他最厉害的影子,与临云的作态只是演了一场戏给我们看罢了!

              如此人物,我倒想见识一下了。

              水知寒正容道,我们现在最大的目标不是杀了影子,而是保护鲁秋道。你有伤未愈,便在暗处保护鲁秋道吧!

              一道黑影从暗中走出,最先入目的便是眉间一颗黑痣,俨然正是鬼失惊!

              总管敬请放心,鬼失惊定要在虫大师三月之期内,护得鲁秋道的安全!

              水知寒眼望天穹,淡淡道,今晚云淡风清,后日佳人有约,明日才是杀人夜!仰天再长声一笑,不知后日临云姑娘见不到情深意重的花公子时,会不会掉下一颗情泪。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