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唐诗三百首 >> 第六章 风暴

            第六章 风暴

            时间:2018/6/13 8:11:44  点击:76 次
            这是最后一篇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渐在茶坊酒肆流传开来,金陵商铺闻风暴涨,连带普通民房也跟着日日看涨,有财大气粗的商家甚至整条街成片地高价买下民居,并雇工匠改造成商铺再以更高的价钱转卖,一两个月之间,金陵商铺就令人咋舌地暴涨了数倍。

              这种百年难遇的暴涨立刻引起众多商家的哄抢,这场抢购风潮甚至蔓延到整个江南,几乎每天都有江南各地的乡绅富贾雇镖客把一车车的银子运到金陵,争购那日日看涨的商铺,经常可以看到不少买家拿着一叠叠的银票守在牙行外,一旦有人要卖铺子,往往是十多个买家同时竞价争抢,把价钱抬到一个令卖家也不敢相信的地步。这场从未有过的火爆买卖使得专门撮合商铺房产交易的牙行掮客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以至民间流传出金陵城牙行多过米铺,掮客多过工匠的说法。

              在这场抢购狂潮中,所有人都形成一种共识:不管花多少钱,只要把商铺抢到手,肯定能在更高的价位上卖出去,将来船泊司搬到金陵,商铺恐怕还会有更加惊人的涨幅。

              不过就在人们追买的狂热中,也有人依然保持着理智和冷静,他们是这场风暴的始作俑者,自然不会为它所迷惑。

              柳爷,咱们借来的银子又快打完了。沈北雄望着那厚厚几大摞的房契,手心不由捏了把汗,就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他,也要为这价值数百万两银子的商铺房契咋舌,要知道国库一年的收入也才几百万两银子而已。

              市面上的铺价如今是多少?柳爷并不因银子枯竭而担心,依旧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一间好一点的铺子价钱差不多要一万两,白总管忙道,这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三倍多了。

              嗯,还不够,柳爷淡淡道,把抵给通宝钱庄的房契地契先赎一部分出来,然后把它重新估价再抵押给钱庄,价钱既然已经涨了三倍,咱们自然可以借出更多的钱。

              还要把铺子的价钱往上打?沈北雄一脸惊讶。没错!柳爷一脸平静,不过这次你要集中银子把最繁华的内城一带的商铺价钱买高至少十倍,同时把咱们手中那些中城外城的铺子悄悄卖出去。有内城商铺暴涨的示范,中城外城的铺子也一定会随之暴涨,咱们手中这些铺子就能卖个好价钱。不过你可千万要有耐心,不能让人发觉有人大量卖出,更不能把价钱打落下来。

              我明白了!沈北雄心领神会地点点头,我这就让人去找牙行掮客,一点点地把咱们手中的商铺悄悄放出去,决不让人察觉,更不会影响现在这涨势,我保证咱们手中的铺子至少能卖上三倍的价钱。

              抓紧去办吧,别让我失望。柳爷满意地摆摆手,示意沈、白二人照计划行事。不过一旁的白总管并没有在柳爷的示意下退出,反而满是疑惑地问道:柳爷,属下不明白咱们现在的行动和对付公子襄有什么关系。

              当然大有关系,柳爷笑道,这次行动的银子可是福王爷资助的,我已夸下海口保证不会让福王爷亏本,甚至还要付他一笔不菲的利息,所以低买高卖是不得已而为之。公子襄富可敌国又十分贪婪,既然他来了金陵,我不信他在这一夜暴富的机会面前会一点不动心。只要他贪心一起,自然会落入咱们圈套,在高价位上接下咱们手中的铺子。

              可是,白总管依然一脸疑惑,杭州船泊司若迁到金陵,这些商铺也算物有所值,公子襄即便花高价买了下来,也不一定会亏啊。

              呵呵,我既然有办法让这些商铺身价百倍,自然也有办法令它一落千丈,这也正是这个圈套的价值所在。柳爷悠然笑道。白总管半信半疑地点点头,嘀咕道:就怕公子襄不上当,而金陵和江南这些富商恐怕反而会落入这圈套,花高价买下咱们手中这些铺子。

              那也不算坏啊!咱们这陷阱本是用来对付狐狸,不过要是有野猪麋鹿落到这陷阱中来,也算是有所收获。这可不能怨老夫这陷阱,只能怨他们既愚蠢又贪婪。柳爷悠然一笑,当然,如果能找到公子襄下落,并以他为质逼他把过去聚敛的钱财全吐出来,这才是老夫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我懂了,白总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如果仅仅用严刑拷问等手段逼出公子襄手中的银子,恐怕全都得上缴国库,不过要是能令他高价接下咱们手中的商铺,他手中的赃物自然就成了商铺而不是银子,这对咱们来说,当然是最好不过的结果。嘿嘿,还是柳爷高明。

              我这就亲自带人去查金陵周围的道观,希望尽快找到公子襄落脚之处。沈北雄也恍然大悟。柳爷则叮嘱道:对于如何找到公子襄,你们该多请教一下那个叶二公子,他说不定能帮到咱们。我有点奇怪,公子襄至今尚无任何动静,这可不像是他的作为啊。

              三人正在密谈,只听门外有人高声禀报道:柳爷,金陵知府田大人求见!

              这家伙又来做什么?柳爷皱起眉头,虽然心下很不想见他,不过对方毕竟是本地父母官,柳公权也不能不给他面子,只得道一声:请!

              神情略显紧张的田知府应声而入,来不及与沈北雄和白总管寒暄,甚至也不及与柳公权客套,便直接问道:柳爷,下官刚听坊间传言,说船泊司迁到金陵一事纯属谣传,不知这话是真是假?

              田大人怎么突然问这个?柳公权奇道。田知府抓起丫环送上的茶水咕噜咕噜连灌了几大口,这才喘着粗气道:我也是刚听人说就赶紧过来问柳爷,这传言要是属实,那可就糟糕之极。我不仅把多年积蓄全买成了商铺,还在钱庄借了不少银子周转,甚至还借了百业堂的高利贷。要是铺价大跌,我可就只有上吊了!

              柳公权一脸平静,与田得应的惶惑形成鲜明的对比,只见他好整以暇的轻呷了一口清茶,这才笑问道:田大人在朝中也有官及一品的朋友,你是相信他的话呢,还是相信这没来由的市井流言?

              田知府一怔,神情渐渐镇定下来,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船泊司迁到金陵的消息我可是从工部尚书张大人那儿得来,他老人家还托我帮他在金陵也买上几间铺子,这消息肯定不会错的。不过现如今已经是好几个月过去了,一直不见朝中有正式的官函下来,这总让人无法放心。

              柳公权淡淡一笑:朝中那些衙门办事的效率田大人又不是不知道,你还担心什么呢?柳爷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田知府终于松了口气,我就再等上几天,同时派人到京中打探,希望只是虚惊一场。

              把田知府送出房门后,柳公权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转头对沈北雄低声吩咐道:你快着人到城中几大牙行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沈、白二人离开后,柳公权神情怔忡地望着窗外的天空发愣,足有顿饭工夫,他突然吩咐在附近侍候的一个部属:英牧,那位叶二公子现在在哪里?英牧一怔,犹犹豫豫地回道:大概在附近的酒楼或棋道馆吧,我今日也没看到过他。

              快带人去找,找到他的下落后立刻回来向我汇报。

              遵命!英牧匆匆离去后不久,沈北雄便从门外大步进来,一进门便对柳公权低声道:我带人去了附近几家牙行,妈的,不知谁造谣说船泊司迁到金陵的消息有假,闹得那些等着买铺子的财主人心惶惶,不敢再轻易下手,还有各大卖家在大量抛售,引得一些小商家也在跟着卖铺子,就连一直不曾出卖名下商号的苏家,现在也来凑热闹,放出了几家铺子,引得金陵一些商家也跟着抛售,把价钱打低了差不多一成。

              公子襄终于有所动作了。柳公权抚须轻叹。沈北雄却不以为意地笑道:如果这是公子襄所为,他就是在帮咱们的忙。我们正愁没法买到低价的商铺,现在正好利用这谣言大肆收购。

              柳公权没有理会沈北雄的提议,反而问道:如果咱们现在就把手中的铺子放出去,大概能赚多少?沈北雄一怔,犹豫道:虽然现在的市价是原来的三倍,但咱们当初既要打通官府,又要买通杜啸山这条地头蛇,所以成本也高。再加上现在谣言四起,一旦咱们把手中的铺子大量放出去,铺价肯定应声而落,恐怕到时不仅不赚钱,甚至还会亏本。

              柳公权心事重重地在房中负手踱了几个来回,最后终于决然道:把最近买到手的那些商铺的房契地契全部抵押给钱庄,借钱先把铺价稳住,在目前这个价位上,有多少人卖咱们就收多少。

              我这就令人去通知各大牙行!沈北雄忙道。话音刚落,就见白总管匆匆进来,禀报道:柳爷,百业堂杜老大托人捎来话,说他们的人在城郊隐仙观发现了形迹可疑的外乡人,听来人描述,很像就是公子襄。

              太好了!沈北雄一跳而起,总算有他的下落!我这就亲自带人前去,只要能拿住公子襄,还怕他的人敢继续在金陵兴风作浪,跟咱们作对?!

              柳爷本欲阻拦,不过沉吟片刻后,终于点头叮嘱道:你要当心,不到万不得已不可鲁莽行事,若能把公子襄请到老夫面前那自然是最好不过,若不然,也一定要缠住他,老夫随后就到。至于找钱庄借银子周转的事,暂时交给白总管去办吧。

              沈、白二人刚走没多久,英牧就匆匆回来,对柳爷禀报道:咱们果然在城西的雅风棋道馆找到了叶二公子,他正在与人对弈,柳爷若想见他,我这就让人把他带回来。

              不用!柳公权缓缓道,让人备轿,老夫亲自去见见他!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