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剑气腾空 >> 第五十五章 功亏一篑 好梦成空

            第五十五章 功亏一篑 好梦成空

            时间:2018/3/19 17:00:49  点击:319 次
              南宫冷刀凭着超人的才智,诡异玄奥武学,赢得武林盟主名号,三十年来一帆风顺,罕遇敌手,不想,罗山会上轻易的被人抢走,“伏虎奇剑”。这一口怨气,确实无法忍受。

              当他追出罗山,机智的南宫冷刀已知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但他又怎肯甘心失去“伏虎奇剑”’,任凭灰衣人从容逃出手去。

              于是乘灰衣人脚下微停,蓦然疾闪身形,右掌迅快无俦的点出一指,只见一缕指风袭向灰衣人“灵台”大穴,势道疾劲极难闪避。

              灰衣人奔行之间,却似背后生着眼睛,原式不动,亦不回顾,身形一恍,轻飘飘横纵八尺。

              南宫冷刀一指点空,不禁骇然叫道:

              “移星换斗迷踪步……。”

              话方出口,忽见灰衣人微微一笑,举手几脸上一抹,说道:

              “南宫冷刀可认得我金笛书生?”

              南宫冷刀在这时候方才大悟,武林中除去金笛书生。“移星换斗”的绝妙武学,早已失传。

              他眨了眼睛,暗忖,金笛书生归隐深山,怎么又在罗山出现,并且夺去“伏虎奇剑”一时却是猜测不透。

              “郭大先生驾到,南宫冷刀不知,多有冒犯!”

              金笛书生那风烟含笑微一拱手,说道:

              “好说!”

              南宫冷月面色一寒,双目闪出怨毒的目光、鼻孔重重的哼一声,沉声说道:

              “郭大先生不在回音洞修心养性,想不到会来罗山,夺去伏虎剑,不知用意何在?”

              金窗书生低头看了一下肋下伏虎剑,淡淡一笑道:

              “南宫世家历受江湖为武林崇敬,南宫兄只不过为一己之私,挑起血雨腥风,酿成武林浩劫,在下不忍目睹江湖杀戳惨重,无休无止,只好重出江湖为武林消弧大难了!”

              南宫冷刀阴森森一阵冷笑,说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不瞒郭兄说,如今江湖武林天下归心,都是愿归附九龙王府,只有顽固不化的中原九大门派,尚想倚势抗衡,在下不是妄夸海口,只要时机一到,管让九大门派化为灰烬!

              他说到得意之处,不禁掀须嘿嘿狂笑。

              郭风烟知道南宫冷刀心机沉雄,如铁剑仙翁安道全这等身份的点苍高手,却甘心情愿俯首臣服,想来各大门派中,必然藏匿九龙王尊心腹,待机而动。

              倘若确如九龙王尊之言,一旦发作,这场浩劫将使中原武林趋于幻灭之地:

              想到这里的时候,只觉隐忧重重,热血腾沸,不禁长眉双轩,厉声喝道:

              “南宫冷刀用心如此狠毒,郭风烟要赁一己这力,剪除为祸武林的狂夫!”

              话音一落,欺身进步,左掌挥起一抛“飘花飞絮”,身形紧随一转,右掌疾舒,快如奔雷,向南宫冷刀左腕擒去。

              南宫冷刀心头暴怒,双目凶光暴射,左腕翻起反扣对方脉腕,身形斜上半步,挥掌立劈下落,横戮对方右肘。

              这一招变得异常巧妙,竟在极端凌厉攻势之下,化守为攻,抢占先机。

              金笛书生冷笑一声,右腕微沉,突然飞起一腿,踢向南宫冷刀章门要穴。

              同时左掌伸缩,攻向对方几处大穴要害。

              南宫冷月左后拂出一股掌力,化开金笛书生掌势,左指疾点指向金笛书生足踝涌泉穴,紧接着掌势一起,拍向对方前胸,指掌翻腾,眨眼展开重重掌影。

              刹那间,双方对排十几招,金笛书生见他掌式变化,奇诡,玄妙,狠毒,辛辣兼有之,招术愈出愈奇,犹如怒涛海浪汹涌翻腾不禁暗中激赏。

              忖道:“南宫世家武学果是名不虚传,南宫冷刀却能更进一步,揉合各派绝学,汇集一身,其聪明才智确是超人一等,怪不得,孳生独霸武林邪念。

              忖念之间,暗生警惕.尽施本门绝学煞手,攻柜中都是武林罕见招式,掌指纵横,幻出一片指风掌影,指点导劈,势道更见成猛。

              南宫冷刀蓄意夺回“伏虎奇剑。”目睹金笛书生掌法奇妙已臻化境,使平生所学只可保持不败之局,不禁心中怒火勃发。右臂一圈一抖,“腾蛟气功”凝聚,掌势一扬,拍出一股极为强劲的罡风呼的一声,推向对方压了过去。

              腾蛟气劲,乃是一桩罕见武林绝学,威力刚猛沉雄,无与伦比,劲气拍出立即卷起一道狂飘。

              即使金笛书生这样武林第一高手,也不敢轻缨其身,连忙是气旋身,施展“换月移星迷踪步”上乘绝学,身若飞絮飘风般的闪避开去。

              南宫冷刀凶性已然勃发,右后“腾蛟气劲”一击不中,身形一转,迅快的左掌微扬在钓道将要发出的刹那,蓦然一缕萧声随风飘荡隐约传入耳鼓。

              南宫冷刀微然一怔,左掌迅疾撤回,骇然说道:

              “海棠灯……”

              话音未落,紧接着一阵清幽的琴声铿然,南宫冷刀情绪激动,转目看去。

              只见遥远的山峰,迷漫着一缕浓烟,南宫冷刀这一惊非同小可,恶狠狠的瞥了金笛书生一眼,厉声说道:

              “郭风烟你我素无怨恨,不想你竟是如此狠毒,使这调虎离山诡计,破坏我的大事,待我查明根由,定不与你善罢干休

              金笛书生扬眉在笑道:

              “在下既然插手江湖这场恩怨纠纷,就不会怕你怀仇寻衅,只愿早日平靖江湖,郭某安危在所不计!”

              这时南宫冷刀心乱如麻,无暇理会金笛书生,身形一转,犹若风弛电掣的飞奔而去。

              金笛书生笑吟吟的,喃喃说道:

              “看来群雄已然得手,佛字帮弟兄已经发动,罗山南宫世家便要瓦解冰消了……。”

              南宫冷刀赶回集贤山庄的时候,只见集贤山庄四下火焰怒卷,浓烟蔽空,广场上阵尸累累,铁剑仙翁安道全,鬼矶士秦风,桃花,冬青两大堡主早已不知去向,喧赫一时的集贤山庄,却笼罩在凄厉、悲惨、惊慌。恐怖之中。

              但在黄秋尘等群雄之间,却见冷月兰双臂反缚,显然罗山总舵已被彻底摧毁。

              南宫冷刀激怒如狂,身形一闪,旋风般的奔回当场。

              黄秋尘忽见南宫冷刀转来,真为暗凝,欺身迎上前去,微然冷笑一声,说道:

              “九龙王尊如今已是黔驴技穷,如果你能排除邪念。我等念你在这身功力修为不易,愿接受你的诚意改悔,不究既往,倘若执迷不悟,难免血溅荒原,尸陈五步!”

              南宫冷刀只激的目中冒火,嘿嘿一阵冷笑,道:

              “好小辈、若想老夫改变初衷,除非日从西出。”

              话音方落,一记‘腾蛟气劲”随声劈出。

              黄秋尘身形侧转,右掌疾出,一缕指点向南宫冷刀右臂“曲他”穴。

              这一招变幻奇巧迅快至极,迫使南宫冷刀劈出的掌势,不得不变招化解。

              只见他右臂微沉,身形旋转如风车一般,左掌斜挥疾落,疾攻黄秋尘右肋。

              这时忽从四面八方拥出几十名精壮大汉,备持冷森森,光闪闪的钢刀利剑奔向当场。

              南宫冷刀蓦见这班急奔而来的健汉,在服饰装束上,一见而知正是集贤山庄中人手,心中稍慰,暗想:这班人确实太过自私,集贤山庄已经闹得天翻地覆,竟似漠然不见,等待事了,一定要门规严处!

              但他又一转念,目前既然仍有这班人手,尚可支撑危局,说不定还可有所作为!

              付念之间,身形倒纵而出,沉声喝道:

              “你等不要慌张,本庄主在此……。”

              若在平时,南宫冷刀谕一出。莫不俯首臣服,但今却是迥异往日。

              只听一阵暴喝,那班健汉各兵刃,纷向南宫冷刀攻去,霎时光影幻起漫天精虹,极为惊人。

              南宫冷刀顿震怒,迷惘,他竟无法解透多年豢养的武林高手,怎在一时之间,竟然反戈相向。

              他在惊怒之中,闪动轻巧迅捷的身躯,左旋右轻,学指挥舞,避开一轮抢攻,但也惊出一身冷汗。

              “你等莫非发狂,怎么竟向老夫出手手。”南宫冷刀眨眼震伤几各健汉,厉声高叫着。

              但见为首四名大汉嗔目宁眉,齐声喝道:

              南宫冷刀惨杀本帮金龙天王座下弟子三十门名,今天你的末日到了,休想逃得出去……。

              原来这四务为首的劲大汉,乃是潜伏罗山佛字帮四大天王乘雄斗四堡空虚,举火焚寨,毁灭贼巢,然后汇合一处,赶往练武广场,替帮中殉难弟子复仇。

              南宫冷刀这才如梦方醒,怒目狞笑,说道:“大胆囚犯,真是自寻死路,老夫虽仅孤身一人,却未必能随了尔等心愿。有胆量上来纳命。”

              这时南宫冷刀已存破斧沉舟之心,不但对郭风烟,黄秋尘等恨之入骨,并对佛字帮群雄更是深恶痛绝。

              伸手拉出长刀,凝神蓄势,便要展开惨绝人性的屠杀,藉平胸中之恨。

              只听峰头之上,突然一声清越幽扬的萧声,回旋在天空之中,场中君主均觉心神一震。

              面宫冷刀虽然内功精湛已达巅峰,却也觉得心神荡漾,六神无主,真气竟然无法提骤,他不禁骤然转望。

              只见虬龙公主清丽的倩影,高坐一块岩石之上,悠闲自若的吹弄着那支白玉萧,似对场中的鏖斗,视若无睹。

              清幽的萧声,由低沉转为高亢,音律回旋,场中群雄突觉胸中热血沸腾,无法忍耐。这时竞有几名功力较浅的,嘴角流出涔涔鲜血。似已受到严重内伤。

              黄秋尘扬眉叫道:

              “虬龙公王……。”

              忽听南海逸叟大笑道:

              “珠儿.老夫为你走遍江南,不想你却在罗山出现……哈哈……。”

              语音中充满愉快和安慰,显然南海逸叟对虬龙公主具有极深的关系,但场中群雄然不解,凝神观看。

              只见虬龙公主忽闻笑声。凤目微转,向峰下看了一眼,脸上映现明媚的笑靥,缓缓站起娇躯,姗姗举步向峰下走来。

              这位娇艳如花的少女,场中除了黄秋尘、袁丽姬,曾经见过,胡圣手,柳雁红却仅是闻名而已,其他君雄愕然相望,只道是天女临凡嫦娥降世,瞠目结舌。愕在当场。

              南宫冷刀眸珠不住转动,他不但深深觉出虬友公主迥异常人,萧琴之声有一种难以抗拒的威力,更觉出他竟外,分明是把她囚禁九曲盘蛇洞中,怎会突然出现山峰之上。

              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觉虬龙公主太过离奇。

              思念中,只见南海逸叟迎上两步,眉宇中掩不住内心的喜悦,但脸儿却崩得紧紧的,沉声说道:

              “老夫自你远离琼崖,深入中原,一连半年毫无音讯,害得老夫沐风栉雨,终日江湖奔走……。”

              虬龙公主目光微瞬,环扫全场,微露皓齿,嫣然笑道:

              “爹呀,谁叫你老人家耽心,女儿有侍卫长保护,还有什么值得忧虑之处……。”

              南海逸叟冷哼一声,说道:

              “珠儿这样、老夫从来没有听说江湖中有侍卫长名号?”

              虬龙公主笑道:

              “谁还骗你、爹,他就是女儿侍卫长……。”

              她手指黄秋尘.娇憾之态,溢于言表.

              黄秋尘俊脸微红,面对群雄只觉非常尴尬,连忙咳了一声,转脸避开众人视线。

              南海逸叟仰面爽朗大笑,说道:

              “淘气丫头,这怎么可以胡说,黄小侠乃是当代豪杰,岂能信口开河……。”

              南宫冷刀满腹迷惘,愣在一旁,竟忘却目前一切。

              这时他目睹黄秋尘英姿焕发,神光充溢,虬龙公主貌比花娇,婀娜多姿,不禁一声浩叹,只觉胸中郁抑难伸,腾向一跃,飘飞五丈,接连心个飞纵,奔上山坡,眨眼消失在山林之中。

              袁丽姬娇声喝道:

              “柳姐姐魔头道走了……。”

              口中呼喊,腾身一纵,便要追去。

              柳雁红闻声惊觉,长剑一振,紧随着身形一闪,这一双武林琼英,方将追出十丈,蓦的柳荫下转出金笛书生,场声说道:

              “袁,柳二位姑娘且请留步,放他去吧,自古道:穷寇莫追,给他一个反省机会,逼紧反为不美!”

              袁丽姬,柳雁红闻声止步。

              南海逸叟看见郭风烟来到,哈哈笑道:

              “这场武林盛会,确实惊动江湖武林,如郭大侠这等高人隐士,也参加盛会,卷入这场是非旋涡。”

              郭风烟含笑抱拳,轻轻叹息,道:

              “江湖纷乱,不独在下便是你远在海南,不是也专程赶来了吗?”

              对手掀髯微笑道:

              “九龙王尊组织九龙王府,肆虐江湖残害生灵,搅起滔天狂澜,若非二位世外高人出面,惨祸绵延不知要在何时,才能歇止!’”

              南海逸叟道:

              “老夫年半已高,筋老力衷,自忖已无所做为,这激平武林大敌重任,还要落在你等这班青年肩上!”

              言下颇有自叹垂暮,良景无多之感。

              虬龙公主美目微盼,秀眉微蹙,鼓着小嘴,说道:

              “爹!看你……。”

              南海逸叟哈哈一笑,抬眼看去。只见四周浓烟滚滚,火舌乱窜,广大一片集贤山庄,已成一片火海。

              广场上尺体横阵,血迹斑斑,显得一片劫后的惨象。

              “他轻叹一声,说道:

              “昔日繁华已成过眼云烟,如今火势猛烈,我们去吧!”

              郭风烟点了头,转面传令,佛字帮门下撤出罗山。

              四大天王躬受命,各率帮中弟子,分路撤退,眨眼退出山口消逝无影。

              柳雁红非常感慨的向袁丽姬说道:

              “郭老前辈能在不算很长的时期,训练出这支江湖旅,这过人的才华确实值得做你我借镜!”

              袁丽姬被她一言提起,黯然一叹道:

              “小妹愧为修剑院主,铁剑仙翁安道全身为九大剑客之一,武林中大年均曾参与,不想却做出逆天反叛修剑院之事,小妹已感心灰意懒,愧对面历代祖师……。”

              胡圣手说道:

              “江湖险恶,人心难测,袁院主不可灰心,必须打起精重振武林声威,这才是我们应有的责任。”

              袁丽姬拱手谢道;

              “多谢大侠鼓励,丽姬就此告辞。赶回修剑院!”

              虬龙公主浅浅微笑,秀目投转在袁丽姬脸上,摇了摇头道:

              “事不关已,关心则乱,袁家姐姐归心似箭.但看你情绪激动,似应有人陪伴才好……。”

              黄秋尘道:

              “丽姐,小弟随你前去如何?”

              柳雁红道:“眼前集贤山庄可告一个段落,愚姐无事,也愿陪你一趟,如有必要也可助你一臂之力。”

              南海逸叟目光电扫,含笑点头说道:

              “南宫冷刀遭这一次惨败,逃回九龙王府整顿残局,还须一段时日,我等暂且分手,料理一些琐事,只待八月中秋,齐聚岳阳共商进击九龙王府之策!”

              胡圣手、郭风烟齐道:

              “敬遵老哥之意,我等准时必到!”

              说着,相互拱手道别。

              郭风烟命门下弟子,押解冷月兰,大步离去。

              南少逸叟回顾虬龙公主道:

              “珠儿,我们去吧!”

              虬龙公主娇躯一扭,撅着通红的小嘴说道:

              “不!我也想到青城山游历一番,爹……。”

              黄秋尘目光微转,恰巧和虬龙公主瞥来的目光相对,不禁心头狂跳,俊脸微红。

              暗忖:这少女目光如此锐利,路上殊多不便,最好南海逸叟不要答应才好。

              不料柳雁红却拉着她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含笑说道:

              “公主天生丽质,和我等一同行路,不嫌有辱清高””

              虬龙公主秀目微转,嫣然笑道:

              “姐姐怎样称呼,还是唤我珠妹来得自然,也显得亲热一点儿不好吗?”

              原来虬龙公主东方珠,见这班青年男女英雄谈笑风声。情感融洽,回忆往日矜待过甚,显得那样漠孤独,遂不觉潜移默化.诚意结交这班英豪,言语之间,是那样温文和蔼,脸儿上呈现一种诚恳企望之色。

              袁丽姬笑道;

              “小妹怎敢冒昧,想我姐妹还没有什么侍卫长!”

              虬龙公主笑了一笑,道:

              “姐姐不要取笑,不过黄小侠还不也是你的侍卫长?”

              南海逸叟见几位少女谈得投机,爽朗一笑道:

              “小女娇憨任性,各位还须看在老朽薄面上,如有得罪之外,还请包函一二!”

              男女群英连忙抱拳肃容,说道:

              “晚辈不敢……。”

              南海逸叟见大事已毕,愉快的一声长笑。

              在这长笑声中,身形连问了几闪,犹如奔雷疾风般的奔向山口而去。

              广大的山谷中,仅余三女一男四位少年英雄,她们高兴而愉快的谈着,缓步离开这惨厉恐怖的山谷。

              正在前进,只见树林下拴着几骑健马,鞍辔齐全。

              黄秋尘灵机一动,说道:

              “三位姐姐且等一下,区区有些小事,去一去便回!”

              柳雁红笑道:

              “时间不早,秋弟,你要快一点儿呀!”她含笑叮咛着。

              黄秋尘答应一声:

              “知道了,下须柳家姐姐耽心!”

              口中说着。身形闪动愈快飘风,飞身跃上山坡,快步走到树林,选了四匹骏马,返身来到三姐妹面前。

              柳雁红首先笑道:

              “秋弟,不愧是侍卫长,果然称职,珠妹你看姐姐说的可没有错吗?”

              虬龙公主微然浅笑,似对黄秋尘相当满意。

              可是袁丽姬想起虬龙公主对黄秋尘的看法,认为黄秋尘是她的侍卫长,想到这里不觉粉面微红,含羞答答的垂下头去,但她那双剪水双瞳,却含情脉脉的向秋尘偷窥一眼。

              黄秋尘只觉脸上微热,飞身上马去,双腿一夹,只见那骑坐马一声长嘶,四蹄登开绝尘而去。

              虬龙公主却落落大方,秀目微转,笑道:

              “秋哥去了,我们快些上马吧!”

              武林三位巾帼英豪,各自上马,一抖丝绳追了上去。

              四骑健马放足疾驰,奔走在旷野郊原,只觉胸襟开朗,豪气如虹,此奔彼逐,各逞身手。绝不甘心落人之后。

              一口气奔出十里有余,面前映现一座士山,虽然山势延缓,坡度不高,但满山葱翠,绿树成荫。

              蓦然山峡入口之处,闪出一簇人来。

              黄秋尘一马当先,首先冲到,举目一望,右手一勒缰绳马行正疾,突经一勒之势“唏呖”一声长嘶,前蹄高举,人立而起。

              黄秋尘,马上功夫,却甚精熟,两胯夹紧,绳缰一领。那马一阵盘旋,方才站稳。

              原来山口闪出那簇人,当前正是岳凤飞怒目含嗔,凝然挺立。

              背后环立蟠龙三鬼,和十几名红衣白巾武士,雄纠纠,气昂昂的遮拦住前进的山口。

              黄秋尘骑在骏马之上,抱拳说道:

              “见台请让开去路……。”

              岳凤飞双目神光灼灼,转目电扫一眼,冷冷说道:

              “阁下行色匆匆,意欲问往?”

              黄秋尘眸珠转动,面色一沉,说道:

              “区区萍踪浪迹,行迹无定,兄台有何见教?”

              原来黄秋尘突见岳凤飞率众拦路,心中颇感不快。何况青城山之行,乃是一桩秘密,怎能照直说出,招惹意外纠缠。

              不料岳凤飞不肯轻易放过,冷哼一声,说道:

              “阁下不肯见示,小弟却已了然!”

              黄秋尘心中微然一愕,说道:

              “尊驾意思是……。

              岳凤飞双目一瞪,冷然一笑道:

              “看不出尊驾竟有这样的手段.竟接近虬龙公主,要想避开在下,独占芳心,充任护花使者。”

              这几名话听在黄秋尘耳中,不禁面色羞的通红,在众人面前更显得极为难堪。

              不禁剑眉双挑,沉声说道:

              “兄台口不择言,在下无法忍耐,不过,你我素无怨隙,快请让路,不要胡缠下去,否则……。”

              岳凤飞见黄秋尘眉问映现怒意,不禁哈哈一阵大笑,厉声说:

              “如想通过山口,并不困难,只要留下公主,在一下决不留难!”

              黄秋尘忿忿的说道:

              “公主行止无人可以勉强,恕在下不能办到!”

              岳凤飞道:

              “阁下既是不肯答应在下清求,那只有得罪了!”

              话音一落,伸手肩头撤出长剑,只l叶一阵龙吟声响,旋光电闪,翻腕一展,横在胸前,凝神屹立蓄势进袭。

              黄秋尘双目神光认动,似已激起胸中豪气,微然笑道:

              “兄台如此相逼,在下也只好被迫出手了!”

              话方出口,只见他手掌一按鞍头,身形疾射而起,凌空一旋,轻飘飘跃落山前。

              岳风飞并不多言,长剑一抖,身随剑进右腕疾翻不待秋尘撤剑.已经迅快的劈出一剑!

              黄秋尘身形方落,银虹电闪般的劈到。

              这一招来得歹毒无伦,玄妙奇诡,变化莫测,黄秋尘被激得心头火起,右脚一旋一转,闪避开去。

              既使黄秋尘身法娇捷,应招迅速,只觉寒光一掠,左肋劲装仍被划裂一条刀痕。

              岳凤飞一剑未中,左指剑决一领,身形盘旋,右剑一闪随又攻到。

              眨眼间攻出三剑,三剑连环招招狠辣,威势惊人,黄秋尘立式未稳。突遭袭击,只迫的退出五步。

              这时黄秋生主才缓过手来,扬掌拍出的一道家力,逼开攻来剑势,右掌一指点出,居然还招抢攻过去。

              岳家剑独步武林,当年兵阳便凭一口长剑,震动江湖。三十余年罕遇敌手。这路剑法岳凤飞施展开来,飘飘洒洒犹如瑞雪缤纷,寒光闪闪竟将黄秋尘笼罩在一片剑影之中。

              黄秋尘空手相搏,在形势上已然吃亏,还仗他身法矫捷灵巧,进步旋身,腾跃飞纵,尺是上乘轻身功夫,招还式,掌指变化玄妙异常。

              这场恶斗,端的极为险恶,眨眼过十招,黄秋生虽然尽展绝学,仍然没有扭转形势,不禁暗中心惊。

              在这鏖并正酣之际,只听一阵阵马嘶。几骑烈马冲到当场。

              袁丽姬,柳雁红远远已经看见,马到当场,各自掣剑飘身,纵下马背。

              虬龙公主东方珠俊丽的脸上,并无丝毫惊诧和激动的神色,缓缓带住坐马,娇声喝道:

              “不准动手……。”

              这一声犹如黄莺出谷的娇啼,确发生极大威力,岳凤飞长剑一震,洒出一片虹影,就势撤身斜纵八尺。

              袁丽姬快步走到黄秋尘身旁,一双美目凝望在他的脸上,讶然问道:

              “秋弟,你怎么和他动起手来?”

              黄秋尘长吁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

              “岳凤飞一再相迫,在下怎甘受的威胁凌辱,”

              袁丽姬道:

              “你两个曾有未了的恩怨?”

              黄秋尘微然一笑道:

              “姐姐说那里话来,黄秋尘血海深冤未了,何况和岳凤飞有几面之识,怎能谈到恩怨?”

              柳雁红压低声音,轻轻笑道:

              “横刀夺爱,较其他冤怨更深,秋弟你可明白?”

              黄秋尘俊脸微红,呐呐的说了一声:

              “柳家姐姐你……。”

              他把“真坏”两字已然送到嘴边,忽然警觉,复又把它咽入腹中。

              袁丽姬见他神色不安.不禁笑了一笑,说道:

              “柳家姐姐我们看珠妹怎样对讨他……。”——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