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剑气腾空 >> 第五十章 曲洞回旋,随地现危机

            第五十章 曲洞回旋,随地现危机

            时间:2018/3/19 16:57:13  点击:315 次
              袁丽姬段娇嗔,掌中短剑舒畅疾如电射,右腕一振一翻,左足乘势踏入中宫,右腕一挺一扬,似劈似点的展出一招凌厉玄妙剑势。

              南宫冷刀目光微注,不由暗吃一惊,喊道:

              “好剑法,这是‘丹凤朝阳’玄妙绝招,哼!幸是我南宫冷刀,若是换了别人,难名血溅五步,丧命剑下!”

              口中喊着,身形一旋一转,疾退三尺。

              袁丽姬冷哼一声,乘势进步欺身,娇喝一声:

              “再接姑娘这招‘百鸟朝凤’……。”

              这招剑势一经劈出,立即幻出一道剑幕,剑幕中精光闪跃,纷向南宫冷刀罩去。

              即使这武功绝世,称武林盟主的南宫冷刀,也觉剑法过于玄奥,迫使他不得不抽出腰中长刀,幻出一片耀眼刀影护住身子,逼退三步。

              南宫冷刀不禁大感惊异,暗忖:这丫头不愧修剑院主,小小年纪却有如此惊人功力……

              他忽的心念一转,目光中陡现毒恶光芒,掌中长刀一转,旋身揉进,只见霍霍刀光,夹着慑人呼啸劲风,眨眼攻出五式凌厉绝妙刀法。

              只听一阵金铁交,“叮当”连响,竟在极度劣势这下,稳住情势。

              冷震东看见南宫冷刀,竟斗不过这位少女,不禁凶焰暴起,冷哼一声,说道:

              “胆子不小,竟然在罗山撒野,老夫试一下你有多深的功力话音甫落,身形微闪,挥拳疾拍揪尘右肩,指向“肩井”,“天鼎”两处要穴,左掌疾推,撞向“天矶”、“腹结”二处要害大穴。

              黄秋尘在冷震东目光中,已知这位黑手岩主心机阴早已运功戒备。

              但在冷震东突然出手的刹那,黄秋尘双臂一抖,一招“云展天开”幻做“落叶随风”,化开攻来掌势,还招换势攻出三掌两指。

              招式诡橘无伦,迅如电光石火,招招指向冷震东周身要穴,势道极为凌厉,巧妙无比。

              迫得冷震东倒退三步,使他更激起胸中怒火,暗忖:这少年发掌招式已臻化境,倘若再假时日,定能雄霸武林,就是老夫也难再立足武林了。

              心念一转,奇招突出,恍如倒海翻江,绵绵不绝纷纷攻出。

              眨眼间双方交手拆招,已过二十余招,依然未能抢得优势,他不由心中暗惊。

              突然九曲盘蛇洞外,传来一阵惊呼厉号,南宫冷刀却大吃一惊,急怒之间,挥掌拍出一记掌回答,直向袁丽姬压了过去。

              这一掌,南宫冷刀是在急怒之中,掌中运足十二成功力,恨不得使袁丽姬立毙掌下,势道威猛绝伦,立时卷起一股劲风,呼啸而至。

              袁丽姬知道这记掌力,绝难抵挡,连忙身形一闪,避让开去那料这道劲气,乃是“腾蛟”绝学,威力足可撼山摇岳,力道击空,硬撞在石壁之上,只听“轰”的一声暴响。沙石纷飞,劲气激荡,光滑的石壁,立现一个深达五寸的大洞。

              这种深厚雄浑的掌力,确使一代修剑院主袁丽姬震惊。

              南宫冷刀一击不中,只见他长眉双扬,岔然说道:

              “袁院主果然功力高深,南宫冷刀非常钦佩,原想再过几招增长一些见识,不过,目下还有要事,失陪!”

              话音一落,双手微拱,招呼着冷震东匆匆退去。

              袁丽姬举手理了一下鬓边散发,长吁一口气道:

              “南宫冷刀确是名不虚传,这记‘腾蛟气劲’若被拍中,只怕要骨断筋折,血溅九曲洞了。”

              黄秋尘笑道:

              “袁姐姐飞凤剑法,罕世无双,也就是南宫冷刀这样魔头还可支持,若是换了一人,早已魂灵归地府了。”

              虬龙公主默默静观双方动手,脸上并未呈现一丝惊奇的神色,依然是那样平静,好像并无事故发生。

              黄秋尘暗觉惊奇,拱手说道:

              “南宫冷刀已然退去,请公主随在下出洞……。”

              虬龙公主嫣然一笑,这一笑恰似春花开放,娇美迷人,看的黄秋尘心神一震,只觉胸中热血沸腾,心头小鹿乱撞。

              袁丽姬是一位少女,虬龙公主这迷人的媚笑,却也感觉这一笑,美的已达极致。

              虬龙公主笑声一落,樱唇微起的说道:

              “你确实想救我出九曲盘蛇洞?”

              黄秋尘两道目光不敢正视,低眉垂目正色说道:

              “在下出干一片诚意,公主何须多疑……,”

              虬龙公主忽的一声轻叹,道:

              “妾身原想要杀你,可是你既有这番好意,使我怎能下手唉!你俩趁我心念不动之时,快些出洞去吧!

              记着,最好不要再来见我,否则……。”

              她接着轻叹一声,挥手今秋尘、丽姬退出。

              黄秋尘心头茫然,呐呐说道:

              “公主你……。”

              虬龙公主接口说道:

              “妾身自有保身之法,不劳替我耽心,快些去吧!”

              她微闻双目,眉稍掠过一丝怅然礼神色,但她却依然坚持着,显然她的心里正有着强烈的矛盾,勉强抑止情感的激动。

              袁丽姬美目微盼,看了秋尘一眼,幽幽一叹道:

              “既是公主坚持不肯,我们只好告退了!”

              说着,双手微扬,转身走去。

              黄秋尘在无可奈何之中,大步离开洞口。

              但他走出三丈开外,转头回顾,只见虬龙公主两道柔美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背影,举手拭着香腮,似在擦拭着泪痕的模样!

              黄秋尘长叹一声,纵身飞奔,直向洞口扑去。

              南宫冷刀在出掌迫退袁院主之后,返身疾退,心中却在暗忖,九曲盘蛇洞中已有两名青年高手,不知洞外还隐藏着什么样的人物!嘿嘿,老夫要杀尽侵扰罗山所有的高手。

              他一面暗想,一面施展绝妙轻功,星飞云飘的纵出洞外。

              当他转目电扫,不尽惊讶的“啊”的一声。

              原来守候洞外八名红巾劲装大汉,七横八竖倒在洞外草叶岩石之间。

              南宫冷刀大感诧异,罗山红巾武干都是江湖中高手,并亲自加以训练,每人都具一身超绝武功,既使武林一流高手,也很难轻易占得上风。

              不想,八名武士竟在转瞬之间,全军尽没,来人的功力可想而知。

              他满怀忿怒的电扫四周,只见星月暗淡,四野无人,顿使他胸中疑云深笼。

              南宫冷刀转目望着冷震东,阴森森一笑,道:

              “来人手毒心黑,竟对老夫下手,却不知来人是那一派中人物,如引横行霸道!”

              手转乾坤冷震东干咳一声,说道:

              “来人手法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能使八名红巾武士碎不及防,制倒八名罗山高手,他那身手可想而知。不过……。”

              话锋稍顿,凑在南宫冷刀耳边,低言几句。

              只见南宫冷刀眉杀机,连连点头,说道:

              “冷兄所见极是,我南宫刀岂能放过他等,哼!黄秋尘小辈既然自愿进入九曲盘蛇洞,便让他尝试其中厉害!”

              话音方落,人已飘出两丈,探手岩石缝隙之中,握到一只精钢把手,轻轻一旋,哈哈一阵大笑,身形飞纵而起,直向冬竹堡奔去。

              黄秋尘伴着彭丽姬顺着洞中通道,急步前行,突然袁丽姬“咦”了一声。

              黄秋尘连忙运集目光四下电扫一眼,讶然说道:

              “袁姐姐看见什么可疑之处?”

              袁丽姬仔细向洞壁四击看了一眼,说道:

              “秋弟,这条通道好象未走过,恐怕已然迷失方向了。”

              黄秋尘道:

              “袁姐姐怎会知道,这座洞中宽窄相同,形势也相差不远,走没有走错,小弟也难断定。”

              袁丽姬道:

              “在我进洞之时,曾在石壁留下暗记,这座洞中却没有发现,所以断定未曾走过。

              黄秋尘心知,道:

              “姐姐心思精细,小弟自愧不如!既是走错方向,我们且退回去,另寻出洞之路!”

              袁丽姬微一点头,撤身便退。

              蓦然,隐隐传来“轰隆”一声震天暴响,激的四外传来“嗡嗡”的响声,震耳欲聋。

              他二人同时大吃一惊,连惊闪身背靠石壁,闪避意外的侵袭。

              忽觉石壁动摇,缓缓升起,他二人吓了一跳,转目看去。

              只见背后蓦的出现一座石室,这座石室宽有两丈,壁角设有短榻,石室中央摆列一张木桌,其余别无长物。

              黄秋尘闪动着惊疑的目光,举目向短上看去。

              在他一望之下,不禁脊背生寒。毛发直竖。

              原来,短榻上横陈着一具骷髅,情象阴森,犹若人间鬼域。

              袁丽姬只惊的尖叫一声,投入黄秋尘怀抱之中,伏首肩头,不忍卒视。

              黄秋尘轻叹一声,举手轻抚着丽姬香肩,说道:

              “丽姐不必畏惧,这具骷髅看来已是死去已久,伏首肩头,不忍卒视。

              黄秋尘轻叹一声,举手轻抚着丽姬香肩,说道:

              “丽丽不必畏惧,这具骷髅看来已是死去已久,还怕它做什么?

              何况有小弟在你身边,只管安心就是。”

              修剑院主袁丽姬是那样英式的少女,这时却柔顺的似一头羔羊,紧偎在秋尘胸前,幽幽天叹道:

              “南宫冷刀已然启动机关,退路已绝,想要退出九曲盘蛇洞,恐怕很难了。”

              黄秋尘止不住心头激动,但依然强做镇定、勉强笑了一笑,道:

              “虽然你我禁石洞,可是生机未绝,只要三寸气在,必能设法出险!”

              这番话无疑给袁丽姬增长无限勇气,缓缓挺直身子,举手轻理云鬓。

              她突然想起投入黄秋尘怀抱的情景,不禁粉面微红,羞答答的垂下头去。

              黄秋生转目四望,伸手摇动一下横堵通道的石壁,只觉这块巨石重逾千斤,虽然运集全身功力,仍然无法移动分毫。

              就在这里,忽然响起“嘶嘶”的声音,袁丽姬凝目循声看去,只见一锦鳞巨蟒,巨口箕张,红舌吞吐,一双慑人的目光,逼视着他俩,似在蓄势准备攻击之势。

              袁丽姬只惊的张大眼睛,向后倒退。

              黄秋尘虽然大震惊,但在这石洞之中,毫无闪避余地。

              在这千钧一发,绝望之余,只有硬着头皮,闪身挡在袁丽姬身前,凝势戒备。

              那条锦鳞蟒,蛇头高举怒目而视,忽的蛇尾摆动,嘶嘶吐出几声怪叫。

              这几声凄厉而恐怖的叫声,令人不寒而栗。

              蓦然怪蟒身躯一长,迅如电射,血口箕张,径向秋尘扑来。

              黄秋尘眼看巨蟒飞扑而至,若以他那稀世武学,闪避巨蟒扑击,并非难事,但为挺身保卫袁丽姬,身形不闪不避,大喝一声。扬掌拍出一记掌力。

              不料这条巨蟒鳞甲坚逾钢铁,“砰”的一声,如击败革,立时暂遏前扑之势。

              这一掌,却激怒了巨蟒,一双凶睛暴神光,口中嘶嘶怒吼,身子微一伸展,再度飞扑,来势凶猛已极。

              黄秋尘已知难免,右掌疾翻,托往巨蟒下顿,左掌随势而起,捏住蛇颈,死命不放。

              那条巨蟒巨口张开,腥涎四射,紧接着粗大蛇身一阵盘旋,竟将秋尘紧紧的环绕三匝。

              蛇身盘绕,越盘越紧,黄秋尘终于站立不稳,一跤跌翻在地。

              巨蟒力大无穷,能毙虎豹,黄秋尘虽然天赋异秉,并得奇遇,但也感觉力量不胜。

              一人一蟒就地翻滚,这场人蛇剧斗,令人惊心咋舌,胆战心摇。

              袁丽姬避立墙角,见黄秋尘面色惨白,汗迹斑斑,紧握蛇颈的双手,似已做见颤抖,显然蛇身盘绕,气血运行不畅,以致力道逐渐减弱,已陷危境。

              袁丽姬见状大惊,伸手拔出肩后短剑,娇躯迅速的一跃,玉腕一挥一旋,只见旋光电闪,血光崩现,一颗斗大的蛇头滚落石壁脚下。

              飞凤剑名列大奇剑,锋利如霜,这条巨蟒虽然鳞甲紧硬,刀剑难伤,却不能承受飞凤剑轻轻一挥。

              只见蛇身一阵翻腾扑打,逐渐静止,僵卧不动。

              黄秋尘推开压在身上的蛇身,一跃而起。

              袁丽姬美目微转,心有余悸的向秋法看去,不禁噗嗤一笑道:

              “看你脸上沾满蛇血,目光灼灼好不吓人……。”

              黄秋尘长吁一口气,微然一笑,举手抹了一下脸颊,说道;“好险,想不到这条蟒蛇如此厉害,若非丽姐相助,小弟只怕无法逃出此劫!”

              话音微顿,突然低声一叹道:

              “丽姐不要怠慢,尽快搜导出路,不然,恐怕还有更厉害的手段,向你我施袭……。”

              余音未落,忽听一缕细若云丝的声音,幽幽响起道:

              “黄秋尘……”

              黄秋尘忽听有人呼唤,急忙问目四望,只见石洞完整无缺,竟不知这声音从何处传来,不由惊愕的茫然说道:

              “什么人装神弄鬼,黄秋尘堂堂七尺,平生做事不愧天地,如今既被困在洞中,生死早已置之度外,尚若存心戏弄污辱,说不得要骂你八非……。”

              只听那声音毫无半点激怒之意,嘿嘿一笑,道:

              “你真的这样死去,难道你父母的血海冤仇,就这样罢了不成……”

              黄秋尘冷哼一声,忿然说道:

              “父母深冤永铭心底,便是不幸死去,也要化成厉鬼向仇人索讨血债!”

              那声音忽的一声长叹道:

              “有志气,那么老朽便指你一活路。”

              他几乎长吁一口气,继续说道:

              “短榻下有一条暗道,可以直达洞外,不过,这道洞口修筑得巧妙的若非仔细寻找,一时无法看出,言尽于此,老朽不能久持,切记七巧之日,老朽扫径相候……。”

              话音一落,声音顿渺。

              黄秋尘段满面迷惘的望着身旁的修剑院主。

              袁丽姬将信将疑的茫然问道:

              “秋弟,这发话的人,好像和你认识?”

              秋尘尴尬的一笑,说道:

              “说来丽姐可能不会相信,这人也曾传授小弟武功,可是并没有见面,怎样的面貌一无所知。”

              袁丽姬道:

              “这就奇了,既然传授武功,怎会夫曾会面?”

              黄秋尘遂把那夜,巧遇钟楼的事略述一遍。

              袁丽姬笑道: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世间竟有这种怪事。”

              袁丽姬道:

              “既是钟老前辈指引迷路,我们且去查看一下。”

              黄秋尘移开敌仔细凝视地上形态,忽然惊呼道:

              “丽姐,就在这里……”。他轻叹一口气,道:“南宫冷刀确实心思神细,石室秘密洞口,若非有人指引,便是绝顶聪明,也难看出破绽……。”

              袁丽姬审视地下洞口,只见线纹吻合,天衣无缝,若不是仔细观察,极难看出。

              袁丽姬手持飞凤剑,顺着缝隙探入石中,掌中动力,只听“格登”一声,似是切断横阻的铁栓。

              黄秋尘双掌凝足伏虎气劲,向下用力按去,只听“轰”的一声,石门下陷,立即现出四尺见方一座洞口。

              生路已然呈现眼前,二人那敢稍待,一前一后纵身跳入洞口。

              这座洞口倾斜而入,步下石级,登上用道。洞口黑暗不辨五指,只可摸索前进。

              约过一盏热茶时候,地势忽然逐渐隆起,黄秋尘知道大约已离出口不远。

              二人屏声凝气,慑足潜踪,不多时已到顶端。

              黄秋尘探手摸索,头顶上似是一块巨石。

              他连忙双臂凝力,向上高举,只觉巨石移动,一缕清风迎面吹来。

              秋尘深恐洞外有人守候,仍将巨石缓缓放下。

              袁丽姬正感惊疑,突见黄秋尘身形半蹲半坐,双掌合胸,猛然翻起。

              “呼”的一声,覆盖洞口巨石,竟被这一式“伏魔古佛”霞飞。

              就听洞外有人惊呼,惨号之声。

              黄秋尘双掌推去,身形一跃而起,飘身洞外,双掌护胸,凝神扫视四周。

              只见震飞的那块长有三尺的大石,硬生生砸在一名劲装大汉身上,只砸的血肉模糊,尸骨狼藉。

              袁丽姬随势飘身,方才腾身洞外的刹那,忽听两支外绿荫之下,响起一声冷哼。

              这双男女双英,急忙问目看去。

              绿荫下恍若幽魔般的站着两条人影,只听右首那条人影,阴冷的嘿嘿一笑道:

              “怎样,鬼矶土虽不敢夸口,自比诸葛,却也是算无遗策,早已料到必然会寻出秘密洞口,事实证明,我秦风算的毫厘不差!”

              左首那条身材较高的人影,哈哈笑道:

              “既使姓黄的明绝顶,若想逃出手去,除非投胎转世,再转人身……。

              黄秋尘目光微注,已然认出左首站定,以九龙王尊化身肄虐江湖,杀人不眨眼的凶魔南宫冷刀,下首是阴狠绝世,狡诈万端的少林叛徒,鬼矶士秦风。

              袁丽姬眉峰一皱,目隐杀机,手中短剑一振,便要挺身出手。

              黄秋尘一声长笑,道:

              “袁姐,替小弟掠阵,黄秋尘会一会这双绝代凶人,看他有什么绝世武学,能够阻挡去路!”

              鬼矶士秦风冷森一笑,迈步前进两步,说道:

              “黄秋尘胆量不小,三番五次被你侥幸逃脱,也是冤家路窄,这一次休想活命了……。”

              话音一落,双目凶光暴射,赶步欺身,左掌一抬“推窗望斗”直向黄秋尘玄矶穴按去,右掌曲指如钩,如劈似点,“乌龙探爪”抓向他的肩头,招术玄妙诡谲,迅快已极。

              黄秋尘深知秦风武学精湛,功力深厚,每招发出都具无穷的变化。

              他不敢轻视秦风攻来的掌势,双臂一抖,功贯双臂,身形一旋一转,脚下暗踏七星,轻飘飘闪出袭来的掌影,左臂一抬“摘星移斗”右手化掌为指,“笑指天南”,疾点对方“期门”“腹结”“幽门”几处大穴。

              鬼矶士秦风大喝一声:

              “来得好……。”

              右臂一沉,横切黄秋尘右腕,飞起一腿,踢向对方“鹤口”穴。

              黄秋尘左臂一挥,“太公钓鲤”擒拿秦风飞来的足踝,左上半步,右指迅疾点去。

              这番动手各展绝学,却每招狠辣,式式玄妙,彼此双方均在寻隙捣虚,举手投足都在指向对方大穴要害,玄奥的拳掌变化,使人目不暇接。

              南宫冷刀定眼凝望,不禁暗中心惊,忖道:

              “这少年确有一些怪道邪门,每次碰面交手,都会觉出他在武学修为上,进展不少,招术变幻,愈出愈奇,倘若再不除去,日后定是心腹大患。

              心念一转,立现杀机,扬手一挥,喝声:

              “来人哪!将这双男女拿下!”

              话声方落,林荫草叶,岩石暗处,飕飕跳出十几条矫捷人影,各摆兵对飞奔当场。

              南宫冷刀这时缓步前行,手中倒握那柄青光森寒的长剑,那双残酷,歹毒,冷酷无情的目光,扫视着黄秋尘的身上,喉咙中一声阴森森嘿嘿干笑。

              这笑声,无异是暴风雨的前奏。

              果然笑声一落,南冷刀挥动长剑,指向黄秋尘。

              这是攻击的暗号,只听一阵震天暴喊,无数人影犹若狂风暴雨般的直向黄秋尘,袁丽姬停身之处扑去。

              鬼矶士秦风此刻已然看出,黄秋尘那身奇异武学,有如长江大河,用之不尽,取之不竭,不禁暗中一皱眉头。

              这时黄秋尘并指如教,一缕指风,指向秦风章门要穴。

              只听鬼矶士一声暴喝,左掌一指,化开来势,右掌凝足十成功力,迅快无化的平胸推出。

              在他掌心一登的刹那,一股雄浑的劲道疾射而出,直向黄秋尘袭去。

              就在这无暇闪避之下。突见黄秋尘身形半蹲半坐,双掌合胸,猛然掌心忽然翻起,一股强猛的劲气,应掌而出。

              要知“伏魔古佛”乃是绝世奇功,掌力推出,无坚不推,势道凌厉巧妙绝伦。

              只听“砰”的一声暴震,立时罡风四溢,劲气飘飒,秦风被震飞三尺,抛出一丈开外。

              “冬”的一声,跌翻在地,只觉内腑翻腾,目前金星乱冒,哇!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秦风虽被“伏虎气劲”震伤内腑,但他内功精湛,连忙暗提一口真气,盘膝跌坐,闭目运功调息,疗治伤势。

              黄秋运掌击败强敌,忽觉寒风飒飒,三口闪闪刀光已到身旁,相差不过五寸,惊险已达极端。

              黄秋尘身形不动,脚下一旋一转,巧妙无伦避开袭来的钢刀。

              蓦见他身形一闪,快若云飘,双掌频推,掌指吞吐,紧接着几声问哼,三条红巾劲装大汉,身形摇摆,宛若扬柳飘风般的倒退几步,翻身倒地,僵卧不起。

              在他举手制倒偷袭的健汉,急转双目,只见袁丽姬挥动短剑,正和五六名劲装大汉动手,南宫冷刀眉横杀机,脸上浮现森森冷笑,步步逼来。

              相距五步,南冷刀身形略停,长剑一指,哈哈一阵凄厉长笑。

              笑声中,充满愤怒与娇狂。

              笑声一落,突然双目一蹬,沉声说道:

              “黄秋尘!你那伏虎三式确已臻于化境,有这绝世才华,聪颖,老夫钦羡已极,不过,挟技凌人,未免欺人太甚!”

              黄秋尘在这种情况之下,知道决难善罢干休,双目微抬,腮边映现一丝不屑的冷笑,凛然道:

              “九龙王尊可还记得千草泽岛故事,修剑院门下女弟子胡翠蝶被你这老贼奸污致死,还有船上四五十条人命,……南宫冷刀你那血腥双手,难道可以一手遮天,瞒过天下武林双目……。”

              南宫冷刀怎容他直说下去,鼻孔中冷哼一声,道:

              “阁下对我这般污蔑,嘿嘿嘿……老夫怎能容得,且接老夫三掌……”

              南宫冷刀心头虽暴怒,脸上却依然呈现一丝浅笑,攻剑还鞘,伸掌亮式,说道:

              “老夫自知武学荒废已久,还望阁下留意……。”

              只见他步履从容,看上去似是走得很慢其实迅速惊人,右掌微翻,已然压到胸前。

              黄秋生突觉对方掌力登出,势道强猛,出招玄妙,轻快绝伦。

              他连忙身形一挫,蓦的双掌向上翻起,一道潜力,直迎南宫冷刀掌势击去。

              这一招名为“托天掌”,乃是“伏虎三式”绝学“玄天九转手”化出一式,劲道强猛刚劲绝伦,恍如山崩海啸,地裂天塌,罡气汹涌,奇快无比。

              南宫冷刀似没有料到,黄秋尘能在间不容发的刹那,接过一招奇妙掌势。

              “劈拍”一声暴响,二人凌厉内力相撞,不禁各自倒退两步。

              这一记内力硬拚,南宫冷刀已经试出黄秋尘内家功力修为,已达炉火纯青境界。

              他不由微然惊愕,若以他那年龄和内功火候修为,绝不相称,若非天赋独厚,再加奇遇,在武学进境绝不可能达到如此精纯。

              心念一动,暗忖:若不趁他武功火候未胜过我南宫冷刀之时,尽早除去,他日武林便很难扬威,反之,必将毁灭在他的手中。

              其实黄秋尘何尚不感惊,这招“玄天九转手”已经远足十成功力,仍只落成不胜不败之局。

              黄秋尘双掌护胸,环场游走,两道灼灼目光,凝视着极强对手,伺机出手搏斗。

              南冷刀杀机已起,阴冷的一笑,突然斜身轻飘,身形凌空腾起,蓦然一个转身,左手一指,反击而落。

              这一招精奥妙绝,而且迅快绝伦,不容黄秋尘稍存闪避的机会。

              身形腾起,凌空发招,配合缜密竞一气呵成,势道凌厉,威势惊人。

              黄秋尘眼见掌势已到,已无思考余地,不期而然的施出“伏虎三式”中第三式,“道成飞升”,身形腾空跃起,双掌平伸,迎向袭来的凌厉掌式。

              “砰”然一巨震,身形倏合忽分。

              劲气激流,卷成一股狂飘,只激得山鸣空应,历久不绝。

              黄秋尘凌空一个翻身,轻飘飘坠落山前。

              这时只觉胸中气血沸腾,难以抑上,鼻孔中一声闷哼,身形踉呛倒退三步。

              南宫冷刀也料不到曲秋尘能在刹那之间发掌硬拚,身形一落,也觉站立不稳,脚步虚浮,显已轻微受伤。

              袁丽姬身在那群劲大汉猛攻之下,无暇兼顾,忽见黄秋尘身形频摇,不由大吃一惊,银牙暗挫,掌下加功,长剑一振,幻出一片银虹,罩向攻来的劲装大汉。

              这一招展出修剑院绝妙剑法,夺命连环十八式,只见精光闪处,几声凄厉惨呼,血液横飞,眨眼劈倒七名健汉,尸体横陈,血洒荒原。

              袁丽姬浑身上下血迹斑斑,横剑疾跃,守护在秋尘面前,双眉紧蹙,幽幽叹道:

              “秋弟,伤势怎样?”

              黄秋尘手抚胸膛,蹙眉苦笑道:

              “不要紧,只要稍微调息,便可无碍!”

              袁丽姬秀眉一扬,说道:

              “不要讲话,快些运功调息,姐姐替你护法……。”

              黄秋尘看了袁丽姬一眼,退往林下盘膝而坐,缓缓闭上眼睛摒除杂念,调均呼吸,开始运动调息。

              功行九转,天地澄明,恍如睡稳,其实已进入龙虎交媾,无相无我之境。

              袁丽姬横剑而立,秀目闪动,默察当前形势。

              只见山腰林旁环立着无数红巾大汉,磨拳擦掌,虎视耽耽,大有乘机进袭之势。

              她不禁叹一声,转目看了正在调息中的秋尘一眼,心里盘算怎样抗拒来侵之敌!——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