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剑气腾空 >> 第二十六章 荒凉楼院藏机密

            第二十六章 荒凉楼院藏机密

            时间:2018/3/19 16:35:41  点击:305 次
              倏地,笑声敛绝了。

              鬼矶士秦风也恢复了那付冷酷无性的面容,淡淡的对黄秋尘说道:

              “你胜了!你走吧!老朽本来可以遵照我往昔的生性,毁诺再出手毙了你,但老夫今夜不愿这般做,我要违背自己的理智,跟上苍相赌一下,你是不是日后我生命的克星。但是老夫告诉你,如果你没将武功练到自信能杀害我之前,绝对不要再被我遇上,如果再被我遇上之时,我不会像这二次一般,让你轻易逃生。……”

              说过话,他转首对岳凤飞叫道:

              “走!我带你去见虬龙公主。”

              转身向庭院东面房屋小道走去!

              岳凤飞左手一招,屋脊上无声无息的跃落神箭八雄,他们九个人紧随着鬼矶土秦风背影消逝在转弯的屋角。

              他们一离去之后,那盘膝跌坐不动的煞星手冷白,突然站起身来对黄秋尘说道:

              “黄兄你还能走动吗?”

              黄秋尘这时盘膝跌坐地上调息,闻言答道:

              “休息片刻大概可以冷兄有什么要事?”

              冷白突然说道:

              “咱们若在这里呆留半刻,可能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高云岳大惊急道:

              “黄少侠,那么我背着你走。

              黄秋尘摇头苦笑道:

              “不行!我现在五脏六腑好像都离了位,如果再稍一动,便要身罗残疾,变成残废!冷兄是不是说他不会放过机会,重新返回来杀害我?”

              黄秋尘所说的“他”当然是指鬼矶土秦风而言。

              冷白点头道:

              “不错,我看那人绝不会放过黄兄,以及和黄兄有接触的人。”

              黄秋尘道:

              “嗯!他定然不会轻易放过我……为了保全实力……高大侠和冷兄,你们赶快走吧!”

              高云岳道:

              黄少侠伤重无人照护,若真的敌人前来,岂不束手待毙。

              煞星手冷白突然凄凉的长叹一声,道:

              “黄兄义薄云天,对待朋友至情至理,现在你伤势垂危,咱们如果这样离去,心何能安,唉!如果敌人万一真的前来,兄弟倒愿和黄兄陪葬于此。”

              黄秋尘见两人执意不肯离去的情形,极是感动,呐呐道:

              “两位这般相护之情,叫我日后如何能报答隆情盛恩。

              高云岳急道:

              黄老弟,你不要误了时刻,赶紧闭目调息疗伤,我暂时当你的护法。

              黄秋尘闻言立刻敛聚心神,缓缓运起吐纳术来。

              煞星手冷白就跌坐黄秋尘的左侧,闭目调息。

              夜寂静得使人骤起一种恐怖,阴森之感。

              高云岳战战兢兢的举剑站在黄秋尘六七尺之侧,虎目不时张望着四周绵绵屋脊院落,他心中真怕鬼矶土秦风再度前来时。

              大约有一盏热茶工夫,由黄秋尘体内的突然响起一阵“嘟嘟……”的声响!

              高云岳心头一震,转首望去。双眉不禁皱了起来。

              原来黄秋尘头顶”百汇”穴上,竟然缓缓升起一缕烟雾,他的脸部红光换发,气息若有若无,显然已进入神游六虚无我之界。

              黄秋生这种奇异的武功成就,使高云岳震惊不已。

              那盘膝跌坐黄秋尘身侧的冷白,也睁开眼睛看得呆了一呆.心中暗中付道:“他内功怎么这般绝高……如果再让他练上十年,江湖武林中那一位是他的敌手……。”

              蓦然,冷白眸中迅快的掠过一线凶光,他缓缓的站起身来。

              就在此时,黄秋尘口中发出一声“啊”的呼叫,那盘膝跌坐的身子,缓缓的向前倒了下去。

              冷白惊呼道。

              “黄兄,你怎么啦!”

              猛地一欺身,右手疾速向黄秋尘身躯拂去:

              高云岳看得大惊,喝道:

              “不要动他”

              他因生怕冷白右手抓动黄秋尘身子,心中一急,竟然出剑截击冷白的右手腕脉。

              江湖间,波诡云谲,变化莫测,实在令人难料,冷白这一拂乃是暗含内劲,欲伤害黄秋尘,想不到高云岳这一剑,竟然救了黄秋尘的命,要知高云岳根本就没想到冷白包藏祸心。

              冷白为求自保腕脉,只得疾速收回右手,右脚疾如电闪踢向高云岳腹部要害,口中喝道:

              “高大侠,你出剑伤我是什么意思?”

              高云岳身子一侧.避开这招急快的腿法,忙道:

              “冷少侠,不要误会……”

              他语声没落,那知冷白欺身猛进,左右双手恍似雷奔电闪,追击高云岳,“将台”、“腹结”’,二处要害。

              他这两招暗含上乘的内家点穴法,招式出手,劲风飒飒。

              高云岳想不到冷白会向自己骤下辣手,一个闪身不及,高云岳的“腹结”穴,被冷白指风略微扫中,只感半身麻木。差点跪倒地上,幸他右剑文地,双肩晃一晃,仍然站着。

              但是冷白好像存心伤害高云岳,双掌一错,又欺身猛进过去。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黄秋尘的声音,叫道:

              “冷兄,你们怎么了?”

              煞星手冷白后面飘风声响,心头大惊,横侧跨出二步,回头一看,黄秋尘不知何时已经苏醒过来,满脸迷惑的望着自己和高云岳。

              冷白冷声一笑,说道:

              “黄兄,你醒来得正好,高大侠趁你运功之际,竟然施出凌厉剑招存心伤害你。

              黄秋尘闻言抬眼看向高云岳,只见高云岳这时面色铁青,气得混身颤抖,久久方才出声喝道:

              “冷白,你不要含血喷人。”

              煞星手冷白阴声寒笑,道:

              “哼!你说我血口喷人,你看我这右手衣袖是被谁的剑割破的。”

              原来刚才高云岳出手一剑,略微割破了冷白右手衣袖一个裂缝。

              黄秋尘看得眉头紧皱了起来,他当然不会相信高云岳存心要伤害自己,可能那是一种误会。

              高云岳本来心中对于煞星手冷白,没有存着丝毫疑怀,这时他忖想刚才情景……不禁心头一动,暗道:“冷白难道心存诡谋,欲加伤害黄秋尘……。”

              想到此处,高云岳暗暗综合冷白一些作为,他不禁澈然大悟。怒声喝道:

              “冷白,原来你是个这般阴险奸诈的人,我差点也被你蒙骗了,哈哈……如果你不指说我要暗害黄少侠,我一时真也想不出你刚才的心机歹毒……”

              黄秋尘根本不知经过情形,于是问道:

              “高大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高云岳闻言便将经过情形告诉黄秋尘……

              高云岳沉声接着说道:

              “黄少侠,你认为他刚才真的在白衣中年胖汉手下受创吗?据我现在猜想,冷白居心险恶,目的在使你缠斗白衣胖汉借刀杀人……”

              煞里手冷白闻言冷涩涩笑道:

              “高云岳,你已经说够了吗?”

              黄秋尘听完高云岳这番话,再联想到冷白对自己诉说:钟楼的坏话……骗自己说高云岳等人惨死的事……以及三翻两次的询问钟楼传授自己经文的事……”心中不禁对冷白的话,引起反感,暗暗忖道:

              “在刚才我看冷白真的没在鬼矶土一掌之下受重伤,当时冷白不是安然无恙的盘膝跌坐地上,如他伤势异常惨重,怎么会由三四丈被鬼矶土震飞,而还能悠悠闲闲的稳落地面,分明他心中另有诡谋。

              心念一转,黄秋尘心头忽生怒火,想道:“此人这等奸诈,阴心深沉,自己岂可和他称兄道弟论交……”

              但他转念一想,冷白对待自己一片情义,怎能为着这点事情闹僵,使他难堪,纵然他对自己存着什么歹毒心机,只要自家暗暗防他就是了,想到这时,不禁怒意顿消淡淡一笑,道:

              “高大侠,冷兄,这事都是两人出自误会,唉!如果你两人在刚才离去;便不会闹得面红耳赤,不过大家并非初相识的人,事情弄清楚了就好啦!”

              煞星手冷白呵呵一声轻笑,道:

              “黄兄现在已经安然无恙睡转,兄弟这边事情已了,就于此别。”

              说罢,他拱手抱拳作礼,转头就走。

              黄秋尘见他要离去,急声道:

              “冷兄,你这般离去,是不是对于我的解释!……”

              冷白朗声笑道:

              “黄兄不要误会兄弟念念不忘这件事,其实黄兄纵然话有辱及兄弟之处,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现在我因有一件私事,本得不向黄兄告别,最后忠告黄兄,江湖之上,波诡云谲,人心不古,你要善自珍重”

              高云岳脸上泛起怒色,疾走三步,剑指冷白喝道:

              “冷白,你这话是不是指我而言?”

              煞星手冷白望了高云岳一眼,嘴角上掠起一丝阴森的狞笑,转头大步行去!

              高云岳本想举剑拦阻冷白,竟被黄秋尘拉住,劝道:

              “高大快向来磊落胸怀,何必为这些小事闹得不愉快呢?”

              高云岳见冷白背影消逝在一道院墙,突然沉声说道:

              “黄少侠,我看冷白的行踪诡异,咱们不妨跟踪他一下。”

              黄秋尘轻然叹道:

              “虽然我也感到他举止充满神秘诡异,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

              高云岳道:

              “怎么?你有什么事情。”

              黄秋尘微微一笑道:

              “在刚才我身受重伤垂垂待毙之时,忽然想到一件重大的事情,无论如何,我非要先将这事情解决不可。”

              高云岳听他这样说,心中虽然急欲知道黄秋尘到底有什么重大事情,但他视黄秋尘好象不愿为人知道,当下也不愿开口追问。

              高云岳低头沉吟了一会,问道:

              “黄少侠离去,咱们何时再能相会。”

              黄秋尘沉忖了一阵,道:

              “多则七日,少则二三日,我事情便可办完。”

              高云岳道:

              “黄少侠既然有重大的要事,我也不便耽误时间了,最后请黄少侠多多珍重。”

              说完,拱手作礼,高云岳反而转身先离黄秋尘而去。

              黄秋尘见他走了两三步,像似想到了什么,叫声道:

              “高大侠慢走一步。”

              高云岳闻声停步回道问道:

              “黄老弟还有什么贵事交代?”

              黄秋尘道:

              “高大侠,你眼下如果没有牵挂的私事,我想请你能够去寻到修剑院主袁丽姬,向她转告我有一件重大私事,需得解决,七日后在临湘城相见。”

              高云岳点头说道:

              “好!我现在会合胡圣手等人后,立刻分头寻找修剑院主在临汀城等待你。”

              说罢,高云岳转首纵身疾驰而去!

              黄秋尘眼望着高云岳背影消逝后,不禁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踏步直向寺观东南方走去!

              原来黄秋尘心中大事,并非什么恩仇怨事,而是一种潜修武功的冲动,要知他自从在石窟中修练会伏虎三招九转连环式之后,武学突飞猛进,竟然体会出很多武功要廖,聪明的他,当然深知伏虎三招有着无穷的奥秘。

              所以黄秋尘在千草泽岛的时候,曾经一度想找寻一处荒僻的所在,将伏虎三招连环九招会部体会出之后,再重历江湖武林,调查杀害双亲的仇人,但因那时逢遇九龙王尊伤害了他和胡翠蝶,学习武功的冲动,暂时压制了下去。

              但是这种冲动,每当黄秋尘和一个高手搏斗时,遇到挫折,心中又泛起潜修武功之心理。

              就在今夜他和当世第一流高手,鬼矶士秦风搏斗时,在死亡的边缘,一种潜在生命里的本能,激发起了他高于平时的理解能力。

              在鬼矶士秦风最后的一招,他悟懂了钟楼奇人传授的经文,他按照经文的字义,思索出一种奇奥的上乘武学原理。

              根据所悟的,他翻掌接了鬼矶土地最后一招,竟然将他震得退了七八步,这种奇异的现象,促使黄秋尘急速的将那黯熟于胸的那段难解的经文思索了几遍,他发现了钟楼那段经文含意,竟然跟自己所学的各种武功,有一种灵犀相通的道理。

              这一发现,使黄秋尘欣喜若狂,更加强了他武功探索的心意坚决。

              因为他眼看当今武林人物动向,九龙王府的人,一旦和岳凤飞、虬龙公主一派的人联合在一起对抗青修剑院,中原武林正派人士,定然处于劣势,自己今日如果不将武功练到能够颉颉鬼矶土秦风一派人物的程度,如何能够挽救已处于恐怖的江湖武林命运。

              黄秋尘这时二面走着,脑际中一面盘旋着钟楼奇人传授的那段经文,印证红花门的绝学以及那伏虎三招。

              武学一道,窍诀最重要,窍诀既开,一通百通,一些使他思索不懂的招术变化,不禁在这阵奔驰。迎刃而解。

              他奔出了这座广大的荒凉守观,在群峰奔驰行走道!

              起先,他每想到绝奇的武技,便停下身来,伸手施脚,演练了一会,到最后,竟然象似疯魔一般,一面走,一面手舞脚蹈。

              一夜奔驰,峰峦已尽,旷野风啸,黄秋尘神智方才清醒复常。

              回头眺望,深山连绵,自己不知已经走过多少山路,他呆呆站在荒凉的旷野中出神一会,蓦然想起此行的目的。

              定定神,抬目掠扫一下四周,突然看到自己停身处。是一条两旁古柏耸立的道路,道路尽头,好象矗立着一所巍峨楼院。

              黄秋尘怔了一怔,暗道:“这处在偏僻凄凉旷野,周围数里不见人家,怎会有这座楼院单独建筑于此……”

              想到此处,黄秋尘蓦地想起一夜奔劳,不但没有休息片刻,更无半粒米饭下肚,一时突感肚子闹起空城计来。

              黄秋尘哑然一笑,暗道:“自己一时冲动,想找处人迹罕至的所在,将钟楼所授的那段经文和伏虎三招演练几日,没想到身边没带半点食物,如何能隔绝人迹三日夜。

              念头一转,黄秋生沿着松柏道路缓缓直对那座楼院走去!

              大约走有十余丈,黄秋尘突然觉不对,原来这条道路,落叶盈尺,杂草丛生,好象经年没人走过的道路,那座楼院难保住有人家吗?

              他心中一震,不禁停止脚步,但黄秋尘转念一想,如果这所楼院没有住着人家,地处这种偏僻所在,常人决不会来,倒不失是修练武功的好地方,不自觉间,他又缓步向前走去。

              此刻黑夜刚尽,旭日未升,大地笼罩一层白茫茫的薄雾,那座巍峨的楼院,就弥漫在薄薄的晨雾之中。

              无形中使人感觉有一阵阴森、恐怖、凄凉的气氛。

              黄秋尘缓步走近楼院,触目荒草蔓延,柘责落叶满地,果然是所凄凉无人迹的破楼废院。

              黄秋上缓步由院墙大门走入,绕着庭院四周走了一趟,只见这所楼院共有七进院落,规模实在不小,虽然到处呈现一种凄凉、阴森的气氛,但庭院房屋竟然不是陈年旧物,屋瓦门窗墙壁,没有一种腐烂破坏现象。

              黄秋尘怔了一怔,暗道:“这所楼院看去还很安好,怎么却没有人住?……”

              他心中虽然词汇疑念,但仍然选择了最后一重院落的后园假山席地而坐,这座后园虽然也是凄凉一片,可是园中植满各种花草,又有高阁、角亭、水池,看去并不显得太凄凉。

              黄秋尘背栖假山花树下,眼望废园一草一木,不觉间感到倦意,于是,闭目睡了过去。

              在浑然中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

              黄秋尘突被一阵人语声惊醒,忙睁开星目,放眼一看,碧空艳阳,渐渐偏西.已是申牌时分了。

              他暗暗一怔,想不到自己这一睡,几乎一整日,倏地黄秋尘忆起刚才隐隐听到一阵人语声,怎么不见半个人影,现在也不闻半点声息。

              黄秋尘是栖坐假山上一株花树下,居高临下,放眼眺望,可是墙外广阔的荒野,周遭空无人迹,那来人语声,难道梦中人语?

              一念未完,忽闻一阵哈哈大笑之声,飘入耳际。

              黄秋尘不禁心头一惊,暗道:“果然有人,难道这座凄凉楼院住有人家……”

              原来那笑声是响在前面院落,黄秋尘这时任督二脉已通,耳目特别灵敏,他知道有两个脚步声,沿着层层院落长廓向这边走来。

              黄秋尘要想走避,但那二人的步履好像极端迅快,眨眼间已到前头院落,黄秋尘眼看这座假山本就极隐僻,只得坐在那里不动。

              蓦地一声朗朗的清笑传出,说道:

              “冷兄,这座楼院建筑得很好,可惜人去楼空,十年来呈现一片凄凉。”

              黄秋尘探头望去,只见两个长衫老人,并肩走去。

              右侧一人腰间佩带一柄带路长刀,面貌威武.庄严,长髯在西风中飘动,他正是那说话的人。

              左侧一人年纪较那佩刀老人稍为轻一点,腭下仍留长须,面貌也极是威武,不过这人皮肤比较白晰,脸上神情比较阴沉冰冷,他身上没有长物,赤手空拳。

              黄秋尘最近屡遭巨变,江湖经历,也显得比较丰富、成熟,他目见这两位老者,不平凡的仪容,首先感到一惊;再眼见两人那神光闪动的锐眸,心中立刻意识到这是两个绝代的高手。

              那赤手空拳的老者,倏地停住了脚步,回头冷冷一笑道:

              “南官兄,十余年可已经观察出这座楼院的秘密?”

              腰佩带路长刀的老者,微微一笑道:

              “我如果发现了这楼院秘密,今日也不必跟冷兄来此地了。”

              赤手空拳老者冷冷哼了一声,道:

              “南宫兄在罗山贵府跟兄弟说的话.我有些不相信。”

              佩刀老者呵呵大笑,道:

              “冷兄这般猜疑兄弟,真使我感到遗憾。”

              黄秋尘在假山之上,听了两人简短几名谈话,心中震惊不已,暗暗忖道:“那腰佩长刀的老者,复姓南宫,又住在罗山.难道他是领袖天下武林黑白二道数十余年的武林盟主——

              南宫冷刀……。

              赤手空拳老者,冷冷道:

              “我今日远由东北,千里迢迢赶到临河,目的是在寻找两个不成器的儿女,并非是专程为这件事而来的。”

              佩刀老者拂袖轻笑道:

              “冷兄两位子女,可是少年有成,名满江湖的煞星手和拂香女。”

              黄秋尘闻言心头一震,差点叫出声来。

              这样说:眼前那位赤手空拳老者,乃是冷白和冷月兰的父亲,东北黑手岩主人——平转乾刊冷震东了。

              赤手空拳老者,脸色冰冷,但这时双眸中却带上一缕愁色,说道:

              “九日前,我接到犬子毒蜂翅膀刺字传书,说。他们兄妹性命危险……老夫急急由东北赶来……。”

              黄秋尘这时心中大白.这赤手空拳老者,果真是平转乾刊冷震东,他说接到冷白毒蜂刺字传书,可能就是高云岳和自己等人,在岳阳风景区遭到九龙王尊拦截的时候。

              手转乾刊冷震东,突然转首对佩刀老者说道:

              “南宫兄,在罗山贵府你我所谈的事情,暂时搁置下来,待我寻着了大子之时,兄北才有心情来研究这座楼院的建筑。”

              佩刀老者左手轻挽长髯,微微一笑,道:

              “冷兄,尽可不必为令公子担心,以煞星手、拂香女在江湖武林的武功成就,纵然遇到什么危险,也不致于损伤性命,如果冷兄不介意的话,兄弟嘱人代冷兄搜寻好了,包准不出三日便可让你们父子相见。”

              手转乾坤持震东,沉吟有倾,点头说道:

              “其实兄弟要研究出这座楼院建筑机关所在,也需要化费三日时间,那么咱们以此事做交换吧!”

              冷震东语音刚毕,突见佩刀老者哈哈一声大笑,道:

              “是那一位兄台在此,何不请出一见。”

              说完话,忽的转过身子,目注院墙一段缺口外的一株古柏。

              黄秋尘本来以为佩刀老者,已经发现了自己;见状才知另外有人,于是,抬目望去!

              院墙外古柏树后,缓步走出一个黑衣劲装大汉,也好象有些惊慌,走路的脚步,显得有些颤抖。

              佩刀老者看清黑衣劲装大汉,脸色微变,瞬间即逝,转首对手转乾坤冷震东微然笑道:

              “冷兄,这人大概是你们黑手岩的人吧!”

              手转乾坤冷震东日见黑衣大汉。那冷冰冰的脸容,更显得阴寒的可怕,他冷冷的向走来的黑衣大汉喝道:

              “于胜,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跟踪我。”

              黑衣大汉脸色苍白,颤声道。

              “小……小的天大胆子。也不敢跟踪岩主,我因奉岩主之命搜寻少岩主影踪……无意间来到这里。”手转乾坤冷震东,冷热问道:

              “于胜。你听去了咱们多少话?”

              黑衣大汉呐呐说道:

              “这个……我……我刚刚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忽见冷震东双肩一晃,迅快无比的欺到黑衣大汉身后,随手一掌击去_

              “哀哟!”一声惨叫!黑衣大汉胸部如受千斤重锤一击,口喷鲜血,倒地死去。

              这一掌打得极快,黑衣大汉根本没有躲闪的机会。手脚乾净利落至极。

              佩刀老者微微一笑,道:

              “冷兄大义灭亲的手法:实在令兄弟敬佩,因为这秘密太过重要,冷兄杀了他灭口,做得很对。”

              这佩刀老者一脸和霭之容,未开口说话之前,必然要先突一下。

              黄秋尘看这情形,心中震骇不已,暗自忖道:一这座楼院到底潜藏了什么机密,竟然使冷震东连自己亲信手下偷听几句话,便立刻杀之灭口,那么自己行踪若被他们发现,他们岂会放过我……?”

              想到这里,黄秋尘暗自机伶伶打个冷战,他感到江湖武林中人,手段实在太过狠辣,残酷了。

              手转乾坤冷震东,脸上没有半丝表情的说道:

              “兄弟不将他亲手击毙,难保南宫兄不会杀他吗?”

              佩刀老者哈哈一笑,道:

              “好说好说,但这机密目前只有你我二人知道,难道冷兄甘愿将这机密公开于第三者。”

              手转乾坤冷然说道:

              “那也不见得,普天之下,只有你我二人知道这座楼院机密?”——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