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神剑金钗 >> 第七十四章 越林追踪

            第七十四章 越林追踪

            时间:2018/1/14 10:50:15  点击:345 次
              此念一生,登时运集“般若神功”,一声长啸,不退反进,左手雷印,左手剑诀,迎着太白神翁剑光,蓦然撞出!这是“大乘伏魔法藏“中佛门无上神通“大雷音掌”,他出道江湖以来,还从没用过。

              只听“轰”然一声过处,太白神翁一片剑光,立时被震得火星四溅,手上长剑,化作片片顽铁!一个高大身子,跄踉后退了七八步,脸色苍白,摇摇欲倒!

              两边这许多一代高手,全被这一声旱天焦雷,震得纷纷住手,没有一个看清楚梅三公子是用什么手法把他击败!

              太白神翁微一定神,蓦地仰天一声裂帛惨笑,向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等人拱手说道:

              “各位道兄,兄弟技不如人,九幽妖党盂兰之会,兄弟参与与否,无关重要。华山一派,不雪今日之辱,决不再在江湖露面,兄弟就此告退!”说到这里,突然嗔目喝道:“姓梅的,三年之后,老夫再找你算帐!”

              梅三公子剑眉直竖,敞声笑道:“老匹夫,你不改狭小气量,三十年后,找我梅君璧,又复何用?”

              太白神翁气得浑身打颤,冷嘿一声,突然往山径上如飞而去!

              这一阵工夫,当真说来话长,其实只不过是一瞬间事,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等人,一见双方各走极端,要待出声拦阻,都嫌不及。

              梅三公子却不理会,忽然回身向孙存仁道:“老伯怎地连小侄也不认识了?”

              孙存仁双目一瞪,呵呵笑道:“小子,你方才这手‘大雷音掌’,佛门绝学,确实不凡,可惜怎会投身在九幽教下?”

              “大雷音掌”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皓首上人等一代宗师,还不知梅三公子使的竟是武林中只有传闻的佛家降魔绝学“大雷音掌”。此时经孙存仁一说,不由心头各自大为惊凛,这少年竟然身怀此等旷世无俦的武功!

              尤其孙存仁后面几句,他和九幽门的人沆瀣一气,阻挠自己一行归路,竟还硬说自己等人,是九幽一党。瞧他这种口气,分明也是应约赴会之人,凭他的武功见闻,还会被九幽教迷失心神,加以利用。那么自己一行,当真危机四伏,看来盂兰大会,倒真是武林中的一场大劫呢!

              却说梅三公子听孙存仁如此说法,即忙扬声道:“老伯,小侄是梅君璧,你仔细想想……”

              “梅君璧?”孙存仁听得微微一愕,茫然问道:“谁是梅君璧?你……?”

              他说到这里,红灯夫人早已笑吟吟的闪到面前,娇笑道:“孙老英雄,你怎地健忘起来了?今媛孙湘莲呢?你找到了没有呀?”

              她这么一问,果然立时生效!

              只见孙存仁楞楞的沉思了一会,睁目问道:“孙湘莲!她……她在那里?”

              梅三公子瞧他虽被迷失心神,但提起爱女,似乎已稍微回复了一些知觉,心中一喜,方想开口。

              蓦听林中突然呼起几声阴沉的啾啾之声!鬼叫乍起,方才被“大雷音掌”震得停下手来,木立一旁的四个黑衣蒙面人,突然齐声低吼。四条人影,疾如闪电,往梅三公子和红灯夫人身前扑来!

              孙存仁也怒喝一声,双掌扬起,十缕劲风,夹着丝丝啸空之声,宛如十支利簇强弩,激射而至!

              梅三公子心中一动,暗想原来林中还隐匿了九幽妖党,暗中指挥!就在他心念一转之际,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皓首上人、泰山磐石堡主等人也正待出手接应。

              红灯夫人早已一声娇笑,长剑出匣一道银虹,拦在四个黑衣人前面!

              梅三公子急叫道:“老伯,你快冷静想想,你是被九幽妖人用毒药迷失了本性……”

              一式“浮光掠影”,打右飘出,避开孙存仁来势!身如电射,右手长袖,“般若神功”,往近身一个黑衣人拂去!

              “吭”!那黑衣人闪避不及,闷哼一声,手上缅刀,呛的一声被震飞出去,身躯也立时震退!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响处,天一大师左腕微抬,趁机弹出“一指禅”,把黑衣人点住要穴。

              玄清真人长剑一挥,敌住一个使亮银鞭的,泰山磐石堡石胜天一双开山掌,正好把另一个徒手黑衣人接住,他双掌呼呼,直把黑衣人圈在一片掌风中。红灯夫人一支长剑,也将一个使金刀的逼住。

              天一大师、皓首上人却手拄禅杖,和崔氏姊妹、六绍三娇等人,站在一旁,袖手旁观。

              只有梅三公子并没和孙存仁动手,在劲疾的罡风之下,东闪西躲,心头这份焦灼,真是有苦难言!自己仗着“般若神功”护体,固然可以从容应付,但孙伯父中了九幽妖人迷药,状类疯狂,像是豁出老命似的,一掌接着一掌劈出,凌厉之极。要是一旦真力耗尽,他身中剧毒,岂非……”

              梅三公子越想越急,剑眉微皱,一时当真想不出一个妥善之策。除非能趁隙点住孙存仁穴道,才好用“旃檀神功”祛除他身上之毒!一念及此,立即改变身法,乘机还手。

              此时另外三个黑衣蒙面人,也全落下下风。

              蓦地,树林中啾啾鬼叫,突然大作!

              “丝”!“丝”!两声极其轻微的破空之声,由林中射出。

              天一大师静立一旁,耳目何等灵异,举目望去,只见两点黑影,正好由林内射出,往自己等人立身之处飞来。他一代掌门,见多识广,目光一瞥,已看清那两点黑影,极像江湖上常见的烈火弹一类东西。

              此处地形狭长,仄径之下就是千丈绝壑,火势一发,非同小可!心中一沉,猛喝一声,右掌连扬,两股劈空掌,迎着两点黑影劈出!

              黑点来势如电,被劈空掌一挡,在空中突然发出“波”“波”两声轻响!

              一大团滚滚黄烟,如霰如雾。立即散开。往众人头上,缓缓降落下来。

              天一大师瞧得心头大凛,大声喝道:“瘟皇弹!大家快快躲开!”

              喝声之中,双手上扬,紧接着劈出两股罡风!

              皓首上人那还怠慢,也立即出手,又连环往空中劈去!这两位佛门高手,数十年修为,内力何等雄厚,掌风所至,足以裂石开山。

              但此时四掌连发,狂飚疾卷,居然并没把滚滚黄烟震散,只是在空中停了一停,弥漫更速,眨眼工夫,已广及亩许,丝丝往下垂来!

              场中动手之人,经天一大师蓦地一喝,立即纷纷后退。

              梅三公子虽知“瘟皇弹”厉害,又怎舍了孙存仁而去,心中正在为难,蓦觉自己右臂已被人一把抓住,耳边响起娇笑之声:“小兄弟,还不快退?”

              梅三公子道:“红灯姐姐,那么孙老伯……”

              红灯夫人道:“快走,孙老英雄不碍事的!”

              黄烟已快挂到头顶了,弥漫之广,速度惊人!

              红灯夫人娇喝一声:“起!”她以数十年功力,硬把梅三公子拉起,其疾如风,横掠而去!说也真险,瘟皇弹黄烟已像缤纷璎珞,丝丝及地!

              刹那之间,这一条左为削壁,右临绝壑的狭径上,已被黄雾隔断,如帐如幕。

              玄清真人长眉微皱,连称“善哉,善哉!”

              大家检点人数,除了八名少林护法弟子,穴道受制,来不及抢救出来之外,连已被天一大师隔空用“一指禅”点住要穴的九幽妖人,也一同放弃!

              梅三公子俊目一转,突然咦了一声,惊道:“铁拐仙老前辈呢,他还没出来?”

              大家经他一嚷,果然发现一行人中,独缺了一个铁拐仙!

              玄清真人缓缓的道:“诸位勿急,铁拐道兄是追葛大侠去的,方才贫道等跃登上岸之际,树林中忽然跃出多人,群起拦击,其中赫然还有入云龙葛大侠在内!”

              松龄道人不由听得身躯一震,入云龙葛瑾以一面太极牌,一支金龙爪,威震西南数十年,武功之高,并不输于自己等人,怎会着了九幽妖人的道?心中想着,急忙问道:“道兄,葛大侠也是中了九幽妖人的迷魂之药?”

              玄清真人黯然的道:“谁说不是?他还和铁拐老儿动了手呢?后来林中突然响起一阵鬼叫之声,葛大侠似乎心灵受制,闻声立即往林中纵去,那时,贫道等人,正力敌那姓孙的老头和几个黑衣人,无暇分身。”

              “只听铁拐老儿大喝一声:‘葛兄,你往那里走!’立即跟踪追去!”

              他说到这里,只听一声低喧佛号,天一大师手拄禅杖,徐徐的走近梅三公子身边,合十道:“梅施主,方才那位被九幽门迷失本性的老施主,功力甚高,想是隐逸一流,老衲一时想不出此人采历,而且似乎还和施主颇有渊源,不知能否赐告?”

              他此言一出,果然连玄清真人、皓首上人、石胜天等人的目光,也都纷纷往梅三公子瞧来。这几位一代宗师,实在对孙存仁的武功,有点莫测高深!

              梅三公子连忙躬身道:“大师下问,小生岂敢不据实奉告,他是家严旧日同僚,姓孙,名存仁。”

              石胜天惊异的道:“孙存仁!这名字十分耳熟!”

              红灯夫人斜睨了他一眼,笑道:“老堡主怎地健忘起来,孙老英雄,就是天理教老教主知机子的师弟呀!”

              “哦!”几个人同时哦出声来。

              天一大师又低喧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原来他是知机道长的师弟,武功出之‘青莲真经’,难怪包罗百家,渊深莫测,此人被九幽妖人迷失本性,实是盂兰会上最大一个棘手之人。”

              松龄道人插口道:“大师,方才和咱们对手的那四个黑衣人,武功不弱,大师法眼,可看出谁来?”

              “阿弥陀佛!”皓首上人白眉下垂,徐徐的道:“据老衲猜想,那个使亮银鞭的,敢情就是保定于三省。”

              天一大师接口道:“和老衲对手的是河南金刀无敌竺寿臣,他那路‘无敌金刀’,因和敝寺大有渊源,老衲是以认得。”

              松龄道人脸色微红道:“两位大师法眼,自然不会看错,贫道十分惭愧,那两个和贫道激战的,功力虽然稍逊,但贫道却想不起是何等样人?可惜其中一个,已被天一大师制住,来不及抢出,否则倒可从他身上,找出些线索来!”

              随侍皓首上人的灯心和尚,虽是皓首上人的师弟,但他入门较迟,一身武功,全由皓首上人代师传授,是以平日对这位掌门师兄,甚是敬畏,不敢轻易启嘴。这时却跨前一步,向松龄道人合十道:“方才和道兄对手的两人是五阴手金老二,阴世秀才公孙庆,他们原是玄女教高手,日前才被无臂天王蛊惑,拉入了九幽门去!”

              “无臂天王?”皓首上人从没听到过无臂天王其人,回头问着。

              灯心和尚忙道:“无臂天王,就是独臂天王李残,自从他在歌乐山被梅施主震断独臂,不知怎的投到九幽门去,就改称无臂天王。”

              梅三公子因听说铁拐仙为了入云龙葛瑾,已往林中追去,而且自己未过门的岳丈孙存仁,也被九幽妖人迷失本性,退入林去,那么这座林中,定然另有捷径。

              方才“瘟皇弹”爆炸之际,自己硬被红灯夫人拉出,其实往林中追去,也是一样,如今白白让他们全身而退。

              想到这里,不由心中大急,回头望去,“瘟皇弹”滚滚黄烟,似乎已没有方才浓厚,自己估量,已无大碍。当下呛的一声,抽出昆吾剑,朗声说道:“大师、道长、盂兰之会,为期已迫,小生父执孙伯父一身功力,出之‘青莲真经’,只有小生深知破解之法。何况铁拐仙老前辈又只身追去,九幽妖人诡毒异常,此去难免误中诡计,小生意欲赶去作个接应,盂兰会前,小生定当及时赶到!”

              红灯夫人惊道:“小兄弟,你要作甚?”

              梅三公子俊目如电,剑尖一指滚滚黄雾,答道:“九幽妖人既能往林中退去,自然有路,小弟……”

              大家回头一瞧,滚滚黄雾,依然似烟似霏,一丈之外,看不清景物,他居然要从中间窜入,去追九幽门的人?

              崔慧、上官燕闻言大急,同声叫道:“梅哥哥,你去,我们也去!”

              三小姐于文娴却睁着一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露出焦急之容,瞧着红灯夫人!

              正当此时,蓦听一声长啸,大家眼前骤然一亮,只见一道晶莹透澈的剑光,长若匹练,疾如掣电般往那蒙蒙黄雾中横贯而入!

              天一大师,玄清真人同声惊呼:“驭剑飞行!”

              原来铁拐仙接着太白神翁,飞上崖岸,玄清真人剑光如电,已和孙存仁动上了手。皓首上人的一支禅杖,正好把少林八个护法弟子,一齐逼住。

              天一大师也同时腾身而上,这位老方丈,既悯又怒,连发“一指禅”,把八个门人,依次点倒!

              铁拐仙哈哈一笑,正在纵目四顾,蓦地疾风飒飒,从吊桥右首的一片深林中,飞出五条人影。

              四个是头蒙黑布,身穿黑袍的九幽门装束之人,另外一个却是身穿青色长衫,个子高大的秃头老者!

              此人一入眼帘,铁拐仙陡然一喜,那不是同入黑森林,半途上突然失踪的滇南大侠入云龙葛瑾,还有谁来?他……

              铁拐仙铁拐柱地,打了个哈哈,迎着说道:“葛老头,你走岔路了,此时才来!”

              入云龙葛瑾只是嘿了一声,并没作答,右手伸缩之间,金光暴闪,金龙爪挟着凌厉啸风,倏地往铁拐仙肩头抓来!

              铁拐仙骤不及防,几乎被抓个正着,吓得蹲在肩上的金丝小猕猴,吱吱乱叫!

              “笃”!铁拐仙总究是身经大敌之人,身形骤然后仰,铁拐一点,倒退回去了四五尺,然后说道:“葛老头,你这玩笑可开不得!”

              “嘿!”入云龙葛瑾只是从喉间发出一声低吼,左手太极“飞钹撞钟”,挟着无比劲风,又向铁拐仙身前卷到!

              这会铁拐仙蓦楞之下,登时大悟,难不成这老头儿也着了人家的道?铁拐再点,身形打横里让出,双目圆瞪,大声喝道:“葛老头,你疯了!”

              葛瑾此时迷失心智,那还认人,两招落空,左牌右爪,竟然狂风骤雨,疾卷而出!”铁拐仙心头一沉,连忙举拐封架,这一来,但听当当之声,接连不停地响起!

              入云龙老当益壮,奋不顾身,硬打硬砸,铁拐仙除了闪避封架之外,只是挨打,又不好还手。一二十招下来直把他逼得连连后退,束手无策!

              正当此时,蓦听林中突然响起一阵啾啾鬼叫。入云龙葛瑾双目通红,状类疯狮,手中太极牌、金龙爪,使得牌风呼呼,爪影纵横之际,随着这阵鬼叫之声突然手下一乱,返身就往林中奔去!——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