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神剑金钗 >> 第七十三章 危桥之争

            第七十三章 危桥之争

            时间:2018/1/14 10:49:20  点击:291 次
              岸上同时又是一声齐吼,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再次往岸下扑来。

              松龄道人既惊又楞,也猛的双掌齐发,正待往上迎去!

              太白神翁大声道:“道兄不可硬对,这桥承受不住!”一手拉了松龄道人,向后疾退三丈来远!举目望去,只见崖上八个灰衣僧人,好像排了一条长龙似的,双掌互相抵着后心,由前面一个灰衣僧人,遥遥发掌。

              他们这是汇合八人之力,劈出来的掌风,难怪力道沉浑,雄厚无比!

              松龄道人瞧得脸色微变,桥头上八个灰衣僧人,凭险扼守,自己在这条窄窄的软索吊桥之上,决难冲得上去。

              而且比之方才武当门人的“两仪四象阵”,身在陆地,还要难以对付,九幽妖人这一著棋,当真狠毒!

              太白神翁微哼一声,愤愤的道:“道兄,瞧他们情形,虽然心神被迷,认不得人,但他们还以为仍是奉命守护此桥,不准他人妄越雷池,和方才武当门人如出一辙,只要咱们不硬行冲突,决不会破坏此桥,咱们还是先行回转,从长计议。”

              松龄道人道:“方才武当门人,如非玄清真人亲自赶到,确使贫道左右为难,不过此处情形,和陆地不同,恐怕天一大师自己,也难以解决。”

              太白神翁摇头道:“那也只好回去再说。”

              两人很快的退回对崖。恰好铁拐仙、石胜天已准备过桥,瞧到他们两人匆匆回转,正想开口询问。

              只见天一大师低喧一声佛号,迎着说道:“两位道兄匆匆回转,难道守卫对岸的敝寺弟子,也有了变卦?”

              太白神翁微微点头,道:“大师猜得不错,贵寺八位高弟,踞高临下,联手合击,如果硬行冲去,软索吊桥,实在难以承受,此举关系极大,兄弟和松龄道友,不敢擅作主张。”

              天一大师听得白眉轩动,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看来只有让老衲前去一试了。”

              说到这里,手握禅杖,便自向前走去。

              铁拐仙急道:“大师留步,这座软索吊桥,只是两条普通粗索,着力不得,大师不可硬冲!”

              天一大师回身道:“道兄放心,老衲只是先去瞧瞧,敝寺弟子,假如灵根不泯,自会让出路来,万一真受妖人迷失心神,老衲自然要先和诸位道兄,妥筹万全之策。”

              说着向大家合十为礼,芒鞋禅杖,飘然往吊桥上走去。

              玄清真人忙道:“贫道陪大师一行。”

              皓首上人也手拄禅杖,低喧佛号道:“阿弥陀佛,老衲也随两位同去。”

              太白神翁呵呵笑道:“要去,咱们几个老的全走一趟。”接着回头向石胜天笑道:“你们师徒两位,就委屈一下,代咱们留守退路罢!”

              石胜天因自己爱徒祝鹰扬功力较差,带着实有不便,这就点头笑道:“你们怕断了归路?

              那敢情好,要是我老石也被九幽妖人来个迷失本性,瞧你们只好在吊桥上站上一辈子。”

              说话之间,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皓首上人、太白神翁、铁拐仙、松龄道人等六人,已纷纷跃上吊桥,往对崖走去!

              “呼”!天一大师刚走到离岸五丈来远,一股沉猛掌风,业已凌空压下,声势之壮,简直狂风骤发,奇猛无比!

              天一大师心头陡然一沉,这种声势,断非自己门下弟子,所能比拟,急忙举起禅杖,顺势挑起,身子往右一偏,让开来势,注目瞧去。

              只见崖上八个灰衣僧人前面,站着一个瘦骨嶙嶙,须眉斑白的老者,卷起双袖,嘻开大嘴,目光炯炯,向吊桥上瞧来,口中大笑道:“哈哈!九幽妖党,蕞尔小丑,你们谁敢过来,就吃老夫一掌!”

              天一大师听得心头大凛,什么,他把自己当作九幽妖人?那么此人也是应约而来,这人是谁?自己怎会在江湖上,从没听人说过?一面单掌打讯说道:“阿弥陀佛,老施主究是何人?阻挡老衲去路。”

              那老者笑道:“老夫何人?哈哈!老夫就是老夫。”

              夫字出口,左手又已反手挥来。

              天一大师方才以一招少林绝学“杖头担云”,化解了对方掌势,心知此人功力之强,绝不在自己之下。此时见对方一出手,自己身在吊桥之上,无处着力,那敢硬接,只好功运禅杖,仍然以一招化实为虚的“杖头担云”,往前挑去!

              那知对方这一拂,竟然似有若无,宛如柔风拂体,虚无飘渺,自己一招“杖头担云”,用得无处着力!

              不!那股柔风,还暗蕴无穷潜力,拂拂而来,以天一大师的功力,竟然被逼得心头直跳,身不由已的后退了一步。什么?他方才施的是纯走刚猛一路的劈空掌,这会却使出阴柔无比的“太阴玄风。”

              此人居然练成两种极端不同的功夫!

              正想之间,玄清真人突然趋到身边,低声说道:“大师,此人身兼正邪数家之长,功力极深,看来咱们只有冒险一试。”

              天一大师点头道:“道兄说得不错,除了冒险冲去,实无他法,老衲出手之后,道兄接着就是!”话声一落,忽然朗喧佛号:“施主功力盖世,也试试老衲的双掌,愿我佛慈悲。”

              大袖扬处,罡风骤起,他手隐袖内,倏然向外屈指连弹!

              老和尚为了消敉一场武林浩劫,也不得不暗施机心,把少林绝技“达摩一指禅”暗藏在两袖罡风之中,以期一举克敌,是以高诵“我佛慈悲。”

              那知崖上老者呵呵一笑,双掌随之翻起,迎着天一大师两股罡风,手掌一凹,吐劲外扬。

              两股劲气,在空中要遇未遇之际,天一大师袍袖挥出,立即身形一偏,让玄清真人接替!

              自己双足一顿,身如灰鹤,蓦地往上飞起!

              玄清真人为了配合天一大师,早已蓄势以待,天一大师偏身让开,他双手骤发,已接着天一大师的掌劲,往前推出!

              他们这一股掌风,前一半是天一大师的功力,后一半是玄清真人的力道,两位掌门人的修为,岂同小可?但听蓬的一声大震,崖上老头瘦骨嶙嶙的身躯,居然被震退了一步。

              天一大师也在同一时候凌空往崖上飞去。这几下,简直快如掣电,同时发动!

              那老者又是一声洪笑道:“哈哈!九幽妖人还会‘一指禅’!”

              他虽然神志被迷,但反应极速,堪堪退出一步,单掌斜扬,一个劈空掌,却照定天一大师飞起的身形拍去!

              “呼”!八个灰衣僧人,双掌互贴背心,怔怔而立,这时一见有人抢上崖来,他们可不管来的是自已掌门人。同时闷吼,前面一个,奋起双掌,往下推去!

              玄清真人睹状大惊,双臂急圈,划起两道弧形,“太极掌”急急往上拍去!四方的动作,说来话长,其实先后只不过毫厘之差!

              天一大师身形纵起,少林八大护法,弟子的联合掌风,业已拦腰横扫前来!

              不过天一大师是何许人,身在半空,猛的吸气提身,禅杖就空中使了一招“天龙护法”,呼的一声,往袭来凌厉掌风上压下,身子就借势上拔。

              那知耳边啸声迸发,业已被玄清真人接住的崖上老人,居然只以单掌对付玄清真人,另外腾出一掌,还会劈出威力强大的劈空掌,以一招“独劈华岳”,往自己头上盖顶而下!

              天一大师往上拔起的刹那之间,赶紧左掌上撩,使出—招“舍利放光”,往上迎去!但任你功力最厚,终究先前已在半空中接过八个护法弟子的拦腰一击,虽然仗着禅杖下压,借势上腾,但一口真气,已成强弩之末。

              此时左掌力道,和崖上老者硬拼之下,未免见逊,砰然轻震,身子往下落去。少林弟子,一掌推出,第二掌又已合力扫到!

              这一下,天一大师的身形,宛若纸鸢碰上了大风,其快无比的往横里卷出。

              但天一大师确实不愧少林方丈,一代宗师,硬接了崖上老者一掌之后,又被自己门下弟子第二次掌风拦腰一震,他仗着数十年精深内功,临危不乱,借下落之势,向吊桥上横飞过去!

              这时站在吊桥上的人,也已挨次发动,玄清真人双掌往上拍出,发剑长身,立即往崖上飞去。身后的皓首上人跟着补入发掌,他等太白神翁接上,也立即往崖上纵去!.一个接着一个,波浪形的往上直冲!太白神翁飞掠而起,铁拐仙立即接住。三条人影快若闪电,飞扑上崖之际,正是天一大师横向吊桥飞回之时!

              下临千丈绝壑,中间只有一条极其狭窄的粗绳吊桥,他身虽飞回,能否拿捏得准,还是大有问题!

              铁拐仙睹状大掠,那还顾得对付崖上老者,铁拐横撩,飕地往吊桥之外的天一大师挑去。

              “拍”!天一大师双足在铁拐头上一点,一条灰影,再次腾空而起,又往崖上飞去。

              铁拐仙这-拐,果然救了天一大师,但他拐头上挑,已然力道有偏,又经天—大师双足一点,这份重量,凭两条粗索结成的吊桥,又如何能;承受?只听“绷”的一声,左边一条粗索,应声而断。

              两条绳索,去了一条,吊桥重心,失却平衡,吊桥变成了翻板,往下落去。差幸吊桥上只剩了铁拐仙和松龄道人两人,他们都是数十年的老江湖了,声音入耳,应变神速,一脚早已踩在另一条粗索之上。

              纵目一瞧,四位扑上崖去的一代掌门,总算全已跃登崖上,掌剑呼呼,敢情全遇上了劲敌!

              “哈哈,牛鼻子,咱们快赶上去!”

              别看铁拐仙只有一条左腿,他身子一躬,拔空而起,快得真如射箭,坐在他肩头的金丝小弥猴,却四平八稳,毫不在意!松龄道人并不答话,也立即踊身跃起,往崖上扑去!

              崖上地方并不宽敞,只是一条面临绝壑的狭长斜坡,但上面这时却黑影幢幢,激战方殷!

              那是四个黑布蒙脸的九幽妖人,和一个瘦骨嶙嶙的老者。力敌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皓首上人、太白神翁四位掌门,居然毫无逊色!

              尤其是瘦骨嶙嶙的老者一双肉掌,大开大阖,真气拂拂,奇招迭出,连四位掌门人的剑杖,也不敢和他硬对。光凭这份功力,足以震惊武林,但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他的来历。

              松龄道人瞧了半响,兀自不见铁拐仙踪影,当下长剑一挥,也立即加入战团。

              这五位五大门派的掌门人,在武林中,声望之隆,可以说是泰山北斗;但他们却和九幽教主手下的人,只打了个平手。

              尤其是那瘦骨嶙嶙的老者一双肉掌,大开大阉,力敌武当玄清真人、华山太白神翁两支长剑,还是罡气呼呼,激荡生风!

              不但丝毫不见逊色,而且一招一式,莫不包罗正邪各派的绝招,极诡异变幻之能事。任你两位素以剑术驰誉天下的掌门人,也不禁瞧得凛然变色,莫测高深!

              只有少林寺八个护法弟子,此时静静的躺在一旁,他们是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

              千寻绝壑的洪洪水声,掩不住仄径上一阵阵金铁交鸣之声!

              这是武林中一场百年罕见的惨烈激战,传将出去,定然是轰动江湖之事。因为这中间,有五位九大门派中的掌门人在内,谁要扬名立万,这真是最好的机会!

              除了徒手和玄清真人、太白神翁两支长剑激斗的瘦削老者而外,其余四个九幽门装束的黑衣蒙面人。只有一个是徒手的,他劈出的掌风,满是阴劲,敢情还是一位异派中的顶尖高手!

              其他三个,一个使一柄金光璨烂的七宝雁翎刀,一个使的是一支九节亮银鞭,一个却是一柄狭长缅刀,功力之深,也全有数十年以上的火候。

              他们的对手,是少林天一大师、五台皓首上人、青城松龄道人,以四对三,稍微落了一点下风,但并不严重。

              绝壑边缘,刀光剑影,杖风掌劲,漫天飞舞,冲霄而起,这一场生死搏斗,当真激烈得无与比伦!

              九幽教主企图一网打尽天下英雄,消灭九大门派,称尊武林,他的实力,确实不可轻估!

              正当此时,忽然红灯浮动,眼前一亮,一条蓝影其疾无比的跃落在玄清真人、太白神翁和瘦骨嶙嶙的老者之前,低声喝道:“老伯快请住手,这两位是玄清真人、太白神翁!”

              玄清真人微微一怔,果然闻声收剑。

              那老者大笑道:“哈哈!小子,你是何人?吃老夫一掌。”

              瘦削老者在玄清真人倏退之际,大笑一声,左手扬起,往前推出!

              同时只听太白神翁也暴喝一声:“姓梅的,你滚开!”

              白光掣电,一招“云横秦岭”,向蓝袍少年身前逼去。

              梅三公子心头大凛,他瞧着瘦骨嶙嶙的孙存仁,突然在此现身,而且居然还不认得自己,难道以他的功力,还被九幽妖人弄了手脚?他心念像闪电般掠过脑际,孙存仁一轮沉雄掌劲,已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往自己撞到。太白神翁一招“云横秦岭”,也自左电卷而至!

              梅三公子深知孙存仁的武功,在二十年前,已是名驰江湖,和天字第一号大魔头九天玄女也只在伯仲之间。经十七年幽囚蛰伏,苦练“青莲经”所载绝学,武功之高,岂同小可!

              此时被九幽妖人迷失本性,自己怎忍和他硬对?

              但一眼瞧到太白神翁乘机向自己偷袭,不由顿时勾起怒火,自己一再忍让,这老匹夫居然如此不识好歹!要是换了旁人,在这两大高手夹击之下,岂非还手无力?今日如果不给他一些颜色瞧瞧,还当自己真个怕了他呢!——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