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武林玺 >> 第二十五章 天机莫测

            第二十五章 天机莫测

            时间:2018/1/6 9:00:26  点击:623 次
              万花仙姑向尹天骐微笑道:“自然来得,我是问你们到这里来,究竟有什么事?”

              尹天骐道:“仙姑可是千面教的人么?”

              万花仙姑道:“你说呢?我是不是?”

              尹天骐冷冷的道:“你是千面教的副总护法。”

              万花仙姑格格一笑道:“你既然知道,何用多问?”

              尹天骐道:“这里也是你们的巢穴?”

              万花仙姑轻轻瞪了他一眼,嫣然笑道:“巢穴,你说的多难听,这里是老姐姐住的地方,你和你的朋友,随我到里面坐坐去。”

              尹天骐心中暗想:“这座山谷,果然是千面教的巢穴,银拂道长下落不明,可能已经失陷被擒,自己两人还是赶回报讯要紧。念及此,忙道:“不用了,咱们还有事去。”说完回身走。

              万花仙姑格的笑道:“慢点走,老姐姐话还没有说完呢!”

              尹天骐只得停步道:“仙姑还有什么话?”

              万花仙姑道:“既然到了姐姐这里,怎好过门不入?”

              她一口一声姐姐,听来倒真像是亲姐弟一般!

              尹天骐抬目看去,只见贺云娘双眉轻颦,向自己连使眼色,心中有暗暗纳罕,不知她究是什么意思。

              可能是要自己不可得罪万花仙姑,一面抱抱拳道:“在下确有要事,不便耽误。”

              万花仙姑道:“小兄弟,老姐姐实是一番好意。”

              关吉大声道:“你是他什么姐姐,也不肉麻?尹兄,咱们走。”

              话声未落,感觉眼前香风一飒,万花仙姑已经俏生生的就在面前,娇声道:“我是他的干姐姐咯!”

              关吉大吃一惊,急急举刀护胸,往后跃退了一大步。

              万花仙姑格格笑道:“你们当我不知道么,急忙赶回去报讯是不是?”

              尹天骐和关吉退到一处,冷声道:“是又怎样?”

              万花仙姑媚眼转动,嫣然笑道:“所以老姐姐要你们到我那里去住上几天,你们尽可放心,老姐姐决不会亏待你们的。”

              尹天骐冷笑道:“咱们不去呢?”

              万花仙姑道:“小兄弟,连老姐姐的面子,你也不买?”

              尹天骐暗忖:“今天看来已是难免一战。”

              不觉冷笑道:“你口里说的好听,谁是你小兄弟?”

              万花仙姑脸色微变,冷笑道:“你们真的不去?”

              尹天骐青萍剑一横,道:“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胜了在下手中长剑,把咱们生擒入谷。”

              贺云娘听的大急,朝尹天骐暗暗摇摇头。

              万花仙姑望望两人,说道:“难道除了动手,就不肯听我相劝么?”

              关吉道:“这是你在逼我们动手,还说什么?”

              万花仙姑目注尹天骐,轻轻叹息一声道:“你们原该丧命于此,我好言相劝,要你们随我入谷,实是一番好意。”

              尹天骐道:“在下已经说过,除非你把咱们擒下了。”

              万花仙姑道:“唉,糊涂的小兄弟,你这般倔强,那是只有把你们拿下再说了。”

              尹天骐剑眉一挑,冷哼道:“你有什么本领,尽管施展就是。”

              赫连飞双目微睁,问道:“副总护法可是要把这位姓尹的小友拿下么?”

              万花仙姑颔首道:“不错,他们两人不肯随我回去,那就只好把他们拿下了。”

              赫连天接口道:“副总护法知不知道这位姓尹的小友,是魔剑麻九姑前辈的传人么?”

              万花仙姑听的一怔,讶然道:“谁说他是魔剑麻九姑的传人?”

              赫连天道:“是他自己说的。”

              万花仙姑格格一笑道:“二老受他骗了,他就是当今武林盟主耿大侠的门人尹天骐。”

              尹天骐听的暗暗一惊,心想:“自己戴了人皮面具,他如何认出来的?”

              赫连飞双目倏睁,阴笑一声道:“好哇,小子,你敢在老夫面前撒谎!”

              赫连天短拐一指,怒哼道:“好小子,原来你就是尹天骐!”

              尹天骐道:“在下就是尹天骐,你们又待怎的?”

              飞天双尸倏地欺近,赫连飞阴声道:“小子,你快快受缚,免得老夫兄弟动手。”

              看他们欺近身来的轻功,一身武功,已臻化境。今日自己两人,只怕凶多吉少。

              尹天骐大笑道:“两位可是要和在下动手么?”

              赫连天道:“老夫兄弟奉总护法之命,要把你小子拿下。”

              尹天骐手横青萍剑,傲然道:“上次相遇,咱们总算打成平手,今日一战,大概不会有这么便宜了。”

              这话不啻是说:上次便宜了你们。

              赫连飞一阵嘿嘿乾笑道:“好小子,你口气不小!”

              赫连天短拐作势,喝道:“小子你准备好了么?”

              尹天骐道:“且慢。”

              赫连天道:“你不敢和咱们动手,还是乖乖的随副总护法走吧!”

              尹天骐没有理他,回身朝关吉道:“关兄请替小弟掠阵,我先斗他们一阵。”

              关吉虽听尹天骐说过那晚独斗飞天双尸之事,但总是放心不下,皱皱眉道:“尹兄不可逞强冒险,双拳不敌四手,咱们一起来了,最不济也得联手和他们一搏。”

              尹天骐笑道:“关兄但请放心,小弟胜或无望,但也不至于败在他们双拐之下,你只要替小弟掠阵就是了。”

              关吉听他这么说了,只得点点头道:“也好,但你可得小心。”

              尹天骐道:“小弟自会留神。”

              赫连天看他们说个没完,不耐道:“你们商量好了没有?”

              尹天骐道:“在下要关兄掠阵,尹某凭手中一支长剑,斗斗你们飞天双尸。”

              赫连天阴笑道:“你小子,今天就是毕命于此,江湖上也会传扬你的名字了。”

              尹天骐道:“在下若是因和两位动手,就能名扬扛湖,那就早该天下闻名了。”

              赫连飞半晌没有说话,原来又闭上了双目,森冷的道:“小子少冒大气,咱们兄弟要出手了。”

              尹天骐道:“且慢。”

              赫连飞闭目如故,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要交待的?”

              尹天骐道:“在下想到了一件事,要请教你们副总护法。”

              赫连天道:“这小子是故意在拖时间。”

              万花仙姑道:“你们慢点动手,小兄弟有什么话,尽说无妨。”

              尹天骐道:“在下请教仙姑的,是这一场拼搏,在下要凭手中宝剑来独斗飞天二老,在下若是败了,自然任凭处置,但在下若是侥幸获胜呢?又该当何说?”

              赫连天怒哼道:“好小子,老夫兄弟手下,你能保得住小命,已经不错了。”

              万花仙姑格格一笑:“小兄弟你别拿话套我老姐姐了,老实说,我也是奉命行事,今天非把你们两人擒回去不可,就算你胜了二老,我也有办法把你拿下。”

              尹天骐道:“那么你们就动手吧,在下就凭手中长剑,会会你们三位。”

              万花仙姑格的一声娇笑,说道,“二老双拐出手,重如山岳,你小兄弟可得小心应付才好。”

              言词之间,居然流露出一片关切之色,莲步轻移,缓缓退出一丈来远。

              贺云娘偷偷的望了尹天骐一眼,随着万花仙姑身后,退了出去。

              飞天双尸等万花仙姑退出,立即霍地分开,和尹天骐品字形站定,赫连飞闭着的双目,已经缓缓睁开,细缝中透出两缕慑人寒芒,直注尹天骐,紧闭着嘴唇,一语不发。

              他对面的赫连天,也是那付死样活气的眉眼,只是似笑非笑的对望着,僵立不动。

              尹天骐面对这两个老魔头,心知他们不发则已,一经发难,就是雷霆万钧之势,自然不敢丝毫大意。

              手抱青萍剑,剑尖指天,目光注视在剑锋之上,凝神卓立,连看也不看两人一眼,他们不动,他也纹风不动,好像只是看着他自己的剑尖出神。

              他这一式,正是“天机剑法”的起手式。

              三人好像耗上了一般,足足站了一盏热茶时光,敢情赫连兄弟看出尹天骐抱剑的式样有些古怪!

              不,这两个老魔头见多识广,已然看出尹天骐虽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剑尖,对自己两人,毫无防备,实则他这一式抱剑凝立,不论从何处下手,都是无懈可击。

              虽然如此,他们只能看出尹天骐防守的十分严密的,究竟他下一着有如何变化?仍然无法看的出来。

              这是一着莫测高深的起手式。

              赫连飞一双细目,渐渐睁大,朝兄弟赫连天投以一瞥。

              赫连飞阴笑道:“姓尹的小子,老夫兄弟在等你发招!”

              尹天骐依然目注剑锋,连头也没抬,随口道:“两位只管出手。”

              赫连天道:“老夫兄弟,何等身份,岂肯占你小子的先?”

              尹天骐淡淡的道:“当了千面教附庸,有何身份可言?”

              赫连天怒喝道:“小于,你敢……”

              赫连天急急以目示意,阴声道;“老夫兄弟出手就得伤人,副总护法只是要把你擒回去,因此老夫兄弟才要你先出手,至少让你小子可以留得半条性命。”

              尹天骐冷声道:“两位用不着客气。”

              赫连飞看他只是不肯出手,心头愈觉动疑,一声不作,缓缓由左向右移动。

              飞天双尸心意相通,赫连飞这一移动,赫连天也退着由左向右移动。

              两人脚下虽在缓缓移动,四道目光却依然紧盯在尹天骐身上。

              尹天骐任由他们移动仍然目注剑尖,岸立不动,好像对他们的移转方向,浑无所觉。

              本来三人鼎足而立,但两人移动,一个不动,如今已成了一条直线,就是赫连飞和尹天骐成了对面峙立赫连天却掩到了尹天骐的背后!

              让人掩到背后,这是对敌时的大忌,何况这人又是飞天双尸中的一个,但尹天骐还是老样子,不言不动,静立如故!

              关吉瞧的心头大急,他不知尹天骐葫芦里卖什么药?难道这是制胜之道?他不敢出声提醒,怕分了尹天骐的心,只是提心吊胆的望着三人,心头如压重铅,这一阵工夫,几乎压的他连呼吸都透不过来。

              但奇怪的事情就有这么怪。飞天双尸一个站在他对面,一个在他身后,居然没有发难。

              他们虽然和尹天骐相距在八尺开外,但双目凝注,出步凝重,好像十分忌惮,手中短拐,直竖胸前。

              两个本来瘦高的身躯,此刻随着渐渐下弯,弯的好像两只张牙舞爪的饿狼!

              连他们两袭长仅及膝的黑衫,也同时鼓满了风,足见他们已把全身功力,都提聚了起来,有如满弦之弓,即将突发!

              战圈之中,静寂得听不到一丝声音,但紧张气氛,却愈来愈使人感到窒息!

              关吉握着缅刀的手掌,愈握愈紧,但觉满手都是汗水。

              站在万花仙姑身侧的贺云娘,也睁大双目,心头小鹿,不住的跳动!

              尹天骐却依然引立场中,原式如故,丝毫没有稍动。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飞天双尸不但没有“飞天”,他们弯腰弓身,蜗牛式的缓慢行动,此时已然在尹天骐四周,不多不少绕了三个大圈。

              蓦然,他们身形一弹,飞快的纵身跃起……慢点!大家可能认为他们蓄势已久,这一突然飞跃而起,定如雷雷霆万钧,飞扑轰击!

              但事实上却是恰恰相反!

              飞天双尸不但并未出手,而且原形不动,飞快的倒跃出去一丈开外,才缓缓的直起身子,向天长长吁了一口气,短拐也一下收入袖中,举步朝万花仙姑走去。

              “这是怎么一回事?”双方的人,心头几乎同时泛起了同样的疑问。

              万花仙姑眼波流动了一下,嫣然笑道:“二老怎么停手啦?”

              他们除了绕着尹天骐走了三匝,根本没有出手,这“停手”两字,已隐含有责问之意!

              赫连飞枯瘦无肉的脸上,僵硬一笑,双手抱拳,道:“副总护法明鉴,经老朽兄弟仔细观察,此人确系魔剑麻前辈的传人。”

              万花仙姑笑了笑问道:“二老如何看出来的?”

              赫连天道:“他使的这招剑式,名为‘天机莫测’,正是麻前辈嫡传剑法。”

              万花仙姑道:“天机莫测,这招剑法很厉害么?”

              赫连天道:“不错,‘天机莫测’剑含天机,极难破解。”

              万花仙姑道:“以二老之能,难道也无法破解么?”

              赫连飞迟疑了一下,欠欠身道:“老朽兄弟不能和此人动手,要请副总护法谅恕。”

              赫连天也跟着欠身道:“是,是,要请副总护法谅恕这个。”

              万花仙姑俏眼之中闪过一丝异色,讶然:“那是为什么呢?”

              赫连飞道:“老朽兄弟,当年答应过麻前辈,遇上‘天机剑法’之人,决不动手。”

              万花仙姑格格的一声娇笑,说道:“这是几十年以前的事了?”

              赫连飞应道:“四十多年了。”

              万花仙姑笑的便是花枝乱颤,说道:“二老也真是的,事隔四十年,麻九姑只怕连骨头都烂的找不到了,亏你们两位还惦记着这么一句话。”

              赫连飞正容道:“大丈夫言出如山,永无更改,岂能因年代久远,自毁诺言?”

              接着一抱拳道:“老朽兄弟既在此地遇上天机传人,只好先行告退,副总护法多多恕罪。”说罢,正待退下。

              万花仙姑双眉微蹙,抬目道:“二老临阵退却,不是叫小妹为难么?”

              赫连飞脸色微变,抱拳道:“老朽兄弟实是恪于昔日诺言,情非得已。”

              万花仙姑道:“本门法令素严,任何人也不敢稍有违背,二老又不是不知道,小妹奉金面敕令行事,二老这样一走,叫小妹如何向上面交待呢?”

              赫连飞想了想道:“副总护法如有为难,老朽兄弟自当向总座面陈经过……”

              万花仙姑望望两人,点头道:“也好,那就请二位把金面敕令带去。”

              说完,探怀摸出一个金光灿然的面具,手掌一摊,缓缓朝赫连飞面前递来。

              飞天双尸一见金面敕令,立即双双肃身恭立,由赫连飞伸手接去。

              万花仙姑忽然吃吃笑道:“二老知罪么?”

              话声甫出,突然从那金面具的眼、耳、口鼻中,飞出十几缕精芒!

              精芒倏然爆散,激射如电,正好笼罩住飞天双尸两人身前!

              这一下相距既近,神速已极。

              赫连飞脸色剧变,怒哼一声,伸出的右手,突然翻起,朝前挥出,赫连天站在左首,同时挥出左掌。

              两个修为功深,此刻同时出手,一丈之内,登时罡风旋飞,潜力上涌,区区飞针,怕不被他们卷飞到九霄云外?万花仙姑依然摊着那只粉嫩玉掌,掌心依然放着那个金面敕令,若无其事,嫣然一笑道:“二老纵然自恃神功,但这是专破气功的‘太阳戮魂针’,专为本门狂傲不驯之人而设,二老徇私放走银拂道人于前,又违抗金令,临阵退却于后,心生离叛,这是咎由自取,小妹奉命行事,不得不尔……”

              尹天骐听的心头一动,暗道:“听她口气敢情银拂道人落入他们包围之中,是飞天双尸放走的了。”

              赫连飞双目红芒连闪,脸色狞厉,怒哼一声,回头朝赫连天问道:“老二可曾中了妖妇毒针?”

              赫连天道:“小弟左臂大概中了三支,不妨事,咱们干了这歹毒妖妇再说。”

              万花仙姑格格笑道:“二老中了‘太阳戮魂针’不出盏茶工夫,全身功力尽废,小妹才懒得和你们动手呢!”

              赫连飞厉喝道:“妖妇住口!老夫兄弟昔年在云贵误中蛊毒,幸蒙银拂道友指点,得免于难,如今老夫兄弟身为天坛左右护法,教主面允老夫兄弟便宜行事,大丈夫恩怨分明,放走银拂道友,老夫并不抵赖,至于姓尹的小友,老夫兄弟为了昔年诺言,不与天机传人为敌,又岂能算是临阵退却?”

              尹天骐、关吉二人听的同时忖道:“这两个老魔头虽是凶名久着,但倒恩怨分明,言出必践!”

              万花仙姑笑道:“二老总该知道银拂道友,列为本教第一号大敌,势在必诛,只此一事,已是犯了本教通敌之罪,小妹奉金面敕令行事,二老还是及早受缚吧!”

              赫连飞厉笑道:“万花妖妇,你说,你向老夫兄弟下手,是奉何人之命?”

              万花仙姑淡淡一笑道:“怎么二老还想寻仇么?”

              赫连天狞笑道:“你说对了,老夫兄弟有恩必报,有仇更非报不可!”

              万花仙姑格格娇笑道:“二老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现在已经过了盏茶工夫,你们不妨运气试试,今生今世,这报仇二字,只怕是侈谈了。”

              赫连飞眼中精芒连闪,突然仰天发出一声凄厉长笑,喝道:“万花妖妇,你当区区毒针,真能奈何得飞天双尸?”

              话声出口,只听“喀…‘喀”两声,倏地从飞天双尸身边,飞射出两条黑影,势如绞剪,直向万花仙姑电射而至!

              不用说,这两条黑影,准是他们仗以成名的一只短拐无疑,随身兵刃,到了脱手取敌,自然已是孤注一掷,拼了老命。

              万花仙姑虽是早已运蓄功力,暗中提防,但看他们双拐出手,倒也不敢轻估对方这最后的奋力一击,急急一手拉了贺云娘,飞身向旁跃开!

              飞天双尸双拐出手,又是一声凄厉长笑,两道人影突然腾空射起,笑声摇曳,去势如电,只在山林间连闪几闪,便自消失不见!

              尹天骐看的暗惊骇,忖道:“这两个老魔头,果然不愧飞天之号!”

              万花仙姑没想到二人中了“太阳戮魂针”居然还有这等深厚功力。被他们乘机脱走,一张娇艳的粉脸上不禁骗然失色!再往地上一看,更是连连跺脚,叹息道:“我上他们的当了。”

              尹天骐、关吉二人站在一起,只因这一瞬工夫,迭生变化,快的令人目不暇接,此时飞天双尸一走,再往地上看去不由怔的一怔!

              原来方才飞天双尸脱手朝万花仙姑打去的,根本不是什么短拐,赫然竟是两条枯瘦得如同鸟爪的手臂!

              这两条手臂,一望而知一是左手,一是右手,都是齐肩拗断,但奇怪的断处竟然不见丝毫血迹,生似斫下已有多天。

              像猎户人家斫下的兽腿,挂在通风之处,早经风干了一般!

              只听贺云娘问道:“副总护法,这两条手臂,就是两位赫连护法的么?”

              万花仙姑柳眉挑动,气愤的道:“没想到这两老东西,居然给他们练成了僵尸门中最难练的‘尸解神功’,连‘太阳戮魂针’也无法伤得他们。”

              贺云娘道:“他们各自断去一臂,自然伤的不轻了。”

              万花仙姑微微摇头道:“练僵尸功的人,断去一臂,并无多大损失,但他们这一走,对咱们却是一件极大的麻烦……”

              俏目一转,两道水淋淋的眼光,又落到尹、关二人身上,嘴角含笑,娇声道:“两位小兄弟,现在该谈谈咱们的事了。”

              尹天骐长笑道:“没有什么好谈的,仙姑有意赐教,那就速战速决,在下已经等侯多时了。”

              万花仙姑颔首微摇,笑了笑道:“我一身是毒,你们休想占得便宜,老实说,我也不想和你们动手,依我相劝,还是跟我走的好。”

              关吉大喝道:“妖妇,你有多少毒物,只管使来,关爷就算中毒身死,也非把你劈了不可。”

              万花仙姑格的笑道:“不想对你们使毒,因为我奉命要把你们生擒回去,但到逼我非出手不可时,那就只好用毒了。”

              只听站在远处一块石墟上的五叉鬼王忽然尖声笑道:“要擒这两个娃儿,何须副总护法出手,兄弟尽可代劳。”

              万花仙姑美目流转,点点头媚笑道:“小妹倒是忘了雷护法还在这里!”

              五叉鬼王得意的大笑一笑道:“副总护法没有吩咐,兄弟那里敢走?”

              他身形原式不动,“嘶”的一声,平直飞来,落到尹、关两人身前,阴笑道:“看来咱们还是有缘。”

              尹天骐、关吉两人看他欺近,立即霍地分开,各抱刀剑,全神戒备。

              五叉鬼王缓缓从袖中取出两柄金光灿然的短叉,左右一分,笑道:“老夫从不和人客气,说动手,就要动手,你们小心了!”

              万花仙姑及时喝道:“雷护法,你叉势沉重,发如雷电,不可伤了他们。”

              五叉鬼王连声应“是”,笑道:“兄弟省得,副总护法但请放心。”

              霍地转过身来,双拐疾举,正待出手!

              但听远远传来一个娇脆的声音,缓缓说道:“雷尚,住手!”

              雷尚,正是五叉鬼王的名字,但五叉鬼王成名多年,江湖上谁都得尊他一声“雷老”,有谁敢直呼其名?五叉鬼王双目绿光暴射,沉声道:“什么人?”

              大家循声瞧去,但见山径上出现了一个身穿梅红衣袄,面垂青纱的少女,缓步走了过来。

              那红衣少女手上捧着一柄金光灿烂的连鞘小刀,步态轻盈,却使人觉得她有一种神秘之感!

              尹天骐一眼看到红衣少女手上金刀,心头不觉猛然一震!

              五叉鬼王识不透红衣少女来历,但因对方明知自己是谁,还敢直呼姓名,说不定大有来历,耐着性子问道:“你要老夫住手?”

              “嗯……”那红衣少女口中只轻轻嗯了一声,并没多说。

              五叉鬼王xx道:“小姑娘有什么事么?”

              “嗯……”红衣少女又嗯了一声,这两句话的时间,她已经渐渐走近。

              五叉鬼王回头望望万花仙姑,显然万花仙姑也弄不清对方来历,─双俏眼,盯注着虹衣少女,脸上流露出惊异之色。

              五叉鬼王沉声道:“你是何人?”

              红衣少女已在两丈外站停身子,把手中金刀举了举,娇哼道:“雷尚,你认识我手上这柄刀么?”。

              五叉鬼王目射绿光,忽然厉笑一声,喝道:“小姑娘,老夫耐性有限,还不快说,你是何人?来此何事?”

              红衣少女冷冷的道:“那你是不认识这柄刀了?”

              五叉鬼王哼道:“老夫不识。”

              红衣少女道:“那么我告诉你,我是奉夫人之命来的。”

              五叉鬼王道:“你夫人又是什么人?”

              红衣少女冷冷一哼,道:“你是要听?”

              五叉鬼王厉笑道:“老人问你,自然要听。”

              红衣少女徐徐说道:“一扇上青云,再扇天下动,但见……”

              拖长语气,还没往下说去。

              五叉鬼王突然神色大变,急急拱手道:“姑娘是……夫人手下,雷某多多失敬。”

              尹天骐听不懂她说的什么?但看五叉鬼王忽然前倨后恭的模样,心头不觉大感奇怪!再回目看去,这一瞬间,居然连那位身居千面教副总护法的万花仙姑,也神色大变!

              红衣少女冷哼道:“你知道就好。”

              五叉鬼王慌忙陪笑道:“老朽失礼之处,姑娘多多包涵,不知姑娘前来,有何见教?”

              红衣少女伸手朝尹天骐、关吉两人一指,说道:“我奉夫人之命,要带他们去见夫人。”

              五叉鬼王面现难色,迟疑道:“这个……”

              红衣少女哼道:“你敢违拗夫人金令?”

              五叉鬼王惶恐的道:“不敢,老朽有几个脑袋,敢违抗夫人金令?”

              红衣少女没再理他,回头朝尹、关二人娇喝道:“尹天骐、关吉听着,夫人有命,要你们立即随我前去晋见夫人。”

              尹天骐、关吉二人连忙躬身道:“在下敬遵夫人金令。”

              红衣少女道;“好,你们随我走。”

              说完,转身往山径上走去。

              尹、关二人收起兵刃,正待跟去。

              万花仙姑叫道:“小姑娘,慢点!”

              红衣少女并没理她,朝两人催道:“夫人已在等候,你们还不快走?”

              万花仙姑娇笑道:“小姑娘,我说慢点,就是慢点,干么这般来不及?”

              尹天骐、关吉听出万花仙姑口气不善,自然不能舍了红衣少女面去,两人脚下也自停了下来。

              红衣少女瞪了万花仙姑一跟,冷哼道:“你是什么人?”

              万花仙姑含笑指指胸前金线牡丹,问道:“你不认识我,总该认识这朵花吧?”

              红衣少女道:“牡丹,你敢叫牡丹?”

              万花仙姑格格娇笑道:“也差不多,这是万花之王,你知道么?”

              红衣少女道:“不知道,我没时间和你多说。”

              转身朝两人轻喝道:“咱们快走。”正待举步!

              万花仙姑轻笑道:“那怎么成?我话还投问完咯!”

              身形倏然飘起,一阵香风,已经挡到了红衣少女面前。

              红衣少女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冷哼道:“你敢违抗夫人金令?”

              万花仙姑嫣然笑道:“不敢,我只是想问问清楚,干么急着要走?”

              红衣少女怒声道:“我不想和你说话。”

              万花仙姑笑道:“不是心虚?”

              红衣少女左手紧握着刀鞘,怒喝道:“你再不让开,莫怪我要出手了。”

              万花仙姑轻笑道:“小姑娘,我只是和你相戏,看你就发这么大的脾气,老实说,我和你家夫人也算得是旧识,问几句话,总可以吧?”

              尹天骐暗道:“他们口中的夫人一定是一位武林中大大有名的前辈高人,万花仙姑说和她是旧识,也未必是假。试想万花仙姑能当上千面教副总护法,连飞天双尸、五叉鬼王等一千老魔都得听她指挥,可见她在江湖上,原是身份极高之人了。”

              红衣少女气愤的道:“你究竟要问什么?”

              万花仙姑眯着一双俏眼,笑道:“小姑娘,我只是想问你究竟是那一位夫人手下?”

              敢情她说了半天,还没弄清楚是那一位夫人?莫非武林中称“夫人”的人,为数不少?红衣少女冷冷道:“你方才没听清楚?”

              万花仙姑道:“我只听到两句,这么说,你是红灯夫人手下了?”

              尹天骐听桑南施说过,自己被假长眉上人“寒冰掌”击中,昏迷不醒,还是红灯夫人两片朱果药救的性命。

              只听红衣少女哼道:“你知道就好。”

              万花仙姑娇“嗯”了一声,道:“这就有些有不对了。”

              红衣少女道:“什么不对?”

              万花仙姑道:“红灯夫人以红灯罩名满天下,你怎的没带红灯出来?”

              红衣少女道:“大白天里拿什么灯?我有夫人金错刀为凭,难道还是假的不成?”

              “哼……”万花仙姑娇哼道:“我没说你是假的,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本来嘛,红灯照手下,怎么没有红灯,就算是大白天不带灯吧?也总得有把红扇子,扇上几扇,亮亮手势才成,你这两件东西,一件也没带,还算什么红灯照?”

              这话已经指明红衣少女是假冒红灯夫人手下了!

              五叉鬼王突然哈哈一笑道:“若非副总护法明察秋毫,老夫差点被这小丫头蒙混过去了!”

              人随声发,怪爪一探,凌空扑攫而来!

              尹天骐心知万花仙姑这等盘问下去,定然要糟,早和关吉暗使眼色,各自凝神戒备。

              此时一见五叉鬼王飞扑而来,尹天骐身形轻旋,“锵”的一声长剑出匣,口中喝道:“五叉鬼王慢来!”

              一道青光,电卷过去。

              五叉鬼王自然识得厉害,身形往上提升而起。一个筋斗,倒翻出去,就在他倒翻出去之际,一阵啷啷锐响,从他大袖之中,飞射出一道金光,直向尹天骐当头射来。

              光听那发如雷鸣啷啷的叉声,震慑心神,就知这飞射而来的金叉,威势极强了!

              尹天骐知道他飞叉厉害,那敢怠慢,缓缓吸气,把全身功力,贯注右臂,凝神不动,直待那金叉快要及身,口中大喝一声,挥手一剑,迎着金叉劈去。

              这一下他用足全力,劈击而出,但听“锵”的一声暴响,那激射而来的飞叉,居然被他一下振飞出去,但尹天骐一条右骨,也感到一阵酸麻,脚下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这时那红衣少女也和万花仙姑动上了手,原来万花仙姑说她手上既没红灯,也没红扇子,还算什么红灯照?话声方落,红衣少女娇叱一声:“是不是红灯照,你一试就知。”

              突然娇躯一晃,侧的一声,金光乍闪,人已欺到了万花仙姑面前,锋利刀尖,直抵咽喉!

              这一下出手之快,当真捷如律令!

              万花仙姑一身功力非同等闲,自然早有提防,但放声入耳,刀尖已抵咽喉,几乎连看都投看清楚,心头不觉大惊,急急往后飞退。

              红衣少女一着占先,口中冷冷一笑,双脚一晃,如影随形般直欺而上,掌中金刀轻轻圈动,划出一个个圆圈。但刀尖脚依然指着万花仙姑咽喉,冷笑道:“你说,我像不像红灯照?”

              万花仙姑真没想到凭自己的身手,居然无法闪避的开,接连两次被人用刀尖指着咽喉说话,心头大感诧异,急忙身形连展,使出她独门身法“月移花影”,斜闪出去,一面娇笑道:“掌中剑!小姑娘原来你是司徒长空门下,这老不死居然收了徒弟。”

              红衣少女叱道:“我是司徒门下,又能怎的?”

              金刀一晃,刀尖直指万花仙姑左肋。

              万花仙姑格格的笑道:“小姑娘,你真要和我动手,可还差得远呢!”

              身如飘絮,从红衣少女身边擦过玉手伸展如兰,一下扯下了那红衣少女的蒙面青纱。

              红衣少女惊叫一声,向后疾退,但脸上青巾,巳到万花仙姑手中。

              这红衣少女面巾揭开,露出了本来面目,原来她正是桑南施!

              关吉手持缅刀,左右顾盼,两处都已在交手,自己就没了对手,只好全神戒备,替两人掠阵。

              这时眼看红衣少女,竟是桑南施所乔装,心中不觉大喜,笑道:“桑姑娘,原来是你。”

              这一阵话,说采较长,其实双方动手,不膏电光石火,何等快速!

              这边桑南施被万花仙姑扯下蒙面中,另一边尹天骐独斗五义鬼王,也甚是吃紧!

              原来他一剑震飞金色短叉,但觉有臂酸麻,身不由主的后退了一步,五又鬼王站在一丈开外,目光亲烁右手遥遥一指,阴笑道:“小子,你挡得开老夫一叉,已算得年轻人中的佼佼者了。”

              右手大袖一拂,又是一道金光,飞射而出,挟着一片啷啷叉声,当头射到。

              方才尹天骐一剑震飞出去的金叉,生似仍在受五叉鬼王遥遥控制,飞出去一丈来远,突然回头,重又朝尹天骐脚口飞刺而来。

              这两柄金叉,同时攻来,声势和方才又是不同,似是互相呼应,锐啸震耳,叉声雷动,宛如金缢剪从天而降!

              尹天骐心头暗暗震惊,方才一柄金叉,就震得自己手臂发麻,如若五叉同发那还得了?他一时雄心突起,大蝎一声道:“别说你们区区两柄短叉,就是五叉同发,又能奈我何?”

              长剑疾发,又是“当”当”两声,金屑飞洒,火星四溅,两柄短又,又被他一剑劈出!

              照说,这两柄短叉来势虽猛,但既已被他长剑劈出,就应飞出老远,跌落地上。

              那知短叉挟着锐啸声,飞出一丈来远,忽然划了个弧形,又掉转头来、绞剪般刺击而至!

              就在此时,五叉鬼王阴森一笑,大头中又飞出了一道金光,一柄短叉,有如雷轰电击般射来!

              五叉鬼王既以五叉成名,叉上功夫,自是非同小可。尹天骐接连击开二柄飞叉,发觉五叉鬼王飞出的短叉,一柄比一柄觉重,就是被自己震出的飞叉,等到回头舯来,势道一次比一次增强!

              方才两柄飞又已震得自己手腕酸麻,长剑差点被震脱手,此时眼看五叉鬼王第三柄飞叉又已出手。连同巳被震出去又回头攻来的两柄,三道金光,晶字形电射而来,势道之强,更见凌厉!

              尹天骐暗暗咬牙,突然长剑连闪“天机剑祛”中一招“三星照户”,一片剑光之中,飞射出三点寒星!

              这─着果然有效,但听接连响起“叮”“叮”“叮”三声轻响,三柄激射而至的金色飞叉,而被自己剑尖轻而易举的点飞出去。

              尹天骐心头恍然大悟,方才是看到飞叉射来,仅凭自己力道,举剑劈击,并没使用剑法,那是硬封硬砸,凭自己功力和五叉鬼王相拼,自然十分吃力。

              这回使用了“天机剑法”的招术,轻易就把三柄飞叉点飞出去,那是自己运用了剑法的巧劲,自然而然把对方力道卸去,因此就感到轻而易举。

              心头不禁大喜,忖道:“天机剑法神妙无方,五又鬼王又何惧之有?”一念及此,不觉精神陡振,朗笑道:“五又鬼王,你还有多少伎俩,尽管使来。”

              五叉鬼王做梦也想不到眼前这个乳臭味干的少年,竞有如此功力,能够挡得开自己三柄飞叉!

              不,他自己发出去的飞叉,自然看的出来。先前两次,尹天骐虽然挡开两柄飞叉,已是十分吃力,如以那时的情形而言,他极难接得住自己三柄飞叉。

              但到了第三次,三又同发之际,对方挥剑乱舞,不知如何一来,竟把三柄飞又同时点出,而且这下对方似是使了一巧劲,自己贯注了真力的飞叉,力道竟然难以用实!

              战场中不时响起啷啷金铁击撞之声!

              但就算你不停的把它震飞出去,但它震出去之后划个弧形,依然飞刺而来,五叉轮流攻击,永无休止。

              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离奇拼斗!

              尹天骐已然无暇细看飞刺来的是那一柄金叉,也无暇去一柄柄的封拆还击,只是长剑连挥,咬紧牙关展开“天机剑法”。

              四外宛如雷电交击,风狂雨骤,他只是一心一意的施展剑法。饶是如此,但要在五柄金叉交相冲击之下,施展剑法,可也不是易事,十几招下来,已把尹天骐累的玉脸通红,汗如雨下!

              对方五柄金叉,记记如撞岩殒星,力道奇重,几乎每一记都有把自己宝剑震飞脱手的可能。

              直到此时,他才觉一个人名无幸致,五又鬼王成名在三十年以前,果然有他成名的条件,在能人辈出的武林中,他能久享威名,使人闻名丧胆,确有他的绝活!单单这十几招工夫,尹天骐好像已经历了漫长一段时光!

              这一情形,几乎和几天之前,独斗飞天双尸,极相仿佛,凭自己这点功力,那能和飞天双尸,五叉鬼王等凶名久着的魔头动手?也就是那次动手,有了经验,“天机剑法”玄奥莫测,以自己的功力,纵然无法发挥它的威力,但只要支撑下去,要胜五叉鬼王或许不易,自保应无问题。

              一个人能否克服困难,所凭仗的就是信心,尹天骐能在五叉鬼王五柄飞叉环击之下,支持不败,就是他坚信“天机剑法”足可自保。

              这─战,当真有天崩地裂的威势,啷啷又声,和交织的金光,似乎越来愈盛!本来网幕似的金光,只不过笼罩了一丈方圆,如今已经渐渐扩大,到三丈方圆!

              五叉鬼王高踞巨石之上,一张狞恶的脸上也更显得狞恶,两只鬼爪不住的在空中作势,乱抓乱挥,似乎也拼上了老命。

              你当五柄飞叉一片金网笼罩的范围,由一丈逐渐扩大到三丈,是五叉鬼王的威力在逐渐增强么?那就大错而特错了!

              这应该说五叉鬼王此刻已经到了图穷匕见,五柄飞叉难以控制之境!

              原来尹天骐打到十几招之后,已然渐渐感觉到有转机,一抖开剑,开合之间,四厨压力,也逐渐松动!

              “天机剑法”如鱼龙蔓衍,变化万千,一片寒光,幻出无数道剑影,渐渐往外扩张,把五柄飞叉,交织成的金网,逼得步步后退!

              五叉鬼王深陷的双目,暴射出两道惨惨绿光,蓦地厉笑一声,两只大袖一抖又是两道金光,从他袖中飞出,直向尹天骐射来,口中却笑道:“小子,你就试试老夫五鬼神叉的厉害!”

              话声出口,一双鸟瓜般的手掌,五指箕张,似推似抓,不住的向空作势。

              这两柄金叉,从他袖中飞出,势道奇快,一下已从尹天骐头上划空而过,奇怪的居然不直接向尹天骐攻击。

              同时经他双手催动真气,被尹天骐点飞出去的三柄金叉,也倏然飞开,各自带起一股尖锐啸声,划着弧形朝尹天骐刺来!

              这一刹那,那两柄划过头顶飞射出去的金叉,也同时一个掉头,加速俯冲而至。

              五柄飞叉在空中不住的滚转,发出一片啷啷之声,互相呼应,顿时威势大盛,五道金光,宛如五道长虹,同时集中尹天骐一个目标,电钻射落!

              金光耀目,耀声如雷,这份声势,委突有如风云丕变,天地晦瞑之势!

              尹天骐纵然发现自己“天机剑法”,足可挡得住对方五叉,但是到了这般声势,也不禁突然变色,只好默运功力,目注五叉,静以待动,和它拼命一搏。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五道金叉,来势何等神速,眨眼之间,四柄短叉,分左右前后,电钻射到,距离尹天骐巳只有一尺,另一叉同样不住的滚转,却从头顶垂直射落,也不过尺许光景!

              尹天骐听声辨位,蓦地大喝一声,青萍剑旋身飞绕,青光暴涨,幻起一片剑影,分头迎出。他使的正是“天机剑法”一招护身绝学“云雾金光”!

              剑叉交击,响起一连串的金铁狂鸣!

              这一下,五叉鬼王全力一击,当真非同小可,尹天骐但觉长剑连震,重逾山岳直震得他手腕发麻,几乎要跌坐下去!

              五柄金叉,总算被他一齐挡了开去,挡是挡开了,但可并没有完!

              五叉鬼王站在一方巨石上,神情狞恶,双手高举,不住的指东划西,遥遥指挥。

              五柄金叉依然叉声啷啷,呼啸如雷,在尹天骐周围一丈方圆,划着弧形,上下左右,盘旋飞舞,忽前忽后的冲刺袭击!

              时而两柄交叉如剪,时而三柄参差劈刺,总之,这五柄金叉飞腾变化,互相呼应,轮番袭击,一丈方圆,交织成一张金色网罟,把尹天骐笼罩在这片网罟之中!五叉鬼王这五柄金叉,不知是缅铁?还是金精?尹天骐手上是一柄削铁如泥,斩金切玉的宝剑居然会削不动它分毫。

              要知这五柄飞叉,全凭五叉鬼王数十年苦练的一口真气驾驭,指挥攻敌,遥加控制。如今受到逐渐扩张的剑光所排斥,地方愈扩愈大,指挥自然愈加吃力,同时内力消耗也愈来愈甚!

              最使五叉鬼子为难的就是到了此时,已使他欲战无力,欲罢不能,一时凶心突发,口中厉啸一声,双手似挽似推,加紧施为!

              五柄飞叉,经饱真气催动,刹那间,果然演转益裂,又声陡盛,五道金光,同时朝尹天骐一片剑影中轰击而下。

              剑光受到金叉曲压力,剑气同时暴涨,一片青光之中,幻出千百条剑影,把五柄金叉,绞成粉碎,洒落─天金片!

              五叉鬼王大叫一声,口喷鲜血,从巨石上一个倒栽慈,跌了下来。

              五个鬼徒睹状大惊,急忙掠近过去,把他扶起,簇拥着如飞而去。

              尹天骐“天机剑法’一经展开,只是运剑如冰,尽情发挥,根本不知道身外之事,此刻只觉四周压力一紧之后,骤然消失;同时耳中也依稀听到五叉鬼王的一声大叫,他还不知道在这顷刻之间,已经被自己破去了震惊八荒的“五鬼神叉”!

              目光一瞥,四外静悄的早巳不见半点动点静,心中暗暗觉得奇怪,急忙收住剑势。

              只听数丈之外,咱起万花仙姑又娇又脆的格格轻笑,说道:“小兄弟,你这套‘天机剑法’,果然威力无匹,真叫老姐姐大开眼界啦!”

              尹天骐声音入耳,心头不期蓦然一惊:“万花仙姑还在此地,那么其余的人呢?”

              其余的人,五叉鬼王巳被五个鬼徒拥着走了,他关心的当然不会是五叉鬼王,那么这“人”呢,自然是关吉和桑南施了!

              一念及此,急急举目瞧去!

              只见三丈外,一棵大松树下面,俏生生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身穿淡绿衣裙,胸绣金线牡丹的万花仙姑,星目流盼,脸上笑盈盈的,春情盎然!

              一个是身材苗条,清丽如花的贺云娘,她也睁大着一双秋波,望着自己,似喜似爱,脉脉含情!

              关吉、桑南施两人又到那里去了呢?就在大树底下,万花仙姑的身边,只是他们并不是好好的站在那里,而是盖起双目,静静的躺着!

              万花仙姑嫣然笑道:“投什么,他们只是睡着了。”

              尹天骐怒声道:“他们可是中了你暗算?”

              万花仙姑格格笑道:“瞧你,急成这个样子,他们不是好好的躺着么,我几时暗算他们了?”

              尹天骐手仗长剑,缓缓逼去,口中喝道:“好好的人,怎会躺在地上?你还说没有暗算他们?”

              万花仙姑娇笑道:“也许他们太疲倦,躺下来休息一回,你话说的轻一点,莫要把他们吵醒了。”

              尹天骐看她一味装傻,心头更是怒不可遏,喝道:“你给我站开去。”

              万花仙姑“嗯”了声,道:“小兄弟,干么这么凶,老姐姐还会骗你,真的不是我暗算他们的。”

              尹天骐道:“那么他们怎会昏迷不醒?”

              万花仙姑格的笑道:“这就要怪他们和我走的太近了。”

              尹天骐不觉停步道:“走的太近,怎会昏倒?”

              万花仙姑抿抿嘴,媚笑道:“走的太近,自然会闻到我身上的花香。”

              说话之时,伸手从怀中抽出一方淡绿手帕,翘着兰花般手指,轻轻一挥,嫣然笑道:“我手帕洒的百花露,小兄弟,你闻闻看香不香?”

              尹天骐看她掏出香帕,已知她不怀好意,剑眉一剔,正待举剑劈去。

              猛一抬头,只见贺云娘朝自己暗使眼色,心中登时警觉,急急往后跃退。万花仙姑口中喝道:“小兄弟,你也乖乖的躺下来!”

              纤手一扬,一方手帕,直向尹天骐面上拂来!

              尹天骐话声未落,瞥见绿影一闪,万花仙姑乞如影随形般欺来,赶紧闭住呼吸,施展“天龙御风身法”,飘身飞起,一下飞出去两丈之外。

              他纵然见机的快,鼻孔中依然闻到了一丝甜香,双脚落到地上,但觉神思恍悔,懒洋洋的往地上跌坐下去。

              万花仙姑娇笑一声,道:“小兄弟,我这百花露香不香?”

              手拿香帕,莲步细碎,笑吟吟的朝尹天骐走来,边走边道:“真是倔强孩子,就算你有通天本领,也休想一个筋斗,翻出我万花仙姑的手掌去。”

              话声方落,人也走到尹天骐的身边,但当她目光一抬,突然间脸色大变,人也僵住了!

              原来就在尹天骐跌坐下去的一棵大树枝柯上,不知何时,高挑着一盏红灯!

              一盏六角的红纱宫灯,虽在大白天里,依然点燃着一支红烛,荧荧有光!

              “人间到处皆黑暗,只有红灯照光明。”

              这不是昔年江湖黑道巨擘和异派旁门共同推举的盟主红灯教主的唯一标志──红灯照么?万花仙姑纵然成名多年,平日什么人都没放在她眼里,唯有对红灯夫人,心里多少还存三分忌惮,此时骤睹树枝上高挑红灯,不由的骇然失色,急忙后退了两步,怔怔的望着红灯,娇声道:“那一位红灯照使者在此?”

              只听大树上“嗤”的一声轻笑,一条红影倏然飞坠,落到面前!

              那是一个身穿银红衣袄的姑娘,看去不过十六七岁,生得眉目如画,在她飞身落地的一刹那已把高挑枝柯上的红灯,取到手中,含笑道:“夫人驾到,你还不快快接驾?”

              万花仙姑又是一怔,心想:“红灯夫人已有多年不曾在江湖上出现怎会在这里遇上了。”

              一面目注红衣少女问道:“夫人玉驾也来了么?”

              那红衣少女笑着朝山径上一指,道:“那不是夫人的轿子么?’万花仙姑举目看去,果见山径上出现了两名身穿银红衣袄的少女,左手高挑红灯,并肩而行。两人身后,果有一乘软轿,健步如飞朝山前奔来!

              万花仙姑一见软轿,立时神色一变,凝立道左。

              那乘软轿来的好快,眨眼工夫,已到面前。抬轿的两个灰衣大脚老妪,面貌冷峻,包头上插着一朵红花,两只手腕都戴了金光灿烂的金镯。此时脚下一停,把软轿缓缓从肩上放下。

              先前那名红衣少女慌忙趋上前去,躬身道:“启禀夫人,那持有夫人‘金错刀’的姑娘,已被千面教副护法用迷药迷昏过去了。”

              轿中人轻“唔”一声道:“千面教不在江湖九大门派之中,那就该是江湖黑道了,见了我的‘金错刀’,还有谁敢出手伤人?”

              万花仙姑听她口气不对,随着朝软轿检衽一礼,娇笑道:“小妹缨红药,参见夫人。”

              轿中人缓缓的道:“我当是谁,原来缪仙姑也在这里。”

              万花仙姑微笑道:“小妹不知那位小姑娘真是夫人门下,至有冒犯,夫人幸勿见怪。”

              轿中人讶异的道:“缪仙姑几时也加入了千面教?”

              万花仙姑尴尬的道:“夫人见笑,小妹不是千面教的人。”

              顿一顿,又续道:“那是什么人使的迷药?”

              万花仙姑道:“是小妹,我看那小姑娘手上没带红灯,还当她假冒夫人门下,正想问问清楚……”

              轿中人哼了─声,道:“缪仙姑那就问我好了。”

              万花仙姑道:“小妹一时不察,还望夫人恕罪。”

              轿中人道:“你方才不是说,不是千面教的人么?”

              万花仙姑道:“小妹并非千面教门下,只是应盟主之邀,担任护法职务。”

              轿中人问道:“是副总护法?”

              万花仙姑应道:“是。”

              轿中人道:“很好。”

              万花仙姑慑于红灯夫人威名,不敢作声。

              轿中人冷冷道:“缨仙姑不把她弄醒,那是想把她带走了?”

              万花仙姑心头一惊,连说“不敢’,慌忙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玉瓶,转身走到桑南施身边,拧开瓶塞,替她闻了解药。

              桑南施连打了两个喷嚏,立时睁开眼来。

              贺云娘暗中以“传音入密”说道:“桑南施,红灯夫人来了,快去叩谢,这是唯一的救星,求她把尹天骐一并救了才好。”

              桑南施听的一怔,她想不到自己假冒红灯夫人手下,真的把红灯夫人引来了!赶忙一跃则起,目光一瞥,果见尹天骐、关吉二人,也着了万花仙姑的道,昏迷不醒,心中暗暗焦急。

              立即走上几步,朝轿前拜了下去,口中说道:“多谢夫人救援,只是晚辈大哥和莫老前辈门下关大哥,仍然昏迷不醒,还望夫人赐救。”

              轿中人轻嗯一声,道:“我问问她。”语声一顿,接着问道:“这两人缪仙姑打算如何处置?”

              万花仙姑点首道:“但凭夫人吩咐。”

              轿中人道:“很好!那就要他们随我走。”

              随她走,自然也得解去两人的迷药,万花仙姑略微迟疑了一下,却是不敢违拗,只好也替两人闻了解药。

              尹天骐、关吉各自打着喷嚏,同时苏醒过来,挺身坐起,桑南施忙道:“尹大哥,你们快来见过夫人。”

              尹天骐、关吉听了桑南施的招呼,不知轿中究是何人?但这情形,已极明显,自己三人是轿中人所救。

              夫人?莫非轿中就是红灯夫人?当下走到轿前,一齐躬身道:“晚辈叩见夫人!”

              其实他们连红灯夫人是谁?都弄不清楚。

              轿中人娇声说道:“好,你们就随我走好了。”

              尹天骐心中暗道:“听她口音,这位红灯夫人,似是年纪不大!”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