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白衣紫电 >> 第四十章 恶帮令渐露颓势 持正义武林有望

            第四十章 恶帮令渐露颓势 持正义武林有望

            时间:2017/12/31 19:41:44  点击:426 次
              燕子翔已经脱胎换骨了,这天在镇上购物,巧的是又遇上了认识他的武林人物。三个人之中有一个拍拍他的肩胛,道:“你是不是在‘后庭花’挂过头牌?”
              燕子翔大恨,也是此人合该倒霉,一出手就把他砸了出去,另外二人大骇齐上,居然也未接下五招。
              此刻的燕子翔,跟着“逍遥居士”西门乐,自然还没有出师,原订目标是三个月,才不过一个半月光景。
              即使如此,这些武林中有点名气的人物,在他的手下简直不堪一击,这就是师承的重要了。
              这三人绝对不相信“后庭花”那个‘状元”有些身手,他们以为八成是看错人了,人要是倒霉,喝口凉水也会被呛住。
              围拢了很多人,这些人当中,也有人认识他,但却无人敢指认他就是那个高中“花榜”
              的相公。
              燕子翔匆匆出了镇,“逍遥居士”在另一镇上等他。
              今日能大展身手,就是让他离开西门乐他也不会的了。
              穿过林中小路时,树上飘下一人,竟是谭起凤。
              两人互视,燕子翔居然没有叫声“爹”。
              他自卑,也恨父母,他以为自己的堕落都是父母造成的,甚至也以为父母在一边看他的笑话。
              要不,怎么会在离开“后庭花’之后就遇上了他母亲燕雨丝,而刚刚受辱又遇上了父亲?
              “连声爹也不叫!”
              “提不起勇气……”
              “一切不幸都是父亲造成的。”
              “还有母亲!”
              “为什么雁儿和子飞就没有你这么走调?”
              “是我下贱,可以了吧……”掉头改道而行。
              “站住!”谭起凤道:“你怎么有此功力?”
              “妒嫉吗?”
              “浑帐!你变成疯狗了?”
              “这是不是遗传?”
              谭起凤一滑而至,但一抓落空,再抓也落了空。
              谭起凤心头一沉,什么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他调理成这样子?绝招乍出,未出五招就扣住了燕子翔的脉门。
              当然,燕子翔还是不成。只不过要是退回一个半月之前,他闪不过谭起风第一次抓扣。
              “你……你怎么会这样?”
              “杀了我吧!免得污了你这位清高父亲的耳朵!”
              “你真以为我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什么事你不敢做?”
              “是谁教你的武功?”
              “日久自知!”
              “你以为自己就这么堕落下去,一切都完了?”
              “你们不也荒腔走板过?竖起耳朵听听,别人对你们二人的风评又如何?”
              谭起风杀机陡起,他以为这小子的反叛意识太烈了,以后必成大患。但是他们的确也有错,他下不了手。
              “你要是不杀我,使你吃惊的事可能还会接踵而来!”
              “你是说还会到那些下流地方去鬼混?”
              “当然不是!”
              “你要干什么?”谭起凤一松手,燕子翔“蹬蹬蹬”连退三大步。
              燕子翔一字字地道:“现在你自管神气,两个月后你再试试看……。”走了,而且还发出一串冷笑。
              谭起风伫立在林中小径上,不言不动。
              树上飘落一人,正是石绵绵,道:“起风,犯不着为他这种人难过!”
              “可惜他是我的儿子,怎么能不难过?”
              石绵绵道:“他似乎另有遇合。”
              “甚至还是一位罕见的高人,他的武功似曾相识,我真想不通。”
              “走吧!起凤,不要再去伤那脑筋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作马牛……。
              燕子翔悻悻奔出二三里,迎面来了一骑,隐隐看出马上是个年轻女子。到了近前他看出是江荪,江荪也认出是他。
              江荪下了马,道:“燕子翔,你要作我的俘虏!”
              燕子翔倍受凌辱,终于来了反击的机会,他道:“是床上还是床下的俘虏?”
              “你……”江荪冷笑道:“好,你如能接下我十五招,我就陪你上床!”
              “不后悔?”
              “有什么好后悔的?”
              “你出手吧!”
              “看你的样子好像挺有把握似的!”
              燕子翔冷笑不语,他在想,这妞儿会不会食言?
              江荪踏中宫硬上,除非有十成十的把握,很少这样逼上的,因为这样上,—旦发现不妙就很难转弯撤招。
              燕子翔一翻掌就去托她的右肘。
              江荪一惊,不一样哩,急忙撤招。一连五七招,都抢不了先机。
              十招后绝招尽出,稍稍好些,但十五招之限是不可能实现了。
              果然,在第十三招上她一招用老,变招不及之下,胸部硬是被他摸了—把,当然,这乃是轻敌之故。
              江荪一脸杀机,但在打量他—阵之后,忽然又笑眯眯地道;“士别三日,真是要另眼相看你了……”
              “也许你是相让!”
              “快别客气了!要吗?”
              “那要看姑娘给不给哩?”
              “想要吗?”
              “姑娘未免把自己估计得太低了,姑娘国色天香,哪有不想的男人……”
              “好吧!谁叫我输了呢?跟我去吧……”
              江荪本来喜欢南宫政,后来发现他花,燕子翔俊秀过人,武功又这么高,要是能收为已用,“人间天上”又增加了实力。
              一个花花大少,弄过很多女人之后,又在“后庭花”中雌伏甚久之下,再去弄女人,这是什么心态?
              如果南宫政把这些事告诉她,她还会和他接近吗?当然不会,没有一个女人会喜欢一个阴阳不分的男人。
              燕子翔的身体很惹眼,比之燕子飞也逊色不到那里去。
              江荪很中意,也很卖力。一个女人由处女变成妇人,稍有空档就必须填补起来,以燕子翔来填补是最最适当的人选了。
              这第一次履约行为双方都很满意,江荪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我也是你的人了,走吧!”
              “去哪里?”
              “人间天上!”
              燕子翔一愣,被撵出的人,能再腼腆回去吗?
              “子翔,你放心!回到帮中去,你的地位可能比洪峰还高,我爷爷最喜欢年轻侠士了!”
              燕子翔不能不考虑。
              “走吧!我不会骗你的,以你目前的功力来说,只怕不会输给洪峰了。”
              燕子翔心中只有恨,似乎别人希望他做的任何好事,他都会反对,偏偏要往邪路上走。
              “好,我原则上答应你,但要去请示一下。”
              “请示谁?”
              “吾师,也可以说是吾友!”
              “这是什么人?是他教你的绝学?”
              燕子翔笑得怪怪的,难怪他在西门乐面前是一头绵羊,在这少女面前又不能不做出主宰的模样来。这种转弯是很难调适的。
              江荪道:“我跟你去,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力邀令师或令友一起加入本帮!”
              燕子翔道:“要吾师作令祖的部下?”
              “一字肩王如何?”
              “问问看……。”
              燕子翔带着江荪进见了西门乐,这儿是他的别墅之一,位居镇外,景色宜人。燕子翔说明,江荪邀他入帮的事。
              本以为西门乐会反对,听了这话却没有出声。
              江荪道;“老前辈如果能加盟,家祖可能虚位以让,或为一字肩王……”
              西门乐傲然一笑,道:“太上帮主一位,我可以考虑!”
              这口气太大了,江荪当然听了刺耳,只不过她见识过燕子翔的那两手,不能不服气,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调理出那样的徒弟,自非和等闲。
              江荪躬身道:“如前辈的辈份够,家祖一向礼贤下士,求才若渴,也是十分可能的,不知前辈的大名如何称呼?”
              “‘逍遥居士’西门乐!”
              可惜江荪也不知此人的身份,原因是太老太高了。
              一般人谈论武林轶事及掌故,太高或太低都很少讨论,所以江荪久在江欢身边,也未听到此人之名。
              “回去禀明家祖,再和前辈联络。”
              西门乐道:“要燕子翔加盟贵帮也成,但每十天要来此一次,以便教他武功。”
              “当然,当然!晚辈们这就告辞了……”
              二人兼程返回“人间天上”,快到家门口时,燕子翔入林大解,石后出现了一人。
              江荪道:“你还没有死?”
              燕雁道:“我死了谁来打发你上路?”
              “你少吹,你那两套还差得远。”
              “你这浪货已是鲁纯的人了,又和你表哥有一腿,为什么又钓上了我大哥?”
              “他喜欢我,我也不排斥他,于你屁事!”
              “皮真厚!只要是男人就成,我大哥很花,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花你也花,天猫地狗配一对也很不错……”
              江荪往上一点,她以为出绝招可以在十招内撂倒燕雁。但是才九招半,她就挨了一掌。
              第十一招上,制住穴道倒了下去。
              这当然仍是轻敌,她试出燕雁进步不少,只以为是她父母教的,也认为没什么了不起,哪知此念一起,就吃了大亏。
              江荪躺在地上道:“你……你别有遇合?”
              “你还有资格问这些!”
              燕子翔走出林中,踱了过来,本以为这少女是江荪,未注意地上倒卧一人,加之燕雁背向站着。
              “荪妹,走吧……”
              燕雁一返身,燕子翔一惊,呐呐道:“小妹,是你?”
              “大哥,我要向你道贺哩!”
              “道什么贺呀!”
              “玩女人玩到‘人间天上’去了,本事可大哩!”
              “小妹,这件事另有原因。”
              “大哥,你似乎要去‘人间天上’!”
              “是……是的。”
              “是不是个副帮主的职位?”
              “可能吧!”
              “大哥,这算不算认贼做父?”
              “小妹,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过小兄此去‘人间天上’,如果他们真能做到礼贤下士,我当然干,要不……”
              “别忘了,咱们才是主人,他们是夺产的贼呀!”
              “小妹,此一时彼一时,况失帮之过,谁都知道是父亲被女人迷住所致……。”
              “你也不必诿过于人,你要做坏事,谁也拦不住你。”
              燕子翔道:“小妹,人各有志。”
              燕雁大声道,“你这行为不但为谭家丢人,也为武林泄气呀!”
              “我的事由我决定,……”燕雁攻了上来。
              燕子翔以为凭小妹那两手,未遇见西门乐,那当然麻烦,现在就不同了。他随便还了一招,哪知这一招根本不成,燕雁反守为攻。
              燕子翔一凛,真正是水涨船高,小妹也非吴下阿蒙,小心应付,十招内未分胜负。二十招后,燕子翔还稍稍落了下风。
              燕子翔的狂妄之心,收敛了不少,本以为目前已可扬眉吐气了呢!居然连自己的小妹都无法制服。
              他哪里知道,燕雁的奇遇,比他还高明些。
              他又哪里知道,他们的后台大有关连。
              四十招后,燕子翔渐渐不支。就在这时,江荪已经自解了穴道,稍事活动—下筋骨,就扑了上来。她之恨燕雁,更是深深如海,却忘了她害燕雁更使她痛不欲生。
              燕雁跟那老人习艺早燕子翔跟西门乐学艺半年光景,自然高明,但她无论如何不能接下这二人联手合击。
              又是三十招后,燕雁快要失招了,江荪专捡要害招呼,燕子翔虽然暗中卸了三成力道,虚应故事,却也不便太明显。
              就在这时,一条人影破空而至,一脚跺向江荪。
              江荪急闪之下,左肩仍被蹭了一下,
              来人竟是燕雨丝,燕雁投入母亲怀中,叫了一声:“娘!”
              燕子翔一喝,道:“阿荪,走吧!”
              江荪道:“有其母必有其女!”
              燕雨丝道:“要说人先要躬身自问,你的行为又如何?那一次要不是我暗中咳了声,引出唐少侠,他是不是已上了你的当,把你当成了雁儿?你和南宫政、鲁钝,又和燕子翔,还有什么资格接近唐少侠?”
              哪知燕子翔厉声道:“你不配管我的事!”
              “是的,我不配!事实上也不屑……”
              燕子翔知道“也不屑”三字的内涵,时间一久只怕燕雨丝会揭他的疮疤,说出“后庭花”
              的事。
              当然,燕雨丝绝不会当众说出这件事的。
              燕子翔拉着江荪就走,燕雨丝欲言又止。
              燕雁道:“娘,他要认贼作父,你为什么不阻止他?”
              燕雨丝叹口气道:“雁儿,他已经不可救药了!”
              “他只是恨父母……”
              “那只是个藉口,你和飞儿并未如此激烈对不?”
              “他是不是受过打击?”
              “你猜对了,未受过打击的人,不会如此失常的。”
              “他受过什么打击?”
              母女坐下来,燕雨丝把一切都说了。
              燕雁掩耳悲声道,“娘,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了!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这样?”
              “所以在备受侮辱,走投无路之下,他才会认贼作父,雁儿,每思及此,娘就痛不欲生。”
              “娘,正如你和爹所说过的,我和二哥并没有像大哥那样,他的本质就很坏,不能怪人。”
              “雁儿,看你的武功,似乎增长极大……”
              “娘,这有一段渊源……”她说了被江荪逼下黑洞,落入桃源之中的遭遇。
              燕雨丝一惊,道:“你是说他的双眼奇小,很滑稽?”
              “对,娘,你认识他?”
              “不认识,但以前听你爹提起他的师门‘大悲散人’姚心皇……”
              “什么?娘是说老头是爹的师父‘大悲散人’?”
              “我当然不敢确定,但当今世上眼小,而有此绝技的人,只怕太少太少了!”
              燕雁喃喃地道:“我是觉得有点怪,比喻说,有时发现他的武功路子和爹的极相近。”
              “那就对了,可是燕子翔刚刚所使用的奇招也不是本门的,这是怎么回事?”
              燕雁道:“娘,我也想不通,而且他也长进多了!”
              “似乎也另有遇合,甚至我看出,他的一些奇招异式,也有点像你爹的路子。”
              “娘,我也看出一点,这可真是怪事,而且我敢断言,那不是爹教他的,当然也不是我那老头师父教他的。”
              口 口 口
              江欢要燕子翔作副帮主,和洪峰齐头并肩,洪峰不服,别的心腹也不是滋味。这是因为一般人都知道,燕子翔是谭起风三子女中最蹩脚的一个,要他当个护法就已经很不错了。
              不服之声四起,江荪背后使劲,江欢左右为难。
              他私下征求江荪及燕子翔的意见,要燕子翔接受洪峰的挑战。如果燕子翔能接下他六十招,就不再反对,反之,下面不服,不好带人。
              燕子翔一口答应下来,地点是斗牛坪,观者百余人。
              洪峰道:“燕少侠要如何比?请说。”
              燕子翔道:“先用拳脚,如分不出胜负,再使兵刃如何?”
              “很好!听你的口气似乎不须限定六十招?”
              “是的,动手过招,很难在多少招内就能赢招。”
              洪峰哈哈大笑,道:“好好!少侠豪气可嘉,就照你的意思。你出手吧!”
              燕子翔也没有什么礼数就出了手。
              才三招,洪峰心头一紧,真正是想不到,后生可畏呀!
              江欢精神为之一振,他也未想到这年轻人有此身手,以前只知此人是燕氏兄妹中最差的一个。江荪偷看祖父,内心很受用。
              洪天娇也十分吃惊,要是她的父亲不能赢他一招半式的,这个脸可就丢大了。
              三十五招都过了,猛古丁地看一下,似乎洪峰出招稳健,四平八稳,但仔细看看,燕子翔出招诡谲,往往能逼得对方采取守势。
              江欢一会点头,一会又皱眉。
              江荪眉飞色舞,洪天娇则阴着一张脸。
              六十招都过去了,有些人幸灾乐祸,为燕子翔鼓掌,因为洪氏父女来此后相当跋扈。
              洪峰的攻势多些,但也有被逼为守势的时候,由此可见,他并不比燕子翔高明,也可以说,他的经验足,火候够,但新奇的招式没有燕子翔的多。
              百招一过,洪峰头上见了汗,燕子翔的体力果然比他好。
              当然,燕子翔主要是靠新奇招式维持,在这百招以内,新招都用过两次以上了。一招用过两次,再奇的招式也罩不住了。
              就在第一百零七招上,燕子翔的左肩背被推了一下,栽出三大步。
              江欢正在为难,这二人对他都重要,任何一个伤了都不好。一个是敌人之子,如孙女能控制他,是个很大的变数。洪峰是老友,忠诚没问题。
              “好好!洪兄稍胜半节,燕少侠有此成绩,也很不错了!来来来,我们要好好庆贺—下,燕少侠也是副帮主,但排名在洪兄之下……。”
              “江帮主且慢,贫僧有几句话要说……”此人居然是弘法寺的住持了尘和尚,绰号“三斤镖”。
              江欢道:“了尘大师请说!”
              了尘看了燕子翔一眼,道:“帮主可知此子的来历吗?”
              “他不是谭起风之子吗?”
              “当然,此子素行不良,若付予副帮主之位,只怕有玷帮誉,不成体统且难以服人……。”
              江荪正要发作,江欢手一挥叫她退下。
              燕子翔此刻却是十分不安,只怕揭他的底。
              了尘道:“燕子翔曾寄身‘后庭花’相公堂子,且曾中‘花榜’被选为‘状元’。帮主问问看可有此事?”
              江荪怒斥道:“你胡说!”
              了尘道:“姑娘先别动肝火,问问看再说。”
              众人都向燕子翔望去,燕子翔当然尴尬。这事能矢口否认吗?即使此帮中无人看到,南宫政总是可以证明的,看来南官政不在帮中。
              江荪绝对不信燕子翔会是相公,她绝对不信,厉声道:“了尘,你为什么要造遥诬人?”
              了尘道,“姑娘,如果是真的呢?”
              江荪对燕子翔道:“子翔,你说话呀!要是没有这回事,我不会饶他!”燕子翔忿忿而不能出声,万一他否认,而南宫政出现了呢?此刻他唯一的路,就是马上离开这里。
              这时有人在窃笑,似乎大多数人都相信有此事。
              江欢固然需要这么一个青年高手,但燕子翔的长辈传来了信息,要作太上帮主,果真如此,江欢就被人骑在头上了,内心很不是滋味。
              燕子翔决定不辞而别,正要往外院窜掠,场中上空忽然落下一人。这人衣着平平,看来五十许人。
              燕子翔正要见礼,此人忙示意禁止,道:“你说你是什么人来?”这话是问了尘的。
              场中之人连江欢都不认识来人,别人自是不识的了。
              了尘见他现身时轻功不怎么高绝,样子也无甚奇特,衣衫更是十分随便,一副潦倒的样子。
              了尘哂然道:“贫僧乃是弘法寺住持,‘三斤镖’了尘和尚。”
              “三斤镖是什么意思?”
              了尘道:“少见多怪,连这个都不知道,三斤镖就是镖重三斤整!”
              “噢!原来如此,百发百中吗?”
              “不敢说百发百中,也有十之八九。”
              “好,你就射我一镖试试看!”
              “尊驾何人,不该先报上名来吗?”
              “在场诸人中,仅有江帮主有这份资格听我报名!”
              这口气太大了,江欢立刻猜出,此人正是燕子翔的所谓师或友了,心中极不是滋味。
              了尘成心想趁机露一手三斤镖。这些人当中见识过的的确不多。了尘身手有限,在此帮中不太受重视,又不是江欢的心腹,所以这是一个不能再好的邀宠机会了。
              就在这工夫,他的镖已出了手。
              他也有自知之明,一旦不中就要丢人,所以这有点偷袭的趋势。巨镖带着劲风疾奔来人的心窝,这是射击的最佳部位,也是最不易失手的地方。
              这人居然未闪也未躲,“哒”地一声,正中心窝,接着“当”地一声,巨镖落地,镖尖断了将近一寸。
              来人衣上连个小孔也没有。
              众人一阵哗然,几乎以为此人有邪术。
              了尘一惊,此刻自是骑虎难下,又是一只全力射出。这人身子微偏,以左手的无名指及小指夹住了三斤镖。
              全场一片惊呼声,了尘再笨也知道一脚踢在铁板上了,合十道:“贫僧甘拜下风……”
              哪知来人正是“逍遥居士”西门乐,他暗暗跟来看看此帮的规模,以及燕子翔在此是否受欢迎?正好遇上了这件事。
              西门乐希望除了他自己以外,任何人都不知道燕子翔在“后庭花”的事,所以已杀了南宫政。
              了尘正要退下,哪知西门乐非杀他不可,一抖手,三斤镖以无比的速度射回。太快了,了尘是用此镖的老手,也从未想到,三斤镖会射得这么快,要闪自是来不及。
              “卜嗤”一声,直贯心窝,而且还自背后穿出,“夺”地一声插在石缝中。了尘的身子被这无比的力道带退了三大步,倒地还滚出五六步,可见这力道之大之猛了。众人无不失色失声。
              就连江欢也为之色变,道:“朋友能光临本帮,也是本帮的光荣,快请到屋内待茶……”
              他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地由江欢引入客厅。
              在席上他告诉江欢,这是谣传,不可相信。江欢问他的身份,他犹豫了一会才道:“在下就是谭起风的师叔西门乐!”
              江欢心头猛震,此人比他还高出半辈,看来却像五十许人,估计也在七十五岁以上了吧?
              立刻重新见礼。
              江欢道:“尊驾如肯入帮,在下就屈居西门大侠之下又有何防?”
              “不不,那是对晚辈开开玩笑,如在下决定入帮,一字平肩也可!”
              “不不,大侠比在下高半辈,理应在我之上。”
              西门乐道:“在下还没决定,以后再说吧!”
              “不,今天难得认识西门大侠,就请立刻金喏,也好发扬光大本帮,以便扫荡大敌。”
              “贵帮大敌都是些什么人物?”
              “主要是唐云楼夫妇,及谭起凤等人。”
              “唐云楼比之谭起风如何?”
              “大约略高半节到一节,他的夫人也差不多。”
              西门乐道:“这些人不难解决!”
              “当然,当然!”江欢抱拳道:“西门大侠在此主持帮务,发号施令,必能一举扫平这些敌对势力!”
              西门乐道:“在下考虑一下……”
              江欢打铁趁热道:“本帮之盛衰,几乎全赖大侠之接手与否,务请立下决定,江某退居副帮主!”
              西门乐是自由自在惯了的人,他实在不适作帮主,终日处理一些琐碎帮务那种人。但江欢的卑躬下气,使他十分受用。
              江欢非比等闲,诚意屈居副手,西门乐心头一乐就点了头,道:“不必分出高低,你我都是帮主。”
              “不,一个帮会中必有一位真正的主人,令下必践,言出必行,两个帮主往往会意见分歧,而削弱实力。”
              江欢如此坚持,西门乐更是高兴,当场答应下来。
              口 口 口
              江豪、颜君山和龙天香等人在小酌,有江豪在就不寂寞,而龙天香也喜欢和他开开玩笑,道:“老江,你不打算打一辈子光棍吧?”
              “怎么,你要为我作媒?”
              “是啊!”
              “是哪一家的闺女?”
              “怎么,你这把子年纪了,还要娶个黄花大闺女?”
              “虽不敢要什么黄花闺女,红花、紫花总要不大蹩脚吧!”
              “当然,我找的也不会太差,但不能以外貌作抉择的目标。”
              “到底是谁?”
              “马大风马大姊……。”
              颜君山本以为江豪会一口推掉,哪知他微楞了一下,淡然道:“人家马大妹子未必能看上我吧!”
              龙天香道:“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江豪道:“我答应有什么用?人家没兴趣,岂不没面子?”
              龙天香道:“只要你答应,马大姊处好商量。”
              江豪不出声,颜君山道:“小江,可别吊人家胃口,马大妹子人是粗枝大叶一些,却是本本份份的人哪!”
              “这个我知道,让我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龙天香道:“你只要点点头,我就去说。”
              在颜君山的催促之下,江豪点了头。龙天香兴冲冲地来找马大风,马大风似乎吃了一惊,但龙天香不断地说服,好歹使她答应可以考虑,但要和主人商量。
              “云楼和大嫂闭关,两个月内不可能出关,再说我就可以代表他们,这是好事,相信他们都会十分赞成的。”
              “就算这样,我也要待主人出关,听到他们亲口答应才行!”
              “笑话!他们又不是你的父母长辈,多此一举。”
              马大风道:“江豪油滑,此人只怕……”
              “大姐,这你就不懂了。此人好开玩笑,但本性不错,他这么大不娶,而且也没有传出绯闻,这是十分难得的男人,失之交臂太可惜了!”
              经不住龙天香和严如霜的两女徒的游说,终于使这件亲事办成了,“一襄山庄”喜气洋洋在办喜事。
              今天就是他们大喜的日子。
              江豪在山庄东边一院落中,这儿也是他的新房。
              马大风在庄西边院中,由东边到西边来迎娶,郑重其事。
              潜龙堡的不幸,固然尚压在人们的心头,这件喜事却也冲淡了不少。
              这二人成亲,闹房自然不免,凌晨接近寅时新人才得和眠。
              就在这时来了二人,曾引起一阵小小的骚动,因为他们是谭起风和右绵绵,“一瓢山庄”
              这边的中下级人物,都以为他们二人是来此乘机突袭的。
              由于今日办喜事,事前有所安排,安全戒备特别谨慎,立刻请来了颜君山和吕介人等人。
              颜君山当然不以为谭起风是来趁火打劫的,他迎客入厅等茶,抱拳道:“二位可是来此喝喜酒的?”
              谭起风道:“不是,而是来此紧急报信的。”
              颜君山目光一凝,道:“什么事?”
              “‘人间天上’已换了帮主,江欢退居其次为副手,此人应江欢之请,要来此屠庄……。”
              颜、吕二人不由色变,道:“谁能把江欢逼为副手?”
              “‘逍遥居士’西门乐……”
              颜君山更是惊楞不已,道:“他不就是令师叔吗?”
              “正是!此人行为不检,昔年家师代师祖清理门户,曾与之动手,两人同时失踪。如今此人出现,家师却迄未出现,可能家师已经……”
              颜君山道:“谭兄确知此事属真?”
              “是的,在下进入过‘人间天上’一次,消息可靠。”谭起风道:“三天内会到达,我们来途中,已派人到少林、武当及崆峒诸派求援,只不过……”
              颜君山道:“是不是怕他们不信任二位?”
              “是的,在下事后回想,要是叫传信的人以颜兄或唐大侠夫妇二人的名义求援,那就不同了吧!”
              颜、吕二人当然以为此说正确,但那三大门派也该看出,谭起风已经改邪归正了,应该会派人前来的。
              只不过派些什么人物来就很难说了。
              颜君山道:“不知西门乐为何要作‘人间天上’帮主?是拉拢入伙?还是他毛逐白荐的?”
              谭起风道:“说来惭愧,此事大概由犬子燕子翔而起,是他拉拢的!”
              抒介人道:“谭大侠的师叔会和令郎扯上关系?”
              “过去是在下的师叔。被逐出门墙,已非在下的师叔了!”
              “这么说,令郎燕子翔已经非同小可了?”
              “大概是的,我俩力量有限,如贵庄欢迎,可以留下略尽绵薄,以补偿过去的罪孽……”
              颜君山道:“有二位相助,自然增加不少实力。”立刻吩咐下去,清理出—个院落待客,并叫厨房备酒。
              龙天香和龙三二人要向他们算帐,被颜、吕二人劝住,叫他们为大局着想。
              尤其唐氏夫妇闭关,真是不巧,他们不参加,几乎降低了一半的实力。
              口 口 口
              其实不到三天“人间天上”的人就到了,只是西门乐还未出面,表面上是由江欢祖孙率领而来的。
              谭石二人问及唐氏夫妇何在?不便直言,只说外出未回,谭起风是何等人物,猜想必在闭关之中。
              三大门派的人一拨也未到,照目前双方的实力,大概相差不多,但西门乐出现,谁是他的敌手?
              江欢的人已在四周布下天罗地网,他们来了百余人之众,几乎是倾巢而出了。
              江欢一直把“一瓢山庄”视为心腹大患,谭、石二人反而不放在心上了。这工夫谭、石和颜、吕、龙天香等人一齐出现。
              当然还有三位左手名家江雨楼、金天声和刘挺等人,江豪和马大风这两位老新人自然也在场。
              由于对方不知唐氏夫妇在庄后洞中闭关,所以只有三位女徒守护,马大风在这边协助应付大敌,如她在后庄出现,反而会引起敌方注意。
              江欢道:“谭起风,你能在此出现,正合吾意,本来老夫还担心你会趁虚攻入‘人间天上’。”
              谭起风道:“江欢,那位叛徒帮主呢?”
              “谁是叛徒?”
              “‘逍遥居士’西门乐昔年行为不检,败坏门风,家师奉师祖之命清理门户,西门乐反抗,和家师动手,双双失踪,如今这叛徒出现,家师迄未露面,八成家师昔年已遭暗算了……。”
              “何不说你的老鬼师父太没有用?”
              “以西门乐为人来说,八成是他向家师施袭,要不,只怕他接不下家师一百五十招。”
              “谭起风,自今夜起,你们这些人都要自武林中除名了!”
              一开始就是全上,对方全上,这边也要全接。
              谭起凤和颜君山双接江欢,他们绝不卖弄,更不敢自负,因为这是生死存亡关头,也是武林中道魔消长的关键。
              谭、颜二人联手接下江欢,他们希望速战速决,尽快撂倒老贼,其余的好应付。
              石绵绵接下了洪峰,倒也不是石绵绵托大,现场上这边的高手,也只有她能接下洪峰,且较有胜算。
              龙天香接下江荪。马大风接下昆达喇嘛。
              三左手之一的金天声接下洪天娇。辛南星蒙面,他没有马上出手,当然燕子翔也蒙了面。
              其余三左手之二的刘挺和江雨楼、冷雪舫、龙三、夏乾及楚胜等年轻人,率领数千名护院和对方近百人混战。
              江欢虽了得,接下谭、颜二人,百招内仅能不败而已,求胜很难。石绵绵这—两年来进步神速,和谭起风已经差不多了,洪峰也占不到她的便宜。
              龙天香和江荪之战,江荪奇招百出,龙天香有点吃力。马大风和昆达喇嘛相比,自然也是差了些。
              江豪和洪天娇之战,江豪毕竟是老手,实战经验丰富。而洪天娇也很纵欲,体力相差甚远,所以江豪尚有余力,把洪天娇引到马大风身边,趁机助她。
              马大风见他特意来助,自然高兴,就打得更有劲了。
              其余人手和对方混战,还可以支持。
              只是颜君山等人不能不担心,还有个鲁钝迄未露面,如他也来了,必然到处点火爆炸。
              的确,鲁钝此刻在到处走动。“一瓢山庄”全部人手都在前院现场上,其他院落几乎是空的。他到了庄后,正要回头去炸庄,忽见一个少女提了一桶水进入山洞之中。
              鲁钝好奇,前面正在火并,这少女为何在此若无其事?难道不是“一瓢山庄”的人?
              他来到洞前,那少女迎了出来,道:“你是何人?”
              鲁钝虽然已被阉了,色心还是存在,这姑娘正是严如霜的二徒黎兰。严有三徒,长徒阮小芬,一直由严亲自授艺,所以她们身手了得。二徒黎兰及三徒梅凝春,都由马大风传授,再由严予以指点,当然就差些了。
              鲁钝如果未看到黎兰,绝不会到后边来,此刻他以为这洞中必有秘密。当然,如他知唐氏夫妇在这洞中闭关,向洞内丢几个强烈爆炸物,那后果就难以想像了。
              鲁钝到目前还不知道黎兰是谁,他道:“姑娘不是‘一瓢山庄’的人?”
              “当然不是!”
              “姑娘怎么住在这山洞之中?”
              “我们一向就穴居在此。”
              “只有你一个人吗?”
              “是啊!你是谁啊?”
              黎兰还真的不知他是谁,鲁钝缓缓走近,道:“听说过‘火神’鲁钝吗?”黎兰大吃一惊,在洞内的阮小芬和梅凝春也心头一凛,一看他身上大概带了不少的火器。却不知他来此做什么?
              原来她们还不知道“人间天上”来此屠庄,这是由于“—瓢山庄”很大,很多人在本庄前院打斗,在这庄后洞中听不到声音。
              阮小芬为大师姊,心知不妙,走了出来,道:“还有我在,我妹妹竟说只有她一个人……。”
              鲁钝道:“你们姊妹不像穴居的人。”
              阮小芬道:“什么人才像穴居的?”
              “至少你们的衣著很考究,谈吐也不低俗……。”
              阮小芬走近道:“鲁大侠到‘一瓢山庄’做什么?”
              鲁钝倚仗身上有点火器,也把这两位姑娘估低了,道:“‘一瓢山庄’今天要遭殃!”
              “为什么?”
              “‘人间天上’来此屠庄,大约天亮前就会被杀光!”
              二女不由色变,阮小芬道:“‘人间天上’有那么大的实力吗?”
              “当然,现在的帮主不是江欢,而是谭起凤的师叔‘逍遥居士’西门乐。”
              二女更是心惊不已,阮小芬道:“你是来点火的?”
              “对了! 上次到潜龙堡,就是我以火器把他们烧光的……。”
              阮小芬道:“你好了不起啊!我们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真的吗?”
              “当然罗!”
              “你愿意作我的朋友吗?”
              阮小芬道:“和‘火神’作朋友是我的光荣。”鲁钝上前握握她的手,黎兰跃跃欲上,阮小芬连忙使眼色。阮小芬的意思是,牺牲点色相不算什么,但也许可以救很多人,甚至可以救一场浩劫。
              这是因为阮小芬偷听龙天香及马大风谈及鲁钝钝被燕氏母阉了的事。既然已经阉了,只是手脚上占点便宜,她愿意作这种有限度的牺牲。
              鲁钝手脚不干净,阮小芬半推半就,不外乎摸摸胸部,甚至抠其他部位。当然,这在一个清白少女,仍是莫大的侮辱,但她比两位师妹成熟,知道今夜的凶险。
              她忍着和他套交情,逗得他心头痒痒地,却又不能办事。
              “鲁大侠,你教我用这火器好不好?”
              “好哇!”
              “你身上有多少火器?”
              “少说也有五、六十件。”
              “威力最大的是哪一种?”
              鲁钝不厌其烦地告诉她,哪一种是点火用的,哪一种是炸人用的,以及丢出的技巧及忌讳等等。师姊妹二人牢牢记住,鲁钝色迷心窍,左拥右抱,只是黎兰不许他乱摸。待她们都学会了,梅凝春出现在鲁钝背后,猝然出手制住了他的穴道。
              鲁钝大惊,这才知道上了当,居然还有一个。
              师姊妹三人一商量,决定派一人前去找机会支援。至于鲁钝,要点他的死穴,鲁钝大骇道:“姑娘饶命,只要不杀我,我愿供驱使去对付西门乐。”
              “你见过西门乐?”
              “是的,此人身怀绝技,两指夹住了尘的三斤镖掷回,当场杀了他,巨镖穿身而过,没入石缝之中。”鲁钝道:“只亮了这一手,江欢就自愿屈居副帮主了!”
              黎、梅二人还在犹豫,阮小芬却不饶他,连点三大死穴,把他推入沟中。阮小芬道:“二位师妹,看来他们还不知师父在此闭关,要不,鲁钝绝不会放过这个邀功的大好机会的!”
              “是的,师姊。”
              “前面一定正在火拼,有些火器,一定要善加利用,以我估计,没有两位师父参战,我们这边十分危急!”
              “是的,师姊,我们要不要去援手?”
              “这守护之责非同小可,我以为由我前去即可,但你们二人千万要小心!”
              黎兰道:“万一他们找了来怎么办?”
              阮小芬道:“果真找了来,你们一人在外应付,一人用石头在洞内石门上连续敲一百八十下,师父可以醒来打开洞门。但不可敲得太大力太急,那可能导致危险,当然,目前最好是不要干拢他们!”
              黎、梅二女道:“我们知道。”
              “刚才若非黎兰师妹出洞提水,鲁钝八成还不知此处有洞,所以我去后,你们入洞把洞口伪装堵塞起来。”
              “是的,师姊,你要快点回来。”
              此刻前面仍在进行力拼血搏,谭、颜二人联手,虽然二人从未联手过,但高手的适应力高绝,很快就顺手了。
              江欢已落下风,但要撂倒他还要五、七十招。
              石绵绵占了上风,洪峰守多攻少。
              江豪已砸了洪天娇两掌,胜利在望,且偶尔可以援助别人。龙天香和江荪打得十分辛苦,她也是吃亏在年纪上。
              马大风和昆达喇嘛之战,她毕竟差些,虽然江豪抽空帮他的新娘老妹子,还是挨了两掌,已受内伤。
              其余三位左手名家加上龙三、冷雪肪、夏乾及楚胜等人率领六、七十个护院力搏,占了上风。
              这边的人等于复仇,同仇敌忾是很重要的。
              就在江欢不停地观望,心中嘀咕,为什么还不见庄中火舌四起?心知鲁钝又出了丝漏。
              “火神”鲁钝的确是武林中火器第一把手,但自投奔“人间天上”,就一直没有派上大用场。由此看来,一个人具有某种技艺还不够,还要配合头脑才行。
              就在江欢分神之际,谭,颜二人各砸了他一掌。
              此刻洪峰也开始失招挨打了。
              对方的阵脚有点乱,几个年轻人有如生龙活虎,下手毫不留情,百余人已死了三十余人,伤的还未算在内,
              江欢中了几掌虽不重,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已经支持不久了。洪峰也是口鼻淌血,石绵绵在加紧狂攻。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发出一声佛门的“狮子吼”,场中打斗, 立该停止,只不过谭起风趁机又砸了江欢一掌。江欢吐了口血,被江荪扶住。
              龙天香及马大风也都受了内伤,被晚辈扶住,为她们服了药。
              狮子吼的人自然是“逍遥居士”西门乐了,他是大人物,当然要唱压轴戏。他负手踱入场中,道:“谭起风,你敢目无尊长?”
              谭起凤道:“昔年你被师祖逐出门墙,和师父力战于江上,双双落水,师父迄未出现,你乃是杀死师兄的凶手。你是谁的尊长?”
              西门乐道:“昔日你师父与我血拼,不分上下,双双落水,我重伤被冲上江岸他却不见了,八成已葬鱼腹,这也是报应!”
              “你是说师祖把你逐出门墙有什么不对?”
              西门乐道:“潭起凤,以我的辈份和你动手,等于占你的便宜,这样吧!你和颜君山,再加上石绵绵甚至江豪,一齐上吧!”
              谭起风知道,他比江欢还要棘手多多,仅仅是颜君山和他联手一定还不成,估计加上石绵绵或江豪就差不多了。
              众人一交眼色,谭、石、颜三人就鼎足而三扑了—上去。
              绝世高手就是不同,“啪啪啪”连接三人各—掌,都把三人各震退两步,石绵绵一只右臂差点抬不起来了。
              三人不再和他较劲,配合攻守,全场鸦雀无声,观看这百年难得一见的血战。
              绝对没有想到,三人联手由于默契不够,只有谭、石二人有默契,颜君山配合不当,在五十多招上先中了一掌。这老贼掌力深厚无情,颜君山立刻就失去了再战的能力,江豪义不容辞立刻补上。
              西门乐以一对三,似乎游刃有余,江豪和谭、石二人的默契也不够,在四十招左右也中了一掌,中一掌就受了内伤。现在能接替他的人已经没有,因为马大风和龙天香都已受了伤。
              这是十分绝望的场面,似乎不必再加上别人,西门乐一个人就可以屠庄了。
              江豪伤而不退,和素日嘻嘻哈哈的作风完全不同,到了紧要关头,—不也不含糊。哪知就在这时,谭起风突然挟起江豪,和石绵绵向后疾退三丈五六,道:“小心……。”
              “小心”二字出口,他们已经仆住地上,接着“轰轰”两声,地动山摇,土石横飞。这自是专门对付西门乐的,此刻距西门乐最近的只有这几个人。
              西门乐艺高胆大,却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火器这玩艺,可不管你的功力多深,一旦闪避不及,就是铁打铜浇的,也会被炸扁。
              阮小芬是严如霜女徒老大,为人机警,忠心耿耿,要是换了黎兰和梅春,她们就不大可能出此奇计,挽狂澜于既倒,在危亡中图存奇袭了。阮小芬以“蚁语蝶音”通知颜君山,说是手中有火器,请他们速离西门乐丈以外,颜君山再告知谭、石二人。
              西门乐的武功再高,也被炸伤,只不过他并未重伤,他也曾仆地,只是稍迟了些而已。
              哪知他刚刚跃起,又是两枚火器在他身边炸开。
              他再次仆下,又是两枚落在他的身边附近。
              现在的西门乐真是灰头土脸,江欢以为鲁钝又叛了。本来鲁钝一直是不稳的一个人,江欢看他是此中好手,才不究既往,在这紧要关头,果然又出了岔子。江欢厉声道:“鲁钝,你这个叛贼,你躲得过今夜,你能永远逃避本会吗?”
              西门乐已经乐不起来了,锋头是出了,楣也倒了,他身上有五六处被炸伤。虽还能战,这副狼狈相却怕部下们看到,先悄悄走了。
              江欢下令撤退,一出庄又中了七、八枚火器,死了七、八个,伤了十来个,连洪峰父女都被炸伤。
              蒙面的有二人,一个是辛南星,另一个是燕子翔。他们再无耻,还是不敢以正面面对“—瓢山庄“中的人。
              这工夫阮小芬才出现,对谭、颜等人说了一切。
              颜君山慨然道:“阮姑娘,今夜要不是你机灵过人,利用火器,只怕也会像潜龙堡一样了,颜某代表所有的人向你致谢!”
              “颜前辈何必和晚辈客气,晚辈以为邪不胜正,西门乐吃此大亏,只怕不久必然卷士重来,那就很不好了!”
              谭起风道:“正是,以西门乐的为人,他的伤好了之后,必然前来,这边要预作准备要是唐大侠贤伉俪在此,那就比较稳妥多了!”
              颜君山道:“他们只怕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不知谭大侠和石姑娘是否愿意在此小住数日?”
              谭起风道:“谭某在此,甚不方便……”
              颜君山道:“潜龙堡的事,主要是江欢干的,龙家的人虽然仍不谅解你,我想他们毕竟是想得开以大局为重的人,谭兄不必放在心上!”
              这工夫龙三道:“话是不错,但我们龙家的人看到你姓谭的,眼前就是一片血红,希望你走出我们的视野以外。”
              龙天香道:“这感受我们姑侄二人最能深切体会,潜龙堡一百七十余口,生还者不过一、二十人,我们不会那么健忘……。”
              谭起风和石绵绵告辞,颜、吕及江豪等人送出庄外,谭起风道:“颜兄,我们绝不怪他们姑侄二人,事实上他们已给了我们不少的面子。我相信一个月之内,他们必会再来,下次再来,想必是雷霆万钧的,所以我们二人不会离此太远……。”
              颜君山抱拳道:“二位如此开诚相助,看来武林还有希望,颜某代表这边的人向二位致谢……。”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