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风魔剑客 >> 第二十二回 悔不当初

            第二十二回 悔不当初

            时间:2017/12/5 7:22:08  点击:664 次
              这一战,杀死了三甲中的二甲,五散仙死去了三散仙,二天尊死去了白虎天尊洞元。

              自己一方,损失也不小。

              南少林寺监寺灵悟大师和五位信字辈武僧已死,灵性大师、出尘居士、呆和尚等重伤,没有伤的是上官母女、卓瑛母女等少数几人。

              埋好了双方死者,已是黄昏。

              山风蹿起,草木哗然。

              归鸦阵阵,飞鸟投林。

              暮色苍茫,一片灰黑。

              妇女们的哭声,增添了几分凄凉。

              但眼泪救不活死者,医不了伤员。

              徐宛珠抑住悲痛,和林雅妹忙着救治伤者。

              多亏她家传歧黄神术,备有各种药物,致使伤者不致死去。

              天黑,他们回到了城里。

              第二天,雇了几辆马车,让受伤的乘坐,起程赴广州府。

              这是众人商议后决定的。

              若回到晓月宫,九龙山龙虎宫势必要来报复。

              若回到南少林寺,男男女女在寺中不便。

              唯一养伤的好地方,是达娜家的将军府第。

              路上走得很慢,半月后到了广州府。

              辛加陀罗及夫人叶丽蓉又惊又喜,命人打扫磊楼和几间平房,安置众人住下。

              徐宛珠所需的名贵药材如百年人参之类的补品,也由辛加陀罗供应。

              达娜向父母和总护院铁琵琶洪天龙、总教头铁爪万庆松详谈了此次出行经过,听得辛加陀罗夫妇胆战心惊、扼腕叹息。

              最后说起了邢天波,他抢走了翡翠古佛。

              达娜道:

              “当初我救了他之后,他就和我们走在一起,对女儿也十分殷勤,后来见上官姑娘,他又去巴结上官伯母,女儿总觉他这人知面而不知心,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记得孟老头儿就说过,此人来历不明。

              而且,他年纪轻轻,武功之高,只恐不下于风魔剑客悔大哥……”

              叶丽蓉突然插言道:

              “不是说墨奇吧?”

              “就是他呀,墨奇是化名,他叫梅奇。”

              “梅奇?他姓梅?梅花的梅?”

              “对呀,怎么了?”

              “这梅姓是不是他的真姓呢?”

              “是的。

              要不是真姓,他就认定姓墨不就完了么?他师叔孟老儿也是这么叫他的。”

              “啊,他原来姓梅……”

              “咦,娘啊,你怎么对他的姓特别关心?”

              “不不,随便问问的。”

              “啊,你娘不过是有些奇怪罢了。”

              辛加陀罗也加以解释。

              达娜大为奇怪,嘴里不说,心里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因为,这点小事父亲也帮妈妈解释,用得着吗?

              “那邢天波的名也是假的么?”娘问她。

              “不知道,也许是真的。”

              “太凑巧了……”

              “什么太凑巧了?”

              “没有什么,你娘说两个年青人武功都高,用的名字也可能是假的,可惜一正一邪,这不是太凑巧了么?”父亲又一次替娘解说。

              达娜又加深了一层印象,这解说并不周全。

              不过,当着外人,她没有追问。

              以后,有的是时间。

              她相信,其中定有原由。

              “梅大侠到哪儿去了?”母亲又问。

              “被上官夫人赶走了,也不知他们去了哪里?说实话,莆田东山一战,要是有他和孟老头儿在,我们也不会那么惨。”

              “唉,上官大侠之死,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说梅大哥是杀上官前辈的凶手,叫得最多的就是邢天波。

              说不定就是他干的呢!”

              “那些蒙面人又是些什么人?”

              “不知道。”

              辛加陀罗叹道:

              “为了这尊玉佛,不知还要有多少人丧生呢!”

              叶丽蓉喃喃道:

              “这是天意呀,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达娜道:

              “一定要将此宝夺回,等大家养好了伤,再去寻找邢天波算帐!”

              辛加陀罗和夫人对视了一眼,摇头叹息。

              五虎门门主林公挚一家回了五虎门。

              卓群贵一家回了同心帮。

              林雄是为了救卓瑛受的伤,卓帮主一家甚为感激,不时到五虎门探望林雄。

              徐宛珠则常带着女儿林雅妹,到将军府为众人治伤。

              龙虎宫的毒郎中善使毒药,这解药就得自己设法配制。

              徐宛珠除了看病,还埋头配制解药,以应付未来的争斗。

              她要将治伤治病的家传秘方,传授给女儿雅妹。

              儿子林雄一向对歧黄之术无多大兴趣,这次受伤归来,愈发觉得自己武功不如人,立誓要发奋用功,苦练本门技艺。

              龙虎宫高手众多,此次损兵折将岂能干休?要是兴师动众来报仇,自己一家和大家一样,只怕是凶多吉少。

              另外,他对卓瑛已经种下了情种,卓瑛对他也脉脉含情,特别此次救她负伤,她对他更是百般关怀。

              以后,他要是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缔结这门亲事又有何用?龙虎宫随时可以前来复仇,自己一家和卓瑛一家乃至将军府的达娜他们,生命部仿佛捏在人家手里。

              一个人如果成天提心吊胆过日子,活着又有什么趣味?

              可是,他的武功要怎样才能有长进呢?

              五虎门的五虎刀法,据父亲说也是江湖有名的绝技。

              十年来他未曾偷懒,没日没夜苦练,自以为本领不亚于旁人。

              哪知此次为师兄报仇出门,才感到自己是众侠中最差劲的一个。

              莫说梅奇、邢天波、江狂浪了,就是达娜小姐,他也大大不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本门技艺本来就平平,称不上什么绝技么?

              他身上毒伤未愈,还躺在床上静养,卓瑛要是不来,他一个人就闷得慌,因此成天胡思乱想,心静不下来。

              这天,娘亲进来替他诊脉。

              他忽然想起一个主意,对娘道:

              “娘,孩儿成天躺着,虚度光阴,娘对爹爹说说,将本门绝技藏本与我瞧瞧好么?”

              “你伤未愈,瞧那些东西何用?”

              “琢磨口诀招式呀。

              娘,孩儿这点技艺,哪能派得上用场,再不悉心研读,何以长进?”

              徐宛珠点头,赞许他的用心。

              离去后,果然将他的想法告诉了门主。

              林公挚道:

              “有什么看头?书籍能比活人口传心授高明么?不过,他闲着无事,看看也好。

              说实话,有几本武功图谱,连我也未翻阅过,父亲在去世后才当作家产传下。

              也罢,在书房的壁柜里,待我取出与他便了。”

              图谱是用绢绸包着,放在一个木匣中。

              绢绸本来是白色的,现已成了土色。

              林雄急不可耐地将图册取出,发现书面早巳散了架,纸张发黄发黑,摞在一起乱了页码,说明也不知有多少年没人翻动过了。

              他细心地找到了扉页,只见有几个篆刻字:“五虎刀法秘技”。

              然后顺其页码。

              这就要东翻西翻地查对,有的页码号也没有了,缺着个角。

              这得视其内文,将衔接处找到。

              盏茶功夫,他已理了个头绪。

              这时,他发现除了五虎刀谱外,还有好几张不相干的图谱。

              这些图谱的纸页比五虎刀更为陈旧,有几页连字迹也很模糊了,不容易辨认出来。

              他想把这些图谱也理顺,便把五虎刀谱搁在一边,但发现这些图页残页较多,页码没有,字又难认,也不知是什么玩意儿。

              查来查去烦了,便堆在一边,开始捧读“五虎刀谱”。

              他细细琢磨着口诀招式,在心里比划着,发觉图谱上说的与父亲口授的确是有些大同小异。

              这大概是列代祖宗在实际运用中有些改动,有的则是遗漏。

              他反复研读,对五虎刀法的运用,有了长进,精微变化处也有了进一步认识。

              但是,终究没有惊人的进展。

              于是,他又拿起了那些散乱的图谱,认真地顺了页码。

              可惜,没有扉页,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他吃力地辨着字,一行行慢慢往下读。

              一页读完,他弄明白了是讲练气的要领,这大大引起了他的兴趣,如饥似渴地接着往下读。

              接连几天,他如痴如迷。

              看看不懂的地方暂时放下,继续往下读。

              练气法讲完后,接着是技法。

              原来,讲的也是刀术。

              看到此处,才知这本书叫“乾坤十八刀”。

              把整本册子读完,发现了练气篇与技艺篇是不可分割的部分。

              每招每式都有运气之法,他预感到这决不是平庸的刀法,若能练成,威力极大。

              他把发现告诉了父母。

              林公挚惊奇万分,待仔细阅读后,慨然叹道:

              “此刀法之妙,胜过本门不知多少!可惜祖上因其破旧,又可能不识字,以至湮没了上百年。

              你祖父要是早些传我,也不至于……”

              徐宛珠笑道:

              “这就叫缘分呀!雄儿福泽深厚,你不及也!”

              林公挚道:

              “那么我是个薄命人了?”

              徐宛珠道:

              “也不见得。

              把儿子造就成一代宗师,不也是福么?”

              一家人欢喜不尽,父子俩成天研读,使练气与技法配合一致,发觉威力之大,五虎刀法难望其顶背,差得太远。

              自此没日没夜痛下功夫不提。

              上官莹冰身在将军府,心却在外漂流。

              她感到深深的愧疚,对不起梅奇。

              邢天波劫夺玉佛逃走,如一道闪电,照亮了笼罩在良心头的阴影。

              她和娘亲认真回顾了邢天波的—连串言行,对一些事情有了新的认识。

              邢天波的举动,使万书韵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她出身武林名门世家,从小在荣耀富贵中长大,养成了自信自尊乃至傲慢的性情。

              嫁到上官家后,里里外外由她主宰,就连夫君也对她谦让三分。

              她一生阅人虽多,但那只是在晓月宫中接待客人而已,并无多少江湖历练,也未经过风浪,更无在逆境中尝过人生冷暖的机会。

              所以,她真的会看人么?能根据一个人的言行,洞察其肺腑灵魂深处么?

              否!她没有这样的经验和能耐。

              古训说:“知人善察,难眩以伪。”

              这就是说,知人要洞察人,假象便难以使眼睛迷惑。

              但知人是容易的事幺?

              《三国志》上有言:“知人,圣人所难。”

              万书韵在家读过书识过字,然而家中上下对其驯顺的态度,决定着她对其人的好恶。

              邢天波正是投其所好,赢得了她的信赖。

              回顾起来,她又怒又愧,女儿的名誉,也被她糟踏玷污。

              她不顾女儿的意愿,向徐宛珠、喻凤透露已把女儿许给了邢天波。

              再由徐、喻二人透露给丈夫转而传及他人。

              她要造成既定事实,迫使女儿就范。

              现在可好,未来的女婿竟是一个奸邪之徒,叫她这一向自尊又极自爱的名门夫人,把一张脸往哪儿放?

              起初,上官莹冰不听她的忏悔,不听她的愧疚和抱歉的话。

              她冷冷说:“女儿只不过是娘梳妆台上的一件东西,娘爱送给谁就送给谁,哪有对得起对不起之说!这又何必呢?”

              “莹儿,娘一时糊涂上了那小子的当……”

              “娘从来也不糊涂,也未上谁的当,娘如此精明,怎会上当呢?况且邢公子不过劫了玉佛去,与上官家何干?说不定人家还会来找娘的,到时候他自有一番解释,娘不就前嫌尽释,和好如初了么?想想看,娘已当众把女儿许给了人家,还把上官家视为至宝的剑法秘籍传了他,他一定会知恩图报的,娘,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宽心吧!”

              这些话,如针一般刺痛着万书韵。

              要是平日,她早已跳起八丈高。

              “莹儿,有一事娘未对你说,剑谱你爷爷曾誊抄过一份,那还是爷爷年青时候的事了……”

              “娘,说什么也晚了,上官家四极阴阳断魂剑绝技,邢天波已经获得,是什么样的剑谱,又有何关系?”

              “唉,娘后悔莫及……”

              “就说爹爹的死吧,仔细回想起来,出事的那天早上,我起床后就去探望爹爹,出房门就碰上邢天波。他那么巧的,也刚从房门走出。

              一见我就问:‘上官前辈好些了么?’我向他道谢,这时梅奇也从房里出来,他径直到爹爹门前叫门,后来我以掌震开了门,我们三人同时进屋,一见爹爹的情形,我便大哭起来,梅奇站在我身边,还说:‘上官前辈,你老不该轻生呀!’就在此时,邢天波叫起来,让我快看爹的右手,他便走到后窗,说窗户未插上,还把窗推开。

              我看清了床上的字,当时激怒之下,将呆在床边的梅奇打了一掌!当时他的惊愕神情,至今我犹在目。

              试想,他若瞧见了床上的血字,为什么不逃走?以他的功力,这并非难事。

              但他竟然犯了傻,挨了我一掌。

              若不是孟老儿把他救走,他只怕仍然呆在屋里,被我置于死地。

              娘,这是一个杀人凶手的态度幺?”

              万书韵静静地听着,轻轻叹息。

              “邢天波比我和他都先看见了床上的血字,他叫我看爹爹的手,不等我看清,他又到后窗展示插销没插上,竟指梅奇杀人后从此窗逃走。

              还有,我打倒梅奇后,他也跟着下了手,欲将梅奇置于死地。

              这一切现在看起来就十分清楚,显然都是他的预谋。

              可以断言,杀爹爹的凶手不是别人,正是这个邢天波!”

              “可也没有证据呀。”

              “是的,没有证据,可还要什么证据呢?他向爹逼问剑谱不遂,杀了爹爹。

              要剑谱、要玉佛,玉佛可以换来混元无极修身功,剑谱也可以换来修身功,龙虎宫就是要以玉佛换修身功,再以修身功换剑谱。

              他最先要弄的是剑谱,后来不成改了办法,终于得手,又恰逢有得到玉佛的机会,他便两样都要。

              莆田东山那几个蒙面人与他就是一伙,这伙人在龙虎宫又有内应。

              我们只不过是他棋盘上的小卒,任由他驱遣而不自知罢了。”

              万书韵悲声道:

              “此人确是可怕已极,连到莆田东山也是他的主意。

              唉!娘好悔哟!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爹,把祖传剑谱也……”

              她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梅奇的所作所为,哪一点不是侠父道人所为?他救过我们,救过金管家和熊兵、袁军,对上官家对他的误解、仇恨,全都默默忍让,并不计较。

              可我们……”

              她也说不下去了,失声痛哭。

              过了几天,她走了。

              临行前留下一封信给娘亲,说她外出查访仇人遗迹,叫她不必挂念,也请她向各位前辈及少侠们解释几句。

              她只要访到仇踪,就会很快回来,不必担心。

              万书韵知道女儿的脾性,女儿一旦作出决定,别人也很难将她劝转。

              但愿菩萨保佑。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