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紫衣玉箫 >> 第四章 姬天云直奔天魔谷

            第四章 姬天云直奔天魔谷

            时间:2017/11/28 7:22:46  点击:704 次
              第二天一早,起身用过早饭,由于白天施展轻身功夫不便,姬天云叫店主代买了两匹骏马,二人各乘一匹,直奔天魔谷方向去。

              中午二人赶到一座大镇,进入一家叫群英居的客栈,二人走到楼上,在靠窗口处的一张桌子上坐下,要了酒饭,正在吃喝之际。

              楼下突然上来两个头带文士巾,身着青衫的俊美少年,在他们对面桌子坐下。

              水小华偷偷地看了他们一眼,只见他们面似桃花,眉如柳叶,秀目如深谷幽潭,蕴藏着动人的神韵,两个人的面貌差不多,好像是兄弟一样。

              其实两个的模样儿,就有如大姑娘一般,简直像姐妹嘛!

              水小华正在看得入神,那两个美少年不约而同的朝他瞪了一眼,水小华急急收回目光,一看姬天云正在端着酒杯,蹙看眉头,似在想什么心事。

              水小华低声道:“姬大哥,你在想什么心事?”

              姬天云一怔,笑道:“我记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两个少年,一时想不起来了。”

              水小华一听不由又向两个少年望去,不想年纪较小的那个正在注视着他,二人目光一相遇,那个少年面色泛红,朝他微微一笑,羞怯得急忙低下头去。

              水小华内心一惊,暗想:他朝我笑什么呢?我并不认识他们。

              奇怪得很,老是有人朝水小华笑。

              水小华乃初入江湖,什么事情都觉得新奇得很,不由自主的又把目光移向那两个俊美的少年。

              只见那个年纪较大的一个朝他匆匆瞥了一眼,娇声对另外一个说道:“看什么,还不快吃饭。”

              他的话明明是对那个年纪较小的说的,暗地里却是在叱斥水小华。

              我们的水小侠那里会听不出来人家的含意呢!脸孔一阵躁热,急急垂下头去,拿起筷子,一连吃了好几口酒菜。

              被人家这么一说,实在是很不好意思。

              对面突然响起一阵笑声,接着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你瞧,他多听话,真乖啊!”

              水小华虽然没有抬头,但知道人家说的是他,不由恼羞成怒,但却想不出藉口发作,一个人正低着头闷闷不乐。

              忽然听姬天云说道:“小兄弟,快吃吧,吃完了我们好赶路。”

              水小华一听,正好藉此下台,暗想自己有要事待办,何必和这些少爷公子们见识,想到这里自我安慰了不少,于是便低着头吃喝起来了。

              过了一会。

              忽又听姬天云笑道:“小兄弟,抬起头来吧!人家已经走了。”

              水小华抬头一看,可不是,对面的两个少年已经不见了,桌子上的酒菜还摆得好好的,像是根本没有动过。

              水小华暗想:果不其然,真是两个花花公子,要了酒菜不吃来充阔。

              水小华念了一肚子古书,满脑子圣贤思想,对于这种行为大不以为然,用蔑视的口吻说道:“还不是拿着父母的造孽钱,出来充阔,有什么了不起。”

              姬天云却笑笑道:“小兄弟,你看走眼了,这两个人都有极高的武功。”

              水小华一怔,不相信地道:“就凭他们那付娇弱的身体,看起来像书生一样,能练什么武功?”

              姬天云道:“江湖之大,无奇不有,如果你第一次看到老哥哥这副烂污像,身材瘦小,背驼得像只大龙虾,你会怎么想呢?”

              水小华一听,不由心中一震,虽然他不知道这位驼背怪人武功究竟有多高,但凭在霞云峰顶,一拂之力,竟能把江湖上第一流高手章之雨震退三步的事实看来,此人的武功已到了高不可测的地步。

              水小华想到这儿,肃然地道:“姬大哥乃武林奇人,天资异秉--”咦!竟然赞美起姬天云来了。

              姬天云忙笑笑道:“好了!好了!小兄弟,别给老哥哥戴高帽子,我只是告诉你,人是不可貌相,刚才那两个少年,如果是富家子弟,一定会带着侍从,而且装束也不会那样素净,既是武林中人,才不过十六七岁就敢在江湖上走动,而且出言无忌,分明是没有吃过苦头,你想想看,如果他们武功不行,敢在外面如此大胆,不老早就被人家给送回家去了。”

              水小华听了不禁暗暗点头,佩服姬天云经验老到,观事细微,于是衷心地说:“姬大哥说得对,小弟以后要多多请教。”

              姬天云突然变得伤感起来,凄然道:“老哥哥一生没有半个亲人,不知为什么,自见到你之后,就觉得你像自己的弟子一般,只要将来有空,老哥哥我这点看家本领,决不藏私,都教给你。”

              水小华闻言忙站起,恭恭敬敬的对姬天云深施一礼,高兴地道:“姬大哥对小兄弟如此爱护,我先心领了。”

              说到这儿,望了姬天云一眼,看他满面凄凉,皱纹纵横的老脸上像是一张痛苦的面网,看得这位心地仁厚的小侠,不由真情流露,觉得这位驼背怪人的身世和自己差不多。

              于是他激动地接着说道:“我们两个年龄相差太多啦,平辈相称我觉得很不习惯,如不嫌弃,我拜你做义父好了。”

              姬天云听了一怔,望着水小华脸上流露出的赤子之情,这位驼背怪人再也忍不住,虎目中的泪儿像断了线的珍珠般,簌簌地滚了下来。

              水小华一看老人如此动情,以为他已默许了,正待向前正式行礼,不想姬天云双手一伸,扶住水小华下拜的身势,笑道:“我一辈子没有流过眼泪,想不到叫你惹出了那么多的泪水。”

              说着,用手擦了擦眼睛,又说道:“你对我有这份爱心,小老儿已经心满意足,至于彼此称呼,那仅是一个代名词而已,不必认真计较,况且我已立过誓,我这一生决不做人的长辈,我们还是用老称呼不必更改。”

              水小华一听,暗想:这人真怪,什么誓不好立,单立了这么一条绝门誓,心里想着,口里却说道:“这是为什么呢?”

              姬天云平复了内心的激动,恢复了往常随便的神情,道:“老哥哥一生净做些别扭事,追根究底,连我自己也不明白,算了!正经事要紧,咱们赶路吧!”

              说着,站了起来,叫来了夥计付了帐,而且还吩附帐房替他们准备了五天的乾粮,然后领着水小华上马而去。

              在路上--

              水小华不解地问:“姬大哥,我们带了这么多的乾粮做什么呢?难道前面没有店可吃吗?”

              姬天云道:“为了抄近路,我们要走几天的山路,带着好在山里头吃呀!”

              姬天云对于地理路径,似乎特别熟悉。

              他带着水小华净走山区僻静的道路,最后两人把马匹放掉,施展轻身功夫,翻山越岭,急急地赶了一昼夜。

              水小华也不知走到了什么地方,只觉四周山峰环立,山势雄巍,走的都是些人迹未到的山谷。

              在黎明时分,他们来到一道深涧,涧水如带,潺潺而流,对面是一道绝壁,矗立如削,高达千丈。

              驼背怪人姬天云领着水小华向绝壁右边走了约半里之遥,来到一处两山衔接的缺口地方。

              姬天云首先纵了下去,顺着山谷向里行进,不多远,进入一个大洞,水小华弯着身子跟了进去。

              只见里面像一条地道,一共有一百多丈深浅,出了道口,里面竟是一座很小的死谷,四周都是光秃秃的绝壁,草木不生,高度都在几十丈以上。

              唯一的出路,就是他们进来时的暗洞。

              姬天云等水小华进了死谷以后,运足功力,把洞边放着的一块巨石,用力一堆,把洞口堵死。

              这是干什么呢?

              水小华看了一怔,有点情急地道:“姬大哥,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姬天云脸上的微笑突然消失,沉着脸道:“我想把你幽禁在这里,陪我一辈子。”

              这--这是什么意思?

              水小华听了,脑子“轰”然一声,几乎昏倒过去,气得浑身发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了。

              又听姬天云冷冷地道:“如果你自问能把巨石移开,我就不为难你,放你自由。”

              水小华气得血脉暴涨,肝胆俱裂,狠声骂道:“你这个卑鄙的老东西,小爷宁死也不愿随你心愿。”。

              说着,便向驼背怪人姬天云扑去。

              水小华其实也蛮冲动的。

              姬天云一闪身躲到一边,右手一拦水小华向前的冲势,像是怕他收不住脚摔倒似的,一边说道:“你先别急着拚命嘛,过去推推那块石头看看,能推动的话,你不就可以随便走了么?”

              水小华一听,暗忖:凭自己的武功要制服这个老人,绝对不可能的,唯一的出路就是推开那块巨石,但又一想,巨石推开,姬天云还不让他走呢?

              于是,他便说道:“要是我把巨石推开,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姬天云道:“那个自然。”

              水小华走到巨石跟前,端详了一下,心想:即使我一下子推不开,至少我可以把它推动一点,这样继续下去,总有一天能把它移开的,反正他又没有规定次数。

              打的算盘挺如意的,只可惜……

              只见水小华双脚开立,拿稳桩步抵住巨石,气聚丹田,力抑双臂,猛力一堆,巨石却丝毫未动。

              水小华练的是天罡气功,乃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内家功夫,练到深处,能够化气成力,势可劈山,虽然他只练到七八成的火候,但他不相信自己推不动这块几千斤重的巨石。

              一连试了几次,结果还是无效。

              忽听姬天云一阵哈哈大笑,说道:“现在,可得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了吧?”

              水小华一听,又气又急,恨不得一口将这个驼背怪人吞进肚子里,只气得两眼冒火,自知打也打不过人家,不如自绝一死,免得受人戏弄。

              于是他随声骂道:“小爷纵死也不让你这个老鬼称心。”

              说罢,举掌向自己天灵盖劈去。

              姬天云一闪身,挡开水小华的掌势,道:“你师父教给你的功夫,就是留着自杀用的么?真没出息,你至少也该和我拚一阵试试看,天罡掌乃武林绝学,说不准小老儿会死在你的掌下。”

              水小华道:“我纵然一掌把你劈死,我也出不了这个死谷,因为那块巨石我推不动它呀!”

              姬天云笑道:“你说的很有道理,这样吧,我这里有一枚丹药,你吃下去之后,可以增进功力,我再替你打通任督二脉,万一你一掌把我劈死,你的功力也可以把石头推开了,你看这样是否公平。”

              水小华本待不答应,但一想自己己身陷绝境,死既不能,随他折磨好了,便说道:“好吧!算小爷栽了,你还有什么诡计,尽管施出来吧!”

              姬天云听了笑笑地探手入怀,摸出一粒桂皮色的丹药。

              水小华看了不禁一怔,暗忖:这不是在霞云峰顶上金瓜旁的那一粒丹药么?当时自己看它不像个样子,再加上惦念师父,没有注意,原来他叫我吃的是这个东西。

              水小华想到这里,顺口道:“这粒丹药,是不是原来装在金瓜里的?”

              姬天云点点头,把丹药递给了水小华,道:“放心的吃吧,我虽然坏透了,但还不至于用毒药把你给毒死。”

              水小华一想:反正我活不成了,就是毒药我也不怕,一抬手,把一颗药丸塞进嘴里去了。

              说也奇怪,药丸到口,立即化成玉液,顺着喉头流进肚里。

              片刻后──

              水小华觉得丹田生出一股热流,慢慢向外扩展,传遍四肢。

              姬天云一看药力已在水小华身上生效,忙说道:“赶快盘膝坐在地上,把两掌平举。”

              等水小华依言坐好之后,驼背怪人也急忙在对面盘膝端坐,用两掌和水小华相抵,行起功来了。

              水小华只觉两股热流由驼背怪人姬天云的掌心传到自己身上,不停的在身体各部运行着。

              他知道姬天云不惜消耗本身真力,在替自己打通任督二脉,内心不由对这位怪人生出感激之情。

              过了足足有一顿饭光景,驼背怪人的额上已见汗珠,但他仍勉强支持,好像恨不得把自己真力完全传给水小华。

              他知道,此时能使水小华的气血多在身上运行一周,就多增加一份功力。

              水小华觉得通身舒畅,心地清明,看着驼背怪人姬天云的脸上,已汗如雨注,心里老大不忍,正想运起功力,把姬天云的功力逼回,但姬天云已猝然把手放下。在他那瘦小的脸孔上,好像突然老了几十年,面色几乎和死人一般无二。

              水小华心地仁厚,看着姬天云为他消耗真力过多,疲惫如死,面对这位怪老人,不由泛起赤子之心,急忙走向前去,用衫巾擦去老人脸上的汗珠,然后又从怀里摸出师父交给他的大还丹来,倒出一粒,轻轻放进姬天云的口里。

              姬天云浑似不觉,任凭水小华在他脸上擦着汗珠。微一张口,把丹药吞下了。

              大还丹乃系青衫客焦一闵花了十几年功夫练成的武林圣品,姬天云服下不久后,觉得身上的功力渐渐恢复了。

              于是他睁开眼睛,望着身旁的水小华,道:“你刚才为什么不把我一掌劈死呢?那样你不是可以自由了吗?”

              水小华一看驼背怪人已恢复过来,高兴地道:“你对我如此厚恩,我怎能把你打死在这儿呢?”

              姬天云道:“等我功力恢复过来,你就走不了啦,你知道么?”

              水小华对姬天云的怒意一扫而空,此时他伤感地道:“要不是为了找我师父,我真不想走,情愿在这儿陪你。”

              顿了顿,又道:“这样吧!姬大哥,你先让我去把师父找到,师父也爱清静,我们三个人一起住在这里不好吗?”

              姬天云眨眨眼,道:“你师父算没有白费心血,收了你这么一个好徒弟,我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你年纪轻轻的,还有很多大事要做,我怎能把你困在这里呢!”

              水小华一听,不禁翻了个白眼,真是个怪人,天底下那有开这么大玩笑的。

              他望着这位怪老人,怀疑地道:“你刚才是存心逼我的?”

              姬天云点点头。

              接着,望了水小华一眼,道:“天魔谷是目前江湖上势力最强的一派,我们此去定有一番恶斗,老哥哥我怕你功力不够,吃别人的亏,所以才把你领到这里,用最快的办法,增加你的真力。你刚才服用的丹药,乃系武林至宝金刚丸、又名换骨丹,练武之人吃了,至少可以增进一甲子的功力,此药还没有在江湖上露过面,这是子午断魂芒楚长风的师父告诉我的,因此,武林中人还不知道他的妙用,才留在地上被我拾起,看起来什么事情郡需要有那么一点缘份。”

              水小华一听,原来这位怪老人用心如此良苦。想起刚才痛骂他的话,内心不由万分难过,呐呐说道:“姬大哥,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呢?”

              姬天云笑笑道:“老哥哥我就是有这点贱毛病,为什么,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水小华越想越觉得刚才出言太重了,不由羞愧满面的站了起来,朝姬天云恭敬的施了一礼,正想说话。

              只见姬天云已由地上站起来,拉住水小华的手说道:“小兄弟,老哥哥不喜欢俗套,随我来。”

              话落,领着水小华向里面走去。

              走到死谷尽头,姬天云在石壁上揭起一块大石头,露出一个洞口,姬天云首先爬了进去,水小华跟在后面。

              进洞一看,里面有几十丈宽,好像以前有人住过,左边放着一张木榻,榻上面的壁间,斜挂着一支长剑。

              姬天云把长剑取下,递给水小华说道:“身上不带武器,在江湖走动不方便,这支剑你带着好了。”

              自水小华的剑被绿衣少女公孙婷带走之后,始终是空着手,闻言接了过来,抽出一看,不由使水小华内心一惊。

              那支长剑蓝光闪闪,耀眼夺目,分明是武林珍品。

              宝剑一支耶!

              水小华把玩半天,说道:“姬大哥,这宝剑叫什么名字?”

              姬天云道:“此剑来历我也不甚清楚,是一位异人送给我的,说是叫‘青光剑’,他交给我之后,我一次也没有用过,你拿去用吧!”

              水小华道:“那么你呢?”

              姬天云笑笑道:“老哥哥没有用过武器,最近拾了这支烟袋,我看还不错,于是带在身上装装样子。”

              水小华拜谢后,把宝剑插在背上,道:“姬大哥,你以前都是住在这里的么?”

              姬天云道:“不一定,闷了就到外面乱跑,成年不回来。”

              说着,由腰里抽出了那支绿色的烟袋,又对水小华道:“你把剑抽出来,当年那位异人送给我剑的时候,曾教给我四招剑法,我现在也顺便告诉你好了。”

              话落,当先走出洞口。

              他就站在死谷这边的空地上。

              水小华跟了出来站在一边,全神贯注在姬天云的动作上。

              只见他脚踏正宫,领剑诀,绿烟袋缓缓出手,接着脚步骤变,右蹦左跳,前窜后跃,变化诡谲,令人莫测。

              片刻后--

              姬天云把四招剑法练完了,脑子灵活的水小华竟没有看出一点明堂来。

              姬天云望着正在出神的水小华,笑道:“我一开始就忘了告诉你,这四招剑法的威力,完全蕴藏在脚步的变化上,这叫四象连环步,练熟之后,无论对方武功多高,也很难伤到你,现在你跟着我先练一遍。”

              一开始,水小华以为只有四招,没有放在心上,想不到练了三匹遍,竟然没有体会出个中的奥妙。

              这四招剑法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是繁杂异常,除了脚步按照四象变化离奇之外,剑招也奥妙无穷。

              招中含招,式中有式,而且四招一经颠倒使用,翻覆连接,每招的威力又迥然,饶是水小华机智绝伦,聪慧过人,练了大半天才算勉强记熟。

              姬天云一看水小华已额顶冒汗,随收住手,道:“好了,休息一会儿吧,有空自己常练习,越熟威力越大,这四招最大的要诀就是一个‘快’字。”

              二人在死谷中又住了两天。

              这时,水小华的四象连环剑,已能运用自如,而且臂力也大增,还能把洞口的大石给推开了。

              这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不到三天的时间,功力竟然增加到如此地步。

              ※※※

              姬天云领着水小华走了一天,才出了山区。

              上大路不久,二人就觉出情形有点儿不对。

              三三两两的武林中人,骑着马走过他们身边时,都用好奇的眼光瞪着他们,然后,急驰而去。

              水小华一边赶路,一边问道:“姬大哥,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为什么都那样注意着我们呢?”

              姬天霎神色凝重地道:“天魔谷可能发生了什么大事,看装束这些都是他们天魔谷的人。”

              水小华道:“这样正好,等他们再过来时,我们抓一个来问问,看看我师父是不是在他们那里。”

              二人又赶了一程。

              姬天云这才开口道:“小兄弟,我有句话说出来,你可不要多心。天魔谷中人虽然心狠手辣,诡计多端,而且和你师父深仇似海,不过,在事情没有弄清楚前,最好不要冒然出手伤了他们的人。当年,你师父因一时气愤,没有细察,误会了是天魔谷对天心派下的毒手,因此大闹他们的老巢,结下了仇恨,俗语说:冤家宜解不宜结。”

              姬天云叹息一声,又道:“当然这种仇恨不是三言两语能化解得开的,但你和你的师父应该尽一切力量去这样做,免得仇怨越结越深。”

              水小华一听姬天云这番语重心长的话,随郑重地道:“姬大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无缘无故伤人的。”

              水小华刚说完话,突见对面两匹快马上驮着两个青衣人,急驰而来,刹时来到二人面前。

              马上的两个青衣人把马勒住,挡住了二人的去路。

              水小华驻足抬头一看,不由一怔。

              原来马上的青衣人是三天前在群英居见过的两个美少年。

              水小华正想开口。

              却听姬天云哈哈一阵大笑,道:“真是有缘,想不到两位又在这里相遇了,真是有缘啊!”

              骑在马上年纪较轻的,脆言脆语地喝道:“什么缘不缘的,丑老头子少啰嗦!我问你,他是不是叫水小华,青衫客焦一闵的徒弟?”

              怎么一出口就伤人呢!

              水小华一听他出言不逊,随高声说道:“在下正是,阁下有何见教,你们怎么知道在下的名字呢?”

              二人一听,正是自己要找的人,急忙翻身下马顺手一拍让马跑开,然后反腕拉出背上的长剑。

              年纪较大的向前两步,对水小华喝道:“你的紫衣女朋友那里去了?”

              水小华一听,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了,暗想:我自离山以来,除了认识公孙业祖孙外,就是这位姬大哥,那里有什么紫衣女朋友?

              真是莫名其妙!

              水小华茫然地道:“在下没有什么紫衣女朋友,二位弄错了吧!”

              年纪较小的沉声喝道:“别装糊涂了,昨天她在路上伤了我们好几个人,声言要我们把你交出来,难道你会不认识她?”

              水小华越听越糊涂,低头想了好半天,心中一动,暗想是不是绿衣少女公孙婷改了装出来找他呢?

              于是他随问道:“她多大年纪?叫什么名字?”

              年纪较小的冷笑道:“你装的倒真像,老实告诉你吧,你假使不说出她来,你今天就别想走。”

              水小华一想:看样子再白费口舌也弄不清楚,乾脆别再问了,既然姬天云有说过二人武功不错,先试试他们的身手如何?

              于是脸色一沉,朗声道:“在下说的是实话,二位如果不信,我也没有办法,至于二位要把在下留住,那要问问阁下自己是否有这种能力。”

              年纪较小的早就沉不住气了,长剑一划,刚想出手,突听姬天云大笑道:“小老儿想了半天,竟想不出天魔谷门下有此后起之秀,原来两位小女侠穿着男装,小老儿失敬了。”

              说着,又转头对水小华道:“少兄弟,快过来见见两位章姑娘,她们是大谷主的两颗掌珠。”

              水小华忍不住一笑,暗忖:怪不得他们说话和动作都有股女人气。

              原来这两个青衣少年,正是天魔合大谷主笑面无常章之霄的两个女儿,大的叫章小霜,小的叫章小雪。

              她们也是为金瓜之事跑出来的,得悉金瓜是假的之后,正想赶回天魔谷,不想在路上看到水小华和驼背怪人。

              一来,姬天云和水小华圭在一起惹人注目,再则,水小华英挺超群,超凡脱俗的丰采,吸引了这两位少女的芳心。

              因此,在三盛客栈夜间想去偷偷察看一番,不料刚接近窗户,就被姬天云识破,急忙逸去。

              第二天,她们又追踪到群英居,不想丧门神君章二谷主突然差人来叫她们,并当面告诉她们,以后在江湖上走动要注意水小华和驼背怪人,有机会能结果了他们更好。

              二人一听,正是她们见过的人,不由芳心怦怦乱跳,想不到自己暗暗爱慕的人儿竟是仇家,等她们再出来找时,已不见水小华二人踪迹,不久又接到传警,说一个紫衣少女要找水小华,并且还伤了他们几个人,因此,二人才派人各处追查水小华二人。

              章小霜听了驼背怪人的话,不由一怔,暗忖:怪不得叔叔说这个老家伙不简单,眼睛这么厉害,一看二人就知道是女扮男装。

              章小霜已经十九岁了,比十五岁的妹妹章小雪经验老练得多,她朝姬天云福了一福,娇声道:“这位老前辈怎么称呼?怎么识得愚姐妹呢?”

              姬天云打了个哈哈笑道:“小老儿乃江湖上的无名小卒,不提也罢,贤姐妹已名满武林,江湖谁不知道西谷二女,小老头有幸,见过几次芳容。”

              章小霜一听,人家不愿说出名字,也不好再强追问了,随用秀目瞟了水小华一眼,道:

              “愚姐妹秦二叔父传谕,追这杀伤门下的紫衣少女,她口口声声说要找水小华,而水小华竟矢口否认说不认识,岂不怪事?”

              水小华向前半步,一拱手道:“在下只认识一个绿衣少女公孙婷,不过她已跟她爷爷回雁荡山去了,似乎不可能一个人改装跑到这里来,再说,我和她只是初识,且最后我和她爷爷不欢而散,她没有理由来此找我水小华。”

              章小雪在一旁嘟着小嘴,道:“你认识也好,不认识也好,反正事由你起,把你带回天魔谷也是一样。”

              这么不讲情理啊!

              如果对方不是女孩子,水小华早就勃然大怒,变了脸色,现在却无可奈何的望了对方一眼,笑道:“在下正要去天魔谷一趟,有二位带路正好。”

              章小霜一怔,道:“水小侠要去我们天魔谷,有什么事吗?”

              水小华肃容地道:“在下想打听一下,恩师是不是被你们天魔谷劫去了。”

              章小霜道:“这件事倒没有听到家父和二叔父说过,听说令师中了子午断魂芒毒,性命垂危,天魔谷对他虽然恨之入骨,但还不至于对一个将死的人下手。”

              章小霜说的“性命垂危”和“将死的人”这几个字,虽无恶意,但听在时刻惦念恩师的水小华心中,却像毒箭钻心一般。

              这时候,他又想起丧门神君在霞云峰上背信之事,不由怒火高升,嘿嘿几声冷笑,道:

              “天魔谷的假仁假义,在下领教过了,除了天魔谷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谁还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

              水小华含忿出口,口不择言,这几句话骂得相当重,连姬天云在一旁听得都直蹙眉头,正想上前打个圆场,不想二女已脸色大变。

              章小雪早已娇喝一声,长剑直刺水小华胸前,同时喝道:“姑娘今天非教训教训你不成,看你还敢随便骂人不!”

              水小华这几天满脑子都是四象连环剑步,因此,一抬步就用上了四象连环步,身子一转,很巧妙地让过章小雪的剑招,人已到了她身后,如果他及时出手,就这一招就能把章小雪击伤。

              水小华一来自觉刚才出言太重,心有歉意,再则,想起姬天云的话,不愿使对方太难看,因此没有出手。

              可是,这样已使站在一边的章小霜心惊了,怕他袭击妹妹,顾不得江湖规矩,先娇喊了一声“看剑!”然后,纵身拔剑直刺水小华。

              章小霜还一边说道:“水小侠好俊的身法,怪不得如此自大了,小女子想领教几招绝学。”

              章小雪一看,不但一剑没有刺到人家的皮毛,反而让人家转到后面去了,不由又气又急,又羞又恨,银牙暗咬,转身纵步,二次刺到。

              水小华一看姐妹二人同时出手,那敢大意,双脚一分一合,又是四象连环步,人似轻烟飘到章小霜的右面。

              二女一看被人如此戏弄,不禁杀机顿生,双剑一紧,施展出二女合用的两仪剑法,这是天魔剑法中的绝学,只见风随剑起,鬼啾怪啸,交织成扰人心神的乐章。

              原来天魔剑前端均有七个小孔,剑走风生,随着剑势变化,产生动人心弦的曲子,扰乱敌人心神,功力稍差,一遇上很难逃出天魔剑下。

              天魔二女年纪虽轻,却已名震江湖,因为这套两仪天魔剑法,不知有多少武林高手败在此剑下。不过,不遇江湖一流高手,二女也很少使用。

              一开始,章小霜以为对付水小华这样的年轻毛小子,那里还用得着两仪剑法,谁妹妹把他制服之后,再来对付一边的驼背怪人。

              不想,一招出手,要不是人家手下留情,妹妹早已吃亏,等到自己一出手抢救,才知道这个俊美的年轻人实不简单,没看清人家怎样做势,人已欺到了自己右侧,幸而人家没有出手,否则,自己不是要当场出丑才怪呢?

              因此--

              章小霜心眼里,对这位光明正大的美少年已暗生感激之情,可是又不能就此罢手,显得姐妹脸上无光,这才施出两仪剑法想要给水小华一点颜色看看。

              其实水小华并不是对二女用什么情,只是他第一次用四象连环步对敌,不想竟有如此妙用,心里一高兴,竟忘记出手克敌。

              等二女的两仪天魔剑法一施展开来,才知情势不对,急忙跃身后退,藉势反腕抽出背上宝剑,端见蓝光闪闪,星光万朵,四象连环剑法绵绵施出,和天魔二女厮杀在一起。

              四象剑法招数奇奥,千变万化,再加水小华服过武林珍品金刚丸,和驼背怪人姬天云不惜耗费自己真力,打通他的任督二脉,他此时的功力已不下于武林一流高手。

              只可惜他对敌经验不足,定力不够,何况二女的两仪剑法,不但招式奇谲,而且七孔剑上所发出奇妙音律,更是动人心神,摄人魂魄。

              水小华一面迎敌,一面运集真气不让那种奇妙的音律荡乱心神,这一来,功力自然无法全力施展。

              而二女的剑法却越来越猛,音律乱神之力越来越大。

              五十招过后。

              水小华已闹得手忙脚乱,额现汗珠,只觉得浑身有无穷的力气,却被那钻心的怪音扰乱,一点力道也施展不出来,真气渐渐的澳散以至丹田无力。

              站在一边的姬天云一见水小华这么快就被二女的剑法魔音制住,不由心内一惊,正想喝止。

              突然--

              林中响起了一阵大笑,如龙啸虎吟,石破天惊,笑声未落,人影已至。

              水小华被笑声一震,心神登时恢复过来,二女已跃退一边,愕然而立。

              是那儿杀出个程咬金来?

              水小华一打量来人,竟是一个白发蓬乱,面带污秽的老叫化子,身穿百衲蓝衫,足踏草鞋,手持一根竹杖,两眼炯炯有神,威力逼人。

              单凭刚才所发出的笑声,就知道这个老叫化子的武功已臻化境,只见他一咧嘴,露出一口大黄牙,朝在场之人傻笑不止。

              此时,天魔二女章小霜和章小雪已经移莲步,朝老叫化子深深一福,齐声道:“愚姐妹参见徐老前辈。”

              水小华一听,暗想:难道此人就是师父提起过的宇宙神丐徐非吗?

              只听老叫化子笑喝道:“两个女娃为什么穿着小子的衣服在这里跟人家打架?你们爹也来了么?”

              章小霜道:“愚姐妹是跟二叔父出来的,昨奉二叔父面谕,追查一个穿紫衣的少女,不想在此遇到了他们。”

              老叫化子打量姬天云一眼,又望着水小华,道:“你叫什么名字?”

              水小华忙将宝剑入鞘,抢前半步,深施一礼,恭敬地道:“晚辈叫水小华--”水小华正想问他是不是宇宙神丐徐非时,却被老叫化子怪异的行动打断了话题。

              只见老叫化子“啊”了一声,道:“你就是水小华?焦一闵老头子的眼力不错。”

              他稍稍一踌躇,脸色突然一变,喝道:“好哇!小子,丢着师父病重不管,却跑到这里来跟人家打架,老子先揍你一顿屁股再说。”

              一边说,一没跃身而起,竹杖一抡。还真的朝水小华的屁股打去。

              这真是从何说起。

              水小华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老叫化子突然变了脸向自己袭击,只觉他的竹杖呼呼有声,威力大得惊人,不像是在开玩笑,急忙一跃身,斜纵出丈馀,道:“老前辈,暂请息怒,待晚辈说明了再打不迟。”

              老叫化那里肯听,一看水小华闪身躲开,像是更生气了,竹杖一点地跟踪而上,接着又是一杖扫出,并喝道:“好哇!你敢逃打,外加二十杖屁股。”

              水小华对长辈执礼甚敬,想不到今天遇到这个不讲理的老叫化子,气又不是,说又不是,再加章小雪被他的怪动作引得咯咯直笑,这更使水小华挂不住脸,忙哀求道:“老前辈请先住手……”

              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竹杖已扫到身边,忙停住话往后退三步。

              此时,水小华已退在姬天云身边。

              姬天云轻声地告诉他:“这个就是宇宙神丐徐非,老家伙脾气怪,用四象连环步斗斗他。”

              言毕,立即避开一边。

              老叫化如鬼附身,竹杖又当头压到,水小华听了姬天云的话,不再闪避,脚步一动,施出四象连环步,欺身而进,接着中、食指一骈,直点老叫化拿杖的右臂麻穴。

              这一招快速异常,老叫化子一惊,躲避已是来不及了,急急突出左手,反扣水小华的右腕。

              水小华不想和他拚,点到为止,急忙收势,人已闪到老叫化子身后,伸手向他的胁下点去。

              两人你来我往的,很是热闹。

              老叫化子一见他的招式奇奥,出手投足,神鬼莫测,那里还敢大意,忙展开丐帮绝技,三十六式打狗棒法,和水小华斗在一起。

              老叫化子正是名满武林的怪杰宇宙神丐徐非。

              他在树林里看到这个年轻人和二女游斗的步法怪异,招数奇奥,好像在江湖上从来没见过,不禁暗自称奇,驻足细看。

              凭他这样经验老练丰富的人,竟看不出什么路数,以及出自何人门下?

              等他现身之后,一听这年轻人正是他要找的水小华,更是惊讶不已,暗忖:难道隐居十多年的青衫客焦一闵又练成了绝学?一时童心大发,这才逼着水小华出手。

              宇宙神丐徐非的武功已到炉火纯青之境,三十六式打狗棒法更是武林绝学,端见杖影幢幢,呼呼生风。

              他虽然没有尽全力施为,但已使水小华感到杖风逼人,幸赖四象步法变化无穷,这才勉强接下徐非的三十六式打狗棒法。

              宇宙神丐招数已完,跃身后退,接着哈哈一阵大笑,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叫化子今天才见识到稀世绝学,这是谁教给你的?”

              水小华一听,原来这老叫化子存心要试他武功,急忙抢前一步,深施一礼,恭敬地道:

              “是晚辈义兄姬天云教我的。”

              说着,回头对姬天云道:“姬大哥,来见过徐老前辈。”

              姬天云闻言,笑着走了过来,对宇宙神丐一拱手,道:“小老头儿素来不受礼法拘束,礼数不周之处,望勿见怪才好。”

              宇宙神丐徐非一听,知道人家虽和水小华平辈相称,却不愿对自己降低身份,断定此人一定身负绝学,就凭他教给水小华的这一套步法,自己就没见过,不由对这位驼背怪人仔细打量两眼。

              暗想:看他的年龄,不会比自己小多少,怎么会从来没见过此人呢?

              徐非心里虽在暗自嘀咕,嘴里对打个哈哈,笑道:“老叫化子今天算是遇上了知音,我怕的就是俗礼客套,就凭你驼子这几句话,老叫化这个朋友和你交定了。”

              姬天云哈哈一阵笑,道:“果然名不虚传,老叫化子快人快语,老头儿能交到你这样爽快的朋友,至少要多活十年。”

              水小华一看两个怪老人一见面,竟像多年的老朋友,打哈哈开起玩笑来了,不由纳闷起来。

              但他一向严谨惯了,一点不敢放肆,忙恭身肃然道:“适才徐老前辈话中,像是知道家师的下落,晚辈不知家师现居何处,请老前辈见告。”

              规规矩矩的模样儿。

              宇宙神丐一蹙眉头,对姬天云道:“你瞧这么活泼伶俐的孩子,让焦一闵那个老头儿教成了书呆子,多可惜啊!”

              姬天云怕水小华脸上挂不住,忙笑道:“世上都像你老叫化子和小老头儿我这样子,天下不就大乱了么?那里还分得出大小,别尽说废话,你究竟知不知道他师父在什么地方?这些日子可把我兄弟急坏了。”

              宇宙神丐转头望望站在一边的天魔二女,笑笑道:“你们两个女娃还不回去,尽站在那儿做什么?”

              二女站在那儿听他们说笑,正急着插不上嘴,章小霜一听,忙陪笑道:“愚姐妹奉命追查紫衣少女,这位水小华是她的朋友,晚辈想打听一下她的下落,好回去覆命。”

              水小华听了忙说道:“在下实在是不认识这个紫衣少女的人,要叫我如何说起呢?”

              宇宙神丐一听,看了水小华两眼,知道这孩子不会说谎,随转头对天魔二女说道:“那个紫衣少女用的可是一把紫箫?”

              章小霜说道:“愚姐妹并没有见过这个人,据见过的门下人讲,她所用的是一只紫色玉箫。”

              宇宙神丐听了眉儿一蹙,暗想:这个女娃怎么也跑出来了呢?

              章小雪一看老叫化的神情,忙插嘴道:“老前辈认识她么?”

              宇宙神丐徐非反问道:“你们找她做什么?”

              章小雪小嘴一嘟,道:“她向我们天魔谷要水小华这个人,还一连伤了我们好几个门下,我们要找她评评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宇宙神丐听了,脸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心中暗自生气:“这些娃娃冒冒失失的,出门就惹祸,这下又给玄空老和尚招来麻烦了。”

              他心理虽然如此想,嘴里却说道:“你们不用找她了,根据她使用的武器和装束看来,八成是玄空老和尚的徒弟萧紫倩,等老叫化子打听明白了,如果真的是她,老和尚不会不讲理,你们两个女娃先回去吧!”

              二女一听也不由一怔,想不到紫衣少女竟是世外高人玄空大师的徒弟。

              暗忖:此事关系重大,姐妹二人做不得主,还是回家禀明后再说。

              章小霜随对宇宙神丐福了一福,说道:“老前辈既然如此吩咐,晚辈尊命就是。”

              说罢,用秋波瞟了水小华一眼,便和妹妹转身离去。

              此时最纳闷的还是水小华。

              他一看二女已离去上忍不住对宇宙神丐问道:“晚辈实在不认识玄空大师之徒萧紫倩姑娘,她怎么会到天魔谷寻找晚辈呢?”

              宇宙神丐徐非望着天魔二女逝去的倩影,叹息一声,无限感慨地道:“看来江湖又要多事了。想不到三十年前坠谷的魔头楚长风竟没有死,在崂山顶上,又施出他的绝技子午断魂芒,据说他的功力已高不可测,连在场的武林高手,都没有一个看清楚他的身影,如果他还像过去一样,一意孤行,任意屠杀,又不知要有多少人应劫了。你师父隐居十几年,想不到竟首当其冲,虽不是他亲手加害,这笔帐也应该记在他头上。”

              言下不胜气愤。

              姬天云听了低首不语,像是有无限痛苦似的。

              奇怪,他在痛苦什么呢?

              水小华一看这位玩世不恭、傲视江湖的怪杰没有回答他的问话,竟发出这一番沉痛的感慨,他不由触发内心的隐疼。

              师父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怎不使他心疼如绞。

              他不禁含泪问道:“老前辈可知晚辈恩师现在何处么?”

              宇宙神丐望了望神情焦急的水小华,说出了下面的一番经过。

              他带着绿衣少女公孙婷到崂山后,遂听得神丐帮掌门人的大弟子何志清身中子午断魂芒,这一惊非同小可。

              他本是来探听金瓜虚实,带着绿衣少女闲着看热闹,这一下子立时改变主意,正好公孙业派大黑狗出来找他孙女,急忙把绿衣少女交还她的爷爷,一个人开始查询使用子午断魂芒之人。

              不想在霞云峰顶,看到青衫客焦一闵一个人躺在草地上,以为是被争金瓜的人击伤,随把他挟起来悄悄溜下峰顶,到了僻静处,一问青衫客,才知其中经过。

              此时,正好玄空大师和他的徒弟萧紫倩突然出现,他立即把青衫客交给他们师徒照顾,一个人又返回霞峰顶,寻找水小华。

              等他到达峰顶一看,群雄已去,水小华也不见了,他只好再返回原地和焦一闵及玄空大师商量,断定水小华一定被天魔谷杀死或掳去了。

              宇宙神丐徐非和青衫客焦一闵是昔年好友,随请玄空大师师徒把青衫客焦一闵带回东海,自己西上寻找水小华。

              恰好在半路上碰到丧门神君章之雨,一问,才如道水小华不在天魔谷,只好返回头来四下探访,不想无意中在此地遇上。

              可真是巧哪!

              宇宙神丐最后说道:“紫倩那女娃可能是她师父叫她出来找你的,你不用管了,让老叫化去找她,你立即赴天池,设法把万年雪蛹讨来,好救治你师父的痛,有驼子和你一同去,你师父也放心了。”

              水小华一听师父已被救往东海,心内大安,抢前半步,“噗通”跪在宇宙神丐面前,感激地道:“老前辈对晚辈如此关怀,不知该如何报答?”

              他就只会跪下这一套。

              宇宙神丐徐非一看,脸色一沉,喝道:“说的好好的,怎么突然来了这一套?再说,谁要你报答来哩?存心惹我老化子生气。”

              说着,转脸对驼背怪人哈哈一笑,道:“驼子,好好的照顾他,少了根汗毛,青衫客也不会放过你。再见了!”

              话落,人已跃起。

              刹那,已失去了踪影。

              水小华红着脸爬起来,看姬天云正想得出神,随苦笑道:“姬大哥,咱们也该上路了吧!”

              姬天云一怔,望望水小华道:“别难过,小兄弟,他就是这种怪脾气,其实他对你倒是很关心的呢!”

              水小华道:“我并不怪他,只是有些话我还不清楚。”

              姬天云问道:“什么话?那你怎么不喊他问了就知道。”

              水小华道:“我想告诉他,子午断魂芒已不会要人命了。”

              姬天云听了不禁一楞,怔在那儿。

              半晌--

              他才缓缓地说道:“小兄弟,老哥哥求求你,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

              水小华笑道:“姬大哥怎么和小弟客气起来了。”

              姬天云正色道:“以后对任何人都不要提起子午断魂芒楚长风这个人是被我打死的,好么?”

              水小华见他如此坚持,遂点点头,但还是问道:“那又是为了什么呢?替江湖除大害,不是件光荣的事吗?”

              姬天云默然半晌,才黯然地道:“我也不知为什么,也许老哥哥的怪脾气又发了,我不愿江湖上知道这件事。”

              水小华一看他的神色,像是非常难过的样子,更是大感不解,暗忖:这个人真怪,世上还有人做了好事而怕人知道的呢!

              他心里这么想着,口里却说道:“子午断魂芒楚长风的死讯,要不宣扬出去,岂不使武林中人整天提心吊胆么?这又何苦呢?”

              姬天云望望这位心地仁厚的年轻人,苦笑道:“并不是老哥哥固执,我实在是有难言之隐,时机到了,我自然会揭破这个谜底的,那天晚上,我心神不定,故而忘记告诉你,幸而现在还没有泄露出去,希望小兄弟能答应我这个要求,保守秘密。”

              水小华一听,他说的如此沉重,只好识相的不再追问下去,笑道:“姬大哥既是如此说,小兄弟理当遵命,我决不对外人提起就是。”

              姬天云叹息一声,道:“此地无事,我们不宜多耽搁了,赶紧赴天池取药救你师父要紧。”

              话落,二人立时动身直奔大路而去——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