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 第十四章 叶琛面不改色

            第十四章 叶琛面不改色

            时间:2016/11/15 22:00:13  点击:2056 次
                131

                叶琛面不改色,昨天叶老给他打电话,他挂断,后来刘小甜和几个秘书都打过电话告诉他,叶老一一找了他们,让他去医院。

                叶琛权当没听见。

                “她们就说二哥进了医院,具体怎么回事又没说,枪伤、腿断裂,截肢,听得起来很悲惨。”叶琛微笑,神色微冷,唇角掠过一丝讥诮,“爸,我十岁到十二岁,骨头不知断裂过几次,受过六次枪伤,也差点截肢,怎么不见你这么关怀呢?哦,可能你还不知道。”

                宁宁诧异地看他,握紧了叶三少的手,十岁到十二岁,不是他的纽约黑市拳击场那两年吗?

                听说他是从疗养所里逃出来,被卖到地下卖场去的。

                叶老被他堵住了,脸色阴沉,这事,他怎么会不知,他不但知道,而且还暗中安排,故意让叶琛和那些技术很强的拳击。

                地下卖场,全是签过生死状的。

                换言之,上了拳击场,你没有选择生死的自由,你只有搏命的份。

                “现在说的你二哥,不是这些陈年旧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叶老的拐杖的地上用力地敲几声,打在碎玻璃上,清脆作响。

                玻璃四溅。

                宁宁微笑,说道:“老爷爷,你这是诽谤哦,这么大的罪名扣在我爹地身上,多冤枉,说不定是你儿子惹了谁被打,怎么怪在我爹地头上呢?”

                “大人说话,小孩插什么嘴,你有没有家教?”叶老冲着宁宁大火,见着这两张脸他就憎恨。

                宁宁偏头,粉嫩的唇勾起,“人家说过,教养是很宝贵的东西,平时要锁保险箱,有空才拿出来晒太阳。”

                叶老勃然大怒,叶琛冷声道:“二哥醒了问二哥就知道是谁做的,问我做什么?”

                “怎么会那么巧,你的女人一出事,雨堂就遭人害,叶琛,你当我是白痴吗?”

                我的女人?他指程安雅么?呵呵,叶琛心情为之舒畅,这个称呼不错,很合他心意。,

                不过……

                “爸,安雅出事,二哥就遭人毒手,这两件事有必然的联系吗?”叶琛微笑,那眸光里,却无一丝温暖,冷得冻人,看来叶老早就知道了。

                果然,有关于他,不管是他的生命,还是他关爱的人的生命,他都漠不在乎,很好。

                他真后悔为什么没有废了叶雨堂的双手,让他四肢俱残。

                叶老一怔,转而也想到,他自己说漏嘴了,心中懊恼极了,冷笑反驳,“程安雅在办公室羞辱过雨堂,他要教训她,有什么关系。”

                宁宁眸光一冷,笑得分外甜蜜,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甜蜜,“老爷爷,瞧你这话说的,他教训我妈咪没关系,别人教训他又有什么关系?打残,打死,都是他自找的,这副德行,你说他像谁呢?我爹地英明神武,玉树临风,和他真不是一个水平的,天地之别。”

                “随便你想!”叶琛淡淡地说,牵着宁宁要走,叶老拦住。

                “说!”叶老强硬地说道,一脸阴寒,“昨天晚上你匆匆离开,临走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是知道谁害了雨堂?”

                “知道又怎么样?”叶琛邪气地挑眉反问,似笑非笑,精致妖孽的五官,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冷然讥诮,“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你……”

                宁宁扯了扯叶琛的袖子,可爱地嘟起嘴巴,摸着他的小肚皮,“爹地,饿!”

                叶琛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这儿子,很有才,这副嘴脸装着真是可爱极了,粉嫩嫩的,让人巴不得拧他一把,“乖,我们去吃饭!”

                “叶琛!”叶老厉喝,拐杖在地上敲得砰砰作响,吓得不远处两名护士都不敢靠近,纷纷祈祷着这两恐怖父子赶紧换战场继续。

                叶琛并不想理会,但是宁宁却不然,他微笑转身,稚嫩的语气有着叶琛一贯的优雅和霸气,“老爷爷,至于你的儿子,我想说,他开车撞我妈咪是我妈咪活该,那她被人玩残玩死,也是他活该,其实你应该庆幸,看见他太垃圾的份上,人家怕杀了他脏了记录,这才好心放过他,只是玩残而已。”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老爷爷,儿子太菜了,有损爹地的身价哦,瞧我爹地多英明神武,有我这么可爱粉嫩又聪明的孩子,再瞧瞧你家那垃圾,真是……都是姓叶,怎么差这么多,所以啊,果然基因是能突变的,不然怎么会有爹地和我呢。”

                “还有你,不要这么暴躁,毁损公物,不是一个好公民该有的行为。”宁宁看了看四处散落的玻璃片,笑意优雅,一点都不在乎叶老的脸已经被他气得铁青,“我肚子好饿,你不要再纠缠不清了,我妈咪说,只有女人才会死缠烂打这一套的。爹地,哦!”

                叶琛唇角勾起很激赏的笑容,这个儿子很好,很强大,很有才,嘴巴很毒,遗传的好!

                都说叶三少很变态,瞧,有这心里,能叫不变态吗?

                “宝贝说的很对!”叶琛连声附和,“走,爹地带你吃好吃的去!”

                “好!”宁宁笑,叶琛牵着他,都没和叶老打招呼,很嚣张的,扬长而去,气得叶老几乎脑充血!

                他一把年纪,一生什么经历都有,唯独,被一个孩子怎么讥诮,从未有过,老人看着一地的碎玻璃,阴阴地笑。

                叶琛,你想幸福吗?

                不可能!

                宁宁绑好安全带,笑看叶琛,说道:“爹地,我不喜欢你的爸爸!”

                “你要喜欢就不是我儿子了!”叶琛说道,他抿唇,冷笑,“他不需要人喜欢,他只配得到别人的憎恨!”

                叶三少可从来没想过要教他儿子什么叫尊老,什么叫敬老。

                宁宁微笑,“我猜叶雨堂醒来之后发现我妈咪和他住一家医院,他一定会吓破胆的。”

                叶三少脑海里翻出那副画面,微笑,很好,吓破胆更好,这一次算是什么仇都报了,天知道,他老早就想叶雨堂宰了。

                他自己偏要送上门,只怪自己太倒霉!

                132

                程安雅吃过午餐略作休息,她刚动手术,胃口并不是很好。况且她早被宁宁养刁了嘴,对料理的菜色她可以不计较,但是味道是挑剔极了,毕竟宁宁那厨艺,比之五星级酒店的厨师有过之无不及。

                虽然这是顶级VIP病房伙食很可口,可满足不了程安雅的嘴,她吃得不多。

                才躺下没一会儿,特护告诉她客来访,竟是杨泽坤,把她吓了跳。

                “学长,你怎么来了?”程安雅很诧异,她出车祸动手术才不过一天,李芸都不知道呢。

                这消息真灵通。

                程安雅起身,真是折腾,刚被叶琛那变态折腾,扯动伤口,疼得她大汗淋漓,这回又要起来一次,程安雅一身215骨头没一根想动的。

                就算如此,她也笑脸迎人,忍住身子的不适感。

                “你出了事怎么没告诉我?”杨泽坤淡淡地责怪,扶着她往软枕后靠,男子温润的眉宇间,微怒,为她的隐瞒感到不悦。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