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腥风血雨 >> 第十八回 特使设酒宴

            第十八回 特使设酒宴

            时间:2016/11/10 19:20:31  点击:1362 次
              向云奇道:“宋当家的快起来,如此大礼,我们实在不敢当。”

              黑狼宋八站起身来:“二位这就要走吗?真是想不到……”

              “想不到什么?”

              “从前你是我的敌人,现在反而变成我的恩人,同样的,毛九娘从前是我最亲密的伙伴,现在却是我最痛恨的仇人。”

              “人生如戏,变化无常,宋当家的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应该不会觉得奇怪才对。”

              “这变化实在太大了,至少我宋八从前没有想到过。”

              唐中琳道:“向老弟,我们该走了。”

              黑狼宋八连忙问道:“二位住在哪里?最好留下地址,彼此日后也好联络。”

              向云奇难免有些顾虑,忙道:“你找我们有些不便,最好宋当家的把住处告诉我们,由我们和你联络。”

              “二位有什么不便?”

              “毛九娘目前正在到处搜捕你,所以你不宜在外公开露面。”

              黑狼宋八点点头道:“说的也是。”

              “那么你现在就把住处告诉我们。”

              黑狼宋八有些尴尬,顿了顿道:“我……哪里还有住处,这些天来,全是在一处山洞里藏身。”

              “那山洞在哪里?”

              黑狼宋八抬手一指:“就在翠竹庵东方约三里路处,有一条小山涧,那山洞就在山壁上,谷口有一棵柏树,找起来也许不难。”

              “好,也许我们会去看你。”

              忽听唐中琳道:“宋当家的,我很担心你会被毛九娘以及神秘谷的弟子们发现。”

              黑狼宋八叹了口气道:“那有什么办法,我现在只能昼伏夜出。”

              “我有办法。”

              “这位大侠有什么办法?”

              “在下稍懂易容之术,只要为你易过容,你就安全多了。”

              “那太好了,这位大侠什么时候替我易容?”

              “当然就是现在。”

              唐中琳取出易容药物,不消盏茶工夫,便已易容完毕。

              黑狼宋八迫不及待地问道:“大侠,我宋八真的变了模样吗?”

              唐中琳道:“在下保证毛九娘认不出你是谁,待会儿到了山涧,你用水照照就知道了。”

              黑狼宋八连忙又跪下来拜谢。

              唐中琳和向云奇随即向宋八告辞。

              谁知两人刚走出几步,便听宋八在身后喊道:“二位请回!”

              两人弄不清什么事,只好再走回来。

              只见黑狼宋八手上也拿着一个黑色的小瓷瓶。

              向云奇茫然问道:“宋当家的要我们回来又有事情?”

              黑狼宋八把手中小瓷瓶晃了晃道:“二位是我宋八的救命恩人,我无以为报,忽然想到身上还有这瓶东西,对二位来说,也许还有点用处,即使用不上,也可以做救人之用。”

              “解药。”

              “哪一方面的解药?”

              “向少侠该听说过一件事吧?”

              “哪件事?”

              “凡神秘谷武士以上的高级弟子,在正式入谷之前,必须先服下一颗‘效忠药丸’,以后再按时服用解药,否则,便毒性发作而死,这便是神秘谷用来牵掣手下的最有效的手段。”

              唐中琳和向云奇顿时大喜过望。

              他们在设法寻求这种解药,想不到竟能从黑狼宋八身上得到,当真是意外的收获。

              向云奇接过那瓶解药道:“这瓶子里共有几颗解药?”

              “原来是十颗,我自己服用了一颗,又留下一颗,瓶子里现有八颗。”

              “听说神秘谷的高级弟子,必须每月服下一颗解药,你为什么不留下自己用?”

              “这药有些不同。”

              “有什么不同?”

              “这是一次断根的解药。”

              “一次断根?”

              “不错,只要服用一颗,便永不再发。”

              向云奇越感喜出望外:“你是怎么得到的?”

              “从陆游子那老小子身上得到的。”

              “你是事先知道他身上有这种解药?”

              “是的,那天我在翠竹庵身受重伤,拚着最后一口气,爬到禅床下躲藏起来,为的就是要从他身上搜出解药。”

              “果然不负所望,真的被你搜到?”

              “那时陆游子已被向少侠杀死,庵内一个活人都没有,所以我才能得手,不然,我就太危险了,不过,再危险我也要搜。”

              “为什么?”

              “为了救我自己的命,如果没有这解药,我迟早也会死的,哪里还能活到今天?现在我已用不着解药了,而且身上还留了一颗,所以才想到把它送给二位。”

              “你知道这解药对我们也有用处吗?”

              “二位不是神秘谷的人,当然用不着这种解药,不过二位可以用它救人,被囚禁在神秘谷的人有不少是武林的正义之士,如果碰上机会,二位便可以解救他们。”

              “那太好了,现在我们应该衷心感谢你宋当家的才对。”

              “二位对我的大恩大德,我宋八永生难报,这瓶药对我已经无用。送给二位,又算得了什么。”

              “那么在下就收下了,以后有机会再见。”

              一瓶解药,对唐中琳和向云奇来说,可称无价之宝,千金难求。

              这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大收获。

              两人向山顶走去。

              向云奇忽然心中一动,道:“唐兄,这解药是否真的,我们无法断定,必须想个办法证明才成。”

              唐中琳略一沉吟道:“办法当然有,不妨找韩前辈鉴定。”

              “韩前辈能鉴定出来?”

              “他外号赛华佗,在当今武林中,除了一位外号赛扁鹊的前辈高人外,论医术一道,可说已无人能和他相比的。”

              “那太好了,我们回到客店后,就马上去找他。”

              说话间已到达山顶。

              向云奇向下一指道:“梅前辈就埋在前面十余丈处一棵古松下,那天是小弟和韩姑娘一起埋的。”

              很快便来到古松下。

              月光下看得很清楚,那土堆果然已被翻开,土坑内空无一物。

              唐中琳凝视着土坑问道:“土坑当时挖得有多深?”

              “当时很匆忙,而且只有小弟和韩姑娘两人,只是利用兵刃掘的坑,当然不会太深,如果梅前辈的尸体还在,现在应该一眼就看得出来。”

              “看来尸体果然被人盗走,这盗尸之人,又是谁呢?”

              “会不会是宋八?”

              “不可能,如果说是毛九娘或她的手下人,倒有些可能。”

              “唐兄猜错了,这更不可能。”

              “老弟怎么说不可能?”

              “这件事正是毛九娘要调查的,如果是她干的,何必调查?”

              “有道理,不管是谁盗的,咱们都用不着在这方面太过浪费心思,现在先回客庐要紧。”

              向云奇和唐中琳回到客店,已接近五更。

              辛苦了一夜,他们进房后倒头便睡。

              直到近午,两人才起床相约用餐。

              餐后,便直接来到韩可风房间。

              韩可风正由女儿韩青凤在旁陪着聊天,一见两人进来,连忙起身相迎。

              向云奇把房门关上,掏出那黑色瓷瓶道:“这件东西晚辈和唐兄想请韩前辈仔细看看!”

              韩可风哦了一声,接过瓷瓶,立刻双目泛出异光,急急问道:“这是从哪里得来的?”

              “韩前辈先别问这个,看看瓶里装的什么东西再说。”

              韩可风两眼目芒大张道:“这是解药瓶!”

              “什么解药?”

              “神秘谷控制属下的那种毒药的解药。”

              “里面有八颗药丸,还请韩前辈倒出来仔细瞧瞧!”

              韩可风匆忙打开瓶塞,倒出一颗在掌心里,啊了一声道:“果然是‘百灵仙丹’的解药。”

              他说着,把药丸放在桌上,吩咐韩青凤道:“凤儿,把床头那小包裹打开,小木匣里有个小纸包,拿过来给我。”

              韩青凤依言由床头包裹里取出一个小木匣,打开小木匣,里面是个小小的油纸包,迅快地递给韩可风。

              韩可风再打开油纸包,里面是三颗药丸。

              这三颗药丸,和黑狼宋八所赠的解药,完全没有差别。

              韩可风仔细对照了很久,再分别拿到鼻端嗅了一阵子,又用舌头分别舔了舔,然后放回桌上,叫道:“半点不差,果然是百灵仙丹的解药,而且是一次可以断根的,向小兄弟是从那里得到的?”

              “黑狼宋八送的。”

              “黑狼宋八?他还没死?”

              “如果黑狼宋八已死,哪里还会送东西给别人?”

              “他是怎么得到的呢?”

              “从陆游子身上搜到。”

              向云奇接着把经过说了一遍。

              韩可风再把瓷瓶里的其他七颗解药倒出来检验一遍,嘴巴连咂地道:“这太好了,你们二位居然能获得如此无价之宝,有了它,便可以救活八条人命,想不到黑狼宋八也会做出好事来!”

              “韩前辈,你刚才说神秘谷的毒药是叫什么百灵仙丹?”

              “不错。”

              “这就怪了,害人的毒药,怎能称为百灵仙丹?”

              “虽是毒药,名字却要取个好听的,不然谁肯心甘情愿地服下。”

              “那么你那三颗,又是从哪里来的?”

              “是老夫当初制药时,偷偷留下来的。”

              向云奇大感一愣,道:“制药?难道神秘谷的毒药和解药都是韩前辈负责炼制的?”

              韩可风的双颊起了抽扭,点点头道:“正是,老夫承认当年也曾做过孽,而且罪孽不轻!”

              “韩前辈可否说详细些?”

              韩可风长长吁了口气:“你们必定已经知道,老夫是十五年前进入神秘谷的。”

              “这事晚辈早就知道,不但韩姑娘说过,你们父女相认时也说过。”

              韩可风又叹了口气:“当年,神秘谷是把老夫用重金礼聘而去的,老夫进入神秘谷之后,被他们像贵人一般接待,真可说是享尽了荣华富贵。”

              “他们把韩前辈请去,就是为了制药?”

              “当然,谁让老夫在这方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