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罕世枭雄 >> 第二十八回 尸首遍山村

            第二十八回 尸首遍山村

            时间:2016/11/7 12:01:43  点击:1558 次
              双目瞳孔的光芒在迅速扩散,反映着死鱼般的黯淡灰芒,吴强嘴巴翕合着,呢喃地道:“皇甫……兄……替……我……报……仇……”

              还不待皇甫仁回答,这位也曾纵横一时,叱吒一方的“婴叟”吴强四肢突硬,沉重地倾卧于地!

              皇甫仁徐缓地道:“吴兄,放心,你先走一步吧,就会有人陪你上道。”

              面对着毫无表情的雷一金,皇甫仁道:“不愧是‘龙图修罗’的传人,雷一金,在使刀上,只怕再难找出第二个能与你相比,你这一刀是‘龙图修罗’的第几式?”

              雷一金没有回答,心中却在冷笑着,是的,方才他出手之下便是那护命搏命的精绝之式“龙图刀法”里的第五招“龙归海”!

              皇甫仁凄冷地一笑,安恬地道:“但是,事情并未就此了结,是吗?在吴强之后,雷一金,就该老夫来领教你的龙图刀了!”

              雷一金十分平静地道:“我已等着,皇甫仁,希望你比刚才那位幸运一点。”

              于是,血腥气息又浓厚了,一场更大的杀伐即将到来!

              正在这紧张的关头,蓦然飞起三朵旗花,“波、波”数声响处,空中已闪出三朵精光耀目的透明银芒来!

              “邪剑”皇甫仁不由一怔,愕然望向空中,他似乎不明白这旗花是代表,什么意义!

              “毒一笑”目光一抬,面上已白色变,脱口惊呼:“‘铁旗门’?”

              这惊呼并不是表示“铁旗门”如何厉害,而是他震惊于铁旗门十一人怎么能够通过他们的:截击呢?

              正在严阵以待的“三手金叉”裘凡逸、“黄衫一奇”徐家祥二人,却迷惘地望着空中闪耀的银芒,不明所以。

              这时雷一金但觉心头一阵无比的激奋,眼眶也微微湿润起来,他目前并不须要别的帮助,但南宫铁弧的无恙,使他放下心头一块沉重的石块。

              因为,接照预定的计划,南宫铁弧这支人马早就应该到了,而迟迟未见出现,按定是遭到了意外。

              他不担心朋盛,说“鬼见愁”朋盛这批人无论在哪一方面来比都逊于‘铁旗门’,但是,他并不忧虑,那是‘魔刀鬼刃’杨陵在指挥,对这位师叔之能他十分清楚!

              “毒一笑”范禹深恐引起哗然,急忙沉喝一声,厉色吼道:“神龙教注意,各自严守岗位,镇定听令,不得妄动,否则,格杀勿论!”

              就在他这几句话的当儿,白雪皑皑的山坡上,已出现了近百条人影,忽然一个豪壮的声音大吼道:“铁旗雄风”!

              随着这入云天的大吼,众人背后不远的竹林里,传出一声巨大的回应:“六旗扬东!”

              声音宏亮,有如雷鸣,而那一豪放之气,更如浩海长天!

              于是,一声清雅已极的笑声起处,数条人影,以电光石火般的快速,在微一纵掠间,如飞而到!

              走在最前面的是“魔刀鬼刃”杨陵,其次是“双钹追魂”

              南宫铁弧,后面跟着“鬼见愁”朋盛,朋盛的后面是“铁旗门”的飞龙十卫,雷一金目光犀利无比,细一凝注之下,已看清飞龙十卫只有七人跟着前来。

              雷一金激动地大声道:“师叔,你老来啦?”

              魔刀鬼刃倏而止步,双目慈祥而喜悦地望着雷一金,笑哈哈地道:“浑小子,你不曾吃亏吧?”

              继之一看雷一金血淋淋的左手,面色一寒,唇角浮起一抹古怪的微笑,他冷峻地向“邪剑”皇甫仁一瞥,缓缓道:“假如老夫眼光不差,尊驾定是“邪剑”皇甫仁了,尊驾如此以众凌寡,以大压小,集这么多高手围袭二三人,不嫌太失身份吗?”

              魔刀鬼刃对这位师侄的爱护,尤胜过自己的性命,此次行动曾经过详细计划,且掌握胜机,是故言语之间单刀直入,带着浓厚的教训口吻!

              邪剑皇甫仁冷厉地一哼,道:“杨陵,你对老夫充字号还远呢,你以为你是谁,就凭这几句话,老夫稍时便要你付出极大的代价!”

              魔刀鬼刃淡淡一笑,道:“皇甫仁,我是谁,想不到二十年不见,你竟在此地充起人王来了,神龙教虽然横行二十年,但是,此遭却挽回不了溃灭的厄运!”

              他说到这里,不管邪剑反应如何,回首向“毒一笑”范禹人一扫道:“好呀,原来江湖魅魑妖邪,全被你网罗来了,喏,连心双雄,生死一笑,再有三手金叉、黄衫一奇,够了,够了,这次行动,可谓不冤不虚,此间一了,江湖今后可太平了!”

              魔刀鬼刃杨陵这几句话,其狂,其辣,已至极点。

              他够狂,因为他有狂的本钱,在这里,他没有把对方任何人放在眼里。这时,雷一金闭嘴一笑,道:“三哥,青松山庄那方面行动如何?”

              南宫铁孤道:“没问题,神龙教这次算是垮定了,他那武功山老寨子已经澈底瓦解了,那边的那些人,将永远没有希望看见明晨的太阳了;假如明晨有太阳的话,哈哈,老五,三哥硬是服了你,这次行动,真似诸葛亮用兵,配合得天衣无缝!”

              二人轻谈纵笑,几乎全未将神龙教诸人放在眼内,这怎不令他们个个怒火大炽?

              邪剑皇甫仁钢牙一咬,手中“血齿剑”高高一举。

              “毒一笑”范禹目欲喷火,振吭大叫道:“杀!”

              随着他的高叫,连心双雄易安、易面,三手金叉裘凡逸,黄衫一奇徐永祥,生死一笑于朴已与那些右角郎纷纷喝叱连声,猛扑而上!

              南宫铁孤狂声大笑道:“来得好!”

              语声出口,他已带着飞龙十卫迎了上去。

              在南宫铁孤等现身迎敌之际,突然一逢飞煌也似的利箭,射向站于场中的雷一金!

              一团眩目的夺神的光芒,已如初升的旭阳般,辉煌的映射在黑沉的夜色里,而来自四面八方的利箭,在触及那团浩浩的金色华光之际,立时纷纷倒飞散落,碎成片片!

              于是,南宫铁孤古怪地一笑,身形暴旋,双臂略伸,已将两个迎面而来的左角郎逼得左窜右跳!

              “慈面辣手”莫云石破天惊地怒喝一声,左掌猛劈挡在身前的“黄衫一奇”徐家详,右臂倏颤,一条带着银色长练的、短斧,已霍声飞斩向另一名赤衫大汉。

              这时,场面已是一片混乱,杀喊连天而起,神态威猛的追魂无影孙正焚,额际疤痕隐泛红光,他不声不响地,抖手已劈飞出三名持弩待放的赤衫大汉,大转身,呼轰九掌,猝击揉射跟上的二名右角郎。

              雪地上践踏着零乱的脚印,鲜血在脚印上滴落,一条瘦削的黑影如鹰隼般飞起,以无可言喻的去势,神速无比的戮向凌空飞来的“毒一笑”范禹!

              在那金芒芒锋突盛的同时,银色的光华亦同时暴涨,毒一笑的身躯却奇妙至极的横移五尺,手中双煞剑狂风暴雨般连串挥出。

              于是,在不停的击杀巨响中,二人已互不相让地各自硬拼了十七招,双方俱是出手如电,一气呵成!

              这时,南宫铁孤正在与三手金叉及二位头领级的人物拼开,他见状之下,不由想到雷一金目前功力似是又更进一层楼,心中一喜,高呼道:“五弟,加把劲,出重手对付这无恶不作,罪魁祸首的毒一笑!”

              在高呼声中他身形如大海中的漩涡般急剧转动,转动中双钹如巨涛骇涌,绵绵而出。

              一旁不远的“金雷手”熊光柄,正以一双臂膀,雷轰电闪般力敌生死一笑及他的两名副手——“判官令”仇三绝,“煞眸”王羽。

              他一对手掌,挥舞之间,隐隐挟着雷声,金芒闪闪,出手如电,奇招连连。

              围着公孙无咎的是连心双雄易志、易成兄弟,公孙无咎的“君子剑”,此刻似乎不太君子了,每一出手,带着呼啸的杀气,有如巨斧捣山,足以断石裂碑!

              这边,雷一金已奋起神威,与煊赫武林的神龙教魁首“毒一笑”拼了个难解难分,这两个对手,一是当年天下一尊的“龙图修罗”的传人,神威盖世的龙图刀,一是武林黑道称最的“邪剑”的弟子,人见人头痛的“毒一笑”范禹,二人功力之高,俱已达到登峰造极之境,招出之际,更是精妙绝伦,狠辣至极。每一抬手移足之间,皆关生死,每一呼吸顾盼之际,俱连存亡!

              杀喊声震天遍野,神龙教这边,在人数上已占优势,但是,在激斗的进展中,却没有获得与上优势成正比呢!

              杨陵深沉的面容上浮起一抹带着无比寒酷的笑意,冲着“邪剑”皇甫仁道:“皇甫仁,该轮到我们二人了?”

              皇甫仁冷冷地哼了一声,伸出右手的姆指与食指轻揉着白玉的剑鞘,他目光凝聚,“铮”的一声哑簧脆响,在秋水似的泓泓冷电晃映下,一柄锋利无比,光芒闪射的长剑已握在他的手中。

              杨陵静静地看着皇甫仁手上的剑,这柄剑虽非干将、莫邪,但它不知道已沾染了多少能人异士的鲜血,更不知夺去了多少英雄豪杰的生命,而如今,它被皇甫仁握在手中,看上却是那么熟练而又灵巧,就好像是皇甫仁身体上某一部分似的,只看他拿剑的形态,只看他神情是那么恬淡安适,便能明白这是一个精湛的剑手,更可晓得他在剑术上的造诣是如何超绝了。

              有些紧张起来,飞龙十卫中的“落星一剑”王之品,也是用剑能手,看此情形,忙低促地道:“老前辈,你小心!”

              微微点头,杨陵道:“当然”!

              长笑一声,杨陵叱道:“来了!”

              一溜寒光有如极亮的流星,猝闪暴飞,皇甫仁毫不移动,手中剑突然翻掠,在一片深莹的精芒中竟那么准确而狠辣地将杨陵攻来的招式全部击开,而只这一出手,杨陵已攻杀了十刀!

              略一偏身,皇甫仁就移动了这么一丁点微不足道的角度,他的“怒天剑”已凶似天瀑侧泻,黄河堤溃般浩浩滔滔地深洒而出,银亮的剑芒似匹练环绕,如此雄深与凌厉的猛卷横扫!

              杨陵的身形开始流水行云般旋起飘移,双刃刀做着人们的目光所无法追摄的挥击挑刺,向匪夷所想的各个位置弹飞纵横。

              他们两人的攻扑是奇异而精深的,在人们的视力感觉上往往只是一刀一剑的挥展,实则这一刀一剑中已包含了十次一刀一剑的连动也不止,表面上双方好似豪未迟疑地施一招,而真正的内涵却是在这招相遇前已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