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罕世枭雄 >> 第二十五回 结拜鬼见愁

            第二十五回 结拜鬼见愁

            时间:2016/11/7 11:59:09  点击:1501 次
              来人哈哈大笑道:“别扯淡,兄弟我正在谈正事,召集几个手下开紧急会议,筹商对策。大哥这一来,可是天降救星,一天阴霾也散了;对了,方才吵吵闹闹的,大哥你可是有什么……”

              他这一问不打紧,却将胡毛子一下子吓得心腔直跳,公孙无咎却一摇头,呵呵笑道:“进了你这一亩三分地,还有个鸟的麻烦?做哥哥的我嗓门向来就大,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地方我也是这付德性……”

              那人跟着笑了,又回头喝道:“毛子,大哥来了你们也不赶快进去禀报,真是糊涂透顶,幸而大哥没有见怪,要不,小心你们的狗头!”

              胡毛慌忙道:“是,是,兄弟刚刚迎出来,还没来得及禀告把子……”

              那人冷冷哼了一声,堆着笑脸道:“大哥,且请进内详谈。”

              说到这里,他又移近了一点,低声道:“大哥,你的那位贵友,尚请代为引见。”

              公孙无咎裂嘴一笑:“先别忙,让你闷一下再说。为兄还有许多高朋贵友恭候在宅子外面里!”

              那人忙道:“罪过,罪过?”

              三人又返身下了台阶,将“魔刀鬼刃”杨陵,“金雷手”熊光炳、“双钹追魂”南宫铁孤等一干人迎入庄内。

              众人分宾主坐定,那人向群豪一抱拳,道:“不才朋盛,匪号“鬼见愁”凑合着带领一帮子小弟兄在这地区混碗饭吃!”

              公孙无咎则替“鬼见愁”朋盛代为引见了各位,这一下,把朋盛震惊得手足无措,除了两个坤道不提,其余的无不是名动江湖大豪,脚踏一方的霸才,好半晌,朋盛始道:“诸位光临寒舍,直使在下受宠若惊,怠慢之处,尚祈见谅!”

              下人们送来茶点,公孙无咎道:“小朋,适才你言天降救星,莫不是遇上了什么麻烦?”

              “鬼见愁”朋盛呐呐地道:“没有什么?真的,没有什么麻烦?”

              公孙无咎哼了一声,道:“小朋,今天我公孙无咎以大哥的身份,手抓着咱们的香头,命令你说出来,在坐的杨老英雄是咱们的长辈,余的跟为兄都是过命的交情,用不着顾忌,家丑不可外扬,应该看是对什么人。”

              朋盛不由面色赤红,呐呐地道:“大哥如此逼我,兄弟我说就是。”

              公孙无咎道:“那么,我在洗耳恭听。”

              朋盛咽了口唾液,像是先将欲待出口的言词在层次上作了一番整理,然后,他才十分低沉又缓慢地道:“大约在月余之前,是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阴晦天气,‘神龙教’的三当家‘毒枭’潘畅茂、四当家‘红巾’黎保旭,率同他们的‘神龙教’的四名‘右角郎’与昔日号称‘盱江三友’之一的顾兰英,合计是七个人,突然来到本庄,声言要找我出去说话,他们个个形色不善,声势汹汹,下头人来传报之后,我就知道情态有异,但是,‘神龙教’在江湖上尤其是赣省一地,党羽广植,却非我所可开罪甚或抗衡,无奈之下,只有勉强延纳入宅。唉,他们那股子气焰,可真是叫人难以忍受,简直就要骑到人头上来了。”

              公孙无咎道:“这些人的来意是什么?”

              朋盛道:“他们是要来找寻‘盱江三友’的老大李铨,但是,李铨却早在三个月以前离此而去,不在我这儿了。”

              “金雷手”熊光炳道:“朋兄,这未免有点奇怪,那顾兰英即是‘盱江三友’的一份子,怎会不知他拜兄的下落却找到你这里来!再说,李铨不与他们的兄弟们在一起,却跑来贵庄做什?”

              “鬼见愁”朋盛沉重地道:“我这就说到问题的症结了,‘盱江三友’这三人,原是黑道上的人物,但平素行事作为,倒还中规中举无甚恶迹,三个结义兄弟相处亦佳,情感颇称融洽……但人与人之间所具的忠义诚信不是在乎常可以断测深浅的,却须经过考验才能肯定,也须经过考验方晓虚实,不幸的是,‘盱江三友’这三位拜把子昆仲却未能承受住一次突来的考验。”

              公孙无咎较有兴趣的聆听对方的叙述,道:“那是一遭什么样的考验?”

              朋盛又叹口气,道:“自古以来,酒色财气最是代表人志,但又何旨不引起人贪?使‘盱江三友’拆伙的原因,便是那个‘财’字……”

              “魔刀鬼刃”杨陵道:“如此说来,这笔财富,必是极大的数目了?”

              朋盛点点头,道:“不瞒前辈,约莫前辈也听说过距今百年的一个巨盗‘鄱阳王’林五常这个人吧?”

              杨陵颔首道:“林五常是南七省的头一霸王巨擘。在当年,他在江南一带水陆上,声威之隆,势力之雄,已不作第二个人想。北京有个一统江山的真皇帝,但在江南一带他却是个二皇上,因为他盘据鄱阳湖,所以大家称他为‘鄱阳王’,朋兄弟,你突然提起这个人,是否因为‘盱江三友’所获得的财运与此人有关?”

              朋盛忙道:“一点不错,杨前辈,‘盱江三友’是在有一晚露宿于一个不知名的慌林,无意间在一处崖石隙中发现了一只密封的木盒,那只木盒的质材极佳,且雕刻非常精细,形式奇古,虽然在他们发现时木盒业已附满了泥土青苔,又微见腐蚀,却丝毫不见裂缝,更没有破损处,他们拾获之后,便知道不是近年代的东西,猜测内中必有文章,待他们剥开查看,木盒中竟藏有一卷防腐的涂油羊皮图志——一卷‘鄱阳王’林五常亲手绘制的藏宝图!”

              众人倾听着,杨陵以目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朋盛歇了口气,又道:“那卷藏宝图保存得十分完整清晰的,除了略现陈旧泛黄之外,可谓和百年前绘制此图时无差异。

              图上,更有林五常向来罕见的铃记‘龙头印’六枚,且有林五常的亲笔留名。另外,还有几句偈语似的言曰:“取之天下,还之天下,来去空空,无牵无卦”笔迹粗豪,与林五常留名的形式完全相同,想是他自己的言白无讹,从而研判,那张图也必然是真的了……”

              雷一金忽道:“怎知那是张藏宝图?”

              朋盛道:“在图上的一个塔形标记下,有一行小字,那行小字是这样写的:“吾一生财富所聚在于此,金银器皿,财为不义,留赠有缘,广散天下贫苦孤寡,赎吾前愆,减吾罪孽。”

              由这行小字看来,可见这张图是林五常毕生劫掠所得的财宝隐藏处所无凝!”

              雷一金道:“后来呢?”

              朋盛摇摇头,表情沉晦地道:“‘盱江三友’在无意中得到这张藏宝图之后,三个人的情绪激动起来,他们深知林五常当年的威名气势,便也清楚林五常的这批藏宝必然数目可观,幸而得之,不但终生享用不尽,恐怕子子孙孙也得受荫庇,永保丰裕了……

              可惜的是,他们多年的感情厚谊,却在一刹那间被猜忌与贪婪激于无形,三个人都想保存这张宝图,却谁也不相信谁。

              他们先是争执吵闹,末了终于动武,往日的亲挚,昔旧的关爱,金兰交拜时的誓言,全然化为烟云,幻作泡影。”

              杨陵低喟着道:“打有人类开始,便不知发生了多少相似的悲剧。”

              朋盛语声悠悠地道:“三个人在互相搏斗了一阵之后,还是他们的拜兄李铨较有理智,也觉醒得快,在他竭力阻止之下,好歹总算将这场眼看着避不开的血腥惨祸免除了。

              当三个人在稍事平静之后,终于获致了一个协议,把这张宝图分割成为三份,由三个人各执一份收藏起来。

              换句话说,这桩秘密即由一而成三,若在按原图前往寻宝,非三人三图合并不可。

              宝图分开以后,三人立时分手,有家的回去安排交待,无家的便去设法筹集银钱购买必须的设备。

              原来他们要用一艘好船,要雇几名精通航海的船夫,在准备挖掘的工具,大量的食物与生活用品,三个人约定一个月为期,届时相会于彭泽三里外的一处小渔村聚齐。”

              公孙无咎道:“这是多久以前的事?”

              朋盛道:“大约一年半以前吧!”

              公孙无咎算了算,道:“时间很长久了,怎么到今天才发现了端倪,出了漏子?”

              朋盛沉沉地道:“近日的变化与风波,亦乃是当年留下的祸患;本来,他们预定一月以后在彭泽外的小渔村相会,但是,就在李铨与他的两位拜弟分手之后的第三天,便因遭了风寒引发一场大病,他病倒的所在,即是进贤县我的那间赌场门口……

              这一场病,来势甚凶,李铨的身体底子薄,病发之下,又连带数症并起,使李铨整整卧病床榻了两个多月,在病发的前十天甚且神智不清全然陷入昏迷之中,我本不认识他,但一个奄奄待毙的路人倒卧门前,哪有弃之不顾之理?我听到弟兄报告后,立即唤人抬他进来,并备专房、派人伺候,请来了附近最好的郎中替他细心调治,两个月过去,幸而皇天不负苦心人,将李铨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把他的病治愈了。”

              杨陵道:“你设法将李铨的病给治好了?”

              朋盛连连点头道:“是,是,我终于将李铨的病痛治愈,而在经过一场险象环生的灾难之后,李铨不但体力衰退,被病磨虚了身子,他对人生的观念也完全转变过来,他像是看穿了世情,看透了人心,对一切都是那么淡漠,也都是那么无动于衷了……他向我表示他无家无业,而且也没有既定的目的,他愿意在我这里吃份长粮,大家同是武林一派,李铨这个人又颇为忠耿赤诚,我便一口答应下来,给他在庄子里安排了一名管事缺。我虽然不怎么样,却还不愁多几个帮手。而李铨干他的差事,倒也称职。”

              公孙无咎道:“他干了多久?”

              朋盛道:“一年多,在这段时期,他的表现良好,尽职尽责,精明勤快,替我分担了不少的心事。

              本来一直像这样下去,日子倒是过得很平静又舒适,但谁知这事竟为他拜弟顾兰英知悉。有一天,李铨忽然来找我,我尚未向他询明来意,他已直截了当地表示要离开此地了。我自是不允,一再加以挽留,但他告诉我,他不能连累我,他要跟两位拜弟——王宗全和顾兰英作一了断。

              最后,我实是挽留不住,只好放他离开;临走前,他把那份藏宝图交我保管,说是如果跟两位拜弟谈得拢,他们来取回宝图,如果两位拜弟依然顽冥不化,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