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罕世枭雄 >> 第二十三回 善举重金报

            第二十三回 善举重金报

            时间:2016/11/7 11:57:36  点击:1541 次
              在远近拼斗激裂声及火苗子剥刺声中,耿玉玲盯注雷一金的面庞,十分关切又十分担心地道:“金,你伤得不轻,有把握对付这两个凶人吗?”

              雷一金信心十足地道:“你看,现在师叔不是将她们圈住了吗?只要我一介入,一对一,问题便解决了!”

              耿玉珍看了看那边的,咬咬牙,道:“你说得对。金,何妨再用‘驭剑成气’?”

              雷一金道:“只要用得上,我当然会用。”

              她何旨知道,雷一金今夜已两度使用,消耗了不少真力,雷一金现在是处于咬着牙苦撑的局面,为了不使耿玉珍担心,他依然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

              耿玉珍急切地道:“金,速战速决才是上策,像你这种武功,正是解决眼前的唯一最佳万式,似先前那种快法……”

              雷一金深沉的一笑道:“我想?这一点无须你提醒,我的招式快逾电光石火,方才若非负你在身,其势将会更快……”

              耿玉珍予以深深一瞥,方半转身道:“那么,我走了!”

              雷一金道:“小心。”

              于是,耿玉珍行冲有些蹒跚地绕着前面的火场离开,雷一金亦不再迟凝,迅速将真气调整了一周天,立即向南宫铁孤那走去!

              现在,那边的拼战似乎已更白热化了,兵刃的撞击声是那么刺耳的震响着,而暴叱厉吼的也和任何一场杀伐中的味道无异、凄厉与残酷;间或夹杂着短促或悠长的惨号悲叫,这惨号与悲叫,总也透着千百年来人头在生命寂灭前的一刹那,那种绝望及恐布,这一切,他下山后就一直经常的听到,他直向“双钹追魂”南宫铁孤身侧走去,如今,南宫铁孤勇如悍虎,攻势似滔滔长江大河,他的两位对手却窘态毕露,捉襟见肘,被逼得左支右绌,那“铜冠道”甚至还挂了彩,右肩角上鲜血流着!

              “双钹追魂”南宫铁孤狂笑着,身形闪跃得快捷无匹,一对追魂钹暴出暴缩中,他霹雳般大吼道:“都来吧,看看‘铁旗门’的老子们含不含糊你们这狗屁的‘三元会’龟孙子!”

              “华陀杵”丘谦使的一把七七四十九斤的杵,看似很笨重,尤似捣药的杵棒一样,但在丘谦的手里,简直变成活的了,那份快、狠、准、稳,再加上杵身所泛闪的黑黝的寒芒,一时飞卷一时横掠,一时直起,一时猛砸,功力之深其妙处可称“匪夷所思”四字,与他对搏的“大蟒鞭”魏正感到吃力异常,手上的一根蟒鞭几乎已有些旋展不开了!

              丘谦一边狠拼,一边叫道:“门主,你放心,我们倒一个也必拉着他们一双来垫底,‘铁旗门’不会能人丢在二朗山!”

              南宫铁孤大笑道:“好,手底下加把劲!”

              这边,雷一金有如行云流水般洒脱地飘掠过去,在他飘移的时候,凡是挡着他进路的“三元会”的徒众无不闷哼连连,像似风吹稻穗般纷纷扑倒,出过五丈的距离,已有三十多名三元会的徒众横卧于地!

              双钹翻飞中,南宫铁孤喝采道:“够劲,兄弟,有你两下了!”雷一金“龙图刀”挥舞中,他回首一笑道:“过奖了,大哥,看不才挡住这些猪头三!”

              逐渐地,戾气在形成,血腥更浓重了,斯杀中的双方,以及围在周遭的每一个人,大家都预感得到,这必然会是一个惨烈至极的结局。

              雷一金仿佛一惊亮光射向永恒,忽然交扑三丈之外,他毫不迟疑地旋展了最威猛的攻击,用他的“龙图刀”“就像密集的虹电和刚暴起的龙卷风一样,凌厉无匹的重重落向“紫面飞叉”包平!

              “紫面飞叉”包平和“白鹰”项安原是双战“铁旗门”“飞龙十卫”之首,“慈面辣心”莫云,鉴战一千多招,好不容易才占上风,雷一金竟倾全。力猝袭,这样的变化是颇为出人意料的,原本就打得极为艰辛,突然介入雷一金这就更加仓惶失措了——滔滔的寒电仿佛暴雨般纵横四面八方泻射,圈舞的形影带着有形无形的狂飙卷挥,把空气撕开,把天与地都含括了,“紫面飞叉”包立的兵刃方才慌乱的扬起,庞大的躯体已抛向了半空,在那团疾劲的充斥满了纵横力道的漩涡中翻滚弹撞,不似人声的号叫,便含着腥赤的鲜血溅落!

              “白鹰”项安,急迫中贴地滚窜,连人带着他的家伙“三环刀”飞撞“慈面辣心”莫云,莫云原本没有料及雷一金会介入,尤其是包立一死,项安又被圈人那狂风中。精神稍为一松,想不到项安来这一手。

              “慈面辣心”莫云,不愧“飞龙十卫”之首。在那样的情势里,居然蓦地旋身,硬以自已头承受项安“三环刀”挥扫。一大片血淋淋的皮肉随着刀锋沿刮起,却不吭不哼,他双枚翻劈,宛如自虚无中凝铸了华陀神的杵杖,浑然有声地猛将窜撞过来的项安劈贴于地,项安只惨号了半声,骨折腹破,肠脏溢流四处,他便恁艇古怪地黏在地下,粗肥的身子,刹那间也似是缩减了好多——像一个干瘪的猪胆!

              雷一金望着“慈面辣心”莫云抱愧地一笑:“莫兄,很抱款……”

              莫云道:“二爷,别那么说,莫云只是皮肉之伤。能为二爷效劳,莫云荣幸!”

              而这时,“大魔刃”桑青竟抛下了陈少安,让这位“红袍七尊”的唯一生存者独战“魔刀鬼刃”杨陵,形同疯狂似的随后追至!

              雷一金似乎不见不闻,他的龙图刀猛落急卷,攻击转向就近的“翻天掌”余世康,而“慈面辣心”莫云也参加了另一个战圈。协助“心双魔”阎氏昆合斗“三元会”的“清心堂”“澄意堂”——“袖里针”崔明远,“黑旋风”项成两位堂主!

              这边,雷一金刀掌交织,倏落急挥,“翻天掌”余世康在地下连连滚动,一双“峨嵋刺”拼命地招架,桑青则挟其雄浑的掌力兜压向雷一金。

              “追魂无影”孙正燮的对手,原本是这位“三元会”首席堂主“翻天掌”余世康,如今顿失对手,但他没有离开,眼见桑青震向雷一金,“追魂无影鞭”幻起圈圈鞭打兜向“大魔刃”桑青!

              而此时,雷一金双脚幻出几十点黑影,蹴踢桑青,而“龙图刀”化成一蓬刀雨并袭,去势如电,把正在地下滚逃的余世康连手斩断,活活刺死!

              桑青双目赤红形容狞狰至极,他身形不变,去势如旧,单臂在急速的颤挥里,将千百劲力溶泻为一点,猛卷反逼,人影交掠,桑青连中三鞭,衫破肉绽,血肉横飞,但是,他右袖猝而抖闪,袖口中,一团拳大的蓝星倏射倏缩,打得雷一金几乎摔跌下来!

              那是一枚连着银色细莲的锥球,就像一个拳头大的刺猬,全都嵌满了尖锐的锥角,这一记,是打在雷一金的腿臀部位,如果桑青不是在挨鞭之下身形不稳而失去准头,雷一金受的创伤恐怕就会更重了,饶是如此,雷一金左大腿根部,仍是破裂一个血洞,由伤口肌肉的陷凹与血糊状看来,那枚锥球是硬生生嵌进去的!

              一个跄踉之后;雷一金己拔回了插在“翻天掌”余世康尸身上的“龙图刀”一边暴喝道:“孙正燮,这里没有你的事,去,速战速决!”

              他一边说着话,“龙图刀”甫自余世康尸身拔出,又似一条怪蛇飞也似的飞向桑青!

              满身血污,面孔扭曲的桑青,模样似要吃人的张牙舞爪,他一面硬攻,一面锉碎牙地吼:“卑鄙下流的东西,你还有什么脸面叫你的字号?

              雷一金左手“血刃掌”飞腾闪掣,右手“龙图刀”则晃掠不定地以吞吐的电芒做着试探,他冷冷地道:“以众凌寡,桑青,并不比我战法光彩,而搏命之际,又有谁订下了一定的规律及程序!”

              桑青极快地移挪腾飞,“大魔刃”有如水银泻地,那般无孔不入的劈斩穿舞着,他左边的衣袖中的锥球则时而闪射,收缩之间,神出鬼没。

              “我会要你死在这里,雷一金,我会一丁一点地零刮了你,碎削了你,活杀了你!”

              雷一金没有回答,只是全心全意地做着进退攻拒,大腿上,血流如注!

              另一边,和“铁扫帚”丁磊火拼中的李志中,骤然在一个扑跃中扑向丁磊,别看这位“二头陀”腰粗体壮,这时的身形宛如一团圆球,由上而下,银杖直穿,铁扫帚丁磊立时大吼如雷,须眉俱张、旋身、抛肩,铁扫帚暴探,反攻李志中中盘!

              向下急落的李志中,竟然不躲避,近着对方的铁扫帚冲击,在离地那档接近的高度里,做了个美妙又如石火般的滚翻,连人带杖刺向丁磊。

              全身蓦地后仰,丁磊铁扫帚各自划过一个小弧由下往上暴挥,他的右手铁扫帚在李志中的头陀杖砸下“铛”一声斜荡,右手五指却在李志中背上抓下了五条深深的几可见骨的血痕;肌肉是硬被撕碎刮裂的,那样的痛苦,李志中却忍受了,实际上,如果他想躲避对方伤害,是可以躲过的,只要他跃闪出去,然而,他不愿这样做,他要冒这次险,受这样的创伤,目的仅是要收回他预定的代价!

              他的面孔在突兀歪扭小,头陀杖也电掣般透进了丁磊的胸膛,丁磊全身猛缩,右手荡出的铁扫帚,李志中急速仰首蹲腰,堪堪从头皮掠过的铁扫帚已抛出老远,李志中提杖起身,往上一挑,丁磊的一个身体便被挑出一丈多远,倒跌而下!

              丁磊口中发出来的惨叫,泛着如此凄怖的尾韵,窒溢在满口的鲜血涌喷着,而“旋风匠”徐元龙和“云中鹤”聂凯这一对也到了决定性的阶段!

              这时,徐元龙右臂微微抖起一片红亮的弧形影,在那圈淡淡的弧影中,“旋风桨”已猝然从斜刺里奇异地飞袭救人,聂凯大吼一声,“鹤嘴槌”急沉急起,同一时间,左的“双刃刀”也猛插徐元龙的小腹!

              照前面一段他们彼此搏斗的过程来说,到了这一步,双方只得在其间闪躲,再难继续换招接式,可是,徐元龙却不再避让了,他斜着身子电掣般揉进,挥出了“旋风浆”依然毫不缩移的直撞了过去!

              聂凯一下子怔了,他估不到对方竟然是这种拼命的打法,但,现在他再想收手,时间上都已来不及了!

              满口铜牙紧锉,聂凯双日怒突,他在瞬息里也豁出去了,自己的招式也同样不变,逼近敌方——当然,这乃是个两败俱伤的打法!

              眨眼间,双方已经接触上了,朱红的“旋风桨”,“嘭”地一声重重地打在聂凯的右胸,而聂凯,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