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罕世枭雄 >> 第十七回 比武知真诚

            第十七回 比武知真诚

            时间:2016/11/7 11:52:50  点击:1456 次
              高瘦的身躯倏而一蹲,提尧脚下像安装有弹簧,—样猛然射起,在空中一斜,挟着一团急劲的风声闪电般扑来,动作之快,几乎在他刚一蹲身之际便已到了雷一金头顶,迅捷得无与伦比!

              定定地挺立在大厅中央,待到对方长大的影子自空中猛然堕下!

              雷一金微微向右一晃,而这时提尧已蓦然吐气开声,左掌快得似西天流鸿,划过一道狠辣的半弧猝斩,雷一金右晃的趋势一变,倏而又移向左边!

              提尧身在半空,却豪不迟滞的一提双脚,身形闪过了一度小圈,右掌抖起一片拱形的周转风声,眨眼间已到雷一金耳际!

              雷一金目光习惯性的一寒,左臂微振人已腾空,在掌却似天神的巨指搅动了满天的云彩,闪掠起无尽的掌影倏罩而上,左掌影的纵横中,左手一挥,幻成十七个不同的方向同时攻去!

              霎时只见片片的手掌成立状,斜状,砍状,绵绵密密的交织于空,似无数的精灵旋舞飞璇,宛如千百个人同时出掌震击一般,又快又狠,又诡又奇!

              提尧目光一眩,层层重重的掌势,已排山倒海般涌来。

              他大吃一惊之下,身体倏忽往左旋掠,溜溜的掌影在他双面的半弧中奇异地泻去,仿佛苍穹的流星成串激射,玄妙而隼厉,果然是道上高手!

              掌与掌在空中交击,影与影在空中交揉,密密的劈啪声响起如正月的花炮!几乎使人们的耳膜来不及接受。

              而这一片掠舞的光彩里,这一连串的震击声里,两条人影欣然分成两个方向跃掠而出,在空中各自翻身,又再度圈回交手!

              地下,“地绝剑”萧坤的目光一直毫不闪眨地盯视这场完全凌空的较斗!

              此刻,他不可察觉的微微摇头——

              空中的两条人影就似两股淡淡的烟雾电掣般互擦而过,当人们的视觉尚未及跟随,他们已稳定地落下,他们的脚底沾着尘埃,空中才传来九下沉闷的掌击声!

              这即是说,二人出手掠身的速度,已经快捷得超过了音响的传播了!

              提尧的面孔上有着明显的汗迹,他的脸色有些涨红,喘息得也比平时粗浊,就这短暂的两度接触,他这形状却似已经过了一场持久而耗力的鏖战,在疲乏中,还带着果如所然的羞愧!

              雷一金平静地站在一处,神态安详得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就像他一直就那么悠闲的站着未曾移动过一样!

              现在,他正轻轻拂着衣襟上一小片尘土,懒洋洋的,却又那么洒逸。

              “地绝剑”萧坤大笑着迎上,大指一伸:“好,果然好,雷一世兄,老夫今日算开了眼界了,你出手之间,简直快得像飞一样,呵呵,好像有几十个在帮着你抡臂使腿。”

              雷一金平淡地——笑道:“庄主过奖了,这是提兄存心相让罢了!”

              提尧的面孔又是一红,他推了推黑色的眼罩,呐呐地道:“雷一大侠,庄主之言不差,尊驾果是比提某强过太多太多!”

              雷一金微一摆手,道:“武学之道,漫无止境,而且各有专攻,互有长短,谁也不敢讲一定比谁强,提兄掌法能有如此造诣,已是大为不易了!”

              提尧由衷钦佩地靠近了两步,满脸敬仰地道:“雷一大侠,在下于方才交手过程之中,虽是两次接触,却已倾注了全力,在下一共旋出九十六掌,但是尊驾却几乎展出了的两百掌以上,在同样的时间与空间里,也在同样的环境与地形上,尊驾艺业竟超出在下如此之多,实在令人折服。而且,假如在下未曾估错,尊驾似乎尚未尽全力……”

              雷一金微微一笑,道:“差不多也就是如此了,在下实在也没有什么超人之处……”

              提尧润润嘴唇又道:“刚才,俨如以尊驾与在下的招术掌势来看,俨如尊驾存心相折,在下只怕最少也要挨上五十掌以上,雷一大侠,在下虽然尽力防范,却宛如所有攻击全部落到一个无底的网中,而这面网,却是尊驾在须臾闲用一拳一脚结起来的。”

              老实说,提尧的感觉与形容都是十分贴切的,雷一金方才和他较手之时,确是未尽全力,仅只以他另种奇艺,“龙鱼十八式掌”,应对!

              他并未展出他最为擅长的“血刃掌”,因为,武林中有很多人只知道“龙图修罗”的“血刃掌”是如何奇异玄妙的,但却很少人知道“血刃掌”一旦施出,不见血就决不会放手!

              他没有施出霸道的“血刃掌”有两个因素:其一,“地绝剑”萧坤一开始就摆出了极为友善态度;其二,萧玉不时投入那企盼之色,爱屋及乌,演出流血事件,实是件不智之举!施展“血刃掌”是不适宜的。

              这时,“地绝剑”萧坤含有深意的一笑道:“提尧,你有没有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沉滞感觉?而且,好像每一举手投足全在对方控制下施展不开?像是……哦,像是一个愤怒的孩子,用尽力气去打一个壮汉又老教人家轻易推出一样?”

              提尧红着脸,面上的疤痕微微跳动,但是,他却老老实实地点点头,带着些少见的羞涩地道:“现在,我总算知道‘皓月秋水萤’的意思是比喻什么了!”

              接着,朝雷一金恭敬地弯身为礼,低沉地道:“雷一大侠,不到海滨,不知云天阔,不登高山,不知山多高,感谢尊驾今日之指教,在下日后必将勤奋苦练,以求更进。”

              雷一金颇为欣赏提尧这种不记挫折,不忘胜负的磊落风范!

              他赶上一步,握住了提尧的双手道:“在为人与度量上来说,提兄,这比你的武术更强,有许多武林名士,有这一点与你比较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了。”

              提尧正想说什么,忽然觉得被雷一金握紧的手里塞进了些东西,他暗暗一试,又急忙向自己胸前探视,老天,那一双斜斜交褂的杆铜梭竟已全然短少了一截,两只铜梭折断之处都在杆部,断处又是如此整齐平滑,似是被一柄吹毛截织的宝刃,平平切断一样。

              但提尧知道切断他这一双铜梭的东西不会是一柄宝刀!

              这是雷一金的手,那只手在游动如飞中准备斩来,又丝毫未曾伤及他一丁点儿的手!

              当然他明白,俨如雷一金要伤害他,那么,现在他已没有可能再站在这里了。

              如此深沉的凝注着雷一金,提尧的独眼中,闪动着奇异而炙热的光芒,这般光芒是强烈的、感激的、崇抑的,也是惊骇的!

              一边,“地绝剑”萧坤呵呵笑道:“二位可是不打不相识,来日方长,永久的时光多的是,别再耽误下一场了!”

              说到这里,萧坤装做没有发现什么似的道;“提尧,你披风披上扣好,里面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提尧怔了一下,随即领悟了什么似的朝着他的庄主微微苦笑,返身走去拾捡他的披风!

              提尧明白,自己钢梭被截断的事情萧坤已早看到了,“地绝剑”身为二庄主,嗯,招子果然是雪亮啊!

              萧坤朝雷一金微微一笑道:“雷一少侠,本庄主已输两阵,论理已是败方,由于兴武学绝世,在下斗胆,祈赐教益,想少侠应该不必客气指示,以启在下茅塞!”

              其实,“地绝剑”萧坤对雷一金丰神仪采,文才武学,早就打心里喜欢,尤以刚才一文一武之试,更发觉雷一金一身所学,深不可测,所以打算亲自试一下!

              雷一金对萧坤那爽朗性怀,也颇具好感,心知推托不掉!

              只好一笑道:“在下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庄主执意如此,在下只好现拙了,但不知庄主欲以何种方式比较?”

              “地绝剑”笑道:“你我以刀剑见长,便以这手中之刀剑,来比划一下吧!”

              雷一金点头称善,右碗倏翻,龙图刀已从袖里射出!

              萧坤一抬手,铮的一声轻响,又将背后“珠曜剑”拔下!

              顿时一溜银光闪烁流灿,明亮摄人,他将剑身向头顶连举三次,再抱握胸前,这正是“青松山庄”与高辈动手的礼仪!

              雷一金亦双手环抱胸前,两手拇指微微翘,双目沉凝,面上神色极为肃穆!

              萧坤见状,心中不觉甚感快慰,他身为青松山庄二庄主,对武林中黑白两道的规矩,他却十分清楚,尤其是武林一代奇人——“龙图修罗”。

              虽然萧坤未曾谋面,但对这位奇人的行规他却知晓不少!

              目前雷一金摆出的姿态,正是这一代奇人对敌时表示敬对方的礼数,相传当年龙图修罗一生之中,也不过仅仅用过三次而已!

              但雷一金却是首次出示!

              萧坤逐不再客套,喝声:“有了!”

              剑势骤起,宛似惊雷奔电,舞起千朵银花,刺向雷一金胸前,剑行一半,倏然抖成片片银光,罩向敌人全身!

              此招为“地绝剑”法中之“流云无际”,确是凌厉异常,寻常武师只怕连这招也接不过!

              雷一金此刻“龙图刀”并未出手,他见对方剑势浑厚凌厉,出手之中,更含有千变万化之妙!

              心中不由暗赞,微喝道:“好!”

              全身不动,猛提一口真气,人已飘飘升起二丈,身在空中,轻啸一声,疾向萧坤当头扑下!

              眼见离对方不及五尺,始见他半屈腿,双掌微错,“锵锵”破空之声骤起,一道冷气森森的刀芒,已如贯天长虹,如电劈下!

              其出刀之快,来势之疾,使萧坤触目惊心,他急一转身,手中剑演“落石烧天”、“洪花饰柳”、“浮云掩日”连环三招,疾然挥出!

              雷一金此时身形蓦然弹起,在他一弹之刹那,手中“龙图刀”已叮叮连响,将萧坤刺来三剑,以无比的快速全然挡开!

              他却借龙图刀反弹之力,身形骤翻,刷的一声,刀芒又闪电般点向萧坤“步即”、“神封”、“灵虚”、“神藏”、“或中”、“俞府”六大要穴,来势之快,恍若流星倏闪而过!

              萧坤不禁惊得手中连挥八剑,退出三步,才堪堪避过,面上不由一红!

              “珠曜剑”匹练也似的一转,亦将“地绝剑法”中的奇招绝学绵绵使出!

              瞬息间,二人已风驰电掣般互换了六十余招,萧坤越打越心寒,心中暗忖:“对方此时循环连用的虽只四招,但来势快速,刀路也神奇诡秘,自己处处留神,再加小心,也只有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