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罕世枭雄 >> 第十四回 贾化伸援手

            第十四回 贾化伸援手

            时间:2016/11/7 11:50:13  点击:1545 次
              里面,是一间密不透风的小石室,空无一物,当然,除了屋子正中那一张看上去毫无异状的硕大石桌!

              雷一金约莫计算一下,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不再做耽搁,奋起全力猛推桌面,那块厚有两尺,宽若寻丈的八角形桌面“轰然”一声已滚落地下,桌轴果然是中空的,下面,正是一口庞大的八角形石井,深黑而黑暗。

              雷一金没有犹豫,跃身而下,这井深约三丈,三丈之下,确然有条通道,通道亦为黑石砌成,两边的石壁上潮湿湿的,地上并排插着十只松枝火把,在火把青绿色的火焰跳动里,映照出寻丈之外对死通道的一排铁栅,铁栏内,正传出一阵凶厉的,令人毛发悚然的野兽哗吼之声!

              这种野兽的吼叫声,不但猛烈而凄厉,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悠长恐怖的意味,就像是远古留下来的,被关闭在此窟里的洪荒怪物所发出来那种不甘与愤怒的嗥号一般,听起来令人有些全身发毛。

              雷一金略微犹豫在通道中站一会,擦去手心沁出的汗水,前面拦住去路的铁栅里看不见什么,但那低沉如闷雷似的兽吼却清晰地传入耳中。

              插在壁间的松枝火把,劈啪爆响着火花,青红色火苗映得整个地道阴惨惨的,除了火把的嗥残外,就只有那一阵阵传来的兽吼了。

              雷一金舐了舐稍有干燥的嘴唇,一步一步小心地向铁栅移近……

              靠近了,由寻丈远而七八尺,而四五尺,雷一金双日毫不稍眨地凝注着铁栅里面的情形,纵然现在看上去只是暗暗一片!

              一阵腥臭的气味扑鼻而来,雷一金忍不住皱眉宇起来,这股难闻的气息,就像是一个整日担肥的人再加上三年没有洗澡一样,恶心得紧!

              渐渐地,雷一金接近有儿臂粗细的铁栅,他目光急快地一掠,双掌闪电般倏出又回,就这一下,深嵌在石壁内的铁栅栏上“翁”的一震,有两根铁柱已弓进去了老大一个弧形!

              没有稍停,他迅速半侧身,在身形半侧的刹那,又是快捷无伦地呼轰四掌。

              于是,那两根弓曲的铁栅,门坚硬的石地下硬生生震拔而起,碎石铁屑蓬散飞舞,沉闷的回音在通道里撞击浮荡腥味的恶臭气息更浓厚了,像是一张污秽的有形幕幔浮在空气之中,浮在这片铁栅之内,令人几乎不敢呼吸!

              雷一金咬着下唇,鬼魅般掠身而人,脚下的石地滑湿而阴潮,两边的石壁却是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等于是说——两道铁栅夹着一段空无所有的通道,这,似乎不大可能吧?

              方才的兽吼声,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铁栅内静得邪气,冥冥中,雷一金直觉有些毛发悚然,好像有一只鬼眼正从隐蔽之处向他注视着—般,忽然,他霍地一转身,目光投向壁顶——老天,壁顶上靠着右端,多出一块五尺长的檐脊便隐藏在外面火把光辉所照不到的阴影中,檐脊边缘,正露出一颗毛茸茸的头颅,那是由黑与白两种毛色所组合成的。

              一双眼睛内映着碧中泛红的光彩,蠕淫的鼻尖下一张红蠕蠕的巨口,两排钢刀似的利齿在黑暗中浮动着,冷森森的白芒,在这颗头颅的额上,赫然还生长着一只半曲的,淡金色的独角,这不像是颗虎头,这像是地狱里生着獠牙丑面的恶魔!

              雷一金慢慢退了一步,口光毫不稍眨地盯着头顶那颗虎头!

              那颗有特别怪异与迷幻气息的虎头!

              一阵低沉的,像是一个老年人的翳闷笑声般的嗥号声缓缓响起,这笑声似的嗥号,宛如传白远远的深山,来自幽渺的林丛,听起来使人有一种全身发冷的惊骇感觉,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人们的心神慢慢束缚……。

              雷一金摇摇头,双手猛地拍了一下,足尖微旋,身形在通道里飘忽的转动起来,他游走得像一阵风,一朵云,非常快,但却足能让上面蹲伏着的那硕角虎看清他的形态!

              那双邪恶的,碧中泛红的虎门随着雷一金转移的身形不停睃动着。逐渐的,雷一金的游走越来越快,一面也发出阵阵含有挑逗性的嗤嗤笑声来!

              角虎高踞于顶,雷一金闪晃在下,虎目注视着人影,这情景,十分古怪而奇异。

              当然雷一金明白,眼前的情势,将不会继续得太久!

              他转移着,嗤笑着,好几次甚至直接转晃到角虎的正下方,于是,用不了多长的时间,角虎那种沉闷的,低翳的嗥叫声,已变成了原先那凄厉的暴吼狂吼,吼号宛若雷鸣风啸,在一阵骤然的高扬声中,一团黑白花纹相间的巨大影子,已像一块盘石猝而堕落!

              而这堕落的方向,正是雷一金的头顶!

              整个的身子笔直的横起滚出,雷一金大叫一声!

              “好畜牲!”

              在他横滚的身躯下,这头角虎堪堪冲过,额顶的独角撞在石壁上,石屑粉飞溅散,就似一把千斤铁栅猛砸在石壁上一样!

              上身猝地后仰,雷一金空中翻了个空心肋斗,右掌一弹倏探,那头角虎已狂吼着向侧拐出了好几步!雷一金轻吸了口气的身体没有落下,再度往上升起,角虎带着一阵腥风,悍猛地跃起扑来,两排锋利的牙齿就似两把已经开了口的断魂刀!

              雷一金迎着角虎的来势,上身忽然一扬,双掌仰空如刀,朝着角虎的肚腹划去!

              但是,这头怪异的猛兽却也非常精灵,粗劲的虎尾一剪,四爪迅速收缩闪躲开去,喉中又发出一阵低沉的吼声来!

              经过这几个回合的接触,这头畜牲大约也觉得他目前的对手并非像以前那些进入它肚皮以内的角色一般容易对付!

              此刻,安整个伏倨在地下,两只虎眼残酷地眨动着,那闪闪的碧红色光芒隐隐流灿;嘴角有乳白色黏液淌流,上下两排列齿挫擦着,形态在狞猛中带有极度的凶暴!

              雷一金静静地站在那里,一面打量着前面这只与众不同的怪兽!

              唔,它大约有五尺来长,一身是黑白相间的花纹油光水滑,躯体矫捷而充满了力量,四只利爪露出又钩又尖的爪趾,没有一般虎颊的烁嚣与鲁莽。

              在那斗大的虎头里,好像蕴藏了许多不该属于一只兽类应俱有的阴诈和狡毒!

              独角的淡金色光华轻轻闪动着,似是一柄坚硬的钢把子,不用说,也曾知道被这玩意触上一下将极不好受!

              伸出舌尖在嘴唇上转了转,雷一金又拍了一下手掌,像对一个老朋友似的招招手,道:“来,带角的老虎,来,让我们再玩玩,快些结速这种不友好的场面。”

              角虎慢慢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向雷一金逼了过来!

              在这缓慢地进行中,它身上的毛稍子全已倒竖而起,发出一阵阵喘息的呼噜声,两只虎目瞪视着雷一金!

              额顶的独角微微平伸,嗯,构成了一个最适宜的攻击角度!

              雷一金表面轻松,心里却是—卜分焦急,他知道,自己的时间并不充足,能越早救人离开此地最好,否则,敌人一旦发觉情形有变而追来此处,势态可能就要大大地逆转了。

              况且,眼前的所在,也并不是一个能令人有兴趣留下的地方!

              他随着角虎的靠近而故意慢慢向后倒退,就在他脚步移动的短促时间里,他已运足了他平生最为得意的奇功之一。“千手飞鸿”,一口真气,全已贯注在“龙图刀”上,直逼刃口!

              角虎逼得更近了,腥膻的气息中人欲呕,那呼噜噜的喘息,那流闪的目彩,那黑白相间的花纹,那锐利的角爪,交合成一付令人眩惑无措的景象。

              雷一金忽地一笑,似箭一般猝然迎上!

              角虎厉吼一声,突地平跃而起,正跃跳中,凶猛朝雷一金冲来!

              独角在晕黝中划过一条淡淡的金芒,两只锐利的前爪,毕厉无匹的抓向雷一金肚腹,行动之快捷悍勇,无可言喻!

              雷一金身形微斗倏沉,大吼一声,左掌宛如西天的流电一抹,“嘭”地击在角虎身上,在他左掌缘缘尚未离开虎身的同时,右手“龙图刀”亦印上虎头!

              随着他左掌右刀的扬起,就像掌心有吸力一样,满空的黑白虎毛纷飞,血花四溅,硕大的角虎凄厉的嗥吼着翻滚出去!

              独角创在地上,带起一溜溜的火星四射!

              雷一金暴吼半声,急进不停,双掌飞舞起落,有如云朵飘浮,也似落英缤纷,劈啪击震之声,仿佛正月花炮般不歇响起!

              那头凶残的角虎在地下不停的嗥吼滚侧,虎身似一团圆球般左撞右跌,大蓬的鲜血洒飞,厉吼之声响彻了整个通道,好不惨怖惊人!

              雷一金蓦地大吼一声,双掌再次聚力,猛然挥出,角虎被震起七尺之高,重重地摔落地下后,略一抽搐,终于寂然不功!

              雷一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拭去额际的汗水,凝望着地下血泊中的角虎!

              喃喃地道:“畜牲到底还是畜牲,除了力大身猛,却没有什么值得可畏之处。”

              略微休息了片刻,他又运起功力,将这边的铁栅扭弯,扯开了一道尺许长的空隙,调匀了呼吸,他侧着身子就待挤将出去——一种自然感觉,促使雷一金直觉地转过头去一瞥——天爷!方才那头似已死去的角虎,此刻竟染着满身的鲜血站起,一双虎目中淌着血,却闪射着强烈的狠残光芒,似来自幽冥般无声无息地摇摆着走了过来!

              一股凉气自雷一金背脊升起,他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知道自己,刚才所施展的“血刃掌”掌力是如何沉重浑厚,“龙图刀”把式“千手飞鸿”。

              当初他会以此双式横扫起十二株千年古松紧结的厚皮,更将此二十株古松内心骨干完全震碎!

              这头角虎少说也挨了自己三十掌以上,不活折了它已是奇迹,想不到,想不到这头畜牲竟然还能再度站起!

              莫非是还了魂?畜牲也会有起死还魂的事儿吗?老天,这是怎么回事?

              容不得他多想,那头角虎毫无声息的却又极快的移近,没有适才的呼噜声,咆哮声,嗥号声,就好像它已没有一切生理机能一样,那么静悄悄的,鬼气森森地扑了过来!

              独角所指,正是雷一金的左肋,而雷一金此刻正挤在地道尺许宽窄的铁栅中间!

              猛地一咬牙,雷一金厉吼一声,左掌倏然一旋伸出,拿捏得准确地握住了角虎戮来的独角!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