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帝宴1·步步杀机 >> 第十五章 做戏

            第十五章 做戏

            时间:2014/2/25 8:51:52  点击:2905 次
              又到清晨。

                晨风轻舞着落花,缥缥缈缈,残萤留栖在玉露之上,微泛青光。

                无论多么漫长的夜,终究会有过去的时候。秋长风踱在长街上,望着落花晨露,听着狗吠人喧,苍白的脸上,多少有些疲惫之意。

                他睡了足足一天一夜,身体的疲乏可以缓解,可脑海中的疲惫,总难消弭。

                走在长街上,秋长风耳边还回荡着姚广孝疯狂的笑声。不经意地皱了下眉头。

                姚三思气喘吁吁地跟上来,捧着个礼盒道:“秋大人,礼物买来了,蟠桃园上等的寿桃。”

                姚三思捧着礼盒,倒满是精神。来到南京后,他不像秋长风立即前往秦淮河畔,反倒美美的睡了两天,反正秋长风说要在南京留一段时日。他错过了些事情,依旧无忧无虑。听秋长风找他做事,兴致勃勃。

                秋长风见了,心中忍不住想,做人难得糊涂,像姚三思这样的人,反倒会快乐许多。他心中感慨,却只是点点头道:“你做得很好,我们去宁王府吧。”

                姚三思骇了一跳,手中的寿桃盒子差点掉下来,吃惊道:“去宁王府做什么?”他见识虽远不及秋长风,可还是知道宁王的。毕竟这大明天下,不知道宁王的实在少之又少。

                宁王叫做朱权,天子朱棣的十七弟、太祖朱元璋的第十七子,亦是建文帝朱允炆的叔父。

                当年朱允炆削藩,最后才对朱棣、朱权下手,实在是因为朱元璋诸子中,这两人并非等闲。

                当初有个说法,“燕王善战、宁王好谋。”

                燕王朱棣自朱元璋元末起事后,就和朱元璋一起,东讨西杀,南征北战,军事才能在朱元璋诸子中,当属头名。宁王朱权却是自幼聪明,琴棋书画无所不晓,军机谋略更是言语滔滔,在朱元璋诸子中,以智慧称雄。

                朱允炆最后对二人下手,也的确是忌惮二人的能力,想先铲除其余叔父,再毕其功于一役。

                不想朱允炆发难时,朱棣借朱权之兵,二王联手南下,在姚广孝的策划下,居然击败朱允炆的百万雄兵。而朱棣称帝后,因感宁王朱权的功劳,甚至许诺和朱权平享江山。

                不过朱权没有和朱棣平享江山,反倒纵情山水,沉溺琴棋书画、道家学说中,诸事不管。

                朱权虽不管朝政,但在朝臣眼中,也是个威望极高的人物。姚三思这种小人物,当然没机会见宁王,听秋长风要去宁王府,姚三思自然错愕。

                秋长风平静道:“去宁王府当然是给宁王祝寿。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宁王的寿辰吗?”

                姚三思看着捧着的礼盒,不自在道:“可我们就送这些吗?”他用了秋长风十两银子,买了这些寿桃,本觉得是大手笔,可一听要送给宁王,立即觉得寒酸得很。

                秋长风笑笑道:“你是不是觉得礼物太轻了些?”见姚三思点头,秋长风道:“你难道没听说过‘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宁王什么没有见过?你送他座金山,他也不见得喜欢。”压低了声音道:“我是代表上师去送礼,就算送宁王个空盒子,宁王也会喜欢的。”

                姚三思又吃了一惊,“千户大人,你说送礼是上师的意思?”姚广孝素来不收礼,可也不送礼,这份礼物若真是代表姚广孝送的,那可厚重得紧。

                姚三思想到这里,腰身又挺了起来,可不由又想,上师突然到了南京,让秋千户给宁王祝寿,不知是为了什么?

                他心中琢磨,但见秋长风不说,也不敢问。突然想到什么,问道:“千户大人,听孟千户说,你前晚在秦淮河上有场大战,十分的精彩?”

                姚三思声音极大,周围有路过的百姓听到,向秋长风投来艳羡的目光。

                秋长风见到那种异样的目光,老脸却有些发红,咳嗽两声道:“也没什么的……”

                姚三思道:“千户大人你太谦虚了。我想那场大战定然惊天动地,你清晨才回,想必是战了一夜,你一定是战得很累……很累很累!我看你昨天早上回来到现在,一直都睡呢。”他又运用起从秋长风身上学到的推算能力,倒是算得唾沫横飞。

                秋长风一怔,就见到周围的男人都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周围的女人,或多或少的带了分鄙夷的目光。

                当然了……还有几个女子目光发亮,看着他的神色,已大不一样。

                秋长风喉咙发痒,忍不住咳嗽道:“其实那场大战,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姚三思睁大了眼睛,很是虚心道:“都说云琴儿冷艳无双,难道说,她那方面的本事,还有出乎意料之举?”那晚的事情,他听孟贤说个七七八八,但孟贤也不过知道十之三四,其余的当然是姚三思自己来发挥了。

                路人更是惊异,有的甚至都止步留神倾听,想听的内容,自然不言而喻。

                秋长风皱眉,几乎想拿起寿桃塞进姚三思的嘴里。突然听身后有人冷冷道:“姚三思,秋千户难道没对你说,他那晚战的都昏死过去了吗?”

                姚三思诧异,慌忙转身,见到身后说话那人,脸色微变,忙施礼道:“卑职见过云梦公主。”

                说话那人衣红如火,赫然就是云梦公主。云梦公主身边站着两人,一是卫铁衣,另外一人,秋波明眸中带分秋的萧冷,正是定海捕头叶雨荷。

                姚三思施礼时,不由脸红,还忍不住地想,战得昏死过去?难道说千户大人竟然中了马上风?哎呀,那是太过辛苦才得的毛病,怪不得千户大人回来后,睡了那久。

                他越想越歪,可无论如何也不敢在公主面前议论此事,同时也错愕这公主倒是什么都敢说的。

                秋长风又恢复了苍白的脸色,微笑道:“公主殿下,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

                云梦公主神色鄙夷,冷笑道:“有什么不能说的?难道秋大英雄从来只记得自己过五关、斩六将的风流韵事,如今早忘记如何误中美人计,被人追斩,狼狈入水的情形?”

                秋长风眨眨眼睛,竟没有半分脸红,故作诧异道:“公主怎么知道我落水呢?我落水后……昏了过去,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

                云梦公主不想秋长风这般无赖,又气又恼道:“败类!早知道,本公主就不救你了。”

                秋长风故作迷糊道:“公主救了我?我还一直以为是上师救的我,却不知公主怎么救的我?”

                云梦公主冷冷道:“秋长风,你看起来聪明,其实也不过是个糊涂虫罢了,我何必让你清楚?卫铁衣,我们走!”转身大踏步离去。

                秋长风望了眼叶雨荷,见她转身离去时看都不看他一眼,嘴角不由带分涩然地笑。

                姚三思见云梦公主走远,忍不住道:“秋千户,公主说你误中什么美人计,被人追砍,究竟是怎么回事?”

                秋长风似有些脸红,说道:“我们还要赶着去宁王府,有空再和你说。”

                姚三思见秋长风比兔子跑的还要快,追上去,不忘道:“可去宁王府的路上,还有功夫,秋千户,秦淮河上你被人追杀的事情,我们路上边走边说如何?”

                云梦公主走过几条街巷,余怒未消,忍不住埋怨道:“叶雨荷,我早说过,这个秋长风是属狼的——中山狼,得志就猖狂那种。当初你为何不让我踢他两脚?”

                心中却想,叶姐姐还说秋长风对我不错,其实大错特错。不知为何,我一听他说话,就心里来气。

                叶雨荷神色淡漠,半晌才道:“踢这样的人,只怕脏了公主的脚。”

                云梦公主转怒为笑道:“不错,我们犯不着为这种人生气。”转望卫铁衣道:“就算卫千户,看起来都比秋长风强上许多。”

                卫铁衣如铁的脸有些赫然,慌忙摇头道:“在下比不上秋千户的。”突然动念道:“公主,听人说,秦淮那晚,秋长风虽是锦衣卫,但对汉王殿下好像并不巴结。”

                云梦公主白了他一眼道:“你想说什么?”

                卫铁衣见云梦公主神色不屑,喏喏道:“我不想说什么。”

                云梦公主扁扁嘴道:“你以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肯定是想说,我若能拉拢秋长风,说不定可利用他对付我二哥了。”

                卫铁衣不语,但显然是默认的表情。云梦公主啐了一口道:“可凭秋长风,也配本公主示好吗?哼。不要多说了,去给宁王贺寿吧。”

                卫铁衣心道,你不对秋长风示好,那晚为何主动前去秋长风的房间?虽是这么想,可终究不再多说。

                云梦公主心中却满不是滋味,只是在想,本公主当初就顾全大局,想要拉拢秋长风,可他真的好歹不分,不知自爱,枉费本公主的好意。

                不知为何,她心底深处,对秋长风上了秦淮画舫,始终耿耿于怀。方才不屑讥讽,倒有一大半是朝着那个缘由。越想越烦,只想早些赶到宁王府。

                原来她和杨士奇等人探讨《日月歌》的内容,对其中的很多内容一知半解,对“龙归大海终有回”几句,根本不甚了然。云梦公主认定问题的关键是在金龙诀是什么东西,偏偏杨士奇、习兰亭也想不出究竟,杨士奇无意说了一句,《日月歌》起首的几句,是说太祖时的事情,要那个时候的人,才可能理解。

                云梦公主知道父皇朱棣可能会知道,但这件事显然不好去问父皇。脑筋一转,突然想到宁王就在南京,而且寿辰将至。宁王知古通今,多半会明白这《日月歌》的秘密。一念及此,她立即想趁给宁王拜寿之机,询问此事,不想早上就碰到秋长风,闹得一肚子的郁闷。

                正思索间,突然见前方巷口有几个乞丐正围着个小乞丐喝道:“你哪里来的,懂不懂规矩?”

                那小乞丐浑身上下脏兮兮的,一张脸好像多日没有洗过。被众乞丐围住,脸上带分愤然道:“什么规矩?”

                为首那乞丐,歪带了草帽,更像是个混混,盯着那小乞丐道:“你不认识老子陈小二吗?在南京乞讨的人,都要先交点保护费给小二爷,这才能要饭。”

                云梦公主听了哑然失笑,不想要饭的竟然还有这么多规矩。叶雨荷望见,脸上突然带了分异样,蹙起峨眉。

                那小乞丐眼中冒出股怒火,叫道:“我不要饭。”他蓦地向前一冲,撞在陈小二的身上。陈小二猝不及防,被他撞个四脚朝天。那小乞丐冲出了包围,转身向云梦公主的方向跑来。

                陈小二面子挂不住,喝道:“给我抓住他。”

                那几个乞丐才冲过来,云梦公主喊道:“哪里的无赖,滚远点。”一个乞丐见呵斥的是个女人,并不畏惧,居然一拳挥来,叫道:“你又是哪里的……”

                话未说完,拳头未至,那乞丐就被个钵大的拳头击中面门,倒飞了出去,鼻血长流。其余乞丐一见不好,呼哨声中,早就跑远。

                卫铁衣收了拳头,退到一旁。云梦公主本一肚子的火气,见状心情大悦,笑道:“卫千户好本事。什么小二、小三的,见到本公主,都要滚得远远的。”转望那个小乞丐,笑道:“你过来……”

                那小乞丐见卫铁衣这般神勇,眼前一亮,忍不住多看他一眼。

                叶雨荷见了,心中陡然一凛,暗想一个乞丐,怎么会有这么分明的眼眸。

                云梦公主大咧咧道:“卫千户,给他几两银子。”卫铁衣立即掏出几两银子递过去。

                不想那小乞丐反倒退后一步,嗄声道:“我不是乞丐。”他蓦地如同受到侮辱般,转身就要走。

                卫铁衣、云梦公主一怔,想不到这小乞丐居然有这大的脾气。

                那小乞丐才待举步,突然见一只玉白的手递过了两个肉包,“吃吧。这包子是我刚买来要吃的,不脏的。”

                那小乞丐愣住,顺着那玉白的手望上去,就见到叶雨荷温柔、同情的一张脸。

                叶雨荷素来都是神色冷漠,看起来不近人情,但对那小乞丐,竟然和蔼许多。她眼中,隐约带着分怅然追忆,知道有种人,注定不是乞丐的,因为他有骨气。

                记得多年前,她就认识个像乞丐的孩子,那时她其实也是个孩子。可见到那像乞丐的孩子,宁可饿得奄奄一息,可也不去跪下乞讨,那孩子倔强的眼神,就已震撼她幼小的心,因此她不顾一切的用初绣着蝉儿、心爱的手帕,包着个洁白的馒头递给那孩子。

                不是施舍,而是真心的帮助。

                那时候的她就知道,那孩子以后绝不会是乞丐,可自那以后,她再没有见过那孩子。

                不想多年后,她从眼前这孩子的目光中,竟然又读到了久违的倔强。

                包子还散着肉香,那小乞丐喉结上下错动,显然也是饿了许久。他望着叶雨荷,眼中带分感谢,可他始终没有伸手出去。

                叶雨荷满是诧异,不知道这小乞丐究竟想着什么。她自问没有任何轻视之意,为何这小乞丐不肯接受她的帮助?

                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个声音道:“你不该给他肉包的。你给他个馒头,或者一碗素面,他都会要。”

                那小乞丐闻言,脸色剧变,陡然一把推开了叶雨荷的手,向声音的相反方向跑去,转瞬间不见了踪影。

                包子落地。众人错愕,向发声地看去。叶雨荷不用看,就知道秋长风来了,脸色一冷,寒声道:“秋千户这样的人,也懂别人的心思吗?”

                秋长风缓步走过来,目光从地上的肉包扫过,不答反问道:“叶捕头随身都带着两个肉包子,难道早算定会遇到乞丐了?”

                叶雨荷冷冷道:“我算不定。可我能算定有种人,一辈子高高在上、出没秦淮河上,始终不会明白贫贱中人的心思。”说罢转身离去。

                云梦公主拍掌笑道:“叶姐姐可能算到随时会遇到恶狗,这才准备了两个肉包子。我还知道有种人比恶狗还可恶,就算乞丐见了,也要吓走的。”她快走几步,跟上了叶雨荷,同仇敌忾般。

                秋长风立在那里,望着叶雨荷的背影,脸上突然露出分古怪。缓缓蹲下来,捡起了那两个沾着尘土的包子,眼中突然带了分怅然,喃喃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懂呢?”

                他慢慢剥去了包子略脏的外皮,吃了一口,眼中突然带了分思念。他沉湎往事中,因此虽感觉那小乞丐行为举止有些异样,却没有进一步追下去。

                他不知道那小乞丐跑了许久,这才气喘吁吁地停了脚步,回头望去,脸色惊恐。

                秋长风不过寻常的一句话,恁地把他吓得这般厉害?

                发现没人跟上来,那小乞丐这才舒口气,抬头望去,见到前方是个寺庙,上书“般若寺”三字,脸色微变。

                那般若寺名字虽气派,但看起来有些破落,但那小乞丐见了,神色激动,突然举步迈了进去。寺庙中香炉不燃,佛像沾尘,满是凄凉的景象,但那乞丐并不在意,他四下看看,见周围无人,神色中突然带分谨慎,走到香炉旁跪下。

                旁人若是见了,不是奇怪,就会大笑,不解这乞丐入庙,为何不拜佛像,反跪香炉?

                那乞丐跪在香炉旁,伸手入怀,掏出节黑炭,在香炉下的青砖上画了几笔。

                他画的有星星,也有月亮,好像是孩童涂鸦般。可他画的时候,神色中带着肃然,亦带分愤然,等画完后,他才舒了一口气,才待起身,就听身后有人道:“你才来吗?”

                那小乞丐不想身后有人,遽然一惊,但竟能跪住不动,脸上现出分激动,嗄声道:“天上龙王?”他这时候突然说出这句话来,很是奇怪。

                他身后那人却是并不诧异,只是缓缓道:“天上龙王,地上人王。江云滔滔,唯我自狂。”

                那小乞丐霍然起身,转身激动道:“你……”他话一出口,蓦地收声。他历尽千辛万苦,来到南京般若寺,就是要见一人,他从未想到会这快就见。他早在猜测对方究竟是谁,可亦未想到过,对方竟然是个和尚。

                寺庙中有和尚,并不出奇,出奇的是那个和尚,穿着黑色的道衣、颇为年迈沧桑。那和尚虽是和尚,可小乞丐一眼望见,就感觉那人绝非修持的和尚。

                和尚没有那么诡异、森然、杀气萦绕。那不像是个和尚,更像是个魔王,杀人如麻的魔王。

                和尚正是姚广孝。

                若是秋长风在此,多半也会大惊,实在不明白,堂堂的上师,天下的主持,为何突然出现在不起眼的寺庙中,等着一个乞丐?

                宁王府前张灯结彩,鼓乐喧天,朱门前,不时有人前来贺寿,热闹非常。

                云梦公主带叶雨荷、卫铁衣前来,立即被管家迎了进去。宁王虽是威望极高,但云梦公主亦是来头不小,公主前来贺寿,谁又敢怠慢?

                那管家将公主领进府中,过了养心堂,走回廊,过假山,向王府的后花园行去。

                叶雨荷奇怪,忍不住低声道:“公主要见王爷,怎么会去后花园呢?”在她的想象中,公主王爷相见,总得在正式点的厅堂才对。

                这时有丝竹管乐声传来,渐近渐响。

                云梦公主闻言笑道:“叶姐姐想必一直没有见过我这十七叔吧,他和别的王爷不同的……”

                公主未待说完,众人已过了潺潺流水上的木桥,绕过片郁郁青青的林子,眼前豁然开朗。

                叶雨荷见了眼前的情形,略有发呆。

                宁王府后花园居然少有的宽敞,其中早聚了百来人之多。花园一角,搭了个三层戏台,颇为华丽。戏台前,亦是搭着两层高台,支着挡雨的棚子,虽是简朴,但规模宏大。

                入府的宾客,吃酒品茗,笑盈盈的欣赏着台上的优伶唱戏,倒是其乐融融。

                若不亲临其境,叶雨荷只以为来的是个戏院,哪里想到王府中会有这般场景。

                云梦公主见叶雨荷诧异,解释道:“我这个十七叔,为人风流倜傥,行事不羁。”说到这话时,忍不住想到秋长风,心中暗骂,秋长风那是下流。继续说道:“十七叔不但是个王爷,还是个大才子,不但是大才子,还是个戏曲大家呢。他最爱听戏唱戏和作曲。朱管家,十七叔最近有什么新作吗?”

                云梦公主最后一句话,却是对身边的王府管家说的。

                朱管家赔笑道:“王爷最近做了《太和正音谱》,融戏曲史论和曲谱为一身,品评历来的戏曲大家,公主若是喜欢,可拿去看看。”

                云梦公主摇头道:“我喜欢吃鸡蛋,可从不会去问鸡怎么养的。让我看什么正音谱,不是明珠暗投吗?”

                朱管家赔笑,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

                叶雨荷忍不住啧啧称奇。本来元朝时,做戏唱戏均被视为下九流的行当,为人轻贱,这种境况到了明朝时,亦没有太大的改变。想不到宁王朱权如此身份,竟不顾世俗的目光,投身其中,不由得对要见的宁王,多少带分好奇。

                朱管家带着云梦公主已上了二层看台。

                二层看台上人倒不多,主位那人,鹤颜白发,脸色红润,双眉颇长,几乎斜吊到了嘴角,看其容貌,竟和民间画纸上的南极仙翁仿佛。

                叶雨荷一眼见到那人,心中错愕。她感觉那是宁王,可又觉得那不是宁王。

                宁王寿辰,坐在主位上的人,不言而喻,肯定是宁王。可宁王是天子朱棣的十七弟,掐指算算,如今还五十未到,怎么会那么苍老?

                叶雨荷正错愕时,见云梦公主早上前屈膝跪倒道:“云梦祝皇叔福寿双全。”

                主位那老者见状,慌忙站起走下来搀扶云梦,笑道:“云梦何必这么多礼?”抚须望着云梦,和蔼笑道:“云梦这丫头也长大了呢,不知可有中意的婆家吗?要不要本王给你留意呢?”

                叶雨荷怔住,不想那人竟真是宁王。

                宁王有长者风范,不过一开口就调侃云梦,看起来倒和云梦有些熟悉。

                若是旁人这么说,云梦说不定早就变了脸色。若是几个月前有人这么说,云梦说不定会神色不悦,但如今听宁王这么说,云梦突然脸上红云,竟有分扭捏之意。

                这时日头的光华,正灿烂地照在云梦的身上,竟给那泼辣刁蛮的女子带了分梦幻、温柔……

                可那温柔、扭捏不过片刻,云梦随即笑道:“皇叔,你为老不尊,猜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礼物?”

                宁王捋着胡须,故作沉思道:“你这鬼丫头送的东西,我怎么猜得出来?”忍不住又笑,说道:“记得多年前,也是我的生日,你那时候还小,还扎着小辫子。送给我的礼盒中,竟是只蛤蟆……”

                云梦公主“扑哧”一笑,“皇叔,那么远的事情,你竟然还记得。”

                宁王回过神来,笑道:“是呀,那么遥远的事情,我还记得?”他笑着说出了那句话后,神色中带分唏嘘之意。

                戏台上,正在唱着一出《破阵子》的杂剧,那扮演老者的人在台上,正颤巍巍地唱着,“可奈光阴似水声,迢迢去未停……”

                那唱词中满是逝者如斯的味道,带着分韶华不再的感慨,叶雨荷听了,心中突然有了分凄凉之意。

                云梦却体会不到这种心意,调皮笑道:“我今天给皇叔送上的,其实也是癞蛤蟆。卫铁衣,送上来。”

                卫铁衣上前,递过个锦盒,管家接了,放在宁王的桌案上。

                众人错愕。宁王望着桌上的锦盒,倒有些哭笑不得。

                云梦公主似带挑衅道:“皇叔可敢揭开吗?”

                宁王自言自语道:“我本来以为,这丫头长大了,没想到,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刁蛮。”说话间,还是掀开了锦盒,长眉微动。

                盒盖打开,却没有蛤蟆跳出,众人看去,见到那盒子里面竟真有一只蛤蟆。不过那蛤蟆似乎早就死去,身上色泽如雪,一双眼眸却是红色,在盒子中蓦地出现,如同玉雕一般。

                宁王看了半晌,这才略带惊诧道:“难道是天山雪蟾?”

                云梦公主笑嘻嘻道:“皇叔倒认得。这就是天山雪蟾,听说从天山之顶挖出,服用后,可益寿延年,侄女知道皇叔好习道,此次带来,只盼皇叔有如南极仙翁,长命不老。”

                宁王捋须笑道:“云梦长大了。这份礼物,可贵重得很了。”轻轻合上盒盖,甚是满意的样子。

                就在这时,听到台外有人唱喏道:“锦衣卫千户秋长风代上师前来给宁王祝贺。”

                众人一凛,纷纷站起。宁王也是脸色微变,可转瞬如常道:“上师也记得老夫的生日,倒难得的紧。”

                云梦公主更惊,她不想秋长风竟和上师有了不可分割的关系,竟有代上师来贺寿的荣耀。

                秋长风走过来,深施一礼道:“上师知王爷寿辰,特命秋长风前来,祝王爷福寿永享。”

                宁王缓缓站起,微笑道:“上师有心了,秋千户请坐,来人,给公主和秋千户奉茶。”

                秋长风缓缓坐下,见云梦公主瞪着自己,只是一笑。心中却想,云梦公主以祝寿为名前来,难道是为了《日月歌》的事情?他当然也猜到,宁王对往事知晓亦多,说不定会知道些如烟的往事。

                姚广孝让秋长风做的第二件事就是……给宁王贺寿,同时把寿宴经过告诉姚广孝。

                这个吩咐其实和姚广孝第一个命令仿佛,也是一样的奇怪。秋长风多少有些不解,却只能奉命行事,静观其变。

                云梦公主见秋长风笑得莫测高深,心中却想,难道这死人脸也是过来问《日月歌》的事情?哼,我偏不让你问。

                众人各怀心事时,听看台外有管家报唱,“松江府的荣公子、华州的雷公子、景德镇的贝公子三人联手送贺礼焦尾琴一具,恭祝宁王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宁王听到,脸现喜容,吩咐道:“拿来看看。”

                那朱管家很快上了看台,手捧一具古琴,尾部微焦。看琴身陈旧,色泽斑驳,显然是个古物。

                宁王手抚琴弦,看了半晌,点头道:“果然是蔡邕用过的焦尾琴,这份礼,可好得很。”

                给宁王送礼的人数不胜数,但朱管家都是投其所好的报上来。宁王赫赫威名,府中奇珍异宝无数,送上的礼物,能让宁王说声好的就不容易,能让宁王如此激动的更是少见。

                见宁王很是激动,朱管家又道:“古琴虽好,但也要妙持琴律之人弹奏才好。荣公子等人同时买下了秦淮八艳的云琴儿,献给王爷。”

                宁王微笑道:“早听说云琴儿技艺不错,这几位公子有心了,今日都来了吗?”

                朱管家道:“荣公子等人怕打扰宁王清修,只是献上琴女、古琴,就告辞离去。”

                秋长风立即明了,暗想原来荣公子当初不惜血本捧云琴儿为后,却是要献给宁王。只可惜遇到了汉王,让荣公子等人功亏一篑。荣公子等人感觉惹祸,自然不敢露面,可只要朱管家这么一报,谁都知道宁王和荣公子等人有些关系,以后那几家的生意,自然会有人关照,荣公子这招,倒也不错。

                一旁的朱管家试探道:“王爷,可要云琴儿上来弹奏一曲吗?”

                宁王点头,朱管家匆匆退下。

                姚三思听到云琴儿三字的时候,就眼前一亮,见状压低声音对秋长风道:“千户大人,云琴儿来了。”又带分暧昧的笑容道:“前晚千户大人才见了云琴儿,想必她对千户大人会另眼看待。”

                秋长风低声回道:“我敢赌她肯定对我故作不识,甚至假装没有看到过我。你莫要说出那晚的事情,让她难做。”

                姚三思低声赞叹道:“那是自然。千户大人这般体己,怪不得那帮姐儿喜欢你。”

                说话间,云琴儿娉娉婷婷地走上看台。人未到,香风先至。那清香雅淡,让人嗅了,都是精神一振。

                云琴儿如云的秀发,纤纤的玉手,姣好的容貌,到了宁王面前,敛衽为礼道:“妾身云琴儿,祝王爷寿如青松,常青不老。”

                云琴儿的风姿佳绝,最妙的却是她的声音,若说她琴声如流水,那她的声音就如云雀儿,清脆动听。她不但未曾看秋长风一眼,甚至连云梦、叶雨荷等人都不看,她的眼中,只有宁王一人。

                姚三思见了那女子的风情举止,口水差点都流淌下来,同时又想,千户大人前晚实在艳福不浅。可他只怕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秋长风亦是从未见过这个女子。

                这个云琴儿,竟然和秦淮画舫上、秋长风见到的那女子,相貌完全不同。这个云琴儿,多了几分冷艳,但若论美色,要逊当初秋长风见过的女子几分。

                秋长风目光闪烁,似乎也惊诧不已。

                云梦公主瞥见秋长风的脸色,嘟囔道:“这个色鬼只怕从未想到过,当初那帮忍者是派人装作云琴儿诱骗他上当了。”

                秋长风听云梦公主嘟囔,喃喃道:“你怎知我没有想到?”

                他早知道当初画舫所见那女子,绝非云琴儿!因为他在上船之前,就已发现大有问题。

                那丫环借媚娘之名引他时,他就知道有问题。他一上画舫,就见画舫前悬挂的翠绿鸟笼中并无飞鸟,但鸟笼中有鹦羽留下,似有变故。

                最要紧的是,他故意用舱门前悬挂的纱灯典故试探云琴儿,那假冒的云琴儿回答大有问题,他立即判断出,那个云琴儿是假货!

                可他还不知道对方的来头,用意何在,直到嗅到火黄的气息、听到有人悄上画舫时,这才感觉对手可能和东瀛忍者有关。

                他故作中毒,竟是抱着深入虎穴,刺探忍者内部的念头,但他看到叶雨荷突然出现时,不得不改变主意。

                叶雨荷虽打乱了秋长风的谋划,但让秋长风另有收获。

                秋长风闪念间,听那面的宁王笑道:“都说琴儿姑娘弹得一手好琴,本王一直想听听,今日有缘,还请琴儿姑娘为我等弹上一曲。”

                云梦公主有目的而来,知道若弹下去,不知要多久才完,正想阻止,听看台下有人唱喏道:“汉王驾到!”

                本是靡靡菲菲的王府后花园,突然静了下来,就算是戏台的优伶,听到汉王驾到几个字,都顿了下,差点唱错了词儿。

                但那出戏终究不敢停下来。

                宁王有些意外的表情,转瞬笑道:“汉王来了,可真是稀客。”他说话间,楼梯有脚步声响动,顷刻之后,一人出现在众人眼前。

                那人未着官服,只是穿着件黑色便服,但更衬托出豹子般健硕有力的身材。他黝黑的头发随意一束,更显得狂傲不羁,他站在那里,从哪里来看都不像个王爷,但在场众人都脸色微变,就算云梦公主见到那人,都是皱起了眉头。

                那人身后有四人跟随,那四人或勇猛、或阴沉、有精明、有孤高,惊蛰和秋分赫然在列。无论谁一眼看到那四人,都知道绝不好惹,但那四人跟在为首那人的身边,就如烛光下的萤火,皓月旁的繁星。

                萤火、繁星就算有些许的光芒,也难以掩映烛光、皓月的光辉。他们几人也甘愿如此,不敢去抢了为首那人的锋芒。

                为首那人就是皓月,皓月就是汉王!

                汉王一到,就算宁王眼中都有分畏惧,但转瞬之间,宁王微笑起来,高兴道:“汉王来看我这个老不死,真让我意料不到。”

                汉王孤高不群,但在宁王面前,倒并不失了礼数,抱拳施礼道:“皇叔寿辰,侄儿岂能不来。侄儿祝皇叔福禄永存,年年今日。”

                众人见汉王也是来祝寿,不由轻舒一口气。

                宁王更是笑得嘴都合不拢,出席过来,拉着汉王的手道:“来……坐。”

                早有人摆了座位,请汉王上座,汉王倒不客气地坐下,目光一转,望向了秋长风。

                秋长风见汉王望过来,起身施礼道:“秋长风见过汉王。”

                当初他在秦淮河汉王船上时,宁死也不肯对汉王下跪,可在这时,却绝不会失去应有的礼数。

                汉王凌厉的目光在秋长风身上顿了下,本是森冷的面容突然露出分笑容,说道:“秋千户不必多礼,请坐。”

                众人惊诧,从未想到过,一向孤高不群的汉王,竟然会对一个小小的千户这么客气。

                直到秋长风坐下后,云梦惊奇的嘴还没有合拢,心中暗恨,卫铁衣说秋长风对二哥并不巴结,眼下看起来,他们早就沆瀣一气了。

                汉王却已经望过去,看着云梦道:“云梦,你也来了。”

                这不过是句寻常的废话,云梦听了,脸色有些苍白,只是“嗯”了一声,她虽不满二哥的所作所为,但在二哥的积威之下,倒也不想起什么争执。

                她有三个哥哥,太子、汉王和赵王。

                小时候,二哥本来是和大哥一样喜欢她这个妹妹,但白云苍狗间,她和这个二哥,慢慢的疏远,可她又多希望能回到从前?

                汉王望着云梦时,目光中还带分和缓,可望向叶雨荷和卫铁衣的时候,目光中又带着刀锋般的冷。汉王目光惊鸿般扫过云琴儿,又落到宁王身上,终于多少带了分客气道:“侄儿来的匆忙,不过也为皇叔准备了份礼物。”

                宁王呵呵笑道:“贤侄太过客气了。其实礼物什么的倒无所谓,关键是心意有就好。”

                汉王望了眼云琴儿,突然问道:“这是松江府那个荣华富送给皇叔的礼物?”

                宁王点头道:“荣公子他们和老夫当年有些瓜葛,没想到老夫的寿日,他们倒还有心记得。他们知道老夫喜欢琴音,因此送焦尾古琴和琴儿姑娘过来。贤侄若是喜欢听琴的话儿,倒不妨让琴儿姑娘弹上一曲。”

                汉王淡淡道:“本王从不喜欢听琴,本王宁可听杀猪叫唤,也不听琴的!”

                众人错愕,云琴儿脸色苍白,娇躯已经颤抖起来。她自负的琴技,被汉王这般评说,自然是极大的侮辱,但她又能如何,汉王不要说评说她的琴技,就算杀了她,她亦无可奈何。

                看着云琴儿的可怜,不但姚三思,就算云梦公主都露出同情之意。只有秋长风好像心不在焉,虽有宁王、汉王在前,他眼角的余光却在望着戏台。

                戏台上早换了别的戏儿,台上翻翻滚滚,云来烟去,倒是好不热闹。

                可那些宾客喧哗声却小了很多,一想到汉王就在头顶,哪个还敢喘口大气?

                秋长风心中突然有了分悲哀,不为自己,却为宁王。他早知道宁王虽帮天子取得了天下,但一直忌惮天子猜忌,这才纵情山水,示意并无野心。宁王虽看似威望高耸,但不过是个傀儡,甚至连汉王都不敢得罪。宁王未及五十,容颜就这般苍老,当然是心力交瘁的缘故。

                不要说对天子,就算对汉王,宁王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这样的一个人,表面上却是风光无限,岂不可笑?

                秋长风想到这里的时候,心中又有分奇怪,暗想当初去青田是有变故,可今日姚广孝派他来宁王府,却是为了看哪出戏呢?

                他心中隐约觉得这寿宴绝不会简单收场,暗自警惕,因此诸多留意。

                宁王听汉王这么说,慌忙道:“朱管家,带琴儿姑娘下去吧。”

                汉王突然又道:“不过皇叔若是喜欢听琴的话,高煦倒是可以陪皇叔听听的。”

                众人舒了口气,宁王忍不住笑道:“贤侄倒真的对老夫不错。可老夫突然也不想听琴了……贤侄有什么礼物送来,老夫倒想看看。”

                汉王不语,身后有人站出施礼道:“回宁王,汉王殿下知宁王好做杂剧,最喜欢王实甫之词,曾点评王实甫之词,如花间美人,铺叙委婉,深得骚人之趣……”

                宁王捋着胡须,很是自得的表情,这的确是他说过的话,他也一直以品评戏曲大家为自傲。可蓦地听那人这么说,心中却有分悲凉,暗自想到,汉王命人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警告我,我的一言一行,都被他们看在眼中吗?

                那人又道:“汉王知道后,就特意找了秦淮河最会唱西厢记的田思思过来,希望宁王喜欢。”说话那人叫做谷雨,二十四节之一,为人儒雅,常在汉王身边出谋划策。

                宁王收敛了悲哀,喜形于色道:“这礼物倒是独特,老夫喜欢得紧。太子、汉王都是这般用心,实在让老夫承受不起。”

                汉王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听到太子两字,那如血的尾甲跳动下,抬起头来问道:“太子来了?还不知他有什么礼物送来?”

                宁王摇头道:“太子最近身子不适,一直在静养。不过他知道老夫的寿辰,也知道老夫喜欢听戏,特意请了金陵最有名的‘龙凤呈祥’戏班子来,这台下的戏,都是太子为老夫选的。如今汉王带来了田思思,正好借这戏班子唱一曲,太子、汉王联手,定是天下无敌了。”

                汉王笑笑,可笑容中带着说不出的讥诮,目光向戏台望过去,问道:“这台上演的是哪出戏呢?”

                那戏台上正有个猴子模样的人翻着连环跟头,颇为精彩。

                台上有假山搭建,假山上喷云吐雾,煞是梦幻。

                宁王笑道:“这出戏叫做梦斩云山蟒。取材自北宋年间的《大唐三藏取经诗话》……里面有个神通广大的猴精,陪唐朝的玄奘前往西天取经。这猴精自称‘花果山紫云洞八万四千铜头铁额猕猴王’,很是厉害。眼下演到玄奘被蟒精所困,这猴子去救玄奘了。”

                一说起戏曲,宁王倒是滔滔不绝,同时历数典故,如数家珍。

                汉王望着戏台,缓缓道:“皇叔编过这出戏吗?”

                宁王微怔,笑着道:“这出戏……老夫倒也编过。这猴精的原型虽取自三藏取经,但多经加工,融合了远古神话和民间传说,比如说‘石中生人’的故事主角夏启,‘铜头铁额’的蚩尤、还有……”突然顿了下,神色有些异样。

                汉王淡淡道:“听说这猴子大闹天宫一段,还取自‘与帝争位’的刑天,对不对?”

                宁王倏然变了脸色,看台上,遽然鸦雀无声。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古书记载,“刑天与帝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刑天断头仍不屈,仍与帝争位。这精神长存,但与帝争位,素来都是皇帝的忌讳。皇帝不死,就算是太子,也不能轻言帝位一事。太子请戏班演这出戏,隐有抢帝位之意,汉王若在这里做文章的话,不但演戏的要死,只怕宁王、太子都脱不了干系。

                云梦公主再也按捺不住,叫道:“二哥,不过是一出戏罢了。你不要总是针对大哥。”

                那台下猴子还在翻着跟头,锣鼓敲得正紧,却如同敲在众人的心口,怦怦大响。

                汉王突然笑了,“云梦,你到底还是个孩子,二哥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

                宁王也笑了起来,“呵呵,贤侄这个玩笑,实在有趣。”他笑呵呵的,倒是一团和气,可心中不由又想,汉王这么说,是警告我莫要和太子走得过近吗?

                云梦见二哥转了口气,微滞了下,气鼓鼓道:“如果二哥真是随口说说,那是我错了。”

                汉王不再理会云梦,看着戏台道:“那猴子虽然神通广大,但终究逃不了如来的五指山,秋千户,你说是不是?”

                秋长风听汉王突然把话头落在他身上,不卑不亢道:“汉王,卑职不会看戏。”

                汉王目光中隐泛寒芒,缓缓道:“你不会看戏,我可以解释给你听。你别看这猴子闹得欢,但它终究不过是个戏子罢了。编戏的让它神通广大,它才能神通广大。”

                就算卫铁衣都听出汉王的意思,在汉王眼中,锦衣卫虽然神通广大,毕竟也是受命于天子。汉王能左右天子,当然也能左右锦衣卫了。

                秋长风像是没有听懂汉王的言下之意,微笑道:“汉王说戏说得很有道理。”

                汉王微微一笑,又道:“人生有时候也像是演戏,名角只能演叫花子,不入流的戏子却能高高在上演个宰相将军。想高高在上,只凭本事恐怕不行……”盯着秋长风道:“你说是不是?”

                秋长风点头道:“是。”

                汉王轻淡道:“那你想演什么?”

                姚三思虽没被汉王盯着,可呼吸几乎都要停顿。汉王就是汉王,汉王说的每句话,若是应答不好,只怕都有杀身之祸。

                秋长风还是平静道:“卑职是锦衣卫,也只能演个锦衣卫罢了。”

                汉王目光更冷,而戏台的假山上,突然有蟒蛇出现。

                戏台上,梦斩云山蟒终于到了高潮的地方,云雾蒸腾,蟒蛇出现!此刻猴子变化,怒斩巨蟒,这本是戏中最出彩的地方,也是叫好最多的地方。

                可看台上的众人,都要捏鼻子喘息。

                戏台上猴子陡然翻腾数周,上了一根台上布景的长杆……

                汉王突然笑了,缓缓道:“你只喜欢演锦衣卫?你倒是个本分的人。其实本王也一样,别人的东西,本王不想要。本王自己的东西,别人也不要想拿走。田思思若唱西厢,本王自然准备了戏班子让她唱,何必借别人之手?”

                宁王想做太子和汉王的和事佬,不想这般结果,神色略有尴尬。

                汉王望向云梦公主道:“云梦,你也不必演戏了,其实二哥早知道,你来这里,是想问宁王一些事情,对不对?要问不如现在就问,二哥也正想听听。”

                云梦蹙眉道:“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汉王嘴角带分哂然地笑,淡淡道:“你当然是想问问金龙诀的事情,对不对?”

                云梦等人倏然变了脸色,可众人加起来的错愕震惊,也不如宁王。

                宁王脸色蓦地变成惨白,白得如雪、惨得如同泡在水中几天才捞出来的死尸,他看着汉王,目光惊怖,用急剧颤抖地声音道:“金……龙……诀?”

                就在这时,戏台上重重的锣响,惊天动地,众人骇然宁王的脸色,被那锣声再是一震,神色恍惚,心神不属。

                就算是汉王朱高煦,似乎也没料到宁王这种变化,眼中闪过分惊奇错愕。

                众人都在看着宁王之际,那猴子跃上了蟒蛇头顶,用力的一扳,蟒蛇吃痛,蛇口打开,如同个血洞。

                血洞中,遽然有道黑光射出,如电如雷。

                黑光破空,只是“哧”的一声响,那黑光就已到了看台之上、宁王的面前!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