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白雪刀 >> 第十三章 控诉

            第十三章 控诉

            时间:2016/11/7 11:01:13  点击:1386 次
              宋朝元大声道:“各位英雄,宋某本想封刀归隐,看来已不可能。宋某能否活到明日封刀洗手之时,也已很难说。白袍、紫心两会和虎山派已成水火,一战在所难免。”

              华玄元和秋水都是冷笑不语,似乎已承认宋朝元所言非虚了。

              宋朝元道:“因此,宋某今日要口述一份遗嘱,安排后事。各位都是证人,日后若然生变,不会不说句公道话。”

              春风吹过了檐角的铜铃,吹过了碧树,吹过了寨门上飘扬的虎山派大旗。

              春风吹在人们的面上,吹入人们的心口。

              春风本是温柔的,充满了暖意,充湖了平和。

              宋朝元沉重的声音在春风中回响,却带来了寒冷、肃杀,带来了地狱的气息。

              “若宋某今日战死,虎山掌门之位由徐风涛接任。日后徐风涛病故或战死,则由韦达夫继任,依此类推,不得有僭越现象。”

              徐风涛八人一齐跪倒,神情肃穆之中,透着股说不出的怪异,好像他们原来没想到会是这样。

              华玄元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又归于漠然。秋水却冷冷哼了一声。

              对于场外众人来说,宋朝元的决定很合理,没什么可值得惊讶的。

              “宋某平生无儿,只有一女宋沁。宋某今日当着天下各位英雄之面,将她许配给本派弟子徐鸣山。他二人可择日成亲,不得有误。否则宋某在九泉之下,也定然不饶抗命不遵之人。”

              肖无濑眼前一阵模糊,好像被人重重打了一拳。

              徐鸣山跪在草地上,神情古怪之极,说不出他是在哭还是在笑,韦观苍白着脸,咬紧了牙关。

              宋沁只叫了一声“爹”,便已泣不成声。

              宋朝元充满感情地看了看她,悄然一叹,转向了赵轻侯。

              赵轻候也在看着宋朝元,眼中的神情同样很复杂。

              宋朝元直视着赵轻候的眼睛,声音有些沙哑,但很有力,他说;

              “本派弃徒赵轻候,十八年前,好淫师娘,被逐下山。

              又自改投了星宿派,此次赵轻侯前来复仇,由徐风涛八人出面接待!”

              场外大哗,惊呼声不绝。

              谁也没料到,赵轻候竟是因干了些污浊勾当而被逐出门墙的。虎山派原先只推说他落崖而死,自然是应了“家丑不可外扬”这句话。

              肖无濑突然间想起,那个在树林中戏弄鲁同甫的人,就是宋朝元。

              他听出了宋朝元的声音。

              可宋朝元当时为什么要救自己?宋朝元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肖无濑不知道。

              宋沁心中一片茫然:“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不会的……”

              她简直难以相信,貌若天人、温柔善良、端庄大方的母亲居然会被赵轻侯奸污。

              她简直不敢相信,平素和母亲极其恩爱的父亲竟会说出这种恶毒的话。

              在宋沁的眼中,世界上的一切,似乎都倒置了。

              赵轻侯面上又现出了那种诡异的微笑:“宋大侠如此安排,赵某十分感激。”

              宋朝元不置可否地冷哼了一声。

              赵轻候道:“赵某与宋大侠并无任何仇冤,宋大侠对赵某有十三年教导之恩,赵某甚是愧对宋大侠。”

              他缓缓转头扫视着徐风涛等人,冷笑道:“和赵某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乃是虎山派的八大弟子。宋大侠成全赵某一片复仇之心,赵某五内铭感,不过,还有一句话要明说——”

              他的声音已变得尖利之极:“当日陷害赵某的,尚有辛十二娘在内!”

              宋沁尖叫道:“赵轻侯,你……你胡说八道!你……

              你这……混蛋!”

              徐鸣山踏上几步,暴喝道:“赵轻候,不劳我爹出手,就让徐其来会会你这不男不女的阉人!”

              “阉人”二字说得极是响亮,场中场外顿时一片寂然。

              宋朝元的脸,一下惨白如雪,仿佛受了极大的震动。

              肖无濑恍然大悟,怒火填满了胸臆。

              春风还在轻轻地吹。

              可春风为什么吹不进这些人的心田呢?

              赵轻候的眼中,闪出了荧荧的绿光:

              “很好!既然徐相公已将这件事情叫了出来,赵某就索性在复仇之前,将这件事的本来面目,说与各位英雄听一听!”

              秋水轻轻咳了一声,白袍会中人顿时散开,零乱地在场中坐了下来,将徐风涛八人圈在当中。

              华玄元目光一闪:“正反九宫?”

              秋水笑笑:“你真识货!”

              华玄元嘿嘿一笑,大声道:“赵轻候,算了吧!你那些脏事,说出来口羞。华某和你的梁子尚未摇过,何不先行了断?”

              宋朝元和秋水对望一眼,齐齐踏上一步,逼住了华玄元。

              宋朝元冷冷道:“华兄请住口!”

              秋水也喝道:“否则虎山、白袍两派将联手抗敌!”

              华玄元的瞳孔在急剧地收缩。

              大战已一触即发。

              但华玄元很快又干笑了几声,道:“你们想听就听,关我什么事?”

              他似不经意地挥了挥左手,原本躺在地上喘气的紫衣人这时便都跳了起来,将白袍会的人也围了起来。

              宋沁的心都碎了,已不知自己身为何物,世上一切美好的幻影都破灭了。

              赵轻侯沉声道:“我在五岁时就已来到虎山上,宋大侠夫妇收留了我,待我亲如骨肉。要说虎山弟子中,入门最早的,恐怕还算是赵某人。那时候,宋大侠还没执掌虎山,但武功在虎山上已无敌手。宋师母为人朴质善良,待下人极好。当时的虎山派,可说是上下同心,充满温暖,就像一个大家庭。虽然在江湖上寂寂无名,但自保也绰绰有余。也就是从那时起,宋大侠开始教我武功,当时虽无师徒之名,却有比师徒之情更深的父子之情。”

              宋朝元黯然叹了口气,眼中似已有泪光闪动。

              赵轻俟道:“宋大侠执掌虎山时,我才七岁。其后在天目派大变之际,宋大侠一夜成名,虎山派名满天下,往日的温情便渐渐淡薄了。虎山上每天人来人往,噪杂不堪,但宋大侠仍然坚持每天教我练功,还请了一位秀才教我念书。宋师母待我也一如既往。在我十一岁的时候,徐风涛来到虎山。其后陆陆续续,宋大侠收了许多徒弟,这就是后来所谓的‘虎山八虎’。

              “宋大侠教导我的时候少了,我就自己苦练。到我十五岁的时候,宋大侠正式收我为第九名弟子。当时我的武功虽不算好,但较之徐风涛等人,仍是高高在上。这使得我在八位师兄的心目中,成了一个劲敌。

              “二十年前,我十七岁时,宋师母突然逝世,死得十分蹊跷,师母虽然不会武功,但身体很好,怎会骤然撒手?我当时悲痛万分,责问宋大侠,宋大侠只是流泪,却是什么也不肯说。

              “一年以后,月老来到山上,说是扬州辛家素出美女,其中又以辛眉辛十二娘最美、最贤慧,而且也最渴慕英雄。月老想做媒,自然没有不成的。果然,一个月后,新师娘的轿子就抬上了虎山。

              “说实话,十二娘初到虎山时,我也惊以为天人。但对她绝无好感,因为宋师母尸骨末寒,在我心中,仍不承认辛十二娘是我师母。也许因为这个,宋大侠开始疏远我了,时常斥责打骂,我便时常独下虎山,到附近山里去玩耍,认识了桃花坞普渡庵的红莲师太。

              “十八年前七月初六,温州府的捕头李想容送来一封信,说是温州府近来出了一个名叫‘秋风客’的采花大盗,身手非凡,请宋大侠相助破案。宋大侠因为几个徒弟都出外办事,只得单身成行。至于我,当时正在游山玩水,待我回山时,方知道这件事。

              “七月初八,八位师兄陆续回山。初九晚上,我正在灯下读《春秋》,徐风涛突然来访,平日八位师兄对我很不客气,少有笑脸善言,那晚居然笑脸而来,的确令我吃惊,但也不无结纳交好之意。不一会儿,韦达夫等人也来了,八个师兄倒来了四个。不料想,他们竟会在茶中放了极厉害的春药。”

              徐风涛等人大喝道:“放屁!”

              赵轻侯冷笑道:“徐风涛,你们不必否认!睡到半夜,我被热醒了,又喝了许多茶,更是难以自持,恰在这时,四下里一片喊声:‘抓飞贼!’、‘有刺客’!

              “我吃了一惊,拎着刀就冲了出去,瞥见一条黑影正从面前掠过,进了后院。我不及多想,立时赶去。黑暗中也不辨东西,只穷追不舍,不想那黑影竟失去了踪迹。我正没主意,便听见一间有灯光的房中有响动,像是有人在挣扎,就一头撞了进去。

              “却见一个穿夜行衣的人正将一个赤裸的女人往床上放,那女人一动不动,似是被点了穴道。我大喝一声,-刀砍向那人的后背,那人将女人一抛,拔出剑来,拦住我的刀,就想往外冲。被我连砍三刀,砍倒在地。我后来才知道,这个人才是真正的‘秋风客”柳白烟。我曾找过他的师兄杨白尘,杨白尘已原原本本全招供了。韦达夫去找柳白烟,让他诱我入虎山后院,徐风涛、韦达夫,你们否认也没用!”

              赵轻候痛苦地喘了口气,他的声音已不再平静,已越来越尖利。

              “我已说过,我被春药烧昏了头,看见那女人躺在床上不动,就……奸污了她。徐风涛等人闯进来后,将我擒住。我一看那女人竟是师母十二娘,不由得心如死灰,再看房中,已没有了柳白烟的尸体。徐风涛指责我污辱师娘,自然叫我百口难辩。而且……而且当时我也稀里糊涂,认为这一切自然是我的罪过。我一点也没反抗,被他们关押起来。

              “三天后,宋大侠回山,大为震怒,议定要杀死我,对外推说是落崖而死。我当时毫无怨言,只求速死。那晚,前来执刑的是徐风涛和韦达夫,他们将我带至后山悬崖之上,却没有马上杀我。徐风涛笑着问我:“九师弟,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杀你吗?

              “我羞愧万分,只是说:‘污辱师娘,罪该万死!我认了!’

              “徐师兄阴笑道:‘你是想做个糊涂鬼呢,还是做个明白鬼?’我好生奇怪,便说:‘自然做明白鬼。’徐师兄笑道:‘那好,我问你,你一向是个持礼君子,坐怀不乱虽不可能,也不至于去奸辱师娘吧?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