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织心拐 >> 第二十一章 决战

            第二十一章 决战

            时间:2016/11/7 10:48:49  点击:1183 次
              黎明时分。

              张飞鸿被惊醒了,外面传来了喊杀声。

              铁英、铁雄在门外大叫道:“公子,第五名闯庄了!”

              张飞鸿笑出了声:“来的正好,通知铁老了吗?”

              铁英道:“我爹已经赶到前面去了。”

              张飞鸿慢慢起身,不慌不忙地道:“铁英,闯进来几个人?”

              若是敌人倾巢出动,情况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只来了一小部分敌人,而敌人的有生力量又处于暗处。

              如果只有第五名一人闯庄,就说明苏小红等人一定埋伏在什么地方,或在玩什么花招。

              铁英道:“六个。第五名、苏小红、孔子曰、古人云、杜美人和李少白。”

              张飞鸿仰天大笑起来。

              小鲤鱼的死,看来已深深激怒了第五名等人。而处于狂怒中的人,行事往往很冲动,脑瓜也变糊涂了。

              对于张飞鸿来说,第五名等人不过是一群莽牛,不足为惧。

              铁雄道:“他们又叫又闹,说是为小鲤鱼报仇的。弟兄们已经……死了十几个了。”

              张飞鸿面色一沉,冲了出去。

              院中正打得呼呼生风,十分激烈。

              地下已倒下了二十多具尸体,而且尸体的数目还在不断增加。

              第五名一面出掌,一面怒骂:“倒一个!倒一个!”

              他每喊一声,身边就会倒下一名铁府卫士。

              苏小红手执长剑,舞得泼风暴雨一般,身边尽是溅起的鲜血和断肢残兵。她的头发披散着,浑身浴血,不住嘶叫道:“赔我儿子命来!”

              孔子曰和古人云面上肌肉扭曲,眼中凶光毕露。

              看来,小鲤鱼的惨死也使他们气疯了。

              杜美人苦着脸,闷声不响地挥动着手中的长剑。他出招不多,但每出一招,总会有点收获。

              李少白一反往日满洒飘逸的神态,显得庄严肃穆,眼中似乎也有一种悲天悯人的神色,但他手中的剑挥得最狠,他杀的人也最多。

              “住手!”

              一声大喝,震得众人耳中一阵嗡嗡响,不由都停了手。

              张飞鸿倏地定住身子的同时,院中又有六个铁府护卫砰然倒地。

              一共三十八具尸体。受伤而退的有七八十人。

              张飞鸿一现身,院中空地上,已只剩下了第五名等六人,其余的铁府卫士都退到了廊下阶前,虎视眈眈地瞪着他们。

              张飞鸿身后,站着目光阴狠的田总管和铁人凤。

              “第五名,你们来得正好,”张飞鸿冷冷道:“我正想收拾你们呢!”

              第五名一瞧他身形,便知他是前晚击败过自己的蒙面人,顿觉脸上挂不住,怒火上冲,也不答话,足尖一点,飘了过来,右掌当胸一立,击向张飞鸿心口。

              掌风锐利如刀,掌力雄浑如山。

              “找死!”张飞鸿一声怒叱,身子一闪,让过了第五名凶猛的扑击。

              第五名招式未老,一折身,又击向张飞鸿小腹:“你找死!”

              张飞鸿没办法了。

              俗话说得好,“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张飞鸿武功虽高绝,却无奈第五名武功也极高,而且第五名尽用些不要命的招数,他不得不挺身而上,以掌力硬拼。

              转眼间,已是二十多个照面。

              无人能看清两人的身法和招式,只能听见一阵劈劈啪啪的响声从两条淡极的人影纠缠处发出,扣人心弦。

              第五名向来自诩轻功天下第一,这次却是越打越悔怒,越打越心烦,一面狂打乱攻,一面怒叫道:“张飞鸿,你师父是谁?”

              这当口,他倒问起对手的师承来了!

              “谅你也不知道!”张飞鸿以快打快,面色平和,浑若闲庭信步一般从容洒脱。

              转眼间,两人的招式又慢了下来。

              第五名冷笑道:“我怎么不知道?你师父叫百里长信,你师祖就是石和尚!”

              张飞鸿心中大惊,但口中却大笑起来:“哈哈,你眼光倒还不错嘛!”

              第五名可不含糊:“你少狂!老子不过是跟你玩玩的,你以为老子真的打不过你?现在我已知道你的武功家教,想杀你真比嗑瓜子儿还容易。”

              但谁都看得出来,第五名攻势虽盛,却无法奈何张飞鸿半分。张飞鸿游刃有余,得心应手,显见武功高出第五名一筹。

              无奈第五名不信邪。

              而对于不信邪的人,你只有把他打倒在地,他才会服气。张飞鸿一声清啸,声若龙吟。

              他要反击了。

              苏小红剑尖一指田总管,叫道:“过来,让老娘教训教训你,好叫你知道,什么叫剑法!”

              田总管的老脸顿时拉长了一倍不止。

              长剑出手,电闪般一击,田总管已杀向苏小红,口中暴喝道:

              “杀!”

              奇怪的是,剑尖前的苏小红没影儿了。

              田总管心中一凛,倏地一个前跌,向前冲了几步,猛地回身出剑,仍然刺了个空。

              苏小红这当儿已经挥剑撂倒了一个前来助战的铁府卫士:

              “老马脸,你不行。”

              田总管的武功,在海外向来极受尊崇。他怎容得苏小红如此羞辱?当下一声厉啸,身子急促地旋转起来,剑光如白练般裹着他,卷向苏小红,宛如一截“光柱”。

              “身剑合一!”苏小红叫道:“你还有两下子。”

              她手中长剑飞快地刺出,刺向“光柱”。

              一阵爆响,“光柱”消失了。苏小红连着退了七八步,田总管却如醉酒一般,步履瞒哪,摇摇欲坠。

              很明显,他已受了重创。

              孔子曰连着放倒三个卫土,兴致勃勃地道:“苏小红,你武功还真不赖,竟然轻巧巧地破了‘身剑合一’。”

              他的武器很奇怪,是一卷书——他总捧在手里的那卷《诗经》。

              天知道这卷书里面有什么古怪,反正刀枪剑戟都奈何不了它。

              这才是孔子曰的真功夫。

              苏小红没说话,看来刚才破“身剑合一”耗了她许多内力,她显得很疲惫。孔子曰见状忙冲到她身边,击退围过来的铁府卫士。

              杜美人还是闷着头,苦着脸,全力缠斗铁人凤,李少白则应付那些不怕死的卫士。

              孔子曰突然大笑起来:“你们看,人家古人云可真能耐,连铁人风的两个儿子都收拾不了!”

              闷着头的社美人居然也开起玩笑来了:“老古恋旧!”

              李少白笑道:“老古这人样样好,就是爱恋旧不好!铁人凤的老婆跟他有一腿,他能不手下留情吗?”

              古人云大喝一声:“倒下!”铁雄已应声而倒。古人云大叫道:“李少白,我操你姥姥!”

              李少白还没回嘴,闷着头的杜美人却问出一句怪话来:“你奸尸!”

              古人云一愣,笑了:“娘的,杜美人……哎哟,铁老儿,你打我一掌干什么?”

              原来铁人凤见爱子倒地,悲愤万分,舍了杜美人,掠过来给了他一掌。

              铁人凤一出手,古人云的情况顿时逆转。不出三招,古人云就被打得连连倒退、左支右绌,眼见不敌。

              苏小红已缓过气来,替下了古人云,和铁人凤斗了个难解难分。

              又有一批卫士冲进院加入了战团,喊杀声惊天动地。

              斗得最艰苦的,自然是第五名。

              张飞鸿实施反击战术,使第五名顿觉周转不灵了。

              凌厉的掌风,逼得他透不过气来;漫天的掌影,使得他的轻功失去了作用。

              第五名只好运起真力,和张飞鸿对掌。

              一掌,两掌,三掌……

              对到第七掌,第五名被震得退了一步,已然输了。

              但这是拼命,不是较技比武。第五名绝不会罢手。

              八掌,九掌,十掌……

              第十八掌。

              张飞鸿倒跃三丈,微笑着负手而立。

              第五名身子摇晃了一下,但没有倒下,他在笑,大笑:

              “老子不是打不过你,只是不想杀你而已!”

              屋顶上一个清朗的声音笑了起来:

              “第五名,你又在胡吹什么?”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