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离魂伞 >> 第十二章 阴云里

            第十二章 阴云里

            时间:2016/11/5 8:50:55  点击:1342 次
              “你用什么把黑月亮吓跑的?”

              直到第二天上午,小戏子才问了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郭镰得意地从门后边找出那把烂镰刀,威风凛凛地凌空虚劈几下:

              “就这个!”

              小戏子的脸有些发白了:“镰刀是不是很像……黑月亮?”

              郭镰一呆,看看锈得发黑的镰刀,不由失笑:“你的眼光很难,是很像。”

              “他是看见镰刀才走的,”小戏子有些恍然:“我好像有些明白了。”

              郭镰道:“你是不是猜他跟老子可能有关系?”

              小戏子点点头:“不错。他有可能不杀使镰刀一类兵器的人。”

              “狗屁!”郭镰火了:“这把镰刀是我在田里现检的,当时我只想找个铁家伙使使。话又说回来,他杀得了老子吗?”

              小戏子还是追问:“你跟你师父学过用镰刀一类的功夫吗?”

              郭镰摸摸头,苦笑:“你不提我还忘了,还真学过,昨天用的就是,名字叫‘卷地’什么的。”

              他摆了几个招式给小戏子看:“就这些。”

              小戏子突然又泫然欲泣了,走过去,偎在他怀里,全身都在微微颤抖:“他……会不会……再来?”

              郭镰不知不觉间,万种柔情顿生,连昨夜一宵风流之时,似乎也没有此时的柔情多。

              他用一种自己也不太熟悉的温厚的声音说:

              “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

              难道是一宵春光,使他一下变得成熟了?

              小戏子动情地亲吻他,缠绵得像一朵娇弱无力的海棠。

              “咱俩得先想好对付黑月亮的办法。”郭镰提醒小戏子:

              “你说好不好?”

              小戏子不理他,眼睛迷迷蒙蒙的,脸上红扑扑的,身子也有些站不稳的样子,直往床上倒。

              郭镰叹了气:

              “现在不是老子享福,是……唔……福……唔……享……

              老子……”

              洞外又有人找郭镰,喊得山响。

              两人吓得连忙分开,起身穿衣,一面穿一面低声骂外面的人来的不是时候。

              郭镰没好气地叫道:“喊什么喊什么?老实呆会儿,老子穿上裤子再出去见你。”

              小戏子拧了他一把,嗔道:“乱说什么!”

              郭镰瞪眼:“老子找了个好老婆,就该馋馋他们,气气他们,让他们干瞪眼没办法。”

              小戏子只好苦笑。碰上郭镰这么个“混蛋”,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找郭镰的人,郭镰根本不认识。那是个有些恶相的中年人,面上一股泼皮无赖劲儿,和郭镰相仿佛。

              小戏子却惊呼一声:

              “爹!”

              “爹?”郭镰一怔,看看秀媚明艳的小戏子,又看看泼皮无赖似的中年人,摇头苦笑:“我不信。”

              小戏子忙在他腰眼上捅了一下,低声道:“快叫爹,否则有你好果子吃的。”自己一下跳了过去,拍手娇笑道:“爹,您老人家怎么下山来了?”

              那人气呼呼地给了她一个耳光,骂道:“臭丫头,一跑两年,死到这里来了,你还叫我干什么?”

              郭镰怒吼道:“不准打她。”

              那人一呆:“老子管我闺女,碍你狗日的什么事?”

              郭镰暴跳如雷:“她是我老婆,我凭什么不能管!”

              那人又是一愣,看看小戏子,又看着郭镰,满面狐疑。

              小戏子已满面晕红:“爹,他……他欺负我……”

              郭镰火更大了:“明明是你先脱衣裳!”

              小戏子羞极气极,碰上这么个泼皮丈夫,加上这么个泼皮老子,她实在是没脾气。

              那人怒道:“臭丫头,明明是你先脱衣裳,还诬陷别人。”

              又转向郭镰,喜笑颜开地直拍他肩膀:“我早看出来你很好,像我女婿,很对老子的胃口。”

              小戏子忙朝郭镰使眼色打手势,让他赶紧跪下叫“爹”。

              郭镰再傻再二百五,这时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一声“爹”叫出口,把那人喜得心花怒放:“好,好,叫得好,听得受用。走走走,喝酒去,喝酒去!”

              酒楼上。

              胡木子的舌头都已大了,还在吹牛。“镰刀啊,你说的那个……黑月亮……有什……什么了不起,哼哼,要撞……撞到我手……手上,保险三……三招不用,就能抓……抓……抓住他,你信……信不信?”

              郭镰和小戏子相视而笑,就是不回答。

              胡木子不高兴了,瞪着血红的眼珠子道:“你们不……相……相信?”

              郭镰苦笑:“对的,老子不相信。”

              胡木子跳了起来,一拍桌子,吼道:“放……放……放屁!”

              随着这一声大喝,酒楼上的众酒客中,有一个突然倒了下去。众酒客轰然而散。

              郭镰看见自己面前桌上的一根筷子已经没有了。

              借物传力,本来就不是很容易,而要做到杯盘不动,偏偏某一根筷子飞出伤人,就简直令人难以相信了。

              小戏子已经跑到耶人身边,拍开了他的穴道,突然又一声惊呼,倒飞回来,躲到了郭镰身后:

              “他……他是……”

              那人转过身,赫然正是“蝴蝶”潘枝。

              潘枝在苦笑,已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风采:

              “两位,别来无恙?”

              郭镰抱拳:“还好,还好。我来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大名鼎鼎、誉满江湖的采花名贼‘蝴蝶’潘枝。这位是我老婆胡姗,古月胡,姗姗来迟的姗。这位呢,是我老丈人。”

              潘枝忙向小戏子拱手:“郭夫人,前次冒犯芳驾,多有得罪,尚乞海涵。”

              小戏子还没说什么,胡木子先急了:“什么?你冒犯过我女儿?”

              潘枝连忙赔笑:“令爱机警无比,武功卓绝,潘某只是有心,根本无法得手。”

              胡木子的气马上就消了。只要潘枝没”冒犯”过小戏子,胡木子就不想把他怎么样。

              潘枝又朝胡木子深施一礼:“这位想必就是胡不喜老前辈的公子胡木子先生了。”

              胡木子酒意已去,得意地跷着二郎腿,点着头打哈哈。

              “难得呀,难得你还认得老子!现在这个……咹,江湖上,尽是些什么呢?咹?尽是些狗皮倒灶的家伙。真正像老子这么……咹……出色的英雄人物,实在是太少太少啦!这个,这个,咹,老子实在是看不过去了,才下山来走动走动。”

              郭镰沮丧地发现,自己要达到胡木子义正辞严地吹牛的水平,只怕还得再学二十年。

              潘枝却听得恭恭敬敬的,不住点头,待胡木子吹完,才恭声道:“武林中的后进末学们,得睹胡先生天颜,得聆胡先生教诲,实在是三生有幸啊!”

              胡木子鼻孔里出的气更粗了,哈哈声更宏亮了:“小潘啦,有些话呢,还是,啊,不要说得太露了。什么天颜啦,教诲啦,那都是些……哈哈……咹,你听明白没有?”

              潘枝连连点头。“铭记在心。铭记在心。胡老前辈一向可好?晚辈一直想上山拜访,可惜总未得便。”

              潘枝大拍马屁,大套近乎,颇有喧宾夺主之嫌。可没想到,这下拍到马蹄子上去了。

              胡木子的二郎腿一下就放下来了:

              “什么!你想到老子山里采花?”

              潘枝两手连摇:“晚辈哪里敢,哪里敢!”

              小戏子突然叫道:“姓潘的,你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

              “这话问得有意思。”潘枝苦笑:“到目前为止,好像我还没听说过死人能在大白天到这里跟活人聊天。”

              “被黑月亮杀死的人很像你,”郭镰也瞪起了眼睛:“你们是什么关系?”

              潘枝黯然,半晌才沉声道:“那是我的孪生兄弟,潘花。”

              胡木子哈哈大笑:“潘花死了?死得好,死得好,他早就该死了!”

              好像他知道潘枝有个弟弟叫潘花,而且也知道潘枝和潘花都是万死不赦的人。

              “蝴蝶三枝花,”潘枝眼中似已有泪光闪动:“已经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三枝花?”郭镰惊讶:“怎会是三枝花?”

              “他还有个弟弟,叫潘三儿,后来不知怎的,摇身一变,变成了长安公子沈飞花。”

              楼梯口突然有人冷冷回答了郭镰的问题。

              潘枝面色大变,一闪身冲出窗户,逃之夭夭。

              郭镰已经转向来人:

              “黑月亮?”

              来人正是一身漆黑的黑月亮。

              这么个满身杀气、引人注目的杀手,竟然没人晓得他是怎么进来的,连胡木子都没看清楚。

              “你就是黑月亮?”胡木子吃惊地瞪着他,又问了一句:

              “黑月亮就是你?”

              “不错。”黑月亮冷冷道:“胡大侠别来无恙?”

              胡木子笑得已有些尴尬:“嘿嘿,还好,还好……”

              郭镰怔住:“你们认识?”

              “老相识,嘿嘿,老相识……”

              胡木子笑得干干的,瘪瘪的,突然一把抓住了小戏子的手。

              小戏子一声惊呼,已被胡木子拖出了窗户。

              胡木子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薛冰心,老子打不过你,算你小子狠。那个郭镰是我女婿,你不能欺负他……”

              小戏子也在尖叫:”爹,放开我……烂镰刀,快来救我呀……”

              郭镰一头雾水,不知道胡木子是犯了什么病,自己临阵脱逃不说,还把小戏子带走了。

              他转过头,看着黑月亮。

              薛冰心?

              薛冰心是黑月亮的真名字?

              “我的名字叫薛冰心,冰冻的冰,心脏的心。”

              黑月亮在方才胡木子坐的座位上坐下,端起酒杯,喝了起来。

              “你叫什么,跟我有屁的关系!”

              郭镰转身想走,他要去追小戏子。

              “你坐下。”

              黑月亮用筷子点点他,声音很平静,不像有恶意的样子。

              郭镰急了:“我要去追我老婆,没工夫!”

              黑月亮居然微微笑了一下,但马上就板起了脸。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