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星星索 >> 第十二章 暗杀

            第十二章 暗杀

            时间:2016/11/4 20:43:24  点击:1221 次
              刘海缓缓走着,头痛欲裂,足下像灌了铅似的沉重。

              星星索拖在手上,也变得十分沉重,沉重得让他根本就举不起来。

              天空的颜色,蓝的像什么呢?

              刘海说不出来,但他知道,天空很美丽,因为恋儿在那儿等他。

              刘海跌倒了,要起来,便没用。他已经爬不起来了。

              “恋儿……”刘海握着星星索,昏了过去。

              昏迷中,刘海觉得自己想要飞,要飞到天上去,恋儿在那里微笑,在那里等他,在那里又娇又媚地望着他。

              可他无法腾身而起,手里的星星索不知怎么变了,变成了一团坚韧的藤蔓,捆住了他的双脚。

              他想挣开,可办不到。

              吴星的双手突然就从藤蔓中伸了出来,抱住了他的腿,抱得紧紧的……

              刘海再醒过来,却发现是被人背着的。

              而且,那人正是吴星。

              天色昏黄,吴星在流泪:“对……对不起,可我……不能……”

              刘海叹口气:“方才是你给我疗伤的?……是我对不起你,别放在心上……我自己走,我自己能走。”

              吴星放下刘海,刘海自己走了几步:“还好。”

              吴星泣道:“我知道…你为什么……看不起我了,因为……她…”

              刘海一个跟跄:“你……去白岩了?”

              吴星连忙扶住他:“我……跟在你后面……都看到了……听到了……”

              刘海挣开她的手,冷冷道:“你知道了就好。”

              吴星抹抹眼泪,笑了:“晦,我哭什么呢!咱们回家去吧,啊?”

              “家”这个字,让刘海觉得十分刺耳。

              尤其是让吴星知道了恋儿的事,刘海觉得十分不舒服。

              吴星肯定还听到了他说的要自杀的事情,这也让刘海不痛快。

              这一切简直糟透了,刘海直骂娘。

              吴星却一直笑嘻嘻的,似乎挺开心,这更让刘海气得要发疯。

              “别笑了!”

              吴星一怔,笑得更欢了。

              刘海历叫道:“不许笑,我不让你笑,知不知道?”

              “为什么不许笑?”吴星笑靥如花:“每个人都可以笑的呀?”

              刘海一个耳光,清脆之极,打得吴星转了好几个圈儿。

              刘海打完耳光,自己也清醒了,更是不知自己是不是真疯了。

              他干吗打她耳光?就因为她在笑,而他心里却在哭吗?

              吴星摸摸肿起的脸,泪水盈盈。

              “对不起……”刘海十分后悔。

              “不,……我好高兴好高兴!”吴星确是在笑,虽然泪流满面,嘴角却还是向上翘着。

              刘海火又上来了,直着脖子叫道:“你高兴?因为我的恋儿死了?因为你听到我在哭她?因为你知道是因为你她才会死的?因为你知道我会自杀?因为你让我当王八?因为你让我连哭恋儿的脸都没有?”

              吴星待他叫完了,火也消了,才低声道:“都不对……”

              “那为什么?——”刘海又叫了起来,拳头握得紧紧的,恨不能再狠狠给她一拳。

              “因为……你打了我一个耳光……”吴星痴痴笑了起来:“这是第一次……”

              刘海活像见了鬼一样。

              这个女人居然喜欢刘海打她耳光?

              走到院门口,刘海顿了一下。

              吴星仍旧摸着红肿的脸颊,笑盈盈的:“你不进去吗?”

              刘海怒道:“为什么不进去?这是我的家。”

              吴星得意地道:“看你!”

              刘海气哼哼地走了进去。

              吴星踉进来:“喂,你不进房吗?”

              刘海一瞪眼:“为什么不进?”

              吴星又笑:“这人!”

              刘海又进了房。

              吴星跟进来,正想开口说“你不上床吗?”却被刘海拦住了:“低声!”

              吴星吓了一跳,笑容不见:“出什么事儿了?”

              刘海悄声道:“四下有高手伏着。”

              吴星的面色变得惨白。她当然明白教中人的暗杀手段很高明。

              “不用怕,你就躲在这里,千万别出声,我有办法。”

              “你……到哪儿去?”吴星在发抖,拉住了他的袖子。

              “轻声!趁天黑,我躲到院里,用星星索。你不能出来。”刘海小心地抽出袖子,退了一步。

              “不……我要出去。

              “我怕误伤了你。”

              吴星不说话了。

              “你在我出去后,再开灯……然后……你就装作对我说话,知不知道?”

              “知道了……”

              吴星眼中闪着调皮的光采。

              灯亮了,草丛中有一丝动静。

              “进屋了……”一个人低声咬牙切齿。

              “待他们上床之后……咱们按计划撞进去……”

              星星在天空中闪闪烁烁,似乎对下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很好奇。

              房间里传出了吴星的媚声,模模糊糊的,听不太清楚。

              “喂,……你干吗呀…··还不动弹……你是死人呀?快抱我呀……”

              “你故意气我还是……晤……晤……坏蛋……大坏蛋……晤……,”

              房中传出的动静表明,刘海已经和吴星在亲热了,不时还能隐约听到床在响,人声也越来越含糊粗重。

              “该动手了,上!”命令发出了。

              四下里草丛中,十几个黑影箭一般窜了出去,扑向院子。

              房间的灯已经灭了。声音却越来越让人脸红心跳。

              蹑手蹑脚跃到院墙内的黑影们,都感到地下身边有异动。

              那种感觉就跟进了蛇窖没什么两样。

              各人的反应却有快慢。

              反应慢的,腿上都被重重击了几下,倒地不起了。

              反应快的,则闪过了这几下,但仍在不停地闪跃,不停地用兵器左挥右所。

              但身边的东西似乎是闪避不开的,用刀剑也折不断。

              身手最快的是四个人。

              院里传出了“扑通”的倒地声,厉叫声和兵刃破空声。

              另外有一种声音,咝咝的,又沉又哑,无处不在。

              不用说,那是星星索的舞动声。

              四个还在动的黑影也都被击中了,倒了下去。

              刘海的声音笑了起来:“吴星,点烛!”

              火光一闪,吴星笑眯眯地执着蜡烛出来了:“哟,真快呀!”

              “你看看,是不是白天那四个堂主。我瞧着很像。”

              吴星快速绕了一圈,回到刘海身边:“是她们。”

              刘海急了:“喂,你们四个人闹什么呢?老子没杀你们已是天大的恩德了,真不识相!”

              马堂主嘶叫道:“刘海,只要你不杀我们,我们总会杀了你们的!”

              刘海怒道:“难道你这是恳求我杀死你们?你们都是堂堂的人物,怎的越来越不成话?明杀不成,来暗的?这也太不够意思了。老子这就杀了你们,看你们还闹不闹了。”

              马堂主号叫道:“你快杀了我们!”

              刘海真的走了过去:“我可真动手了!”

              四个堂主都叫道:“快动手!”

              你瞧,四个人求一个人杀了她们,

              刘海怔了一下,叹了口气:“何苦来?你们年纪大得尽可做我的母亲了,何苦还在江湖上冲冲杀杀的?我可没有杀你们的勇气,你们去吧!若是你们还不死心,我也没办法,尽管再来就是,明的暗的随便好了,不过,最好还是让你们教主来一下,也省了多伤无辜。”

              四个堂主突然都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因为刘海的话她们还是平生第一次听到,这种道理她们也是第一次听。

              刘海走了一圈,解开了穴道被封的人的穴道,给断腿的人接上骨,日里不住念叨:“对不住对不住。”

              当然也有人破口大骂,但许多人还是默不出声。

              暗杀失手,被人家击倒,实在是太丢人了。更何况别人又放了自己,若再骂人家,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十几个人扶着出门离去。

              刘海直叹气,猛摇头。

              吴星却笑了起来,咯咯大笑,烛火都笑灭了。

              刘海倏地转身,大叫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吴星不笑了。

              刘海怒叫道:“方才我只让你说话,谁让你……”

              刘海再无赖,下面的话可不好出口。

              吴星“哇”他一声,哭了出来,倒把刘海吓了一跳。

              身影一闪,吴星的哭声进了房间。

              刘海蔫了,自认倒霉,拖了星星索,叹口气,出了院门。

              吴星觉得,碰到刘海这种人,根本没办法。刘海觉得,碰到吴星这种人更让他冒火。

              他躺在大石头上,气哼哼地喘着粗气。

              房里,吴星的哭声隐约可闻,更让刘海心烦。

              “你嚎什么?生怕人家听不见是怎么着?”刘海忍不住叫了起来。

              吴星的哭声更响了。

              刘海直跳起三丈高:“你敢吵得老子困不着吗?”

              哭声叹然煞住了。

              刘海又怔了一下:“娘的,这女人真是活宝!”他摇摇头,躺下了。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