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灵蝠魔箫 >> 第三章 疑云暗波

            第三章 疑云暗波

            时间:2016/10/12 19:00:48  点击:1572 次
              黎明。薄雾。

              李之问拉开门,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又重重吐出,这才缓缓走到庭中。

              这一夜他根本没睡着。

              他相信其他三家的人,也都没睡着。

              李之问重重叹了一口气。

              这口气刚叹完,李之问就听到“嗖”地一声,耳边掠过一阵劲风,随即又听见“咚”一声闷响。

              李之问浑身僵住。

              他定睛看看前方,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晨雾懒懒地在山石树丛和楼阁间飘动。

              李之问回头,就看见了一枝箭。

              白羽箭钉在他房间的门板上,他看见了绑在箭杆上的东西——羽书!

              李之问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总算来了!”

              有了这封信,老爷子就有救了。

              “之问先生台鉴:

              日前令尊李公大驾光临敝园,原为消夏赏荷,孰料骤染急症,起动不易,先生当念李公老迈,病体沉重,速筹银两,亲于七月十四未牌时分,送到虎丘剑地,则令尊安然矣!药石之资,自然多多益善,视令尊病情而言,总以白银五十万两为宜。贵府世称豪富,区区五十万银,料不过九牛一毛耳!然事当缜密,先生一人知之可也,否则李公性命危矣!阅后即焚。”

              李之问一颗心慢慢沉下去。

              “五十万!”李之问喃喃道;“五十万究竟是多少?区区之数?”

              李之问知道,五十万两白银绝非区区之数,李家虽称豪富,但要让他一下拿出这么多现银来,绝无可能。好在离七月十五尚有十日,李之问还有时间变卖一些家产。

              他捏着信笺,愣了好一会儿,才苦笑着叹了口气,进了房,点燃蜡烛,将一纸信笺烧成灰烬。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开口了,父亲也有了下落,这总比憋着闷着强得多。李之问在房中踱着步子,开始盘算该如何打点这五十万两银子。

              其他院子里渐渐有了动静,家中的下人们已经起床开始于活了。

              李之问这才吹灭蜡烛,挥挥手赶开前来服伺他梳洗的两个婢女,走向母亲住的小院,那里已隐隐传来了母亲的哭声。

              刚走到小院门口,一个婢女迎了出来,低声道;“公子,老夫人已经醒了,正问着公子呢!公子快进去吧!”

              李之问三步两步抢进母亲房中,将几个婢女赶了出去,这才悄声对母亲道:“娘,你放宽心,爹有救了!绑匪提出要五十万两银子,孩儿特地来和娘商量一下。”

              母子俩低声咕哝了好一会儿,李之问才走了出来,沉声道:“叫大管家来见我。”

              大管家李长有恭恭敬敬地垂手而立,道:“公子找我来,有何吩咐?”

              李长有是李家一门极远的远亲,但他之所以能爬到大管家的地位,却并非靠了这一层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

              李长有精于理财,也很会管家。李家的生意账目,全都由他经手,甚至可以说,李家的一半财产,是由李长有赚来的。

              李之问淡淡地道:“老爷子有救了,绑匪要五十万两银子。”

              李长有又惊又喜:“啊,老爷有救了?!那可太好了……可这五十万两也未免……未免太多了一些。”

              李之问道:“都这当口了,咱们已没有了讨价还价的余地。

              五十万两虽然多了一点,但老爷子的性命更重要,绝对不止五十万两。”

              李长有连连点头称是,顿了一顿,又问道:“只不知公子要几日办妥?”

              李之问道:“六天。”

              李长有一怔:“六天?”

              李之问道:“来不及吗?”

              李长有苦笑。

              李之问缓缓道:“库房里还有多少现银?”

              李长有马上答道:“加上前日收上来的那几笔,一共是二十七万三千六百两多一点。”

              李之问点点头,道:“扬州城内的十几家店铺,这六日能收上来多少?”

              李之问素来是不过问生意情况的。一来是老爷子对他不放心,二来李之问从来只会花钱,不会挣钱。但现在他问起情况来,倒也还似模似样的。

              李长有想了想,答道:“多的不敢说,总有个七八万两。”

              还是不够,而且离五十万两之数差得太远。

              李之问又点头,问道:“外埠的呢?”

              李长有摇头:“外埠生意一向是月底交账,现在去收不太好,而且也来不及。依我看,还是赶紧脱手几个铺子,价钱低些也顾不得了,救老爷要紧。”

              李之问道:“你就尽力去办吧!这些事情,我也不太懂。

              总之六日之内,你给我凑足五十万两的银票,要大钱庄的,每张面额不要超过一千两。”想了一想,又道:“人家若要问卖店铺的原因,你只说是最近周转不灵,活钱少,可千万别说出真相。”

              李长有没料到这个花花公子居然还有两把刷子,是个明白人。李长有敬佩之余,也不禁暗暗警惕。

              ******

              李长有全权负责筹钱,李之问自然便有时间仔细考虑发生的这一切。

              他当然能想到,相同的羽书已经送到了另外三家。至于所勒索的款数是否相同,交款地点是否一样,他就不知道了。

              如果匪徒不希望目标太大的话,大约会分四个地方分别和四家接头。

              单凭李家的家丁和护院武师,很难抢回款项。同时,李之问也不敢通知官府,否则老父就很可能被撕票。

              如果要想在保证老父安全的条件下抢回这笔巨款,就需要求人相助,但这件事风险太大。再说,李之问又能去求谁呢?

              李之问的兴趣并不在于能不能夺回钱,而是想查出是谁干的。

              他思来想去,脱不了嫌疑的仍是在凹凸馆露面的各人。

              或许凹凸馆遭劫和四家绑票案之间确实是风马牛不相及,也未可知,但李之问却不这么想。不仅是因为这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而且也因为张家的一个儿子——文武双全的张八公于张桐的突然失踪。

              李之问虽对武学不感兴趣且一窍不通,但却相信张桐的武功不同凡响。李之问曾亲见张桐轻轻一跃便上了树梢,也曾亲见他很轻松地避开了赵氏双雄的联手攻击。

              那么,那些绑匪是不是以杜若引出张桐,借机将其引开,然后再毫无顾忌地下手绑架这四家的主人呢?

              如果真是这样,向自己透露杜若消息的,必然知道一点真相,最不济也该知道消息是从何处传来的。

              李之问想了又想,沮丧地想起那个最先告诉自己“杜若”

              这个名字的,却是凹凸馆中的一个妓女。当时李之问路过凹凸馆,那个妓女叫住了他,很不屑似的讲了杜若的事,然后他又跑去告诉了张桐。现在凹凸馆中已空无一人,这个妓女也八成已死,这条线就算是断了。

              那么,下一个问题是——凹凸馆中的人全部失踪,是不是匪徒们怕她们泄露了绑票一事的真相而杀人灭口?

              李之问打了个寒噤。

              但他还是觉得继续思考这个问题是件很有意思的事。他决定不惜稍稍冒一点险,想办法解开这个谜。

              *********

              窗纸已白,烛光已暗。是黎明时分了。

              风淡泊微笑道:“天亮了。”

              影儿原先一直是睁着眼睛的,听了他这句话,却闭目“睡着”了,而且微微响起了鼾声。

              天明对于相爱的人来说,岂非是一种折磨?

              风淡泊拍拍她后背,柔声道:“影儿,醒醒,天亮了。”

              影儿曼声道:“现在也不过寅时末,还能睡一会儿……大哥哥,让影儿睡一会儿好不好?”

              风淡泊哭笑不得地道:“你躺好了,好好睡一会儿。你这么抱着我,根本睡不着。”

              “谁说的?”影儿的鼾声更响了。

              风淡泊无可奈何地道:“一夜没睡,咱俩总得打坐一会儿。

              否则人家一看,就知道咱俩晚上干什么了。”

              影儿吃吃一笑,道:“让人家知道了更好,反正……反正是真的,你就是以后想赖账都赖不掉。”

              话虽这么说,影儿还是恋恋不舍地松开手,恨恨地捶了他好几下:“闭上眼睛!”

              风淡泊只好闭上眼睛,听得影儿手忙脚乱地收拾着东西,心中止不住又是一阵激动。不管怎么说,影儿已把她最珍贵的东西完完全全奉献给了他,而他也已经接受了,他将对影儿负起一种责任。

              影儿的身子突然又滑到他怀里,她的手抱紧了他,他能感觉到她浑身都在颤抖。

              “影儿!”

              “嗯?”

              “影儿。”

              “哥,别不管影儿了,不要嫌弃影儿,不要辜负影儿……”

              影儿在哽咽。

              风淡泊心中顿觉豪情万丈,他搂紧了影儿,在她耳边低声而坚定道:“影儿,我决不辜负你。”

              影儿不再说话了,只是嘤嘤地哭泣,哭得人心里酸酸甜甜的。

              *********

              两人打坐行功,直到天已大亮,才收功起身。两人面上都已神采焕然,没有一丝疲惫之色。

              影儿轻声道:“我……我先回房去,免得……免得……”

              风淡泊微笑道:“免得不好赖账?”

              影儿气急,狠狠拧了他一下,轻轻一闪,悄没声地溜出了门。

              不一会儿,婢女就来敲门,并送来了热水、毛巾和早点。

              风淡泊高声道:“影儿,过来一起吃吧!你的那份早点想必吃不完,我的这份一定不够吃。”

              影儿在那边笑道:“牛肚子!”

              风淡泊大笑。

              二人吃完了早点,风淡泊对婢女道:“姑娘,请问禇老爷子起身没有?请姑娘领路,我们想去见禇老爷子。”

              话音刚落,禇不凡的大嗓门已到了阁外。

              “风老弟,柳丫头,昨晚睡得可还好吗?没说些悄悄话什么的?”

              风淡泊笑答道:“说是说了几句,可不是悄悄话,差不多快吵起来了。”

              禇不凡进了门,好像很吃了一惊:“哟哟哟,饭都一块儿吃了,真是神速呀,佩服,佩服!”

              影儿面上早已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