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武圣门 >> 第三卷 第一章 续命神丸

            第三卷 第一章 续命神丸

            时间:2016/10/6 10:45:30  点击:1463 次
              绿衣少女呆了一呆,眸光里忽然流露出一种悲凄之色,问道:

              “师父,就算你说得是吧,那‘赤焰掌’可是一种绝世奇学,会使的人寥寥无几,你以为是谁呢?”

              老尼姑思索了一下,说道:“柔儿,我们走吧。”

              说着心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绿衣少女一甩手道:“你不说我也知道,这绝对是‘武圣门’的‘五煞’所干的。”

              老尼姑眼光没正视绿衣少女的眼睛,叹了一口气,说道:

              “纵使是‘武圣门’的‘五煞’,现在早已没踪影了。而且,何况……”

              微微一顿,用手拂了拂少女头上的秀发,满脸爱怜地说道:

              “柔儿,为师知道你的心意。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还是和师父回山习武要紧,将来自会……”

              绿衣少女没理会老尼姑的话,妙目四处搜寻,希望能在大殿找到其它的什么蛛丝马迹,忽然啊了一声道:

              “师父,你看,那是什么?”

              原来他看到姜古庄被压在佛像下,露在外面的一块衣角。

              老尼姑瞟了一眼,不以为然,说道:

              “柔儿,听为师的话,少管闲事,我俩赶路要紧!”

              绿衣少女明眸一转,说道:

              “师父,你平时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果这人未死,我救了他,岂不是一件大大的功德吗?”

              老尼姑暗叹一声道:

              “江湖寻仇斗殴,每天都有发生,虽然我辈以普度众生为己任,可哪管得那么多,还是别……”

              绿衣少女拉着老尼姑的衣袖摇了摇,撒娇道:

              “师父,今天我们就算管一次吧,救一个是一个。何况是被‘武圣门’的魔头所杀,肯定是个好人!”

              说话间,缓步走了过去,快接近佛像的时候,脚下突然碰着一件兵器,“呛啷”一声。

              绿衣少女拾起兵器,凑近眼前一看,突然惊呆了。

              急急地跑上前,推开压在姜古庄身上的佛像。

              老尼姑与看到爱徒的神色有异,也跟上前去。

              姜古庄双眼紧闭,唇角紧合,满脸痛苦愤恨之色。

              虽在尘瓦片的埋没之下,但他眉宇之间一股挺秀之气依然十分逼人。

              绿衣少女呆看着这既陌生又熟悉的面孔,仿佛回到了遥远的童年,那张充满稚气的男孩的脸,现在稀依看到了往日的模样。

              虽然相隔七年了,但那脸上的轮廓没变。

              七年来,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空上经常受她捉弄的哥哥。

              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

              绿衣少女小心翼翼地扶起姜古庄,忽然瞥见他胸前露出的一块龙佩,伸手摸了摸自己颈上挂的凤佩,不由得百感交集。这突然降临的巨大喜悦,使她怔怔地,像傻子一样,流下了泪水。

              这泪水压抑了七年呀,泪水啊,你就放纵奔流吧!

              绿衣少女轻拂姜古庄的脸庞,心又忽地往下一沉,巨大的喜悦被一种恐惧所代替,喃喃地说道:

              “庄哥哥,庄哥哥,你看看我,我是刘雪柔,是柔儿……”

              老尼姑也被这种情景震住了,惊问道:

              “柔儿你认得他?”

              绿衣少女就是刘孝迈的女儿刘雪柔,七年前的一个中秋之夜,在荒山下和姜古庄比斗,被姜古庄震飞了木剑,独自跑到山下。

              那时姜古庄只有十岁,而刘雪柔只有九岁,刘雪柔满以为庄哥哥会像以前那样追过来,然后向她认错,哄她开心,所以跑得远远的。

              但这一次庄哥哥没有来,身后没听到脚步声响,她赌气藏在草地上,撅着小嘴仰看天上的月亮,心想:你不来哄我,我不会回去,以后再也不理你。

              哪知道她这一走,就成了她和姜古庄的生离死别。

              蓦然听到一阵兵刃交加的声音,心想:不好,拔腿就往回跑。

              就在这时,突然从一块大石头后闪出一条黑影,一个老尼姑将她拦腰抱起,她张嘴去咬,准备大喊。

              老尼姑伸手点了她的穴道,她尽管心急如焚,耳边听到爹爹和姜叔的吆喝打斗之声,但已是不能动弹。

              过了一会儿,几声惨叫,打斗声竭,只听见有四五人大声吆喝,向东南角追赶过去。

              然后四周恢复了一片平静。

              老尼姑这才解开小雪柔的穴道,小雪柔飞跑回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幅惨像,姜叔和姜婶还有母亲三人倒在血泊中,已然死去。

              这突然之间的变故,刘雪柔怎么承受得了?顿时放声大哭起来,也不知哭了多久,而老尼姑却一直在她身后站着。

              小雪柔突然想到不见爹爹和庄哥哥,难道他俩已经逃脱了。

              回头见刚才点了她穴的老尼姑还站在她身后。

              转身扑了上去,对老尼姑不分青红皂白,一顿拳打脚踢。

              老尼姑站着动也不动,任小雪柔又踢又打,怜爱地看着这小女孩。

              小雪柔打累了,突然趴在老尼姑怀里又放声大哭起来。

              此时的小雪柔,孤单了。

              老尼姑默默地抚摸小雪柔的头,说道:

              “孩子,跟我走吧。”

              刘雪柔想起这桩血淋淋的往事,更是悲从心来,眼泪哗哗直流。

              一滴滴晶莹的泪水滴在姜古庄脸上,他嘴唇翕动了一下。

              这微微的一动,仿佛一道闪电在刘雪柔眼前闪过,连忙收住哭声,一摸姜古庄的人中穴,只觉得一股细若游丝的气息,若有若无,但可以感觉到。

              刘雪柔不由眼睛一亮,梨花带雨的脸上满是欣喜之色,大叫道:

              “师父!”

              老尼姑凑了过来,冷冷说道:

              “柔儿,他是谁呀?”

              言下之意,责备徒儿不该对一个英俊青年这样失魂落魄,又哭又摸的,一个女孩家,成何体统。

              刘雪柔欢叫道:

              “师父,他就是我常说起的那个庄哥哥,姜古庄哥哥。”

              老尼姑大惊,说道:

              “是‘神州刀尊’姜刀风的儿子?”

              那晚她从昆仑山一路下来,忽然看到几条黑影如鬼魅般的向大荒山飞驰而去。

              凭感觉,这些人来路不正,于是她就远远地尾随其后,躲在一块大石后面,发觉这七个黑衣蒙面人,无一不是武功绝顶的高手,如果贸然出手,无异与白白送上一条性命而已。

              权衡利弊,她还是救了刘雪柔,埋了姜刀风三人的尸体后,就将刘雪柔带到昆仑山,收为关门弟子。

              七年来,两人形影不离,她可怜小雪柔的身世,对她百般疼爱。

              小雪柔惨遭变故,但遇上了这么一位疼她的师父,还是多少有些慰藉。但心里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找到生死不明的父亲和庄哥哥。

              如果两人没死,那么他们现在何处?

              所以经常缠着师父下山,说是到江湖历练历练,长长见识,实际上她多么想无意之中碰到爹爹和庄哥哥。

              老尼姑当然明白雪柔的心意,带她下了几次山。

              但生性刁钻机巧的柔儿除了惹了几次祸,其它倒没碰上什么。

              后来小雪柔慢慢长大,出落的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像一又出水芙蓉,已是一个绝色少女,却常常到山下惹祸百出。

              这次老尼姑带她下山,刚到小镇上,就让她将华蓉镇上的四个恶少打得鼻青脸肿。

              老尼姑没法只好带她沿偏僻的山路走,可刚一定到这荒山野岭的时候,刘雪柔眼尖,忽然看到黑影一闪就不见了,于是就寻到这破庙里来。

              没想到在这破庙里遇到了垂死的姜古庄。

              刘雪柔见师父记起,忙不迭点头道:

              “是的,就是姜古庄,他还没……他还活着。”

              她忌讳说出“死”字,说着拉着老尼姑的手,往姜古庄的鼻息上探。

              老尼姑也是不敢相信,说道:

              “怎么这么巧?”

              刘雪柔说道:

              “庄哥哥肯定是追杀仇人,才……没想到让仇人……”

              说着泪水又已夺眶而出,央求道:

              “师父,你救救他吧!”

              老尼姑伸手一探姜古庄的鼻息,脸色凝重起来,叹道:

              “柔儿,他虽然没死,只怕已是没救了。”

              刘雪柔心中在痛,急叫道:

              “不可能,师父,你一定要有办法的,他心还在跳,呼吸未停,你一定有办法的!”

              老尼姑长叹一声,说道:

              “为师的医道,自忖在当今之世,除了‘回天圣手’上官慈之外,只怕再没人能强过师父。只需看上一眼,姜少侠就没救了,不是为师不……”

              微微一顿,又疑惑道:

              “姜少侠已受极深的内伤,可奇怪的是,从他脉象上看,似乎是伤了很久,应该是前天受的伤。”

              刘雪柔目不转眼地盯着师父,多么想师父能突然改口。

              老尼姑继续说道:

              “而且他内息紊乱,显然经过挣扎搏斗,复又遭外物重击,已是血凝心经,气涸丹田,纵使找到‘回天圣手’上官慈,只怕也是枉然。”

              刘雪柔听师父语气越说越重,缓缓站起身来,目光发直,惨然自语道:

              “庄哥哥,你死了,我柔儿也不想活了。这七年来,我……竟是这般苦命。”

              老尼姑听了爱徒的话,看到她凄惨的面容,她深知道爱徒的脾气,说得到,做得到,不由沉默了一下,说道:

              “不过,天下任何事,都有一个化解的办法,任何事都不是绝对的,可……”

              老尼姑微一沉吟,轻叹了一声,顿下了话锋。

              刘雪柔心里一亮,抓着老尼姑的手,发急说道:

              “师父,你是说他有救了?”

              老尼姑点点头,黯然说道:

              “可你必须有所牺牲。”

              刘雪柔秀眉一展道:

              “师父,只要有办法救庄哥哥,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的,我都愿意!”

              说完不由一阵脸红,赶忙垂下头。从师父的话意中,她已听出这“牺牲”两字的分量。

              老尼姑双手合十说道:

              “这怕也是佛家所说的缘吧。你既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