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玄兵破魔 >> 第二章 天鹰玉虎

            第二章 天鹰玉虎

            时间:2016/10/2 11:45:14  点击:1425 次
                “无尾蛟龙”这时道:“二位少侠现在的名号分别是‘九天鹰’杨锐,‘玉面虎’武宇。

              铁血王朝的每一个成员都是要登记入册的,所以还望二位到时莫忘了自己现在的名号。”

              不用说,“九天鹰”杨锐就是古错了,而石敏扮成的则是“玉面虎”武宇。

              如此一番安排布署后,无尾蛟龙“便在大堂的上首坐下,古错与石敏则混杂于众喽罗当中,坐于下首两侧,众人开始等待那”御使大人“的到来。整个山庄的空气似乎都已慢慢凝固,竟连一丝风也不曾有了。

              凝固的不止是空气,还有时间。“无尾蛟龙”静静地坐着,看着门外,看似很平静,但他的手却在不停地搓磨着椅子两侧的木档,手擦过之处,上面竟已为汗所湿!

              已有不少人在悄悄地舔着千涩的嘴唇。

              倏地,门外一声大叫:“御史大人到!”

              忽听这么一声喊叫,堂上的人都震了一震。“无尾蛟龙”霍然起身,整整衣衫,快步迎出堂外,堂内之人全都肃然而立,换了挺身子。

              只见门外有一伟岸的人影阔步走来,待得稍近了,才看清此人身穿一袭纯白的钉着两排雪亮铜扣的紧身衣,他的刀不是背在背上,也不是携在腰间或提在手上,而是扛在肩上,刀鞘很宽,发出淡淡的幽幽亮光,显然是被手心长年累月地磨擦而成,也许十年,也许是二十年,露在刀鞘外的刀柄却洁白滑腻,似是象牙制成。他的头上戴着一顶斗笠,斗笠太大了,以至于把他整张脸全部罩住,只露出一个尖削的下巴。

              他的脚步看去并不快,但步子却奇大,一步跨出,几乎是常人的二倍,让人惊讶的是如此大的步法,却不会让他显得急促,相反,是那般的从容不迫。

              古错的血液似乎变得流得很慢很慢,他觉得这人将是他前所未遇的敌手,风刀、快手,或者“缠绵剑”冷旭儿,与之相比,都远远不及。

              看来,“无尾蛟龙”说的没错,他自己的武功在“铁血王朝”中根本排不上号!

              更可怕的是,这还仅仅是“御史大人”,上面的“尚书”、“宰相”呢?甚至,还有那“铁血天皇”本人!

              他忽然想起在船上听到的关于罗汉诺讵那开辟雁荡之传说,他想起那句话:“有心则全,无心则碎。”古错心中暗道:“我无疑是有心的,可是否真的能‘全’呢?”

              正思索间,那“御史大人”已走到大堂门口,“无尾蛟龙”恭声迎道:“御史大人大驾光临,实乃蔽庄大幸之事,大人一路风尘,定已劳累,请大人先到堂内一歇,喝些淡茶,下官再将近日事务一一禀报御使大人得知。”

              石敏听他口气,竟全是模仿官场上之应酬之语,不由想道:“这铁血王朝真是把肉麻当有趣了。一介武夫在那儿文绉绉地说了酸牙倒胃的怪话,传开出去,岂不让天下人笑话?光就看这副德性,这”铁血王朝“也一定不是什么正派组织,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邪气。”

              那“御史大人”似乎未听到“无尾蛟龙”的话,自顾向大堂走去,口中边走边说道:

              “喝茶?你倒有闲心。交待的事你都办完了吗?”话音刚落,他已坐在大堂上首正中的那张椅上

              “无尾蛟龙”低声应道:“下官不才,竟让那笑天钺逃遁而去了。”

              “御史大人”哈哈一笑,道:“这本在老夫意料之中,以你的武功,又岂能伤得了笑天钺?即便是使出一些雕虫小技诱他上当,也未必能瞒得了他的眼睛,老夫让你在各处截杀笑天钺,只是想将他引入你庄内,然后待得老夫出手,或有胜算。”

              他接着道:“我本担心在我来到此处时,笑天钺已捷足先登,那时你们庄上自是会片甲不留,而老夫之打算也将落空。万幸的是笑天钺尚未来此,看来老夫倒是高估他了。”

              “无尾故龙”赶紧应道:“御史大人教训得是,下官的确才疏学浅,自是不入大人法眼,如今有大人在此,那笑天钺若再来此滋事,便是自讨苦吃了,只是我铁血王朝人才济济,何不多派人手,在此地一候,谅他笑天钺再神勇,也是插翅难飞了。”

              “御史大人”冷笑一声,道:“左县丞,莫非你忘了王朝之律令,只能完全无条件服从,不得擅自行动或对上司的布置胡乱猜测。这笑天钺虽是猖厥得紧,天皇也极为重视,但我王朝宏伟大业,又岂只追杀一个笑天钺如此简单?若是为一个笑天钺而惊动全局,那也未免夸张了一点。何况,此处乃近琴圣居住之地,如兴师动众追杀笑天钺,让那琴圣看着不顺眼插上一手,岂不是麻烦得很?”

              “无尾蛟龙”听他如此一说,忙道:“难道我王朝竟也忌惮那琴圣老匹夫不成?”

              “御史大人”一听此言,那肩上的刀突然“铿锵”有声,竟是刀身与刀鞘轻轻相撞,那声音让“无尾蛟龙”脸色一变。只听得那“御史大人”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嘶哑:“左县丞,就凭你也配称琴圣为老匹夫?在王朝未决定动那琴圣之前,无论谁要是惊怒琴圣,都将格杀勿论,包括老夫在内。你自忖有几个脑袋?”

              “无尾蛟龙”的脸色已是煞白,身上冷汗“嗖嗖”直冒,他颤声道:“大人来此,这儿的一切事宜自由大人全权指挥。下官与我的属下将为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御史大人”一声冷笑,道:“就你们这些人,能赴什么汤蹈什么火?不过,我倒需要以你属下将那笑天钺引进来。左县丞,你手下有无机灵点的人可供老夫一用?”

              “无尾蛟龙”略一沉思,然后道:“下官手下倒有二人,功夫虽不高,倒也极善应变,机灵得成了精,大人可愿否一见?”

              “御史大人”点了点头。

              “无尾蛟龙”便转首向堂下喊道:“‘九天鹰’杨锐,‘玉面虎’武宇快来见过御史大人!”

              古错与石敏应声而出,齐一躬身道:“属下杨锐、武宇见过御史大人。”

              “御史大人”一言不发,第一次抬起头露出他的脸。石敏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御史大人”脸上的五官并不七歪八扭,也没有丑恶的刀疤或烂疮肿瘤之类东西。甚至,可以说长得鼻子是鼻子,眼是眼,如果单独地取出他的鼻子,他的眼,或者他的嘴唇,都将是一个比较完美的鼻子、眼、嘴唇,除了线条太生硬外。但这些器官拼在他的脸上,却给人有一种可怖阴沉之感,让人不寒而栗!

              因为,这些鼻子眼晴在他的脸上,竟似乎是死的,僵僵地嵌在那儿,整张脸苍白,冷漠、冷凉如铁,似乎用针扎在他的脸上,而神情脸色仍会纹丝不变,而他的眼神却寒意侵人,看上去只有充满残酷的光亮。

              现在,“御史大人”就用那冰凉、残酷、尖锐得像一把刀的眼光注视着古错与石敏,石敏被他吓得浑身不自在,似乎有无数的虫子在身上乱爬,她赶紧故作恭敬地低下头来,回避“御史大人”的注视,奇怪的是,低下头来却似乎仍能感觉到那充满凉意的目光。

              忽然,一个嘶哑的声音从那“御史大人”的口中传出:“你不是杨锐,你也不是武宇。”

              那声音不大,却让石敏与古错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们倒不是怕死,而是实在想不通这“御史大人”是如何知道的,他们回首想一想,似乎并未出什么漏子。“奇怪,是看出我们的言行,我们的脸色不对吗?”古错二人不由暗自心忖。又一想:“说不定这老匹夫是在诈我们呢。如果一惊慌,以为他真的看出来了,便与他相斗,那岂不是功亏一溃。”

              于是,古错二人故作愕然的神色看着“御史大人”,“御史大人”冷声道:“你们不要再装疯卖傻了,你看看你们的衣着与旁人有何不同?”

              古错、石敏疑惑地看着自己,又看看四周的人,除了自己的衣服略新一点外,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别的不同。

              那个一直配合的很好的“无尾蛟龙”,忽然站了出来,道:“你们二位没有发现自己的腰上比别人少了点什么吗?”

              古错二人一看,这才发现其余的人腰上都挂着一个小小的金属环,杯口大小,极细。杯身上涂有各种颜色,有的白,有的黄,有的绿。

              “无尾蛟龙”一扫刚才的战战兢兢之态,狂笑道:“笑天钺少侠,或许你已发现比别人的腰身上少了一个金属环。不错,只是你们的发现已经太迟了。其实,你应该想到,像我们这样一个庞大的王朝,人员错综复杂,加上隐蔽性要求使我们不可能每一个人都彼此认识,所以,我们在腰上系上一个金属环以作为暗记,只要见到此环,便知是我王朝中人。”

              古错愣愣地看着自己衣服的腰部,似乎还没有从这意外变故中醒悟过来。

              “无尾蛟龙”更为得意,人一得意,忍不住话就会多起来。“无尾故龙”又道:“单以金属环,只能分清是不是我王朝中人,却不能分清尊卑,所以我们又将金属环涂上各种颜色,每一种颜色代表一种级别,比如我,便是红的。我们王朝中规定,人在环在,环失人亡,我们王朝中人彼此相见,也是认环不认人。”

              古错忽道:“阁下告诉我这么多东西,不怕在下泄露出去吗?”

              “无尾蛟龙”一听,又是一阵仰天狂笑:“哈哈哈哈……”,也许是他刚才被古错压制,心中已积满了愤怒与仇恨,所以现在才会状如疯狂,他笑了半天,才停下来道:“怕?我有什么怕的?你知不知道这世界上只有两种人知道这些秘密?告诉你吧,笑天钺笑少侠,这两种人一种是本朝子弟,另一种便是死人。知道这个秘密的外人都得死,从无例外。”

              *潇湘书院*潇湘子扫描*黑色快车OCR*

              古错冷声道:“阁下中了在下的‘石心’奇毒,倒是一点也不害怕么?阁下不知道自己只有一条命吗?”

              “无尾蛟龙”得意地道:“我中毒了吗?我怎么没感觉?笑天钺,当时你们不应该得意妄形,将毒药的名字也说出来。江湖上有谁不知‘石心’乃石君子的独门奇毒?而且这位兄弟,不!这位小姐又说普天之下现在只有她一人能解此毒,我就断定先头被我所擒的便是石君子之女石姑娘,因为石君子已死。普天之下能解‘石心’之毒的,的确是只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