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铸剑江湖 >> 第十章 竹阵困魔

            第十章 竹阵困魔

            时间:2016/9/15 7:48:11  点击:1288 次
              秋千千跟着老焦跑了几次,早已学会摇橹了。而且,她知道昨天老焦刚去了岸上一次,需用的东西已采购齐了,短短几天没有小船用,也误不了什么大事。

              她的心因为莫名的紧张而急促跳动。

              她不知道,她的身后,有她爹爹的目光在送着她。

              秋梦怒暗道;“当她重回岛上时,是否还能见到我?”

              一股怆然之情升起,他的眼睛湿润了。

              金刀、银剑、铜枪、铁棍默默地站在他的身边。

              秋千千偷偷地拣小路走,左拐右弯,终于听到涛声了。

              海很平静,正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好天气。

              当秋千千走到那艘小舟前时,她吃了一惊,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人——老焦!

              她不明白老点为何速度这么快,竟赶到她前面来了!

              远远地,老焦便叫道:“小姐,你怎么也会来这个地方?”

              这一次,秋千千被问住了,她无法再搪塞过去。

              迟疑了一会儿,她便直言不讳地道:“我要离开这个囚岛!”

              老焦的脸色当然是大吃一惊,他惶惶然地道:“那可不行,你爹不会答应的。”

              秋千千道:“不答应也不行!我已走定了,你拦得住我吗?小心我点了你的穴,让你在这儿站上一个时辰!”

              老焦火烧屁股般跳了起来,道:“那我就去告诉你爹!”

              秋千千道:“我不怕!不信你便去吧!”

              她心道:“你一去,我便溜,等你们回来,便只能是扑一个空了。”

              老焦转身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道:“我一走,那你岂不是能趁机脱身了?”

              “怎么会呢?”

              老点播了摇头,道:“我不信,你这丫头最机灵古怪了。无论如何,我要跟着你!你爹要是问起……我就说我一直未离开过你。”

              秋千千道:“要是我离开囚岛,去岸上呢?”

              老焦毫不迟疑地道:“那我也去!”

              秋千千暗道:“你对我爹爹的话倒是言听计从,不打一点折扣!好,我便要看看是否真的甩不开你!到时,你可就连我的影子也摸不到一个了!”

              想到老焦找不到自己时惊慌失措的模样,秋千千忍不住笑出声来!

              笑声中,她便已一纵身,跃上了小舟!

              老焦赶紧也爬上小舟!

              秋千千只当他根本不存在,从竹子中掏出剑来,一剑便斩了系舟之绳!

              “叽叽咕咕”的摇橹声响起,老焦神色变了变,想说什么,却又没说。

              毕竟,秋千千动作不娴熟,很快她便累出一身油汗,老焦道:“我来摇吧,小姐。”

              秋千千的倔强性子又上来了,道:“我还没玩够!”

              终于,她支持不住了,只觉手脚又酸又麻,腰更是胀得难受,方吁了一口气,道:“不好玩!焦伯伯,你来吧!可不许往回摇!”

              小舟在老焦的把持下,一下子便快多了。很快,囚岛已成为一个小黑点了,最后,连黑点也模糊了,直至看不见。

              此时,船已走了一半多水路了。

              倏地,秋千千听到了一种奇异的声音。

              似乎是什么东西在用力拍击着水面。

              但她却未看到附近有什么大船。

              远处有船,但那儿发出的声音怎么会传得这么远?

              正惊异间,异响越来越近。

              倏地,十几丈远处,出现了一团黑影!

              黑影向这边飘来,快得不可思议。

              很快,黑影便已射至秋千千他们这条小舟边上。

              秋千平这才看清原来是一条仅能坐一个人的独木舟!而独木舟上正仰卧着一个人,那人正用两只手作浆,用力划水。

              让秋千千目瞪口呆的是,那人用手划水,小舟运行的速度竟比他们的小舟快上数倍!

              秋千千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老焦也已看到了这怪异的情形,他的脸色倏地变得苍白如纸!

              秋千千心中暗暗奇怪:“为何焦伯伯今日如此胆小,竟吓成这个样子?”

              转眼间,那独木舟又已在十文之外。它所驶向的方向,正是囚岛!

              伙千千捅了老焦一下,道:“那人似乎是去因岛的,他的本事怎么那么大?”

              老焦被她一捅,似乎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忙道:“是么?啊……回去问……问你爹,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秋千千哼了一声,道:“说来说去,还是想骗我回去。那人是什么,与我有什么相关?

              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老焦便不再说话了,沉默下来,只顾一个劲地摇他的橹,他的脸色阴得可以拧出水来。

              秋千千觉得无味得很,便一下一下地划拉着海水。

              她不知道,囚岛上此时已开始了它血腥的一幕。

              ※※※

              独木舟上的人正是刁贯天!

              他以惊人的神功逼近囚岛后,尚有二十几大远时,便双足在独木舟上一点,便如鹰隼般掠向囚岛。囚岛很静,只有竹涛和海浪声。

              他不是已经中了毒吗?怎么武功仍是这么高?

              囚岛上大片大片地覆盖着竹子I

              无论刁贯天从哪个方向袭击竹宅,都必须经过竹林子。

              人一走近竹林,周围的光线便会暗了下来,一股凉意便会不期然地由心底升起。

              刁贯天如鬼魅般在竹林中穿掠!

              倏地,一丝不易察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是左侧,一缕劲风向他急袭而来!

              判断一出,他的身子立即斜斜飞起。

              魔幻般的声音从他的魔箫中传出。

              “咔哧”一声脆响,他的箫已将一根从左侧射来的竹子击成两段!

              突然,他的脚下传来极轻微的一动。

              但他立即察觉了,未作任何思索,他的人便在那极短的一瞬间,平空拔地而升。

              在他站立之处,“轰”地一声响,一根小腿一般粗且前端尖削如刃的竹竿冲天而起,速度极快。

              但它始终赶不上刁贯天上升的速度。

              看起来,便像是刁贯天立于竹尖之上,被竹子高高顶起。

              当竹尖升势停滞时,刁贯天已高高在上。

              他目光快速一扫,立即发现西边有个人影一闪。

              怪啸一声,他便已向西边电射而去。

              竹子在他身下呼啸而过,他的人便如掠林之鸟一般,在竹林上空借力翩飞。

              一防尖啸之声响起,无数竹制的利箭向身在半空中的刁贯天当胸射去。

              刁贯天暴喝一声,双掌齐扬,一股极为凌厉霸道的劲力从他双掌中鼓荡而出。

              竹箭便如飞蝗一般被击得四射开去。

              他的身躯一弓一弹,直坠而下。

              一张巨网向他当天罩下!

              网上有无数的铁制倒钩!

              它不能制人于死地,但能将人困死其中,除非你拼着一身皮肤肌肉不要了。

              刁贯天当然不会让它挨近身边。

              只见他的身子突然以奇快之速度疾掠电掣,快如惊鸿。

              身形过处,只听得“咔嚓”之声不绝于耳后。

              八根粗大的竹竿在他身形掠过之处,被他一掌扫中,竟如利刃切过一般,齐齐而断!

              他的力度、万向扣得很好,每一棵竹子都是朝一个中心倒去。

              “哗”的一声响,八根竹竿碰在一起,已然搭成一个高大的架子,那张网恰好在此时罩在竹架之上。

              刁贯天安然无恙。

              但他追求的不仅是安然无恙,他要寻找暗算他的人。

              倏地,他所站立之处四周的竹子突然齐齐一声爆响。

              一惊之下,刁贯天已被一团烟雾包裹在其内。

              他的全身毛孔立即关闭,同时将身一伏,贴地而飞。

              他的选择很聪明,烟雾笼罩之时,立即有无数的暗器向他所站立的地方射击。

              如果他未及时伏地,此时,恐怕他已被射成一个马蜂窝了。

              刁贯天已两次以这种办法避过暗器的袭击,因为他发现人们攻击他人时,往往会忽略了低层的空间。

              刁贯天仰天长笑,大喝道:“你们这些所谓的大侠,便只会如此藏头缩尾吗?”

              说罢,又是一阵狂笑。

              笑声中,四条人影从四个万向悄然闪出,将刁贯天围在中间。

              四人正是金刀、银剑、铜枪、铁棍!

              刁贯天冷冷地道:“叫你们的主子出来,免得白白送死!”

              四人沉默不语。

              刁贯天冷笑道:“既然你们活腻了,那我便送你们上路!”

              “路”字一出,他的人便如一缕轻烟般射向钢枪。

              铜枪一声暴喝,那么粗浑浑的铜枪,竟被他抖出无数枪花,虚实莫测地狂扎而出。

              已隐隐有“轰轰”之声响起,竟是枪尖点扎而成。

              同时,银剑也清啸一声,剑刃之光华掣映飞炽,拉出数道弦月似的光弧,在空中旋回飞舞。

              两人配合得极为默契,一攻一守,进退有序。

              只可惜他们的对手是刁贯天!

              怪吼声中,刁贯天的魔箫挟起摄人魂魄的尖啸之声,从漫天的枪影中奇迹般进袭,顺着枪尖一抹一带,一股真力立即沿着铜枪之枪杆直袭而上。

              铜枪只觉自己肘部忽然一阵酸麻,铜枪竟不可思议地改变了方向,向银剑那边横扫过去,其速极快!

              让铜枪惊愕之极的是他一时竟无法控制自己已走偏了的枪。

              眼看银剑便要伤在铜枪之下!

              铜枪的心中不由一凉!只听得“当”的一声脆响,铜枪的枪己被金刀及时拨开!

              而铁棍此时已挫腕压肘,一振粗大的玄黑铁棍“轰轰”地向刁贯天下盘砸去!

              刁贯天喝道:“就凭你们这两下子?”

              他的魔箫突然在手指间极为灵活、诡异地跳跃起来。

              一阵让人心神不定的箫声飘越。

              四人的力道全都不禁一滞,招式立即全然走位变形。

              他们的心中升起一种极为不适之感。

              金刀的内功在三人中最为深厚,他看出有异,立即将金刀暴翻斜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