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从拂晓而至的你 >> 第四十二夜 祝静感觉到自己在颠簸的卡车里

            第四十二夜 祝静感觉到自己在颠簸的卡车里

            时间:2016/7/24 12:16:26  点击:1920 次
                等祝静恢复意识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似乎置身于一辆正在颠簸的卡车里。

                因为眼睛被人蒙住了,她只能感觉到四周的环境是漆黑的,试着动了动自己的手脚,她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绳子紧紧绑住了,连嘴都被人用绳子牢牢地绑住系在了她的后脑勺,而耳边的通讯器也已经被人摘下,防止她和特工队取得任何的联络。

                额头上依然隐隐约约传来着之前被重物击中的剧痛,她咬着牙动了动身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她很清楚,自己正被敌人用车装载着带向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在这个时刻,她反而不觉得害怕了,思维也格外地清晰,她仰望着漆黑的空间,心里整理着这一天里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

                她没有忘记,在她昏迷之前,是ross击晕了她,并将她带离勒卡姆剧院。

                可以肯定的是,ross是孟方言组织中的内鬼,是敌人的人。

                而这件事,孟方言他们知情吗?如果不知情,他们的处境是多么危险,没有通讯器和定位装置,他又怎样才能够找到自己呢?如果他很清楚这件事,他又会怎么做呢?

                也许那个被称作l的局长,是特意安排她被ross带走,也说不定啊。

                不知道以后活着回到t市,对菱画和祝沉吟说起这件事,他们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一定都觉得她是在开玩笑吧?

                可惜,她正在经历的这些,都是真实的事情,真实得让她觉得好像在做梦。

                ……

                想着想着,她发现车子似乎停了下来。

                很快,她所身在的后车厢被人从外打开,一个男人迎着夜光走进车厢,动作粗鲁地一把拽起她的手臂,将她往车子外带去。

                身边有不同的人的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她听到了一扇铁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她整个人被推进了那个地方,眼睛上的眼罩也被人从后动作粗鲁地扯开。

                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家废弃的工厂。

                而一盏灯光下,她看到自己的对面坐着一个面容陌生的男人,ross则站在那个男人的身边,目光空洞地审视着她。

                那个坐着的男人,十有八|九应该就是w了,她猜想。

                w拥有着一头棕色的长发,面容意外地英俊而优雅,此刻,只见他缓缓开口道,“你好,venus小姐,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因为嘴巴依旧被绑着,她不能说话,只能用目光冷冷地看着w。

                “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的上宾呢?来,赶快帮她松绑。”w轻轻拍了拍手掌。

                旁边走来w的几个手下立刻帮她解开手脚和嘴巴上的绳索,还帮她搬来了一张椅子,她没有多话,面无表情地坐了下来。

                “你倒是十分镇定啊,”

                w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她说。

                “那你希望看到我怎么样?尖叫?哭喊?这些对付你有用么?”她反问。

                w挑了挑眉,笑了起来。

                站在w身旁的ross此时恭敬地取来了祝静放在手包里的手机,递给w,w接过手机,看了看,对她说,“撒旦协议的密码在哪儿?”

                “我不知道。”

                “不知道?”w耸了耸肩,“venus小姐,恕我现在并没有心思和你开玩笑,你说你不知道撒旦协议的密码被放在你手机里的哪个位置?”

                她摇了摇头,“从最开始到现在,我始终都没有亲眼见证这个密码被存放在我手机里的哪个地方。”

                w看了她一会,拿着她的手机从椅子上起身,朝她一步一步走来。

                走到她面前后,w用一只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声音温柔而低沉,“你真的不知道?”

                她摇头。

                下一秒,她的左脸上就狠狠地挨了一个巴掌,她觉得自己的整个脸庞连同她的脑袋都懵了,*的疼痛从脸庞开始贯穿她的全身,刺入心扉。

                “我再问你一次,”w扇她巴掌的那只手还停留在空中,“你真的不知道撒旦协议的密码在哪里吗?”

                她闭了闭眼,再次摇头。

                啪——

                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她的右脸上,鲜血从她的嘴角处慢慢滑下,滴落在了她紫色的裙子上,触目惊心。

                她忍受着剧痛,抬起脸,用尽浑身的力气狠狠地瞪着w。

                w看着她的眼睛,半晌,英俊的脸上浮现起了嗜血的笑容,“眼神不错,本来我还想怜香惜玉的,但是现在看来,你骨头这么硬,好像没有这个必要了。”

                “来,打到这个婊|子愿意说真话为止。”w没有再看她一眼,转身朝自己的椅子走去。

                祝静看着原本站立在两旁的w的手下在w的一身令下后,立刻二话不说地朝她围拢了过来。

                一个接着一个响亮的巴掌,以及落在她背部的鞭子和拳脚……她在苍白的灯光下承受着每一下的重击,却始终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她的嘴唇因为被她的牙齿紧紧咬住而渗出了血,她的浑身上下都被忍耐剧痛的汗浸湿,她的思维已经不再清晰,所有的感官都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接近麻木。

                不知这样地狱般的折磨究竟过了多久……直到她的意识已经半昏半醒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下巴再次被w抬了起来,他手中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着她的眉心。

                “那么一张美丽的脸孔,真是可惜了。”

                w举着枪,一字一句地对她说,“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在哪里?”

                她的视线是模糊的,浓重的血腥气里,她动了动麻木的嘴唇,努力牵起一个笑容,“我……不……知……道……”

                “就算……我,知,道,我也……永……远……不会,告诉你……”

                有一个瞬间,她的眼前好像浮现出了孟方言的脸庞。

                那抹永远挂在唇边的淡淡的笑和他看着她时的眼神,她一辈子,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如果……她今天死在了这里,他知道后、会不会感到一丝心痛?

                毕竟,这所有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她自己亲手对他打开了她世界的大门,她想她一定是发了疯,从最开始她同意让他住进自己的家里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发了疯、着了魔。

                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那一天,他有如暴风般闯进了她的世界,就这样从此扎了根,任凭她想怎样抹去,都依然在这里。

                她一直是知道的,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离她是那么地遥不可及,他的生命比起她的,要特别得太多太多,他在从事的事业,或许她一辈子都不能理解和接受,但是她还是为曾经靠近过他而感到欣慰。

                在离开凌庭县的时候,她就很清楚,这一去,可能真的是有去无回。

                但是她还是来了。

                虽然他们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