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芈月传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山中夜(2)

            第二百八十九章 山中夜(2)

            时间:2016/4/11 8:06:24  点击:853 次
                嬴稷慢慢地平静下来,忽然抬起头,看着芈月:“母亲,我杀人了!”他脸上的表情令人心碎,他在害怕这件事,却强撑着自己去面对,甚至勇敢地准备承担这件事所有的严重后果。但他的表情中却有一种畏惧,他畏惧的是她这个母亲,怕她对他失望,怕她将他责怪。但他虽然害怕着,却硬着头皮,不愿意后退也不愿意再撒娇。

                芈月心头一痛,将他搂在怀中,抚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一字字对他说:“不,子稷是好孩子,你杀的是恶人,如同杀一条狗。你没有错,是母亲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了伤害。”

                嬴稷急了:“不是,母亲,是我不听话,是我擅自跑出去,才中了奸人之计,还害得母亲……”他说到这里,难过地低下头去。

                芈月没有想到,这孩子的心事竟然已经这么重了,她柔声安抚道:“子稷,谁都会犯错的,母亲也会犯错。这世界上没有人不犯错,摔倒了爬起来就好。不会摔跤的人,永远也学不会自己走路,不是吗?”

                嬴稷脸上的急切之情慢慢平静,可是他刚从那种愧疚的情绪中走出来,就又陷入了另一种恐惧之中。他拉住芈月,支吾好半晌,才道:“可是,母亲,我、我害怕……”

                芈月柔声问他:“你怕什么?”

                嬴稷忽然打了个寒战,喃喃地说:“血……好多的血……”他的眼中有着惊恐,说到血的时候,不禁闭上了眼睛:“我这几天总感觉到那些血溅在我的身上,那个人的眼睛一直瞪着我,瞪着我……母亲,我是不是很没用,我是不是太胆小?”

                芈月低低的声音格外坚定:“子稷不是没用,也不是胆小,只是你还太小,就面对这一切了。大争之世,每个男儿都有可能走上战场,与人生死相搏,每个人都要经过这一关。你父王、你的先祖们,也都是经过这一关的。他们也同你一样,恐惧过、害怕过。历代英君明主,不是没有害怕过,而是哪怕害怕,仍然继续面对,直到战胜恐惧。”

                嬴稷抬起头来,脸上还挂着泪珠:“真的吗?”

                芈月微笑点头:“母亲不会骗你的。”

                嬴稷似乎放下了沉重的心事,露出天真的笑容,却还有些不好意思:“可是,都是孩儿鲁莽行事,才害得母亲……”

                芈月摇头:“不,子稷还小,如今有母亲在,一切都由母亲做主,好吗?”

                嬴稷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努力地抬头挺胸:“不,母亲,我是男子汉了,我可以很勇敢的。您说过,父王和先祖们都要上战场呢,我如今可以保护母亲了。”

                芈月见他如此,欣慰地笑,轻抚着他的头:“好了,小男子汉,如今可以睡了吗?”

                嬴稷羞涩地一笑,又钻回自己的草窝中,闭上了眼睛。

                芈月吹熄了火把,轻拍着嬴稷,慢慢地哼着儿歌,不知不觉,小小男子汉就在母亲的儿歌声中睡着了。看着他的睡颜,芈月轻叹一声,起身走出草庐。

                但见银光似水,洒落一地,芈月抬头,见黄歇站在面前,满脸关切之色:“子稷没事吧?”

                芈月摇了摇头:“没事,只是做噩梦了。刚才把你也吵醒了?”

                黄歇摇头道:“我还未休息呢!”说着指了指火堆,说,“你若不睡,也来烤烤火吧。”

                芈月点了点头,坐到火堆边。自昨夜开始与黄歇重逢,这一天一夜,都在逃难之中,竟是来不及多说一句话,不曾问过他为何会如此凑巧,来到蓟城。

                只是,毕竟相隔多年,两人对坐在火边,待要说话,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开口。

                沉默半晌,芈月方道:“你……”

                恰在此时,黄歇也同时开口:“你……”

                黄歇的手轻轻放到芈月的肩头,轻叹:“皎皎……”

                芈月的精神在他这一声叹息中完全松弛下来,扑到黄歇的怀中无声哭泣。

                黄歇轻叹一声:“你能哭出来,就好了。”

                芈月苦笑道:“子歇,我万没想到,你我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黄歇看着眼前的茶碗水汽氤氲,好一会儿才用有点低沉的声音说道:“这些年来我一直游历各国,不敢回楚国,也不敢去秦国。直到听说秦王驾崩了,我以为你一定随子稷去了封地,于是我觉得没有什么可牵挂的了,就回了楚国。”

                芈月急切地问:“楚国那边,母亲怎么样了,子戎怎么样了?”

                黄歇脸一沉,看着芈月叹道:“你、你要节哀……”

                芈月浑身一颤:“你、你说什么?谁出事了,是子戎,还是……”

                黄歇长叹一声:“是莒夫人!”

                芈月站了起来,失声道:“母亲,她怎么样了?”

                黄歇沉声道:“我去了楚国之后,才知道你竟然、竟然……随子稷去了燕国为质。而楚威后亦接到了这个消息,秦惠后给她送了一封信,将你与她之间数年的恩怨尽数言说。子戎因为立功,得了大王一块封地,想接莒夫人到封地安享天年。大王本已经允准,不想此事又触怒威后,她又因惠后之事迁怒于莒夫人,赐了她一壶毒酒……”

                芈月泣不成声:“母亲,母亲,是我害了你……”莒姬这一生,步步为营,为的只不过是谋一份晚年的安稳日子。她抚养了自己姐弟长大,自己还未还报,她却因为受自己的牵连而被杀,思及此,怎不深恨?

                黄歇轻抚着芈月,让她在自己的怀中,哭了个痛快。

                好一会儿,芈月才渐渐止住哭泣,又问:“子戎呢?他怎么样,他可有受我之累?”

                黄歇安慰道:“放心,威后再狠毒,也不好对公子下手。只是子戎因闻听莒夫人之事,与大王吵闹,触怒大王,更兼威后挑拨,便让他去云梦大泽平定蛮族之乱。”

                芈月一惊:“子戎……云梦大泽上千里地,地形复杂,便是老将也有折损的,他如何能够……”

                黄歇轻叹一声:“子戎终是公子,只是……”又叹息道,“他毕竟没有倚仗,现在在军中过得也是艰难。舅父向寿如今是他的副将,他们一直在打仗,却总是被派到最坏的环境中,胜一仗就被人坑一次,记一次军功就被罚一次过。他听说秦王死了,要我打听你的下落,想把你接回楚国去。魏冉和白起也在拼命立军功。你三个弟弟,都在战场上拼命,好把你接回去。”

                芈月苦笑:“小戎是楚国的公子,他只能留楚国。冉弟、阿起在秦,已经建功立业,子稷更是秦国的公子,可我如今却不得归秦,归秦就是死路一条。苍天为何如此折磨我,让我的至爱至亲天各一方,不得团聚……”她愤怒昂头,声音直传天际。

                黄歇抚慰着她,让她的情绪慢慢平息:“我知道这件事以后,就想来燕国接你回去,谁知道,却遇上了这种事……唉,若是我能够早点到,就不会让你孤身一人,承受这么多……”

                芈月叹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种事或早或迟,谁能够知道呢?只是……”她苦笑,“连累了你,和你的朋友。”

                黄歇不以为然:“你我之间,难道还生出隔阂来了吗?”

                芈月忽然哽咽:“我一直以为,我可以撑起子稷的一片天,可是……可是……”她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

                黄歇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

                芈月像是独自背负了很久的重担,久到她以为要被压垮的时候,忽然有人接过了她的担子。她伏在黄歇的怀中,不住地问他:“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黄歇问:“你做错了什么?”

                芈月有些茫然,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说:“我若是不自逞聪明,要求来燕国,也许我和子稷现在还安然在秦国。”

                黄歇又问:“那你当日为何要来燕国?”

                芈月没有说话。

                黄歇叹道:“离开秦国,是避开近在眼前的危害;来燕国,是面对未知的危害。你于当时情势下,能够做此决断,本就是你的聪明和魄力。后面的事,又有谁能够料得到?人生在世,我们也只能于斯时做最好的选择,谁又能知道下一步会如何?”

                芈月看着自己的手,火光映着她的手,似有血色透过:“其实,要救子稷,未尝不可以有其他的办法,我却用了破坏力最大,也最无可挽回的一个。”

                黄歇柔声问:“是吗,你真的这么认为吗?那你为什么没有选择那些办法?”

                芈月捂住了脸:“因为我是一个母亲,一个母亲遇上儿子的危难,是没有理性可言的。我只想用最快的办法救出子稷,哪怕叫我粉身碎骨,哪怕叫我去灭了蓟城,也在所不惜!”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