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芈月传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心未平(1)

            第一百四十九章 心未平(1)

            时间:2016/3/20 9:13:40  点击:1294 次
                屈氏站在椒房殿廊下昏暗的角落里,她的眼睛哭得红肿,夜风吹来让她瑟瑟发抖。

                她知道自己中了别人的计,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芈月。沅兮的尸体已经被拖出去了,罪名是偷盗。接下来,又会是谁,是芈月,还是她?

                她听着寺人宫女们轻浮的议论,无数的角落里,有人在窃窃窃私语,这一步,让她每一步迈出,都心惊胆寒。

                忽然她的袖子被拉了一下,屈氏吓了一跳。却听得她的侍女幽草压低了声音道:“媵人别叫,是我。”

                屈氏连忙拉住幽草的手道:“幽草,芈八子怎么样了?”

                幽草正是奉了她之命,去打探芈月消息的,当下便道:“她刚从承明殿出来,已经回常宁殿了。”

                屈氏心惊胆战地道:“她、她没事吧?”

                幽草摇头道:“奴婢也不知道,媵人,这个时候你去看她,会不会有麻烦……”

                屈氏顿足道:“顾不得了。”

                芈月方从承明殿回来,身心俱疲,却听得女萝来说,说是屈媵人求见。芈月怔了一下,本想拒绝,却想到屈氏也是为人所欺骗,想到她为人单纯,此时赶来,也算得甘冒风险,当下便道:“好,请她进来。”

                屈氏哭得双眼红肿进来,见到芈月就扑到榻边跪下了,泣道:“季芈阿姊……”

                芈月伸手欲扶,忽然心念一动,她如今处于风波之中,她若对屈氏太好,只怕别人能利用屈氏骗她一次,还会再继续利用屈氏,她终究不能与屈氏太过亲近,当下只道:“屈妹妹这是做什么?”

                屈氏道:“阿姊,我对不起你,我上了人家的当,害苦了你。”

                芈月见了她如此,只得长叹一声道:“医挚,你代我扶一下屈妹妹。”

                女医挚上前扶起屈氏。屈氏泣不成声道:“阿姊,我是给沅兮给骗了,她、她是王后的人。”

                芈月心中已经有数,问道:“沅兮,便是她骗了你吗?”

                屈氏点头道:“是,而且她被王后灭口了……我、我真是怕极了。”

                芈月仔细看着屈氏的神情,终于缓和下来道:“屈妹妹为人单纯,君子可欺之以方,以后切不可如此轻信他人。”

                屈氏连连点头:“我知道,阿姊,你没事吧。我怕极了,我真怕害了你。”

                芈月见状,心中一动,问她:“你就不怕我若真出了事,以为是你害的,迁怒于你,甚至报复于你?”

                屈氏却道:“你若真的出了事,那也是我害的,你要向我出气,我也是自作自受,心甘情愿。可要我去害人,甚至利用我去害人,还要我同流合污,我做不到。”

                芈月看着屈氏,心中终于松了下来,不由握住了屈氏的手:“屈妹妹,你很好,很好!”

                屈氏喜道:“阿姊,你相信了我?”

                芈月点了点头,但却也沉下了脸,道:“屈妹妹,你当知宫中险恶,从今往后,为了避免连累于你,你我之间,还是……少些往来吧。”

                屈氏再单纯,经历了这些事之后,也知厉害,心头一痛,却无奈地点头道:“我、我都听阿姊的。”

                屈氏走出常宁殿,回头看去,但见银杏树叶已经渐渐变黄,她轻叹一声,走了出去。一路上避着人,悄悄回了椒房殿,却见玳瑁又入了芈姝的内室。这个老奴,虽说是明面上被贬为最低层的洒扫奴婢,但在椒房殿中,人人皆知,她依旧是奴婢中的第一人,甚至还有敢胆傲视她们这些媵女的权力。

                屈氏想到之前的一切,看着玳瑁的眼光,不由地生了恨意,实是想不通,为什么明明初入宫时,若无芈月相助,芈姝早让魏夫人等压过。可是她不但没有识人之明,容人之量,反而纵容着玳瑁这样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恶奴,一次次弄得诸芈人心分崩离析,算计着自己内部的人,弄得自己众叛亲离,她却不知道,越是这么做,越是险自己于不堪之境,就越离不开玳瑁这样的人。

                而房中的玳瑁,却从来不曾意识到,造成芈姝目前困境的罪魁祸首是她自己。毫无疑问,她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奴才,然而,她终究只是一个奴才而已,她不识字、没有受过为“人”的品格教育,只有为“奴”的奉高踩低、勾心斗角之薰陶。她会的,只有一路奉高踩低,从低阶奴才爬到高阶奴才所学会的一身小阴谋小算计,她的见识、学问、心胸,都不足以能够帮助芈姝走向正确的方向。然则芈姝本身就不是一个有足够智慧和能力的人,在远离故国,陷身于宫庭内斗时,又对身边相同年龄和身份的媵女们心怀疑忌的时候,对从小抚养自己长大,看上去在她陷入麻烦的时候有着不断应付的主意,又不断提醒她要加强自己身份和手段的玳瑁,不免越来越是依赖
            高嫁。甚至有时候会忘记掉,恰恰是玳瑁一次次的主意,才让她陷身于麻烦之中。  玳瑁为芈姝揉着肩膀道:“王后,大王怎么说?”

                芈姝道:“大王什么也没说。”

                玳瑁大急道:“那,那季芈……”

                芈姝紧紧皱着眉头道:“她也什么都没有说。”

                玳瑁道:“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芈姝忧心忡忡道:“我也不知道,玳瑁,我好害怕。我们是不是做错了,从季芈生子到今日的设计,大王可都看在眼中,若是大王对我起了疑心甚至是反感,我、我可怎么办呢……”

                玳瑁道:“王后,帝王的宠爱从来都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依奴婢看,这件事大王若是从头到尾毫无所知倒也罢了,若是大王真的插手此事,那我们就不算白费劲。”

                芈姝诧异地道:“这话怎么说?”

                玳瑁道:“这天底下的男人没有不爱面子的,他但凡知道过去季芈与黄歇的那一段情,黄歇若是死了倒也罢了,黄歇如今还活着,还来到了咸阳,甚至和季芈还继续纠缠不清。不管昨日季芈有没有与黄歇相见,只要有与黄歇相会的风声,而她还是依旧抱病出宫,那她就是水洗不清。”

                芈姝道:“可是,我们设下的陷阱,她不是根本没踏进来吗?”

                玳瑁道:“这种事,何须证据,只要大王有这疑心便罢了,难道她还能跑到大王面前分辨不成?男女之间的事,当事人越辨越没清白可言。”

                芈姝脸色变幻道:“但愿,你说的话是真的。”

                送走屈氏,芈月回到房中,女医挚过来诊断,因她昨日出去,病势又加重了,到了晚上,又改了方子,让她用药。

                唐夫人叹道:“唉,病情又重了是不是,你啊,就是死硬脾气。”

                芈月知道她这是责怪自己不应该出去,忙陪笑道:“慢慢养着就是了,心宽了,自然身体也好得快。”

                便听得外头秦王驷的声音道:“你真的能心宽吗?”随着话声,便见秦王驷走了进来。

                唐夫人连忙行礼道:“参见大王。”

                秦王驷向唐夫人摆摆手道:“免礼。”见芈月也要挣扎着起来道:“寡人已经说过了,你身子未好,不用特意起来。”

                唐夫人眼角一扫,便善解人意地道:“妾身去看看子稷。”说着便转身出去了。

                秦王驷走到芈月榻边。道:“你看上去气色似乎好些了。”

                芈月笑了道:“唐姊姊刚才还骂我不注意,加重病情了。”

                秦王驷比划了一下眉头之间道:“好与不好,不在脉象,在眉宇之间,你的气色看上去反而好些了。”

                芈月点头:“是。有些东西放开了,放下了。”

                秦王驷坐了下来,道:“你生育时那件事,王后已经以宫规处置过了。”

                芈月点头道:“过去之事皆已过去,愿宫中从此不再多事。否则的话,事涉大王的子嗣,万不可让人从此起了祸乱的源头。”

                秦王驷倒有些意外:“你不在乎吗,不想深究到底吗?”

                芈月笑了笑道:“我自然在乎,可是与其为过去的事在乎,不如为将来的事未雨绸缪。哪怕不为自己在乎,也得为孩子在乎。”

                秦王驷沉默片刻道:“寡人明白。”他听得懂芈月的意思,过去的事,她可以不计较,但她要求的却是以后的保障。

                他看着芈月,心中有些诧异,他对于后宫女子的心思,基本上算是清楚,一则求宠爱、二则求身份、三则求子嗣;再或有要得锦衣华饰的、要权柄威风的、好炫耀生事的……芈月的心算是最捉摸不定的,有些游移、有些不在乎、有些对宫庭的厌倦,可是今天,她所提出的这个信号却是明明白白的,她想要地位,想要有保障,想要有别人不可侵犯的力量。

                这的确也是一个正得他宠爱,生下过他子嗣的姬妾应该有的态度。

                他笑了笑,道:“寡人心里有数,你便放心好了。”

                芈月毕竟是王后媵女,此事最好由王后提出,芈月住到常宁殿,是他对王后的公然警告,回头再由王后提出晋升,则也算在外人面前,圆回楚籍妃嫔的颜面来。

                只可惜,王后芈姝在这件事上,又不顾一切地犯了左性,在秦王驷向她提出此事的时候,一口咬死了不肯:“大王要喜欢谁,想要提升位份,大王决定了就下诏罢了。可既然大王问到妾身,妾身不得不说出看法来。如今宫中职位比季芈高的,一个是魏夫人,她是在先王后时就代掌宫务,所以自然无话可说;另一个是唐夫人,也是在大王为太子时就服侍大王的老人,也是名正言顺。此外,虢美人、卫良人,是周天子作媒的王室陪嫁之媵,也是应有之份。余下来樊氏,纵生了儿子,也只封了个长使。季芈初幸就封了八子,早就越过了樊氏,如今再往上升,岂不是更不平衡。再说妾身宫中的媵女还有孟昭、季昭、景氏、屈氏,景氏且还怀了孕,如今大王连个位份都还没给她,大王您说,这后宫岂不是不平衡了吗?”

                秦王驷听了这话,心中益发不悦,问:“那依你之见呢?”

                芈姝见了他这脸色,也有些害怕,转而巧言道:“妾身倒想为景氏讨个封号,至于季芈,总不好与姐妹们太不一样吧。她如今已经是八子了,不算低了,想提升位份,不如再过几年如何?”

                秦王驷似笑非笑:“不过是小事一桩,你堂堂王后,何至如此失态。”

                芈姝道:“大王,季芈本是妾身的媵女,妾身自有处置之权,何且一碗水端平有什么不对?”

                秦王驷冷笑:“一碗水端平?王后,你扪心自问,真的处事公平吗?”

                芈姝咬了咬牙,忽然跪在秦王驷面前:“大王,大王把后宫交与妾身,总得给妾身一个尊重和体面吧。若是真的看不上妾身,认为妾身不配当这个王后,不如妾身也卸下这份担子,大王另请高明如何?”

                秦王驷闭目,长长地吁了口气,睁开眼睛扶起芈姝:“王后何出此言,既然如此,就依王后吧。”

                见秦王驷大步走了出去,芈姝浑身瘫坐在地上,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玳瑁疾步进来,扶起芈姝,芈姝神经质地抓住玳瑁的手,急问道:“我是不是赢了,大王放过此事了。”

                玳瑁扶起她,赞道:“是,王后。奴婢早就说过,您是秦楚联姻的王后,是祭庙拜天过的王后,您有宗族地位,您有嫡子,任何人也动摇不了您的位置。”

                芈姝嘴边一丝自得的微笑:“对,就算是在大王面前,我也可以坚持自己的尊严,我也坚持住了,我第一次坚持住了。”

                芈月亦得了消息,诧异:“大王这话何意?”

                秦王驷坐在她的榻边道:“寡人向王后提起过为你晋位之事,但王后不肯同意。你是王后媵女,寡人不好越过王后搅乱内宫。”

                芈月失望反而淡笑道:“妾身明白,妾身从来也没有要讨封,大王真是误会妾身了。”

                秦王驷看着芈月这种淡定的表情,反而令他心头火起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寡人特来与你解释,你不要恃宠而骄。”

                芈月道:“妾身有何宠可恃,妾身何时可以骄过?”

                秦王驷道:“你现在就是恃宠而骄。”

                芈月强忍恼怒:“可大王体谅过妾身的惊恐和痛楚吗?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大王体谅过了吗?妾身和子稷差点连命都没有了,大王为妾身讨过公道吗?妾身体谅大王,忍耐下来,什么要求也没有提,大王还想怎么样呢?”

                秦王驷道:“玳瑁已经行过刑了,难道你要寡人惩治王后吗?”

                芈月微笑:“妾身不敢,尊卑有序,妾身怎么能与王后相比。”

                秦王驷看着她的微笑却越发刺目:“你既明白尊卑有序,当知道寡人不可能为了你而废后,寡人也不能为了你而出面压制王后,否则后宫就会乱序,寡人不能要一个乱序的后宫。”

                芈月道:“所以大王就宁可放弃我和子稷,是吗?既然如此子稷出生那日,大王何必从行宫赶回来,不如当日就撒手不管算了。”

                秦王驷被激怒了也口不择言起来:“是啊,当日救你的可是黄歇。你是不是后悔了,后悔没有跟着他走?”

                一言既出,两个人都愣住了。

                芈月仿佛不能置信地看着秦王驷:“大王、您说什么……”

                秦王驷欲言又止,一顿足大步走了出去。

                芈月木然而坐,泪如雨下。

                院子里唐夫人正在嘱咐缪辛一些事情,看到秦王驷走出,连忙笑迎上去,道:“大王……”

                秦王驷视若未见,怒气冲冲而去。

                唐夫人愕然道:“这是怎么了?”

                唐夫人转身急忙走进室内,看到跌坐在地的芈月,连忙将她扶起来。

                唐夫人道:“妹妹,你这是怎么了?”芈月伏在她怀中上痛哭起来,唐夫人道:“好好的,怎么吵起来了?”

                芈月哽咽着道:“没什么。”她拭了拭泪,强作无事。

                唐夫人却已经有些猜到了:“可是关于晋升位份的事?”

                芈月勉强一笑道:“雷霆雨露皆是天恩,我岂敢为这件事而争执。”

                唐夫人轻叹一声,转而对外外吩咐:“缪辛,你进来见过芈八子。”

                缪辛进来磕头道:“奴才参见芈八子。”

                芈月诧异地问:“怎么是你?”

                缪辛道:“大王吩咐,奴才从此以后就侍候芈八子。奴才给季芈请安,日后季芈有什么跑腿的事尽管交给奴才便好。”

                芈月有些不解,转向唐夫人:“这……”

                唐夫人道:“妹妹,你要体谅大王。王后执掌后宫,她若坚持,大王也没有办法。所以特别把跟在他身边多年的缪辛派来到妹妹身边,就是来给妹妹撑腰的。大王的苦心,妹妹可明白。”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