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琉璃般若花 >> 第五十六章 久别重逢

            第五十六章 久别重逢

            时间:2016/2/20 10:18:36  点击:1485 次
                玉减梅花瘦,翠颦妆镜羞,雨念云思何日休?

                休,休登江上楼。红弯袖,泪痕都是愁。

                讶金红鸾纸,染香丹凤词,情系人心秋藉丝。

                思,掷梭双泪时。回文字,织成肠断诗。

                ……

                所有人都齐刷刷的向琉璃这边望了过来,琉璃心虚的退到了今昔背后,靠,几千双眼睛啊,她以前唯一上台的机会也不过是班会的时候上台讲讲笑话罢了。

                轩辕战这话是什么意思?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啊?

                卢杨飞雪庸懒的半倚着身子,也不说话,没有人看得见他面具下的脸,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十年前,梵音魔主一战之后,经过几位德高望重的掌门商量讨论,十二章机被分做了两半,以防万一。一半众所周知放在了天机塔内,设下重重机关和保卫,也算牵引人的眼线,而另一半的藏处则无人知晓。其实……就在卢杨山庄之内一直拜由卢杨公子妥善保管。”

                下面一片哗然,琉璃也吃惊的睁大眼睛望着卢杨飞雪。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当初议事长老中已有一人失踪,怀疑是被罗玄所杀,可能藏图地点已经泄露,所以那半张十二章机再留在卢杨山庄已不安全,需要由专人看守保护,以防罗玄再来盗取。在下之所以这次特意请卢杨公子到来,就是为了请公子交还那半张十二章机。”

                琉璃恍然大悟!原来竟是为了这个打算么?可是玄哥哥分明就没有盗什么十二章机,那就是说,图还在轩辕战的手上,而他现在,却以这个名义,想要夺取另半张图!他才是盗图的大坏蛋!他妈妈的轩辕战!琉璃七窍生烟,却又无可奈何,的确从表面上看他的做法是找不出什么可非议之处的。

                琉璃望向公子,不知道他准备怎么办。为什么卢杨山庄会和天机图扯上关系呢?

                卢杨飞雪抚了抚长发,往后轻轻撩了撩,众人一片屏气凝神,生怕一个不小心,便惊了这人间天上的美人。

                “若是我说不给呢?”

                轩辕战眼中精光一闪:“在情在理卢杨公子拿着那半张图都没用,何苦非要与众武林为敌呢?还是罗玄早已经找到公子了,与公子串通一气?又或者……公子也跟令父一样,在修炼这十二章机上的武功?”

                四周一片哗然,琉璃明显感觉到了身旁严正宽惊讶又愤恨的目光。

                “对,没错,当初在武林横空出世的梵音魔主,卢杨梵音,正是飞雪公子的生身父亲。因为卢杨梵音造下的杀孽太多,当时为了避免年未及冠的飞雪三兄妹遭到仇家的报复,所以一直隐瞒了此时,毕竟孩子是无辜的。可是卢杨飞雪的身体里毕竟流着跟卢杨梵音一样疯狂的血脉。若是想习了上面的武功,为父报仇的话,那将又是人间一大惨剧……公子,在下今日特地当着这么多武林同仁的面好言相劝,还望你原封将天机图乖乖归还,交予万水山庄看守。”

                人群里早已经炸开了锅,琉璃气得咬牙切齿,她也不知道那个传说中的梵音魔主竟然是公子的父亲。怪不得公子从来都不曾开心,竟然身负如此重的血债。那个轩辕战也太卑鄙无耻,先是当着众人面说穿天机图藏在卢杨山庄,引得众人争抢,公子就不得不交出图来。而现在分明就是当着武林同仁的面将公子身世暴光,引起众人的公愤还有追杀,把公子逼到退无可退的境地。看来,公子此回想要不交出图根本就是不可能了。

                “公子……”心里焦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却听到卢杨飞雪依旧冷冷的道:“那十二章机本就是我家家传之物,为何要交予你?你万水山庄守护不力已经丢了一次图,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们第二次?”

                “当初就是因为这图本是你家家传秘籍所以这才交予你秘密的妥善保管,只是今时不同于往日。如果再有差池被罗玄盗去,武林又将是一片血雨腥风。公子深明大义,希望此时此刻能够为大局着想。公子如此推脱搪塞,莫非是……图已经被罗玄盗走了?”

                众人吼声一片,乱成一锅粥。

                正在这个时候旁边的丐帮帮主蹦了出来,一脸的淫荡相。

                “俗话说:罗玄刀,天机图,卢杨面具,神仙府。卢杨公子一向不肯以真面目示人,根本就没人知道你长什么样子,若是已经被罗玄找上,杀了本人,取而代之也不一定。所以,我们怎么能够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卢杨公子,而不是罗玄假冒的呢!若然就让罗玄这么光天化日之下顶着公子的名蒙混了过去,那也太丢了我们在场众人的脸了。请公子,摘了面具!”

                轩辕战嘴角扬起不易察觉的笑,而各派掌门和台下众人也早就想找个机会见识一下这个美貌无双的的卢杨公子的真面目,何乐不为的在一旁等着看热闹。

                台下众人顿时疯了一般高声喧哗叫嚣起来:“摘了面具!摘了面具!”

                琉璃慌乱的挡在卢杨飞雪前面,她再怎么都没想到公子会被逼到如此境地,不摘面具,不交天机图,分明就是公然和整个武林为敌。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却听见卢杨飞雪在面具后冷笑一声:“你们就真的这么想看?”说着慢慢举起了手,瞬间整个几千人会场鸦雀无声。

                眼见手就要碰到面具的那一刻,一个低缓又冰冷的声音响起,众人都觉得大脑一阵针刺般的疼痛。

                “慢着……”

                琉璃仰起头来,看着仍然在空中漂浮着的久久不发一语,只顾着和身边娈童调情的一剑莲。

                “久闻卢杨公子美名,本府主一直未曾得见,今日特发神仙贴邀公子府上一聚,如若有任何人敢对公子不敬,即是对我神仙府不敬。到时候,可休怪本府主不客气。”

                正说着一张血红色的帖子笔直的朝着琉璃飞来,今昔一把把琉璃拉了过去,接住了请贴。

                “至于天机图,我想公子不肯交出来也是因为万水山庄办事太过不力而不信任,没有什么别的意思。那么到时候请卢杨公子把图交给在下保管,本府主非武林中人,而且相信这个世上也再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神仙府更安全了。各位还有什么异议么?”

                瞬间场内鸦雀无声。

                的确论起来世间唯一可以与神医罗玄匹敌的,怕只有这神仙府主了。虽然他亦正亦邪,做事手段残忍,但是的确一向很少插手江湖之事,而且只有半张图的话,也对武林构不成什么危害。图若是交给他来保管那是最合适不过了。

                “在下没有异议。”轩辕战冷冷的说道,眼睛幽深不见底。

                “我也没有异议。”卢杨飞雪冷哼一声。四周一片哗然,道是神仙府主又看上了卢杨飞雪,倒也觉得理所当然。只是没想到一向天仙一样倨傲的卢杨飞雪会接了神仙帖。

                “公子!”琉璃大惊,公子怎么可以接帖呢!虽然说是权宜之计,但是那一剑莲如此深不可测,又心狠手辣,好色成性。如若是真是对公子要强的那怎么办!太胡闹了!

                何昔拍拍她的肩,示意她不要担心,公子自有安排。

                琉璃紧锁着眉头,怎么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这个大会,分明其实就是冲着公子手中的天机图来的。而那一剑莲,也分明是为了图。搞什么啊?就一张破图嘛!把玄哥哥和公子都逼到这样境地,看下次被她得到非一把火烧了。

                大会开到这里应该要结束了吧!只是玄哥哥,至始至终都没出现啊!算是白来了。如今他真的成为了武林公敌了,不过他既然武功已经恢复,怕是世上再没有什么能拦得住他了吧……

                而自己,是不是永生永世,再也见不到他了呢?想到这里心下一阵黯然。却见轩辕战又缓缓走上了前去。环顾四周一圈,冷冷的开口,借着内力把声音放大到每一个角落。

                “好了,要解决的事情差不多都解决完了。罗玄,出来吧!还有什么不清楚的我们当着天下武林同道的面把它解决完……”

                众人面面相觑,全部赫然哑止。一剑莲手中酒杯猛然一晃落出几滴。连卢杨飞雪都微微直起了庸懒的身子。周围全部乱成一团。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琉璃用力稳住摇晃的身子,玄哥哥?玄哥哥他来了?在哪?他在哪里?心绪大乱起来,心口开始一阵又一阵的抽痛。

                “琉璃,你没事吧?”何昔见她面色不对,连忙扶住她,“累了吗?要不要到后面去休息一下。”琉璃用力的握住何昔的手,只觉得四肢酸软无力:“没事,没事,我没事……”

                轩辕战的声音更大了。

                “怎么了罗玄?胆小了吗?不敢出来了吗?你不是两个月前传信让我召开这个武林大会,要请所有武林知名人士到场,弄得全天下沸沸扬扬,说届时会准时到场。不就是为了有这么一个机会和我当面对质,妄图想要洗清自己身上的罪名么?我轩辕战就给你这个机会!怎么了?看到罪证确着,无可抵赖就当缩头乌龟躲起来了吗?哈哈!出来啊?般若花还在万水山庄等着你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竟是几多苍凉又几多嘲讽几多悲哀,听得在场众人都不由得毛骨悚然,连忙四处张望着。

                突然听到一声尖叫,所有人都抬起头来,然后果真看着远处一个白色身影慢慢飘飞而来。

                那不是轻功,那分明就是神仙腾云驾雾而来。如果说一剑莲的御空而行,是靠着他本身强大内力支撑还有各种药力作用,而那人,分明就是本身就会飞的。白色的身影恍如幻梦,轻轻扑入众人视野,衣袂飘飘不缕半分尘土。

                脸上带那么一点点冰凉,一点点淡漠。微微颦着的眉,云淡风清的忧伤,恍若高山遗仙,那绝世的风采,哪有半分凡人的姿态,的确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比得上。众人都看得痴了去,一时间,竟没有半点的声音。

                而这样的男子赫然正是神医罗玄,他就以那样孤高又寂寞的姿态,停在了半空中,然后,目光一一扫过众人。

                众生膜拜。

                没有人,会不在那样一双眼眸之下心悦诚服,没有人,会不在那样一双眼眸之中心生爱戴,也没有人,会在那样一双眼眸之下产生任何一丝杂念。

                今昔在那样的目光下身子微微颤抖起来,他!是他!竟然是他!上次遇见的那个男人!原来!原来他竟然就是神医罗玄!怪不得,怪不得!琉璃,对了,琉璃呢?

                今昔慌忙的低下头去回过身去到处找,琉璃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琉璃呢?”

                何昔从没见过今昔那种表情:“啊?她……不舒服,到后面去休息了。”

                今昔连忙跟了上去。

                卢杨飞雪此刻大脑已是一片真空,对周遭一切置若罔闻,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这个人,十年了,整整十年了,你还真是越来越飘然若仙了呢!呵呵,呵呵呵……

                轩辕战血红着眼睛怒视着他,宋青宫一手揽住身边美妇人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而一剑莲忘了杯中美酒,忘了身边美童,只是滞愣的盯着他。因为激动而僵硬着表情,右手微微颤抖。

                整个会场完全的乱成了一锅粥。

                “罗玄!你总算来了!对于这些,你有什么话好说的!”轩辕战冷笑道。

                罗玄仿佛没听到他话一样,仍然微微的环顾着四周。

                “出来!”只轻轻那么一声低喝,已让在场之人全都如浴梵音,传到每一个角落里,轻轻击打着每一个人的心膜,似乎引起了共振,似温柔的呼唤又似严肃的呵斥,又带着点细言软语的诱惑。

                “出来听见没有!”罗玄再次冷冷的喝。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谓。怎么回事?叫谁出去?

                “我知道你在,出来!”罗玄一遍一遍的呼唤着,一遍一遍环视着会场,声音越来越大,也慢慢从冰冷走向了怒气。

                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在哪,在哪,哪一个是她,他寻不见她!在哪啊!

                “出来听见没有!”心情逐渐开始焦躁起来,还是,还是不肯出来见他吗?还是说她根本不在,不会的,她肯定会来的,她一定来了!为什么不出来见自己!还要躲着自己吗?她,还不肯原谅自己?她是否还恨着自己?

                滚出去,今生今世,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雪和血交织在一起,内心一阵阵的疼痛着。是自己说,今生今世,都不要再见的啊!

                “出来!听见没有,琉璃……是我错了,是玄哥哥错了,请你出来,出来见我……”声音里带几多颤抖,几多苦痛。

                快要,撑不下去了啊!

                众人目瞪口呆的就这么看着,那个宛若天人的男子,慢慢从半空中降了下来,站在巨大场地的正中间。然后步态有些踉跄的环顾四周一圈。仿佛一朵迅速凋零的花,生命力被逐渐抽离殆尽。

                究竟,是伤你到何种程度,你始终不肯出来见我呢?

                带那么一点悲伤和绝望的以天人之姿遥望着四面八方围绕在着他的那么多人。不重要,都不重要,对他重要的,从来都只有唯一的其中一个,可是,她就这么隐匿在人群之中,他寻不见她!他怎么都寻不见她!

                “琉璃……”如此撕心裂肺的呼喊,伴随着强大内力的爆破,所有的人几乎心肺都快要被从肚子里抠出来一样。耳鸣震震,紧紧的被压迫着喘不过气来。

                一剑莲往下俯视寻找着,是谁,谁竟然可以让一向喜怒不行于色的他一遍一遍的呼唤一遍遍的寻着?

                而卢杨飞雪早已脸色大变,环顾四周,琉璃和今昔都不见了。他在找谁?他这样疯狂的跑到会场上呼唤寻找的人竟然是琉璃么?心下一阵冷汗,强忍着颤抖,细细在下面人群中搜寻着今昔和无暇模样的琉璃。暗自祈祷千万不要被他寻到才好。

                而何昔和飞花也是面面相觑,冷汗直冒。

                此时的琉璃早已经瘫软在地,泪如泉涌,她本来是怕东面台子太高,容易被看到,心底发虚,所以躲到下面的人群里,心里暗自祈祷着只要能多看他几眼然后知他安然无事便好,却怎么都没料到,怎么都没料到!他竟然众目睽睽之下以这样的方式来寻她!

                何必呢?

                这是何必呢?

                听到他的阵阵呼喊声,琉璃心如刀绞。周围都是炸开了锅的人群,她蹲在最深最深的人群里蹲下声子,紧咬下唇,低声哭泣。

                他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来寻自己么?如此张扬又夸张完全不像他的作风的方式?

                更可笑的是,他竟然提前两个月就已经布好了这个局么?这个武林大会,竟然是他为了寻她而故意弄出来的?故意以身犯险,就是要引自己来。他就那么笃定自己对他的爱,就那么笃定自己一定会为了他而来!哈哈哈哈!多可笑啊!而自己,的确是不管无论如何都一定会来,心心念念的挂念着他,哪怕只要有一丝可以见他的机会。

                多聪明啊!多聪明的神医罗玄啊!连他,他竟然也学会了利用自己对他的感情了吗?利用这种方式逼自己出来见他!哈哈哈哈!而自己这个卑微又愚蠢的女人,永远都只会围着他转的女人,就这么乖乖的上当了!一见到他,几乎连呼吸都快要不能了,为了他的安危,恨不得扑上去命也不要了!哈哈哈哈!罗玄啊罗玄!我到底在你眼中!算是个什么东西啊?

                明明当初!就是你说不要再见了的啊!

                怎么了?后悔了吗?余心有愧了?哈哈哈哈,我是招之既来挥之则去的吗?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你错了,就以为我会原谅你么?

                说对你从来没有半点怨恨,那绝对是骗自己的傻话!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你说你错了,你又知道你错在哪?是和我的一夜春宵,还是那一耳光?罗玄啊罗玄!你知道吗?如果我如你所言永远不再出现在你面前,能够换你对我的丝丝思念还有日夜愧疚的话!那么我们就,今生今世,都不要再见了!

                大错已经筑成,如今这一切,早已经无法挽回了啊!

                泪水就这么流淌着,琉璃,从在江边跳下的那刻起,就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琉璃了!

                ……

                罗玄觉得天地万物都静默下来了,她始终,还是不肯出来见他么?

                ……

                ……

                ……

                任凭着轩辕战对着他面红耳赤,气急败坏的说着什么,他听不到,世界都安静下来了。

                琉璃,

                琉璃……

                你在哪?

                玄哥哥知道错了,你不要离开玄哥哥好吗?

                琉璃,

                琉璃……

                你在哪?

                你不要玄哥哥了吗?

                ……

                ……

                轩辕战心中苦笑不以,若花啊若花,你看这当初铁石心肠的人啊,竟然就如此为了身边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一个小孩子失了魂魄了。你这样为他,值得吗?值得吗?

                会场最外围突然出现了一百零八个劲装的黑衣人,将会场团团围了起来。

                “罗玄,今日布下天罗地网,就是为了将你擒获。我知道在座的可能没有一个人拿得下你,所以特向当今皇上,借来了他的贴身护卫108暗夜使。我就不信,加上在场的这么多武林豪杰!你仍然逃得过!”

                横空飞来的一掌,罗玄怔怔的看着,也没有丝毫的反抗,阴狠的冰火掌直劈面门,眼看就要身首异处,连一剑莲,卢杨飞雪他们都倒抽一口冷气!

                琉璃吓得泪都忘了流了:“玄哥哥!”

                “找到了!”说时迟那时快!突然半空中传来一个声音,蓝色的身影飞旋而下,同时拇指般大小的一朵白色小雏菊已经飞一般的朝人群里射了去。

                罗玄双目瞬间光华四盛,堪比灼灼烈阳。身子一闪,已经从轩辕战掌下消失不见。而以着和白色小花同样的速度,向人群里掠去!

                “不!怎么会!怎么可能!”琉璃不敢相信的连连后退,刹那之间,那白色雏菊已经直指自己藏身之处迎面飞来。再一抬眼,罗玄已在眼前。

                翻飞的衣袍和秀发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在她的眼前绽放开来,那熟悉却清瘦的谪仙般的面容慢慢拉近,三千青丝滑过她的面颊,而分飞的花瓣被罗玄握在手里,淡淡的花香随风飘散。那漆黑的眸子,写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离愁,忧思,愤怒,惊诧,不甘,还有那样强烈的欢喜……

                转瞬之间,琉璃的身子已被他从人群里轻轻拉了出来抱在怀里,而伸出来的如玉般的手,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撕去了自己面上的假面皮。露出,依旧平凡略带稚气的,而又满是悲伤的脸来。

                琉璃仿佛能看到罗玄激动的嘴唇都在微微颤抖,冰凉的手刚要抚上自己的面颊,而顷刻之间,又有谁一把把自己夺了过去。

                今昔?

                今昔又一次趁着罗玄毫无防备,轻易的把琉璃从他怀中抢离,然后飞快的像后退去。心里只有一个字:“逃!”

                罗玄惊异的睁大着眼睛看着自己手中突然一空,好不容易寻见的人,就如此轻易的又消失不见,定睛一看,那身手,竟然还是跟上次那同一个人!就又如此的,又想再一次把琉璃带离开自己身边吗?

                怎么可能?怎么敢?

                心下上次压制的怒气也一并迸发,半空中一个仙人走,凌空一度,已经到了今昔眼前,轻易的便又把琉璃夺了回来。未多加思量,翻手一计惊雷掌隔空便打在了他的身上。

                今昔飞出去老远,倒在地上,血气翻腾,顿时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骨骼尽断,整个人怕都是废了。

                在场之人莫不大惊失色,何昔面无血色的连忙赶了过去给他疗伤。

                一剑莲眉头紧皱,他这辈子都没想到过,罗玄竟然会对某人下如此重的手。那个女人是谁?就是他口中的琉璃?就是蓝影回报回来所说的被卢杨飞雪收留的那个琉璃?

                琉璃整个人都被吓傻了,所有的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待罗玄停在半空一把把她紧紧抱住的时候,她依然没有回过神来。罗玄的拥抱那样熟悉又那样陌生,仿佛要将她揉入身体里一样,几乎让她无法呼吸。

                在场的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望着他俩。卢杨飞雪紧握成拳,美丽的指甲深深将血肉划破。

                感受到罗玄温热的鼻息,琉璃几乎已经全身发软。不能,不能再这样,不能再这样沉醉在这个怀抱里!琉璃你要清醒!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只要一转眼!他依旧会翻脸无情!他只是因为愧疚!他从来都只会逃避!琉璃!千万不可以再相信,千万不能再相信!

                可是,身子还是不由自主的任他拥着,泪水汩汩的流着。好,就当她做梦也好,给她片刻,给她片刻就够了!那个人,那个人是她始终牵挂和深爱的玄哥哥啊!

                什么都不管了,也不管是在多么大庭广众之下,被多少人看着,也不管以后会变成什么样,万物都停止了,时间仿佛都凝结成了空气中的尘埃。

                轩辕战最先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就向罗玄攻去,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有脸在这谈情说爱!

                罗玄就这么在空中拥着琉璃飘舞翻飞着,而眼神从没离开过她一刻。琉璃泪眼婆娑的望着他,心都要融化了。轩辕战用尽全力,却竟然连他衣角都够不着。

                台上众掌门轻声细叹,如今的罗玄武功更是超凡入圣,众人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而唯一可能和他有得一战的一剑莲,又是根本不可能插手这件事的。

                罗玄拥着琉璃落在台上,一手抚摩着她的发,努力的想要挤出温柔的笑意。

                “怎么样,可还好?没受惊吧?”

                “……”琉璃望着他泫然欲泣,却已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对不起,对不起,玄哥哥四处找你都找不到,这么久以来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放心!以后玄哥哥绝对不会再离开你,绝对不会!”一只手颤抖的抚摩她曾经被打的左脸,心里涌起的难以言喻的害怕再次失去她的剧烈恐慌。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关于那一夜的事他只字未提?

                “可是……”

                “不要想那个了,琉璃乖,以后和玄哥哥,我们再也不分开了,我们回哀牢山,我们一起回哀牢山,其他的事,都不用管!”

                心慢慢凉了下来,原来,不过如此,他还是只是想要自欺欺人,当作所有的一切都没发生过。

                慢慢抬起头来,远处静静站着的,是一袭蓝衣,手里抱着娃娃的北冥天,温暖而熟悉的向她微笑着。

                琉璃大脑一阵发麻,努力深吸一口气。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罗玄早就料到自己不肯出来见他了吗?

                竟然施下苦肉计,让易容没有易声的自己,甚至是,就算带了琉璃哨,激动惊叫之下,也会忘记运内力而发出原来声音的自己,用北冥天敏锐无比的耳朵,仅靠着声音就从几千人的人堆里给揪了出来。哈哈哈哈,这招真是绝妙啊!她从来都不知道,她的玄哥哥竟然有如此的聪明!而自己,就是那么傻了,所有对他的爱,都可以转化成他利用的工具。

                感觉到罗玄不动声色的在替自己把脉,琉璃用力甩开手去。

                “不用看了,我没有怀孕!”

                罗玄一阵惊愕的愣在那里,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琉璃,你误会了,我没有……”

                “够了,我知道!”

                罗玄看着琉璃冷冷看着他的眼神心底一阵颤栗,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觉得琉璃离他这么遥远呢?为什么,为什么她见到他不是笑着扑到他的怀里?

                她知不知道他为了找她几乎已经到绝望的地步,好不容易才想着这么一个方法才寻着她!她知不知道,他心心念念都是她有没有好好照顾好自己,是不是挑食不吃饭,有没有挨饿受冻,身边有没有人照顾。她知不知道,上次的错身而过几乎让他甘肠寸断,若是这次再寻不见她,他几乎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活下去。她知不知道……

                “琉璃!”

                不知何时,场地中又多站着一个人,一袭白衣,姿态若仙,只是面上戴了白玉面具。

                “公子……”琉璃转身看到他,泪水潇潇而下,悲伤的笑着,然后朝他迎面扑了过去。

                罗玄伸出手去,衣带却轻柔的从指间滑过,抓了一个空,手心里湿湿的凉凉的,是刚刚琉璃脸上滑落的泪。

                又是怎样一个轮回和错落?

                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琉璃被身前的男子拥在了怀里……

                卢杨飞雪静静站着那儿,幽幽开口,别有深意又满是笑意的淡淡问道:“罗叔叔,好久不见!”

                罗玄静静的站在那里和他对视着,眼底是掩饰不住的汹涌澎湃。整个天地之间仿佛唯有他们二人如神似仙白衣飘飘的身影。

                山雨欲来。

                一剑莲面无表情,赤红的眼眸阴森恐怖,冷冷的注视着下面发生的一切,轻轻一握,捏碎了酒杯,鲜血汩汩而出。

                “琉璃……”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