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脱骨香 >> 第七十章 两处茫茫皆不见

            第七十章 两处茫茫皆不见

            时间:2016/2/5 9:37:45  点击:1064 次
                夕阳染红天边,晚霞倒映在湖中,湖面波光闪烁,仿佛燃烧着一场大火。

                沈蔻丹找到江小司的时候她躺在湖边的草地上,犹如死去一般。心脏都几乎停止跳动,跑上前去,发现她体温正常,还有呼吸。

                “小司,醒醒,小司……”

                不知道她喝下药多久了,身体散发出的脱骨香的香味已经很淡。按道理,江小司有一半是人,成功的几率应该比一般僵尸大很多才对。

                江小司慢慢睁开眼,空洞的看着前方,一脸的迷惘。

                见她居然醒来,沈蔻丹大喜过望:“小司!你怎么样,还认得我么?”

                江小司觉得自己刚从洗衣机的滚筒里扯出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重组过一样,好半天眼神才能够聚焦。

                夕阳照射着她的脸,皮肤下的每一根血管里的血液都在欢快的流动着。她觉得自己的神经变得敏感而又脆弱,每一丝风都能引起一阵微小的颤抖。世界似乎都不一样了,好像更鲜艳更辽阔了,而她就像一粒浮尘那样渺小,那样微不足道。

                “蔻丹姐……”

                江小司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好,鼻子眼睛都还好好的,没有变成怪物。

                “我还没有死?”

                “你没有死,你没有死……”沈蔻丹的语气有点兴奋,手一寸寸由上到下捏着她的筋骨。

                “你能看见我?”江小司几乎要欢呼雀跃。

                “是啊,能看见。小司,忍一下。”沈蔻丹在她手背上割出一道细小的口子,鲜血流出,没有愈合的迹象。她又画了几道符,江小司都不再害怕了。

                “小司!成功了,成功了!”沈蔻丹抱住她转圈,几乎要欢呼起来。

                “真的么?”江小司不敢相信的望着自己的双手。真的成功了?她现在完完整整是个人了?她可以正常的速度长大?不需要再靠珠子来隐瞒身份了?

                “小司,再不要这样做了,你老爸快担心死了。”

                江小司喜极而泣,努力点头。

                “小司!”

                远处传来一阵呼喊,是冲冲赶来的江流。

                “老爸!我成功了!”江小司扑到他怀里,江流紧紧环抱住她,几乎要勒死她了。

                “你吓死老爸了!”江流惊魂未定,恨不得揍她一顿。她怎么敢抛下他,一个人冒那么大的险。

                江小司激动的浑身颤抖:“老爸,我现在是人了,我现在是人了!”

                江流心头涌起一阵悲哀,她始终没有放弃,为了沈漠宁肯做回普通人,也意味着,他只能在有限的生命力陪伴着她,凝望着她了。

                可是如果这样,她觉得开心的话……

                “现在还不能肯定完全成功,还要仔细观察一段时间。”不过只要能成功的跨过那道槛,其他问题就好办多了。

                江小司努力点头,突然很想见沈漠。可是见了他自己应该怎么跟他说呢?他会不会重新接受变成人的自己?

                正忐忑不安,那边就匆匆来了个人。一身墨黑,正是沈漠。

                江小司紧咬下唇,那种劫后余生再次相见的欣喜几乎让她热泪盈眶。

                “叔,小司她成功了,她成功了!”沈蔻丹开心的嚷嚷,也像个孩子一样。

                “成功了?”沈漠机械的喃喃,绝望和悲撼从紧锁的眉间淡去,惊喜又疑惑的看着沈蔻丹和江流。

                “沈漠,我已经不是僵尸了,你不可以再嫌弃我!”江小司擦擦鼻涕,想哭又想笑。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江流也只能放手妥协。

                “沈漠,小司为了你连命也不要。你若再负她,我绝不会再放过你!”

                沈漠目光急速的略过江流和沈蔻丹,再次环顾四周。说什么都好,可是可不可以先告诉他——

                江小司在哪?

                沈蔻丹第一个隐隐发现不对,后背都开始发麻。

                “叔!你在找什么?”

                沈漠额上的冷汗也慢慢滴落下来,一字一句艰难的说:“江小司,现在人在哪里?”

                余下三个人都惊呆了。

                “沈漠,我在这啊!”江小司站在他正前方抬头看着他,沈漠却依然无视她的盯着远处。

                “叔,江小司就在你面前啊!”沈蔻丹惊恐的喊。

                “我面前?蔻丹,你在说什么,不要吓我……”

                沈漠的心被汹涌而来的巨大恐惧包裹住,他缓缓的伸出手想要确认,可是面前只有一团虚空。

                江小司不可置信的看着沈漠的手居然穿透自己的身子而过,仿佛自己对他而言只是一缕透明的魂魄。

                “沈漠!”她大声喊,可是沈漠没有反应,他听不见她?看不见她?

                江小司用力的张开手想要抱住他,却径直穿过他身体扑了个空。

                怎么回事?她明明已经变成正常人了,怎么可能对他而言不存在呢?一次次尝试着触碰他,却只是徒劳。

                沈蔻丹捂住自己的嘴,绝望的看着他们二人。明明自己和江流都可以看到碰到江小司,为什么沈漠却不能?

                沈漠闻着身边若有若无的脱骨香的味道,混合着江小司身上总是淡淡的糖果味。

                他知道她就在她身边,可是为什么他看不见她?不是说已经成功了么?

                内心一点点在坍塌,大脑一片空白晕眩,他几乎站立不稳。

                “江小司……”沈漠不可抑制的怒吼。

                “我在这、我在这……”江小司泣不成声的一次次尝试着想要握住他的手,却只感受到指尖冰凉的风。沈漠对她而言,再次成为海市蜃楼般只能仰望不可触摸的存在。

                江流只能抱住痛哭的江小司低声安慰。

                “药还是有副作用,沈漠看不见你。别担心,我们先回去,弄清楚怎么回事,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沈漠看着江流做着环抱的姿势,对着空气说话,怀里却空无一物,不由一阵头皮发麻。为什么?为什么只有自己看不见她?

                “叔,小司说要你别担心……”沈蔻丹传话给他。

                沈漠此刻大脑一片混乱,江小司似乎可以看到他,他却不行。这是像苏碧那样,是固定时间发生,还是一直看不见?是只针对自己一人,还是针对一部分人,例如RH血型?

                四人在脱骨香里呆了整整三天三夜,结果证实,江小司这次变回人可以说相当成功,身体各项指数也全都正常。除了沈漠始终看不见她,其他人都能看见。

                沈漠受打击太大,再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沈蔻丹劝他回去休息,他心力交瘁的刚离开脱骨香没多久,江小司就浑身抽搐的瘫倒在江流怀里,脸色苍白。

                “老爸,我好难受……”

                “怎么了?”江流吓坏了,明明一切都已经恢复正常了啊,难道还有什么副作用没有发现。

                江小司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人从身体里剐了出来,带着走远,她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人偶一样仿佛被操纵着,摇摇晃晃朝着沈漠离开的方向走。

                沈蔻丹匆忙打电话把沈漠叫了回来,奇怪的是江小司一看到沈漠,那种难受的感觉就消失了。经过几次实验发现,江小司不能离开沈漠超过十米。一旦离开,就会受刑般痛苦难受。而且不论沈漠去到哪里藏到哪里,她的身体都会不受控制的跟去把他找到。

                这下所有人的脸色都铁青了,这岂不是意味着江小司今后得寸步不离的跟在沈漠身边,然而沈漠又根本无法看到她?

                “是不是我吸了沈漠血的缘故?”江小司绝望的蜷成一团,她原想变成了人和沈漠在一起,却没想到弄巧成拙,对他而言成了幽灵一样看不见却无法摆脱的存在。

                江流摸着她的头安抚道:“还不知道原因,但是老爸一定会想到办法解决的。”

                或许是因为江小司爱的是沈漠,为了沈漠才喝下脱骨香,而喝下脱骨香的时候又全心想的是他,所以被强制捆绑般无法离开他身边。又或许是沈漠要跟她分手,说不想再看到她,所以就真的看不见了吧……

                “沈漠,麻烦你先暂时住在脱骨香几天,我和蔻丹再给小司仔细检查一下。”

                然而以后呢?江小司只能影子一样跟在沈漠身后,他去哪里她就去哪里?没有人提这个,脸上却都笼罩上了厚厚的阴云。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