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九章 邪者尊严

            第九章 邪者尊严

            时间:2016/2/1 11:19:02  点击:1176 次
              姬冷此时已是心惊不已,他发现范书的刀法果然已经精进不少,若说死谷之战两人尚在伯仲之间,那么此时的范书在刀法上已占了上风!

              这不单单是因为姬冷的刀受损之缘故!

              当然,事已至此,已非顾及这些之时了,姬冷所能做的只有背水一战!

              范书在离巫姒尚有五尺之距时立即凌空折身后掠,寒刀在地上一点,身躯以一种独特之身法闪出,刀如闪电,直撩姬冷的后腰!

              他不会主动挨近巫姒,无论是谁都会对“毒美人”巫姒所使之毒心存忌惮!虽然巫姒已受了重伤,但受了重伤的巫姒依旧可怕!

              姬冷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冰冷刀风,他不及回身,已经反手一刀,斜斜撩出!刀却并非封挡范书之刀,而是奇快奇准地切向范书的咽喉!

              姬冷能够在常人根本不能作出任何反应的时间内,从攻击自己的兵器、速度、角度、声音判断出对方所处的位置!

              所以虽未回头,但他的刀却能够很准确地找到目标!

              攻敌之不得不守,便等于极好地防守了对方的攻击!

              范书不可能会傻到为了得手而把自己的咽喉送至对方的刀下!

              姬冷的反应很快,判断也极其准确!

              可惜他忽略了一点:他的刀已不再是以前那柄得心应手的刀!

              所以,刀封向对方咽喉的角度、方位已不及平时那般精绝得无懈可击!

              范书脚步一错,身形倏偏,姬冷的断刀从他的颈边划过,而他的刀也已划过了姬冷的后腰!

              姬冷只觉后腰一疼,心知已经受伤!好在范书为了闪开他的刀,身形已偏,所以伤得并不太重!

              但饶是如此,仍是让姬冷惊出了一身冷汗,同时也让他明白今日要想取胜已是极难!

              不敢怠慢,他的刀急忙下切,而整个身躯则如风车般倏然翻身而上!

              “嗖”地一声,果然不出他所料,范书的刀堪堪从他身下划过!

              姬冷身在空中,刚要松一口气,但范书的刀已如同有灵魂附体,竟倏然改向,自下而上如同举火燎天!

              无数刀芒犹如怒放之银芒在姬冷身下迸射开来!

              姬冷惊骇至极地发现自已没有任何可以下落的角度!范书的一招,已把他下坠时所有可能的方位全部封死了!

              姬冷心中闪过一个绝望的念头,那便是拼着一死,也要让范书受伤!如此一来,也许便为巫姒创造了机会!

              就在他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之时,他突然听到了巫姒的笑声响起!

              他不明白巫姒为何会在这样紧要的关头发笑!

              但他已发现范书本是无懈可击的刀法中突然有了一个破绽,也就是说本已无处可落的姬冷此时突然意外地获得了生机!

              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

              断刀贴体而飞,姬冷的身躯己完全被飞扬的光芒所淹没!

              当他安然从对方的封锁中落地时,终于明白巫姒为什么会笑了。

              巫姒是在没有任何可发笑的理由时笑的,她如此做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姬冷!

              巫姒看出了姬冷处境危险,情急之下,便故布疑阵,她料定范书对她一定心存忌惮,而且他也是个多疑之人,一听到她的笑声,必定会疑心巫姒暗出杀着。如此一来,他心神一乱,刀法自然会大受影响!

              事实证明她的判断是极其准确的!

              等到范书意识到上当时,已是错过了天赐良机!

              惊怒之下,刀光蓦然大盛,幻出重重刀影,催出阵阵刀气,辅以玄奇深奥之步伐,如狂风卷落叶般向姬冷扫到!

              刀法中有一种使人目眩神迷、似实还虚之玄异!

              姬冷越战越心惊!

              他感到对方的刀法中似有将与天地融合之能,全无斧凿之痕,那种无隙可寻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地会怀疑自己,怀疑自己能否与对方的刀法相抗衡!

              姬冷的刀法也是极其不俗的,也正因为他的刀法精绝、对刀的领会能超越常人,所以他更加能清晰地感受到范书的刀法已可谓惊天地泣鬼神!

              如果不是范书对这套刀法似乎还有些生疏的话,只怕姬冷根本支撑不了这么久了!

              姬冷南征北战,驰骋沙场,经历恶战无数,却从未处于如此凶险之境!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范书的刀法为什么会进展得这么快!他的战圈越缩越小,断刀在以惊人之速飘飞穿掠!

              范书的锐利刀风则向姬冷压迫过来,让姬冷生平第一次感到有一种喘息维艰之感!

              倏地,范书一沉腕,刀尖一颤,一声龙吟,已如横空长虹般泄向姬冷!

              其气势已不容姬冷闪避!

              姬冷心中一动,不惊反喜!

              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点:范书的刀法虽然进展快捷,但他的内力却未必有如此神速之进展!既然在刀法上略逊一筹,为何不与他比拼内力?

              换了以前,这是姬冷所不屑为的,但如今局势,他只能作如此选择了。

              疾提内力,姬冷的刀已迅速迎向对方的刀!

              震天巨响!金星四溅!

              果然不出姬冷所料,如此硬搏,范书根本没有占到丝毫上风!且他的刀竟被姬冷所散发出来的内力震得反弹而回!

              姬冷暗喜!

              也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有锐器划空之声响起!

              数道寒芒从范书右手衣袖中疾射而出!这正是范书的高明之处,他知道对方与自己硬拼之后,真力定是有些虚浮,在这时使出暗器,对方闪避的困难要大得多!

              而且他已得到如霜交给他的《平天六术》中记载暗器手法的那一部分,此时使出的暗器自然非比寻常!

              姬冷一惊,急忙举刀横封!

              “叮”地一声,姬冷的刀正好封住了三枚锥状暗器!

              一声轻微的机簧声响起,三枚暗器被刀撞击之后,突然进射出数十枚晶亮的圆珠,每枚仅有雪霰那么大!

              范书的刀凌空疾晃,刀气回旋鼓荡,数十枚晶亮圆珠在凌厉刀气的挟裹中,竟从各个角度向姬冷齐齐射来!

              如此突变,姬冷心中不由一凛,断刀在刹那间已闪掣无数次!

              如乱珠落玉盘般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姬冷的刀法的确不凡!

              但范书的手法更是惊世骇俗!他身形如同鬼魅般闪掠进退,再配上绝世刀法,被姬冷挡出的晶亮圆珠竟再一次不可思议地被格封反射而回!

              而且去势更疾,每一枚圆珠的目标都是姬冷一一无疑,要想做到这一点极其不易,但范书却做到了!

              姬冷生平第一次暗生惊骇之意,若非亲自经历,他怎能相信世间会有能将数十枚四散迸飞的暗器同时逼得倒射而回?

              心里想着,手上自然不敢停滞,以他自己的身躯为中心,刀芒翻飞逾电,看上去便如一个炸开的光球!

              暗器再一次被悉数挡开!

              此时巫姒看出姬冷所处的形势颇为不妙,她之所以迟迟未出手,一是因为她受伤颇重;另一个原因是范书与姬冷缠战在一处,用毒时恐会误伤姬冷,毕竟按已受了伤,力道手法都将可能会变形扭曲!

              若这样斗下去,只怕她与姬冷两人一个也走不脱了!

              如此一想,她心中暗自拿定主意,要掩护姬冷突围!她知道这么做便等于放弃了自己的生存机会,但她并无遗憾!

              如果两人中只能有一个活下去,她会把这样的机会让给姬冷一一按她的性格,在死谷一战之后,本不可能再为寻找阴苍而甘冒生命危险。她之所以这么做了,为的就是姬冷。

              主意拿定,她叫道:“姬兄弟快向屋外冲杀,我为你断后!”说话时,手中已暗扣了一物!

              几乎就在同时,她已听到姬冷突然痛呼一声,左手掩面,失声道:“我的眼睛!”

              巫姒一听,惊怒至极!同时深深自责为何早不出手?

              愤恨之下,她似乎已完全忽略了自己身上的伤势,厉叱之下,竟能以惊人之速掠起,右手倏扬,手中扣着之物已疾射向范书身后!

              很难想象重伤之人竟也有如此快捷的身手!

              范书的刀本已在此时飞速抹向姬冷的后颈!他用上了鬼神莫测的暗器手法:无中生有!

              借刀吐力,竟奏得奇效,刺中姬冷的双目,这一刀自是势在必得!

              但巫姒却让他的计划落空了!

              若换了其他任何人的袭击,以范书在暗器功夫上的造诣,当然不会舍弃姬冷,而是在闪避身后的袭击的同时取了姬冷的性命。

              但巫姒不同,巫姒真正让人致命的不是暗器本身,而是暗器上所淬的剧毒!也许稍沾肌肤就可能带来无法挽回的后果!

              他不得不放弃眼看到手的战果,撤刀反扫!

              “当”地一声,暗器已被他的刀挡中!不容他心生喜意,只听得“蓬”地一声,他手中的刀竟然一下子燃烧起来!

              燃烧的自然不是他的刀,而是附在刀上的药物!

              范书神色巨变!谁也不知道被这样的火焰烧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毒美人”永远是“毒美人”,仅仅凭她的名字,就足以让人心惊!

              范书无奈之下,不得不弃刀!

              此时,只听得姬冷颤声道:“我什么也看不见了!”

              两缕血线从他的双目中流了下来!

              巫姒心猛地一沉:姬冷竟然被刺瞎了双眼!

              她双手同时疾挥,两道黄色的烟雾自她袖间射出,恰好挡在范书与姬冷之间!

              她不希望看到范书乘姬冷受伤的机会对姬冷施下毒手!

              黄烟射出时为一细线状,但很快便扩散开来,如同二条烟柱!

              范书本欲乘势而进,取了姬冷的性命,但从大局而言,他已是胜券在握,自然不会冒着中毒的危险继续与巫姒周旋!

              如此一想,他的人已倒翻而出,双足在一只花架上一点,人便如冲天之鹏般拣起,“轰”

              地一声,穿出房顶!

              屋内便只剩下姬冷、巫姒两人了。

              巫姒赶紧上前,查看姬冷的伤势。

              姬冷已是双目皆盲!他一脸痛苦之色,这种痛苦更多的不是来自伤势,而是因为他明白双目失明之后,再也没有能力找到阴苍并将他救出!

              范书欠死谷的血债,永远也不可能向他讨还了。

              他的身子因为过于愤怒与激动已微微颤栗!

              巫姒站在他的身边,轻轻地道:“今天我们已不可能冲出重围了!”

              姬冷道:“你是不是在为与我一起寻找谷主而后悔?”

              巫姒有些苦涩地一笑,道:“我从未为自己所做的任何一件事后悔过,只是,我觉得有些遗憾—一”

              “遗憾?”姬冷有些奇怪地道。他看不见巫姒的表情。

              巫姒凝视着他那冷峻的脸庞,缓缓地道:“不错,是遗憾,没想到与你单独共处的时间会这么短暂!如果我告诉你这二个多月的时间是我一生中活得最幸福的日子,你信吗?”

              姬冷不解地道:“为什么?”

              巫姒道:“只是因为有你。”

              姬冷问言身子微微一震,沉默了片刻,忽然道:“外面是什么声音?”开始巫姒还以为是姬冷故意岔开话题,但凝神一听,外面果然有“哗哗剥剥”的声音,少顷,便见有火光映起。

              巫姒道:“范书让人引燃了屋子。”

              姬冷点了点头,他的世界已是一个黑暗的世界,但此时他也听清了火焰吞吐的声音,闻到了烟火味。

              姬冷长吸了一口气,道:“我们强行向外闯吧,也许范书是虚张声势,事实上他并无多少人马。”顿了一顿,又道:“既然难以突围,至少也可以杀一些人!”

              巫姒轻叹道:“也许,我已力不从心了。”

              姬冷一怔,他终于留意到正姒说话时已显得有些虚弱了。

              姬冷道:“你—一伤得很重吗?”

              他的性格便如他的名字一样冰冷,在死谷中一向是不苟言笑,对一切都很漠然,除了无限忠于阴苍之外,他不像是一个黑道中的顶级人物,倒更似一个与世无争的隐士,他很少对人说充满人情味的话——当然同时他也不训斥人,他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阴苍的利益。

              对巫姒尤其如此,他们两人都是死谷统领,但彼此之间与陌生人相去无几,也许,在姬冷的内心深处,对巫姒的言行举上是心存不屑的。

              死谷溃败之后,巫姒愿意与他一道暗寻阴苍的踪迹,这让他很意外,而今天巫姒的举动则让姬冷不由有了一些感动。

              姬冷很平常的一句关切之语竟使巫姒眼圈一红,在这一刻,她心想有他这么一句话,自已为了他而挨的这一刀甚至已成了一种幸福!

              巫姒在江湖中的名声并不好,天妒红颜,她的绝色容颜带给别人的是许许多多的不幸,一个女人成为让人闻之色变的黑道顶级高手,这后面无疑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作为一名死谷统领级人物,她冷酷、狠辣,加上她以毒见长,这使得她在江湖人眼中的形象便如蛇蝎,而且是妖艳的蛇蝎!

              而作为一个女人,她却也有着自己的爱与恨,当姬冷在死谷中出现之后,她的目光便不由暗中关注着姬冷了。

              如果说默默关注便是一种爱,那么巫姒已无可挽回地爱上了姬冷。只是死谷的确不是一块滋生爱情的土壤,在这儿有的只是血腥、阴谋、杀戳,以及欲望!

              况且她明白自己在他人眼中是什么样的形象,在外人眼中,巫姒只会有欲而不会生情。

              而姬冷又永远是那么冷漠,就像是一座孤傲的山峰!

              在巫姒心中最美丽的憧憬就是与姬冷一起夺得死谷大权,然后辅佐姬冷成为一代霸主,但她同时也知道姬冷水远也不会做愧对阴苍的事情!

              所以,对于死谷的覆亡,阴苍的生死未卜,在她看来并非什么坏事。至少,她会有更多的机会与姬冷共处,在她内心深处,甚至是暗自希望阴苍己不复存在于世了。否则,阴苍将永远控制着姬冷的思想言行!

              即使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一旦他或她真正地感受到了爱,也会有惊人的无私。

              这时,外面传来了范书的声音:“二位莫非拿定主意要让自己烤熟不成?”

              屋内两人已经感受到温度开始上升,此时,火焰已蹿上了屋顶,巫姒可以从门窗处望见外面的腾腾烈焰.

              姬冷咬牙道:“横竖是一死,不如冲将出去!”他伸出一只手来,接着道:“我目不能视物,只好依赖你了。”

              巫姒脸色微红,把自己的手交给了姬冷,任由他牵着,然后轻声道:“向前三丈处便是正门,但我想正门一定是他们防守最严的地方,倒不如由屋顶冲出去!”

              姬冷微一点头,低声喝道:“起!”

              双膝曲弹,人已掠空而起!

              巫姒也被带得飞身而上!她自受伤之后,力道已有些涣散,全赖姬冷助她一臂之力方才从容跃上屋顶!

              在身子即将撞在屋顶的刹那间。巫姒低喝道:“到了!”

              话音刚落,姬冷的刀已出!

              屋顶立即被削出一个大窟窿!两人从中闪射出去!因为火苗已蹿上了屋顶,所以上面并无人防守!

              巫姒双目电扫,立见四周果然有三百人将屋子团团围住了!

              巫姒低声道:“向左。”

              姬冷身在空中,强自拧身,折向左边!然后如同滑翔之鸟般飘然而落。

              巫姒之所以选择了这个方向,是因为这个方向地形开阔,这对双目失明的姬冷来说可能稍有好处。

              未等他们落地,便有袖箭、金钱镖等暗器如飞蝗般射来!不过暗器手法都极为普通,姬冷凭着耳力,已将所有暗器悉数挡回!

              当他们落地之时,立即有数十人呈弧状向他们包抄而上!

              巫姒左手倏扬,一条长逾两丈的绸带飞卷而出!

              仅仅是一条绸带,竟使这数十人如回卷的潮水般向后疾退,本是严密的阵脚出现了松散之状!

              巫姒右手一带,姬冷立即心领神会,两人同时疾进!

              刀光闪过之处,立即有数人倒下!

              此时,巫姒左手食指一曲一弹,已有一颗白色的药丸射在了姬冷的刀上,撞了个粉碎!

              姬冷的刀上便沾了这种白色的粉末,而这种粉末事实上是一种极其霸道的毒物,只要沾血,便可在瞬息间取敌性命!

              姬冷对于这一切,自然一无所知。作为一名刀法卓绝的刀客来说,是不屑用这这种方式取胜的,只是姬冷已无法看到巫姒做的手脚了。

              他的刀只要一伤及对手,哪怕是表皮之创,对手也会立即毒发身亡!当围攻他们的人发现这一点时,心中多少便有了些惧意!

              有巫姒在身侧,对方不免心存顾虑,不敢轻易逼近姬冷。但同时为了护着亚姒,姬冷却又格外地吃力些。

              姬冷与巫姒已经形成一种相互依存的组合,一旦分开,两人都将危在旦夕!

              目不能视物,姬冷的刀法只能发挥六七成,且只能守不能主动进攻,时间拖得越久,两人脱身的希望将越渺茫。

              巫姒一转念,心道:“先前自己曾侥幸从穆风的刀下脱身,今日何不如法炮制?”

              主意一定,她的手在怀中一探,便有两枚乌黑色的圆球扣在手中,同时大声道:“姬兄弟,把解药服下!”

              姬冷一怔,因为他根本没有接到巫姒给的解药!

              就在这时,巫姒扣于手中的两枚黑色圆球已经脱手而出!

              “蓬”地一声,二团烟雾立即弥漫开来!一下子把姬冷与对手全部笼罩其中!

              这样的变化,姬冷是不曾知晓的。

              但对于围阻他们的人来说,如此突变足以让他们心胆欲裂!心中都暗自思忖:“让姬冷眼下解药,这岂不等于说烟雾中有毒?”

              惊惶之中便心生怯意。此时他们被烟雾笼罩,与双目失明的姬冷相差无几,故姬冷已不再如原先那般犹如困兽,在众人心慌意乱之时,他的刀已连杀七人!

              其中三人是真正地一刀致命,而剩下的四人则是被刀上沾着的毒粉所杀!

              卷裹于烟雾之中的人一时分辨不清形势,只能听到身边不绝于耳的惨叫声以及人的躯体倒下的声音,一时也分不清到底有多少同伴倒下了,惊骇之下,竟如鸟雀般四散而走!——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