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九章 英雄无名

            第九章 英雄无名

            时间:2016/1/28 8:03:26  点击:969 次
              牧野静风并不是狂傲之徒,他紧施了一礼,恭敬地道:“原来是卓前辈,在下穆风!”

              他敬重的不是卓无名的武功,而是卓无名的侠义!

              卓无名道:“虽然我与日剑蒙悦交往并不甚密切,但我一向敬重他的为人,所以对他的神剑落到了你的手中这件事,我不得不加以关照。”

              他与日剑蒙悦都是江湖中人眼中的大英雄,地位尊崇,如此一来,他们便不可能交往密切了。这便如两座卓然而立的山峰一般,只能遥遥相望,各领风骚。

              卓无名继续道:“依我看来,你应该不会是心怀邪恶之人,可这‘破日神剑’又怎么会落到你的手中?日剑蒙悦乃武林中的一根支柱,他若是有了什么闪失,影响的将是整个武林大局,何况是在如今这种群魔共舞之时?我希望你能给老夫一个合理的解释。”

              以他的身份,对一个无名少年说出这样的话,已是极为客气了。

              牧野静风在心中叹息了一声,他很想说出真话,但他不能说,于是便道:“其中原委,暂时无法向外人道也!”

              卓无名脸上刀刻一般的皱纹一下子显得更为深凹了,但他的语气依旧是平缓的:“为武林大局着想,你至少要说明日剑蒙悦如今是否安然无恙?”

              牧野静风沉默了少顷,缓缓地道:“抱歉得紧,在下无可奉告。”

              卓无名的脸上终于有了怒意!而事实上他早就应该发怒了!他没有直截了当地以暗害日剑蒙悦并窃取其“破日神剑”的罪名加于牧野静风头上,便已经给了牧野静风天大的面子了,没想到牧野静风竟如此不识抬举!

              但他终是武林七圣之一,即使有了怒意,也不会轻易发作的.他沉声道:“若是任由你手持‘破日神剑’招摇过市而无人过问,那岂非是公道沦落?

              我不会将罪名强加于你身上,只是需得请你与老夫一同在武林同道面前说个明白,待到事情查明,若是我卓某有错,定会在武林同道面前向你谢罪,若是你果然做了不义之事,那时自有公道裁决于你!”

              牧野静风道:“在下有要事待办,恕难从命.等诸事办妥之后,在下自会向武林同道有个交待!”

              卓无名沉声道:“只怕是花言巧语而已!无论如何,老夫也不能让武林同道失望!”

              牧野静风叹息了一声,道:“只怕在下要让卓前辈失望了。”

              卓无名终于动了真怒!他缓缓地道:“据说你的武功已可跻身于绝顶高手之列了,今日老夫倒要领教一番!”

              牧野静风有些为难了,他根本不愿与人人敬仰的卓英雄交手,何况即使动了手,自己也未必能赢!

              败在卓无名手下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甚至,以他这样的年纪,能有资格与卓无名交手便已是一种荣幸了。

              但牧野静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他必须去救出屈小雨与屈敏!屈家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不能眼看着她们全家家破人亡!

              而这一切,却又是无法与卓无名分辨的.

              卓无名不失长者风范,他沉声道:“你拔剑吧!”

              牧野静风道:“在下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

              卓无名打断了他的话:“你连日剑蒙悦是否安然无恙都不愿告诉老夫,足见你毫无诚意,至于是否真的做了伤天害理之事,日后查过便知!不过老夫倒要提醒你一句话,若是日剑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即使没有老夫,你一样逃脱不了武林正道的共戳!”

              牧野静风见他神情激动,知道他已动了真怒,不由有些焦虑!

              卓无名再次催促道:“快快拔出你的剑来!”

              万般无奈之下,牧野静风终于把右手握在了剑柄上!

              一场生死之战一触即发!一个是身为武林七圣之一的卓无名,一个是身负绝学的武林后起之秀.双方之战,自是惊天地、泣鬼神!

              牧野静风已感到了一种无形之威压自对方身上汹涌而出!卓无名的衣衫无风自鼓,猎猎飞扬!

              这一战,自己能胜吗?牧野静风没有一丝一毫的把握!

              卓无名的身势与方才并无什么改变,但在牧野静风看来,他却似乎已在瞬息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看似漫不经心地随意一站,却已有渊亭岳峙之气慨!牧野静风右手倏地一紧,他的剑即将划空而出!

              倏地,远处突然传来了清越之古琴声!

              牧野静风的动作在一刹那间凝固了!

              卓无名先是一怔,然后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了。

              古琴之声像是近在咫尺,又似乎是从天际传来。牧野静风环顾四周,没有看到任何人。

              但他知道弹奏古琴的人是谁。

              是日剑蒙悦!

              在“剑谷”中听了蒙悦所奏的古琴之声后,牧野静风就再也忘不了。

              这是一种超凡脱俗的声音,就像“日剑”的人一样——牧野静风不由想起他初见日剑的情景.

              ※※※

              牧野静风没有料到日剑蒙悦在听完他说“有人让我来杀你’时,会是那般的平静!

              当时,牧野静风便忍不住问道:“难道你不相信我所说的话?”

              而日剑蒙悦却笑了笑,他道:“我相信你所说的话,但我不相信你会杀我,因为你的身上没有一丝的杀气。相反,我倒在你的眼中看出了一种忧郁。所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来向我寻求帮助的。”

              牧野静风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位年已五旬,却仍是那般俊朗倜傥的中年人.他从对方坦荡友好的眼神中看出了日剑的超然与豁达!

              有几个人能够听到别人说有人要杀自己时,还能保持这样的平静?

              日剑蒙悦道:“你能够从容走到这儿,说明你的武功已是极为不俗,那么困住你的事想必也是极为棘手了。如果你信得过老夫,便说出来,让老夫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

              牧野静风反倒吃了一惊,不由地道:“你为何能如此信任我?’日剑蒙悦一笑,道:“凭心中一点灵犀。”

              “心?”牧野静风有些明白了,但又更为糊涂了。

              日剑蒙悦道:“我想无论谁都知道要凭真正的武功,没有几个人能杀得了我,你若真的要杀我,只能凭借各种计谋,如今你却直言相告,这说明你真正的用意绝不会是要杀我!’顿了一顿,他又道:“你敢来找我,便说明你是个有勇气的年轻人.而老夫一向比较欣赏这样的年轻人,你何不直言?”

              牧野静风本来对此行抱的希望并不太大,因为他知道日剑蒙悦被武林中人公推为七圣之一,且排于第二位。这样的人,寻常人对他只能仰视,而自己心中的一些不合情理的请求,他又怎会应允?

              他之所以鼓足了勇气来找日剑蒙悦,是因为他别无选择。

              当下,牧野静风便坦诚相告,只是他依旧将自己的来历隐去了。

              日剑蒙悦皱了皱眉头,自语道:“屈不平……屈不平……”似乎是陷入一片沉思之中。

              牧野静风有些紧张地望着他。

              忽然便见日剑蒙悦抚掌道:“不错,我记起来了,江湖中的确有此人.屈不平本为江南人氏,世居临安,一个意外的机会使世代为贾的屈不平成为了武林中人,他的武功尚属一般,但对奇门阵法却几乎可谓是天下无双。二十年前在武林同道围攻当时为恶一时的神秘人物时曾以他的‘异神九玄阵’立下奇功,名动一时,但不知为何很快便销声匿迹,没想到他是隐于山庄之中了!“

              牧野静风心道:“原来恩公屈庄主在二十年前便已是扬善除恶之人,如今却惨死于死谷之中,此仇不报,有何颜面立于世间?!”

              日剑蒙悦看了牧野静风一眼,道:“你是否想让老夫隐匿起来,然后你扬言出去,便说老夫已被你所杀,只要我不出面澄清,时间久了,世人及死谷中人都自然会信了你的话,对与不对?”

              牧野静风佩服不已,恭声道:“前辈真乃料事如神!”

              日剑蒙悦哈哈一笑,道:“可你莫忘了死谷谷主乃一代枭雄,老夫所能想到的他又岂会想不到?只怕他一眼便会识破这小小的计谋!”

              牧野静风不由惶然道:“这……这却如何是好?”日剑蒙悦道:“无妨,我有一个办法,保准让他相信你!你且先别急,来老夫这儿的客人是少之又少,难得老夫与你尚算投缘,不妨在此歇患一日。”

              牧野静风忙道:“多谢前辈好意,只是救人之事乃十分火急,人一日不曾救出,在下便一日不得心安。”

              日剑蒙悦见状,也不再勉强!他对侍立于一侧的其中一仆道:“去取我的剑来!”

              那奴仆有些不解,但还是依言而去了。

              少顷,奴仆已由内室棒出一柄剑来,牧野静风立即被古朴幽深之剑鞘所吸引!他暗自揣度这样的剑鞘之中,该是一柄什么样的罕世宝剑!

              如果他是久经江湖之人,不用猜也应该知道这定是“破日神剑”!

              日剑蒙悦接过剑来,握于手中,道:“此剑随我多年,江湖中人皆知此剑从不离老夫左右,现在我将此剑交给你,如此一来,即使你不开口,别人也会怀疑你是不是已杀了老夫而夺得此剑!”

              说到这儿,他不由笑了,牧野静风则有些尴尬。

              日剑蒙悦又道:“死谷谷主为人阴险狠毒,他即使真的相信你了,但你又怎能保证他不变卦?到时你一人在死谷之中,身陷重重包围,只怕不但救不了人,反倒把自己也搭进去了,你可曾考虑到这一点?”

              牧野静风顿时有冷汗涔涔之感!他惭愧地道:“晚辈救人心切,不曾想到此点!”

              日剑蒙悦道:“死谷谷主之目的,原是为了得到屈不平,后来大概是屈不平自杀于死谷之中,他们便以他的女儿要挟你,让你对付老夫。而事实上如果不是要挟你,他们手中控制着屈不平的一对女儿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如今他们的目标转向了老夫,死谷中人皆为无信无义之辈,一旦他们得知我已死亡!那么他们完全可能背弃前言!”

              牧野静风道:“那岂非……岂非……”

              日剑蒙悦摇了摇头,道:“如今上上之策便是故作神秘莫测,你只管捧着老夫的剑去死谷,既不要说老夫已被你杀了,也不要说其他的话,这便让死谷一时难以明了其中虚实,他们势必会让人来这一带探查,而老夫已不在此处,这对他们来说无疑又多了一份悬念,如此一来,他们就不可能把事情做得不留后路!”

              牧野静风疑惑地道:“即使能够蒙住他们从而使他们一时无所适从,可……可是这样也是救不了屈家二位姑娘呀!”

              日剑蒙悦道:“你只顾按我所说前往死谷即可,当你牵扯了他们的注意力之后,老夫便可从容行事了。”

              “前辈你莫非……要亲自出手?”

              日剑蒙悦缓缓地道:“死谷气焰日渐猖獗,如今又将矛头直接对准了老夫,那老夫只好还以颜色了。死谷既然选择了你来对付我,显然是颇为看重你的武功,那么你在深入死谷之后,只要处处小心,加上死谷在未明白真相之前,一时半刻也不会对你下手,你还是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牧野静风不由一阵感动。他没有想到日剑蒙悦不但会出手相助,而且还亲自出马!他在进入“剑谷”与蒙悦二仆相遇时,二仆曾说他们主人十年来一直居于此谷极少离开,即使离开,也是当日便回,如今为了自己之事,他竟能如此做,实在令牧野静风感激不尽!

              日剑蒙悦忽道:“你可知老夫为何要这般助你?”

              牧野静风一愣,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他没有想到日剑蒙悦突然会有如此一问。

              日剑蒙悦轻轻地抚了一下剑,悠悠地道:“待到一定时日,也许你就会明白的——当然,或许老夫永远也不会向你说出其中的原因。”

              牧野静风虽然感到好奇,但看对方神色凝重,却也不便开口相问.日剑蒙悦目视“破日神剑”,缓声道:“我这把剑太过灵异,一般人很难驾驭,虽然你能够冲破我的两个仆人的阻拦,说明你的剑法很是不错.但还是先试着用一用吧,以免到时与他人对阵时,反被此剑伤了自身!”

              日剑蒙悦的两个仆人本都是顶尖剑客,为人亦正亦邪,后来方被日剑蒙悦收服,所以要想在他们手上讨得便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牧野静风忙道:“前辈爱物,晚辈怎敢妄动?遇敌之时,我自有其他兵器防身!”

              日剑蒙悦一笑,道:“对敌之时,放着上等兵器不用而去用普通的兵器,岂不是笑话?

              何况你若是不用此剑而仅仅把它悬于腰间,岂不让人感到怀疑?”

              牧野静风一想也是,便不再多说。

              日剑蒙悦将“破日神剑”递给了牧野静风。

              牧野静风伸手接过,不知为何,他的手心竟感到了一股温热,似乎有一股旺盛的生命力在剑鞘内涌动!

              牧野静风暗暗称奇,他的右手握住了剑诀,心情竟有些紧张了。

              日剑蒙悦用鼓励的目光看着他,点头示意他拔出剑来.这时,那两个仆人已恍无声息地贴进了蒙悦身侧,他们警惕地望着牧野静风,同时心中暗自奇怪,不明白自家主人为何如此信任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日剑蒙悦见状,便挥了挥手,道:“你们这是怎么了,还不给我退开?”

              二仆道:“主人,他……”

              日剑蒙悦道:“休得多言!”

              二仆只好无奈地退了开去,而他们的神情则更为紧张,一旦牧野静风有什么异常举动,他们便会以迅雷不掩耳之速立即出手!

              牧野静风明白他们护主心切,也不以为意,他退出两步,然后缓缓地抽出剑来!

              一道毫光立即绽映开来!

              牧野静风被这神奇之剑吸引住了。

              剑缓缓平举,倏地一声清啸,已是一招“逍遥容与”乍出!

              此式乃空灵子所传剑招中最为洒脱飘逸的一招,但见剑光如纷飞的雪花,扬扬洒洒而落!

              而牧野静风独步天下的轻功身法与这一招“逍遥容与”配合得天衣无缝!再加上神兵“破日神剑”,这已不仅仅是一招剑法了,而是剑魂与人的神元之完美结合!

              二仆立即被深深地震撼了!

              在他们眼中,一向只有日剑蒙悦才是可以让他们真正心服之剑客,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所施展出的剑法竟如此高明!无疑在当时他与自己两人过招时,并未曾尽全力!

              牧野静风一招使罢,立即停了手,他担心有卖弄之嫌。

              日剑蒙悦抚掌大笑道:“老夫还道普天之下唯有老夫方配使此剑,如今看来,也许你比老夫更配用这柄剑!”

              牧野静风惶然道:“前辈过奖了!”

              ※※※

              牧野静风在向西而行之时,心中便知日剑蒙悦也已离开了“剑谷”,与他一道向西而行了。

              不同的是,牧野静风必须尽量地把声势扩大,且越大越好,最好让天下人全都知道他手中有一柄“破日神剑”!

              而日剑蒙悦则恰恰相反,他必须尽可能地藏匿自身的行踪——这对于一个备受世人推崇敬仰的武林绝世高手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不容易之处是在于难以放下自己的地位尊严,毕竟藏匿行踪多多少少有一种不够光明磊落之感。

              何况日剑蒙悦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牧野静风觉得真是难以想象,如他这样地位、身份崇高之人如何能瞒过世人的耳目?

              如今,听得日剑蒙悦的古琴之声,牧野静风又是高兴又是惊讶,心想:“莫非日剑前辈还带着古琴上路不成?这岂不是更加引人注目?”

              卓无名静静地聆听着古琴之声,轻轻地道:“声由心出,倾听此声,可知日剑之胸襟仍是远在老夫之上,所以才会有如此清越明朗之声,若非心中坦荡无私,又安能如此?”

              牧野静风有些惊诧,他没有想到卓无名居然也能听出这是日剑蒙悦所奏之声。

              只见卓无名举目四望,但周围并无日剑身影。

              他低头沉思了一阵,方轻叹一声,道:“日剑只愿以声示我,不愿出面相见,想必他有不得已之处。而他身在附近,对你身负他的心爱兵器并不出面责难,可见他与你之间极可能有某种默契,也许倒是老夫多事了……”

              牧野静风忙道:“卓前辈也是古道热肠……”

              卓无名不知为何苦笑了一下,方道:“幸好日剑能及时以声示我,才没使老夫好心办坏事.虽然老夫不明白你们如此做意欲何为,但有一点老夫却是可以为你们做到,那便是为你们保持缄默!并保证从此不再有其他人打扰你!”

              牧野静风赶紧道:“前辈不必如此,若是无人打扰反倒不好了.倒是日剑前辈他在我身侧曾出现过之事,切莫与外人道诉。”

              说完之后,便心中暗忖:“卓前辈能够从一曲古琴声中听出这么多的东西,并立即醒悟过来,实在不简单!”

              卓无名点头道:“你且放心,除了你我之外,再也不会有其他人知晓今日之事了。”

              牧野静风一躬腰,道:“多谢卓前辈成全。”他为自己与卓无名之间在关键时刻能够化去这段矛盾感到十分高兴,同时他也相信卓无名能够说到做到!——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