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灭绝江湖 >> 第三章 残红裴莺

            第三章 残红裴莺

            时间:2016/1/27 16:50:09  点击:1376 次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或才醒过来。

              醒过来时,他愣了,用力地摇了摇头。

              四周怎么这么黑?

              他循着一丝亮光找到了门,一打开,便透进来了耀眼的光芒。

              看样子是早晨了。

              南宫或向门外一看,立刻明白过来今天——不!应该是昨天了,他与一个红衣女子来到了这个废弃的庄园。

              然后,他便看到了皇甫小雀。

              皇甫小雀?想到皇甫小雀,他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好多。

              他急忙转过身去,打亮火折,引着火绒,借着火绒的光,他看到了一截未用完的蜡烛。

              他便将蜡烛点燃,举着它,向那间小屋走了进去。

              看到这间小屋,他便想起了许多,他想起皇甫小雀便是在这间小屋的一个墙角里。

              但小屋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墙角里有一堆棉絮。

              显然,皇甫小雀本来便是在这儿的。

              可现在,她去了什么地方?红衣女子呢?想到红衣女子,他的心便开始往下沉,因为在他的心目中,红衣女子并不是一个好人。

              莫非,皇甫小雀又遭了毒手?想到皇甫小雀,他的心便一阵巨痛,他记起皇甫小雀已经疯了。

              为什么连一个疯了的女孩也不放过?

              他的双目开始赤红如血,如果红衣女子在他身边,定已被他撕成碎片!

              他一步跨出小屋,便在外面看到了一地的碎酒坛。

              “是的,昨天自己喝了不少酒,是红衣女子陪着他喝的……喝着,喝着,皇甫小雀突然变好了,她说她是装疯骗自己的,然后……”他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恨自己为什么对昨日的回忆竟是浑沌一片!

              “皇甫小雀好起来了吗?那么为何她不等我醒过来就走呢?”南宫或有些糊涂了。

              但在此时,地上有几张纸映入他的眼中,纸上有字,他急忙拾了起来,凑在烛光前,看了起来,只见上边写道:

              “我已带走了皇甫姑娘,请放心,我对她没有恶意,如果我有什么图谋的话,在昨夜我完全可以实现。我不是‘夺魂红蝶’,但我也不是什么名门正派中人,有人称我为‘残红裴莺’。裴莺是我的名字,‘红’是我爱着红装,至于一个‘残’字,不言自明,既说我的残忍,又说我只是一个残红败绿而已。但我知道,真正了解我的,只有我自已,如果你能记起昨夜的事,你便会相信我说的话,真正的我与世人眼中的我,并不一样。”

              看到这里,南宫或暗道:“昨夜发生了什么?我真是想不起来了。”

              他接着往下看:

              “我曾经深爱过一个人,但他最后却舍我而去,原因只不过另一个女人比我的家更有权势,这段经历,对我来说,是刻骨铭心的痛,所以我便开始恨上了男人,所有的男人!我常常以我的姿色,使男人丑态百出,声败名裂。甚至送了命。”

              “后来,我便被人利用了,一方面他以药物控制了我,另一方面,我对男人的恨,让我对这种控制并不反感,我以为我从此便将永远生活在这样的日子里。”

              “但我终于遇上了你,我可以坦诚地告诉你,我已喜欢上了你,我的爱是因为你对皇甫姑娘的爱,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已被我彻底否定了的真正的情。”

              “也许,唯有我自己才理解自己的这种感情。我的任务,本是利用你对墨山水的恨,让你成为我们的人,必要时,我将利用药物来控制你,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决定要脱离从前的日子。”

              “脱离从前的日子,便意味着死!但死又何妨?至少,我已真正的爱过一回,我可以将自己最珍贵的贞节奉献给你,同样,我也可以奉献出我的生命。”

              “我会好好地照顾皇甫小雀的,十五天之后,我身上的药物便会发作,但在那之前,我会为皇甫姑娘找到合适的安身之处,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她已认不出你是谁,所以你与其他任何男人没有什么不同,她不会认同你的,而我却不同,我是女人!女人比男人更容易走进另一个女人的心灵。”

              “如果皇甫姑娘能好起来,那便真心的祝福你们,请相信我,她的心灵,仍是纯洁的。”

              “永别了,十五天后,‘残红裴莺’将不复存在,‘银面人’也将不存在了。”

              后面的几行字,一片模糊,也许,是泪?

              南宫或捧着那几张纸,呆呆地站着。

              他有些明白了,有些却糊涂了。

              他已记起昨夜的一些事,但在记忆中,与他缠绵的本是皇甫小雀,怎么她的信上又这么说?

              也许,是自己酒后神智不清,错认了人?

              他已看到了地上的点点落红,不由内疚万分。

              他自责道:“为何我总是伤害别人?”

              南宫或本是一个豁达的人,但一连串的事,使他忧郁深沉起来,离开南宫世家只有短短的一个月,而他的改变,却太大了。

              他自言道:“‘银面人’也将消失了?也就是说,‘残红裴莺’即武当风阳道人所说的‘银面人’?”

              南宫或不由记起曾听“铜面人”说过一种“茧丝魂”,当时,“铜面人”是在给扮作“无面人”的他一瓶金创药时说的。

              也许,“菟丝魂”便是裴莺所说的控制了她的药物吧?

              这种药物,一定既控制了裴莺,又控制了“铜面人”和“无面人”。

              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背后的人便极为可怕了,因为他可以控制任何一个武功深不可测的人,只要那人中了他的药物!

              而自己,岂非也差一点被他控制?

              南宫或心道:“自己的武功并不高,他为何要控制我?”

              很快,他便明白过来,只要南宫或一死,那么整个南宫世家的人,便是杀南宫或的人的仇敌了。

              若是整个南宫世家与谁作对,那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那么,控制了“银面人”、“铜面人”、“无面人”的人又是谁呢?不会是墨山水,因为“无面人”、“铜面人”都与青城派的人有过一场恶斗,也不会是解千草——即柳如风,因为他已经死了,死在“银面人”手上。

              而“沧浪八卫”二十多年已死一卫,剩下的七人除了墨山水之外,现在全都死了。

              南宫或迷惑了。

              如果不是“沧浪八卫”中的某一个人所为,那么又怎么可能他所要杀的人,全都是“沧浪楼”的人?

              长孙无影不是说过除了他之外,几乎没有人能够将“沧浪八卫”全认出来吗?

              他们自己内部尚且如此,外人便更无从了解了。

              突然,他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会不会是长孙无影从中做的手脚?他对自己所说的一切,全是假的?”

              当然,这样的念头,在他的头脑中只保留了极短极短的一瞬间,便被他自己否定了。

              所有的线索,几乎全断了。

              也许,裴莺是解开这个谜的一个缺口,但现在要去找她,是太难了,因为她在信中已说是“永别了”,也就是说她已断定在她身上的药物发作之前,她是不会让南宫或见到她的,至于药物发作之后,即使南宫或能见到她,又能如何?

              那时,她已是隔世之人了。

              现在,墨山水是惟一一个活着的“沧浪八卫”了,何况,他的手中,还有“灭绝剑谱”的第六份!

              于是,南宫或便决定仍是继续西行,去找墨山水!

              南宫或已发现按以前的方法找墨山水,不但慢,而且极不可靠,谁也不知道从这儿到四川蜀中青城这迢迢千里路中,会发生什么事。

              于是,他便混入一个商团里面,这个商团所要去的地方,正是川中。

              要混进这样的商团,并不难,他只花了二十两银子,请当地一个贩布的老板吃了一顿,再给了他五十两银子,那个老板便给了他十个大木箱子,当然,木箱子里装的并不是布,而是稻草。

              南宫或便以这个商团的二掌柜身份,加入了这个商团。

              其他人对他还是挺喜欢的,因为众人看他腰中挂了一把剑,又长得气宇昂扬,便断定他会些武功,而对一个商团来说,多一个会武功的人,总是多一份安全。

              商团是以马车代步的,这便快多了。

              七日之后,他们便已进入蜀境。(潇湘子扫描,黑色快车OCR)

              蜀道,素有难于上青天之说,所以商团的速度一下子慢了下来。

              此时,南宫或便又悄悄地离开商团,独自前行,自然,他离开商团时,顺手偷走了商团中的一匹马。

              马比马车便轻快多了,二日之后,他已近青城了。

              南宫或这么昼夜奔驰,极少洗梳,更别说换衣衫了,所以他现在是一头乱发,胡子拉碴了。

              他不由有些好笑,心道:“自己这么大老远地赶来,如果墨山水根本不在青城,那却如何是好?虽然一直以来,墨山水极少离开青城,但前段时间,他不也离开过青城吗?”

              但既来之,则安之。

              到了青城附近,他才发现自己以前对青城派的了解只能算是皮毛。

              青城派与一般的江湖门派有很大的不同,他们的门派组织看起来极为庞大,也极为松散,可以说所有的青城武林人,都是青城派的人,一旦有了外敌,他们青城便几乎是倾城而出的。

              但青城派却比不上少林,也比不上丐帮,一则是因为少林、丐帮的武学博大精深,青城派无法与之相比,还有另一个方面,则是因为青城人不愿意走出青城。

              也许,这与他们所处的环境有关系,就整个蜀中地区来说,他们处于一个四面环山的盆地之中,无形中,便形成一种自围意识,他们不愿意走出蜀境,而青城又是在一个四面环山氛围当中的小城。

              所以,青城派在江湖的影响并不大,尽管他们的帮众是数以万计的。

              不过,青城派还有一个核心,这也就是平时江湖人眼中的青城派。

              这个“狭义”的青城派,与一般帮派没有什么区别。

              “狭义”的青城派门徒,自然是效忠他们的掌门人墨山水,而“广义”的青城派之人,则未必如此,唯有当整个青城的利益受到损伤时,他们才会群起而起之。

              青城人信奉墨翟所创立的墨家学说,一向提倡节俭、坚忍,讲求回归自然,不粉饰,不做作。

              南宫或在青城之外,尽可能地多了解青城的情况后,他才进入青城。

              乍一看,青城与别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同,它一样有街巷,一样有瓦肆,有三教九流。

              但细细一留心,他便发觉青城与别的地方的区别了,青城中佩剑的人特多,在青城,几乎看不到别的兵器,清一色的剑,而且剑都是不带剑鞘,便那么直接插在腰间的腰带上。

              青城之人的装束极为简朴,几乎全是麻布,而且颜色以灰色、黑色居多,而男人的头上,又全都高高地挽起一个髻来。

              所以,南宫或进入青城后,便有些醒目了。

              南宫或也有些不安,他曾与“痴颠四剑”有过一场血战,而现在在青城的街上,到处都可以看到与“痴颠四剑”装束一样的人,这总让南宫或冷不防被吓了一跳。

              他决定也要换一件那种麻织成的长袍,至于头上的髻,便作罢了。

              他没想到这个决定,会为他惹出那么大的麻烦来。

              当他要了一件麻料长袍后,便伸手去掏钱,掌柜的听出他不是川中口音,却要穿这种本地人特有的衣服,便以奇怪的眼神看他,这使得南宫或心中有些发毛,所以掏银两时,便有点紧张了,这么一紧张,只听得“当啷”的一声,银两未掏出来,却掏出了“铜面人”的那张青铜面具!

              青铜面具躺在地上,发出幽蓝诡秘的光芒。

              立刻,南宫或觉得有数道目光射向了自己,但是当他回头时,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每一个人都是神情自然,似乎压根儿就没有人注意过他。

              南宫或暗暗奇怪,心道:“莫非是我自己太过敏感了?”

              他赶紧将青铜面具揣入怀中,掏出一块银子,往柜台上一放,拿起麻质长袍赶紧便走。

              当他走过一条街,转入一个巷子里的时候,他便发觉身后有人跟着他了。

              南宫或心中暗道:“该不会又是自己的错觉吧?”

              便在此时,后面已有人沉声道:“请留步。”

              南宫或便戛然而止步了,不是他太听话,而是因为巷子前边也出现了一个人。

              前边的那个人的脸色很不友好,铁青着。南宫或一回头,身后那个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便如一团乌云罩着一般,直挂下来。

              南宫或索性往墙边一靠,背倚着墙。

              巷子两端的来人在离南宫或一丈远的地方,齐齐站住了。

              南宫或向他身后来的那个人问道:“朋友,叫住我有事吗?”

              身后的那个人道:“我不是你的朋友,我是来要你的命的。”

              “为什么?”

              “因为你杀了‘痴颠四剑’,而我是他们的师叔。”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另一个人道:“我也是。”

              南宫或不由笑了,他想到与其说他杀了“痴颠四剑”,倒不如说差点被“痴颠四剑”杀了,如果不是铜面人及时出现的话。

              显然,他们把自己当作“铜面人”了。

              于是,他道:“是墨山水告诉你们的?”

              只有墨山水和他才知道这件事,所以他才这么说的。

              一个人道:“谁告诉我们的并不重要,总之,你得以命偿命。”

              南宫或沉声道:“你们倒狂得很!”

              另一个人道:“对,我们本就是‘狂疯双剑’,我是狂剑。”

              “我是疯剑。”

              南宫或立即想起父永南宫伐提过“狂疯双剑”,他们的武功,独树一帜。

              于是他道:“久仰!不过我得说明,这并不代表我怕你们!”

              “狂剑”道:“你也够狂的。”

              他的右手已缓缓地拔出腰中之剑。

              同时,“疯剑”也已拔出了他的剑,只不过他用的是左手!

              两人的剑齐齐斜斜横于胸前!

              然后“狂剑”的左手手指突然在自己的剑身上一弹,只听得“铮”的一声响的同时,狂剑身躯已疾卷而起。

              同时,“疯剑”的右手也在自己的剑身上用力一弹,又是“铮”的一声,人也急攻而上!

              两排剑光,灿亮如电,幻凝成晶莹的箭形,就好似千百剑锋在须臾间做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排列,剑气蒙蒙,发出刺耳的裂帛之声,仿若要将南宫或生生切作无数碎片!

              南宫或没有硬接,他的人突然顺着墙体疾然下滑,然后腰间的“后羿剑”便已乘机划出,从自己的左肋向后暴点,借力向下翻飞而出!

              一声冷哼,“疯剑”的剑身又是“铮”的一声响!

              南宫或的“后羿剑”急忙顺身如电划出!

              他的剑扑了个空!

              而“狂剑”却已乘机而上,他的剑贴于胸前,身躯疾翻如车轮,蓦然间,银辉闪耀,通体光星迸现,形如一个圆柱光体般疾卷而至!

              显然,“疯剑”与“狂剑”之间已有了默契的配合,一个在弹起剑身时,另外的那一个人便已乘着对方交手的一瞬间,开始发动攻击。

              当然,这种配合不是固定的,而是作着似乎全无规律的变化,有时是弹剑之人攻来,有时却是未弹剑之人攻击。

              南宫或几招应付下来已极为吃力,若不是他已学得长孙无影的剑术,恐怕早已躺下了。

              虽然他学得了长孙无影的“天剑”,但却未能很熟络,加上他的招式虽然已是超凡入圣,但他的功力却与他的剑法不相配,这无疑大大制约了他的全力发挥,剑法也因此而大打折扣。

              他不敢以剑身与对方硬接,因为他知道单以功力而言,他的功力一定在“狂剑”、“疯剑”之下,若是硬接了,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当下,他便一味仗着剑术的奇绝,与“狂疯双剑”游斗不止。

              转眼间,三人已折了数十招!

              南宫或不由暗暗心焦,因为这是在青城,而不是在苏州,时间长了,青城派的人必定会闻风而来,那时,他们一旦听说南宫或就是杀了“痴颠四剑”的人,那么恐怕他有三头六臂,也应付不过来了。

              但“狂疯双剑”的武功确实了得,南宫或一时哪里脱身得了?

              又是“铮”的一声响,是在南宫或的右侧!

              南宫或无法判断右边是否会有剑攻来,但他又不得不防。

              当下,他便清啸一声,“后羿到”匹练似的向右侧一撩,同时,人已如一缕轻烟般飘然升空!

              他的剑已接实!但南宫或已立即一振腕,“后羿剑”已以奇异的方式一弹,便摆脱了左边“狂剑”的纠缠,以不可思议之速倒卷而回,在自己的身子左侧划出一道优美的光弧!

              左边又是“当”的一声,显然,这一次,是“疯剑”与“狂剑”同时进攻的。

              南宫或的上升之势已止,而“狂剑”却已在他的身上卷起一片光雨!

              同时,“疯剑”也已双足一点,人便已如巨隼般横空掠出,长剑划空如裂帛!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