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五章 护送圣女的征程

            第五章 护送圣女的征程

            时间:2015/6/29 14:19:06  点击:1769 次
              翌日,轩辕牵着燕琼的手来到叶放所住的大院,倒的确让人惊羡。

              此刻族中之人对轩辕都是刮目相看,不仅仅是因为轩辕那足以战胜叶皇的武功,更重要的是因为他在处理叶皇之事的方式上,的确做得漂亮至极,出乎族人和叶放的意料之外,却收到了远远超出任何人想象的最好结局。那不仅仅需要武力和智慧,更需要一个宽广而博大的胸怀。是以,轩辕完全得到了族人的支持和赞赏,所以,昨晚热情的人们抢着向他敬酒。

              “这么快就醒了,真是不简单!”花猛见到轩辕与燕琼双双走来,不由略带惊羡地道。

              “还多亏了花老大昨天将我抬回家。”轩辕笑了笑道。

              “哈哈,你居然知道是我抬你回家的?了不起!想来你再喝二十斤酒也没问题,找个机会我一定要将你灌倒……”

              “嘻嘻,到时只怕花大哥还没来得及让我夫君倒下,反而自己先醉倒了。”燕琼笑着打断了花猛的话道。

              花猛立刻傻眼了,不敢相信地望了望燕琼,又望了望轩辕,神秘兮兮地问道:“阿轩老弟,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小琼儿如此大胆说话也不怕羞了?还‘我夫君’的叫得这么顺口?”

              “拉倒吧,人总是要变的?因为她是我夫人,我自然是她的夫君了。”轩辕大感好笑道。

              “啧啧,真是女大十八变,一天一个样。”花猛感叹道。

              燕琼见花猛煞有其事的样子,不由掩口笑了起来,一时风情无限,只看得花猛大吞口水。

              “阿轩来了,族长在里面等你呢。”猎豹脸色仍有些苍白地出现在内院门口。

              “猎兄的伤势好些了吗?”轩辕关切地问道。

              “托兄弟的福,经过一晚的休息,今天好多了,大概再过两三天就可以完全复原。不过昨晚我没来得及敬二位的酒,待我的伤好了之后,一定要加倍相敬,到时候二位不能推辞哦?”猎豹笑道。

              “好说好说,我们一定奉陪到底!”轩辕大大方方地道,燕琼如小鸟依人一般挽着轩辕的手步入了内院。

              “燕琼妹妹请留步,族长只让阿轩兄弟进去,请你先到五夫人那里去坐一会儿吧。”猎豹在进入内院后出言道。

              燕琼不由望了轩辕一眼,显然有些惑然,轩辕却笑道:“听话,去小姨娘那里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燕琼有些不舍和担心,但却不敢有违轩辕的意思,只得道:“我等你!”

              轩辕与猎豹大步行入一个厅堂之中,这里与族人就食的那个院落很相似,这个厅堂也与那间木屋一般,但轩辕今天还是第一次进入叶放的居所。

              叶放稳坐中堂,而坐在他左边的正是那神秘丽人,不过褒弱四女并不在场,厅堂内还有随同神秘丽人而来的一个老者以及有邑族的四大长老与族中的祭司天河。

              “阿轩来了,很好,坐吧!”叶放肃然道。

              “猎豹你先出去吧!”天河祭司向猎豹淡淡地道。

              轩辕一怔,扫了厅堂中一眼,见左右下首各有三个空座,也便坐在右边的最末一张坐椅上,猎豹却转身而去。

              “阿轩,知道我找你来有什么事吗?”叶放淡然问道。

              轩辕目光禁不住向那神秘丽人扫了一眼,干咳一声道:“人心如面,各有不同,我怎能猜出族长心中所想之事?不过我却知族长一定会说出来的。”

              叶放不由“哈哈”一笑,坐在神秘丽人下首的一个老者轻捋了一下微微有些花白的长须,表示欣赏。

              天河祭司坐在右排最上首,但那似乎可以洞穿一切的目光有些讶异地望了轩辕一眼,就连四大长老也觉得今日的轩辕的确不简单。

              “阿轩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过去吗?”叶放又淡然问道。

              轩辕茫然地摇了摇头,道:“我的确不知道,也很想知道,如果族长知道,那可真叫阿轩感激不尽。”

              众人并不怀疑轩辕是在说假话,因为天河祭司曾深入轩辕的思想,追索他的记忆,但那竟是一片空白。据说那并不是因为轩辕没有过去,而是因其受到某种力量的控制和刺激,致使他失去了过去所有的记忆。在族中,还从来没有人敢怀疑天河祭司的话。

              “你昨天晚上表现得很好,我有些奇怪,以你的武功,为什么甘心做三个月的杂活而没有意见呢?”大长老出言问道。

              轩辕笑道:“杂活也是人干的,既然族长和长老们都当我是族中的一员,那我与别的族人就没有什么不同,如若别人可以干杂活的话,我阿轩也同样可以干。昨晚族长不是说过对待族人一视同仁吗?只要我们都是为族中做事,哪管它的分工?每个人只要尽力做好本职工作,何愁我族不能壮大富强呢?”

              “说得好,说得好!”那个坐在神秘丽人下首的老者出言赞道,天河祭司与四大长老也忍不住点了点头,表示赞许。

              叶放扭头望了望那神秘丽人一眼,神秘丽人依然脸罩黑纱,却不言不语,众人也不知她在想着什么,不过轩辕却感觉到她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

              “很好,看来我没有看错人。”叶放赞赏道。

              “有人说你像一个人……”轩辕终于听到神秘丽人再次开口了,声音甜美得让人似乎在嚼着一块甜甜的软糖。

              “哦?像谁?”轩辕心中一动,反问道。

              “千里之外一个叫有侨族部落里面有个叫轩辕的人物曾哄动一时,那是四个月前的事情,这个时间与你有些巧合,也许那个叫轩辕的人与你有些关系,如有机会,你可以去查看一下!”神秘丽人淡淡地道。

              “千里之外的有侨部落?”轩辕不由心中一热,忖道:“这里与母族果然相隔千里,我定要找机会回去。”想到久别的族人,轩辕又觉得头大,也不知这段时间族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谢谢圣女告诉我这些,现在我生活得快快乐乐,又何必要去强寻过去呢?如果过去是阴暗的一片,是一段伤心的往事,我岂不是自找麻烦?多添烦恼吗?因此,我希望大家不必为我操心,让它顺其自然吧。如果天意要让我获知过去,相信上苍会为我安排机会的。如果天意不让我知道过去,逆天而行反而不美,想来族长和祭司一定赞同阿轩的说法。”轩辕洒然一笑道。

              神秘丽人的目光似乎快要透过黑纱穿入轩辕的心中了,轩辕心神一凛,忖道:“看来这女人的确大有来头。”

              “说得有理,如果阿轩有过去的话,也一定不是个平凡的人,我倒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人。不过,既然你如此说,就让上苍去安排好了,今日找你前来,是另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要与你相商。”叶放的神情转为肃穆地道。

              轩辕在进入厅堂之时就预感到会有极为重要的事情发生,皆因那种气氛早已告诉了他。

              “承蒙族长不弃,如果有什么事吩咐阿轩去做,阿轩一定会竭力办好。”轩辕认真地道。其实他心中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而且一定与神秘丽人有关。他昨晚已自燕琼口中得知叶放要将他送人,而所送之人很可能就是这神秘丽人,抑或褒弱,那是一种预感。不过,因昨晚他表现得如此突出,这才使今日叶放的态度变得客气起来,而且他也知道,因燕琼之因,叶放绝不会再提将他送人的事,顶多只是将问题说出来与他商量,至于答不答应,还得看他阿轩是否愿意。

              “我要你代表我有邑族的所有族人,率我族勇士护送圣女回到她原属的部落!”叶放认真地道。

              轩辕一惊,站起身来,有些不敢相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尖,惊讶地反问道:“族长是说让我带领族中勇士护送圣女回到她原属的部落?”

              “不错,由你挑选族中十二名勇士护送圣女返回她的部落。”叶放也立起身来,极为认真地道,语气也变得十分诚恳。

              “那怎么行呢?我如何能指挥他们?我看不如让花猛或猎豹领队吧,我可以做个小卒。”轩辕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地道。

              “除你之外,我找不出更合适的人选,难道阿轩是要让我亲自去吗?”叶放认真地道。

              轩辕一怔,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心中极为兴奋,但仍装作担心地道:“我可是一点经验也没有。”

              “不,你一定能够做好这件事,也许你去比族长亲去更好。因为你是个心思细密,且智计深远的人,难得的是你有一颗仁爱善良的心和宽广的胸怀。而你的命相更是老夫所见之人中福缘最深厚,也最难以揣测的人,我相信世间没有你办不好的事!”天河祭司肯定地道。

              轩辕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要知道,在有邑族中能得天河祭司的赞赏,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情,而且天河祭司的称赞在轩辕看来显得太过夸大,不由有些惶惶不安地道:“这……这……我哪有那么好?”

              天河祭司认真地道:“不!昨晚自你上场的那一刻开始,老夫就注意到了你,而一开始你便一步步将叶皇逼向死角,使他一步步退入你设下的局,虽然只是一场较量,却可以看出你是一个能够顾全大局之人,而且心思细密,擅于思考和布局。像你这样的人,若非大奸大恶,就一定会成为统领大局之人,但后来你不计叶皇之恶,伸手和好,足以证明你心地宽厚,本性善良,胸怀仁爱,而刚才你所说的话,更足以说明你的大智大慧,我天河从来都不会轻易称赞任何人的。”

              厅堂之中一片寂静,轩辕也不知道是喜还是忧,却暗暗心惊自己锋芒太露,但幸亏很快便可离开。

              “老夫虽无祭司之慧眼,但也对法相略懂一二,昨日我曾在你背后见你挑水飞行,便觉深具龙虎之形,且那么一大担水,不洒不荡,行走如飞,也知你非同凡响。后又暗中细看,便觉你精华内蕴,福缘深厚,确是奇相。可是在昨晚的野火会上再见你,却发现你目深似海,已经再也无法揣测你之福缘究竟怎么变幻。老夫百思不得其解,也许是野火会的气氛引动了天地间虚无的气场,使你的命相也受到了感染吧。”那坐于圣女下首的老者也连连称奇道。

              “哦,施妙法师竟发现了这个变化?”天河祭司有些讶异地看了轩辕一眼,又向那坐于圣女下首的老者望了望,问道。

              轩辕心中暗惊,忖道:“难道自己真是在与燕琼欢好时发生了什么大的变化?那个施妙法师可真是厉害,连这也看得出来,幸亏他不知道自己只是在欢好中发生了变化,但是……难道我真的是福缘深厚的命相?”

              “既然这样,还请公子不要推脱!凤妮的命运就交给公子了。”那神秘丽人似乎对天河祭司和施妙法师的话很是在意,竟然亲口出言相请。

              轩辕大感受宠若惊,莫名其妙地忖道:“原来这美人名叫凤妮,想不到名儿如此好听。”口中却道:“既然法师和大家如此看得起阿轩,我也就不再故作矫情,一定会竭尽全力将圣女送回所属部落,不过我猜想,这一路途中所要对付的不只是野兽之类的吧?还希望圣女和族长将这一路或眼下的情况跟我仔细讲一遍,我也好安排计划和选择人手。”

              “公子说得不错,如果一路上只有野兽,我们根本不会来求助族长,我们一路上可能会遇到来自东夷和鬼方十族凶人的截杀,因此,这一路上行程千里,可能会凶险重重,九死一生!”凤妮吸了口气,肃然道。

              “东夷和鬼方十族?”轩辕有些惑然。

              “不错,这两大部族的凶人一个在极北,一个偏居东北角,他们族中有着数不清的各类高手!”施妙法师神色间有些犹豫地道。

              轩辕也微微怔了怔,问道:“不知圣女的部落究竟在何处,又是隶属哪个部落?与鬼方十族及东夷族有何关系呢?”

              “我属于‘有熊部族’,那是地处东北的一个靠近涿鹿的大部落,部落之中有三千勇士,数万妇孺,至于与鬼方十族、东夷族的关系,待上路后再慢慢告诉你吧,不过公子以后不必称我为圣女,就叫我凤妮吧。”神秘丽人道。

              轩辕不由得张口结舌,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三千勇士?数万妇孺?这么大的一个部落!”

              叶放认真地点了点头。

              轩辕的心中微微有些沉重,一下子似乎多了许多许多事,对于他来说,有些无法适应。

              这是一个突然的变故,轩辕的确没有预料到,是福是祸,他也无法得知。

              当然,那多少有一些刺激感,面对新生活的刺激感总会让人多一些向往。

              “这件事情是有关我族起源的问题,今天,我既将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你,也应该告诉你这之中的一些内情了。”叶放长长地吁了口气,对轩辕道。

              轩辕神色间也有些肃穆,但有些微讶地问道:“族长本不用告诉我这些的呀?”

              叶放并不介怀地淡然笑了笑,道:“不错,我本不想告诉你,但我相信天河祭司和施妙法师的眼睛,你知道吗?天河祭司从来都没有看错过人,而施妙法师更是高阳部族的第一奇人。传说,他曾在伏羲大仙那里得到了一些启示,因此,我才决定将这一切告诉你。”

              轩辕很少见到叶放对一个人如此推崇,想到施妙法师都如此受尊崇,那么伏羲大仙岂不是更不可思议?

              “当年有熊部落比现在更强大,更旺盛,他们有足以填平湖海的人力,地达千里,更以涿鹿为中心。后来,因一场大旱灾而使得如此一个大族凋零,族人成群结队向西南方向迁移,有的远行几千里,有些人死于途中或虎狼之口,有些人却找到水草丰茂的河谷扎下根,便如同飞散的蒲公英,落到哪里,就在哪里扎根成长,更逐渐形成一个个部落,一个个氏族。”叶放似乎极为缅怀过去,有些伤感地悠然道。

              轩辕心中暗想道:“难道现在有熊部族还不强大吗?族中拥有三千勇士,数万妇孺,我们部落的妇孺加起来也不足千人,至少在人力方面比我们多出十倍还不止,难道今日的有熊部落还不如以前那么强大吗?”

              叶放望了轩辕一眼,似乎明白了他心中所想,不由淡然一笑道:“也许你觉得现在的有熊族很强大,事实上百年前的有熊族比今日强大十倍。”

              “强大十倍?”轩辕惊得连嘴都合不拢,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是事实,在当时,只有南部神族、北部鬼方可与之相比。而在那场大旱灾发生后,有熊部族分裂成一个个小部落,星罗棋布地散布于各处,族中力量大弱,而南方的神族也在这年中分裂成三大部。分别以女娲、伏羲、太虚王母三系,又称三苗。而太虚王母一系西迁,伏羲与女娲两系仍居于南方,只是北部鬼方的势力仍强……”

              “族长怎会对南方的情况了解得这么清楚?”轩辕不由微讶地问道。

              叶放一愣,轻轻吸了口气,望了轩辕一眼,道:“圣女正是从南方回来,这些都是她说的。”

              轩辕愣了愣,似有所悟,惊讶地道:“难道我族就是有熊族的一个分支?”

              叶放望了轩辕一眼,含笑道:“你果然一点就通。不错,不仅我们有邑族部落是有熊族的一个分系,就连高阳部落也是有熊族的分系,还有向西的少典族中也有许多人与我们同宗,可以说,我们有熊族的子孙遍布神州大地。”

              轩辕恍然大悟,忖道:“难怪你们对圣女如此客气,原来她是我们祖系的客人。想我有侨族也必有祖族,说不定祖族也是有熊族呢,若有机会倒要向哑叔问一问。”但又有些惑然地问道:“既然有熊族仍有如此强大的势力,为什么不派出勇士前来迎接圣女?而要我们护送呢?”

              叶放神情微微变了变,叹了口气道:“这之中的内情我也不太清楚,这可能涉及到族中内部的一些事情,而我们都已离开母族百余年,只认母族的信物,并不了解具体情况。你若想知道,就去问圣女吧,不过,这次的任务极为艰险,因为鬼方十族之中有数不清的凶人,更有不少绝世高手,另外东夷族乃是有熊族的叛系,也有着足以与目前的有熊族相抗衡的实力,甚至不会比鬼方十族的实力逊色。这次我之所以安排你护送圣女,皆因你身具龙腾之相,绝对不是一个命薄之人,希望你能够逢凶化吉,顺利护送圣女回到有熊部族。”

              “在下具有龙腾之相?”轩辕惑然不解地问道。

              “你去问问天河祭司吧,我也不知道这究竟如何解释。”叶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

              轩辕哪还不明白这只是天河祭司所说的,不过他并不怎么在意,反正他早就听天河祭司与施妙法师说他身具奇相。他只在意那些实在的或即将发生的事情,是以轩辕闻言后顿了顿,向叶放深深地注视了一眼,道:“我是不是可以在族中的勇士中任意挑选这次护送圣女北上的十二人?”

              叶放一怔,道:“当然,我可以为你介绍一下哪些人有什么特长,以供你更好地选择。”

              “如此甚好,不过我还想将燕琼带在身边,否则燕琼肯定会忧心成疾。另外,我还想让叶皇也加入护送的队伍!猎豹、花猛、凡三这三人也要同去!”

              叶放深深望了轩辕一眼,半晌才道:“我并未将圣女的身分跟叶皇提起……”

              轩辕当然听得出叶放此语的用意,知道对方是在暗示他叶皇仍不能完全信任,但他只是笑了笑,道:“我相信叶皇再也不是以前的叶皇了,我们应该给他机会,因为他的确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叶放愣了半晌,想了想道:“好吧,一切都由你决定,不过我却想让你知道他的过去。”

              轩辕淡淡笑了笑,道:“叶皇的事情我今早问过燕琼,我也知道他过去犯过难以饶恕的淫行,但男女间你情我愿之事很难说,虽然引诱别人的妻子是一件绝对不可原谅的事情,可是过去的毕竟过去了,每个人都难免会犯一些错误。现在,我看族人也都原谅了他,而让他离开族人也不可谓不是一件好事。”

              叶放也不得不承认轩辕所说有理,不过他的忧虑并不是因为这点,他沉默了一会儿,正要说话时,轩辕却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笑了笑道:“我知道族长心中担忧什么,我相信叶皇不会乱来的,他也想重新做人。更何况,如果我们此行多了他,对于我们的力量来说,绝对会有所提升。以他的武功,可以算是我们此行众人之中最厉害的,倚仗他之处相信会很多。”

              叶放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道:“既然是你决定的,就依你吧,但你最好让他离圣女远一些。”

              “这一点请族长放心,阿轩会有分寸的。”轩辕淡淡地道。

              “今晚,清妹来找过我,说是想在你居住的房子附近住下,不知……”叶放有些吞吞吐吐地望着轩辕,却并不将话说完。

              轩辕一愣,顿明白叶放是给他寡居的妹妹找一个夫婿,而轩辕是一个福缘深厚之人,自不惧叶清克夫之名,想到这里,轩辕干笑道:“这有何不可?我还有点事情没曾对族长讲,那就是以后我会好好照顾清姐的。”

              叶放哪里还不明白轩辕话中的意思?胸中大慰,哈哈一笑道:“既然你如此说就更好,不过,请你放心,她已经跟我说过,不要什么名份,只要能伺候你就行了,哪怕是小妾也无妨!”

              轩辕一愣,尴尬地问道:“她真的这么说?”

              “她并没对我说,而是对五夫人说的,我也是自夫人那里得知的。”叶放笑了笑道。

              轩辕耸耸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族长请放心,阿轩不会有负清姐的。不过,今次远行却不能带着她!”

              “这是你的私事,如何决定就由你自己拿主意吧,我也管不了。”叶放淡淡地笑道。

              轩辕这才松了一口气。

              走出厅堂之时,已近中午吃饭的时间,轩辕一眼就见到焦灼不安的燕琼被凡三挡住,不能入内,理由是没有族长之命,谁也不准入内。不过,燕琼还是很快便发现健步走出来的轩辕,不由一把推开凡三,欢喜地冲了上来。

              “等得急了吗?”轩辕有些好笑地问道。

              “还笑呢,人家担心死了。族长是不是要把你送给那几个客人?”燕琼挽住轩辕的胳膊,担心地问道。

              “哪会呢?不过,他却把那几个客人送给了我!”轩辕笑了笑,叹了口气道。

              燕琼不由一怔,有些莫名其妙、不知所以地问道:“送给了你?”

              “是呀,送给了我,不说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轩辕轻轻一搂燕琼的肩头,淡然道。

              “阿轩,可真有你的,自从昨晚之后,小琼儿的脾气似乎也变大了,一刻没见到你就要发脾气,怎会变得这么难缠呢?”凡三笑着打趣道。

              燕琼俏脸微微一红,撅嘴道:“多嘴!”

              “你额头怎么了?”轩辕并没有在意凡三的话,却望着凡三额头上一块乌肿之处,问道。

              凡三脸上有些尴尬,悻悻地道:“还不是因为你?”

              轩辕讶然反问道:“因为我?”

              “谁叫你那么能喝,本来只想将你灌醉后也就算了,谁知自己也喝得稀里糊涂,送你回去后,我走着走着就不分东南西北地乱撞啰,花猛那个没良心的,我醉倒在地上他居然没有发现,要不是清姐,只怕要露宿一夜了。”凡三气鼓鼓地道。

              轩辕和燕琼听了不禁大乐,笑道:“这就叫害人害己,看你以后还安不安坏心眼。”

              “看来我凡三不服也不行了,打也打不过你,喝酒那更不用说,大家都说你阿轩深不可测呀,昨晚化三才喝了那么一点,醉到刚才还在喊自己没醉的地步,你却一大早就起来了,了不起!”凡三伸出大拇指赞道。

              轩辕禁不住笑了笑道:“人逢喜事精神爽嘛,下午有空吗?到我那里去坐坐。”

              凡三望了燕琼一眼,笑道:“去你们家做客,没空也变成有空了。”

              燕琼脸儿红了一红,轩辕却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如此甚好!”

              “阿轩,族长让你中午与他一起用餐,不用回家了。”猎豹自后面追了上来道。

              凡三有些讶异地望了轩辕一眼,燕琼也大感惑然。

              轩辕却坦然笑了笑,拉着燕琼转过身道:“这样也好,可以不用多走一些路了。”

              轩辕有些志得意满地伸了个懒腰,将失而复得的神剑轻轻拭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才小心翼翼地插入鹿皮鞘中。这柄剑是木青送给他的,绝对不能丢掉,虽然他并不急于回归部落,可这剑却是惟一勾起他对故土思念的物品,所以他爱这柄剑犹如珍爱自己的心上人。

              按照叶放的提示和推荐,轩辕通过平时的观察,挑选了十二名族中的高手,他们是猎豹、花猛、凡三、叶皇、叶七、花战、花冲、凡浪、化铁虎、燕五、化金、燕绝,其中年纪最大的数化金和叶七,两人均已四十左右,可以说是族中的老资格猎手,对于山林之中的生存之道经验丰富,简直比一匹狼还精,另外就是凡浪和化铁虎皆已年过三十。

              第二天轩辕却早早地起了床,因为他今天就要出发,向那个遥远的有熊部族出发。是以,他不能怠慢。

              燕琼早已将轩辕的行囊准备妥当,轩辕在燕琼的俏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才立身吁了一口气,对燕琼道:“我们走吧,他们可能早已准备好了。”

              轩辕和燕琼才行出家门近百步,叶七便已经向他这边走来了,显然是早已准备妥当,就只等他了。

              “准备好了吗?”轩辕沉声问道。

              “就等你们两人了,父老乡亲们都来送行了。”待轩辕和燕琼走过来后,叶七才转过身形,一边走路,一边道。

              “哦……”

              轩辕微感有些意外,燕琼的心中却升起一丝依依不舍的情绪。很快就要离开这片生她养她的土地,离开这些熟悉的面孔而投入到另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她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对还是错,抑或是好还是坏。

              轩辕赶到众人汇聚之处,果见人头攒动,族人都集中在一起为他们送行。毕竟这次远行之人多为族中的精英,再则,族人也知道了这神秘的圣女来自祖族有熊族部落,自然另眼相看,人人都有认祖归宗的观念。

              “你们来了!”叶放满面带笑地相迎道。

              “大家都这么早?”轩辕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笑了笑道。

              “要公子如此早便起来,真是有些过意不去。”施妙法师微表歉意地道。

              “法师如此说岂不是太过见外吗?”轩辕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轩辕向叶放行去,与燕琼一起向叶放夫妇行了个礼,恭敬地道:“多谢族长看得起阿轩,阿轩一定会竭力完成族长赋予的任务,绝不会让族人失望,今日一别还望族长和众乡亲父老们多多保重!”

              众族人无声,场面竟然显得很寂静,叶放轻轻地拉过轩辕,深深地注视着轩辕的眸子,半晌才郑重地道:“这是一个很重要也很艰辛的任务,我希望你每行一步都要小心谨慎,以确保圣女平安抵达祖族,明白吗?”

              轩辕见叶放的语气如此沉重,不由愣了愣,半晌才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哪怕是流尽最后一滴血,我也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

              “啪啪……”周围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说得好,我们与阿轩是一条心!”花猛也行了上来,伸出大手,沉声道。

              轩辕伸出右手,紧紧地握住了那只大手。

              “还有我!”猎豹快步行到,也伸出右手压在花猛的手臂之上。

              “我们也一样……”有邑族的十几位勇士相继靠拢,结手为盟,最后一个伸手搭上的人却是叶皇。然后轩辕的左手压上叶皇的手,十三人就这样相视望了一眼,在族人热烈的掌声中,爆发出一阵欢悦而又自信坚毅的笑声……

              荒野小道,幽静而平和,惟鸟鸣兽吼相附和,配以红叶枯藤,倒也美不胜收。

              处处都显示着原始而古老的气息,秋风仍然带着凉凉的湿气,拂面而至,让人有种心旷神怡之感。

              牛车看上去极为笨拙,但行动起来却十分轻便,以草叶扎起的棚盖掩着四面通风的车厢,而车箱底下的轮子全以经过极为精细处理的兽皮所包,是以辗过路面时的声音并不如想象中的那般刺耳。虽然这种车厢极为简陋,却十分舒适。

              轩辕最佩服的便是有邑族人能制出如此奇妙的车子来,这比有侨族却是先进多了。这三个多月来,轩辕一直对此极感兴趣,是以,他并未打算早早地回到自己的部落,而在有邑族学习制车之术,倒也自在轻松。

              而眼前的一切,轩辕似乎还算满意,离开有邑族,他总觉得似乎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回归森林的猴子,有种说不出的欢快和亲切。

              恍然之间,他才明白,这种丛林的生活才是他所向往的。

              猎豹和花猛等人也觉得极为新奇,虽然他们也曾远出狩猎,但是真正的远行却是头一回,那种新鲜的刺激使他们显得格外兴奋,何况又有美女相伴,一路走来并不孤单枯燥。惟一遗憾的却是无法与圣女及那四名风情万种的美人接触。

              护送圣女的人有八个,加上四名美人与施妙法师,在没有轩辕这批人加入其中之时,就已有了十三人相护,而这十三人才是直接护送圣女的近卫,也成了圣女与有邑族勇士之间的一堵讨厌的墙,至少在花猛和凡三这几个手轻人的眼中是这样认为的。当然,这十三人中的那四名美女自然也是极为可爱的,而施妙法师则显得太过深沉,虽是慈眉善目,但也讨不到好。那八名精神冷淡的汉子似乎没有半点人情味,让人想到雪山巅峰的冰石。此八人全都是以风为姓,以年纪为顺序,为风大、风二,一直排列到风八。

              私下里谈起这八人之时,凡三和花猛总免不了要笑上一笑,燕琼和花冲也都喜欢附和花猛和凡三的笑。

              叶七和化金两人行于前方,以他们的警觉去探路,而凡浪与化铁虎则分左右护住整个队伍,另外八名有邑族勇士与轩辕结为一队断后。不过,这第一天的行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出现,皆因这一天的行程仍在有邑族的势力范围之内,虽然不是有邑族的本部,但这周围的猎户和小部落都是有邑族的附属。因此,在这一段路程中,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问题,众人的心情也都很轻松,一路高谈阔论,射鸟猎兽,倒也收获不小。

              “公子有事吗?”褒弱望着轩辕和猎豹等三人行来,神情有些漠然地问道。

              “哦,没事就不可以过来吗?”轩辕感觉褒弱的眼神和语气有些怪怪的,这种语调让他有些生气。

              “哈,公子请坐,何必见外呢?”施妙法师移了移身子,给轩辕空出一屁股之地,笑着道。他对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极为看好。

              轩辕点头道了声谢,才向静坐于一边的圣女凤妮道:“我有些话想跟圣女和法师谈谈,不知圣女和法师可否借一步说话?”

              施妙法师并没有感到意外,倒是那八名神情冰冷汉子的目光全都射到了轩辕脸上,依然是表情木讷,但眼神却变得极为锐利。

              这八个人一直都未曾说话,包括在有邑族中,似乎只是一群哑巴,让人有些高深莫测的感觉。但轩辕并不在意这些人的反应,只是将目光移向那个以黑纱遮面的圣女凤妮身上,不再言语。

              施妙法师淡淡一笑,也将目光移向圣女凤妮。

              圣女凤妮的目光自黑纱之中瞟出,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缓缓长身而起,轻柔地道:“好吧。”

              轩辕向身后的猎豹和花猛使了个眼色,两人知趣地止步,望着轩辕跟在圣女和施妙法师身后进入了一鹿皮帐中。

              然后,鹿皮帐中亮起了灯火。

              灯火是轩辕点燃的,那是他随手在篝火堆中拾起的柴火。

              “公子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吧。”圣女凤妮淡淡地道。

              施妙法师也盘膝坐于一张兽皮席上,默然地看着轩辕。

              “我想,我们是应该好好交谈一下了,不知圣女认为我们是不是应该默契地合作呢?”轩辕淡然坐在圣女凤妮的对面,不再回避对方,目光紧紧地逼视着圣女凤妮。

              “这似乎不用我说,公子应该知道是什么答案吧?”圣女凤妮淡然反问道。

              轩辕不由悠然一笑,道:“可是我实在有些糊涂,既然我们需要无间地合作,可我总觉得圣女并没有将我们当自己人看待。当然,并非指圣女一人,虽然大家只是相处了一天的时间,但这之间似乎有一个难以解开的僵局,那就是我们族中的勇士与圣女亲卫之间的僵局,相信圣女也不会看不出来。”

              圣女凤妮深深地望了轩辕一眼,淡淡地吸了口气,半晌才道:“依你的意思,认为应该如何呢?”

              轩辕向圣女望了一眼,又瞟了施妙法师一眼,才认真地道:“如果要想在这一路上合作更为默契的话,就必须将指挥权统一,绝对不可以心存排斥之心,分则有害,合则两利。我们都是为了能将圣女安全送返祖族,但这种僵局难免会留下一道裂隙,如此就会削弱我们攻击和防守敌人的力量,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公子是说要将你们族中的勇士和我的亲卫合为一体?”圣女凤妮微感诧异地问道。

              “不错,我正是这个意思,惟有如此,方能够将我们的实力拧成一个没有破绽的整体。当然,我们都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圣女,我的提议只是想让圣女能够更安全一些而已。”轩辕认真而诚恳地道。

              “但是,这些亲卫都是自三苗带过来的高手,要他们听从别人的指挥,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施妙法师似乎看出了圣女凤妮的难处,插口道。

              “哦,他们是自三苗而来吗?那圣女难道也是自三苗回返?”轩辕有些讶然地问道。

              “我是应该告知你一些具体情况了。”圣女凤妮叹了口气道。

              轩辕的表情微肃,他知道,三苗与自己的祖族有着同样古老的历史,而且属于南方神族的分系。这些轩辕早已在叶放的口中得知,是以,听说圣女是自三苗回返,便脸显一片肃然。

              “圣女本是在七年前南下三苗,学习伏羲大神的传世之学,精研太阳令的奥妙,以便他日返回有熊族后重新光大我族。但是在前不久,听说族王仙逝,临终前传圣女回祖族主持大局,而赴三苗传讯的勇士因鬼方十族和东夷部落的凶人追杀,一个个都牺牲了。是以三苗族中挑出了八名高手并连同圣女身边的三个丫头加上老朽一行十二人,返回祖族。但考虑到一路上的凶险,也便在有邑族落脚,顺便多带一些帮手。”施妙法师代替圣女向轩辕轻声解释道。

              轩辕有些不太清楚,他不明白圣女为什么要南下数千里去三苗学习什么太阳令之类的神功,那有什么了不起?但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不由问道:“那么,那位褒弱姑娘又是怎么回事呢?”

              “哦,那是我们自猛虎口中救出来的一个丫头,我们见她孤苦无依,也便带在身边,刚好为圣女凑齐四个丫头。她也自愿和我们同去祖族,而她却说公子像是她的恩人轩辕,这一点我们也委实不太清楚,也许事情的确有些复杂。”施妙法师解释道。

              轩辕心头微震,知道褒弱仍不能确定。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目光清澈地望了施妙法师和圣女凤妮一眼,淡淡地道:“不管他们是自哪里来的高手,我的想法仍是要将这一行人重新组合,统一调配,否则敌人出现时,大家各行其事,就难以发挥出众人的力量了。”

              施妙法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赞许的神光,显然是对轩辕的坚持表示满意。

              “若是想将他们组合,只怕他们会生出不满之心。”圣女有些担忧地道。

              轩辕不屑地一笑,道:“圣女的命令难道他们也会不听?再说我们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他们难道不明白眼下的局势?当然,这个总指挥可由圣女或法师担当。我们今次之所以挑选这样一批高手,并非因为他们的武功最好,而是因为他们各有所长,只要能充分发挥每一个人的长处,相信这一路上会减少很多麻烦,逢凶化吉。而如果我们不能相互好好配合的话,若以后的路途都如今日这般风平浪静倒也罢了,假若真正有了麻烦,就会显得很被动,甚至措手不及。更何况,我们这般泾渭分明,河水不犯井水的样子会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众兄弟们的积极性,这就是我的想法。”

              圣女凤妮和施妙法师都显得有些沉默,他们不得不承认轩辕所说之言有道理。

              轩辕望着沉默的两人,淡淡地道:“族长让我们护送圣女返回祖族,就是将圣女的安全交到了我们的肩上,我不希望圣女有任何闪失,但我却要圣女明白,我们与三苗人并没有两样,无论是圣女还是法师,与我们都应该是平等的,互助的,应该相互信任,相互勾通,这才能够对我们的行程有利。如果圣女不是这么认为的,我也没有什么话好说。”

              “公子何出此言?凤妮并没有看轻你们呀?”圣女凤妮倒吃了一惊,问道。

              轩辕有些怪怪地笑了笑,道:“我希望圣女能以真面目与众兄弟们谈谈,让我们彼此之间多些坦诚,少些隔膜,也好让众兄弟们知道,圣女对他们的重视。”

              “这个……”凤妮有些犹豫地望了施妙法师一眼,显然有些拿不定主意。

              施妙法师正视着轩辕,想了想才道:“公子所说的并没有错,我看圣女就依公子之言吧,与众位兄弟谈谈,同时也将人力再行分配一下。”

              凤妮听了这话,便轻松地摘下斗篷,露出无可比拟的绝世姿容,目光之中还有少许幽怨之色,似乎怪轩辕逼她摘下斗篷。

              轩辕一呆,虽然他见过不少美女,但此刻看到这美丽得没有半丝瑕疵的玉容,仍然禁不住心头大感震撼,不过幸亏他的神志极为清明,并没有太过失态,怔了怔后立刻恢复了正常,道:“我不明白圣女怎会忍心让自己的容颜隐于黑纱之后?”

              凤妮不由嫣然一笑,坦然道:“公子的话很有意思,不过,相信公子一定知道这是为什么。”

              轩辕耸了耸肩,傻傻地笑了笑道:“也许吧。”顿了顿,轩辕又补充道:“有一件很遗憾的事还要告诉圣女,我们已经发现有人跟踪了!”

              “公子不与我一同去见见你们的兄弟吗?”圣女凤妮一惊顿更显坚决地问道。

              “如此甚好!”轩辕爽朗一笑,立身而起。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