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九章 事出有因

            第九章 事出有因

            时间:2015/4/20 12:35:04  点击:1138 次
              元中邪看了慕行云一眼,轻笑道:“以行云的才智而言,应当不会连这个也想不到吧?”

              慕行云深吸一口气,知道刚才心乱了,整理一下头绪,豁然开朗,道:“龙刃诛神和轩辕剑既然身为神玄两宗安定三界之物,如果三界不乱,它们根本没有必要出世。此时两大神器再现,无疑就是说三界即将动乱。这跟前面那些事情联系起来,再想到鳖灵圣母之话,无不表示当年她所警告的大变已经开始了。”

              元中邪赞赏地点点头道:“不错,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发生此些事情,想来圣母的预测自是不虚!”

              “除了这些,还有一件事情。”慕行云想起那个黑衣老者,道,“那个击伤我的黑衣老者不但能号令魔宗各人,而且一身修为尚在‘邪神’幽玄之上,可抵挡魔族任意二个宗主的联手合击,实是非常人物,不知元师可知其之来历?”

              听闻修为在幽玄之上,并可匹敌二大宗主合击,以元中邪的冷静,亦大为震惊,忙道:“竟有此等魔宗高手,你将此人之事细细道来。”

              当时在伏羲武库之时,慕行云早在一旁窥视,自是将所有情况都看在眼中,此时为了能从元中邪口中探知黑衣老者的身份,便将当时的情况一一道出,只是因为涉及到祝蚺再生以及自身身份的隐秘,所以他并未将黑衣老者在祝融氏族地威吓三大长老的事情说出来。

              “磐龙灭神手,北冥搜神诀?竟是此等魔宗早就失传千多年的至高绝学?”元中邪更震道,“此人随手间就能至此威力,魔门法道修为已经达至臻境,远非幽玄可比,此人敢说将灭人全族,未必是空口大话。”

              “这黑衣老者到底是何身份?竟能精通魔宗失传已久的魔功。”慕行云神色不由变得很是沉重。

              元中邪思忖半响,无奈摇头道:“我也估算不到他的来历,算尽千余年上下的时间,三界之中本应该没有这样的魔宗高手才对。此人的凭空出现,恐怕亦是天下大变的预兆之一。”

              慕行云面色凝重道:“那行云现在应该怎么做呢?”

              元中邪道:“当务之急,你还是尽量将本身的修为提升至一个境地,以应付将来的变乱之局!”

              慕行云略作迟疑了一下,问道:“元师可知如何才能在短时间内使本体修为获得最明显的提升?”

              元中邪颇觉奇怪地看了慕行云一眼,皱眉道:“说起来,短时间内提升修为的办法有很多,例如可以通过服食天地间一些得天独厚的奇珍异果,或是师徒间相互的道基培元等等,都能将修为在短时内有较大幅度的提升,但这只是对还未有深厚修为的人而言。如果就以你的修为而言,这些并无很大帮助,只是小有补益,花费的时间绝对得不偿失。你不是想凭此来提升修为的吧?”

              “元师说得不错,行云现在在修为方面略有阻碍,很想借此机会趟过这个关卡!”慕行云原本期望元中邪可以教他,但听闻元中邪的口气,还是微有失望。

              元中邪淡然道:“提升修为其实就只看本身天资的修练情况,如没有付出非常代价,天下并无速成之法。不过你想要提升修为来过此关卡,倒是有个方法。”

              慕行云闻言脸上顿时露出喜色,迫不及待的问道:“元师可知有何妙法?”

              元中邪沉吟再三道:“以你现在的修为,想要提升本命真元,不只是单纯增强元能就行,还需要养气化元、炼神还虚。现在三界之中的确有诸多可以助你提升修为的物事,不过就近时期,而且相对于取舍的简易程度来说,唯一对你有较大益处的就是被称之为三界奇果的天界蟠桃了,此果对修练法道之人有甚大助益,能强化提炼你本身元能,素为难得。加上蟠桃盛宴就快举行,如果你得蟠桃之助,应该能助你突破现在的瓶颈,迈向更高深的境界。”

              慕行云闻言大为振奋,道:“原来天界蟠桃竟有如此妙用,那岂不是多吃几颗就能法道大进?”

              元中邪哑然失笑,道:“奇珍异果这东西一下子多吃也是浪费,能吃一个就已足矣,重要的是它能助你固本培元、修神还虚,否则的话,神玄两宗岂非都是闻仲等辈的高手了,那魔妖两宗还跟他们玩什么?早就被神玄二宗清剿灭族了!”

              慕行云拍了一下自己的头,道:“行云太过糊涂,竟连这个也想不到!”

              元中邪继续说道:“千年一度的蟠桃宴会即将举行,当时神玄两宗的高手都会到场,你身为太上老君的得意弟子,玄宗最为杰出的年轻一辈高手,应该有可能随老君一起出席,所以到时候一尝蟠桃异果亦非难事。”

              “元师说得正是!”慕行云连忙谢过元中邪提醒。

              元中邪微微一笑,道:“告诉你一件事,雨妍已经获准前往西昆仑献舞,届时可能会与你碰面!”

              慕行云若有所思,亦是笑容满面,道:“行云省得!我这就回去好好修练本命真元,看看能否早日突破瓶颈,再不然只能随师尊前往蟠桃盛宴,看看可否有机会一尝异果,那行云这就告辞了!”

              元中邪点头道:“凡事小心,切勿轻率处事!”

              慕行云点头称是,当即就此起身,离开栖霞山而去。

              元中邪看着洞外云天雾色,陷入沉思之中。

              告别了云雨妍、武吉与姜子牙等人,耀阳和倚弦可以说是筋疲力尽地回到西岐城中,傍晚的倾力一战,两人的体脉元能几乎消耗殆尽,尤其是周身筋脉更如同精疲涣散了一般。

              兄弟俩甫一回到将军府,还没有落定脚,金吒就已经闻讯赶来,一进内厅,便兴匆匆的说道:“你们可来了,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们!”

              耀阳在人儿与妲己的扶持下,才坐稳没多久,感到有些讶异的问道:“是什么好消息?”

              金吒一脸抑止不住的兴奋,道:“鬼方大军退兵了!”

              “真的?”耀阳和倚弦闻言大喜,猛地齐齐跳了起来。

              金吒笑道:“千真万确,据我军前方探子来报,鬼方大军已经拔营而起,于今晨退兵百里,并遣人给侯爷送上了休战书,现在恐怕已经回了鬼方胡人国了!现在侯爷在宫廷大摆晚宴,宴请众臣,大奖功臣。我看将军和易先生迟迟不到,就快要急着去隐弈居找你们了。”

              金吒摆出一副极为恭敬的样子,揖身对兄弟俩道:“侯爷有请二位,马车已经备好,不如趁现在赶紧去吧!”

              “不会吧?”耀阳一下子又瘫倒在座榻上,与倚弦无奈对视一眼,本来还想好好休息一下,看样子又泡汤了。

              倚弦笑道:“这是好事情!还是小阳去吧,我就不去哩!”

              耀阳大讶道:“小倚……易,你不会说让我只身赴宴吧!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咱们兄弟俩一起去威风威风也好啊!”

              人儿与妲己也在旁劝说倚弦,更不用说金吒在旁苦苦要求道:“侯爷点名让易兄陪同耀将军一起前往,如果易兄不去,金吒很难交差……”

              倚弦摇头肃然道:“易某是担心南域早已安插探子在西岐,如果我贸然露面在大庭广众之下,可能会影响到还未完全撤军的南域兵马,所以我还是得回南域大营一趟,去找虎遴汉详谈战事,也好确认这场战事后南域大军将何去何从。所以至于晚宴我就不方便去了,烦请金吒兄弟告诉侯爷,就说我正在闭关养伤,不能出来就行了!”

              耀阳明知倚弦所说的都不错,但还是忍不住一把揪住他,骂道:“你小子这么没义气,竟然临阵脱逃想一个人溜走。”

              倚弦将他的手一把拍开,哈哈一笑道:“小子,这次我帮不了你,我走哩,你就好好享受这顿丰盛的晚宴吧!”转身朝金吒抱拳一礼,再跟人儿与妲己打了招呼,便匆匆出府而走。

              耀阳气得大喊:“臭小子,临阵脱逃,抛下我一个人,你给我记下了!”

              看到两兄弟这番光景,金吒忍住笑意,道:“耀将军,时间不早,我们还是赶去宫中吧,侯爷可能已经等急了。”

              耀阳吁了口气道:“总让我歇口气吧,金吒大哥!”

              “末将也想让你休息,可是恐怕让侯爷多等不好,如果被认为是居功自傲,就对耀将军不利了!”金吒也甚是无奈。

              妲己点头道:“金吒将军所言极是,耀大哥不如早去早回,我与人儿妹子等着你便是!”

              耀阳不舍的望了望妲己秀媚的脸庞,叹口气道:“好吧,我洗个澡就去!”

              金吒恭立一旁道:“末将在这里等将军便是。”

              耀阳洗完澡,先是跟妲己和人儿寒煦了一番,又为不能陪他们表示歉意。妲己自是不会责怪他,人儿只是缠着他让他找些稀奇玩意来,耀阳满口答应。还好,人儿要妲己教她绣花,然后人儿硬是要教妲己法道,两人倒也不怎么无聊。

              耀阳穿上不是很舒服的武官服,跟着金吒来到岐山下的内宫廷。庆功宴在内廷的“英华殿”内举行。此时,殿内早已百官聚集,喧闹成声。试问姬昌亲自办的庆功宴,西岐城稍有份量的臣子无不到席,姬昌生性就容易亲近,跟众臣相处甚为融洽。众臣在宴会上高声言论谈笑,一时偌大一个宫殿被百数人挤得很是热闹,这或许在朝歌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在西岐却是比较正常的礼仪盛宴。

              甫一进宫,就有一名曾似见过的官员热情迎了上来,客气非常地说道:“耀将军来了,哈哈,从耀将军只身从朝歌救回侯爷开始,下官就知道耀将军必是西岐栋梁之才。”

              “哈哈,怎么会,耀阳不过是一时幸运,托了侯爷的福而已。”耀阳也跟他打了声哈哈。

              另一名官员也上前贺道:“耀将军此次功劳非浅,侯爷定有重奖,可喜可贺!”

              耀阳自谦道:“耀某哪有什么功劳,此是天助我西岐。”

              此时,掌声响起来,原来是姬旦行将过来道:“耀将军此话说得最好不过,而且耀将军实是上天赐予西岐的大大福将,以天纵之才助我西岐能脱此困境,真乃天人降世也!”

              耀阳看着他笑脸迎人的模样,自然而然联想到前日他在武库中与淳于琰、刑天抗合围他们兄弟俩的情景,相比现在这般虚伪做作的表情,心中直觉恶心,但毕竟身在西岐君臣一场,怎也不好落他的颜面,只是回了一句含糊其词的自谦言语,便转身离去了。

              身形闪过众席之间,耀阳同样一眼望见了唯一没有向自己道贺,在一旁冷冷清清喝闷酒的伯邑考,想到他自从落月谷之败后便一直受姬昌低调任用,更姬氏众子所排斥,也难怪今日见到耀阳会如此无精打采。

              耀阳环视四周,试图寻到九尾狐的踪迹,却意外的遍寻不到,心中不由思忖九尾狐没能从伏羲武库捞到丝毫便宜,恐怕迟早会来寻自己的麻烦,不过他现时已经不同往日,心中浑然不再将九尾狐放在眼里。

              此时,耀阳身处在筵席之上,不管面对任何大小官员都是虚迎奉承,耀阳当然还是谦虚连连,看着一群认识的不认识的官员几乎全部来贺或是夸赞有加,他笑得脸都僵了,心中咒骂不已,但口上却是礼貌谦虚。

              “耀将军,你终于来了,本侯可等得望眼欲穿!”幸好姬昌的到来终于替他解围了,姬昌的身影甫一出现,所有的官员都从中让出一条路来,姬昌大步上前,亲自迎接耀阳。

              耀阳连忙行礼道:“岂敢劳侯爷如此久候,耀阳来迟,还请侯爷处罚。”

              “罚,当然要罚,而且要重罚!”姬昌大声喝道,“来人,拿三杯烈酒来,罚耀将军将喝下这三杯酒!”

              耀阳苦笑道:“侯爷这个罚得有点重了,能不能少来一点,否则恐怕我这个将军不是在战场上阵亡,而是在酒场上壮烈了。”

              此言一出,姬昌和众臣都听得哈哈大笑。

              姬昌道:“真正的男儿汉岂能畏酒!这个惩罚绝对不能减!”

              耀阳无奈的拍拍胸膛,扬声道:“侯爷金口玉言,耀阳自不能推脱,今日就拼上这条小命了。”

              “好,年轻人就应该要有这样的豪气,来,让我们一起敬耀将军这三杯酒,感谢他为西岐解围立功,请!”姬昌亲自端酒相敬,全体官员闻言都齐声举杯庆贺,好一番隆重非常的场合。

              “多谢侯爷!”耀阳表现得较为恭敬,双手接过旁近侍者端来的酒杯,接连仰头一口喝下三杯烈酒,然后长吁了口气。

              姬昌连声道:“好好好,好酒量,没想到耀将军不但能征善战,连酒量也这么强,三杯烈酒下肚竟然脸也丝毫未红,不论酒量度量乃至文才武略,俱当是年轻一辈之典范。”

              众臣皆鼓掌,齐声道:“侯爷所言甚是!”

              耀阳却做出苦脸状,道:“其实,侯爷和各位大人都没看出来,我现在已经醉了七分,恐怕就快不行了。”

              姬昌笑道:“哈哈……男子汉、真英雄怎么会怕这点烈酒,难道将军是惧怕家中后院起火么?”

              此言一出,群臣哄笑。

              耀阳顿时有些羞红脸,呐呐道:“侯爷取笑了!”

              姬昌大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理解的说道:“身为我西岐的一方大将,懂得节制才更显出大家风范,嗯,非常不错!对了,怎么不见易先生?”

              耀阳心中暗自埋怨倚弦不能帮他挡驾,但嘴上道:“禀侯爷,我兄弟小易他因为修练闭关,所以无法参加庆宴,还请侯爷见谅。”

              “原来如此,真是可惜啊!不过易先生天生异人,自然是修练要紧,本侯也不便打搅他,但烦请耀将军记得替本侯转告一声,说本侯很感谢他为西岐万千百姓所做的一切!”姬昌略微惋惜地叹了口气。

              耀阳自然连连称是。

              姬昌笑了笑,接着面对群臣拍了拍手道:“现在时辰已是不早,大家也都饿了吧,现在各自就席!”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