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四世同堂 >> 第十五幕 北平虽然作了几百年的帝王之都

            第十五幕 北平虽然作了几百年的帝王之都

            时间:2015/4/2 19:47:53  点击:2160 次
                北平虽然作了几百年的"帝王之都",它的四郊却并没有受过多少好处。一出城,都市立刻变成了田野。城外几乎没有什么好的道路,更没有什么工厂,而只有些菜园与不十分肥美的田;田亩中夹着许多没有树木的坟地。在平日,这里的农家,和其他的北方的农家一样,时常受着狂风,干旱,蝗虫的欺侮,而一年倒有半年忍受着饥寒。一到打仗,北平的城门紧闭起来,城外的治安便差不多完全交给农民们自行维持,而农民们便把生死存亡都交给命运。他们,虽然有一辈子也不一定能进几次城的,可是在心理上都自居为北平人。他们都很老实,讲礼貌,即使饿着肚子也不敢去为非作歹。他们只受别人的欺侮,而不敢去损害别人。在他们实在没有法子维持生活的时候,才把子弟们送往城里去拉洋车,当巡警或作小生意,得些工资,补充地亩生产的不足。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他们无可逃避的要受到最大的苦难:屠杀,抢掠,奸污,都首先落在他们的身上。赶到大局已定,皇帝便会把他们的田墓用御笔一圈,圈给那开国的元勋;于是,他们丢失了自家的坟墓与产业,而给别人作看守坟陵的奴隶。

                祁老人的父母是葬在德胜门外土城西边的一块相当干燥的地里。据风水先生说,这块地背枕土城——北平城的前身——前面西山,主家业兴旺。这块地将将的够三亩,祁老人由典租而后又找补了点钱,慢慢的把它买过来。他并没有种几株树去纪念父母,而把地仍旧交给原来的地主耕种,每年多少可以收纳一些杂粮。他觉得父母的坟头前后左右都有些青青的麦苗或白薯秧子也就和树木的绿色相差无几,而死鬼们大概也可以满意了。

                在老人的生日的前一天,种着他的三亩地的常二爷——一个又干又倔,而心地极好的,将近六十岁的,横粗的小老头儿——进城来看他。德胜门已经被敌人封闭,他是由西直门进来的。背着一口袋新小米,他由家里一口气走到祁家。除了脸上和身上落了一层细黄土,简直看不出来他是刚刚负着几十斤粮走了好几里路的。一进街门,他把米袋放下,先声势浩大的跺了一阵脚,而后用粗硬的手使劲地搓了搓脸,又在身上拍打了一回;这样把黄土大概的除掉,他才提起米袋往里走,一边走一边老声老气的叫:"祁大哥!祁大哥!"虽然他比祁老人小着十好几岁,可是,当初不知怎么论的,他们彼此兄弟相称。

                常二爷每次来访,总是祁家全家人最兴奋的一天。久住在都市里,他们已经忘了大地的真正颜色与功用;他们的"地"不是黑土的大道,便是石子垫成,铺着臭油的马路。及至他们看到常二爷——满身黄土而拿着新小米或高粱的常二爷——他们才觉出人与大地的关系,而感到亲切与兴奋。他们愿意听他讲些与政治,国际关系,衣装的式样,和电影明星,完全无关,可是紧紧与生命相联,最实际,最迫切的问题。听他讲话,就好象吃腻了鸡鸭鱼肉,而嚼一条刚从架上摘下来的,尖端上还顶着黄花的王瓜,那么清鲜可喜。他们完全以朋友对待他,虽然他既是个乡下人,又给他们种着地——尽管只是三亩来的坟地。

                祁老人这两天心里正不高兴。自从给小顺儿们买了兔儿爷那天起,他就老不大痛快。对于庆祝生日,他已经不再提起,表示出举行与否全没关系。对钱家,他打发瑞宣给送过十块钱去,钱太太不收。他很想到冠家去说说情,可是他几次已经走到三号的门外,又退了回来。他厌恶冠家象厌恶一群苍蝇似的。但是,不去吧,他又觉得对不起钱家的人。不错,在这年月,人人都该少管别人的闲事;象猫管不着狗的事那样。可是,见死不救,究竟是与心不安的。人到底是人哪,况且,钱先生是他的好友啊!他不便说出心中的不安,大家动问,他只说有点想"小三儿",遮掩过去。

                听到常二爷的声音,老人从心里笑了出来,急忙的迎到院里。院中的几盆石榴树上挂着的"小罐儿"已经都红了,老人的眼看到那发光的红色,心中忽然一亮;紧跟着,他看到常二爷的大腮帮,花白胡须的脸。他心中的亮光象探照灯照住了飞机那么得意。

                "常老二!你可好哇?"

                "好噢!大哥好?"常二爷把粮袋放下,作了个通天扯地的大揖。

                到了屋里,两位老人彼此端详了一番,口中不住的说"好",而心中都暗道:"又老了一些!"

                小顺儿的妈闻风而至,端来洗脸水与茶壶。常二爷一边用硬手搓着硬脸,一边对她说:"泡点好叶子哟!"她的热诚劲儿使她的言语坦率而切于实际:"那没错!先告诉我吧,二爷爷,吃了饭没有?"瑞宣正进来,脸上也带着笑容,把话接过去:"还用问吗,你作去就是啦!"

                常二爷用力的用手巾钻着耳朵眼,胡子上的水珠一劲儿往下滴。"别费事!给我作碗片儿汤就行了!""片儿汤?"祁老人的小眼睛睁得不能再大一点。"你这是到了我家里啦!顺儿的妈,赶紧去作,作四大碗炸酱面,煮硬一点!"

                她回到厨房去。小顺儿和妞子飞跑的进来。常二爷已洗完脸,把两个孩搂住,而后先举妞子,后举小顺儿,把他们举得几乎够着了天——他们的天便是天花板。把他们放下,他从怀里掏出五个大红皮油鸡蛋来,很抱歉的说:"简直找不出东西来!得啦,就这五个蛋吧!真拿不出手去,哼!"

                这时候,连天佑太太也振作精神,慢慢的走进来。瑞丰也很想过来,可是被太太拦住:"一个破种地的乡下脑壳,有什么可看的!"她撇着胖嘴说。

                大家团团围住,看常二爷喝茶,吃面,听他讲说今年的年成,和家中大小的困难,都感到新颖有趣。最使他们兴奋的,是他把四大碗面条,一中碗炸酱,和两头大蒜,都吃了个干净。吃完,他要了一大碗面汤,几口把它喝干,而后挺了挺腰,说了声:"原汤化原食!"

                大家的高兴,可惜,只是个很短的时间的。常二爷在打过几个长而响亮的饱嗝儿以后,说出点使大家面面相觑的话来:

                "大哥!我来告诉你一声,城外头近来可很不安静!偷坟盗墓的很多!"

                "什么?"祁老人惊异的问。

                "偷坟盗墓的!大哥你看哪,城里头这些日子怎么样,我不大知道。城外头,干脆没人管事儿啦!你说闹日本鬼子吧,我没看见一个,你说没闹日本鬼子吧,黑天白日的又一劲儿咕咚大炮,打下点粮食来,不敢挑出去卖;不卖吧,又怎么买些针头线脑的呢;眼看着就到冬天,难道不给孩子们身上添点东西吗?近来就更好了,王爷坟和张老公坟全教人家给扒啦,我不晓得由哪儿来的这么一股儿无法无天的人,可是我心里直沉不住气!我自己的那几亩旱也不收,涝也不收的冤孽地,和那几间东倒西歪痨病腔子的草房,都不算一回事!我就是不放心你的那块坟地!大哥,你托我给照应着坟,我没拿过你一个小铜板,你也没拿我当作看坟的对待。咱们是朋友。每年春秋两季,我老把坟头拍得圆圆的,多添几锹土;什么话呢,咱们是朋友。那点地的出产,我打了五斗,不能告诉你四斗九升。心眼放正,老天爷看得见!现在,王爷坟都教人家给扒了,万一……"常二爷一劲儿眨巴他的没有什么睫毛的眼。

                大家全楞住了。小顺儿看出来屋里的空气有点不大对,扯了扯妞子:"走,咱们院子里玩去!"

                妞子看了看大家,也低声说了声:"肘!"——"走"字,她还不大说得上来。

                大家都感到问题的严重,而都想不出办法来。瑞宣只说出一个"亡"字来,就又闭上嘴。他本来要说"亡了国连死人也得受刑!"可是,说出来既无补于事,又足以增加老人们的忧虑,何苦呢,所以他闭上了嘴。

                天佑太太说了话:"二叔你就多分点心吧,谁教咱们是父一辈子一辈的交情呢!"她明知道这样的话说不说都没关系,可是她必须说出来;老太太们大概都会说这种与事无益,而暂时能教大家缓一口气的话。

                "就是啊,老二!"祁老人马上也想起话来。"你还得多分分心!"

                "那用不着大哥你嘱咐!"常二爷拍着胸膛说:"我能尽心的地方,决不能耍滑!说假话是狗养的!我要交代清楚,到我不能尽心的时候,大哥你可别一口咬定,说我不够朋友!哼,这才叫做天下大乱,大变人心呢!"

                "老二!你只管放心!看事做事;你尽到了心,我们全家感恩不尽!我们也不能抱怨你!那是我们祁家的坟地!"祁老人一气说完,小眼睛里窝着两颗泪。他真的动了心。假如不幸父母的棺材真叫人家给掘出来,他一辈子的苦心与劳力岂不全都落了空?父母的骨头若随便被野狗叼了走,他岂不是白活了七十多岁,还有什么脸再见人呢?

                常二爷看见祁老人眼中的泪,不敢再说别的,而只好横打鼻梁负起责任:"得啦,大哥!什么也甭再说了,就盼着老天爷不亏负咱们这些老实人吧!"说完,他背着手慢慢往院中走。(每逢他来到这里,他必定要把屋里院里全参观一遍,倒好象是游览故宫博物院呢。)来到院中,他故意的夸奖那些石榴,好使祁老人把眼泪收回去。祁老人也跟着来到院中,立刻喊瑞丰拿剪子来,给二爷剪下两个石榴,给孩子们带回去。瑞丰这才出来,向常二爷行礼打招呼。

                "老二,不要动!"常二爷拦阻瑞丰去剪折石榴。"长在树上是个玩艺儿!我带回家去,还不够孩子们吃三口的呢!乡下孩子,老象饿疯了似的!"

                "瑞丰你剪哪!"祁老人坚决的说。"剪几个大的!"这时候,天佑太太在屋里低声的叫瑞宣:"老大,你搀我一把儿,我站不起来啦!"

                瑞宣赶紧过去搀住了她。"妈!怎么啦?"

                "老大!咱们作了什么孽,至于要掘咱们的坟哪!"

                瑞宣的手碰着了她的,冰凉!他没有话可说,但是没法子不说些什么:"妈!不要紧!不要紧!哪能可巧就轮到咱们身上呢!不至于!不至于!"一边说着,他一边搀着她走,慢慢走到南屋去。"妈!喝口糖水吧?"

                "不喝!我躺会儿吧!"

                扶她卧倒,他呆呆的看着她的瘦小的身躯。他不由的想到:她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死去,而死后还不知哪会儿就被人家掘出来!他是应当在这里守着她呢?还是应当象老三那样去和敌人决斗呢?他决定不了什么。

                "老大,你去吧!"妈妈闭着眼说,声音极微细。他轻轻的走出来。

                常二爷参观到厨房,看小顺儿的妈那份忙劲儿,和青菜与猪肉之多,他忽然的想起来:"哟!明天是大哥的生日!你看我的记性有多好!"说完,他跑到院中,就在石榴盆的附近给祁老人跪下了:"大哥,你受我三个头吧!盼你再活十年二十年的,硬硬朗朗的!"

                "不敢当噢!"祁老人喜欢得手足无措。"老哥儿们啦,不敢当!"

                "就是这三个头!"二爷一边磕头一边说。"你跟我要礼物,我也拿不出来!"叩罢了头,他立起来,用手掸了掸磕膝上的尘土。

                瑞宣赶紧跑过来,给常二爷作揖致谢。

                小顺儿以为这很好玩,小青蛙似的,爬在地上,给他的小妹磕了不止三个头。小妞子笑得哏哏的,也忙着跪下给哥哥磕头。磕着磕着,两个头顶在一处,改为顶老羊。

                大人们,心里忧虑着坟墓的安全,而眼中看到儿童的天真,都无可如何的笑了笑。

                "老二!"祁老人叫常二爷。"今天不要走,明天吃碗寿面再出城!"

                "那——"常二爷想了想:"我不大放心家里呀!我并没多大用处,究竟是在家可以给他们仗点胆!嘿!这个年月,简直的没法儿混!"

                "我看,二爷爷还是回去的好!"瑞宣低声的说。"省得两下里心都不安!"

                "这话对!"常二爷点着头说。"我还是说走就走!抓早儿出城,路上好走一点!大哥,我再来看你!我还有点荞麦呢,等打下来,我送给你点!那么,大哥,我走啦!""不准你走!"小顺儿过来抱住常二爷的腿。

                "不肘!"妞子永远摹仿着哥哥,也过来拉住老人的手。"好乖!真乖!"常二爷一手拍着一个头,口中赞叹着。

                "我还来呢!再来,我给你们扛个大南瓜来!"正这么说着,门外李四爷的清脆嗓音在喊:"城门又关上了,先别出门啊!"

                祁老人与常二爷都是饱经患难的人,只知道谨慎,而不知道害怕。可是听到李四爷的喊声,他们脸上的肌肉都缩紧了一些,胡子微微的立起来。小顺儿和妞子,不知道为什么,赶紧撒开手,不再缠磨常二爷了。

                "怎么?"小顺儿的妈从厨房探出头来问:"又关了城?我还忘了买黄花和木耳,非买去不可呢!"

                大家都觉得这不是买木耳的好时候,而都想责备她一半句。可是,大家又都知道她是一片忠心,所以谁也没肯出声。

                见没人搭话,她叹了口气,象蜗牛似的把头缩回去。"老二!咱们屋里坐吧!"祁老人往屋中让常二爷,好象屋中比院里更安全似的。

                常二爷没说什么,心中七上八下的非常的不安。晚饭,他到厨房去帮着烙饼,本想和祁少奶奶说些家长里短;可是,一提起家中,他就更不放心,所以并没能说得很痛快。晚间,刚点灯不久,他就睡了,准备次日一清早就出城。

                天刚一亮,他就起来了,可是不能不辞而别——怕大门不锁好,万一再有"扫亮子"的小贼。等到小顺儿的妈起来升火,他用凉水漱了漱口,告诉她他要赶早儿出城。她一定要给他弄点东西吃,他一定不肯;最后,她塞给他一张昨天晚上剩下的大饼,又倒了一大碗暖瓶里的开水,勒令教他吃下去。吃完,他拿着祁老人给的几个石榴,告辞。她把他送出去。

                城门还是没有开。他向巡警打听,巡警说不上来什么时候才能开城,而嘱咐他别紧在那里晃来晃去。他又回到祁家来。

                没有任何人的帮助,小顺儿的妈独力做好了够三桌人吃的"炒菜面"。工作使她疲劳,可也使她自傲。看常二爷回来,她更高点兴,因为她知道即使她的烹调不能尽满人意,她可是必能由常二爷的口中得到最好的称赞。

                祁老人也颇高兴常二爷的没能走脱,而凑着趣说:"这是城门替我留客,老二!"

                眼看就十点多钟了,客人没有来一个!祁老人虽然还陪着常二爷闲谈,可是脸上的颜色越来越暗了。常二爷看出来老人的神色不对,颇想用些可笑的言语教他开心,但是自己心中正挂念着家里,实在打不起精神来。于是,两位老人就对坐着发楞。楞得实在难堪了,就交替着咳嗽一声,而后以咳嗽为题,找到一两句话——只是一两句,再往下说,就势必说到年岁与健康,而无从不悲观。假若不幸而提到日本鬼子,那就更糟,因为日本人是来毁灭一切的,不管谁的年纪多么大,和品行怎样好。

                天佑一清早就回来了,很惭愧的给父亲磕了头。他本想给父亲买些鲜果和螃蟹什么的,可是城门关着,连西单牌楼与西四牌楼的肉市与菜市上都没有一个摊子,他只好空着手回来。他知道,老父亲并不争嘴;不过,能带些东西回来,多少足以表示一点孝心。再说,街上还能买到东西,就是"天下太平"的证据,也好教老人高兴一点。可是,他空着手回来!他简直不敢多在父亲面前立着或坐着,恐怕父亲问到市面如何,而增加老人的忧虑。他也不敢完全藏到自己的屋中去,深恐父亲挑了眼,说他并没有祝寿的诚心。他始终没敢进南屋去,而一会儿进到北屋给父亲和常二爷添添茶,一会儿到院中用和悦的声音对小顺儿说:"看!太爷爷的石榴有多么红呀!"或对小妞子说:"哟!太爷爷给买的兔儿爷?真好看!好好拿着,别摔了噢!"他的语声不但和悦,而且相当的高,好教屋里的老人能听见。口中这么说道着,他的心里可正在盘算:每年在这个时节,城里的人多少要添置一些衣服;而城外的人,收了庄稼以后,必定进城来买布匹;只要价钱公道,尺码儿大,就不怕城外的人不成群搭伙的来照顾的。他的小布铺,一向是言无二价,而且是尺码加一。他永不仗着"大减价"去招生意,他的尺就是最好的广告。可是,今年,他没看见一个乡下的主顾;城门还关着啊!至于城里的人,有钱的不敢花用,没钱的连饭都吃不上,谁还买布!他看准,日本人不必用真刀真枪的乱杀人,只要他们老这么占据着北平,就可以杀人不见血的消灭多少万人!他想和家里的人谈谈这个,但是今天是老太爷的生日,他张不开口。他须把委屈放在肚子里,而把孝心,象一件新袍子似的,露在外面。天佑太太扎挣着,很早的就起来,穿起新的竹布大衫,给老公公行礼。在她低下头行礼的时候,她的泪偷偷的在眼中转了几转。她觉得她必死在老公公的前头,而也许刚刚埋在地里就被匪徒们给掘出来!

                最着急的是小顺儿的妈。酒饭都已预备好,而没有一个人来!劳力是她自己的,不算什么。钱可是大家的呢;假若把菜面都剩下,别人还好办,老二瑞丰会首先责难她的!即使瑞丰不开口,东西都是钱买来的,她也不忍随便扔掉啊!她很想溜出去,把李四爷请来,可是人家能空着手来吗?她急得在厨房里乱转,实在憋不住了,她到上屋去请示:"你们二位老人家先喝点酒吧?"

                常二爷纯粹出于客气的说:"不忙!天还早呢!"其实,他早已饿了。

                祁老人楞了一小会儿,低声的说:"再等一等!"她笑得极不自然的又走回厨房。

                瑞丰也相当的失望,他平日最喜欢串门子,访亲友,好有机会把东家的事说给西家,再把西家的事说给东家,而在姑姑老姨之间充分的表现他的无聊与重要。亲友们家中有婚丧事儿,他必定到场,去说,去吃,去展览他的新衣帽,象只格外讨好的狗似的,总在人多的地方摇摆尾巴。自从结婚以后,他的太太扯住了他的腿,不许他随便出去。在她看,中山公园的来今雨轩,北海的五龙亭,东安市场与剧院才是谈心,吃饭,和展览装饰的好地方。她讨厌那些连"嘉宝"与"阮玲玉"都不晓得的三姑姑与六姨儿。因此,他切盼今天能来些位亲友,他好由北屋串到南屋的跟平辈的开些小玩笑,和长辈们说些陈谷子烂芝麻;到吃饭的时候,还要扯着他的干而尖锐的嗓子,和男人们拚酒猜拳。吃饱,喝足,把谈话也都扯尽,他会去告诉大嫂:"你的菜作得并不怎样,全仗着我的招待好,算是没垮台;你说是不是?大嫂?"等到十一点多钟了,还是没有人来。瑞丰的心凉了半截。他的话,他的酒量,他的酬应天才,今天全没法施展了!"真奇怪!人们因为关城就不来往了吗?北平人太泄气!太泄气!"

                他叼着根烟卷儿在屋中来回的走,口中嘟囔着。"哼!不来人才好呢!我就讨厌那群连牙也不刷的老婆子老头子们!"二太太撇着嘴说。"我告诉你,丰,赶到明儿个老三的事犯了,连条狗也甭想进这个院子来!看看钱家,你就明白了!"

                瑞丰恍然大悟:"对呀!不都是关城的缘故,倒恐怕是老三逃走的事已然吵嚷动了呢!"

                "你这才明白!木头脑袋!我没早告诉你吗,咱们得分出去另过吗?你老不听我的,倒好象我的话都有毒似的!赶明儿老三的案子犯了,尊家也得教宪兵捆了走!""依你之见呢?"瑞丰拉住她的胖手,轻轻的拍了两下。"过了节,你跟大哥说:分家!"

                "咱们月间的收入太少哇!"他的小干脸上皱起许多细纹来,象个半熟了的花仔儿似的。"在这里,大嫂是咱们的义务老妈子;分出去,你又不会作饭。"

                "什么不会?我会,就是不作!"

                "不管怎样吧,反正得雇女仆,开销不是更大了吗?""你是死人,不会去活动活动?"二太太仿佛感到疲乏,打了个肥大款式的哈欠;大红嘴张开,象个小火山口似的。"哟!你不是说话太多了,有点累的慌?"瑞丰很关切的问。

                "在舞场,公园,电影园,我永远不觉得疲倦;就是在这里我才老没有精神;这里就是地狱,地狱也许比这儿还热闹点儿!"

                "咱们找什么路子呢?"他不能承认这里是地狱,可是也不敢顶撞太太,所以只好发问。

                她的胖食指指着西南:"冠家!"

                "冠家?"瑞丰的小干脸上登时发了光。他久想和冠家的人多有来往,一来是他羡慕晓荷的吃喝穿戴,二来是他想跟两位小姐勾搭勾搭,开开心。可是,全家的反对冠家,使他不敢特立独行,而太太的管束又教他不敢正眼看高第与招弟。

                今天,听到太太的话,他高兴得象饿狗得到一块骨头。"冠先生和冠太太都是顶有本事的人,跟他们学,你才能有起色!可是,"胖太太说到这里,她的永远缩缩着的脖子居然挺了起来,"你要去,必得跟我一道!要是偷偷的独自去和她们耍骨头,我砸烂了你的腿!"

                "也不至有那么大的罪过呀!"他扯着脸不害羞的说。他们决定明天去给冠家送点节礼。

                瑞宣的忧虑是很多的,可是不便露在外面。为目前之计,他须招老太爷和妈妈欢喜。假若他们因忧郁而闹点病,他马上就会感到更多的困难。他暗中去关照了瑞丰,建议给父亲,嘱托了常二爷:"吃饭的时候,多喝几杯!拚命的闹哄,不给老人家发牢骚的机会!"对二弟妹,他也投递了降表:"老太爷今天可不高兴,二妹,你也得帮忙,招他笑一笑!办到了我过了节,请你看电影。"

                二奶奶得到这个贿赂,这才答应出来和大家一同吃饭;她本想独自吃点什么,故意给大家下不来台的。

                把大家都运动好,瑞宣用最欢悦的声音叫:"顺儿的妈!

                开饭哟!"然后又叫瑞丰:"老二!帮着拿菜!"

                老二"啊"了一声,看着自己的蓝缎子夹袍,实在不愿到厨房去。待了一会儿,看常二爷自动的下了厨房,他只好跟了过去,拿了几双筷子。

                小顺儿,妞子,和他们的兔儿爷——小顺儿的那个已短了一个犄角——也都上了桌子,为是招祁老太爷欢喜。只有大奶奶不肯坐下,因为她须炒菜去。天佑和瑞宣爷儿俩把所能集合起来的笑容都摆在脸上。常二爷轻易不喝酒,但是喝起来,因为身体好,很有个量儿;他今天决定放量的喝。瑞丰心里并没有象父亲与哥哥的那些忧虑,而纯以享受的态度把筷子老往好一点的菜里伸。

                祁老人的脸上没有一点笑容。很勉强的,他喝了半盅儿酒,吃了一箸子菜。大家无论如何努力制造空气,空气中总是湿潮的,象有一片儿雾。雾气越来越重,在老人的眼皮上结成两个水珠。他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是在今天他要是还能快乐,他就不是神经错乱,也必定是有了别的毛病。

                面上来了,他只喝了一口卤。擦了擦胡子,他问天佑:"小三儿没信哪?"

                天佑看瑞宣,瑞宣没回答出来什么。

                吃过面,李四爷在大槐树下报告,城门开了,常二爷赶紧告辞。常二爷走后,祁老人躺下了,晚饭也没有起来吃。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