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十七章 夺剑之战

            第十七章 夺剑之战

            时间:2015/1/5 15:38:13  点击:1356 次
              而就在朝阳的心神为这突然出现的魔法结界吸引之时,影子手中之剑突破朝阳手指的控制,刺进了朝阳的心脏部位。

              可瑞斯汀、四大长老、众魔族将士惊呼着,这突然出现的转变,让他们的心神一下子无法适应,显得不知所措。

              朝阳低首看着血从自己的胸口不断流出,刺穿的心脏有一种来自精神上的创痛。没有任何肉体上的痛比得上朝阳此刻所产生的屈辱感。

              “快夺圣魔剑!”一个声音传入影子的耳际。

              影子手中之剑再往朝阳身体推进,剑锋自朝阳的背后刺出。

              与此同时,影子又一掌击在朝阳的右臂上。

              朝阳的右手一阵麻痹。

              影子又一脚蹬在朝阳身上,借着朝阳的后退之势,向圣魔剑疾抓而去。

              整个动作,连眨半下眼睛的时间都不到。

              朝阳根本就未来得及有任何反应的机会,抑或他根本就没有打算作任何反应。

              影子的手抓到了圣魔剑,但并没有能够将圣魔剑夺过来,两只手都抓着圣魔剑。

              朝阳的目光缓缓从胸前的伤口处转向影子的脸,他的眼睛显得很平静,但影子分明看到,掩藏在平静之后的燃烧的怒焰,只有愤怒到极至的人才有这种眼神。

              朝阳淡淡地道:“想要圣魔剑么?我可以给你。”影子只感到自己的手一窒,圣魔剑便从他的手中消失,而在他的胸前,身体里面却多了一柄圣魔剑,他感到自己身体里的血正在被圣魔剑一点点吸食。

              圣魔剑赤红的剑刃上,更闪着一种诡异的血红之光,就像是一个贪婪的魔鬼在吸食着人的鲜血所露出的心满意足之感。

              影子感到整个人仿佛被吸空了一般,浑身的气力根本无法使出来,整个人感到了一种虚脱,更无法作出反抗。

              四大执事大惊,他们明白此刻影子的感受,若不再施以援手,影子必定会精血耗尽而亡。

              因为圣魔剑像人一样,有着真实的灵魂,它是靠血的祭祀才能够挥出强大威力的,而血也正是它的能量源泉。

              而大执事之所以要影子夺取圣魔剑,不仅仅是圣魔剑巨大的威力,因为有了圣魔剑,才可以凑齐金、水、火、风、光五大元素,缔结魔法结界,才真正可以将朝阳困住,而这也是他们今晚的最终目的。他们早就知道不能够阻止魔族今晚的进攻和圣魔大帝的重现。

              可现在,四大执事则必须尽快救出影子,这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风、光、火、水四大元素缔结成的结界窜出四股强大的元素力量,从四个方位攻向朝阳。

              可瑞斯汀、四大长老看在眼里,都帮不上什么忙,因为四大执事各自主修的四大元素结成的结界,是以他们的元神缔结而成的,从外界根本就没有破除的机会,要想破开这结界,必须从内破坏这四大元素的平衡,而破坏这四大元素的平衡,则又必须是第五大元素,也即金元素。

              另外还有一个破除方法则是自然界中主宰着四大元素的精灵,但此刻代表风、火、水、光的四大精灵并没有出现。

              四股强大的元素力量让朝阳感到了强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比惊天与安心两人的合击更让他感到难受。

              朝阳不得不将圣魔剑从影子身体中拔出!

              圣魔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凄艳的电弧,以朝阳体内浑厚的功力和圣魔剑本身所具有的巨大能量,对抗着四大执事的攻击。

              四股元素力量与圣魔剑相接触,结界内发生巨爆,一片混乱,散乱的劲气力量四处冲撞。

              结界外的人分不清里面的到底情况怎样。

              而影子这时却从结界里面冲了出来,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死去。

              影子所倒的地方正好是褒姒的跟前,褒姒看着影子,她俯下身去,将影子抚起。

              影子已经没有一点知觉。

              这时,天坛外又响起了激烈的刀剑交鸣之声和喊杀之声。

              众人不知这次又是何人杀来。

              片刻,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通往天坛的四面台阶,天衣率领两千禁军及八百圣摩特五世的死士兵团,还有魔法神院的五百弟子冲了上来。

              受伤的惊天看到天衣,心中忖道:“难道无风带领的一千魔族将士已经全部遇难?”是的,正当天衣与一百名不到的禁军在苦苦挣扎之时,预留在军营的两千禁军赶到,而且还有八百死士兵团及五百魔法神院弟子,这些人都由手持令牌的歌盈带领。

              八百死士兵团与五百魔法神院弟子都是由圣摩特五世秘密所积蓄的力量,为的就是紧急之时的调用,而且这些人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是连天衣都不知道的势力。

              无风所带领的一千魔族将士在这些由歌盈所领导的精锐之师的突然袭击下,惊慌失措,被全部歼灭。随后,他们便紧急赶到了天坛太庙。

              结界内,朝阳与四大执事还相持着。

              惊天与安心见圣摩特五世的援兵已到,对可瑞斯汀道:“圣女,赶快下令族人全力迎敌!”可瑞斯汀见情况已刻不容缓,连忙下令。

              五千魔族将士与杀至的天衣所率领的人厮杀在了一起。

              那些文武百官与天下英雄知道若是魔族得胜,绝对不可能再有生还的机会,此时时机已至,于是趁势加入了这混战的队伍当中,共同对抗魔族。

              惊天与安心见状,对可瑞斯汀道:“圣女,请允许我们带领族人杀敌,也给我们将功赎罪的机会!”可瑞斯汀想了想,道:“可你们身上的伤……”惊天道:“这一点小伤尚要不了我们的命,况且刚才已有所调息。”风、云、玄、月四大长老亦道:“请圣女允许两位魔主迎战,我们相信他们不会拿族人的性命作儿戏,况且都是他们手下的族人。”可瑞斯汀道:“那好,我替圣主给两位魔主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惊天与安心这时却大喝道:“所有族人听着,圣主有令,不放过每一个异族之人离开这里,格杀勿论!”言毕,飞身跃入了战场。

              以两人深不可测的修为,再加上五千魔族将士,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事,只是看天衣所率领的人能够支持多久。

              歌盈这时从混战的人群中走了出来,她的衣衫仍显得轻盈飘逸,没有人能够伤她分毫,她来到了褒姒面前。

              褒姒与假法诗蔺被朝阳排除在该杀范围之内,并没有对两人动手,而月战、残空、落日与傻剑也没有动手,他们守在两人身旁。他们也不允许有人伤到两女。

              他们都望着陌生的歌盈。

              歌盈望着褒姒扶起的影子,道:“你要救他。”褒姒知道歌盈是在跟自己说话,道:“我怎么可以救他?”歌盈道:“用你胸前的紫晶之心。”“紫晶之心?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你又是何人?”提到紫晶之心,褒姒一下子警惕起来。

              歌盈没有理睬褒姒的话,只是道:“只有紫晶之心才能够救他,若是不能够将他救醒,你们所有人都不可能离开这里。”“为什么?”褒姒疑惑地问道。

              歌盈道:“我知道你一直都在等待圣魔大帝转世之身的出现,你得到紫晶之心也是为了圣魔大帝,你要成为圣魔大帝的女人,但你可知圣魔大帝是两个人?”“两个人?”所有人听得一惊。

              歌盈继续道:“一个魔族的圣主,一个是神族的神王,两个人合在一起才有了千年前的圣魔大帝,才会有人、神、魔三族的统一共处。你们以为被困在结界里面的便是圣魔大帝的转世之身?他其实只是属于圣魔大帝的一半,属于魔族的一半,也是邪恶的一半。而另一半就是这个快要死的人,两人本是一体的,是一个人,只是有人把属于一个人的两种性格,代表正义与邪恶的性格分开了。你们在天香阁之所以听到两人有一样的童年经历,就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个人。”褒姒等人听得有些晕,但他们已经明白这其中的关系,可他们仍显得不太相信。对于每一个第一次听到这种话的人,这都是一个不可接受的现实。

              歌盈接着道:“当初圣魔大帝之所以成为两个人,是因为他将自己心的一半炼化为了紫晶之心,也是代表正义的一半。现在这个人的心已经死了,只有紫晶之心才能让他重新复活过来,那本就是属于他的心。”假法诗蔺这时候想起了小时候妈妈对她讲的故事,她自语般道:“难道这是真的?是因为圣魔大帝将自己的心的一半送给了他心爱的女人,才会有两个人的决战?”歌盈听到假法诗蔺的话,冷冷地道:“只是最终两人谁也没有得到心爱的女人,反而害死了她。”众人看到歌盈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分明有一种恨意,他们不知道眼前的女人与圣魔大帝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对千年前的事,她好像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褒姒道:“你与圣魔大帝有什么关系?”“什么关系?”歌盈冷冷地道:“如果不是答应了姐姐,不是为了你们人族,我恨不得将他杀了!”褒姒看到歌盈充满杀意的眼睛望向影子,她道:“你是神族的人?”歌盈没有回答她,她望向结界内的朝阳,道:“也许对于你们来说,时间并不多了。”此时的朝阳,正极力以圣魔剑撕开四大执事共同缔结的结界,从结界所承受的压力来看,四大执事并不能维持多久。

              而天坛广场上人族与魔族的厮杀则处于一边倒的局势,特别是安心与惊天的冲杀,每攻出一招至少是十几人倒下,所向披靡。

              褒姒看到这些情况,她知道已经没有时间了解得更多了,就算是为了救影子,她也必须赌一把。她道:“你要我怎么做?”歌盈道:“把紫晶之心给我。”褒姒毫不犹豫地将胸前的紫晶之心摘下,递给歌盈。

              而在这时,魔族的风、云、玄、月四位长老如惊电一般向紫晶之心扑来。

              歌盈厉声对月战等人道:“挡住他们!”月战、残空、傻剑、落日同时拔剑攻向飞扑而至的四大长老……

              歌盈接过紫晶之心,突然仰天大笑起来,道:“你们这些愚蠢的人们,你们就杀吧,你们就疯狂地杀吧!我多么高兴看到你们痛苦哀嚎的模样,我多么高兴看到你们人族与魔族一个个都死去的模样。这一天,我已经等待了一千年,一千年啦!我终于也得到紫晶之心啦!哈哈哈哈……”褒姒与假法诗蔺一愕,不明白歌盈为何突然会变成这样,但转而好像明白过来,似乎这一切都是由歌盈在暗中导演的,而歌盈才是这场游戏的主宰者。所有人,无论是人族还是魔族,无论是朝阳、惊天、安心、圣摩特五世、影子、天衣,每一个人都是歌盈手中的玩偶。

              褒姒与假法诗蔺同时攻向歌盈,但她们连歌盈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可瑞斯汀也飞身跃起,挥剑攻向歌盈,但她所刺中的,仅仅是歌盈身形飘过所留下的虚影。

              而歌盈早已飘到了半空中,她的身形在空中舞动着、狂笑着,最后又唱起了那首古老的歌:“古老的陶罐上,早有我们传说,可是你还在不停地问,这是否值得?当然,火会在风中熄灭,山峰也会在黎明倒塌,融进殡葬夜色的河;爱的苦果,将在成熟时坠落;此时此地,只要有落日为我们加冕,随之而来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那漫长的夜,辗转而沉默的时刻……哈哈哈,我已经等了一千年了,谁能明白我的心……”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听着歌盈的声音在夜空中消失。

              “轰……”这时,朝阳手持圣魔剑,终于撕开四大执事以元神所缔结的结界,冲天而出。

              但歌盈此时早已去远。

              结界瓦解,四大执事元神受到重创,身体从虚幻的结界里面显现出来,重重地摔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

              众人都望向朝阳,现在一切都掌握在朝阳手里。

              朝阳扫视了一眼天坛广场所有的人,然后道:“你们不用望着我,我说过,所有人族都得死!”紧接着,又是狂笑,但笑声之中,有着无处发泄的愤怒。

              就在这时,天坛四周地下,都发出了爆炸,紧接着整个天坛都炸了起来。

              爆炸响起之时,在人们混乱中四散逃窜的时候,却还有一条人影,向天坛最中央飞掠而去……

              △△△△△△△△△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投在云霓古国皇城的时候,太庙已经不存在,太阳所照到的只是残垣断壁,满月疮痍。

              当皇城的臣民经历昨晚的惊心动魄,从房间里探出身子时,外面除了静之外,他们找不到与往日的区别所在。

              阳光投在街上,给人的感觉仍是往日一样的温暖。而空气,则由于天亮之前下了一场暴雨的原故,显得异常清新。昨晚,因为失眠,显得有些昏沉的脑袋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对着昨晚所发生事情的疑惑,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了一起,皇城又似乎热闹了起来。

              这时,却有人道:“你们知道吗?圣魔大帝在云霓古国重现了!”说这话的人带着异样的激动和惊喜,还有着无法言表的骄傲。

              “真的?”众人带着不敢相信的疑问。

              “当然是真的,昨晚天象异常,红光漫天,就是因为圣魔大帝的重现,而且圣魔大帝帮助云霓古国平息了一起叛乱。”“什么叛乱?”“三皇子莫西多与北方边界的怒哈大将军勾结,趁每年一度的举行祭祀先祖的仪式,迫着圣摩特五世陛下同意将皇位传于他,圣摩特五世陛下不同意,结果他将圣摩特五世陛下给杀了。”“什么?他竟然敢弑父篡位,做出这等大逆不道、有违天理的事情?!”“还不只这样,莫西多杀死了圣摩特五世陛下之后,迫着文武百官和天下英雄承认他是新一代的云霓古国国君。文武百官和天下英雄不耻于莫西多的所为,坚决反对,结果,他伙同怒哈大将军的铁甲骑兵,要将全部文武百官和天下英雄给杀了!”“那天衣大人所带领的禁军都干什么去了?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他不知道吗?难道他也背叛了圣摩特五世陛下不成?”“天衣大人当然没有背叛圣摩特五世陛下,可惜莫西多却收买了东西南北四区的督察,大开城门,放了叛军进来,结果,所有禁军都遭到了暗算,天衣大人也下落不明。”听到此处,众皆哗然。

              “怎么会这样?难道我们现在的帝都已落在了莫西多的控制之中?莫西多这逆贼有没有将文武百官和天下英雄给杀了?是不是这时候圣魔大帝出现了?”“不!这时候大皇子古斯特出现了!”“大皇子古斯特?你不是在这说瞎话吧?他不是亵渎皇妃,有伤国体,被圣摩特五世陛下赐死了么?怎么又在这时候出现?”“这是圣摩特五世陛下用的计谋。”“计谋?”众人的心神完全被这说话之人所吸引。

              “当初圣摩特五世陛下知道三皇子莫西多有叛逆之心,却又拿不住什么把柄,而且陛下已经知道大皇子神秘失踪七天是莫西多所为,为了防止莫西多再次加害大皇子古斯特,于是设了一个计谋,说大皇子古斯特亵渎皇妃,有伤国体,加以赐死,其实并没有真的将大皇子古斯特赐死。”“我说呢,大皇子就算再怎么好色,也不会做出对皇妃图谋不轨之事,当初我就知道这其中有问题。”一个人自作聪明地说道。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