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十五章 魔法结界

            第十五章 魔法结界

            时间:2015/1/3 16:09:21  点击:1381 次
              影子又朝四处张望了一下,寻找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却无任何发现。

              他道:“我看你是认错人了,我并非什么圣主。”那声音忙道:“不,你就是我们魔族的圣主,只是现在你并不知道自己的身分而已。”影子觉得有些奇怪,不过,自从来到幻魔大陆之后,各种奇怪的事情见得多了,也不觉得甚为奇怪,他道:“我想你是认错人了。”说完,继续走着自己的路。

              那声音继续在影子的耳边响起:“你确实是我们魔族的圣主。经过千年的轮回,让你的元神重新回到这片大陆,带领我们魔族重新光复。”影子停下脚步,道:“既然我是你们所谓的圣主,为何你不现身一见,却在我耳边唠叨个没完没了?”那声音忙解释道:“不是属下不现身相见圣主,而是属下无法现身相见。圣主所处之地乃云霓古国皇城重地,虚空中到处结有魔法结界,除开神族及人族,魔族之人根本就不可能入内,因为这些结界都是针对魔族而设。”影子道:“那你现在哪儿?”那声音道:“属下现在城外,好不容易才选得这样一次寂静无人的机会与圣主对上话。”影子曾在一些乱七八糟的书籍中听说过“千里传音”这种功法,却不想现在有机会亲身体验。

              影子道:“你现在是用’千里传音’在与我说话吗?”那声音道:“’千里传音’?属下不知何谓’千里传音’,属下现在能与圣主对上话,是由于我们魔族特有的’音波共振’,只有魔族之人才能够相互听到并且进行交流。”影子道:“可我并不会什么’音波共振’,说话你又怎能听见?”“因为属下与圣主说话的同时,能够收到圣主音波对空气的振动,而并不需要两人同时运用’音波共振’.”那声音解释道。

              影子觉得好笑,道:“那你找我又有何事?”那声音道:“属下找圣主,是希望圣主能够出城与暗魔宗族人相见,而且暗魔宗魔主明晚会来朝见圣主。”影子道:“我又怎么能相信你的话?你又凭什么能证明我便是你们的圣主?”那声音道:“属下现在无法拿出什么证据,但你乃我们的圣主是勿庸置疑的,对于这一点,黑魔宗的黑翼魔使漠便可证明。”“漠?”影子脑海中出现了那个没有杀心,却要杀自己的人,没想到他是什么黑翼魔使,这个内心有着痛苦挣扎之人会是一个魔?在自己看来,他太过人性化了,如果他是魔族之人的话,那法诗蔺又怎会与他搅在一起?影子知道,在幻魔大陆,人魔两族是不能共存的!影子一直搞不懂的是,为何一个魔族之人与法诗蔺会联合起来杀自己?那晚,他希望能在与法诗蔺相见的时候得到答案,可惜法诗蔺并没有给他这次机会。

              影子道:“你认识漠?”那声音道:“属下岂止认识?而且与他有过数次交手。”“那你应该知道他为何要杀我,而且法诗蔺为何会与他搅在一起吧?”影子道。

              那声音道:“此事说来话长,若是圣主明晚能够来城西石头山神庙,属下必当详实相告。”影子知道石头山神庙这个地方,影曾经带他去过,他见过里面那面目模糊的神像。

              影子道:“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去,但我会考虑,我不能明确的答复你。”那声音道:“圣主定然要来,暗魔宗魔主与属下等一定会在神庙恭候圣驾,共商魔族复兴大计。”影子没有与那声音再说话,他觉得自己的身分越来越可笑,影是神族的花之女神,她说为了什么姐姐,要让自己忆起以前的事;此刻之人却又自称为魔族,说自己乃魔族的圣主,担负着魔族复兴的希望;而那个要杀自己的漠,说是为了什么幻魔大陆,另外还有一个身分是人族的一个皇子,而且可笑的是这样一个皇子以“企图亵渎皇妃”之罪被莫名其妙地“赐死”……这些实在显得有些荒唐。

              现在,惟一属于自己的便是这叫做“朝阳”的游剑士了。所以,自己要让每一个人都记住这个身分,就像记住每天的阳光一样。

              影子回到了剑士驿馆,而迎接他的却是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小蓝道:“可瑞斯汀突然不见了,在他房间里有一张纸条,上面说:要想见可瑞斯汀,明天相见于’幽域幻谷’.”影子听小蓝说完,轻轻一笑,他知道,这是三皇子莫西多所为,不过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影子忖道:“这是他对自己最后一次试探了吧,不知他第一件要自己帮他做的是什么事?”小蓝看着影子脸上的笑,不解地道:“难道殿下不为可瑞斯汀担心?”影子道:“担心?我为什么要为他担心?”小蓝道:“殿下可知’幽域幻谷’?那是一个能够让人迷失自我,所见皆是虚幻的地方。”“这样一个地方不是很有趣么?”影子道。

              “可是殿下你自己……”小蓝显得无比担忧。

              “哈哈哈……”影子大笑,双手握住小蓝的香肩,道:“小蓝不要显得愁眉苦脸的,你知道,我最希望看到的是你的笑,你已经很久没有笑给我看了。”小蓝的眼泪突然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委屈地道:“我以为殿下这些天把小蓝给忘了。”影子心中一阵歉疚,自从上次自己杀了假落日,小蓝提到影后,他就一直有意冷落了她。他不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眼中的自己,而是完全自我的。不过影子知道小蓝是为自己好,不由觉得自己这样对她实在有些太过分,便一把将小蓝揽入怀中,动情地道:“对不起,小蓝,是我冷落了你,今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小蓝,这个爱笑的女孩,此刻在影子怀中放纵地痛哭了起来。

              影子轻抚着她乌黑的秀发,安慰着。

              △△△△△△△△△

              在前往幽域幻谷之前,影子决定先去一个地方——流云斋,在那里,有一个人在等着他。

              对于幽域幻谷,他实在没有什么了解,他相信这个人能够帮助他。

              穿过罗浮大街,走进流云斋所在的那条幽静的巷道,蓝水湖遥遥在望。

              走过与流云斋相连的吊桥,经过二道回廊,影子来到了一个小包厢面前。

              未近里面,影子便已经闻到了自里传出的烧制“蓝水之星”的香味。

              “好香啊!”影子用夸大的声音说道。

              “既然闻到了香味,还不进来?馋猫。”里面传出的是罗霞的声音。

              影子掀帘而进,只见罗霞香汗淋漓地在烧制“蓝水之星”,样子甚为专注,连影子进来也不看他一眼。

              影子趁机在罗霞的脸上香了一口。

              罗霞娇嗔道:“叫你来吃鱼,谁叫你来吃我了?”影子在罗霞身边坐下,搂过罗霞的腰肢,邪邪地道:“今天,我两样都要吃。”罗霞也不再像以前般那么做作,任凭影子在自己身上乱占便宜,感受着那份特别的愉悦。

              影子把头埋在罗霞高耸的酥胸前深深地嗅了一口,道:“真香!”罗霞咯咯笑道:“到底是我香,还是鱼香?”“两样都香。”“谁更香一点?”“当然是鱼比你更香一点,你身上尽是鱼腥味。”边说,影子边在罗霞身上嗅着。

              罗霞直感到浑身酥酥痒痒的,道:“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弄得人家都没有办法专心烧鱼了,你可知道烧制’蓝水之星’需要的就是诚心?”影子仍然不放过罗霞,边大肆占便宜,边道:“知道,听说这种鱼是女人专门烧给心爱的人吃的。”罗霞实在不能够再专心“工作”了,她放下手中用来烧鱼的工具,擦了擦双手,然后扳正影子的头,道:“看着我的眼睛。”影子只得乖乖地看着罗霞的眼睛。

              罗霞突然狠狠地在影子鼻子上咬了一口,道:“告诉我,你神神秘秘到底想干什么?”影子摸了摸自己被咬的鼻子,却道:“你几天不见,怎么变成一只老鼠了?竟咬人家的鼻子!”罗霞道:“不要打岔,回答我的问题。”影子正色地看着罗霞,道:“真要我回答?”“对!”罗霞郑重地点了点头。

              影子道:“你不是说,莫西多想跟我抢皇位吗?我想知道他到底想怎样登上皇位。”罗霞道:“那你为何要挑战暗云剑派?你不是喜欢法诗蔺么?”影子道:“这两者并不矛盾。挑战暗云剑派是我继杀死假落日要走的第二步棋,我知道那假落日的身分迟早会被揭穿,为了让整个幻魔大陆记住’朝阳’,惟有击败暗云剑派。只可惜终究因为法诗蔺而没有成功,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罗霞道:“你是说,昨晚之战,莫西多也知道了结果?”影子道:“不错,他昨晚也来了,让他看到了结果后,就更加证明了我的价值,因此他才会想尽办法让我成为他所用之人。而且,我给他造成一个印象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名利。对于想登上皇位的他来说,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承诺我,会给我所需要的。”罗霞这才明白,道:“原来如此,这样,他就不至于太过担心你别有企图了。”“也不尽然,莫西多是一个十分谨慎之人,在他没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之前,他绝对不会做出贸然的行动。今天,他挟持了可瑞斯汀,约我去幽城幻谷见面,想最后一次摸清我的底细。”“幽域幻谷?!”罗霞的脸色陡然变得十分可怕,仿佛听到的是一个没有生还可能的死亡之地。

              影子看了罗霞的反应,并不感到丝毫的介意,道:“今天,我来找你,就是为了向你了解幽域幻谷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不,你绝对不能去幽域幻谷!”罗霞以绝对没有商量余地的口气道。

              影子将罗霞的手从自己的眼前拿开,笑了笑道:“是不是怕你相公有去无回啊?”罗霞却一脸严肃,道:“我没有心思与殿下开玩笑。幽域幻谷不但会让人迷失自我,看到的全是幻觉,更可怕的是有一处地方叫’幻镜’,站在它面前,心灵的弱点便全部自动暴露出来,看到的是自我最恐惧、最不愿见到的一面。再牵由自身,控制人的心灵,做出连自己都无法明白的事情,甚至于自杀。”“这是否说,对任何人都一样?”影子问道。

              “对!”罗霞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那是否说,也包括莫西多在内?”“任何人都包括在内,它是自然化而成的,谁也无法控制。”罗霞道。

              “没有任何例外?”影子再一次问道:“我是说,如果没有例外,外人怎么会知道有这样一处奇异地方的存在?必定是有人亲身经历以后,才告知别人,有这样一处地方叫幽域幻谷,还有’幻镜’.”“这……”罗霞不知如何回答,影子的分析推理确凿无疑,若是没有人亲身经历过,岂会知道存在这样一个地方?若是进去经历后不能够全身而退,外人又怎会知道?这其中有两个可能:一,是以讹传讹,事不属实;二,确实有人进去后,能够全身而退。罗霞之所以知道幽域幻谷,是有人亲口告诉她幻魔大陆存有这样一处禁地,万万不能乱闯。不过她当时并没有细细问明详情,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告诉她这些话的人勿庸置疑。

              影子这时又道:“既然莫西多可以进去,想必我也是能够进去的。”罗霞无言以对,但她的心却更为担心了,若是莫西多能够进退自如,那说明他完全可以克制幽域幻谷“幻镜”对他的作用,这样起作用的只会是影子。罗霞道:“要去,我与殿下一起去,我不能让殿下只身涉险!”影子道:“你是要告诉他,我是云霓古国没有死的大皇子古斯特吗?”罗霞道:“可殿下若是去,到时身不由己,也不等于告诉了他你的身分?”影子道:“可那个叫可瑞斯汀的女孩现在莫西多手里,他如此也是为了试探我,他要是不能够彻底的放心,接下来要做的便是不能让我存在于这个世上!我不能让前面所做的一切都作废,所以我要赌上这一把!”罗霞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影子去意已决,他此行并非来征求自己的意见,只是来让自己知道这件事。罗霞的激动之情变得平缓了许多,她平静地道:“我有什么能够帮助殿下的吗?”影子道:“你只要告诉我该怎么走就够了。”罗霞道:“幽域幻谷位于城西五十八里处的原圣灵大殿的废墟里。”“圣灵大殿?”影子想起这是圣魔大帝当初所选的宫址,后来毁于圣魔大帝消失后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火中,这些也是罗霞曾经对他讲的。

              影子看了看罗霞,展颜一笑,双手紧紧让罗霞的娇躯贴着自己的身体,道:“不要为我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今晚你只要在这里烧好’蓝水之星’等着我回来就是了。你看现在的鱼都烧焦不能吃了。”说罢,在罗霞的俏嘴上亲了一口。

              而罗霞却突然双手如水蛇般紧紧缠住影子的脖子,香唇吸住影子的嘴巴不放,巧舌伸进影子大嘴内,与之舌头交缠在一起。

              影子从未见过罗霞竟有这般疯狂的举动,以往都是自己主动挑逗才会燃烧起她的激情,可这次却变得不同,影子知道,这是罗霞对自己的担心所使然,她要通过这灵与肉的交融将两人紧紧连在一起……

              影子的思绪中断了,炽烈的情欲如野火般点燃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使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亢奋,大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占有这个女人,疯狂地占有这个女人!

              “嘶……”衣衫撕裂之声在虚空中响起。

              两条赤裸裸的躯体交融在了一起……

              △△△△△△△△△

              影子骑着马出了西城门,他浑身感到了一种舒畅。正如当杀手时,每次杀人前一样,这次他又从女人那里得到了释放后的轻松。

              这种释放很重要,不但让他的状态调整到最佳,也让他感到了胜利在望。因为每次释放后的行动迎接来的是成功,他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尽管环境有所不同。

              影子低头在胸前看了看,在胸前晃动着的是一个类似于平安符的东西,这是刚才罗霞交给他的。此前影子每次见到她的时候,它总是放在距罗霞的心最接近的地方,可见其对罗霞的重要性。

              而现在,影子却看到它挂在了自己的胸前。

              影子清楚地记得罗霞将之在胸前取下时的神情,那是将身体最重要的一部分、将自己的灵魂寄放在一个男人身上最复杂的神情,那里面所包含的东西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

              当时,罗霞只是淡淡地道:“如果殿下不能够回来,那我便不能在这个世上存在了。”想到此处,影子一笑,一带缰绳,加快了马速。于是,在通往圣灵大殿废址的路上,掀扬起一片灰黄的尘埃。

              当马停下来,打着响鼻的时候,已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展现在影子眼前的是废墟的残垣断壁,几根巨大的石柱孤单地立着,地下到处都是破碎断裂的砖石和瓦砾,其间生长着杂草,不时有着鸟、兔在其间飞掠、跑动的身影。

              一派荒凉的景象,已经不能够让人想起圣魔大帝在时的辉煌。

              这是一千年的风霜雪雨所给予这里的一切,望着这些,影子不由得有种嗟叹之感。

              当初圣魔大帝建造这圣灵大殿的时候,谁又能够想到会有今天这一派景象呢?看来岁月是最无情的,也是最公正的。

              影子下了马,在他眼前的一块石碑上有一段铭文,也不知是何人所刻,上书:一千年前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一千年前你不懂我,我也不懂你;一千年前你不是你,我也不是我;一千年也许什么都不是,一千年也许只是一千年……

              影子发出一声轻笑,刻这些字之人,未免太有些感怀伤世了,这些徒劳无益的感慨难道就能够唤回曾经的历史?历史是由人创造的,缅怀不是历史的全部,更不能够改变历史,它只代表过去。

              影子绕过那块石碑,继续往前走去,罗霞告诉他,幽域幻谷就在圣灵大殿废墟原址的后面,沿着一条平缓流动的小溪走便可以到达。

              圣灵大殿的面积还真够大,至少有五千多平方米,影子走了好半天,才走过废址原迹,看到了一面小湖,湖水是由一条小溪注入,虽然溪水不断流进,但湖水却不满不溢。

              小湖看上去有很浓的人工痕迹,显然是千年前与圣灵大殿一起建造的,引小溪之水注入,之所以不满不溢,肯定是内有可以自行控制调节的平衡系统。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