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此间的少年 >> 第十五节 一生守候

            第十五节 一生守候

            时间:2014/12/26 21:51:34  点击:1235 次
              等待着你

              等待你慢慢地靠近我

              陪着我长长的夜到尽头

              别让我独自守候

              等待着你

              等待你默默凝望着我

              告诉我你的未来属于我

              除了我别无所求

              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执着,

              不管它喜还是悲,苦还是甜,对还是错,

              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守侯

              我对你情那么深,意那么浓,爱那么多。(作者按:歌词出自陈淑桦《一生守候》,大宋朝月光下的王语嫣和段誉也只有在这个故事中才会听过这首歌吧。)

              当段誉回到桌边,歌声寂寞地回荡,桌上空空如也,只有一张已经结账的单子,王语嫣喝了一半的珍珠奶茶还在桌上。段誉坐下来,他头上那些大红的纸片上依然写满了过去人的祝福,那未来的人真的会因为这些祝福而快乐么?

              段誉吸了一口冰凉的绿茶,他想王语嫣是如何走的呢?

              是一脸不屑地结账而去,不想再和他纠缠,还是毕竟有一点悲伤,正茫然数着自己的长发,在月下空旷的道路上走着?

              段誉静静地吸了一口绿茶……王语嫣扬手召了一辆TAXI远去……

              王语嫣站在三教的楼外,又是下雨,雨下得疏狂。王语嫣就这么怔怔地看着远处的篮球场,慕容复已经不在那里。王语嫣看着他在三教的灯光下起跳投篮,远远的三分命中,也看着雨来的时候他抄起外衣和场边等待的那个女生携手离去。

              这个身不由己的游戏里总是很少胜利者。王语嫣捅破了段誉的肥皂泡,谁会捅破王语嫣自己的肥皂泡呢?

              忽然有人站在了她旁边,王语嫣吃惊的回头,才发现段誉站在她旁边。

              “雨太大了。”段誉说。

              看着段誉那张孩子气的脸,王语嫣苦笑,摇了摇头:“对不起,你别管我了好不好?”

              “你没有伞吧?”经过一阵子的手足无措,段誉低着头小心地说。

              “没关系。”

              段誉从后面的令狐冲手里拿了伞,走到了王语嫣身边。

              身边不少男生女生并着一把伞跑进了雨里,王语嫣忽然有一种彻头彻尾的无力感。

              “别再跟着我了!”似乎是一生中第一次,王语嫣如此失态的对别人大喊。

              “我只是碰巧……”段誉把伞塞到了王语嫣手里,然后一声不吭地自己走进了外面的大雨里,连串的雨水好像无数长鞭抽打下来,打得段誉身上都有些痛了。可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皱着眉毛看了看阴沉的天空,然后双手揣在裤子口袋里,就像一个做错了事而不敢回家的孩子那样,在雨里散步一样走远了。

              王语嫣忽然有一种感觉,段誉不会再走回她身边。

              “你也不至于连我一起虐待吧,”令狐冲伸出去阻拦段誉的手最终只好停在半空中。

              “唉,”令狐冲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你那边城门失火,我老老实实在池子里游泳凭什么倒霉啊?”

              虽然他是去接段誉的,不过可怜他们两个人加起来也只有一把伞。

              这个时候赵敏拎着把雨伞出现在门口。令狐冲急忙凑上去,一脸特恳切的笑容:“哟,赵敏,你也跑来自习啊……”

              赵敏咬着舌尖,露出了她很经典的微笑:“下面你要说你没有带伞是不是啊?”

              “就是就是,”令狐冲急忙点头,“赵敏你那么急公好义的人,总不忍心看我淋成一只汤鸡嘛。”

              赵敏居然点了点头:“是喔是喔,我当然关心你喽,怎么忍心看你冒雨回家呢?”

              “啊?”令狐冲眉开眼笑,“那我来打伞吧?”

              一把黑色的雨伞忽然横在赵敏和令狐冲之间,张无忌刚从厕所里窜出来,急忙说:“我们正好多一把呢。”

              “看看,看看,”令狐冲很无辜的样子说,“把我当坏人了吧?我只是景仰我们主席嘛,顺带想蹭把伞回家而已。没有别的企图,没有别的企图。”

              张无忌愣了一下,还没反应回来,赵敏倒笑了,拿起张无忌手里的雨伞敲了令狐冲脑袋一下。雨伞到了令狐冲手里,赵敏很小鸟依人地靠在张无忌肩膀上共打一把伞出门去了。

              “靠。”令狐冲说,“不但没有英雄救美的机会,连美救英雄的机会都不给一个,老天何其不公啊!”

              “公平公平,绝对公平!”忽然有人在令狐冲背后说。

              令狐冲回过头,乔峰正站在他背后笑得开心:“美人,给你救英雄的机会,来来来,我来打伞。”

              两条汉子罩在那把小黑伞下走进了雨里,远远还传来如下对话:

              “靠,老大,你伞打低一点行不行?”

              “我个子高你妒忌啊?哪来那么多废话?”

              “你个子高没关系,拜托你别老去健身馆练,你那两块胸肌都快把我挤到伞外面去了。”

              “小看我!挤你一块就够了,哪用得着两块?”

              “……”

              “……”

              直到转过了一个拐角,令狐冲才歪着嘴笑了笑:“完蛋了,我的麦当劳。”

              远处的赵敏和张无忌肩贴着肩走在一张伞下,前面的段誉走在雨地里,后面的王语嫣默默地站在台阶上。

              “这么就完蛋了?”乔峰嘟哝了一句,“走眼走眼,这大家都是孤男寡女,怎么就不成呢?”

              “靠。”令狐冲说,“我要是丘比特就拿那厮的金箭狂射,见人就给他们一箭,保证个个都爱得死去活来的。”

              乔峰笑了,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

              (作者按:因为篇幅和故事线索的限制,有关段誉的篇章并非结束而只是开始,但是对于这所有故事的观察者乔峰,这个故事已经到此告终。请留意《此间的少年。并未结束》,即本篇姊妹篇的进展。)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