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五章 太阳神盾

            第五章 太阳神盾

            时间:2014/12/14 9:57:31  点击:1397 次
              凤妮心中也升起了一阵难以言喻的感受,但她却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暗暗地叹息了一声,她明白伏朗的心情,也明白伏朗的情意,但她却不能改变命运,更不可能再爱上伏朗。或许,她确实被伏朗感动了,但感动并不等于爱。

              凤妮的神色平静之极,无悲无喜,无嗔无怒,仿佛在刹那之间超脱于尘世之外,伏朗的死,她似乎在霎时已遗忘。或许,是她的心已经麻木了。在她内心的深处,永远只有一个人的影子,那便是轩辕。

              蚩尤也吃了一惊,风妮的眼睛在刹那之间变得深邃无比,仿佛可以洞悉世间一切。那淡淡的、郁郁的目光,有着一种让人心颤的力量.但令蚩尤惊讶的却是,凤妮竟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自伏朗的死中回过神来,确实不能小觑。

              当然,蚩尤根本就不会当凤妮是个能阻他杀入熊城的对手。一来是因为凤妮不过是太昊的一名弟子,再厉害又能比得上太昊吗?那自是不可能。因此,风妮的武功他根本就不用担心;二来,凤城只是一个女流之辈,虽然美得不似尘世之物,但这对他来说只能算是一种诱惑,而不算是阻力,这也便是蚩尤为何不急着出手对付凤妮的原因。

              在蚩尤的眼里,熊城己是囊中之物,最妙的是凤妮竟然亲自送上门来,擒贼先擒王,如果擒下了凤妮,熊城岂非不攻自破?因此,蚩尤好整以暇地面对这个美女对手,欣赏的成分反而多于战争的成分,这也使得那剑拔弩张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似乎没有人再注意伏在伏朗尸体上悲嚎的太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再一次凝聚在凤妮和蚩尤的身上。

              任何人都可以感觉到风妮与蚩尤之间气势的异变,即使是在数十丈之外的两军战士,也都感受到了这股沉重的压力。

              凤妮那鹅黄色的披风无风自动,但整个人却如一潭不知深浅的清水,无法揣度。这个变化连蚩尤都有些惊讶,因为这不应该是来自风妮的气势。而凤妮只是太昊的弟子,怎可能拥有如此不可揣度的力量呢?

              “难道凤妮真是有所依恃?”蚩尤心中在思忖的同时,却开口道:“我想再说一次,如果你愿意臣服于我,我不仅可以不再攻打熊城,更会让你主宰我为你打下的河山,那你就可以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_

              “不用说这些无聊的废话,有熊族中没有不战而降的人,更不会有苟且偷生之辈,正邪势不两立,今日我们只能凭实力说话!”凤妮断然打断蚩尤的话,冷冷地道。

              蚩尤不由得大恼,凤妮竟这般不识抬举,他本想让凤妮成为自己的女人,可是凤妮的话使他又记起了对轩辕之恨,不由冷笑道:“很好,我蚩尤得不到的女人,轩辕那小子也别想得到!今日就别怪我辣手摧花了,我要熊城为你这句话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凤妮不屑地一笑,目光别开蚩尤投向远处通向熊城的大道,但她却又轻轻地叹了口气。

              路依然是那条路,但凤妮却没有看到想看到的人。轩辕依然没有奇迹般地出现在路的那一端,没有出现在凤妮的视野之中,是以凤妮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多么希望轩辕能够奇迹一般地出现在那条大道上,哪怕只是再见他一眼便死去,至少,她会少了许多遗憾.但命运总要给人一个残缺的结局,给人一种残缺的心情,是以,凤妮无奈。

              凤妮收回目光,心中再一次排除所有的杂念,她感觉到自太阳神盾之中有一股强大的能量注入她的体内,使她的思感和精神无限地延伸,仿佛是不断长大的八爪之鱼,即将发生的整个血战中一切动态的或是静态的都仿佛全在她的脑子之中清晰地反应出来,她的心灵便像是一面镜子,一切的外物皆无法遁迹。

              凤妮还是第一次感受这种奇妙的感觉,虽然她有过一次与太阳神盾亲密接触的经历,但那一次只是她的思感进入了太阳神盾的内部,窥得了她父亲存于太阳神盾之中的秘密。但这一次却不同,她的思感是向四面八方的空间延伸,恍惚之间,她似乎已经完全把握了整个战场的形势,便连蚩尤的动静和形态也丝毫没有遗漏.蚩尤和少昊全都吃了一惊,在刹那间,他们似乎觉得风飘渺起来,变得不太真实。

              蚩尤和少昊自然明白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是以,他们全都大讶。在他们的眼里,凤妮虽然是有熊之主,但却不过是太昊的弟子,即使是美丽且聪明,可其武功又怎会高到哪里去?

              但此刻一见,却全然不是那么一回事。

              太昊停住了悲泣,他是被凤妮那向四面扩散的气机给惊醒的,尽管他内心的伤痛是无法形容的,可他毕竟是一代霸主,这一百多年的岁月让他懂得了太多,也让他的心变得坚强甚或是麻木。虽然,爱子的死对他的打击是难以估量的,但他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收拾情怀,面对现实。

              太昊恨!恨自己,恨苍天无情,恨凤妮,恨蚩尤,此刻的他,恨世间所有的人!

              但恨又有什么用?生命的逝去并不是用恨就可以挽回的。因此,太昊感到悲哀,感到自己枉自称雄了这一百多年,竟连儿子都保不住,老来丧子,这简直是一种讽刺!最具讽刺的却是伏朗并非死在别人的手中,而是自己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只有这一刻,太昊才明白伏朗心中是多么的痛苦,对他是多么的失望。以伏朗的身分和条件,竟选择了这种方式告别人世,到死前,一句话也不留给自己的父亲,这才是太昊心中的最痛。

              当然,这也是因为自小伏朗所受的溺爱太多,致使他在许多挫折之后,无法摆脱出自己内心的郁闷,这也是他选择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太昊紧抱着伏朗渐渐冰冷的躯体,北风呼啸之中,伏朗身上流出的鲜血染红了太昊的金甲,但很快便结成了冰,太昊却似乎没有什么感觉。

              蚩尤的眸子里闪过火一般的魔焰,那一身黑色的衣衫之上也仿佛罩上了一层魔火,他终于将凤妮当成了他的对手!

              “很好,果然是不同凡响,难怪敢只身出城挑战本帝!不过,明年的今日,仍将是你的祭日!”蚩尤仰起头脸,满头的长发在呼啸的北风中杂乱无章地飞扬而起,那本有些苍白的俊脸,这一刻竟显得森然,阴冷得可怕。

              凤妮却将目光投向深邃莫测的蓝天,心中暗叹道:“轩郎,永别了!”

              蚩尤出手了,漫不经意之中,像是鬼魅一般撞向风妮。

              凤妮并未收回目光,但是她的心中已经找到了蚩尤出手的位置。与太阳神盾联为一体之时,她便像是拥有了整个天与地,她的心神无所不在,她的思感无所不存。

              “噗……”凤妮的太阳神盾以准确得骇人的角度迎上了蚩尤的拳头。

              蚩尤并未倾尽全力,事实上,对于击杀凤妮,他仍有些于心不忍,他要生擒凤妮,就算得不到她的心,他也想得到她的身.是以,他下手只想试探一下凤妮的虚实。但是,这或许正是他最大的败因,最难以饶恕的失误。

              凤妮的荡漾阳神盾一触蚩尤的手臂,蚩尤只感一道电流透臂而入,以他根本来不及反应的速度传遍全身。

              蚩尤大吃一惊,却发现凤妮的嘴角边逸出了一丝诡异莫名的笑容,他急忙倒退!

              蚩尤骇然惊觉,在他退却之时,竟牵动了凤妮及其手中的怪盾。

              凤妮和太阳神盾如同吸附在蚩尤手上的蚂蝗一般,根本就已经联为了一体。

              凤妮的身形闪起一层五彩的光润,像是一块会发光的宝石,使其更是美得耀眼。

              少昊也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蚩尤竟在第一个回合便开始退,这对他来说,确实感到意外,也很不可思议.如果说风妮逼退了蚩尤,那确实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可事实终究是事实。

              蚩尤只觉得那奇异的电劲越来越强烈,竟如洪潮一般,让他无可抗拒,这是一股绝然不同于他在昔所见过的任何气劲!这是一种完全陌生,但却是无可阻御的奇异力量,就像是精神与思感一样,可触而不可及,更无法相阻。

              蚩尤在刹那之间倏然想起了另一段深藏在心底的记忆,那是昔年他与伏羲众神决战时,众神联手,以伏羲先天八卦为中心,竟然接通了天外天的力量,正是那股来自天外天的外空间力量将他击得粉身碎骨,而他的魔魂遭到封存。后来,那决战之地便被伏羲建起了神门,而蚩尤则在神门之中被先天八卦气劲禁锢了一百多年。

              而眼下这股无法阻抗的电劲,竟与当初那来自天外天的力量有着让人心惊的相似!因为这是来自外空间的力量,因此这个世界之中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与之相抗,这才使得蚩尤根本就不可能阻住这股劲气的入侵。

              想到这里,蚩尤惊骇欲绝,他哪里想到,凤妮竟然能够运用天外天的力量,竟能够接引外空间的力量来攻击他,这怎不让他惊骇欲绝?难道他今日要重蹈当年的覆辙,被击得粉身碎骨而亡?

              “去死吧!”蚩尤大惊之下,左臂迅速挥出,一股黑色的气柱朝凤妮胸前的太阳神盾击去!

              蚩尤要尽快与凤妮分开,如果让凤妮与他联成一体,那天外天的力量只会将他们同时爆碎成飞灰!但他却绝对不想与凤妮同归于尽。

              天下间,没有人比蚩尤更了解天外天力量的可怕,如果那股力量足够的话,完全可以将这个世界毁灭,甚至会引起空间大乱。当然,若这股力量是由人接引而下的,那就有限了,因为这要看每个接应外空间力量的人有多强抗拒外空间力量冲击的能力。

              人,就像是一个蓄水池,如果水池大,它所引用的水自然多一些;若水池小,它自然只能少量地盛装,过大不及,只会使自己受损。当年伏羲借先天八卦之助,合众神之力才能够引下那毁天灭地的力量,不仅击毁了蚩尤的肉身,更让刑天变成了废人。同时,方圆三百里地化成一片焦土,正是今日涿鹿之地与塞北的那片沙漠所在。那股力量不仅伤敌,更会伤已。

              因此,众神在那一战之后,相继而死,连伏羲也不例外。而今天,蚩尤再遇这种力量,怎不让他惊骇欲绝?他此刻更明白,凤妮是想与他同归于尽.蚩尤知道风妮的意图却是有些迟了,而且,他也太低估了太阳神盾的力量,或许,他不该对太阳神盾一无所知。正因为太阳神盾是蚩尤一无所知的神器,这才成了凤妮与敌同归于尽的筹码。

              不仅蚩尤对太阳神盾一无所知,便是太昊、少昊也不知道大阳神盾的威力。他们只以为这是因凤妮的武功本身就是如此,而不明白凤妮的力量乃全是来自太阳神盾之上。

              如果蚩尤知道这股外空间之力是来自太阳神盾的话,他绝不会再用左拳轰击大阳神盾,更不会想这般震退凤妮,事实上他的举止正中凤妮下怀。

              “噗……”蚩尤的重拳击在太阳神盾之上,本来开山裂地的力量竟全然被吸纳,在太阳神盾之中仿佛存在着一个充满强大引力的虚空,也可以说太阳神盾便像是两个空间之中的黑洞,而驱使这个黑洞开放的,便是凤妮的思想和精神。

              蚩尤的力量不仅被消于无形,而且双手更被太阳神盾所吸.太阳神盾之中储藏的有熊十代太阳的功力被蚩尤的力量给击得生出强大的反抗之力,只震得蚩尤五脏欲裂。

              有熊十位太阳所积累下来的力量是何其巨大,更加上来自天外天的力量,便是蚩尤也无法抗拒。

              蚩尤的拳劲击在太阳神盾上,太阳神盾爆出万道绚烂的五彩光芒,凤妮也像是一盏巨大的彩灯一般,绽放出美丽而诡异的彩芒,整个天空都被这四散的彩光所罩.蚩尤的双拳与大阳神盾之间更冲起了两根巨大的光柱,色彩暗淡,却隐显彩芒.光柱破云升天,直上九霄,一时之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电闪雷鸣,仿佛是天地在刹那间塌陷崩裂,那种气势只让观阵的双方都骇然欲绝,那狂野的力量如飓风一般向四面散出,数十丈开外的两军战士被吹得东倒西歪,七零八落,有些人甚至被掀翻在地。

              蚩尤身上的黑气一涨再涨,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竟陷进了凤妮所设的死局之中,但他怎会甘心认命?在这一刻,他似乎也明了这股神秘的力量是来自太阳神盾之中。是以,他想倾力震开太阳神盾的引力,与太阳神盾断开接触.少昊的银甲竟在凤妮和蚩尤的气场之中发出“叮当……”的震响,强烈的战意和那灭绝的气势激得少昊热血奔腾,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而又欣喜的神彩!他所注视的,只是蚩尤那肿涨的披风,虽然他的目光无法看透蚩尤背上的披风,但是他的心灵却已找到了蚩尤的漏洞。

              少昊的目光横扫而出,他现在要在意的不是蚩尤,而是另一个对手……太昊!

              少昊的目光横扫而出,却与太昊的目光对接,两道目光竟擦出了一丝火花,似有形实无形,在目光相触的同一时间,少昊和大昊竟笑了。

              二人笑得那般默契,同时之间,大昊与少昊一起出手!

              大昊和少昊两大无敌高手同时出击,使本来已经足够混乱的天地更为混乱.大昊已经放下了优朗的尸体,他心中惟有恨,惟有杀机,是以他要杀人!

              少昊知道太昊要杀的人是谁,因为他也正想杀人,是以,他们的杀招随笑而出。

              没有人比少昊和大昊两人更明白来自蚩尤的威胁,这个魔王的功力已经达到了通天彻地的境界,如果是单打独斗,没有人是蚩尤的对手,即使是少昊和大昊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占到任何便宜,但这一刻却是不同。

              不同之处便在于多了一个凤妮,多了一个太阳神盾。

              谁也没有想到,凤妮加上太阳神盾竟有如此可怕的力量,连蚩尤也完全无法脱身,不仅无法脱身,更陷入了一个死局.这种机会乃是千载难逢的,稍纵即逝。因此大昊和少昊绝不想错过这个大好的机会……他们要一起诛杀蚩尤!

              少昊要杀蚩尤并不奇怪,他投入蚩尤的部下本就是想借机除掉这个魔王,重获自己应得的一切,重新成为东夷之主。既然找到了今日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

              太昊要杀蚩尤也不足为怪,天下间能够让他感到恐惧的人便惟有蚩尤,他称雄南方已有一百多年,而今却要在蚩尤面前卑颜屈膝,他心中怎能服气?而且伏朗的死难道与蚩尤没有关系?大昊恨,恨贵万,恨自己!因此。他绝不会放过任何击杀蚩尤的机会,最难得的却是能够与少昊心照不宣,同时出手诛杀他们共同的敌人。

              是的,太昊绝不会相信,若以他与少昊全力合击的力量仍杀不了蚩尤,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何况蚩尤此刻正全力对付凤妮的太阳神盾,根本就无法分神来理会他和少昊的攻击。

              熊城城墙上的有熊战士只感到神驰目眩,但是每个人都心神大振,凤妮竟然可以力战蚩尤。

              熊城的高手一个个张口结舌,他们怎也没想到太阳凤妮竟有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熊城方圆五十里的天空都被一层密云低压着,四面八方的云团仍在以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向熊城方向汇集,但在这低暗沉郁的密云下,却有一层奇异的彩芒让人眼花纹乱,更有两道暗彩的光柱刺破云层透入霄汉,没有人知道这两根光柱延伸了多高,但这两根光柱却随着凤妮和蚩尤身形的游走而移动,便像是两道游动的龙卷风,所过之处,密云便被划破、裂开,另外的地方又迅速合上,只偶尔会有一缕阳光透落。

              电火顺着两根光柱如千万条银蛇般滑落,然后在蚩尤双臂与太阳神盾之间交缠,结成电球,再爆开,如此反复循环,使整个混乱的天地诡异莫名。

              这个时候,那些熊城战士才明自,何以风妮下今不许他们出城接应,因为以他们的力量,只会被这盘旋的气动撕裂绞碎。

              蚩尤的战士尽皆仓皇而退,退避不及的,甚至被沉重的压力挤死,有的则被无情的电火击死。

              凤妮的身上彩光愈盛,而蚩尤的身上则已被电火全部裹住,使得蚩尤的容颜变得狰狞可怕,形如厉鬼。

              太昊和少昊的身形暴动,只让熊城中的高手全都大惊,此刻凤妮正与蚩尤僵持着,如果大昊和少昊再出手相助蚩尤的话,凤妮蔫有命在?但是熊城中的高手也是欲救不能,这样的距离,就是想救凤妮也是鞭长莫及.何况,谁是太昊和少昊的对手呢?

              尚九长老闭上了眼睛,他不想看到悲惨的一幕,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会是怎样一个结局,更知道,天下已没有人能够解开这个死局。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