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二章 奇功异技

            第十二章 奇功异技

            时间:2014/12/7 15:11:01  点击:1313 次
              燕绝双手一抄,横到轩辕的面前,轩辕弹身坐上燕绝的肩头,又如刚才一般,双手一振,整个人迅速弹起,在虚空中疾攻数招又迅速弹起,燕绝极为配合地游走。轩辕每次都准确地落坐在燕绝的肩头,双腿根本就未曾着地,也不曾有丝毫的移动和攻击,所有的攻击全都依靠手、头、肩,每一个动作都流畅之极,劈,擅、顶、御、抓……有些动作因轩辕双手无法分开而不能完成,便就只是这些简单的动作也使众人目瞪口呆。

              花猛的眼睛也亮了起来,所有人都明白了轩辕此举的意思,不由得大喜。事实上,轩辕是向众人证明,不需要用脚也照样可以将武功发挥至极致,照样可以战斗,可以杀人,只是形式和方式不同而已。

              轩辕悠然落地,向花猛望了一眼,沉声道:“你应该知道,你是可以杀死风骚的,只要你有信心!”

              花猛眼中闪烁着泪花,他点了点头。

              “燕绝!”轩辕再次低喝道。

              燕绝旋身而起,落坐在轩辕的肩头,轩辕双手合抄,整个身子弹起,带着燕绝疾奔一圈,而后低喝一声,燕绝身子掠出,如轩辕刚才示范的一般,但是轩辕也在同时间出腿!

              轩辕的腿犹如风轮一般推进,踢得滴水不漏,更上下翻腾,好似蛟龙搅海,但是双臂始终反锁于背后不动一下。

              燕绝倒弹而回之时,轩辕轻松接应,仍不忘出腿疾攻。于是燕绝自上攻,轩辕自下而攻,两人一用脚一用手,竟然打得天昏地暗,气势磅礴浩大,且时分时合,相互配合。虽然稍欠默契,而且轩辕和燕绝武功相去甚远,但却也还足以惊心动魄,让人心神震荡不已。

              半晌,轩辕才载着燕绝来到众人面前,豪情无限地道:“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只要我们有足够的勇气面对现实,创出奇迹也非难事!因此,请花老大相信,风骚终会落到你的手中!”

              燕绝翻身落地,喜不自禁,他也为花猛伤心过,此刻见轩辕想出如此妙法,来个相互合作,竟也有如此威力,他仿佛可以预见花猛重整雄风的样子,只要能够让他这位兄弟振作起来,他什么都愿干。

              “谢谢!”花猛双眼有些湿润,双唇颤了半晌,终于道出了两个字。

              花战不由得一阵欢呼。

              “还不去为花老大准备鲜汤?”轩辕也欣然地喝道。

              众人大喜,立刻各自去为花猛准备食物、补品,人人精神大振。

              *****************************************

              “大概只有轩辕才能想出这样奇妙的组合!”陶莹有些激动地偎着轩辕道。

              轩辕涩然一笑,道:“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我不想看着他消沉下去,不想他如此消积地郁郁而终,但愿我不需要再去想这样的组合。”

              陶莹听出了轩辕语气中的无奈,不由得安慰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生与死总是难免,轩辕也不必深深慨叹。只要人活着,总会有希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又何不去面对呢?”

              “是啊,莹妹说得对,我们尽了自己的力便问心无愧了,虽然心中有苦,但这或许便是命运吧。”桃红也附和道。

              “命运是什么?生命价值何在?意义何在?活着,到底为了什么呢?或许这也是一场梦吧!”轩辕轻轻地叹了口气道。

              “或许吧,若只是一场梦还好,至少有醒的时候!”

              桃红似也有颇多感慨。

              “命运就像这一湖秋水,没有风时,或许会平静得看不见它的流动,但有风之时,却浪涛汹涌,会使筏翻舟沉。而风何在?那就要看天意如何了。生命的价值大概也便是在天意的夹缝中偷生吧。”陶莹插手将一颗石子甩入湖水之中,慨然道。

              轩辕和桃红不由得听呆了,陶莹的陈述确实贴切之极。

              “轩辕第一次听到这么精彩的比喻,莹莹看待事情真是透彻之极!”轩辕由衷地道。

              “仅是心有所感而已。不过,莹莹应该庆幸能得轩辕赏识才对。”陶莹白了轩辕一眼道。

              “为夫应该庆幸得到莹莹的赏识才对呀。”轩辕快意地道。

              “是啊,有莹妹相助,何愁不成大事?”桃红也附和道。

              “红姐也取笑我……”

              “报首领,有个自称黑豆的年轻人要求见你!”

              一名龙族战士急步而来禀报道。

              “什么?!”轩辕蹭地一下站起身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

              轩辕几乎是奔回营地,他的心快要沸腾了,弄得陶莹和桃红有些莫名其妙,但只好跟着轩辕回营。

              黑豆所在的营外戒备森严,显然因这里并无有侨战士,因此没有人认识黑豆,这才人人小心戒备,以防黑豆乃是外来的探子。轩辕几乎是冲进营中,营中光线微暗,但他依然看见一个极为魁梧的背影。

              “黑子!”轩辕欢呼道。

              那魁梧的背影一震,转过身来,蓦地发现立在门口的竟是轩辕,不由欢呼一声,快步赶上,当胸便给轩辕一拳。

              轩续不闪不避,喜不自禁地也给了黑豆一拳:“你都长这么高了!”

              “我就知道你没死,否则怎会不托个梦给我?

              咦,你怎这样?犯了什么罪吗?“此人正是轩辕一别年余的黑豆,但此刻黑豆见轩辕双手被枷锁锁住,不由大讶。

              “嘿,这些慢慢再说,咱们先去喝个大醉再说!”

              轩辕确是喜得无法控制,黑豆可谓真是他亲如手足的好兄弟,最为亲密的朋友,往日他心中不知道念了多少回,没想到故人今日突然至此,怎不让他大喜过望?

              “你先别光顾着自己乐呵,你这样子,双手还能端酒杯吗?”

              “嘿……才多长时间没见,你怎会把我看得扁成这样子?”

              “对了,先别忙,今日并不只我一人前来。”黑豆突然神秘兮兮地道。

              陶莹和桃红这时也钻进了帐中。

              “快,来见过我这位最好的兄弟,黑子!”轩辕忙双手拉起黑豆的手,向陶莹和桃红介绍道。随即又向黑豆介绍了陶莹和桃红。

              “黑子见过二位嫂子。”黑豆倒是很懂礼貌。

              陶莹和桃红也赶忙还礼。

              “哈,都是自家人,何须这么客气?黑子,还有谁跟你一起来,怎没在这里?”轩辕讶然问道。

              黑豆望了陶莹和枕红一眼,吸了口气,正容道:“菲菲也来了。”

              “什么?她在哪里?快带我去!”轩辕浑身一震,雾时心神大乱地扯住黑豆道。

              “她不想跟我一起来见你,是以我先独个儿来了。”

              说完黑豆扫了陶莹和桃红一眼。

              陶莹和桃红相视一眼,她们都是兰心意质,哪里还会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不由得一推轩辕,齐声道:“夫君,你快与黑子兄弟去把菲菲妹妹接来吧,我们在这里准备喜宴,快去!”

              轩辕一呆,也似乎有点清醒,黑豆也微讶,有些感激地望了桃红和陶莹一眼,道:“轩辕,我们去吧!”

              “好!”轩辕扭头又向陶莹道:“莹莹,你通知所有兄弟准备相迎!”

              陶莹大方一笑,道:“莹莹明白,若你不把菲菲带回来,我们罚你三天不准吃饭!”

              黑豆也不由得笑了。

              ****************************************

              轩辕从未有这一刻心情急切,但心里又颇有些忐忑不安。

              为什么菲菲不与黑豆同来相见?当然,肯定是因为菲菲知道他在此地拥有娇妻美妾而心生忿怨。

              事实上这也是轩辕心中不安的理由,他欠雁菲菲的太多了,这是一笔无法计算的债务。

              但轩辕能说什么呢?一时之间似乎不知道该从何想起,从何谈起…

              …他是否无情?是否薄情?轩辕只能下定决心诚心请罪。若能以一种方式偿还这段债务,他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去做。

              黑豆一路上无语,这使轩辕的心似乎更显沉重,黑豆似乎不想太多提及这之中的事情。

              轩辕与黑豆并肩行了一段路,他发现黑豆的功力似乎比昔日不知精进了多少,行路之际,颇有一派高手风范,步履轻快写意,这使他有些惊讶。

              “黑子,你的武功似乎比往日进步多了。”轩辕似乎不想再问下去,打破沉默问道。

              “你的沉稳和寡言的性格不是也改变很多了吗?”

              黑豆答非所问,却让轩辕无话可说。

              “你怎么了,怎就一直闭口不语呢?”

              “我刚才不是回答了你的话吗?”黑豆回应道。

              轩辕觉得黑豆的言行确实有些怪,似乎与往日大有差别,不由问道:“是不是我哪里得罪了你,惹你生气了?”

              黑豆没好气地望了轩辕一眼,恨恨地道:“我恨不得把你毒打一顿,要不是看在菲菲的面子上,我定要让你这花心的家伙好看!没想到才一年不见,你竟变了这么多,左拥右抱,还亏菲菲为你整日以泪洗面,受尽冷落和讥嘲。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就应该感到脸红,应该感到羞愧!”

              轩辕倏然停下脚步,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愣愣地望着黑豆竟不知言语。

              黑豆也停下脚步,无畏地对视着轩辕,冷冷地道:“怎么?我说错了吗?你不高兴了?

              那打我呀?

              你不是连曲妙、奄仲都有能力击杀吗?要赢我黑豆还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轩辕愣愣地望着这个儿时最知心的朋友,心头涌起百般滋味,他不知道黑豆对他了解如此之多,连这刚发生的事情竟也知道,同时他也明白黑豆之所以在离开了营地后才这样,那是想为他留些面子。

              “哼,没话说了吧?”黑豆见轩辕半天未语,怨气未消地冷哼道。

              轩辕不禁低头叹了口气,道:“你说得对,我对不起菲菲,我欠她太多太多,请你告诉我,我该如何做才能够补偿这一切呢?”

              “这是你们之间的事,如何做你比我更清楚。但不管你怎么做,也永远不可能弥补得了这一切。你知道吗?菲菲知道你未死,于是立刻便带着孩子满天下寻找你,一个女人呀!这是多么不容易,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多大的毅力呀!而你,而你……”黑豆说到这里已气不打一处出,说不下去了。

              “是的,我做了很多错事!是的,我也做了许多对不起菲菲的事!可是,我真的不是有心的,你以为我有一刻忘记过她吗?你以为我这一年活过来简单吗?

              是的,我多情,可这也是为了生存。我爱菲菲,但是那又能如何?每天都在死亡边缘挣扎,每天都像猎物般被人追杀,我需要刺激,我需要温情,我害怕生命就这样枯萎!“轩辕语气也变得激动起来,他瞪视着黑豆,顿了顿又道:”我知道,这样做对不起菲菲。

              可是你可曾知道,我心里也痛,也苦,我害怕去想她,我害怕想到她成为蛟龙新娘的结局,而我只是一个沦落天涯的浪子,一个过客。每个夜深人静之时,我都想放弃一切返回那个生我养我的姬水河畔,去找她,然后便在伤心的龙潭边筑个小家与蛟幽的在天之灵作伴。

              可是我害怕她已为人妻,而我回去只会扰乱她平静的生活。更不想让族人以一种嘲弄的眼光看我,看她,于是我立誓,如果我轩辕不能够出人头地,绝不再回姬水!我不怕流血,也不怕别人说我不择手段,我可以去杀人,可以去做很多往日都未曾做过的事。

              可是我没有想到菲菲竟在等我,竟在为一个死人守节,我本想今生便在争斗中死去,可是再见木青之时,我才知道,我欠了她太多,太多!“黑豆被轩辕这一阵话给说愣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是对着轩辕干瞪眼。

              “当我知道菲菲仍在等我之时,也恨不得身插双翅飞回姬水,但我不能,若是昔日,我定会不顾一切,什么义气,什么责任,我通通地不管了。可是此刻是根本不可能放下的,因为我不能让数千名兄弟失望,更不能抛弃他们,他们爱戴我,信任我,我怎能有负于他们?

              我怎能舍他们而去,进而将他们推入火坑?

              这些日子以来,我想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是的,我可以不择手段,可以耍阴谋诡计,但却不会忘记责任,不会忘记情和义。如果我不顾一切撒手前去姬水,我想便是菲菲也无法原谅我这不仁不义之举。

              我并没有舍弃她,我爱她,所以才要活出个人样来,才会更认真地去对待每一件事情。

              于是我让白夜、竹山带人去接她母子俩,我要在这剩余的大半生中加倍偿还欠她母于的情和爱!“

              说完轩辕再顿了顿,接着又道:“也许,我确实不太专情,我身边有多个女人,或有情或无情,我实无话可说,因为我对不起菲菲!若她真无法原谅我的过错,或许这就是命吧!”

              说完轩辕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半晌,黑豆仍有些愤愤不平地道:“你说的倒是很轻松,但谁会相信你?”

              “你先不要质问这些好不好?告诉我,菲菲现在哪里?”轩辕微微有些气恼地道。

              “即使告诉了你,她也未必肯见你。”黑豆吸了口气道。

              “如果她实在不想见我,我也要知道她在哪里,我必须向她说清楚,若是她仍不肯原谅我,就当天意如此!”轩辕极为果决地道。

              黑豆深深地望了轩辕一眼,也不由得吁了口气,道:“好,我告诉你,但愿你表现好点,千万别与她顶嘴,打你也别还手,否则我也帮不了你!”

              “你今天怎么这么多废话?”轩辕也有些气恼,“还不快带我……”说到这里,轩辕突然一怔,两眼有些发直地望着黑豆背后的林子。

              林中密叶一分一合之际,一个窈窕的身影自林中缓缓行出,白裙飘飘,秀发如瀑,恍若凌波轻舞的仙子,只是神色间夹杂着少许幽怨。

              “菲菲……”轩辕半天才呆呆地挤出两个字,人却如木钉钉住了一般,一动也不能动。

              雁菲菲似乎比昔日更高挑了一些,也更清瘦了一些,脸儿清白依然如水中清玉,虽美得不可方物,却多少有点清冷。一双风眸亮如天上的寒星,却深邃得无可捉摸。

              轩辕怔住了,雁菲菲变了,变得他再也不熟悉,在多了几分少妇的成熟后,更有一种无可捉摸的魅力,这种魅力竟似丝毫不逊于凤妮,不逊于曾经的君子国女王柳静,或许还可以与那妖异的狐姬相比。

              “你,你……”轩辕一直张口结舌,竟直到雁菲菲行到他的身前仍末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他从未想过自己也有结巴的时候。

              黑豆踢了轩辕一脚,轩辕这才回过神来,道:“你变了!”

              雁菲菲悠然行至轩辕身前,眸子中的神彩竟如流动的烟霞般,瞬息万变,显示着她内心的变化是何等的激烈。

              “你也变了!”雁菲菲幽幽地道。

              轩辕神色一黯,充满歉意地道:“我对不起你,菲菲要怎么责罚轩辕都可以!”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活着便好!”雁菲菲叹了口气道。

              轩辕大喜,激动地抓起雁菲菲一只玉手,欢喜地道:“菲菲肯原谅轩辕了?”

              雁菲菲涩然一笑,道:“如果我不肯原谅你,痛苦的人是我们两人,这又何苦?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这些日子都已经过来了,又有什么不可以原谅的呢?”

              “太好了!”轩辕激动之下,竟抓起雁菲菲的柔荑,便在手背上亲了一口,简直是有些忘形。

              黑豆不由得大感好笑,轩辕那双手被锁在一起,又那般手舞足蹈的样子活像只大马猴。

              雁菲菲也笑了,像云霞尽去,现出明静湛蓝的天空,有着无限的清雅和明媚,更有着让人心醉的风情和魅力。

              轩辕不由得看呆了,雁菲菲确实变了,无论是内在情绪还是外在表情,都变了,再不是那种小女儿之态。举手投足之间,都显露出其圣洁不可侵犯的气质。

              那善良的本质铸就了她无可比拟的内涵,这是一种神之于内、形之于外的美。

              是什么改造了雁菲菲?是什么铸就了雁菲菲?不过雁菲菲的确清瘦了,因为清瘦所以才显得更为高挑。

              “菲菲,你瘦了!”轩辕吸了口气,微微有些心疼地道。

              “或许吧,你的手怎会这样?”雁菲菲换了话题问道,同时也很自然地与轩辕靠在一起。

              “咳咳——我去云娘那里看看悠远,你们先聊!”

              黑豆干咳两声道。

              轩辕心神一动,问道:“悠远便是我们的孩子吗?”

              雁菲菲点了点头,道:“他和云娘在林中,我们也去吧。”

              轩辕大喜,欲拉雁菲菲,但双手被锁,极为不便,不由心中大恨已死的奄仲,竟然想出如此损人的招式,这叫有手不能用,个中滋味大概只有轩辕才知道,否则轩辕早就将雁菲菲搂在怀中大加怜爱了。可是此刻却只有干瞪眼,干着急,简直比挨刀子还难受。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