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七章 刑月尊者

            第十七章 刑月尊者

            时间:2014/11/24 19:58:49  点击:1526 次
              轩辕的脸色也微微变了变,手掌稍稍用力,折断一根枯枝,扭头向叶皇道:“咱们就向他们开刀,奶奶个儿子!不信玩不过他们!”

              叶皇见轩辕一脸杀机的样子,不由笑道:“以咱们的速度,想耍他们并不难,咱们就来耍耍他们也好!”

              轩辕向百步外的刑月望去,突见刑月也向他这边望来,不由得吃了一惊,忙收回目光,低声道:“这老儿好厉害的功力,他竟似乎觉察到我们的存在!”

              “事不宜迟,先下手为强!”叶皇认真地道。

              轩辕也觉得有理,大弓一竖,在长长的矛草丛中,大弓犹如一根枯萎的灌木,在远处根本就无法辨认,叶皇也老实不客气地张弓搭箭。

              “嗖……”一支劲箭在轩辕尚未射出手中之箭时已经先一步向他的藏身处射来。

              轩辕大骇,弦一松,手中的箭也飞射而出。

              “叮……”两支劲箭竟在虚空之中相交,同时跌落。

              叶皇哪敢怠慢?迅速连射两箭,轩辕身子一滚,指间剩下的三支劲箭也飞速射出,所取的目标并不是刑月,而是那些喽哆们。他自然知道,以自己的箭,根本就不可能射伤刑月,与其浪费箭支,倒不如多给对方造成一些伤亡。

              刑月也开弓连续射出数箭,虽然不能射伤轩辕和叶皇,但却逼得轩辕和叶皇不得不现身而出。

              刑月身后的那群喽啰的队形顿时大乱,只因轩辕和叶皇那几支必杀的劲箭。

              “走!”轩辕低声轻喝道,他知道自己两人必须立刻走,否则若想脱身的话,只怕很难,刑月的可怕比他想象中更甚,居然能相隔百步之遥而感应到他们两人的存在。

              轩辕知道,是自己刚才不小心将杀机通过眼神送了出去,这才引起了刑月的注意,能够在百步之外感应到对手气机的人,其功力绝对比轩辕高。对于这一点,轩辕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叶皇在轩辕叫出“走”之时,便迅速掠起,向密林深处逃去。

              箭雨如蝗而下,落在轩辕和叶皇最初伏身之处,刑月身边的人立刻开始反击,幸亏轩辕见机得早。

              “刑月老儿,再见!”轩辕掠身而起之时,仍不忘向刑月挥手告别,不过却引来了刑月致命的一箭。

              这一箭自轩辕的耳垂之下擦过,若是轩辕的脑袋穆慢半拍,那么此刻只怕便成了一具尸体,不过仍将耳朵擦破了一块皮,只吓得轩辕冷汗直冒,迅速自矮木之间穿行。否则,只怕会被刑月射个对穿,那可就不好玩了。百步的距离刚好是最佳的射程,大弓也最易发挥其作用,因此,这些劲箭的威胁性极大。是以,轩辕和叶皇的行动只能用仓皇逃命来形容。

              轩辕心中苦不堪言,如果照这样下去的话,不仅找不到圣女的行踪,只怕他自己也会如老鼠一般受到无穷无尽的追杀。

              刑月绝对不会放过他,这一点轩辕心中很明白,不过也没有办法,谁叫他当时没能杀死刑月?以至于给对方留下了这样一个报复的机会。而刑月能够如此快地追来,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早已将造好的大木筏藏于那条地下河之中,只要一发现轩辕诸人顺水而去,便立即跟来了,而他对十张大木筏也肯定花了一番时间,是以在圣女匆匆离开之时,他还来不及监视河面,因此也并不知道圣女实际已经早两天就出发了。

              抑或是因为圣女出发之时,大木筏也是藏在那条地下河之中,所以刑月没有发现。不过,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如今圣女已失踪,刑月又带人追杀了过来,这对于轩辕和叶皇来说,的确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所幸,轩辕和叶皇的速度比刑月诸人都要快,又是提前起步,这百步之差并不是一个小距离,在山林之间,则更容易甩掉敌人。不过,对于刑月来说,如果顺着断枝进行追踪,也不是一件难事。只是,他又不得不顾及轩辕和叶皇那神出鬼没的暗杀,在没有任何把握的情况下,刑月也不敢轻举妄动,他自然不会忘记曾经伤在轩辕拳下的事,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一拳。

              刑月并不知道轩辕那一拳根本就不是自己功力的体现,而是体内的潜能被激发之时,才能够发出的,所以轩辕那一拳只能算是神乎一拳,并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发出的。不过,刑月并不知道实情,是以他并不敢与轩辕正面交锋,也不想去冒这样的险,至少在援兵赶到之前,他根本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直到日上三竿之时,轩辕和叶皇才敢肯定已经摆脱了刑月的追踪,至少一时不会追来。

              但两人经过这一阵猛跑,也累得够呛,在一条小溪旁喝了几口山泉,倚于一块石头上直喘粗气。两人速度极快,这一阵猛跑至少已跑出了近百里路,此刻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身在何处了,禁不住相视苦笑。同时也感到肚子实在饿得厉害,于是就地射下几只鸟来,烤熟饱食一顿。

              轩辕并非没有想过在林中进行暗袭,以阻止刑月的追杀,不过,他却有更重要的事必须去做,那就是查出圣女的下落,然后再慢慢找刑月算帐也不迟。如果主次不分的话,可能会导致其它变故,那就麻烦了,毕竟解决有些事情宜早不宜迟。

              不过,一旦停住身子,轩辕和叶皇顿觉一阵茫然,又该去哪里寻找圣女等人的下落呢?

              又是谁将圣女诸人掳走了呢?这本来就是一件茫无头绪的事情,且此刻轩辕两人又无援兵,更没有人能够相助,只能依靠两人的经验在原始森林之中摸索,这的确有些残酷。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叶皇问道。

              轩辕抬头望了望天空,无奈地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先在这附近探听一下消息吧,要么凶手是这附近的部落中人,要么凶手乘着大木筏离开了这里!”

              “对了,我们何不去河边找找圣女留下的筏子呢?

              也许他们的筏子仍在这里呢!”叶皇提议道。

              “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就算圣女的大木筏在这里,敌人也有足够的力量将它们运走呀。”

              轩辕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举目四望,突然道:“走,我们到那高山的顶上去看看,附近是否有什么部落?”

              叶皇顺着轩辕手指的方向望去,果见不远处有座插入云霄的高山,立时赞同道:“好吧!”

              ※※※

              山间林木稀疏,但每株都极为粗壮,古藤密布,却并不令人感到阴森。

              山峰极高,登上山顶,已经到了正午时分,虽然山间的风景极美,但轩辕和叶皇却没有一点心情欣赏,二人心中所记挂的始终是圣女诸人的下落。

              山风轻吹,轩辕和叶皇顿觉疲劳尽去,神清气爽,对着正午的骄阳伸了个懒腰,这才相视望了一眼,目光投向脚下的远山之时,又觉豪气上涌,那种万山臣服于脚下的感觉的确很爽。

              黄河之水如一条五带横躺于远山之间,四处都是一片林海,几平看不到边界。而密林似乎将一切都遮掩于阴影之下,此时的轩辕倒真想放上一把大火,将这片无边的林海烧个精光,那样敌人就无所遁形了。

              叶皇极目远眺,却没有发现有部落存在的迹象,不由得有些丧气。

              轩辕只得再次改变一下方位,跃上一堵陡崖之顶,再次极目远眺,仔细地寻找着四面八方每一点可疑之处。

              “叶皇,你来看看,那里是不是一处小湖?”轩辕在崖顶唤道。

              叶皇一听,忙几个纵跃,也攀上了崖顶,顺着轩辕手指的方向望去,果见一点反光,但那应该是山下二十里之外的地方,四面的景象大概就只有那一点反光可疑些。

              “好像是一处小湖,可是这又能怎样?”叶皇疑惑地问道。

              “如果那是一处小湖就对了,我看到了湖畔有青烟井起,肯定有人居住。你看,那点闪光只有那么小的一片,而且被一座山给挡住了,如果我们去那座山看看,肯定会更清楚。”

              轩辕为自己的发现感到一阵兴奋。

              叶皇再仔细观察,却并没有见到什么青烟之类的,其他的却如轩辕所说,并没有什么差别,也跟着提议道:“那我们就去那座山上看看吧。”

              轩辕心中极为兴奋,他的直觉告诉自己,猜测的应该不会错,轩辕向来都极为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他的直觉很少有误。不过,当轩辕和叶皇转身的时候,却呆住了。

              使轩辕和叶皇怔呆的原因是崖下竟无声无息地出现了十多个装束极为怪异的人。

              怪异的其实也并非这些人的装束,而是这些人的手臂。

              每个人的手臂极长,犹如大猩猩一般垂到了膝部,直立起的身子虽然不过五尺左右,但这种不成比例的长臂却显得极为古怪。这群人皆以兽皮包裹住下身,手持一支闪着幽蓝色光彩的长矛。

              轩辕和叶皇相互打量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心中的惊骇,这群人竟能在他们毫无所觉的情况下走近,除了手脚轻灵之外,另一个可能就是这群人的功力极为了得,但两人却不知道这群人是敌是友。

              “咕叽哇……”一个看似这群怪人的头领站了出来,用矛尖遥指着轩辕和叶皇两人,说了一大堆古里古怪的话。

              轩辕和叶皇相视摇头,都表示一点也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你在说些什么?”轩辕不由得居高临下地问道。

              那怪人头领似乎呆了一呆,也茫然地扭头向自己身后的那群族人望了一眼,显然他亦听不懂轩辕在说什么。

              轩辕和叶皇不由得好笑起来,不过,他们却知道这群人绝对不是刑月的部下,而应该是当地的某个部落之人,只要不是刑月的人追上来了,想来应该还不会有多大的麻烦。

              “呜呜叽咪……”那怪人头领脸上显出了一丝蕴怒之色,又莫名其妙地讲了一大堆轩辕和叶皇根本听不懂的话。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轩辕在崖顶一边说话,一边打手势。

              那怪人头领似乎看明白了轩辕的手势,也不再说话,只是比划着让轩辕和叶皇走下崖顶。

              轩辕和叶皇感到莫名其妙,却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定要让他们下崖,但此刻二人也并不想在崖顶多呆,因为他们想去另一座山上看看那处小湖周围究竟藏有什么样的玄机。不过,他们也不会放过这群神秘的怪人,很有可能这群神秘的怪人也是掳走圣女等人的元凶。因此,轩辕两人下崖问清楚是极有必要的。

              “你们想干什么?”轩辕下崖后刚一发问,便知是多此一举,因为对方根本听不懂他的话,但叶皇却出剑了。

              叶皇并不想出剑,但却不得不出剑,因为这一群怪人在两人刚走下崖顶之时,便迅速围攻过来,十多支利矛毫不留情地刺杀而至,像是见到了有着深仇大恨的敌人似的,这也是轩辕出口相询的原因。

              “叮叮……”叶皇出手,轩辕一个倒翻,已贴在背后的崖壁之上,心中大怒。

              那十多个怪人的力量似乎极大,叶皇竟只能挑开五支长矛,仍有八支长矛向其要害刺来。

              叶皇吃了一惊,身子微闪,也退后跃起,与轩辕并排而立,轩辕的脚下却踢起一块大石头,向那几人撞去。

              那几人一声怪啸,挥矛即挑,竟将石头击开,同时也向轩辕和叶皇的立身之处攻来。

              轩辕心中的杀机也禁不住大起,这群怪人说打就打,简直有些不可理喻!而且一出手就是致命的打法,那一支支矛头肯定被涂上了剧毒之物,否则也不会泛起这种幽蓝的光泽,如果被刺中的话,只怕用不了多久便会毒发而亡。

              轩辕大怒出剑,突破层层气旋,直迎这群怪人,叶皇也身子一弹,居高临下挥剑下击,在身形弹起之时,也不忘学轩辕的样,踢出一块石头。

              这群怪人“哇哇……”大叫着舞动手中的长矛,竟然阵式谨然,只不过他们遇到的却是轩辕的含沙神剑,这些以硬木作柄的长矛根本就不够砍。

              “铮铮……”轩辕的剑如同摧枯拉朽地划过,这一群怪人手持的长矛立刻被削断一截,当众怪人一愣之时,叶皇的身子已经如苍鹰扑兔般洒落满天的刨花下压而至。

              这群怪人似乎被叶皇的气势所慑,身形迅速后移,挥动着一截断矛向头顶迎去。

              轩辕却一声低啸,身子一缩,就地一滚,迅速出腿,在他的眼里看来,这些人的破绽所在便是腿部。

              因此,他专攻这些人的腿。

              “砰砰……噗……”轩辕趁乱准确地踢中两人,这两人怪叫着向一边飞跌而去,但轩辕的第三脚却被另一人给抓住。

              轩辕只觉身形一轻,偌大的身躯竟被对方轻而易举地提了起来,而且对方还是一只手。

              大惊之下,轩辕以被那人抓住的右脚为中轴,飞速旋击,整个身子在空中一扭,左脚划过一道电弧,直击对方的头脸。

              “噗……”那怪人的手臂不仅长,而且速度奇快,在轩辕旋身之时,似乎早就料到了轩辕这一招,是以稍一抬臂,手肘竟比脑袋还高,轩辕的这一脚只得踢在对方的手肘之上,无功而返。

              “哧……”轩辕的左脚迅速落地,叶皇的剑却斜刺而至。

              那怪人正准备用力撕开轩辕,但叶皇的剑已经不容他有半点空闲去对付轩辕。因为他已经失去了长矛,又怎敢以血肉之躯格挡叶皇这快绝至极的一剑呢?因此,他惟有放弃撕开轩辕的念头。

              轩辕虽觉右腿一轻,但却迎来了四支没有矛尖的长矛。

              这些人似乎极懂得趁虚而入,把握时机极准,此时正是轩辕力道用老之时。

              轩辕无奈之下,只得再次就地一滚,心中有些后悔刚才不该自下盘攻击这群长手怪人,以这群人过膝的长手,足以护住脚下的任何方位,比普通人的活动空间大多了。而轩辕仍以普通人的打法去衡量这些人,自然要吃亏了,使得此刻先机尽失。

              “叮叮……”轩辕在贴地一滚之时,手中的剑依然将自己护得密不透风,那几支长矛却只是刺在地面的石头之上。

              轩辕迅速弹起,脑袋重重地撞在那正与叶皇交手之人的背上,只撞得他退出十数步,才以手撑稳住身子,叶皇也顺手斩下了一条长臂。

              那个怪人头领见轩辕和叶皇如此凶悍,也迅速出手,在他出手的同时,撮嘴一声长啸。

              长矛若乌龙一般直捅而出,杀气如潮,无可遏制地罩定轩辕的全身。

              轩辕着实吃了一惊,这怪人头领的功力之高确实不容小觑,而且矛法极精,不过他没有半点思考的余地,对手也不会给他任何思考的余地。

              矛尖,鼻尖,已于同一线之上,轩辕不得不侧身出剑,剑快,矛亦快!当轩辕的剑即将与矛尖相对之时,矛头突转,抡成一道弧线,直勾轩辕的腹部,不仅如此,更让人心惊的却是矛头突地加速,原来是这怪人头领的长臂推尽。

              怪人头领长臂推尽,矛头自然便会陡地快出两尺之距,这两尺却是致命的距离。“蹭”

              轩辕无法可想,只得—转身形,那快捷无伦的一矛刺在轩辕肩头的大弓上。

              轩辕身子一震,肩头被震得发麻,但值得庆幸的是大弓也极为坚韧,居然未被刺断,同时也救了轩辕一命。

              怪人头领一矛刺在大弓上,立刻便知道不妙,不过他尚未来得及变招,轩辕的剑已斩断了矛身,剑式犹如大江倾泄一般直卷向对手,紧紧罩住怪人头领。

              轩辕真的怒了,剑下毫不留情!

              怪人头领矛头一断,手中的矛柄仍如乌龙一般直捣轩辕的胸腹,没有丝毫的畏怯。轩辕对这样一击根本就不在意,甚至感到有些好笑——居然有人以钝木对利剑。

              “哧……”轩辕的剑毫无阻隔地劈开了矛柄,正待顺势割断对方的手指之时,怪人头领竟将裂成两半的矛柄一扭,沉沉地夹紧了轩辕的剑。轩辕只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旋扭而至,似乎就要夺下了自己的剑,禁不住吃了一惊,不过,他并不是一个易与之辈。

              矛柄一扭的同时,他的剑也同时跟着旋转,依然呈劈切之势掠向对方的手指。

              怪人头领似乎没有料到轩辕竟然随机应变的本领竟如此之快,等他反应过来时,只感手指一阵冰凉,竞随着矛柄的裂开而坠落地上。

              轩辕却没有一点高兴的情绪,只是向叶皇发出一声惊呼道:“走!”

              那怪人头领一声怪叫,在轩辕的剑式相逼之下仓皇而退。

              轩辕挥剑再次逼开自侧面攻来的几人,与叶皇并肩向山下飞逃。因为他看到了又有数十个长臂怪人迅速向山顶上涌来,显然是听到了刚才怪人头领的一声长啸所致。

              叶皇其实也已经发现了这群怪人的援兵已经赶来,是以他也不敢稍作犹豫,这十多个长臂怪人便已够让两人头大的了,若再来这么一群人,那他们惟有死路一条。

              “哇叽,哇叽……”怪人头领一阵怪叫,似乎在吩咐同伴抓住叶皇和轩辕,只是轩辕和叶皇却是一句也听不懂。

              轩辕和叶皇暗暗叫苦,这群怪人似乎个个力大无穷,而且手脚并用,其速度就像山间疾奔的猿猴,跳跃之间似无章却有序,绝对没有丝毫的混乱,一些怪人的手中还拿着弓箭之类的,借着树枝和树干迅速交换手臂,移动身形向轩辕和叶皇拦截而来。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