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三章 人间留容

            第三章 人间留容

            时间:2014/11/9 9:45:02  点击:1422 次
              虚空之中在此时竟泛出一片祥和佛光,天空一片朦胧。

              乳白色,圣洁无比的佛光中隐约可见奇鸟瑞兽欢舞,异草灵卉绽放,更有琼楼玉宇——

              正是那道如火凤凰一般的紫霞掠走的方向。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恢复了静寂,淡淡的白云,西沉的夕阳,火红的晚霞,悠悠的秋风,蓝蓝的天,一切都是那么实在,但天空之中似乎仍飘荡着一张神奇而又充满魔力的笑脸。

              人们久久沉浸在那个奇异的笑容中,久久无法平复心灵深处的震撼,他们再也不可能忘得了那个笑容。其实,黄海的那个笑容和那一段奇异的话语已深深烙在每一个人的心上,而众人心中更烙上了另外两个字,那就是“天道”!

              黄海最后留在人世间的是一个笑容,也是一个旷古绝今的笑容。三十年后,有人说他在北台顶上看到了虚空中有一种神秘却又无比祥和笑容,那人说,正因为这一个神秘的笑容,使他的全身疾病霎时无药自愈,后来,这样的传说多不胜举,一直在两百年后,才没有人再说起看到什么笑容。当然,这都是后话,其真实性使人无法分辨。不过,自此之后,北台顶上的寺院多不胜举,香火盛极一时,那倒不是假的。

              ※※※

              “叔孙姑娘,你不必难过,也许叔孙老前辈的选择是对的,这样对他的心灵也是一种弥补。”凌能丽安慰道。

              叔孙凤依然无法开怀,叔孙怒雷的决定实在让她难以接受,尽管她的师父忘尘师太是个出家人,可一向疼爱她的爷爷却突然决定出家,这个变故也太不可思议了。

              叔孙怒雷的决定对所有人来说是极为突然的,他放弃了荣华富贵而选择出家为僧,确实有些不可思议,惟忘尘师太并不感到惊讶,也许世间之事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她惊讶的。

              区阳师徒三人,惟有区阳的武功没有被废,但却受黄海那记借助地面传力的一击,伤势很重,可此刻他心中的魔念似乎为黄海最后一刹那的震撼全部驱除,竟开始反醒自己这一生所造成的罪孽,也就甘愿追随达摩和了愿大师返往少林。

              五台老人这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居于北台顶,也就不再他往,在山腰的禅院中静修,却不做一个落发的头陀。

              忘尘师太却不希望叔孙凤与她同伴青山,因此独自返回恒山了。叔孙凤刚好与达摩诸人同返晋城,而凌能丽与凌通则重返故居——蔚县猎村,再取道冀州寻找蔡风,并转告蔡风在北台顶所发生的事情。

              叔孙凤与凌能丽倒是一见如故,或许是因为黄海的原因,抑或是极为欣赏凌能丽那种独立而不让须眉的侠气,但此刻仍禁不住叹了口气道:“也许这是一个最好的归宿,可是少了爷爷,叔孙家族就像少了主心骨,这会对叔孙家族造成多大的影响啊?”

              凌通想了想,道:“反正你们叔孙家族人多,谁还敢拿叔孙家族怎么着?我看即使尔朱荣也没有这个胆量!只要你们叔孙家族不去多管闲事,保证会人丁兴旺一万年!”

              “通通!”凌能丽叱道。

              凌通不由得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对于这个姐姐,他可不敢不放乖些,虽然目前他的武功已经胜过凌能丽,但却无法抗拒这位姐姐的威严。

              叔孙凤并不怪凌通的直言直语,事实上,如果叔孙家族不再太多地干涉朝中事宜,是不可能遇到什么攻击的,毕竟叔孙家族乃是一个大家族,即使皇上,也绝对不能不考虑若对付叔孙家族所需付出的代价。但叔孙凤总觉得叔孙怒雷不在叔孙家族,似乎少了一些什么东西。

              凌通却并不想为这些不关己的事情烦恼,只是在仔细回想着北台顶上的一番神秘经历。

              但北台顶上佛光化舍利这一役,却将天下绝顶高手化去所剩无几。

              ※※※

              赫连恩虽然勉力率兵抗击,也只能挡住萧宝寅自南面攻来的大军,可崔延伯的另一路大军却自北华州(指今日的陕西黄陵南面)破入,连夺三城,逼至西峰城下,与高平义军隔江相对。

              万俟丑奴也拖着病躯上阵,勉强稳住阵脚,但军心却很明显已经有些涣散,而且崔延伯正在伐木造船,极有直攻之势,更自泾河调来战船,这使得环江之水完全失去了其险要的价值,加之崔延伯连夺三城,其声势和士气几乎已达到巅峰。万俟丑奴所领的义军与之相比,的确不可同日而语。再说如今万俟丑奴身受重伤,往日他总是领着士卒冲在最前方,但现在却一直不曾出现,这对高平义军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而且,崔延伯更在营造着一种声势,那就是他大力宣扬说万俟丑奴身受重伤不能作战,并说胡琛已死,这使得高平义军人心极度惶恐。

              万俟丑奴并没有将胡琛的死讯传扬出去,知道胡琛死亡的人数极为有限,但知道胡琛重伤的人倒是不少。

              万俟丑奴一直在等待,等待蔡风赶来,葛荣已飞鸽传书告之蔡风将至的消息。此刻蔡风应该已经快到了,万俟丑奴相信蔡风,虽然他并未真正见过蔡风,但却知道有关蔡风的传说,更清楚黄海与蔡风的关系。

              派蔡风前来高平相助,是万俟丑奴的意料中事,他并没有看错葛荣,葛荣的这种做法的确做出了极大的牺牲。

              这也许就是葛荣的聪明所在,在这种年代,往往反映了一个事实——一个不怕吃亏的人,最终他总不会吃亏的。

              如果蔡风来了,那高平这支义军应该可以撑下去。在万俟丑奴想来,传说应该不会太过失真,就连尔朱荣和破六韩拔陵那等人物都不得不承认蔡风是个可伯的对手。而他对蔡风破除定州,杀鲜于修礼,以及控制鲜于修礼的大军,再破博野,杀元融,威慑河间、高阳两座重镇等诸般事实知道的并不少,又有蔡风击杀莫折大提这些事件,足以让他完全相信蔡风的能力。单凭蔡风这个名字,就应该可以稳定军心。因此,万俟丑奴准备在那时候向全军公布胡琛的死讯。当然,在这之前,各级重要且可靠的将领有权知道胡琛的死讯,他不能造成一个胡琛被蔡风所害的迹象。

              知道胡琛死讯的,还有胡琛的家人。胡琛的小儿子今年才十岁,大儿子却战死于沙场,另外全都是女儿,这也就是万俟丑奴为何要请来蔡风的主要原因。赫连恩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却对万俟丑奴极为信任,也相信万俟丑奴的眼力。胡琛的家属对万俟丑奴亦如亲兄弟一般,大家权衡利害之下,只好出此策略,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但胡琛的小儿子胡亥将会继承父位,任高平王,当然,那只是等蔡风来到之后的事情。

              赫连恩的伤势基本已经恢复,与萧宝寅交手,双方也只能勉强战个平手,之后他率兵死守华亭而不出。与萧宝寅耗劲,这是万俟丑奴不得己的策略。攻久必失,所以他只能让赫连恩死守。

              华亭对万俟丑奴来说极为重要,那几乎是高平的南大门,所以不能有失,但守而不出,必会磨消士气,在士气本就不激昂之时,若长此这般下去,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却没有更好的办法可行。

              高平义军的士气本就有些低落,无奈胡琛根本不能现身证实谣言的虚妄,使得许多义军人心思变,可怜的胡琛,连其尸体也不得下葬,只能以冰冻结起来,以防止腐败发臭。

              万俟丑奴此事做得的确利落和保密,处理得也十分周密,竟未漏出半点风声,可他知道叶虚绝对不会让他死守秘密,定会大肆散布谣言,为的就是挑起崔延伯和萧宝寅不会错失良机对付高平义军。

              叶虚是个聪明人,他对高平义军的所做所为,使双方只会成为死敌,这将成为他踏入中土的一大绊脚石。所以,他绝对容不下高平义军。其实,他并不想得罪高平义军,吐谷浑与敕勒的高平义军本是有着往来的友军。可叶虚无法阻止区阳的冲动,因为他实在想得到区阳师徒三大可怕高手的相助,他更见过区阳那惊天地、泣鬼神的武功。放眼整个天下,恐怕也只有区阳才有可能对付得了蔡风,至少可以与蔡风一斗。所以,为了能让这个师祖恢复功力,叶虚不惜花费沉重的代价,若真能得到区阳、区金、区四杀相助,那更胜获得千兵万马。他甚至可以不再惧怕蓝日法王,这对他来说是多么重要啊。因此,叶虚顾不了那么多,只能与高平义军决裂。

              叶虚的做法当然会引起域外的联军有些不满,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也就无可挽回。

              域外联军欲趁崔廷伯、萧宝寅所领官兵与高平义军大战之际,以强大的攻势突破嘉峪关,若能突破嘉峪关,打开进入北魏之门,那一切都好说了。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萧宝寅和崔延伯顾着攻打高平义军,而无法支援嘉峪关的守兵,使得域外联军这一场仗打得并不艰辛。

              万俟丑奴知道义军的这种守势很难坚持长久,惟有聚中兵力与崔廷伯所领的官兵对战,那才有效。否则,将阵线拉得太长,以乌合之众去对付那些士气激昂的官兵,惟有挨打一途。

              是以,他决定退开环江让出西峰,稳守彭阳,而泾州城太过破烂,根本就无险可凭,又来不及修补,与其浪费大量的人力去修补泾州城,倒不如弃出空城,带走草粮,让崔延伯等人去修城好了。是以,万俟丑奴极有步骤地撤退。

              ※※※

              尔朱荣这几天来一直都有些心绪不宁,他预感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抑或是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

              事实上他果然没有猜错,这次前来找他的人是尔朱兆,曾经为葛六的尔朱兆。

              尔朱兆的脸色极为难看,且身上还有伤,虽然伤势并不重,但看上去却似乎有些狼狈。

              是尔朱仇带他进来的,这间客厅并没有谁能私自进来,除了尔朱荣的亲信。

              送迸尔朱兆的尔朱仇退了出去,厅中只剩下尔朱荣和尔朱兆两人。

              看到尔朱荣,尔朱兆的神情有些悲凄之色。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尔朱荣心中隐隐蒙上了一层阴影,问道。

              尔朱兆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有些难过地道;“阿爹动用了‘死亡之剑’!”

              “什么?!”尔朱荣吓了一大跳,惊问道。

              “其实阿爹早已练成了‘不归剑道’。”尔朱兆有些无可奈何地道。

              尔朱荣变得沉默无语了,因为他知道“不归剑道”加上“死亡之剑”所代表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毁灭!不可能再会出现第二个结局。

              尔朱兆也沉默了,只是望着尔朱荣,心中却没有悲哀,他的父亲并没有给他多少爱,更没有给他多少温情,因此对于亲情,他表现得极为淡薄,也没有多少悲哀。

              “对手是谁?”尔朱荣淡淡地问道。

              “阿爹在挑起叶虚和区阳这几人前去找万俟丑奴之后,就想顺便把蔡风的心上人凌能丽擒来做人质。谁知道正当他要得手之时,却遇上了田新球。于是两人交上了手,阿爹重创田新球,以为他死了,而这时候黄海又赶了过来,而此刻侄儿发现叔孙怒雷亦赶到了,我为了引开叔孙怒雷,也就离开了现场。谁知我走后,阿爹竟使出了‘不归剑道’和‘死亡之剑’,我在现场没有找到阿爹和田新球的尸体。”尔朱兆有些无可奈何地道。

              尔朱荣的心中倒松了一口气,一阵心痛又一阵轻松,他终于摆脱了影子的危机,但又失去了这样一个得力助手。一得一失,却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痛苦。不过,他心头也暗自惊骇,不知道他的影子是何时练成“不归剑道”的。尔朱荣只清楚“死亡之剑”在影子的手中,所以这些年来,他从来不敢想除掉这个影子。但这一刻却有人为他除去了,的确为他省去了很多麻烦。

              “那黄海是否也死了?”尔朱荣心中倒有些盼望这个结果真实地存在着。

              “不!黄海不仅没有死,反而杀了石中天!”尔朱兆的语气有些怪异地道。

              尔朱荣大大吃了一惊,有些不敢相信地道:“不可能?竟有这么回事?”

              “这的确是事实。我见过石中天的尸体,是他的两个仆人抱下山的,我仔细问过他们,他们说黄海被魔灵所侵,已经入魔,道魔相融,武功高得可怕,他们是自北台顶上下来的。”

              尔朱兆极为认真地道。

              “黄海由道入魔?”尔朱荣大为惊讶地问道,同时心中涌出一股莫名其妙的感受。另一方面,他听说那位老对手石中天居然也死在黄海的手下,不由心中大感痛快,可是如果黄海坠入了魔道,武功再增,对他来说也不知是福是祸。假如在此之前,他定会感到高兴,可是此时的形势却有所改变了,如今整个北魏基本上在他的控制之下,如果黄海成了魔王,一气乱来,他又怎能不去对付黄海?那时,他将面对比以前更为可怕的黄海,能否取胜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侄儿后来赶到北台顶,可是黄海并未入魔,不仅没有入魔,反而听说已步入天道,侄儿更发现了一些莫名其妙、玄奇莫测的景象出现在虚空之中,只是再没见黄海下到北台顶。

              倒是发现了区阳、区四杀和区金三个老露头。不过,他们的武功似乎尽废,完全如同废人,皆被达摩大师带下山来。叔孙怒雷也在其中,以及蔡风的那个心上人。从他们的谈论中,侄儿知道叔孙怒雷也要出家,及黄海真的步入了天道。只是这一切不知是真是假。”尔朱兆有些迷惑地道。

              尔朱荣听得直皱眉头,也被弄得有些迷惑了,暗忖道:“难道黄海真的步入了天道?而且是由魔入道?那岂不是‘道心种魔大法’的最高境界吗?黄海入魔,难道就是练成了‘道心种魔大法’?他又是自哪里得到‘道心种魔大法’的心法呢?”但尔朱荣更为叔孙怒雷出家为僧的消息而费解。对他来说,如果叔孙怒雷真的出家为僧当然最好,那他可以省去许多没有必要的麻烦,即使为叔孙怒雷修寺立庙,他也愿意,但叔孙怒雷怎会想着要出家为僧呢?

              那似乎不是叔孙怒雷的一惯作风,但尔朱兆应该不会对他说谎。

              这个变故,大概正应了尔朱荣心中的不安和烦躁,如果这次有着如此多的高手汇聚北台顶,那定然发生了极不寻常的事情,但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事发生在北台顶呢?值得劳驾黄海、达摩、叔孙怒雷,还有石中天和田新球,这些人无一不是江湖中的顶级人物,还有区阳、区金和区四杀三魔也凑上了热闹,若说北台顶之上没有发生什么大事的确让人难以置信,而且又有黄海登入天道。

              “北台顶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曾查清?”尔朱荣忍不住问道。

              尔朱兆眉头微微皱了皱,道:“好像是为了什么舍利子之类的,侄儿也不太清楚。”

              尔朱荣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奇光。

              ※※※

              凌能丽的功力似乎在北台顶下来之后,激增了许多,整个人都充盈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活力和生机。往日许多不明白的剑意竟在几天之内尽数贯通融合,而脑子之中经常闪动着一些连她也感到莫名其妙的怪异招式。也许,这正是黄海所说的那段神秘经历,使她多了一丝对剑道的明悟。

              猎村的狗叫得很急,今夜亦是如此,凌能丽很久未曾回猎村住这么长一段时间了,不过,此刻的猎村,只剩下一些不愿意背井离乡的老人。赵村及附近几处遭到马贼破坏的小村也全都聚中搬到了猎村。这使得猎村还真是人丁兴旺,至于年轻人,大多都向往外面的世界,自然全都去了南朝。

              在猎村,凌通和凌能丽都成了宝贝,几乎被乡亲们供起来了一般,热情得犹如对待天外来客。

              凌能丽想到亲人一个个远离她而去,竟然一夜难眠,又无法自那种无法捉摸的情感中脱困,心神恍惚之时,猎狗们叫得更急了。

              “如果你有胆,何不进来与本姑娘一叙?”凌能丽冷冷说了一声,其实即使外面的猎狗不叫,她也能清楚地感应到有人偷偷潜至,只是并不知是敌是友而已并没有脚步声,但却有极轻的树枝折断声,显然不速之客在退走。

              “朋友,何必来去匆匆?迸来喝杯热茶如何?”剑痴的声音自屋外传了过来。

              “锵锵……”显然是几记硬拼。

              凌能丽施施然披衣行出房间,却见一蒙面人正与剑痴交手。

              是个高手,不过在剑痴的攻击下并没有占到半点优势,反而是节节败退。

              “小心!”凌能丽轻声低呼,她竟再次发现那自北台顶抱着石中天的尸体而去的木耳和夜叉花杏。

              夜叉花杏的身法犹如鬼魅一般突然而至,却是在剑痴的背后出现。

              剑痴吃了一惊,虽然他并不知背后攻来的究竟是什么人,但从那阴寒的掌劲中可以感觉到对手的厉害,想也不想地向侧方一滚——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