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八章 帝落凡尘

            第八章 帝落凡尘

            时间:2014/10/20 18:58:10  点击:2251 次
              天涯路远,不是天涯也会有路远之时。

              萧衍没有想到,从临怀返回建康的路会如此之远。

              或许并不远,远只是一种感觉,一种很要命的感觉,抑或是因为他受伤太重之故,或许也不是,但他已经后悔了。

              他后悔不该去冒这个险,也许这就是生命游戏的无奈之处,他更有些不解,事情为何会弄成这样。

              当然,这样并不是指蔡风和蔡伤演的戏而是比蔡伤和蔡风所演的戏更可怕。

              萧衍有些无奈地望了望滁州城这是他的上地,里面是他所辖的子民,可这一刻却有一种有家难归之感。

              被血染红了衣衫的抗月坚定地道:“皇上让我去城中搬救兵!”

              萧衍无可奈何地摇头道:“没用的在入城的路口,他们一定设有高人,他们又有猎鹰为眼线我们完全无法逃脱他们的视线再说你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这批人究竟会是什么人呢?竟然如此阴魂不散!”叶倩香的发量也有些松落,一脸风上之状,虽然高雅美丽依旧,却无法掩饰疲惫的神情。

              “让爱妃也跟着我受苦了,朕真是好生过意不去!”萧衍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苦笑道。

              “皇上何必如此说,没有皇上就不会有臣妾,能为皇上出力是臣妾的本份!”叶倩香正容道。

              萧行爱惜地轻抚了一下叶倩香的脸蛋,感概地道:“爱妃真是朕的好知己,有你在朕的身边。我心中也踏实多了,没想到这么多年来你的武功也进展得如此之快,没有爱妃,只怕此际朕早已死在那群乱臣贼子手上了,你要朕怎样感谢你呢?”

              叶倩香妩媚地一笑道:“臣妾只要皇上能作量苍生,善待黎民百姓,让国家长治久安,就是对臣妾最好的回报!”

              “好,爱妃一心为着苍生,为着国民,真是黎明百姓之福呀,爱妃之想正合朕意。”萧衍终于露出了四天多来最开心的一次笑容。

              “这批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呢?”叶倩香有些怀疑地问道。

              萧衍想了想道:“以他们的武功来看,的确像是冥宗的武功,天下间也只有冥宗的武功才可能会如此诡秘,可不拜天曾答应过绝不再踏入中土一步,难道是不拜天死了,他的后人又重临中土——?”

              “依臣之见,这群人中不仅仅只是拥有冥宗的武学,他们甚至还拥有魔门的武学,与属下交手的三人所用的就是魔门‘恨天宗’、‘幽灵宗’和‘暗月宗’三宗的武功!”抗月若有所思道。

              “哦,这三宗不是早给灭了吗?”叶倩香一惊问道,她曾听说过当初天魔门与正道一战,正道之人联合出击,将魔门十宗灭掉了三宗,再将魔门击得四分五裂,所以,此刻厦门唯剩下七宗而已,但抗月却说与他交手的三人竟会使出那三宗的武学这的确让人有些吃惊。

              “据臣所知,这三宗的确几乎被灭,但仍有活着的人,那是因为天邪宗的关系,才让这三宗得以保存,只是后来,这三宗全都融入了天邪宗,他们总认为是厦门抛弃了他们,对魔门甚至产生了恨意,所以此后不再与魔门其他几宗联系,魔门也便从此只剩下七宗。”抗月恭敬地道。

              “难怪四十多年前邪宗竟会有如此深厚的实力!”萧衍恍然道。

              “那这么说来,这批人应该是天邪宗的人了?石中大岂不是——”说到这里,叶倩香不禁骇然。

              萧衍也为之色变,对方如果真是天邪宗的人,那么这一路上的人定是石中天所预先安排的,因此才会如此准确地把握自己的行走路线。同时也可以想象,石中天该是如何的可怕,甚至做到了万无一失,就连自己所有的退路他都已经想好了,他对每一种可能发生的结果都进行了准备,可以说下了极大极大的决心要让自己死在路途之中,这人的C思有多么慎密,没有人敢想象。

              “彭连虎怎地此刻仍未见到踪影?追踪一个受伤如此重的人还用这么长时间!难道连皇上的安危也不顾了吗?”叶倩香有些埋怨地道。

              萧衍苦涩地一笑,道:“连虎绝不是这种人,他是一个极有原则的人只不过是朕大低估了石中天,也看错了他,以至没有安排好退路,总以为自己是天下间最聪明的人,想不到却落得今天如此狼狈,或许是天意吧。”

              “是呀,彭大哥定会完成任务,提着石中天的人头来见皇上,彭大哥做事从来都十曾失手过。”抗月对彭连虎极有信J!Z出言道。

              “石中天绝不是普通人,连朕都被他算计了,此人不除天下恐怕水无宁日、连虎这多几日来犹十能赶回只怕情况也不容乐观,但不要出事为最好,朕已失去了萧远,不想再失去他们!”萧衍有些丧气地连想到石中天布下的几乎天衣无缝的计划,任何人都不得不为之心寒。萧衍所走的每一步,他都似乎算得清清楚楚,更似经过无数次演练一般,只是他算漏了一点,那就是叶倩香的出现。

              虽然石中天依然截断了萧衍与外界的所有联系但因为叶倩香的出现,使他所付出的代价惨重多了,本来早就应该截住萧衍,但是却被叶倩香这个高手的出现而破坏,一直达到滁州附近,不过,仍损失了一名护卫,更无法突破石中天所设的大网,就像是在网中挣扎求生的鱼儿,却多了几分无奈。

              萧衍无语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内心深处,他对石中天生起了一丝畏怯之意,并非对他的武功,而是对他那深沉的智慧,算无遗漏的决策。

              这的确是一个极端可怕的对手,任何人都会有这种想法。

              “那个天冷啊,那个枝寒,一把斧头,一条扁担一两条麻绳身上缠了一壶酒哇,几个窝窝头,劈荆斩棘往前走哇,那个路呀,真是陡,那个山呀,真是高!”

              忽闻一阵悠扬粗豪的歌声远远飘了过来。

              萧衍诸人一愣,这歌声显然是樵夫所唱,倒有些小调的味道,抑扬顿挫之中,显示出山野之人的那种极为纯朴而悠闲自得的情趣。

              抗月眼珠一转,喜道:“有了!”

              “怎么有了?”萧衍问道。

              “我可以化成樵夫入城,不就可以混淆猎鹰的视线吗?”抗月喜道。

              萧衍和叶倩香对望了一眼,同时充满了希望,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办法,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这四天来,他们一直在荒野之中度夜,被这批神秘敌人追杀得连进入一个小城都十分困难,身为一国之君,这是何等的狼狈啊。

              对方似乎算准了萧衍的八大护卫不会全都在身边,若有八大护卫相护,对方的追杀自然就构不成威胁,而此时,却只有两大护卫和叶倩香相护,萧衍又身受重伤,需要人守护,三人之中总得分出一人护着,而对方高手众多根本就只能处于挨打的局面,甚至需要两人或三个人同时相护,所以他们只能一路逃命,也非逃不可。是以,他们一路上苦不甚言,萧衍身边的两大护卫也去了其一,他本身的伤势也十能得到很好的调养,甚至有恶化之现象,而抗月方带伤在身,所以,目前他们最需要的是有大军前来接应,在安全的地方养好身上的伤,才是正理。

              “好!快去!”萧衍喜道。

              凌通心中大为欢快,果如凌能丽所说,靖康王对他极为支持,但支持的力度实在是大得让凌通也感吃惊竟一下子出了七十多万两银子为他开设储坊,当然,凌通绝对不会不知道,靖康王之举也是在为他自己做生意、挣银子,而对于凌通来说,只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凌通和陈志攀每人也投入了十万两,加上张勇的三十万两,与秦淮河上一家画航的老板所加入的二十万两,竟然有一百四十多万两,这的确是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数目。

              靖康王的确是个极有魄力之人,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这赌访将以凌通的名字命名,即“凌通赌坊”!

              赔坊的规模真让凌通咋舌即使张勇也为之兴奋莫名,赌坊将建于莫愁湖附近,更会投入五艘画肪,不仅以赌为业,更会以酒楼、青楼相附,两艘画般之上设有雅轩赌坊,专为贵宾准备的,还有一艘画助设有雅轩酒坊,剩下两艘大画防却是以青楼为主,也分难轩坊与一般的青楼、更在莫愁湖中间所建,画防分别存于秦淮河与莫愁湖之中,占地数十亩,一下子几可成为京城第一大赌坊。

              这之中对经营青楼之事的高手也有,而经营赌坊的高手同样有,靖康王府更派出最精明的人来相助凌通。

              凌通向经营这些并不在行,但却很快成为了这最大赌坊的老板,他恍若置身梦中一般,一切的经营规则全都由重要内行人物议定好,如何分利,如何建立理财的机构,保证做到账目清晰而公平,靖康王府的确出了不少力,凌通这几日之中也学到了大多太多的东西。

              自那日他激将陈志攀做生意后,不知怎的靖康王竟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得知凌通有志于做生意开赌坊,反而极其热心地找凌通谈话,并帮他出点子、策划,是以凌通在张勇面前才能够一反往日的本色,变得无比老练和深沉,不过凌通对靖康王所教的能做到活学活用,倒的确出乎靖康立的意料之外,也可见凌通的聪明本性。

              这种强手与强手相联合的方式的确是一个先例,也更能够增强竞争的能力。

              靖康王萧正德极为信任凌通,更刻意去给凌通创造条件,当然,他绝对不会放心凌通这么一个大孩子能够控制好这个大局面,所以,凌通虽名为老板,却是由靖康王府打点一切,只有到凌通完全有能力控制大局之时,才会由他真正的掌权,或许,这是系正德所预留的一条后路。

              凌通这段时间没事可于,因为正在设计如何建造这第一流的大赌坊,虽然他有很多东西要学,可萧正德仍让他去多休息几天。

              凌通却提出要去琅郎山狩猎因为他到建康的路上,见琅郎山地势雄奇,林密枝茂,虽然无法与大行山相比,却有紫气相绕,里面定多奇珍异兽,早就有去琅湖山狩猎的念头,是以,此刻他想先到琅郎山去玩一趟也好。

              萧正德并下反对,但却派出一队好手相护,家将亲兵相随,这并不是为凌通而是为了萧灵,这种场合,绝少不了萧灵,萧正德十分疼爱萧灵,自然不想她出任何意外。

              樵夫,一脸憨直,那黑黑的脸庞,像山间的老树。

              抗月掏出的银两都将他给吓住了,一个普通樵夫,的确未曾见过什么世面。

              樵夫所拥有的,只有斧头、扁担和绳索,一双草鞋,冻得那双粗糙的大脚通红通红。在一寒的风中,像是一棵颤微微的枯树。

              萧行以一种异样的目光审视着他心头涌起了一种无奈之感,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中,仍穿着草鞋,破败的衣裳如何能抗寒?如何能够抵御这割衣欲裂的寒风?而像这种人,天下又有多少?比这种人更苦更累的人又有多少呢?

              “老伯,你家住在哪里?”萧衍以难得温和的口吻问道。

              那樵夫虽然见眼前这汉子似乎有伤在身,但那股自然流露的皇者之气,却有着不灭的威仪,让人生出无限的仰慕和膜拜之情。

              “小的——小的乃是北村的。大爷要小的衣服,小的给你就是可这银子——银子,小的却不敢要——”那樵夫似乎有共受宠若惊地道抗月不再犹豫,很快就与樵夫换了衣服。那破烂的衣裳似乎有些滑稽,脚上穿着草鞋,冰凉冰凉的,刺骨的寒风让那似乎比较柔弱的脚趾变得有些僵硬。

              樵夫换上抗月的衣服,似乎对这华丽柔软的衣服极为喜爱,只是满身的血腥却大损了衣服的感觉。

              “大爷。小的这顶竹笠也给你吧。”樵夫似乎想起了什么道。

              抗月眼中闪过一丝杀机,他绝不容许任何人对萧衍造成威胁,萧衍是何等尊贵,而且这一路上凶险异常,为了保证萧衍的安全,那就得将所有知道萧衍行踪的人全部除去。

              樵夫似乎根本就十曾感觉到死神的逼近,完全不知情地双手捧着竹笠向抗月送去。

              萧衍J心中有些不忍,他自然知道抗月要干什么,也知道抗月是为了什么,但为了他的安全,有时候的确是要牺牲很多,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你家中还有些什么人呢?”萧衍又问道,他依然有些不忍心是以他要对樵夫的家人进行了准,才会有此一问。

              “小的家里还有一个女儿翠花,已是个大姑娘了!”樵夫似乎微有些自豪地道。

              抗月不再犹豫,在樵夫仍未曾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掌疾拍而出,他要在樵夫仍未感到痛苦之时死去,也许,这是最仁慈的做法。

              樵夫依然在笑,只是笑容变得有些诡秘,让人难以想象的诡秘,与刚才那种憨厚和纯朴有着天壤之别。

              抗月最先发现这诡秘的笑容,只此发现,让他的……都凉透了。

              “吧!”抗月的手掌斩在樵夫的脖子上!

              蔡风走进客栈;便感觉到有些异样,因为所有的目光全都在刹那间移向了他们,落眼之处,自然是凌能丽和元定芳那惊世绝俗的容颜。

              世人的爱美之。心,是不用置疑的,当然,美只是一种意念,一种感观的享受,每个人都对这些无比敏感。

              让蔡风敏感的,却是几双极为锐利的目上蔡风目光过处,却发现几个尖高鼻梁,穿着极为异样却又华丽无比的年轻汉子,那种暗灰色的眼睛,极异于中土的人、头发也结成一个小结,给人以悍野之气,那种华丽与人相匹配却/显得那般俗气,就像是一个糟老头穿着花花绿绿的外衣一般,抑或是一个老农穿着莽袍。

              这些人的目光似乎有些发直,有一人嘴角竟流出诞水。恶形恶相暴露无遗。

              凌能丽和元定芳都显出厌恶之色。

              蔡风不想多惹麻烦,这些人一个个太阳穴高鼓,显然都不是好惹的角色,此刻他又要追踪那神秘的凶手,没有闲情去惹麻烦。

              原来,两只狗三并十让他失望,竟在双调集再一次嗅到了元叶媚的气息。

              对方果然不敢经过蒙城。要知道,蒙城守将是刘家的人,要从蒙城经过,就不得不考虑很多问题,所以对方只能在双涧集上岸,避开水路,改向望盯集,过西论河向大和方向行走。

              蔡风估计对方可能会自太和由首界顺颖河进入河南境内。

              这已是第四天,他们竟已追赶了近千里路,到达大和后,犹未能发现对方的踪影,但却闻到有一大队人马自这里经过,只要有此结果就已经足够,蔡风估计,这大批人马就是劫走元叶媚与刘瑞平诸人的人。

              元定芳并非江湖儿女,虽然生在都督之家却十曾习过什么高深的武学,不似凌能丽已身具三十年的功力更具有无相神功,蔡风实在不想让她太过于劳累,也就选择一家客栈休息一下。

              一路上虽然蔡风对元定芳极为细心地照顾,但她仍然挡不住疲惫的侵袭。

              “叫小二,给我烫两斤热酒再加两碗人参燕窝汤,甜的!”三子呼喝道。

              蔡风并不说话只是选个安静而又暖和的角落,静坐下来。

              葛家庄的几名兄弟系好马匹,也踏入客栈中,进了一张靠近蔡风几人的桌子坐下呼喝着要酒莱。

              三子拉开椅子在蔡风这一桌坐下低声向蔡风问道:’讽哥要不要我去教训一下那群鸟人!”

              “是呀,阿风,这群人的确很讨厌恶形恶相的不去教训他们一顿,心里似乎老放不下。”凌能丽也有些微恼地道。

              “你看那个又丑又怪的人,就他最讨厌了!’元定芳斜了一眼那嘴角挂着涎水的汉子,厌恶地道。

              蔡风笑了笑,道:“当初我看见你们时,还不是那个样子?这是男人最正常的反应、再说他们又没大过份招惹我们只怪你们长得太美了回”

              凌能丽和不定芳不由得被逗笑了凌能丽笑骂道:“你当初要是像他们那样,我肯定一脚把你踢到好远好远,理都懒得理你。”

              蔡风不由得大为好笑,反问道:“那当初我又是什么样子呢?”

              “不记得了,看来你当初大概是个小混混。”凌能丽笑道。

              元定芳也忍不住有些好笑。

              店小二很快就将酒和人参燕窝汤送了上来。

              “再给我切两厅熟牛肉,再来一厅花生。”蔡凤淡淡地道。

              “好的!”小二恭敬地应了声,目光却忍不住惊羡地望了元定芳与凌能丽一眼。

              “快去,还呆着干嘛?”三子笑着在小二的手上重重拍了一下,喝道。

              “是,是——”店小二有些失魂落魄地退了出去,有种说不出的惆怅。

              蔡凤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的两位宝贝最好将你们美丽的容颜掩盖一下,否则这些男人的口十都会把我淹死。”

              “哈哈。你怕了吗?”元定芳笑着反问道。

              蔡风端起三子倒的一杯酒,调笑道:“我怕了,就喝杯酒壮壮胆,更何况还有另外两位宝贝保护我,怕什么呀?”

              三子也禁不住为蔡风那一脸无赖形象给逗得差点将日中的酒喷了出来。

              凌能丽和元定芳也掩口笑得花枝乱颤。

              “那几个人似乎真的有些讨厌!”三子忽然冷冷地斜了一眼不远处的一桌人道。

              “不要惹大多的麻烦,我们还必须尽快赶路!”蔡凤说着,目光微微扫了扫那群人,却发现有几人竟有跃跃欲试的表情,不由得冷哼一声,转向无定芳和凌能丽,爱怜地道:“让你们跟着受累了,快把这汤喝了吧,活络一下气血!”

              凌能丽和元定芳各自飞了一个能让蔡风融化的媚眼,以无比优雅的动作轻掀着汤匙。

              店小——声呼喝:“熟牛肉和花生来噗!”

              “啊!”小二突然一声惊呼,身子一个踉跄,竟然仆倒地上,托盘之中的两大盘熟牛肉片与花生,顿时飞洒出去。

              四周的客人一阵惊呼那盘冒着热气的熟牛肉向蔡风这一桌撞来,花生更是四散乱飞。

              邻桌的高家庄弟子大怒他们于眼看见那高挺鼻梁、一脸悍气的汉子伸脚一绊,显然是故意想让蔡风出出五。

              蔡风依然自顾地喝着酒,似乎并不知道这一切般。

              凌能丽和元定芳忍不住微惊,但她们对蔡风有着绝对的信心,知道只要有蔡风在,一切都不用担以龙人作品集乱世英雄——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