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二章 人剑双痴

            第二章 人剑双痴

            时间:2014/10/18 21:48:49  点击:2182 次
              人剑双痴剑痴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几乎有些扭曲变形了!

              “你们可以走,只要留下失魂草和他,今晚之事我可以不予追究!”

              那神秘人物依然声冷如冰,其口中的他自然是指昌久高。

              众人心头发毛,看见这神秘人物出手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剑痴另一人则是凌通,因为凌通的目光自一开始就未曾离开过神秘人物的双手。

              那罩于袖袍之中根本看不清模样的手,在陈志攀的手伸出之时,便露出了两个指尖,然后凌通就听到了陈志攀的闷哼,这一切的发生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就是凌通也无法看清神秘人物出手的整个过程,唯剑痴一人看清了其中的经过,但他想出手相救,却已是不及、禁不住心头骇异莫名,他想不出世上究竟是谁具各如此可怕的功夫。在他脑中所显出的高手很快被——排除,而无一与眼前这神秘得无法想象的人物相似。

              场中立刻成了剑拔务张之局,气氛一下子异常紧张起来,杀机亦不断暴升。

              “朋友既然如此说,不妨拿些手段出来让我们看看。”

              剑痴也极为不屑地道。

              凌通暗想:“你虽然十分厉害,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还会怕你不成?”

              想到此处,目光之中充满了挑衅之意,反正现在场面由剑痴撑着,有热闹不凑白不凑,更何况他的确也想了解这神秘人物的底细。“你们真的很想看吗?”那神秘人物的语音之中充满了浓浓的杀意。

              “哼,别以为装神弄鬼别人就怕了你,想要带走他,先来问问老于手中的刀!”立在凌通身后的老者粗声道,火气似乎特别大。“很好,那你们便去死吧——”话十说完,神秘人物已经不见了。

              凌通出剑了,但他的剑才出一半,便觉手上一股大力传至,使他拔出一半的剑又按了回去。那是一只冰凉的手,有若万丈玄冰,只让凌通寒到了心头。

              凌通的动作也快如疾电,就在那只手找上他手中之时,己经将萧灵震至一旁,并同时扫出了一脚。他对自己的脚力功夫极为自信,自从功力大进之后,他一踢之力足以开碑裂石。

              此刻他虽然没有看到神秘人物如何动作,但感到有风自身边掠过,一种怪异的风!他相信这阵风就是神秘人的杰作,因为他的心神和注意力一刻也未曾离这怪人。“噶——”一声暴响。

              凌通的这一脚的确踢到了实处。”

              呀!”一声惨叫传到凌通的耳中,但凌通却没有分毫喜悦,反而只有说不出的惊骇与惧意,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这一脚绝对不是踢在神秘怪人身上,绝对不是!因为,他清楚地感觉到,有一股力量使他的这一脚在中途改变了方向。这股力量究竟是谁的,他不猜也知道,但他的脚的确踢到实物了,这正是一种无奈,也是他最不想的结局。

              发出惨叫声的,是立在他右边的一位道长,凌通的这一脚印在他的腹间,只将他踢得倒跌出两丈来远。

              凌通也被一股力道推得立不稳身形,当他定神之时,眼前尽是剑芒,似是想吞噬万物的剑芒,在时空之中虚幻成一幕淡淡的云彩。

              这是剑痴的剑,凌通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那神秘人物呢?凌通没有发现,也许这人本身就是一缕虚无的空气,而在密若云雾的气芒之中被绞碎、撕烂。

              陈志攀和其他人似乎也阵脚微乱,不知道应该如何出手。

              凌通终于拔出了剑,这正是剑痴剑气四溢、扩散之时,若带冰寒的刃锋,割体生痛,然后,剑芒一灭!剑痴的身形在剑影之中一片模糊。

              凌通出手了,他必须出手。

              那神秘对手太可怕了,可怕得有些不可思议,连剑痴如此可怕的剑法,也只在刹那之间被破去。

              他到底是谁?

              仍没有人看清对方的真正面目,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双充满死气却又难以捉摸的眼晴。”

              砰!”凌通的剑刺在了对方的身上,但犹如刺在一个大大的气团之上,那是一件黑色的披风。

              剑痴一声狂嘶,身形电射而起,与此同时,已有八件兵刃找到了目标。

              凌通的劲气似乎完全找不到落实的地方,一股闷气直涌心头,那力气无处逸泄的感觉只想吐血三升。

              还不仅仅如此,凌通在刹那之间竟发现那八件兵刃的目标是他!神秘人物不见了,没有人看到他是如何逸走的,但也没人来得及思考这个问题。

              那八件兵刃的主人骇然收劲,凌通的衣衫仍被劲气割破,狼狈地自地上滚开、好好的一件虎皮袄却变得破矾乱乱,凌通心下恼怒之余,也忍不住抹了一把冷汗,刚才若非那八人强行住手,只怕他此刻已经命丧黄泉。

              那八人强行收劲,真气刹时逆转而上,忍不住狂喷出一口鲜血,竟在瞬息之间同时受伤,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成了事实!剑痴的面巾已被劲气割裂成两半,露出一张苍老而愤怒的脸,但他这一剑却绝对不苍老!”

              好一招铁剑断山!。

              说话的却是那神秘怪人,声音依然那么冰冷,比声音更冷的,不是他的话语,而是一双手!神秘怪人的手,惨白惨白,没人会相信这是人的手!在所有人的思想之中,只有僵尸才具备这种可怕而丑陋的手!剑痴发现了一张冈,一张以十指织出的网,没有人能形容这无数爪影为什么有如此神奇的魔力!剑劈下,疯狂的剑气若山洪般狂撞向那张巨网。

              无声无息,没有人想象中的那么精彩和狂野。

              只是在劲风之中,神秘怪人的长发拂动,分开了一些,露出了半张脸。

              半张让人触目惊心的脸,在那半边脸上纵横交错地保留着数十道刀痕!天空中飘落一片指甲,长约一寸晶莹剔透,却是落在凌通的身前。

              风吹即过,能够看清神秘怪人半边脸的却只有剑痴一人而已,是以剑痴感到惊愕、吃惊。

              让剑痴惊愕吃惊的还不是那半张可怖的脸,而是一只手,一只骷髅般的手!惨白惨白的五指紧紧钳住他那柄倾注了全部劲道和精神的剑!然而在他根本未曾从铝愕之中恢复过来之时,另一只骷髅般的手己按在了他的胸口上。

              尖利的指甲配合惨白惨白的手指尽数刺入剑痴的衣服。

              “呀!”

              剑痴一声惨叫;鲜血狂喷着向天空之中倒跌升起。

              若残虹般凄艳的热血惊醒了凌通,也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

              剑痴的剑,己化成满天飞蝗,闪着点点银光的碎片疯狂地向众人射到,出手者仍是神秘莫测的怪人凌通忍不住心头的惊骇,剑痴的武功他自然知道,剑痴的功力他也十分明由,可是以剑痴如此高深的武功也只能够斩下对方的一截指甲,且似乎是如此不堪一击,那这神秘人的武功是如何可怕便可想而知“剑痴身形飞出好远才落下,但却并未倒地,口中惨笑道:

              “厉害!厉害g好厉害的幽冥鬼手!嘿嘿,却未掏出老夫的心卜,那种秘怪人一爪竟未洞穿剑痴的胸口,未曾掏出对方的心脏,也是一愕,口中却冷冷地道:“白莲社的传人果然不坏,竟能损我一片指甲,你也应该感到骄傲了!

              “凌通暴吼一声,脚上踏出一片暗云,出剑、挺身,却是自万俟丑奴那里偷学来的一式黄门左手剑剑招。

              这几日来,凌通的功力大迸,想到万俟丑奴和尔朱追命的交手,不知不觉中竟偶然感悟到万俟丑奴当时的剑意,这还是得益于凌通剑法起源于蔡风的笔法;因此,竟让他能自万俟丑奴的剑法中体悟出一两式,而在这一刻因为对手太强,凌通才迫不得已使出这式连自己也没有把捱u招。”

              咦?

              “神秘怪人有些惊异,似乎想不到凌通如此小的年纪,竟有这般修为和剑术,但他却并不在意。

              虽然凌通这一剑的确极为涝洒,但因所学不精,故破绽仍然存在,只要有被绽,就注定一个结局,败!击败凌通的是一片指甲!锋利无比的宝剑竟无法斩断对方一片指甲,这是凌通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指甲弹在剑锋之上,一股汹涌无伦的气劲顺剑而至,凌通的右手有若烧红的烙铁一般,身形暴跌而出,宝剑也随之脱手而飞。”

              喧——“一支劲箭以一种难以觉察的速度向神秘怪人的背门射至,更有两枚极细的银针。

              出手的人是萧灵,她绝不能让神秘怪人伤了凌通,是以她出手了!神秘怪人没有回头,却是以怒影般的身法向那柄剑掠去。

              这的确是一柄好剑,他的指甲在一弹之下竟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痕,这也是使他震怒的原因,竟然在一个晚上损伤他的两片指甲,怎叫他不怒不惊?剑痴深深感觉到对方杀机的暴升,更知道这神秘怪人的可怕,怎会让对方先一步夺剑?箭矢落空,却是飞向陈志攀!”

              小心!”萧灵忍不住喊道。

              陈志攀正在不知该如何出手的当儿,见箭矢迎而飞来,忙挥剑疾挡。

              更有数人向天空之中的怪人撞去。

              淮都知道,绝不能让对方夺得这柄利剑,否则众人只有待宰的分儿。

              要知道,这些人中,以剑痴武功为最。

              凌通却也不差,可在举手投足之间两人谣不成军,更使他们这十余人损伤大半,怎叫他们不惊入只是他们想不到世间究竟有哪位高手是这副模样!”

              砰砰——“那怪人的身子旋转成一道陀螺,几人犹十曾碰上其身,就已经被那旋转的劲气撞跌出去,重重坠落。

              剑痴大惊,那怪人身住周围竟有一层护体罡气,能练至罡气护体之人,江湖之中确是寥寥无几。

              这还不说,单论速度之快,剑痴就绝对无法与对方相山。

              眼见那怪人就要抓住绝世宝剑,突地一声”

              叮“响,宝剑在空中横射而过,竟向剑痴的面门射至。

              出手的人是凌通,凌通也知道这之间的厉害关系,也许,神秘怪人杀他们根本就用不着宝剑利器,但若宝剑真落在对方的手中,那他们这些人只会死得更快!剑痴心头一喜,双手一翻,将宝剑稳妥地接在手中。”

              当!”一声暴响。

              剑痴惨叫着跌了出去,一柄飞刀竟在剑痴的口暴成碎片。

              神秘怪人虽然没有抓住宝剑,却抓住了凌通射出磕飞宝剑的那柄飞刀,而在剑痴伸手接住宝剑之时,飞刀也跟着到了剑痴的胸口。

              飞刀没有刺入剑痴的体内,但那夹有无比强横劲气的一刀,却让他内腑几欲碎裂,犹十曾抓稳的宝剑再一次飞上天空。

              所有的人都大惊,也大奇,这样凶猛的一刀,竟然无法洞穿剑痴的胸口,这几乎有点不可能,可却是事实!大胡子和另外几人一把接住剑痴下坠的身体,但冲劲太大,竟使几人同时倒退四五步才刹住脚根,但却已踩入火中。

              几人大惊,立刻跃出火海,伸手乱拍,而神秘怪人再次掠向空中。

              目标仍是那柄剑!”

              看我的毒箭!”凌通一急,几柄飞刀一齐射出;口中所喊的却有些乱套,但并没有人注意。

              那神秘人物根本就没有在意,因为他知道,这些废铁绝对不会放在他的眼中,能伤他的,也许就只有这柄锋利无比的宝剑!

              而能用这柄剑威胁到他的人,则只有剑痴!剑痴用一柄普通的剑就可以斩去他的一片指甲,若用这柄宝剑,伤他也并非不可能,神秘怪人似乎对于铁剑门剑法的厉害之处极为清楚,是以他定要先夺下这柄剑,亦或毁掉这柄剑!就在他伸手去抓宝剑之时,剑锋突然调转。

              标射向他的咽喉。

              一股冰寒刺骨的剑气直适JV他的体内。

              天空中,多了一只手,一只天生就是握剑的手,而这只手,此刻就搭在宝剑的剑柄之上!没有人看清天空中什么时候多了这个人,没有人会想到竟会有这样一个人物出现得如此及时。

              种秘人物大惊,一股剑意竟已在剑气之前先侵入他的体内,那是一柄自心头升起的剑!

              ——C剑L来人是谁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摆脱这样可怕的一剑,这样凌厉的杀招!

              神秘人物在退,飞退!若掠波之荡若暗影幽灵,倒退的身法也是快得难以想象。

              握剑的人在进,在追“就像是附骨之蛆,也像是拂过的风,没有人能看清他的面貌,众人所能感觉到的便只有两道气旋在天空之中飞掠。”

              吼!”一声暴吼,却发自一向阴沉的神秘人物口中。

              火光一盛;四方的火苗竟脱离火海向场中飞来,更使火势一齐向中心焚烧,似是有一种无形的牵扯之力,将它们的势头硬生生改变了。

              场中众人大惊,谁也没有想到会有这般异象出现,急忙四处躲闪,凌通更是护着萧灵闪跃不定。

              唯有剑痴忍不住惊呼道:“幽冥鬼火““火苗满云飞舞,竟全聚于两道暗影周围,瞬间,钟秘怪人竟然似燃着的一个大火球,身形不再移动。”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响。

              沙石、草木、火星。

              狂舞乱飞;天地为之一暗。

              几乎所有的人都感觉到气旋的冲击,似乎难以立稳身子。

              当众人看清场中的一切之后,那神秘怪人不见了,好像刚才只不过是一场恶梦“不见的,还有昌久高,他在神秘怪人消失的一刹那消失于这块地面之上。

              场中静立着一人,柱剑而立,就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挺直的背,让人找到了剑的感觉!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这都是一柄完美无瑶的绝世好剑,但他的的确确只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有时候,人和剑本就没有任何分别,人就是剑,剑也就是人——有一点东西落在凌通的头上,不重,却让他从惊愕之中回到了现实,当他伸手自头顶拂落那点东西之时,骇然发现那是一片指甲,一片一寸来长,晶莹剔透的指甲!不是一片。

              是四片!在萧灵的脚旁仍有两片,而在屹立的人剑下有一片、这并不是剑痴所斩下的,而是那比神秘人物更为神秘的剑手之杰作。

              场中一片沉默,像是暴风雨过后那片刻的沉寂。

              神秘屹立着的人收回了剑,缓缓地扭过头来。

              露出一张狰狞可怖的面具,像是暗夜中的厉鬼。

              “门主!”

              除凌通和萧灵之外,余人尽数跪下,恭敬地呼道:“梦醒前辈!”

              凌通有些不敢相信地轻轻呼了一声,萧灵却有些不知所以地抱紧凌通的腰。

              “众位起来吧!”

              梦醒的声音极轻,却很有力度。

              众人迅速立起,垂手立于一旁。

              梦醒抬起手中的剑,看了看,轻赞道:“屠魔果然不同凡响!”——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